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等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带两名兄弟回到影城外的车上,准备‘看戏’。 
    最先是影城的东北角开始有浓烟冒出,接着,是西北角,然后,西南和东南也升起火光。 
    “呵呵!”任长风坐在车内,仰面轻笑。 
    时间不长,四路兄弟纷纷返回,这时,影城四角的火势已越来越大,使影城上空的黑夜被映成红色。 
    开车的司机见兄弟们都回来了,怕耽误时间太长,引来警察看到自己这些人在这就不好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任大哥,我们可以走了吗?” 
    任长风笑呵呵地摆摆手,道:“走吧!” 
    司机刚调转车头,任长风突然皱了皱眉头,望着电影城,问旁边的兄弟道:“你看,电影城的火势是不是有些大了?” 
    那人一愣,举目一瞧,可不是嘛,整个影城浓烟四起,火苗窜的比四周城墙都高,那哪里是小火,简直就是一片火海。 
    他怔怔地点下头,道:“任大哥,火是有点大了……”
第三十章
       “妈的!”任长风低声骂了一句,说道:“不是让你们让小火嘛,怎么都给烧了?” 
    “任大哥,我们是放的小火,可是……”一名年轻汉子边擦额头的汗边仰面望了望,然后低声说道:“可能是今晚风太大的关系吧!” 
    风大,自然是一方面,但电影城内是仿古建筑,内部的房屋楼阁皆为木制,表面涂了油漆,沾火就着,加上不小的风势,虽然只是小火,转眼之间就变成燎原之势。任长风满面无奈地望望火势越来越大的电影城,问道:“现在怎么办?” 
    年轻汉子咽了口吐沫,低头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不……不知道。” 
    “笨蛋!”任长风怒道:“去报警啊!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给消防局打电话,让他们来灭火!” 
    “啊?啊!”年轻的汉子心里嘀咕着,这叫什么事嘛,刚刚放完火,现在又要给消防局打电话来灭火…… 
    任长风放的这把火,几乎将电影城烧个一干二静。多亏消防队来得够快,即使把火势控制住。但此时,任长风早已带人跑的无影无踪。 
    方紫依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和谢文东在一起,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心头上,挥之不去,尤其,当他是自己的敌人时,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她觉得自己再在房中多呆一秒钟,她就会彻底疯掉。平生第一次,她产生想逃跑的感觉。她起身,准备告辞。 
    谢文东笑呵呵道:“急什么。”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说道:“既然饭菜已经弄好了,就坐下吃完再走嘛,不要浪费掉。” 
    包房里飘着浓重的血腥味,地上还躺着恶面青年不知死活的身体,方紫依哪有心思吃饭。听谢文东这么说,她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几乎呕吐出来,连连摇手道:“不……不吃了,我有点不舒服,谢先生,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说完,他几乎是逃出包房的。 
    谢文东耸肩笑了笑,转目看看青帮那些僵站在原地的弟子,淡然道:“你们也可以走了。” 
    青帮众人闻言,如释重负,一各个相互瞧瞧,垂头丧气的向外走去。刚要出门,谢文东突然道:“站住!” 
    青帮弟子心中一惊,目光中充满惧怕,小心翼翼地看向谢文东。谢文东向地上弩弩嘴,道:“不要忘了,把他也带走!” 
    呼!一干人暗松口气,走出两名大汉,抬起恶面青年的身体,急匆匆走出包房。 
    等他们走后,东心雷在谢文东身边说道:“东哥,既然已经动手了,这么放他们走,太便宜他们了。” 
    谢文东幽幽一笑,道:“这些人只是小角色,起不到大的作用,放不放他们其实都一样。” 
    东心雷点下头,想了一会,又不无担心地说道:“东哥,伤了青帮的小头目,只怕他们会回来报复,而且,也会加剧我们和青帮之间的矛盾。”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我这样做,是给向问天吃个定心丸,告诉他,我是和他站在一边的。与南洪门比起来,青帮是大敌,他们的野心太大了,无论如何,都要先解决掉青帮,若现在这种情况下和南洪门貌合神离,勾心斗角,只会让青帮坐大,越来越不好对付。” 
    东心雷的想法与谢文东不一样,另有所指地说道:“攘外必先安内。” 
    谢文东摇头,微笑道:“攘外必先安内虽然是条好策略,但也要根据情况而定,青帮的老大,我们不了解,但我们却很熟悉向问天……” 
    对电影城起火一事,警方加入调查,所有证据都证明是有人蓄意放火,从保安被杀的现场看,警方推断是抢劫凶杀类的案件。歹徒为何人,警察查不到,或者说根本就不想去查。表面上,警方一再表示要严查凶手,实际上却没什么动作。青帮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警方没有尽力,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火究竟是由谁放的,而警察又在包庇谁。警方不尽力,青帮也没有办法,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吃。 
    青帮的电影城被一把大火烧毁过半,已无法再对外开放,需要进行翻修。可是,说来简单,实际做起来却不容易。如此巨大的电影城,想全部翻修得完好如初,没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做不到,而且花费的金额也不是小数目。即使全部翻修完,会不会再有第二把火,第三把火,谁都不敢保证,最后,青帮干脆放弃翻修,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青龙影业还是做了退出T市的决定。 
    和洪门比起来,青帮在T市的底子实在太薄了,根本无法相抗衡,与其干耗下去,浪费钱财,还不如果断撤离。 
    公司可以搬走,但电影城却搬不走,经过商议,青帮想把电影城拍卖出去。 
    电影城被烧,但底子还在,名声不错,地脚也好,刚开始,对电影城感兴趣的商家不少,可是,在洪门的威胁下,把全部商家都吓跑,最后,只剩下一个小型企业还在坚持,不过,它给出的价格也是底得离谱。 
    青帮急于脱手,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只好以极底的价位将电影城转让给那个小企业。 
    手续半完不久,青帮才知道,原来那家小企业在不久之前,已被北洪门收购,电影城其实是卖到了他们最不想卖的人手里。 
    青龙影业全面退出T市,在业界也引起轩然大波,人们纷纷猜测原因,但真正了解内情的却没有几个。 
    丁美淇想不到,谢文东当初似随意的一句话,竟然成为现实。 
    星期六,她单身一人主动来找谢文东。 
    北洪门的总部位于市中心一座二十八层高的大厦,一到五层为自己经营的酒店,六层以上为北洪门社团以及商业的办公用地。 
    谢文东的办公室在顶层,几乎整层楼都被占用,除了办公室之外,还有一些娱乐的设施和小型餐厅、酒吧等。 
    大厅的电梯只能通到六楼。丁美淇刚走出电梯,便有两名身穿制服的保安上前拦住她,问道:“小姐,你找谁?” 
    丁美淇愣了愣,因为身为明星的关系,很少有人对她说话的语气如此冰冷刻板,有些不太适应。她栽掉墨镜,说道:“我找谢先生。” 
    保安上下打量她,面无表情地问道:“哪个谢先生?” 
    丁美淇道:“谢文东,谢先生!” 
    保安一愣,注视她一会,问道:“小姐,请问你贵姓,另外有没有预约?” 
    丁美淇一怔,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预约。”接着,她又道:“可是,谢先生认识我,我们是……朋友,我叫丁美淇。” 
    听完她的名字,保安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冷冷说道:“我稍等一会。”说着,保安拿起电话,拨给谢文东的秘书。 
    谢文东的秘书是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郎,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能力非凡,头脑精明,是由东心雷和王海龙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 
    接到楼下保安的电话,女郎没敢耽搁,直接转进谢文东的办公室里。 
    此时,谢文东正在会见一位老朋友,金三角的老鬼。 
    老鬼和谢文东的关系不一般,两人不单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曾在金三角一起出生共死过,感情深厚,听说谢文东回国的消息,他第一时间赶过来拜访。 
    听说是丁美淇来找自己,谢文东了然一笑,告诉秘书,让她上来,在会客厅等一会。然后,放下电话,笑呵呵问道:“鬼兄既然来T市了,就好好玩玩,过几天再回金三角吧!” 
    老鬼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将军不会同意的,今年罂粟歉收,产量只是去年的四成,许多买家今年恐怕在金三角拿不到货了。我要逐个去协调,不然,搞不好要闹出大乱子。” 
    “哦?”谢文东一愣,吸口烟,悠悠问道:“怎么搞的?” 
    老鬼苦笑道:“老天要搞出涝灾,我们也没有办法。” 
    谢文东道:“我不管其他的买家能买到多少毒品,总之,给我们的,一成也不可以少。” 
    老鬼道:“那样的话,你就等于把金三角这一收成的货全包了。” 
    谢文东哈哈大笑,道:“全包就全包,我想将军不会有意见吧?!” 
    老鬼挠头而笑,道:“虽然将军不会有意见,但其他的买家会对你产生不满的。” 
    谢文东笑眯眯道:“他们不满?哼,谁在乎!将军的意思呢?” 
    老鬼道:“将军的意思当然是以你的文东会为主,不过,我以私下朋友的身份提醒你,金三角减产,全世界的毒品价格都要上涨,看着你一家大卖毒品,世界上许多人会眼红,小心有人会对你不利,取代你在金三角的位置。” 
    “呵呵!”谢文东仰面道:“我想要的东西,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反对,也阻止不了我!” 
    (本卷完结)
第一章
       吉乐岛,位于太平洋,本来是一处没有人烟的荒岛,可是在最近一段时间,却突然兴旺起来。 
    因为有个人把它买了下来,这个人就是谢文东。 
    吉乐岛以前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现在,他把它改名为吉乐,这是他和他的亲人、朋友的吉乐地带。 
    谢文东到这里度假,或者说到这里来避难,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在吉乐岛上,他并不寂寞,他的家人,他喜爱的人,都在这里,当然,也不缺少他的朋友。 
    当谢文东初次来吉乐岛时,这还是一处未进行任何过开发的未知领域,当然,只要有钱,世界上没有多少事是办不成的。 
    他在这里新建了第一栋别墅。很快,他的得力部下,也是他的兄弟,李爽也来了,而且不是一个人,还带来了他的家人。他对谢文东说:这个小岛太荒凉,让伯父伯母两位老两口住在这里孤单寂寞,所以把自己家人带来,是为了让伯父伯母能找到说话谈心的人。他的鬼心眼哪能瞒过谢文东的眼睛,傻子都知道,他在黑道混,怕仇家找上自己的家人,与其在中国过提心吊胆的日子,还不如到吉乐岛过无忧无虑、舒心的生活。而且别看李爽平时傻糊糊的,心里精明的很,他明白一个道理,谢文东在的地方,一定很安全,家人到这生活,一定不会出事。 
    不管李爽是怎么打算的,谢文东欣然接受,在自家别墅旁边,又新建一栋。 
    竣工之后,李爽高高兴兴把自己家人送过来,搬进别墅里。他在吉乐岛住了半个月时间,受不了这里无聊的生活,和谢文东打声招呼,又回中国了。 
    李爽开了个好头!他是第一个,很快高强也来了。高强为人寡言,不象李爽那么能胡诌,当谢文东问他原因时,他只说两个字:安全! 
    短短几个月时间,原本荒凉的小岛变的热闹起来,大兴土木,施工不断,刚开始的一栋别墅也变成现在近二十栋之多,文东会和原北洪门的许多骨干都效仿李爽和高强,把家人送到吉乐岛。 
    谢文东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在吉乐岛上安安稳稳地享受一段平静的生活,哪想到几个月下来,自己快变成‘包工头’了。 
    白天,海边的沙滩上总是能看到身穿游装的中年男人在晒太阳,即使到晚上,时常也有大规模的聚会。 
    当任长风来吉乐岛之前,一度以为谢文东在此地过着的是枯涩日子,可是当他坐着直升飞机,快接近目的地时,被岛上那一片花花绿绿的别墅吓了一跳,特别是在岛屿另一侧,竟然还兴建了一座码头,码头边旁若无人的停靠着一艘小型军舰。 
    直升飞机缓缓停在岛屿东侧的停机坪上,他弯腰跳下飞机,终于看到多日未见、朝思暮想的谢文东。 
    任长风为人清高,性格向来孤傲,除了他自己,能被他放在眼中的没几个,谢文东绝对是那没几个里的重中之重。 
    没等说话,他眼圈一红,眼中先一片晶莹,双唇蠕动,一肚子话此时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谢文东很喜欢任长风这个人,第一,他能力出众,本事过人,若论单打独斗,无论是北洪门还是文东会,每几个人能与他匹敌,第二,他的性情也十分让谢文东欣赏。 
    见到他,谢文东当然甚是高兴,不等任长风说话,先笑眯眯地把他拉上一辆敞棚的吉普车,笑道:“有话,我们回家再说!” 
    任长风坐上车,偷眼打量身旁的谢文东。他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太多变化,相貌依然清秀,身材依然消瘦,细长的眼睛弯弯的眯缝着,若说有变化,是他面颊比以前红润了一些,看起来更加健康。 
    “我的变化大吗?”谢文东靠着椅子,仰面望天,笑眯眯地问道。他并没有看任长风,但却知道他在打量自己。 
    唉!任长风叹口气,和东哥在一起,是毫无秘密而言的。很多没见过谢文东的人向他询问,谢文东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他的回答是:他有一双望穿秋水的眼睛,他有一种洞彻人心的眼神。他笑道:“东哥的变化不大,看起来比以前更精神了。” 
    “哈哈——”谢文东大笑,让任长风这样高傲的人说出恭维的话,无论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任长风老脸一红,顿了一下,又道:“可是北洪门的变化太大了。” 
    自谢文东走后,南北洪门停战,不久之后,达成联盟,虽然没有统一,但名称上已经没有南北之分,都叫洪门。 
    至于盟主,由原南北洪门的老大共同担任。南洪门自然是向问天了,北洪门这边,由于谢文东出国,金老爷子退隐,一切都由东心雷做主,所以,洪门是由向问天和东心雷来主导。 
    由于东心雷在智谋上弱于向问天,谢文东给他的建议是,他这个洪门老大只是名义上的,是为了安抚原北洪门的那些人,至于洪门大小的事务,应交由向问天做主。东心雷对谢文东的话言听计从,心甘情愿做了名义上的老大。现在的洪门,实际上是掌握在向问天的手里。而任长风做为原北洪门的骨干,和向问天争斗多年,从本质上,看不起他和南洪门那些干部,要他与这些人一起共事,对他来说实在是种煎熬。 
    他这次来吉乐岛,就没打算回去。反正他孤家寡人一个,走到哪,哪就是家。 
    谢文东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别看他远离中国,但对洪门的事却了如指掌。他说道:“向问天是个英雄,把北洪门交给他,他不会排除异己,也不会生出事端,而且,以他的为人和能力,会把洪门带来一个好的发展前景。” 
    任长风点点头,他心中也明白这个道理,可就是无法接受。 
    吉普车在一座白色的别墅前停下,两人还没下车,已有四男两女从房中迎出来。 
    任长风抬目一瞧,笑了,这六位他不仅认识,还是熟人。五行兄弟和小风,他自然不会陌生。 
    见小风身着家居便装,腰间系围裙,一付家庭主妇的模样,任长风脸上笑容加深,半开玩笑道:“小风这身打扮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啊!”小风身为谢文东的贴身保镖,身手相当了得,别看人长的美艳漂亮,但动起手来,素有‘疯子’之称。 
    小风撇撇嘴,白了他一眼,嘴唇挑了挑,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任长风大笑两声,目光一转,打量起五行兄弟,这五人一各个红光满面,显然这一阵子睡的好,吃的香,没少享受清福。 
    几人热情地打过招呼后,进入别墅。 
    大厅内正有一条倩影在忙前忙后,向桌子上端饭菜,这位动人的女郎任长风也认识,她是彭玲。 
    任长风没等脱鞋,先客客气气地叫一声:“嫂子好!” 
    彭玲玉面一红,看看一旁的谢文东,招呼道:“快近来坐吧!” 
    谢文东哈哈一笑,拍拍任长风肩膀,道:“别客气!”说着,来到彭玲身旁,笑呵呵看着桌上饭菜,笑道:“挺丰盛的嘛!” 
    彭玲脸上露出妩媚的娇笑。高家两姐妹在中国读书,而金蓉在国外上学,平时照顾谢文东起居的都是彭玲,这段时间里,也是彭玲一直陪伴在他左右。 
    任长风坐在沙发上,环视一圈,好奇地问道:“怎么没看到伯父伯母呢?” 
    谢文东笑道:“我爸妈住在后面的别墅里。” 
    “哦!”任长风点点头。谢文东又道:“你住的地方我也准备好了,一会带你去看看。” 
    “谢谢!”任长风心中倍感温暖。 
    “客气什么?!”谢文东笑道:“我们是兄弟嘛!” 
    他一句简单的兄弟,却让任长风甚是受用。吃饭中,他想起自己来时看到的军舰,好奇地问道:“东哥,刚才我在飞机上,看到岛上还停有军舰,那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大笑道:“那是我向黑带买的。本来想买艘游艇,可是黑带没有,就给我弄来一艘这个东西。” 
    军舰?游艇?这完全是两种性质嘛!谢文东说的轻描淡写,但任长风却暗暗佩服,俄罗斯的军舰,可是一般人有钱都买不来的,虽然只是小型号的。 
    水镜老神在在道:“我们现在都把它当游艇用,没事时可以用它出海钓鱼!” 
    扑!任长风差点喷饭,用军舰钓鱼?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过。 
    吃过饭后,谢文东带任长风到海边散步,小风远远在后面跟着。 
    夕阳西下,落日映红天边和海角,清新的海风迎面扑来,让人浑身凉爽,有种说不出的舒适。岛屿的宁静,环境的美丽,让长时间生活在喧嚣都市的任长风仿佛置身于世外逃园。 
    踩着柔软的沙滩,任长风幽幽叹息一声,问道:“东哥打算回国吗?” 
    谢文东停下脚步,面对大海,说道:“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但不是现在。” 
    任长风精神一振,忙问道:“那是什么时候?” 
    谢文东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即使现在回去,恐怕也难有什么作为,南北洪门已经达成联盟,实际上已经是统一了,我回去,又能做些什么呢?” 
    任长风道:“可以挤掉向问天!偌大的洪门,怎能让他一人独有!?” 
    谢文东微微一笑,背手望着夕阳,轻声说道:“再耀眼的骄阳,也有落下来的时候,何况是人呢?” 
    任长风琢磨着他的话,正想发问,谢文东转头问道:“听说,现在有崛起一个新帮派,叫青帮。” 
    “是的!”任长风点头道:“他们自称祖师爷是杜月笙,在全国很多地方都设有分堂,只是东哥在时,他们还没有浮出水面,只是在东哥走后不久,青帮突然变的高调起来,最近,和台洪门闹的不可开交。” 
    谢文东挑眉问道:“青帮的势力已延伸到台湾了?” 
    任长风道:“他们在台湾确实有很大的分堂,有消息说,他们本来就是从台湾兴起的,后来才发展到大陆。不过,青帮的总部在中国,这倒是真的。” 
    “恩!”谢文东仰面,心中默默琢磨着。任长风的话,和暗组给自己的消息基本上差不多,以此来看,洪门和青帮的碰撞是迟早的事情,毕竟中国只有一个,地下的皇帝也只能有一个! 
    他轻轻扣打额头,问道:“长风,你说如果现在的洪门和青帮打起来,谁会赢?”
……(本卷结束)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章
       老鬼闻言笑了,谢文东没有变,还是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谢文东。 
    他站起身,问道:“什么时候再到金三角来玩玩?” 
    谢文东笑道:“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的。” 
    老鬼道:“你是大忙人,等你有时间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晚上我回云南。” 
    谢文东也站起身,笑呵呵道:“真的不打算在我这多呆几天?” 
    老鬼苦笑道:“我想,但将军不想,和你一样,我天生也是劳累命!”说着,他叹口气,转身向外走。 
    谢文东道:“我送你。” 
    临出门前,老鬼突然想到什么,站住身,回头说道:“谢老弟,英国的4KING帮是不是被你们文东会干掉了?” 
    谢文东一愣,4KING帮?那是他去英国时随手除掉的一个小帮会。他笑眯眯道:“有什么问题吗?” 
    老鬼道:“你要小心‘暗剑’,4KING一直以来都是由英国的‘暗剑’在支持,要提防他们找你报复,还有,暗剑一直以来也是金三角的客户,今年歉收,将军把买给他们的份额取消,全部给了你文东会,听说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