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哦?”谢文东一愣,原来,青帮是用丁美淇的家人来威胁她,勾自己上套,好歹毒的手段啊! 
    刚想说话,忽听凉台上传出哗啦一声声响,两名黑衣大汉从窗台外翻身跳进来,隔着玻璃拉门,正好看到站在客厅中央的谢文东和丁美淇,两人想也未想,几乎同一时间掏出手枪,准备谢文东。 
    谢文东反应极快,一把揽住丁美淇纤瘦的腰身,横着窜了出去。 
    “啪啪——”两名黑衣大汉各开两枪,结果四颗子弹全部打空。 
    再看谢文东,怀抱丁美淇躲藏到客厅与里屋的转角处,顺势从怀中拿出一把明晃晃的亮银色手枪。 
    他露头想看眼对方的方位,顿时迎来对方一阵乱射。 
    子弹打在墙壁上嘭彭作响,墙皮、砖块乱飞。 
    丁美淇吓得握住耳朵,忍不住尖叫出声。谢文东下意识地搂紧他,伸出手枪,凭感觉,对着两名大汉大致的位置回射两枪。 
    虽然没有打中,却也让两名大汉心存顾忌,不得不找掩体躲藏。 
    谢文东和两名杀手在客厅展开枪战,里屋内,任长风和五行兄弟与青帮的杀手打在一处,楼外,东心雷也没闲着,领人冲进楼内,对藏身在楼道里的杀手展开围剿。 
    一时间,正座大楼内枪声阵阵,乱成一片。 
    听到外面传来密集的枪声,谢文东知道东心雷已和对方动起手,他拿出手机,立刻给东心雷打个电话。 
    东心雷此时把隐藏在楼道内的杀手全部逼到天台上,正想方设法准备冲杀上去,忽然手机响了,接着一听,原来的谢文东,他好久没有打过硬仗,语气中带着激动和兴奋,问道:“东哥,什么事?” 
    谢文东道:“老雷,丁美淇的父母都在青帮手上,你现在要以最快的速度抓住对方一个活口,逼出丁美淇父母的下落,然后带人将其救出来!” 
    “哦!”东心雷沉吟片刻,点头道:“东哥,我明白了!”挂断电话,他对周围的手下说道:“都随我往天台上冲,尽量抓活口,明白吗?” 
    “是!”众人齐刷刷答应一声。 
    东心雷大声振喝,一马当先,冲上天台。 
    双方在天台上又展开一场你死我活的乱战,流弹横飞,不时有人惨叫着中枪倒地。 
    楼内。 
    丁美淇的家应该有二百坪左右,除去客厅,里面还有三个卧室,一个书房以及两个卫生间。 
    青帮这次为了杀谢文东下了大力气,不仅冯辉亲自出马,还派出足有五十号之多的杀手,留在楼道内防止谢文东逃跑的有三十号人,而在丁美淇家里,则暗藏二十号精锐。 
    青帮会用这么多人暗杀自己,多少出乎谢文东的预料之外。 
    此时,任长风已和暴露行迹的冯辉打在一处。 
    这两人都有高强的身手,打起来也异常热闹,有声有色,在房间里上窜下跳。 
    其实,冯辉的特长是用枪,但任长风的刀太快了,在贴身近战的情况下,枪根本使用不上,没有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和任长风拼手法。 
    他的刀法应付一般的人绰绰有余,但对于任长风这样的高手,那就相形见拙,往往他攻出数刀,被任长风一刀便轻易化解,而任长风攻出的一刀,却能把他逼得手忙脚乱。 
    即使如此,任长风想在短时间内战败冯辉,也不是容易的事。 
    五行五人在卧室、书房、卫生间和青帮的杀手交战,但双方的实力相差悬殊,五行五人的枪法用弹无虚发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精准得吓人,被打死数人之后,青帮的杀手躲在掩体后再不敢露头,只是时不时探出枪反击两下,做最后的抵抗。 
    另一方面,谢文东和两名青帮杀手还在客厅对峙,因为双方皆有枪在手,谁都不敢轻易上前。 
    一时间,两方人打成胶着状态。 
    谢文东的厉害,在于他头脑的冷静,无论面对什么情况,他都能保持一颗冷静的头脑。 
    见自己拿不下对方,眼珠一转,悄悄取出弹夹,退出两颗子弹,接着,把单夹从新按好,对着杀手藏身的掩体,开枪乱射。 
    “嘭嘭”之声不绝于耳,杀手身后的玻璃被打个粉碎,旁边的柜子也满是窟窿眼。 
    时间不长,银枪内的子弹全部打光,传出咔咔两声顶针空撞的声音。 
    谢文东生怕对方听不清楚,又连续扣动两下扳机,接着用气急败坏的语气骂了一声:“妈的!” 
    他缩回手,忙拿出弹夹,把事先退出的两颗子弹又安放回去,缓缓拉下枪拴。 
    那两名杀手听得清楚,对方已打空枪,还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显然是经过刚才这一阵乱枪把子弹打光了,两人相视而笑,其中一人撞着胆子站起身,哈哈笑道:“你的子弹已经打完了?!” 
    他的语气还有些不肯定,似问非问。 
    谢文东藏在墙后,无声冷笑,笑眯眯地没有说话。 
    见他沉默,又没有再次开枪,杀手更加肯定他的子弹用完了。两人纷纷从掩体后走出来,一人兴奋地说道:“我知道,你是谢文东,我看过你的照片,今天,老大要提你的脑袋回去!” 
    谢文东脸上的笑容更浓,而他怀里的丁美淇却快哆嗦成一团。 
    他用手指敲下她的手背,微微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丁美淇又是迷惑又是惊讶地看着他,心里想不明白,都到这时候了,他怎么还能对自己笑的这么轻松。 
    两名杀手小心翼翼的接近墙角,即使谢文东的枪里已没有子弹,但人的名,树的影,两人对他仍不敢存有丝毫的大意。 
    二人几乎是一步步蹭着转过墙角的,看到谢文东怀抱丁美淇坐在地上,两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人冷笑道:“死时有美人做伴,也是不错嘛……”他话没有说完,笑容在脸上猛然僵住,他看见谢文东放在地上的那只手里握着手枪,而枪口,正指着自己。 
    他嘿嘿僵硬地笑道:“你在吓唬谁?我知道,你已经没有子弹了……” 
    话未说完,只听嘭的一声,他身子一震,踉跄着倒退数步,肩膀上多出一个血窟窿。
第五章 无法无天
       “啊——”那人惊叫出声,他做梦也想不到,谢文东的枪里竟然还有子弹,他刚刚才明明已经听到他放空枪了。 
    谢文东也同样没有想到,自己一枪竟没打中对方的要害,只打到他的肩膀。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他马上又补了一枪。 
    这一枪没有让他失望,子弹直接打穿对方的胸膛。 
    另外一名杀手怒吼一声,抬枪准备向谢文东射击。可是,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 
    谢文东打完枪中仅有的两颗子弹,毫未停顿,手腕一抖,直接把空枪甩了出去。 
    杀手没想到他会拿枪砸自己,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了一下。谢文东的银枪上秤称一称少说也有半斤,精钢打制,被他全力扔出,力道不请。 
    杀手只觉得手臂象断了似的疼痛,来不及查看,忍痛端起枪,再想射击,却已然来不及。 
    只见谢文东手腕又抖一下,接着,一道金光象他射去,杀手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不敢继续用手臂遮挡,全力的将身子一拧,金光擦着他的面颊飞过,打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只听‘叮’的一声,砖屑四射。他扭头用眼角余光一看,这才发现,那道金光原来是一把不大的金色小刀。 
    他暗中咬牙,转回头,阴笑道:“谢文东,我看你还有什么法宝,去死吧!”说着话,手指准备扣动扳机。 
    丁美淇见状,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谢文东却在冷笑,手臂一震,柔声道:“你的结论下的太早了!” 
    等好一会,丁美淇没有听见枪响,她慢慢的睁开眼睛,只见杀手象木头一样站在原地,眼睛瞪得滚圆,枪口对准谢文东,手指勾着扳机,但却迟迟没有开枪。 
    她不知道发生可什么,浑身哆嗦着,疑惑地看了一眼谢文东,后者的脸上,带着淡淡然的笑容。 
    这时,杀手的喉咙里突然发出咕噜一声怪响,接着,嘴角流出猩红的鲜血。 
    谢文东站起身形,顺便也把丁美淇拉了起来,柔声说道:“我们出去吧!” 
    丁美淇还想问什么,却被谢文东强拉着走出房间。来到外面,谢文东回手将房门关上,丁美淇再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文东,刚才那个杀手为什么不开枪?” 
    谢文东笑道:“他不是不想,而是没有等到开枪的机会。” 
    他两人走出房间,谢文东刚关上房门,杀手的脖颈处慢慢浮现出一道血痕,鲜血顺着血痕缓缓流出,随后,杀手的脑袋竟然掉了下来,断口处平滑得仿佛被激光切过一般。 
    他虽然躲开了谢文东的金刀,却没有注意到连接金刀的银线。当他准备开枪的瞬间,谢文东手臂一扬,金刀受银线牵引,从墙壁反弹回来,在杀手的脖子上飞快地绕了一圈,接着,谢文东猛的一拉,银线如同锋利的刀子,将杀手的脖子硬生生割断。 
    说来慢,实则极快,只是不到一秒钟的事情。也正因为速度太过了,杀手的脑袋虽然和身体已分家,但没有当场断落。 
    因听到客厅的枪声,金眼和木子怕谢文东有失,来不及杀掉全部的杀手,先从里屋退了出来。 
    来到客厅,二人只看到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哪还有谢文东的影子。 
    客厅里显然刚经过一番打斗,留有对方的尸身,却不见谢文东和丁美淇的踪影,难道被青帮的人抓走了?若是这样,那还了得?!二人心中一颤,互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惊惧之色。 
    金眼和木子不约而同破门而出,边跑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向东心雷等人报急,可刚到门外,正好看到谢文东拥着丁美淇站在走廊内,小声安慰她,两人出来的快,回去的更快,几乎想也没想,抽身退到的房内,同时,两人长长出了口气。 
    还好!东哥没事!木子心有余悸地看看金眼,道:“咱俩是不是神经太过敏了?” 
    金眼耸耸肩,笑道:“谁说的?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木子道:“我哪边还有三个人没解决。” 
    金眼道:“我也是。” 
    木子笑道:“我这边需要两分钟。” 
    金眼仰面,伸个懒腰,悠然道:“放心吧,我这边不会比你慢的。” 
    两人哈哈一笑,各自提枪反冲到里屋。 
    时间不长,青帮零散的杀手都被五行五人解决干净,按照谢文东的意思,没留下任何活口。房内,青帮一干杀手中唯一还在坚持的,只剩下冯辉。 
    作为青帮的十把尖刀之一,深得韩非重用,冯辉也不是好摆平的角色。 
    任长风和他近战超过二十个回合,稳稳占据上风,但就是伤不到对方。 
    五行五人站在门外观战,暗暗点头,他们对任长风的功夫再熟悉不过,能和他打这么久还没有受伤的人不多,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青年不简单,可能在青帮内的身份也不一般。 
    五行兄弟看得兴致勃勃,却没有一人上去帮忙的。因为他们太了解任长风的为人,以他孤傲、眼高过顶的性格,这时候上去助阵,非但得不到任长风的感激,弄不好他还会反过来给你一刀。 
    金眼看了一会,觉得对方败下阵来是早晚的事,不放心留谢文东一个人在外面的走廊,转身走出房间。 
    走廊内,丁美淇在谢文东的安慰下,心绪总算平稳了一些。 
    见到金眼出来,谢文东问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金眼道:“已经基本搞定,只剩下一个人在和长风苦战。” 
    谢文东奇怪地问道:“打了这么久?” 
    金眼道:“那人的身手不简单,估计在青帮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哦!”谢文东双眼一眯,揉着下巴想了想,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他擒住对我们更有利。金眼,你去告诉长风一声,要活的。” 
    金眼点头答应一声,刚想返回到房间,任长风已推门走出来了。 
    他惊讶地问道:“打完了?” 
    任长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误会他的意思了,点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和一个无名小卒打了这么久,是有些丢人,呵呵,看来我要抓紧苦练了……” 
    金眼问道:“那个人呢?” 
    任长风轻描淡写道:“杀了!” 
    “杀了?”金眼苦笑道:“东哥刚刚告诉我,要把他活捉!” 
    “啊?”任长风一愣,道:“怎么不早说,杀了他,我还觉得挺可惜的呢!这人功夫不错,我很久没有碰到这么好的对手了!” 
    谢文东摆摆手,道:“算了,杀了就杀了吧!长风,看看老雷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让他快一点,警察应该就要到了。” 
    他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就没往心里去。 
    相比房内的情况,东心雷这边要艰难一些,和青帮占据天台的杀手们打个你死我活,先后要有六名洪门弟子受了枪伤,其中两人伤势较重。 
    青帮的人情况更不乐观,多半人受了伤,如果不是东心雷执意要抓活口,这些人恐怕早已上了天。 
    任长风赶到天台之后,战斗已到尾声,东心雷正一边指挥下面的兄弟把受伤的杀手带下楼,一边让人搜捕暗中还没有躲藏的敌人。 
    他共活捉十二个青帮的人,绝大多数已受伤。洪门的人不管他们伤的重不重,象拖死狗一样把他们拉出大厦。 
    大厦的保安这时候都已吓傻了,别说上去阻拦,一各个生怕惹火烧身,有多远躲多远,大气没敢喘一下。 
    把青帮的杀手分别推上三辆面包车,按谢文东的指示,快速地开向郊外。 
    东心雷和任长风坐上一辆轿车,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他们走后好一会,谢文东才和丁美淇在五行兄弟的保护下走出大厦,坐车直奔北洪门总部。 
    谢文东前脚刚走,警察随后赶到,不要以为这是巧合,事实上,这是早已设定好的,当然,出自谢文东的设定。 
    十数辆警车在停在大厦门口,又是封锁现场,又是展开调查,时间不长,救护车也到了,从大厦里抬出一具具用白单子盖着的尸体……
第六章 无法无天
       北洪门几名受伤的兄弟被送到社团旗下的医院,至于青帮那几人,则统统带到郊外。 
    郊外,四周荒野,不见人烟,茂密的荒草到人腰间,冰冷的夜风吹来,轻易打穿身上的单衣,让人忍不住从骨子生出一股寒意。 
    青帮被活捉的十二人正在打冷战。 
    他们被数名真枪实弹的洪门弟子逼住,另有十几名北洪门的帮众在他们前面,抡起铁锹和镐头,在地上挖坑,东心雷和任长风站在车旁,默默抽烟,冷眼观看。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解释为什么要挖坑,场面一片安静,只是不时传出铁锹铲土的声音,这声音低沉,可在青帮的十几个俘虏耳中,如同一只无形的大锤子一下下砸在心头上。他们从脚底生出一股冰寒,但一各个却汗如雨下。 
    “他……他们要杀了我们……?”一名胳膊受伤的青帮弟子结结巴巴地问身旁同伴。 
    可他话还未说完,后面的北洪门大汉一枪把砸在他后脑上,厉声道:“不要说话!” 
    青帮弟子痛叫一声,趴在地上,鲜血顺着脖根流到地上。 
    半个小时后,地面多出一个五米长,一米深的大坑。北洪门帮众纷纷从坑内爬出来,将锹镐扔到车上,然后回过头,拔出配枪,围站在青帮俘虏旁边。 
    东心雷点点头,随意指着一名青帮弟子,道:“把他拉出来!” 
    他话音刚落,两名大汉把他所指的那个人连拖带拽,拉到坑旁。 
    那人似乎已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手脚拼命的挣扎着,眼中充满绝望之色。他无谓的挣扎没有为自己争取到生机,反而引来毒打,两枪把砸下去,他整个人随之安静下来。 
    被两名大汉压制着,他面朝大坑,跪在地上。 
    东心雷走到他身后,静静站来一会,方缓缓说道:“我要杀你,而且也必须这样做,因为,你的错误不可原谅。” 
    世界上,真能能作到微笑着面对死亡的人没有几个,至少他不是。那人身子无力的扭动着,可在两名大汉的紧紧挟持下,难以移动分毫,心中的紧张、恐惧和绝望使他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 
    东心雷继续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用死,不过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是……什么……?”可能因为紧张,也可能因为自己好有一线生机的兴奋,他的声音颤抖得几乎不成语调。 
    “丁美淇的家人被你们胁持到哪里?”东心雷斯条慢理地问道。 
    那人很想回答东心雷的问题,如果他此时知道答案,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出来,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身子一颤,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不清楚……” 
    东心雷仰面,挠挠头发,随手从腰间拔出手枪,拉动枪栓,毫不停顿,对着那人的后脑就是一枪。 
    “嘭!”枪声在空旷的荒野格外响亮,回音盘旋在耳边,久久不绝。 
    那人还没来得及作出解释,便直接被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撞进大坑里,后脑出现一个手指大的窟窿,而额前却是个半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枪声过后,场面更加宁静,只剩下人呼哧呼哧大口喘粗气的声音。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青帮俘虏的心头,那种无形压力快要把人逼疯,快把他们紧绷的神经拉断。 
    一名青帮俘虏尖叫道:“我知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东心雷冰冷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容,柔声说道:“你说!” 
    从青帮俘虏口中,得到丁美淇家人的下落,东心雷和任长风立刻带人赶过去。 
    青帮负责看守的人并不多,哪招架得住他两人以及数十号北洪门弟子的冲击,没有用上五分钟,争斗便宣告结束。 
    青帮这一次暗杀谢文东,非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让双方的争斗全面升级,对他们打击最大的是,冯辉在与任长风的激战过程中被杀,使十把尖刀剩下了九把,而且,他死得毫无意义,无声无息,就连任长风都不知道,自己杀的这个身手不错的汉子竟然是青帮的高级干部。 
    正面冲突没等爆发,却先死了一把尖刀,这对青帮的士气是个沉重打击。 
    冯辉的死,与魏东东的失算有直接关系,他低估了北洪门,同样也低估了谢文东,但却高估了己方实力。 
    他的失算可能是受到他和南洪门交战时过于顺利的影响。 
    其实,北洪门的谢文东和南洪门的向问天虽然是齐名,但为人与风格完全不同,向问天刚直不阿,不肖使用的计量,在谢文东这里,却都变成他出奇制胜的法宝。向问天的作风,和青帮老大韩非有许多相似之处,所以在交战时,他们这些跟随韩非多年的高级干部们往往能摸透向问天的心理,使之在战场上处处占于先机,处于上风,而南洪门因南北洪门之争损失太多的精英,元气大伤,导致有兵无将,在争斗中连连失利。但和北洪门对垒时,情况完全改变,北洪门人才鼎盛,英杰倍出,而且谢文东为人机警,精于算计,所使计谋更接近于鬼道,寻常的阴谋诡计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魏东东的不适应也在情理之中。 
    青帮河北分堂的许多人都认为,魏东东这次失误,对青帮整体上都是个打击,韩非很可能因此把他调回总堂,做内部处理,哪知,第二天,韩非又派来两名高级干部,并委托魏东东全面负责河北分堂,与北洪门分庭抗礼。 
    这让内心中充满自责的魏东东无比感动,韩非如此做法,无疑是对他最大的信任与肯定。 
    很快,消息传到北洪门,谢文东听完,仰面而笑,连连点头,暗赞青帮老大这人不简单。 
    韩非的做法是很明智的,己方刚损失一员大将,士气已然十分低落,如果再将魏东东调走,临阵换将,那对己方士气更是一个沉重打击,反增对方气焰。 
    继续留下魏东东,并委以重任,让他感激带德不说,同时也能让帮会中其他人感受到自己的大气,而且,魏东东吃了一次亏,以后定会小心翼翼,处处机警,变得难以对付。 
    直到此时,谢文东才感觉到韩非这人有点意思。 
    正当他雄心刚起,准备和青帮一较长短时,内蒙那边突发变故。 
    文东会支持的草原狼,企图以草原狼控制内蒙黑道,可是,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中那样顺利发展。 
    在文东会和草原狼一次军火交易时,警察突然赶到。 
    由于交易在内蒙地界进行,文东会对他们并不熟悉,当时负责的人偏偏是李爽,他性情火暴、冲动,当警方赶到时,几乎谈也没谈,便与其发生交火。 
    他以为警方是软柿子,拿重武器吓唬几下就能吓跑,可是,他估计错了。 
    显然警方是有备而来,刚开始,双方相持不下,可很快防暴大队和武警前后赶到,人数多达二百人,且其中有相当数量的狙击手,情况随之发生改变。 
    当被打死打伤十数人后,文东会和草原狼开始抵挡不住,最后,在警方团团包围之下,一个没跑了,全部内警察抓获,李爽当然也没能幸免,和他一起被抓的还有草原狼老大阿日斯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