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当被打死打伤十数人后,文东会和草原狼开始抵挡不住,最后,在警方团团包围之下,一个没跑了,全部内警察抓获,李爽当然也没能幸免,和他一起被抓的还有草原狼老大阿日斯兰的弟弟,巴特。 
    三眼最先收到消息,他从H市连夜赶到内蒙,想从内蒙警方手中把人要出来,可是,事情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内蒙警方咬的很死,非但没把人放了,就连见一面的要求都不允许,封锁一切信息。 
    三眼对李爽被抓后的情况一无所知,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也不清楚他是否受了伤,急得焦头烂额。 
    后来又听说在交火中警察也有死伤,他心里更急,这可不是开玩笑,死了警察,李爽落到当地警方手里,恐怕也凶多吉少。 
    他和李爽都是创建文东会的元老,也是在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好兄弟,虽然平时多有口角之争,但之间的感情却非比寻常。 
    他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又不敢耽误时间,最终只能向谢文东告急。 
    (PS:因为时间的关系,坏蛋达不到天天更新的地步,但一般都是两天更新一章,有时也会连续更新,我这边会加油写,大家也慢慢看,如果带来不便,我只能……只能更加加油写了! 
    呵呵,其实写永远没有看的快,我这边写上一两个小时,大家只用一两分钟就看完,速度的问题,还是请大家多谅解!多体谅!!)
第七章 无法无天
       文东会和草原狼在内蒙的交易被警察扫荡,以李爽为首的多名文东会兄弟被抓捕,生死不明,这件事让谢文东头大,也让他心急如焚。 
    他和李爽的关系较之与其他人比起来都亲近一些,不仅因为李爽为人爽快,不藏私心,心机也不重,而且,他能创建出文东会,走上黑道这条路,很大原因是因为李爽的关系。 
    接完三眼打来的电话,他半晌没有出说话,足足沉默一分钟,才对三眼说让他留在内蒙,他随后赶到。 
    本来,他已准备和青帮大打一场,把他们的势力彻底从河北清除干净,可这突然出现的变故,让他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变攻为守。 
    当天傍晚,谢文东聚集北洪门高级干部开会。 
    到场的人,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青年亲信,他们大多都是由金老爷子培养起来的年轻人,因为资历不够,对社团缺少贡献,游离在社团底层,当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头目,谢文东坐上掌门人的位置后,看好他们的能力和年轻人的冲劲,大加重用,把他们安插在洪门重要的位置上,同样,这种做法也引起一大批思想保守的老干部不满。 
    他们对他的知遇之恩充满感激,对他精明的头脑异常佩服,对谢文东也有着近乎于崇拜的忠诚。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虽然内心世界没有丝毫显露在脸上,但在场每一个人都感觉到浓重的压抑感。 
    距离谢文东较近的人都感觉自己周围流淌着‘寒流’,一各个浑身不自在,如坐针毡。 
    东心雷环视一周,欠身对他小声说道:“东哥,人都到差不多了。” 
    谢文东挑起眼睛,环视一周。 
    众人不自觉地纷纷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目光。 
    谢文东心里叹口气,柔声说道:“晚上,我要去趟内蒙古去办一些事情,也许很快回来,也许要几天的时间。” 
    一位坐在会议桌左边的青年疑问道:“东哥要去办什么事?” 
    问话这位青年名叫战歌,主要负责北洪门总部的防守工作,也是谢文东回T市后新提拔上来的青年干部。 
    他是在座众人中资历最浅的一个。东心雷听完他的问话,眉头深深皱起,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东心雷是他的顶头上司,战歌吓得一缩脖,脑袋垂着更深,不敢再随便发问。 
    见状,东心雷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向身旁的谢文东问道:“东哥要去办什么事?” 
    众人闻言皆晕。 
    谢文东不想过多透漏文东会的事,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是件紧急的事情,我必须要去!” 
    任长风问道:“东哥,我陪你一同去吧!” 
    谢文东摇头,说道:“不用!这边更需要你帮忙。如果让青帮知道我离开,一定会大举进攻,你要留下来协助老雷。” 
    “哦!”任长风情绪低落地答应一声。 
    谢文东又道:“我离开的消息,大家不要泄露出去,明白吗?” 
    众人齐声答道:“明白,东哥!” 
    谢文东和众人又商议一会,把事情安排妥当,坐车先到北京,转机去内蒙的通辽。 
    到通辽时,已是晚间十一点,谢文东见到三眼,在他左右,还有陈百成等几名龙堂干部。 
    在机场,闲杂人等太多,谢文东没有多问什么,个三眼拥抱一下,坐车去了事先订好房间的酒店。 
    进了酒店房间,三眼刚要说话,谢文东先开口说道:“张哥,我要见阿日斯兰。” 
    三眼闻言,面带难色,沉默片刻,低头说道:“东哥,我们暂时还没有联系上他。” 
    “什么意思?”谢文东挑起眉毛,注视着三眼。 
    这时,陈百成上前一步,说道:“东哥,阿日斯兰的手机一直在关机,我们已派出兄弟去草原狼的总部找他,可得到的消息却是……”他下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小心翼翼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摆摆手,道:“有什么话,尽管说吧!阿日斯兰究竟怎么了?” 
    陈百成小声道:“草原狼的总部已经空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阿日斯兰以及整个草原狼似乎一下子失踪不见了!” 
    “妈的!”谢文东面色阴沉,仰面低骂一声。 
    陈百成一哆嗦。在文东会里,他虽然不是元老级人物,但因为是三眼面前的红人,天不怕,地不怕,谁都不放在眼里,可他惟独惧怕谢文东一人。 
    他懦声说道:“东哥,可能是阿日斯兰害怕警察的搜捕,已经躲藏起来了。” 
    谢文东深吸口气,问道:“警察怎么会知道我们和草原狼的军火交易?” 
    三眼摇头,道:“还不清楚,这个我正在查,估计,是有人向警察告密。” 
    谢文东点点头,这是最合理的解释。文东会实力雄厚,但对内蒙的情况不熟悉,所以行事一直很低调,小心周密,按理,和草原狼的买卖不会发生问题,但却被警察打个措手不及,在场人员全部被抓,如果不是有人告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了解内情的,当然是文东会和草原狼,如果不是草原狼有人密报警察,那问题就出现在文东会内部。 
    他心思急转,好一会,问道:“谁会向警察告密?” 
    三眼苦笑道:“我希望问题不是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说着,他长叹一声,又道:“其实,这次和草原狼是笔大交易,全部军火的价值超过三百万,而且其中还有五百万的毒品,本来,我是应该去的,但因为有其它的事情缠身,我才临时改变计划,让小爽代替我去,没想到,却发生这样的事。” 
    “哦!”谢文东淡然地应了一声,沉默不语。 
    文东会和草原狼的买卖是由三眼负责,但他亲自到场的次数却不多,一般都是让下面的兄弟去和草原狼交易。而这次,他刚想亲自出马,却偏偏发生了变故,世界哪有那么巧的事,如此说来,告密的人很有可能是为了针对三眼,只是恰巧三眼没有到,临时变成了小爽。 
    文东会里,谁会对三眼不满呢?三眼被抓,谁能得到更大的好处呢? 
    谢文东目光凌厉地看向陈百成。 
    后者激灵灵打个冷战,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过了片刻,谢文东终于收回目光,他才在心里长出一口气,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悄悄用手一摸,原来背后的衣服已被冷汗湿透。 
    谢文东暗暗摇头,感觉不应该是他。陈百成在文东会的势力还不够大,现在如果没有三眼罩着他,他很难成得了气候,而且三眼即使出了意外,龙堂自会有高强、李爽等这样的元老接收,也轮不到他头上。 
    那会是谁在告密呢? 
    谢文东一时间想不明白,他说道:“无论如何,都要把阿日斯兰和他的草原狼找出来,我们要问个明白。” 
    三眼惊疑道:“东哥怀疑阿日斯兰吗?他应该没有理由这么做,没有我们文东会支持,他在内蒙很难成的了大事,而且,他的弟弟也被警察抓了。” 
    谢文东道:“他或许不会,可谁敢保证他的手下不会呢?” 
    三眼脸色一变,没有答话。 
    谢文东继续道:“当务之急,我们要先把小爽救出来。” 
    三眼忙点头道:“没错!小爽落到警察手里,太危险了。” 
    谢文东问道:“小爽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三眼老脸一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小声道:“东哥,这个……我还没打探出来……” 
    谢文东无奈仰头,不知道该气他还是该笑他。
第八章 无法无天
           谢文东问道:“小爽是哪里被抓的?” 
    三眼道:“开鲁!” 
    开鲁位于通辽附近,是个面积不小的县城,下辖二十五个乡镇,总人口却只有三十多万。说是位于通辽附近,其实相距也有一百多公里,在地广人稀的内蒙,这个距离不算远。开鲁的交通比较发达,建有高速公路,谢文东等人坐车,小半天的时间就从通辽赶到开鲁。 
    到达之后,没有过多休息,谢文东直接找到县公安分局,让三眼去和分局长谈。 
    三眼面露难色,低头不语。 
    谢文东见状,疑问道:“张哥,怎么了?” 
    三眼抬头看了他一眼,苦笑道:“东哥,那个局长我已经见过了,可是,他的态度很强硬,根本不透漏小爽的消息,而且为人死板,又臭又硬,似乎成心和我们作对,软硬不吃,给钱不要,吓唬他也不好用。”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沉思不语。 
    三眼咬咬牙关,怒道:“不行的话,我们就把他干掉算了。” 
    谢文东摇摇头,道:“不要冲动,在这个时候杀了他,对我们更加不利。”说着,他顿了一会,抬头看看天色,又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等晚上再过来找他。” 
    三眼心中满是疑问,不明白东哥为什么要等到晚上,他没敢多问,让司机调转车头,开到当地一家不错的旅店。 
    谢文东进到自己房中,先给东方易打个电话,向他要政治部内蒙分部的负责人电话。 
    东方易很奇怪,问他要做什么,谢文东也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要用政治部的权利救出自己被抓的兄弟。他知道,即使自己要隐瞒,也瞒不住东方易。 
    听完他的话,东方易即没有应允,也没有直言反对,而是担忧地说道:“不要把事情闹大,若出事端,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说完,把政治部内蒙分部的电话告诉他。 
    谢文东挂去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听声音,是个岁数不大的年轻女郎,谢文东没有过多的闲话,开门见山道:“我找你们的负责人?” 
    “请问,你是谁啊?”显然,对方被他的话弄愣了,不清楚他的身份,语气客气地回问道。 
    “我是谢文东。” 
    “哦!”女郎答应一声,接着道:“没听说过。” 
    谢文东翻翻白眼,道:“让你们的负责人听电话,现在!” 
    对他的名字陌生,可听他的口气倒不小,女郎没敢小看,将电话转近局长办公室。 
    这位政治部内蒙分局的局长名叫王乐天,年近四十,由于内蒙是自治区,政治、历史以及地理位置都比较特殊,他的级别和东方易一样,都是中校。 
    女郎没听过谢文东的名字,可他却听过不仅一次,‘大老板’袁华亲自去国外把他请回来,可见对他的重视程度,在政治部里,也只有谢文东得到过这样的殊荣。听秘书说来电的人是谢文东,他大感意外,心中奇怪,他怎么突然给自己来电话了呢? 
    虽然谢文东在政治部的级别只是中尉,和他相差甚远,但王乐天对他却很客气。 
    “呵呵……”没等说话,他先发出一声长笑,道:“是谢老弟吗?” 
    政治部里的人,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一个比一个圆滑、世故,两人以前没见过面,但王乐天却和谢文东称兄道弟起来。 
    谢文东一笑,道:“我是!你是王中校吧?” 
    “没错!谢兄弟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有事吧?!” 
    谢文东笑道:“是有件事需要请王中校帮忙。” 
    “哈哈,谢兄弟太客气了,有什么话,尽管说吧,大家都是自己人。” 
    谢文东道:“我有个朋友在开鲁这边被警察抓了,是很要好的那种朋友。”他并没有直接说要救人,只是在强调被抓的人和他非同一般的关系。 
    王乐天多聪明,一听也就明白了,谢文东是想让自己帮忙把他被抓的朋友放了。他问道:“谢兄弟想让我怎么帮你?” 
    政治部和地方政府并不挂钩,而是直接向中央负责,他们自然也干预不到地方的管理,在理论上,王乐天无权要求当地警方放人。 
    谢文东当然明白这一点,他也没指望通过王乐天强逼警察放了李爽。他说道:“我需要开鲁这边军方的协助。” 
    “啊?”王乐天倒吸了口气。政治部之所以权利大,无人敢招惹,能随时调集地方军队是原因之一。他惊讶地问道:“你要调集军队?” 
    “恩!”谢文东微微一笑,道:“如果需要的话,我会这样做的。” 
    王乐天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似的,说道:“这可不是开玩笑,出了事情,咱们谁都担待不起啊!” 
    谢文东道:“王中校尽管放心,有事情,我来抗,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只需帮我联系一下就行!而且,王中校若能帮我这一回,我自然不会忘记你的好处……” 
    “谢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中校是聪明人,怎么会不明白我的意思呢?等此事一完,我会亲自登门拜访的。” 
    “呵呵,谢兄弟客气了……”王乐天眼珠连转,笑呵呵地问道:“谢兄弟想让我怎么做?” 
    “与开鲁的军方沟通一下,让他们听从我的调派。” 
    “这个简单,我一会给他们打个电话。”说着,他紧接又道:“谢兄弟是政治部的人,对地方军队当然也有调派的权利,如果以后出现什么事端……”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已领会他的意思,说道:“我明白,即使真出了问题,与王中校也没有关系,因为你根本就不知情!” 
    “哈哈!”王乐天大笑,赞叹谢文东聪明,一点就透。 
    谢文东确实有调派地方军队的权利,根本不需要事先知会王乐天,之所以这样做,一是表现出对他的尊重,谢文东感觉,内蒙并非他想象中那么简单,以后文东会想在内蒙发展,要用到他的地方还很多,处好关系是必须的,通过此事,正好和王乐天搭上桥;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担心当地的军方对自己不熟悉,未必会全力配合他,如果发生遗漏,事情可就不好收场了,有王乐天这个当地政治部的高官发话,那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当地的军方也会心甘情愿服从他的调遣。 
    挂断电话,他走出房间。门外,三眼等人都站在走廊里,低头小声说话,商议如何把李爽救出来。 
    见到谢文东出来,众人闭上嘴巴,一起将目光看向他。 
    谢文东向三眼说道:“张哥,我要出去一趟。” 
    三眼忙问道:“去哪?是县分局吗?” 
    谢文东摇头而笑,道:“是连部。” 
    由于开鲁是县城,又处于内陆地带,驻军并不多,只有一个连而已。 
    三眼好奇地问道:“东哥,去连部干什么?” 
    谢文东笑而不语。 
    傍晚,五点左右,谢文东再次来到县分局门口,这回他可没有徘徊不前,而是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进分局大院时,没人拦他,可进了楼内,收发室的中年警察叫住他,上下打量他一会,问道:“你找谁啊?” 
    谢文东转头看了他一眼,道:“我找你们局长。” 
    “局长在三楼!”中年警察随口说了一声,然后,又问道:“你找局长有什么事?你是谁?” 
    谢文东也不答话,听说局长在三楼,便迈步上了楼梯。 
    中年警察没弄清楚他的身份,哪肯让他随便上去,从收发室的小握快步走出来,阻拦道:“哎?你什么人啊?谁让你上楼了?” 
    谢文东没理他,向身后的三眼扬扬头。 
    三眼会意,什么话都没说,上去抓住中年警察的衣服,把他扯到一旁,冷声道:“你哪来那些废话?!” 
    三眼力量大,加上中年警察毫无准备,被他这一拉,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他晃晃悠悠退出数步,方站稳身形,又惊又怒道:“你们干什么?要袭警吗?”他万万没想到,在警局里,竟然有人会对自己动粗。 
    谢文东冷笑一声,毫未停顿,转瞬上了三楼。 
    局长的办公室十分醒目,位于走廊最里端,门上挂着的大牌子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他一点没客气,门也没敲,直接闯了进去。 
    办公室里不只局长一个人,在他腿上,还坐着一个人,一个三十多岁身穿警服的女人。 
    他猛然闯近来,里面正在亲热的两人都呆住了,四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PS:to“厉娜的父亲”兄:坏蛋确实算不上好书,我也没说这是好书或者去与其它书籍比较、争长短,你可以针对本书发表意见以及不满意之处,请不要辱骂其他书友,引起口水之争,下回再看到这样的留言,我会删掉的。(感觉有点象斑竹说的话…_…p) 
    to5245253兄:呵呵,兄弟眼光真尖锐,现在每章确实有缩水,以前坏蛋1是每章3500字左右,现在是3000字左右,不好意思…… 
    toa514357459a兄真是让人羡慕啊,哈哈,能看到关于坏蛋的好消息,太高兴了!!祝你和老婆幸幸福福。。。。。 
    很多书友说我与大家缺少沟通,这方面我确实做的不够,以后我会尽量回答一些大家提出的问题!)
第九章 无法无天
       谢文东笑了,悠悠说道:“局长先生很忙嘛!”说着,他大大方方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拿出烟,斯条慢理的点燃,抽起来。 
    那女警察愣了好一会方如梦初醒,急忙从中年人的腿上下来,整理身上凌乱不堪的警服。 
    中年人脸色异常难看,将女警从自己身旁推开,站起身,怒声问道:“你是谁?谁他妈让你进来的?” 
    中年人身材魁梧,个头也高,冷眼看出,至少在一米八五往上,鸾眉小眼,单眼皮,额头宽而扁平,鼻小嘴大,是典型的蒙古人。 
    谢文东笑眯眯地弹了弹烟灰,说道:“局长先生不要生气,如果我破坏了你的好事,我感到很抱歉。” 
    “去你妈的!”内蒙人的性格和东北人很相识,就连方言也相差不多。中年人怒骂一声,喝道:“你究竟是谁?” 
    谢文东目光一凝,幽幽道:“谢文东!” 
    嗤?!中年人听完,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文东会的谢文东,他哪会没有听说过。他上下打量面前这个年岁不大的年轻人,看到他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时,心中打了个突。他挥挥手,示意女警先出去,同时,暗中又向她使了个眼色。女警会意,偷偷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谢文东,快步走出办公室。 
    等她走后,中年人嘿嘿一笑,明知顾问地说道:“谢先生大架光临我这小警局,不知有何贵干啊?” 
    “呵呵!”谢文东淡然一笑,道:“局长先生就别客气了,大家都是聪明人,我来此处的目的,你不会不清楚吧!” 
    中年人当然知道他来的目的,文东会的高级干部李爽被自己抓了,谢文东亲自出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他早已经预想到了,只是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 
    他故意拖延时间,摇头道:“谢先生的话,我不明白!” 
    他心里在想什么,根本瞒不过谢文东的眼睛,暗中冷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目光冰冷如霜,也凌厉似刀。 
    中年人从心底最深处生起一股寒意,被谢文东注视时,他感觉对方不象是人,而象一只毒蛇,一头野狼。他脸上火辣辣的,不敢正视谢文东的眼睛,下意识地底下头,他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胆怯与尴尬,说道:“谢先生有话,请直说吧!” 
    谢文东双目眯缝着,笑眯眯道:“我这人很看重感情,也很珍惜我身边的朋友和兄弟,如果他们出了事,我会很难过,同样,也会很生气。李爽即是我的朋友,更是我的兄弟,我希望他能平平安安的,如果谁敢伤害他,我会十倍百倍的奉还回去,不管那个人是谁!” 
    中年人一哆嗦,忍不住倒退一步,脸色瞬息万变,好一会,他才说道:“李爽在我的地界上贩卖军火和毒品……” 
    “别和我说这些!”不等中年人说完,谢文东掐灭香烟,冷声打断他的话,凝声道:“放人!” 
    “什……什么?”中年人一时没反应过来,瞪大眼睛看着他。 
    谢文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