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任长风、五行兄弟以及小风几人都在甲板上,周围还有数十名黑衣劲装的汉子,人们的目光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当然就是谢文东了。 
    魂组是由日本极右派支持的社团,实力雄厚,其成员各个训练有速,骁勇善战,视死如归,非常难缠,即使与正规军队短兵交接,也未必会落下风,世界上任何一个组织都不会小瞧他们,虽然现在的魂组已今非昔比,只剩下一小撮顽固份子。 
    谢文东似乎丝毫不将他们放在心上,明知道今晚会来刺杀自己的是魂组,而他却仍在悠哉地钓鱼。 
    任长风看看谢文东,转头再瞧瞧其他人,见大家脸上或多或少都露出几分担忧,他轻咳了一声,在谢文东身边小声说道:“东哥,魂组今晚未必会来,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晚上海风太强,小心着凉,这里交给我们来处理就行了。” 
    谢文东坐在甲板边缘,嘴上叼烟,但却没有点着。他手中拿着鱼杆,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缝着,好象两条弯曲的黑线,落在海面上的目光没有动,嘴上说道:“老刘的消息从来不会有错,魂组今晚一定会来。” 
    任长风略带焦急道:“可是,我们已经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谢文东一笑,道:“既然魂组都有耐心等下去,难道,我们还没有吗?” 
    任长风叹口气,不再说话。他何尝不知道魂组会来,让谢文东先回小岛是为了他的安全。 
    战舰上又寂静下来,但人们的心都不平静,长达半年的安居生活,似乎让他们对战斗产生一股淡淡的而又挥之不去的恐惧感。 
    谢文东环视众人,笑了笑,再锋利的刀子,放在时间久了,都会变钝的,如果不时常拿出来磨磨,宝刀也变烂铁。 
    时间一点点过去,魂组那些人仍没有出现的预兆,任长风表面平静,暗中,已不知道多少次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唐刀。 
    “叮玲玲——”一阵悦耳清脆的铃声响起,但在宁静的甲板上却异常刺耳。 
    人们精神一震,寻着声音的来源,最后,一起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斯条慢理地放下鱼杆,将其交给身旁的金眼,从怀中拿出电话,接通后,话筒穿来姜森低沉的话音:“东哥,他们来了,五十三个人,八艘快艇。” 
    “快艇?”谢文东不确定地柔声问道。 
    “没错,东哥,是快艇!”姜森肯定地说道。 
    谢文东点点头,道:“不要让他们接近吉乐岛十里以内,那样枪声会传到岛上,惊动岛上的人。”吉乐岛上的人有谢文东的父母,还有文东会不少高级干部的家人,他们搬到这里生活,就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让黑道的仇杀远离他们,过安定太平的日子,若让他们在半夜听到枪声,即使没出现什么问题,心中难免会留下阴影,那不是谢文东想要的。 
    “好的,东哥,我明白!”姜森多聪明,跟随谢文东多年,一点就透,马上明白他的意思,干脆利落地回答道。 
    谢文东笑眯眯道:“去做你该做的吧。”说完,收起电话,从金眼手中接过鱼杆,又开始钓起鱼来。 
    任长风手抓唐刀刀把,抢步上前,伏在谢文东身旁,问道:“东哥,魂组的人来了?” 
    谢文东点点头,道:“来了!”话未说完,远出传来断断续续的枪声,众人举目望去,夜色朦胧,海面上更是一片漆黑,超过二十米的距离,视力再好的人也难以分辨清楚,不过,远处却能看到子弹出膛时所闪烁的火光。那是枪火。 
    刚开始,枪声还比较稀疏,可时间不长,枪声连成一片,仿佛暴豆一般,其中还隐约混杂着人们嘶喊嚎叫的声音。 
    虽然没有参加战斗,但从枪声、吼声、惨叫声中可以判断出战斗的惨烈,任长风等人无不握紧拳头,心中的恐惧感突然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所代替,血液也开始激烈的沸腾,燃烧。 
    隔了两分钟,枪声扩散开来,并且有向军舰这边靠拢的趋势。 
    众人脸色一变,暗讨难道敌人冲破血杀的围攻?他们忙聚拢到谢文东身旁,齐声说道:“东哥,他们似乎打过来了,最好先避一避吧……” 
    “呵呵!”谢文东看看众人,忍不住仰面轻笑,说道:“我不会避,一直以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避,我只会和我的兄弟一起战斗到底!这点,你们不会不了解吧?!” 
    众人相视一眼,没有人再敢多言,金眼从后腰取出双枪,将其中一把交给任长风,小声说道:“以防万一!” 
    任长风心中一暖,点下头,算是表示谢意。他和东心雷、五行兄弟都是出身于北洪们的好朋友,好兄弟,之间的感情相当深厚,即使要表达什么意思也无须用语言,只一个眼神,对方就会明白。 
    这时候,两艘快艇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每一艘快艇都是血迹斑斑,里面的人更是象血葫芦似的。 
    “是魂组的人!”金眼眼睛极尖,一眼就看到快艇上的人非血杀成员,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枪。 
    “啪!”这一枪,精准无比,打透其中一艘快艇的前沿玻璃,子弹直接洞穿开船人的脑门。 
    不错!谢文东心中赞叹,金眼虽然半年没动过枪,但枪法依然准的让人咋舌。 
    开船的汉子脑门正中崩射出一道血光,整个人后仰着飞出快艇,而失去控制的快艇象离弦之箭,向军舰猛撞过来。躺在快艇里还有三、四名受伤的汉子,此时,他们眼中并没有绝望,反而突然闪出一道兴奋的死灰。 
    “糟糕!”金眼大叫一声,拉住谢文东,急道:“东哥,快弃船!” 
    他们所坐的船是军舰没错,但只是一艘小型号的,护甲并不厚,根本承受不起失控快艇势大力沉的撞击。一旦真撞大,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同归于尽。 
    谢文东拍拍他拉住自己胳膊的手,笑道:“慌什么?!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在军舰上!” 
    只一句话的工夫,快艇和军舰之间的距离便只剩下十米,甲板上众人看到真切,背后的衣服被瞬间流出的冷汗湿透,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因惧怕而私自跳出军舰的。在他们心里,还都存在这样的意识,只要有谢文东在,就不会有灾难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们对谢文东的崇拜近乎于盲目,甚至可以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他手上。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崇拜错对象。 
    不等金眼说话,谢文东高高把手举起,又道:“军舰的用处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话顿,他猛的向下一挥手。 
    众人只听见脑后传出一窜爆裂般的怒吼声,接着,整个军舰都在剧烈震动中。 
    不少人站立不足,惊叫着趴在甲板上。 
    那门位于众人身后不远处的机关炮发出愤怒的咆哮,二十发半尺长,双指粗的机关炮子弹被一起发射出去,无一偏离目标,全部打在快艇上。威力强大的子弹打在船身上,爆炸出一尺宽的大圆洞,打在里面人的身上,直接将其拦腰炸断,里面那三、四名受伤的大汉连叫声都未发出,便随快艇的剧烈爆炸而一起灰飞湮灭,残渣也沉入海底。 
    老……老天!别说另外那艘快艇上的人惊呆了,就连任长风、金眼等人也都傻了眼。 
    他们虽到吉乐岛有一段时间,可军舰上机关炮的厉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武器的威力,比手枪甚至冲锋枪、步枪的威力不知道要大多少倍,若被其打中,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任长风咽下一口吐沫,回过头,望望正在冒着青烟的炮筒子,呆呆愣神。 
    好一会,他回过神来,暗笑自己天真,以前还真以为这艘军舰是谢文东用来出海游玩的。他苦笑道:“早知道有这东西,根本就不用血杀来帮忙了……” 
    “军舰很重要的一点用处是,他可以摧毁船只!”谢文东回头打个指向,驾驶室里几名人员立刻将军舰缓缓驶向另一艘快艇附近。谢文东双手背于身后,昂首站在甲板上,眼皮微微下垂,俯视快艇里那几名大汉,看到他们惊慌失措的眼神时,他嘴角一挑,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你们在害怕?”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 
    快艇上还有八名大汉,其中半数都挂了彩,那显然是血杀送给他们的。 
    他们并不会中文,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表情和眼神是没有国际的,谢文东那即狂傲又冰冷,即藐视一切又洞彻人心的眼神,却让魂组这仅存的八个人心底生寒。 
    ——当初,就是这个人毁了魂组。 
    ——当初,也就是这个人杀死了自己无数的战友。 
    ——谢文东的双手,可以说粘满魂组的血。 
    一名大汉双眼血红,突然发出一声怪叫,举起手中枪,对准甲板上的谢文东。 
    “嘭!”枪声响起,谢文东的眼睛都未眨一下。那名魂组大汉脑袋突然出现四个血窟窿,两颗子弹几乎在同一时间将其头颅打穿。 
    他庞大的身躯摇晃两下,脸上写满狰狞之色,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一头扎进大海中。 
    数艘快艇快速行使过来,最前那一艘,有一人挺直身躯,站立在人群中,手里拿有一把黑洞洞的手枪。而在谢文东身后,还有一人手中握枪。这两位,正是以枪法见长的姜森和金眼。 
    大汉中弹落水,两人下意识地看眼对方,皆慧心地笑了一下。 
    金眼暗暗佩服,姜森的枪法确实厉害,自己在稳定的军舰上,打中敌人的脑袋并不足为奇,而姜森身在快速前行的快艇上,又是如此远的距离下,仍能一枪准确地打中对方的头,枪法实在有过人之处。 
    “我……我们……投降……(日)”剩下的七名魂组成员在前有军舰,后有数十血杀成员的情况下,斗志全无,哪还敢继续抵抗下去,‘聪明’而又无奈地选择弃械投降。 
    他们丢掉手中武器,一起把手举起来,向谢文东等人示意他们的意图。 
    “他们说什么?”谢文东转头问身边人。 
    有懂日语的人忙回话道:“东哥,他们说投降。” 
    谢文东嗤笑,道:“本以为魂组都是硬骨头的人,原来,也有这样的窝囊废。” 
    那人眨眨眼睛,小声问道:“东哥,用我把你的话翻译给他们听吗?” 
    谢文东摆摆手,道:“没有那个必要了!”
第五章
       那人吃了一惊,疑惑地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向姜森扬扬头,随意指了一下魂组中的一人,然后从口袋中摸出打火机,将叼在嘴里烟点着。 
    刚才,因为危险没有解除,所以他一直不敢点烟。要知道,漆黑的海面,一只红彤彤的烟头是很明显的目标,随时都可能招来一颗要命的子弹。谢文东很小心,而且一向都是。 
    姜森看完他的动作,举起手枪中,冷酷地连续扣动六下扳机。六颗子弹比他更加冷酷地打穿六个人的脑袋。 
    六具身体还滚热的尸体或落在海中,或瘫倒在快艇上,只剩下一个人傻呆呆的站在那里,此时,死亡的恐惧感已经完全控制住他的神经,麻痹他的意识。同伴的血溅在他的身上、脸上,也彻底瓦解了他的意志。谢文东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对左右人道:“带他上船,我有话要问。” 
    那名魂组成员几乎是被一名大汉拎到军舰上的,当大汉松开手后,他整个人瘫软在甲板上,眼睛惊恐万分地环视周围众人。 
    谢文东对那位懂日语地青年说道:“问他,快艇是从哪里弄来的。” 
    青年点点头,将谢文东的话翻译成日语讲给那人听。 
    那人闻言,慌张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谢文东暗叫一声麻烦,对金眼道:“把他交给你了。”说完,他顺着军舰上的绳梯,跳上姜森所在的快艇,返回吉乐岛。 
    路上,姜森问道:“东哥,魂组这次偷袭,你怎么看?” 
    谢文东吸口气道:“魂组是做快艇来的,那他出发的地点一定距离吉乐岛不远,而距离我们最近的陆地,只有澳大利亚了。” 
    姜森疑问道:“难道,澳大利亚有魂组的人潜藏?!” 
    谢文东道:“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其他的组织,只要把那个人的嘴翘开,一切都明白了。” 
    姜森叹了口气,摇头道:“想不到瓦解后的魂组,竟然还剩下这许多残余。” 
    “哼!”谢文东眯起眼睛,冷笑一声。 
    上了岸,一名站在岸边的青年汉子快步走上前,将手里提的一条两尺长的海鱼递给谢文东,恭敬地说道:“东哥,这是你要的。” 
    谢文东接过,感觉分量不轻,他笑呵呵拍拍青年肩膀,说道:“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青年受宠若惊地忙低身施礼,道:“东哥客气!东哥客气!” 
    和姜森临分手前,谢文东又想起什么,叫住他,低声说道:“老森,你给金眼打个电话,告诉他问完话后,顺便把人干掉,不要带回到岛上,还有那些快艇,全部砸沉,海面上也不要留下尸体。” 
    姜森点头道:“东哥,我明白!” 
    回到别墅,彭玲还没有睡,身穿睡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谢文东。见他回来,她站起身,上下看了看他,问道:“文东,你去哪了?” 
    谢文东提起手中的鱼,笑道:“钓鱼!” 
    彭玲瞄了一眼他手中水淋淋的海鱼,并未起疑心,翻翻白眼,无奈道:“这么晚了,还钓什么鱼啊?!” 
    谢文东打个哈哈,将鱼放到厨房的冰箱里。然后,一揽彭玲的肩膀,说道:“准备一下,后天我送你去英国,看望你父亲。” 
    彭玲皱皱眉头,听谢文东的话,他似乎不准备陪自己一起去。她问道:“那你呢?” 
    谢文东道:“我要去趟澳大利亚,解决一些事情。对了,我会让文姿和小风陪你,有她俩在你身边,我很放心。” 
    彭玲满心不悦,没错,文姿、小风和她都很合得来,但是,这两人毕竟不是谢文东,让她们陪同感觉怎么能一样。本来,这次欧洲之行她是充满期待的,以为可以和文东好好游玩一番,现在,听他说完,什么激情都没有了。彭玲叹了口气,转头看看谢文东白净而又柔和的面颊,心里充满无奈。他既然能改变计划,临时决定去澳大利亚,那一定是有事情,而且是重要的事情。虽然心理不痛快,但彭玲并没有任何埋怨,只是幽幽地说道:“文东,那你小心一些。” 
    彭玲的善解人意,让谢文东窝心,这样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他点点头,亲密地扶扶她额前的刘海,笑道:“我会的。” 
    第二天。谢文东身穿随意的休闲便装,躺在海边的睡椅上。姜森、任长风、五行兄弟则在坐在他两边的睡椅上。这几人,都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在烈日炎炎的海边,显得格外扎眼,即使旁人看了都会觉得热,而他们几个,却没有丝毫难受的表现。 
    “昨天,那人都说了什么?”谢文东站起身,伸展筋骨,随口问道。 
    金眼道:“他们的快艇,是在达尔文搞到的。然后又由达尔文,到巴斯特岛,在这里调整一段时候才向我们进发的。” 
    金眼作为五行之一,出身于杀手,精通暗杀,他要杀死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想到五十种以上的办法,同样,要折磨一个人而又不让他死,他的办法也有不少,翘开一个人的嘴巴,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达尔文?”谢文东用食指敲敲额头,道:“那里虽然离我们不远,但却是土著人的聚集地,他们对日本人不会有好感的,快艇也不可能随意租借给他们。” 
    金眼点头道:“没错。” 
    谢文东道:“所以,要么魂组有残余的力量在达尔文,要么,就一定有人在背后支持它。” 
    金眼道:“可惜,那个人并不了解这些,他只说出快艇是由一个名叫‘马克’的人借给他们的。” 
    谢文东侧头,环视众人,问道:“谁听过这个名字?” 
    众人相互看看,纷纷摇头。谢文东笑眯眯地耸肩道:“看来,我们得去一趟澳大利亚了。” 
    达尔文是澳大利亚北部行政区的首府。北部行政区可以说是澳大利亚最荒凉的地带,大部分由沙漠组成,总人口只有十多万,且多是土著居民。吉乐岛在澳大利亚北端,和达尔文之间的距离不算远,与巴斯特岛的距离更近,不过那里大多是荒芜之外,想要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只有去达尔文了。 
    在达尔文,谢文东有自己安插的人,甚至,和当地的高官都有往来。 
    吉乐岛四面还海,想到岛上,必须先经过澳大利亚的领海,所以,达尔文通常被做为去吉乐岛的中转站,当然,偷度除外,不过那将冒着被澳海军炮击的风险。作为中转站,经常有飞机在达尔文和吉乐岛之间往来,为了方便,减少麻烦的手续,谢文东没少拿钱砸在当地官员的身上。 
    无论在世界什么地方,钱,永远都是最有效最直接的通行证。 
    彭玲去英国的当天,谢文东带姜森、任长风等人便坐飞机直奔达尔文。作为海滨城市,这里具有所有临海城市的一切特点,也是世界上著名的旅游胜地,城市中的街道,随处可见外国的游客。高大的椰树排立道路旁边。走在柔软细腻的沙滩上,看着蔚蓝的大海,感觉清凉海风的时候,很难相信这坐城市的南面是一片广阔的沙漠。 
    伴随一阵轰鸣声,两架直升飞机降落在一家四星级酒店楼顶的停机坪上,此时,早有人在这里等候,为首的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肥胖,个头高大,身穿碎花衬衫,面带墨镜,头发背到脑后,又光又亮。 
    飞机门打开,谢文东从机舱里跳出来,中年人精神一震,忙栽掉眼镜,快步跑上前,恭敬深施一礼,道:“东哥!” 
    这个场面很好笑,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竟然对一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点头哈腰,满脸的尊敬和小心。 
    “恩!”谢文东点点头,上下打量一番中年人,笑道:“你又胖了。” 
    这中年人不是文东会的人,也非洪门,而是直接向谢文东效力的。 
    他名叫张天扬,为人头脑灵活,擅长经营、投资和理财,被谢文东看中之后,带到澳大利亚,帮自己管理生意。 
    张天扬也确实没让谢文东失望。 
    谢文东在达尔文本是没有任何生意而言的,但张天扬来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前后帮他成立东兴环海置业和东兴金融投资两家公司,最近,他又准备收购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因为张天扬势头强劲,很快成了达尔文商场上的名人。 
    虽然幕后的真正老板是谢文东,可外人根本不了解这些。在人们看来,张天扬是一位头脑精明又不失信誉的华人。 
    当地的官员对他也很欢迎,因为在他口袋里,似乎有花不完的钱。 
    谢文东之所以很快和当地官员搭上关系,张天扬功不可没,因为有不少官员都是由他来介绍给谢文东认识的。 
    在正规公司的表面下,当然少不了一大批文东会的人。 
    他们明面上都是张天扬旗下公司的员工,散布在达尔文各地。这次,谢文东刚好用上他们,让他们打探那个叫马克的人的下落。 
    他们打探消息的本事比不上暗组,但在当地居住有一段时间,对其情况比较了解,打探起消息来也特别容易。 
    只一天的工夫,他们便把得到消息回传给谢文东。原来,马克是猛虎帮的人。 
    谢文东对这个结果,即意外又理解。他和猛虎帮的恩怨由来已久,可以说谢文东的起家,就是靠猛虎帮,只不过那次让猛虎帮一下子损失了五百万的军火。 
    后来,文东会和猛虎帮的仇杀一直没有停止过,直到谢文东将其逐出H市以后,总算告一段落。(详情见《坏蛋1》) 
    猛虎帮在中国没有站稳脚跟,损兵折将,其首脑层更是把谢文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他们支持魂组,刺杀自己,谢文东完全理解。可是,令他意外的是,猛虎帮的人竟然一直掩藏在他的眼皮底下,而自己却没有发现,如果没有魂组这件事,他们还不知道会隐藏多久,对自己构成多么大的威胁呢?! 
    一定要把猛虎帮从达尔文里清除干净,不然,吉乐岛也将不再安全。谢文东在来之前已下了决心。 
    张天扬听到谢文东的调侃,紧张的神经轻松不少,他笑道:“这一阵子应酬多,身上的肉长的也快!东哥,我已经为你安排好房间,里面请!” 
    由张天扬带路,谢文东等人从平台上下来,进入酒店内部。坐电梯时,谢文东问道:“收购酒店的事情怎么样了?” 
    提到生意,张天扬满脸带笑,神采飞扬,说道:“正在最后的交接中,手续已经差不多办完,只要下面不出现问题,到月底我们就可以全面接手了。” 
    “那么快!”谢文东含笑地摇摇头。
第六章
       张天扬为谢文东安排一间豪华套房,房间有卧室、书房和会客厅,面积极大,内部装修的金碧辉煌,细致的摆设流露出高贵。 
  在房间中坐了一会,张天扬识趣的离开。他虽然一直帮谢文东掌管生意,不接触帮会的事情,但不代表他不清楚谢文东是什么人,明白他这次来达尔文,并非为了生意,而是有其他的原因。黑道上的事他不想过多接触,因为知道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