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疤能判断得出来,此人可能是道上的。 
    金眼问道:“朋友,有事吗?” 
    那蒙古大汉小心的向左右望望,然后低下身,小声问道:“兄弟,我找谢先生!”他的汉语讲得不错,语正腔圆,十分地道。 
    金眼一听,眉毛挑起,问道:“你是……?” 
    蒙古汉子没有说话。 
    金眼还想发问,可闷热难当的陈百成早已不耐烦,从车窗里探出脑袋,问道:“你大哥是不是阿日斯兰?” 
    蒙古汉子闻言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他。 
    陈百成没好奇地说道:“别他妈装了,有什么不敢说的?!东哥现在就在车里,快让你们老大出来接东哥!” 
    蒙古汉子斜目,看了看车后座的谢文东,觉得他和老大对自己描述中的谢文东模样差不多,点点头,说道:“老大在友好客栈,我带你们去!” 
    金眼松了口气,总算找到向导了,他笑道:“上车,给我们引路吧!” 
    陈百成在旁冷言冷语地说道:“大好的架子啊,还让东哥亲自去见他,他以为自己谁……”他话到一半,发现谢文东正瞪着自己,吓得一缩脖,把下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在蒙古汉子的指引下,汽车进入一片平房居民区,东拐西转,最后连金眼都有些转向。 
    当汽车开车一处黑色大门前,蒙古汉子忙道:“到了!” 
    金眼推开车门,从车内走出来,环视左右,摇头苦笑。 
    此处位于居民区深处,放眼望去,周围皆是落魄的破烂平房,再看面前这个大铁门,贴着破烂不堪的门神,上面挂有一面用蒙古文写的牌子,他疑问道:“这就是友好客栈?” 
    蒙古汉子点头笑道:“没错啊!” 
    金眼摇头苦笑,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对方指引,自己即使把浩来呼热翻个底朝天,也未必能找得到。 
    车里的谢文东也在打量周围,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
第十二章 无法无天
       蒙古汉子下了车,对谢文东躬身说道:“东哥稍等一下,我去叫老大出来!”说完,噔噔噔跑进旅馆内。 
    谢文东打量旅馆,门脸虽然不小,但位置太偏僻,毫不起眼,旅店开在这种地方,很难想象它会赚钱,如果不是老板的脑袋有问题,那么一定别有目的。 
    周围皆是民宅,大多已破败的不象样,院墙上长满杂草,好似有很长时间没有被人清理过,谢文东怀疑里面根本就没有住人。 
    他心思一动,低下头,对自己身后的金眼细声说道:“小心,这里有杀气!” 
    金眼闻言一震,手下意识地放在腰间,惊道:“东哥……” 
    “嘘!”谢文东眯眼一笑,向他使个眼色,金眼见状,立刻会意,没有再说话,向两旁的水镜、木子等人交换个眼神,五行兄弟精神顿时紧张起来。 
    时间不长,从旅店内走出一群汉子,为首一位壮汉,三十出头,长得人高马大,皮肤黝黑,原本不大的眼睛被脸上的横肉挤压得更小。 
    这壮汉看到谢文东后,脸上堆满笑容,急走两步,快速上前,笑道:“想必这位就是让我仰慕已久的东哥吧?!” 
    谢文东不认识这个人,他转头看向陈百成。 
    和草原狼交易的一向是三眼负责的龙堂,而陈百成是龙堂的主要干部,自然对草原狼的情况比较熟悉。 
    陈百成见谢文东看向自己,忙小声答道:“东哥,这人就是阿日斯兰的弟弟,巴特!” 
    “哦!”谢文东点点头,上下打量面前这位比自己高出半头的粗壮汉子,他虽然是阿日斯兰的弟弟,但两人的模样并不相象,与其兄相比,他更加剽悍一些。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原来是巴特兄弟!呵呵,不要客气!”说着,他向巴特身后望了望,问道:“怎么没有看到你哥哥呢?” 
    “这个……”巴特面带难色,说道:“东哥,我们进屋里再说吧!”说完,他身子向旁边一闪,做出邀请的手势。 
    谢文东微微一笑,大步走进旅馆内。 
    旅馆从外面看挺普通,里面的装饰却十分不错,清扫得也整洁干净,让人舒心。 
    在巴特的指引下,谢文东等人走进一间宽敞的大房间,周围摆放椅子,中央放着一张大型号的八仙桌。巴特先请谢文东坐在上手的主位,他自己则坐在左侧的下手边。陈百成和五行兄弟跟着走近来,其他文东会的兄弟再向往里进,却被守在门口的两名大汉拦住,其中一位大汉客气地说道:“房间面积有限,各位请到旁边的房间休息,那里已经为兄弟们准备好饭菜了,大家不要客气,缺什么尽管说。” 
    文东会众人当然不会乖乖听他们的安排,站在门口,无论那两名大汉怎么解释,就是不肯离去。 
    谢文东和巴特都注意到双方下面的兄弟在房门口争执,后者笑道:“东哥,咱这房间确实容不下那么多人,你看,是不是……”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理解地点头一笑,对水镜说道:“水镜,你带兄弟们去隔壁的房间吧,要记住,咱们是客,让兄弟们不要太随意。”他后面这半句另有含义,别人听不出来,但水镜心里却一清二楚。她笑道:“东哥请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谢文东颔首而笑,水镜向来心细如丝,有她和兄弟们在一起,谢文东很放心。 
    水镜带着文东会众人去了隔壁房间,巴特明显松了口气,笑呵呵道:“东哥一路辛苦,我这叫人上菜。”他打个指响,让下面人把准备好的酒菜端上来。 
    谢文东不置可否,看了看房间的摆设,淡然说道:“巴特兄弟找的这间旅店还真够偏僻的。” 
    巴特苦笑道:“这也是没有办法啊!最近风声太紧,住在哪里都不如住在自己的地方安全。”见谢文东挑起眉毛,他忙解释道:“这家旅店是我们草原狼自己开的。” 
    难怪呢!原来是他们自己地方!谢文东呵呵一笑,问道:“阿日斯兰在哪里?我想要见他!” 
    巴特说道:“大哥几天前去了呼和浩特,向那里的自治区领导们打通关系,东哥也知道,干咱们这行,和上面没有关系可不行,这次出事,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说着,他还摇头叹了口气。 
    谢文东双目眯缝着,直视巴特,悠悠说道:“既然阿日斯兰去了呼和浩特,为什么巴特兄弟还要告诉我他在此地呢?” 
    巴特脸色一变,顿了一下,笑道:“大哥在呼和浩特的事情办得已差不多,用不上两天就能回来,而且我对东哥一向仰慕,只是苦无机会相见,所以这次借机把东哥请来,好好聊聊,希望东哥不要见怪。” 
    他说话时,谢文东一直在注视着他,巴特被他精光四射的眼睛盯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垂下头,不敢和他的目光接触。 
    两人都未说话,场面顿时安静下来,静悄悄的,鸦雀无声。房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压在在场的每一个人心头上。 
    金眼双目一凝,脸色越发阴沉,右手缓缓放在腰上。不知是天气太热还是气氛过于压抑,陈百成的脸上流出一滴汗水。 
    时间似乎停滞,好象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谢文东突然仰面大笑,说道:“巴特兄弟太客气了,我怎么会怪你呢?哈哈——”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心中却冷哼道:真是蹩脚的谎话。 
    谢文东笑了,巴特连同房间中的每一个人都长长吸了口气,将缺氧的肺子重新填充满,紧绷的神经随之松缓下来。他虽然只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但他散发出阴柔的气势却能让人紧张得忘记呼吸。陈百成悄悄别过头,不留痕迹地差差脸上的汗水。 
    这时,数名大汉端着盘子走近来,将菜肴一一放在桌子上。 
    巴特准备的酒菜也够丰富的,山珍海味,应有尽有,特别是最后送上来的烤全羊,红通通,油汪汪的,满屋飘香,只是看和嗅就够让人垂涎三尺。 
    几日来,众人都是奔波劳累,没有吃到一回象样的饭菜,此时,看着色香味具全的满桌酒菜,金眼等人却提不起任何食欲,他们知道,这顿饭并不是那么‘好吃的’,里面很可能还夹杂着刀子。 
    巴特笑道:“东哥,乡下地方,没有太好的东西,希望您不要介意。” 
    谢文东呵呵笑道:“东西好不好,不重要,交朋友贵在交心,只要把心摆正了,哪怕用粗茶淡饭款待我,我一样高兴。” 
    巴特身子一颤,脸色顿时间变得煞白,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一旁的陈百成正装模做样地拿着杯子喝茶,听到谢文东这番话,他手掌一抖,差点把杯子里的茶水洒出来,慌张抬起头,满面惊讶地看着谢文东,然后又茫然地转头瞧瞧金眼等人。 
    没有人注意他,众人都在一眨不眨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含笑又道:“巴特兄弟,你知道文东会成立多久了吗?” 
    巴特不知道谢文东此言的意思,想了一会,小声说道:“应该……应该有五六年了吧?!” 
    “五六年了……”谢文东仰面叹道:“时间过的真快啊!”他点着香烟,吸了一口,说道:“在这五六年里,想杀我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但是,他们却都没有成功过,你知道为什么吗?” 
    巴特艰难地咽口吐沫,呆呆地摇摇头。 
    谢文东笑道:“他们以为自己够聪明,可是,他们的以为往往都是错误的。小计量永远都是小计量,上不了大台面,你说呢?” 
    巴特尴尬地点点头,面色难看地附和道:“东哥所言极是,想暗算东哥的人,简直就是傻瓜!” 
    “哈哈!”谢文东笑道:“我和你哥哥阿日斯兰曾经见过一次,感觉他为人光明磊落,是条汉子,才决定与他联手,而且,我看得出你哥哥也确实诚心想和我们文东会合作,希望,我们两者之间的关系能永远继续下去,不要被其它的原因破坏!” 
    巴特眉头皱了皱,低头不语。 
    他听得出来,谢文东这几句话似乎都别有深意,难道,他看出什么了?巴特偷眼看了一下谢文东,心里七上八下。 
    席间,巴特态度依然热情,把蒙古人好客的习俗发挥到极至,频频向谢文东及陈百成、金眼等人敬酒。 
    蒙古小烧异常刚烈,喝进嘴里,火辣辣的,让人感觉好象有团火在肚腹中燃烧。 
    金眼等人提高了警惕,没敢多喝,只是点到为止,倒是谢文东和陈百成两人来者不拒,只要巴特敬酒,便举杯和他对饮。 
    时间不长,陈百成已满面通红,醉态十足,话也多了起来,和巴特唠叨里自己当年和东哥如何在H市打天下的经历。 
    巴特心不在焉地随声附和,不时借举杯的机会瞄向谢文东。可是,他越看心越惊,劝了那么多杯酒,但谢文东脸上竟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醉意,那对细长的单凤眼反而越发明亮。 
    酒席过半,陈百成不胜酒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形,对谢文东道:“东哥,我出去小解一下!” 
    谢文东含笑点了点头。陈百成对巴特笑道:“兄弟,等我一会回来再陪你慢慢喝!”说着,他一步三摇的走出房间。
第十三章 无法无天
       等陈百成出了房间,巴特肩膀不自然地端了起来,举起酒杯,对谢文东道:“东哥,我敬你,干!” 
    谢文东没有端杯,摇摇头道:“我不能再喝了。” 
    巴特挑了挑眉毛,道:“东哥是看不起兄弟吗?” 
    “呵呵!”谢文东轻声而笑,道:“我已经到量了。” 
    谢文东自治力一向很强,把自己的酒量控制的非常好,当他感觉要喝醉的时候,即使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法再劝他多喝一口。 
    巴特看着他一会,最后耸耸肩,一仰头,把杯中酒喝干。他两手搓着酒杯,笑道:“东哥这次能过来,我很高兴,也是给足我巴特面子,不过,我想和东哥商量一件事。” 
    谢文东道:“你说。” 
    巴特借着醉意,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想做老大!” 
    谢文东双目眯缝着,笑眯眯地问道:“什么意思?” 
    巴特道:“我要做草原狼的老大!我大哥阿日斯兰并不适合坐老大的位置,他性格太直,根本不懂得变通,成立草原狼这么久,帮会一直没有大的进展,只是在各大帮派的夹缝中苦苦挣扎,但我不一样,我比大哥更聪明,更会使用手段,我的性格也更象东哥,我相信,我的领导加上东哥的支持,用不上一年的时间,草原狼能成为内蒙一带甚至整个蒙古最大的帮派,这对东哥的文东会也更加有利,希望,东哥你能支持我。” 
    呵!原来如此!谢文东仰面笑了,原来巴特想取代其兄阿日斯兰,说白了,就是要造反。 
    草原狼由谁做老大,看起来和文东会没有太多的关系,无论是阿日斯兰或者是巴特,都需要依仗文东会的支持。但谢文东不这样看,和一个阴险狡诈之人合作,当然不如与一个正直爽快的人合作安全,巴特能在亲兄弟背后捅一刀,那他也能在坐大之后暗中坏文东会的事,而且象巴特这样城府深的人,远远没有阿日斯兰那么好控制。 
    谢文东没有直接表态,只是淡然地道:“草原狼由谁做老大,那是你们自己内部的事,我不好也不方便干预。” 
    巴特多聪明,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谢文东的意思,他嘴角向下一弯,问道:“这么说,东哥是不打算支持我做老大了?” 
    谢文东笑道:“我的意思,刚才已经说的很明显了。” 
    巴特暗中狠狠地握了握拳头,说道:“东哥虽然是文东会的老大,但你的意见却代表不了全部,你不支持我,并不代表文东会其他人也不支持我!” 
    谢文东心中一动,状似随意地随口问道:“文东会内,有谁支持你呢?” 
    “是……”巴特只说了一个字,立刻闭上嘴巴,意识到自己失言,话锋一转,心有不甘地问道:“难道,东哥不会改变主意了吗?” 
    “呵呵!”谢文东反问道:“巴特兄弟能放弃自己的打算吗?” 
    巴特点点头,话已到此,再没有商量的余地,把心一横,腾的站起身形,怒目圆睁,冷声说道:“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止我的决定,就算是你谢文东,也不可以!”说着话,他手中把酒杯猛的向地上一摔,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顿时间,房间外涌近来二十多号真枪实弹的蒙古汉子,枪口一齐指向谢文东。 
    金眼等四人见状,纷纷拔枪起身,站成一排,顺势把谢文东拉到自己身后。 
    巴特仰面狂笑,道:“既然东哥不支持我,那么,你今天就不要再出这个房间了!” 
    谢文东毫无畏惧地分开挡在自己面前的金眼和土山,看着巴特,幽幽说道:“巴特,你这是在玩火!” 
    巴特咬牙阴笑道:“谢文东,我这也是被你逼的。” 
    谢文东细长的眼睛闪过一道精光,问道:“如此说来,这次出事,是你向警方告的密?” 
    巴特不再掩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没什么话是不可以说的了。他嘿嘿笑道:“没错!是我向警方告的密,谢文东,你那么聪明,怎么就算不到被警察抓住的人会那么容易跑掉吗?今天你死在此处,也是你自己找的!” 
    他脸上写满得意与张狂,谢文东已成了瓮中之鳖,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让他和他的那几名手下变成蚂蜂窝,想到鼎鼎大名的谢文东能死在自己手上,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他似乎已看到自己辉煌的明天。 
    “呵呵!”谢文东先是低头轻笑,接着,变成仰面大笑,摇头道:“巴特,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如果我想杀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他说话时,声音虽然不大,但气势油然而生,精亮的目光如同两把刀子,刺在巴特的脸上。后者心中一颤,刚要说话,只见谢文东突然抬起手,啪的一声,打出个指响。 
    在他举手的瞬间,嘭的响起一声枪鸣。 
    枪声不是来自房间内,而是由房间外传近来。 
    房间窗户的玻璃多出一个圆形的小窟窿,与此同时,一名蒙古汉子应声倒地,眉心处有个手指粗细的小窟窿,而脑后却出现个拳头大的血洞,红的白的一起从中流淌出来。 
    狙击步枪的威力,正在于它超强的破坏力,因为子弹的旋转,射出人体时,给予最大的伤害。 
    “哎呀!”巴特及其手下都没有想到,房间之外竟然还潜藏谢文东的人,皆忍不住惊叫出声。 
    几乎在那名大汉中枪倒地的同时,谢文东猛然抬腿,一脚将八仙桌踢翻,桌子上的盘子、碟子、碗筷以及菜肴齐向巴特等人飞去。 
    房间虽然不小,但巴特这方人太多,不少人躲闪不及,被菜汤淋的满脸满身,连连后退。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房间外面枪声如同爆豆一般响成一片,其中还夹杂着惊叫和惨呼声。 
    巴特顿时慌了手脚,意识到事情似乎超出自己的控制,看着一各个惊慌失措的手下,他大声叫喊道:“不要乱,先给我杀了谢文东再说!” 
    两名巴特的亲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刚把枪举起来,对准谢文东的脑袋,外面又是两声沉闷的枪响,两名大汉眉心中弹,受子弹的冲击力仰面倒地,绝气身亡。看着大汉脑袋上的血窟窿,断气的身子还在阵阵抽搐,其他人无不心惊胆寒,即使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看清楚,对方埋伏在外面的人究竟隐藏在哪里。 
    看不到的敌人,永远是最让人恐惧的。 
    巴特手下每一个人都在倒吸冷气,感觉呼吸困难,他们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被击中的目标,心底最深处生出无法压抑的恐惧感,头发丝发麻,两腿发软,汗水顺着面颊低落在地。许多大汉已不听巴特的命令,疯了一般跌跌撞撞逃出房间。巴特刚才还挂在脸上的得意与嚣张早已消失的无影踪,取而带之的是惊讶与骇然,他看着笑眯眯、满面从容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谢文东,结巴道:“谢文东,你……你……” 
    谢文东慢慢解开衣襟,悠悠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一句实话,在我来之前,我就没有打算放你活着离开。” 
    巴特身子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谢文东道:“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的朋友,我的兄弟,你出卖小爽,也就等于出卖我,你犯的错误不可原谅!” 
    巴特艰难地吞下一口吐沫,颤声道:“你……你都已经知道了?” 
    谢文东反问道:“你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吗?都可以被你玩弄在股掌之中吗?” 
    “谢文东,你好毒啊!”巴特又气又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他话音未落,打外面踉踉跄跄跑进一人,这汉子浑身是血,特别是右胸口,衣服已被血水湿透,小腹处有白色的东西从中流出。他看到巴特,冲上前去,人已站立不足,一头扎倒在巴特身上,嘶啦嘶啦喘粗气的声音好象拉开的风箱,他断断续续地说道:“老……老大,文东会的人……杀进来了……” 
    说完,他脑袋一偏,从巴特身上缓缓地滑倒下去,猩红的鲜血也粘了巴特一身。 
    巴特低头看着这名跟随自己多年的亲信,心中生出一股悲意,现在他后悔了,不是后悔自己造反,而是后悔自己不应该这么心急。 
    突然,他觉得眼前一花,由门外飞来一物,在他眼前飘飘荡荡地落下。 
    巴特下意识地伸出接住,看到的是一张不大的卡片,通体漆黑,正中写有一个血红的‘杀’字。 
    看清楚之后,象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他手掌一哆嗦,忙将卡片扔掉,仿佛遭到重击,连连倒退,直至身体撞到墙壁上,再无路可退。 
    关于文东会的血杀黑帖,他听过太多太多的传闻,无论是谁接到黑帖,至今还没有听说过有谁生还过。 
    他以前一直想看看血杀黑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想不到,今天竟然发到自己的头上。
第十四章 无法无天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群黑衣人,一各个黑衣黑裤黑皮鞋,彻头彻尾都是黑色,很难想象,在浩来呼热这样滚热的天气里,他们穿这身衣装怎么能受得了。 
    黑衣人手中皆拿着手枪,带头一位青年,手中还抓着一名蒙古大汉的头发,后者满身满脸都是血,眼中失去光彩,神志业已模糊不清。 
    看到谢文东后,那黑衣青年松了口气,手臂一晃,把被他抓住的蒙古汉子甩开,同时看也没看一眼,挥手补了一枪。 
    蒙古汉子脑袋中弹,应声而倒,血溅在雪白的墙壁上,格外刺眼。 
    巴特被黑衣青年的冷酷吓得一哆嗦,揉揉右手手腕,颤声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青年先向谢文东点头施礼,然后冷声道:“文东会,血杀组!” 
    了解文东会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血杀,就象不可能不知道谢文东一样。做为文东会的顶尖尖锐部门,血杀为文东会立下了汗马功劳,铲除过无数障碍,也成为另敌人闻风丧胆的尖刀。 
    巴特听完黑衣青年的话,彻底绝望了,他明白,自己不仅已失去杀死谢文东的机会,就连保全自家性命的可能性都变得微乎其微。 
    看不到希望,反而让他的胆子撞了许多。他对着谢文东苦笑道:“人人都说谢文东聪明过人,阴险狡诈,我巴特今天算是领教了。”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