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看不到希望,反而让他的胆子撞了许多。他对着谢文东苦笑道:“人人都说谢文东聪明过人,阴险狡诈,我巴特今天算是领教了。”他做梦也想不到,谢文东能看穿自己的计谋,而且还把血杀调派过来,他的计划严格来说并没有问题,只是,他却低估了谢文东的头脑。 
    谢文东背手,仰面,表情平淡如水,没有说话。 
    巴特颤巍巍地吐口气,左手捋了捋额前挡住视线的头发,问道:“东哥还能不能给我一条生路?” 
    谢文东慢慢低下头,看着巴特,反问道:“如果我们此时的位置调换,你会给我生路吗?” 
    巴特默然,他知道自己不会。没有人想死,也没有人在面对死亡时而不希望自己能生还的。巴特当然也不例外,他抓住最后一跟救命稻草,颤声说道:“东哥,看在我大哥阿日斯兰的面子上,能不能放我一马?” 
    谢文东并未立刻表态,反问道:“阿日斯兰不知道这件事吗?” 
    巴特大点其头道:“我大哥不知道,如果知道,他一定会阻拦我的!” 
    谢文东幽幽道:“你一个人,搞不出这样大的事来,我想,是有人和你合谋吧?”巴特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谢文东。他又道:“而且,这个和你合谋的人,很可能在文东会内,就是那个支持你做草原狼老大的人吧?” 
    巴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谢文东的话一点没错,事实就是这样,好象他亲眼看到过一般。 
    他结结巴巴道:“东……东哥都……都知道了?” 
    谢文东道:“我最想知道的是,究竟是谁在支持你。” 
    巴特脸色瞬息万变,一会红,一会白,眼珠提溜乱转,神情变幻不定。 
    好半晌,他方将心一横,抬头问道:“如果我说出来,东哥会放过我吗?” 
    谢文东没有直接回答,双目微微眯缝着,上前走了两步,站在巴特前面,淡然地说道:“我只知道,你如果不说,一定会死,而且还会死得很惨。” 
    巴特身子靠着墙壁,剧烈颤抖着,他能感觉得到谢文东身上传来的压力,同时也看出他眼中闪现出的杀机。 
    他抬起左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嘴唇哆嗦着,说道:“如果东哥不答应放我,我是不会说的。” 
    谢文东淡然一笑,道:“我不喜欢和别人讲条件,你也没有资格和我讲什么条件,即使你不说,我也会有办法查出来的。” 
    巴特心中一凉,垂头无语。 
    房间内没有人说话,静悄悄的,声息皆无,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巴特一人身上,都在等他的回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巴特咬了咬牙关,猛然抬头,左手扶着墙面,右手慢慢抬起,说道:“支持我的人是……” 
    他的话说到一半,突然传出枪响。实际上是两声枪响,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让人听起来好象是一枪。 
    巴特瞪圆眼睛,顺着墙壁,缓缓滑到,在他的额头上,多出两个血窟窿。两个血洞相临很近,但角度却不一样,一颗子弹来自谢文东的身后,另外一颗子弹来自门外。 
    发生这样的结果,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即使开枪的两个人,也都愣了。 
    在谢文东身后开枪的人,是金眼,而在门口开枪的人,则是陈百成。 
    谢文东略皱眉头,低头看看气绝的巴特,转头再瞧瞧金眼和陈百成。 
    不用他问话,金眼上前,用脚一踢巴特的右臂,只听啪的一声,从他掌心中掉出一把银亮的掌心雷。掌心雷这种特制的小手型号枪体积相当小,不如人的掌心大,可正好扣在手中,又不被人发现,但它的威力也相对较小,只有在近距离的情况下才会对人体具有杀伤力,而且只能装两颗子弹。 
    金眼解释道:“东哥,巴特预谋不轨,所以我不得不开枪。”说完,他疑惑地看向陈百成。 
    巴特在说话时,自始自终只动了左手,右手一直没有动,藏于背后,别人或许没有注意这个小细节,但却被警惕性十足的金眼发现。 
    本来这也没什么,但巴特在身体晃动的时候,无意中把右手露了出来,虽然只是瞬间,不过金眼还是看清楚他的手里暗藏着东西,具体是什么,看不真切。 
    所以当最后巴特抬起右手的时候,金眼立刻意识到危险,为了保障谢文东的安全,想也没想,抬头一枪先把巴特击毙,让他颇感意外的是,竟然还有人和他同时开枪,开枪的这个人正是陈百成。金眼很疑惑,难道,陈百成也看出巴特手中暗藏枪支,企图暗算东哥了? 
    一名血杀成员低身拣起巴特的掌心雷,恭恭敬敬递给谢文东。 
    谢文东接过,低头看了看,在手中来回把玩,好一会,他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金眼和陈百成,说道:“很好!” 
    他只说了两个字,但里面包含的含义却太多了,即是夸赞金眼的机敏,似乎也在暗讽陈百成的毒辣。 
    陈百成深垂着头,不敢多看谢文东一眼,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谢文东说完,收回灼人的目光,整了整理衣襟,走出房间。 
    那黑衣青年忙问道:“东哥,他们怎么办?” 
    巴特虽然死了,但他手下还有将近二十名弟兄留在房间里。 
    谢文东头也没回地摆摆手,道:“不留活口!” 
    黑衣青年点头称是,等谢文东等人出了房间之后,里面再次传出密集的枪声,以及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对待企图暗算自己的人,谢文东向来冷酷无情,一是做到杀鸡敬猴,给其他还想暗算他的人予以警告,再者,这也是颜面的体现。 
    文东会的人相继撤出友好客栈,留下的是巴特以及三十多名随从的尸体。 
    若是换成旁人,在杀了巴特之后,必定会立刻选择离开内蒙,毕竟自己杀了人家的弟弟,万一阿日斯兰来回来报复,不是在自己的地头上,很难应对,打起来也会吃不小的亏。 
    但谢文东不一样,他没有走,而是去了通辽,等草原狼的老大阿日斯兰来找自己。 
    他并不希望自己和草原狼的合作就此终结,如果现在离开内蒙,阿日斯兰定会记恨于他,不仅无法再合作下去,恐怕两帮派也会马上变成敌对,相反,自己若留下来的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至少可以告诉阿日斯兰,自己心中坦荡,没有做错什么。 
    果然,没过几天,经过乔装打扮后的阿日斯兰主动找上了谢文东。 
    见面后,他说的第一句话不是质问谢文东为什么杀死自己的弟弟巴特,而是说了一声:东哥,对不起。
第十五章 无法无天
       作者:六道
    谢文东杀了阿日斯兰的弟弟,可后者没有丝毫怨言,第一,确实是巴特谋害谢文东在先,说难听点,这是他自找的,第二,他认为真正杀死弟弟的人不是谢文东,而是在背后鼓动他造反的人,那个人是谁,他暂时还想不出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人一定是在文东会内。 
    谢文东和阿日斯兰两人在房间里密谈了很久,至于二人都说了些什么,其他人不清楚。 
    金眼和陈百成等人都在房间外面的走廊里等候,众人的表情都很平静,只有陈百成流露出焦急之色,不时在走廊内徘徊。 
    过了好久,两人终于从房间内走出来,互相道别之后,阿日斯兰快速离开了,只是在临行之前,深深看了陈百成一眼,这让后者背后生出一股凉意。 
    等他走后,陈百成来到谢文东身旁,小心翼翼地问道:“东哥,你和阿日斯兰都谈什么了?” 
    谢文东双目一眯,看了看他,笑眯眯道:“我会给草原狼一些援助。” 
    陈百成一怔,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道:“不仅是武器装备方面的援助,还会提供一些人力方面的帮助。” 
    陈百成吸了口气,没弄明白谢文东的意图,还想再问,谢文东笑眯眯道:“怎么,百成,你好象对这方面很感兴趣嘛,要不要我把你调派过去?” 
    陈百成听后,身子一哆嗦,忙摇头道:“不用了!谢谢东哥栽培,我觉得我还是留在文东会内更能施展拳脚。” 
    “呵呵!”谢文东微微轻笑,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到房间内。 
    谢文东此行成功救出了李爽,又解决了图谋不轨的巴特,虽然没有找出与巴特合谋的人,但事情总体来说进展还算顺利。 
    但在此期间,北洪门和青帮的争斗已全面爆发,争战最激烈的地方,当属河北一带。北洪门有东心雷坐镇,和青帮斗得互有输赢,谁都没占到大便宜。 
    因为青帮将实力大规模北调,与南洪门的争斗反而趋于平缓,这让苦苦支撑的向问天总算得到喘息之机。 
    谢文东听到东心雷的汇报之后就笑了,他感觉,青帮在战略上出现了比较大的失误。以青帮的实力,单独对战南洪门或者北洪门都是可以一争长短的,但想同时与南北洪门分庭抗礼,就显得力不从心了。青帮将势力北调,与北洪门全面开战,恐怕用不了多久,对南洪门的优势就会被逆转,到时不得不去面对南北受敌的尴尬局面,取胜的机会小之又小。他认为当青帮决定与北洪门争斗全面升级的那一刻,就注定要失败。 
    谢文东有他自己的打算,本来,他计划先清理干净北洪门范围内的青帮势力,然后坐山观虎斗,无论结果是青帮消灭南洪门还是南洪门拖垮了青帮,最后得胜的一方总是会元气大伤,然后他再用北洪门将其消灭。现在,青帮改变了策略,他的计划也相应发生变化,决定与南洪门联合,打出共抗外敌的旗号,先消灭青帮,然后再想办法吞并南洪门。 
    因为北洪门与青帮已开战,他不再回H市,而是直接去T市,看看双方现在的情况。 
    陈百成带着文东会的人返回H市,谢文东则等晚上去北京的飞机。 
    距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谢文东和金眼等人在通辽随意闲逛。 
    通辽是内蒙的门户,发展迅猛,经济也非常发达,不象内蒙其他地方那样落魄,城市中充满现代化气息。 
    漫步在繁华的街道上,谢文东随意地问金眼道:“你觉得陈百成这人如何?” 
    金眼一愣,想了想,说道:“很聪明,城府也很深,和他说话时,我不大能看透他在想什么。” 
    “恩!”谢文东点点头。 
    “对了,”金眼说道:“他很机警。” 
    “哦?”谢文东疑道:“为什么这么说?” 
    金眼正色道:“在友好客栈,其他人都没有看出巴特手里暗藏枪械,只是我和他注意到了这一点,说明他很机警,至少他很细心。” 
    谢文东漠然地摇摇头,喃喃道:“也许,不是那么简单的。” 
    金眼疑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淡然一笑,没有说什么。 
    说话间,几人走到一家刀具店门前,门面不大,但橱窗上陈列的刀具却非常漂亮,很能吸引路人的目光。 
    蒙古刀在世界上都是十分有名气的,不仅装饰精美,外观独特,而且异常锋利,给人神秘剽悍的感觉。 
    既然来到蒙古,应该带两把蒙古刀回去当做纪念。谢文东停下脚步,举目向刀具店看了看,对金眼笑道:“我们进去瞧瞧!” 
    从外面看,刀具店似乎不大,可里面的面积可不小,特别狭长。 
    店内两边摆放长长的柜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刀具,长短不一,形象各异,大多都没有开刃,墙壁上,也同样挂有不少弯刀,有的设计简洁,有的装饰得异常漂亮,刀鞘镶嵌宝石。 
    谢文东等人进来时,里面没有客人,只有五名年岁不大的汉子在玩扑克。 
    有客人光顾,那五人没有任何要起身的意思,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谢文东见状,暗自摇头,老板只顾着玩乐,不懂得招待客人,难怪刀具店的生意这么冷清呢! 
    他环视一周,打量左右摆放的刀具,很快,他的目光被墙壁上一把尺长的蒙古弯刀吸引。 
    这把刀没有刀鞘,光秃秃的挂在墙壁上,通体发乌,只是看,就给人沉甸甸的感觉。 
    谢文东走到近前,仔细看了一会,问道:“老板,我想看看这把刀。” 
    “自己拿吧!”一位大汉看着手里的扑克牌,头也没抬一下。 
    谢文东笑了笑,伸手把刀从墙上取下来,在手中掂了掂,果然分量不清,刀身洁净,没有任何杂质,刀口锋利,顺滑,显然是用精钢打制而成,他问道:“老板,这把刀多少钱?” 
    老板转过头,看向谢文东,见他年岁不大,身穿深色的中山装,微微愣了一下,接着向几个同伴使个眼色,站起身形,边向谢文东走过来边说道:“五千!” 
    扑!金眼等人差点吐血,这老板还真是漫天要价,一把刀而已,竟然要到五千? 
    不等谢文东说话,木子翻着白眼道:“五千?我靠,老板,你怎么不去抢劫啊?” 
    那大汉二十六七岁,中等身材,相貌平平,没系扣子,敞着衣服,露出里面结实的胸肌,他嘿嘿一笑,说道:“刀是我的,你管我卖多少钱,就是这个价!” 
    他脑袋扬着,露出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架势。 
    五千块钱在谢文东眼里不算什么,但他也不想被人当成冤大头,他摇头而笑,问道:“不能再便宜了吗?” 
    大汉道:“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了。” 
    “那算了!”谢文东把刀放回到原位,正准备转身离开,那大汉扬手道:“你们不能走!” 
    谢文东一怔,回头问道:“为什么?” 
    大汉看看身旁的四位同伴,冷笑道:“既然你已经看了,那就得买!” 
    谢文东被他的话逗笑了,道:“这是什么规矩,我只是随便看看,哪有看完就非买不可的道理。” 
    大汉扭扭脖子,说道:“这就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既然你看了,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 
    土山闻言大怒,道:“什么狗屁规矩?!我说老兄,你是不是看我们不是本地人,认为我们好欺负啊?” 
    他还真说对了,大汉见谢文东穿着中山装,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象是外地过来游玩的游客,想趁机‘黑’上一笔。 
    大汉笑呵呵道:“是又怎么样?” 
    土山反问道:“我们不买你又怎么样?” 
    大汉撇撇嘴,道:“那你们谁都别想走!” 
    “妈的!”土山气笑了,这不是黑社会碰到黑店了吗?!他看向金眼。 
    金眼是五行的老大,其他四人什么事情都听他的。金眼哪将这样的小角色放在眼里,随意地摆摆手,对谢文东道:“东哥,我们还是走吧!” 
    那大汉闻言,将手中扑克往旁边一摔,骂道:“操!你当我说话是放屁啊!不买刀,谁他妈都别想出这个门!” 
    金眼不想和对方过多纠缠,皱着眉头,问道:“如果我们一定要走呢?” 
    “那你就先尝尝我的拳头!”大汉晃着身子走到金眼近前,脖子挺着,脑袋扬起多高,两只拳头在金眼眼前挥来挥去。 
    “给我滚开!” 
    金眼猛的出手,按住大汉左侧的面颊,用力一向下摁。大汉身子横着摔倒,脑袋重重撞在地面,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第十六章 无法无天
       大汉摔得七昏八晕,耳朵嗡嗡作响,眼前闪出一窜金星。 
    另外四人皆是一愣,想不到金眼如此强悍,招呼也不打一声,说动手就动手。 
    大汉趴在地上,等了半晌才缓过来一些,甩甩脑袋,大声叫道:“格桑,你这只猪,还在等什么,给我揍死他们!” 
    他话音刚落,从四人中走出一位剽形大汉,身高足有一米八五,虎背熊腰,巴掌张开,好似两个小菠萁,看相貌,浓眉环眼,朝天鼻,狮子口,异常凶恶。 
    这汉子瞪着大环眼,上下看了看金眼,吼叫一声,快步跑上前,双手向他双肩搭去。 
    金眼微微一笑,别看对方长的雄壮粗野,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双手随意向外一分,想将对方的手臂打开。 
    可是这次金眼失算了。那汉子的手臂仿佛两根铁棍子,金眼的手掌打在上面,非但没有拨开分毫,反而把自己震得生痛不已。 
    俗话说的好,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虽然只和对方接触一下,金眼却倒吸一口冷气,对方皮坚肉厚,没有十年以上的苦练,达不到这般程度。 
    可此时他再想做出反应,已然来不及。那汉子双手搭在他肩膀上,没见怎么用力,竟将金眼硬生生提了起来,接着双臂一抡,把他狠狠摔了出去。 
    金眼受力,身子仿佛离弦之箭,一头向墙壁撞去。如果这要是撞实了,以那大汉抛出的力度,恐怕脑袋都会被撞个稀烂。金眼毕竟是经过严格训练过的人,反应和体质超出常人,他身在半空,暗中咬牙,喝叫一声,猛的腰眼一用力,让身子在空中尽力翻转了一下。 
    只听轰的一声,他的脑袋是没撞在墙上,但肩膀却没有躲开,发出一声重重的闷响。 
    金眼反弹落在柜台上,砸碎一块玻璃后,滚落在地。他在地上深吸口气,立刻又站起身,只觉得肩胛骨疼痛欲裂,仿佛刀刮的一般。 
    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刀具店竟然藏有如此的高手,金眼掉以轻心,吃了一个大亏。他边活动生痛难忍的手臂,边惊讶地上下打量对方。 
    这汉子高强的身手,也同样出乎谢文东的预料。他关切地巡视金眼,问道:“怎么样?” 
    金眼摇摇头,道:“东哥,我没事!”说着,他向前走出两步,向那汉子招招手,冷声道:“阁下身手不错,我们再来!” 
    那大汉面无表情地摇头道:“我不和你打,你已经输了。” 
    妈的!不论金眼是不是轻敌,但刚才确实输了一招,不过,心里当然输的很不服气。他心中大怒,刚要说话,土山嘿嘿一笑,道:“老大,让我会会他!” 
    (金眼在五行排行老大) 
    说着话,土山甩掉外衣,向那汉子走过去。 
    土山身材和那汉子差不多,都是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类型的,两人站在一起,半斤八两,好象两个门神。 
    难得遇到象样的对手,土山活动活动手腕,满不在乎地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格桑!”那汉子嗡声嗡气的答道。 
    “格桑是吧?!”土山脸上笑容未减,却突然向前一近身,双拳齐出,击向汉子的胸口,同时喝道:“接招!” 
    土山力大,出拳时拳风呜呜作响,声势惊人,速度奇快无比。 
    别看那汉子满面憨像,但反应却快得出奇。 
    他微微愣了一下,咧开大嘴笑了,身子向后小推半步,张开两只大手,向土山打出的双拳抓去。 
    土山暗中冷笑,眼看自己的双拳要接触到对方的手掌时,忽然手腕一翻,变拳为抓,扣住汉子的双腕。 
    腕子是脉门所在,如果被高手抓住,只要人家一用力,双臂定会酸痛难忍,使不上一丝力气,胜负立分。 
    土山心中大喜,暗笑对方不过如此,可是还没等他用上力,那汉子手腕猛的一震,弹开他的手指,接着向外一翻,反将土山的手腕擒住。 
    啊?糟糕!土山脸色一变,对方竟还会反擒拿手?他这时再想收回手臂,对方已不给他这个机会。 
    那汉子十指用力,将土山的脉门抓得死死的,然后双臂一抡,喝道:“出去!” 
    “扑通!哗啦——” 
    土山庞大的身躯如同断线风筝,横着飞了出去,步了金眼的后尘。 
    他身子横着撞在墙壁上,摔得很重,却对他的身体没造成多大伤害,但这也够让他羞得脸红脖子粗,无地自容的。 
    若是说金眼的失败是他轻敌,那土山的失败就是完败。 
    那汉子连败金眼和土山两人,表情没什么变化,好象这都是理所应该的。谢文东却忍不住重新打量起这汉子,心中暗暗惊讶。 
    要知道金眼和土山等五行兄弟虽是以枪法见长,但身手也都是出类拔萃的,寻常人上来十个八个,根本到不了他们近前,可是金眼和土山与那汉子对战,却连一招都没走过去双双败下阵来,这有点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任谁都不会相信。 
    水镜查看金眼的伤势,木子和火焰却忍不住了,不约而同的解开衣扣,准备上前和对方一较高下。 
    刚才被金眼打倒的大汉此时已躲到那汉子身后,哈哈大笑道:“好!打的好!格桑,给老子狠狠的打!打赢了,晚上给你肉吃!” 
    谢文东摆摆手,将准备上前的木子和火焰拦住,然后走到汉子面前,问道:“兄弟是哪的人?” 
    他身材只有一米七出头,而且略微消瘦,和那汉子站在一起,高度差一头,体重也有天壤之别。 
    格桑低头看了看他,说道:“我家在阿巴嘎旗!” 
    阿巴嘎旗?谢文东从来没听过内蒙古还有这个地方,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只是随口问了问。他又道:“家里都有什么人?” 
    格桑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些。他摇摇头道:“只有一个妹妹。” 
    谢文东点点头,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格桑身后的大汉们,问道:“他们是你的朋友?” 
    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