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力,即使谢文东也没有把握在段时间内将其彻底瓦解。 
    东心雷茫然道:“既然东哥明知道宋堂主不可能做到,那为什么还要下这样的命令呢?” 
    谢文东叹口气,幽幽说道:“以老堂主的沉稳,守业是很到位的,但在非常时期,他就不适合现在这个位置了。他自己不提出退位,而在争战时期,我又不好直接将他的职位撤消,那太影响士气,没有办法,只好给他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何,逼他退休吧!” 
    原来如此!东心雷、任长风等人相互看看,心惊不已,既佩服谢文东聪明的头脑,又不得不佩服他的手段之绝。 
    任长风问道:“东哥,宋堂主如果坚持不退位呢?” 
    谢文东笑眯眯道:“他不会的。现在主动退位,他还有个台阶,在帮会里能保持较高的声望,一旦因为不能完成任务而被迫退位,那他在帮会里就不乐观了。能做到堂主也应该是聪明人,他不会不明白我的意思。” 
    任长风点点头,又问道:“那东哥准备让谁接替宋堂主?” 
    谢文东笑砍他一眼,随口问道:“长风,你去怎么样?” 
    任长风听完,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似的,连忙说道:“我还是留在东哥身边的好。”堂主在帮会中的地位并不低,统管一方,手下的兄弟少则数百,多则上千,极有实权,但任长风懒散惯了,受不了拘束,板住身子做堂主哪有现在无牵无挂来得痛快,而且还能经常跟随在谢文东身边四处征战。 
    谢文东也只是随口说说,他明白,以任长风能力做堂主有些屈才,而且他也未必能做得好,因为他的性格太狂,这一点若让敌人掌握,很容易被人家利用。 
    他微微一笑,环视下面众多的青年干部,问道:“谁愿意去接替宋堂主?” 
    众人相互看看,不少人已经心动,却没好意思说出口。在讲究资历的洪门里,他们的资历无疑是很浅的。 
    格桑见谢文东问完,没有一个人答话的,房中静悄悄,气氛沉闷。他粗声粗气的问道:“什么是堂主?东哥,我去做行吗?”格桑憨厚,但并不是傻子,从众人对谢文东尊敬的态度,能看得出来,他的地位肯定是非常高的,至少在房间中这么多人里是最高的一个,自己跟着他,肯定不会缺饭吃,所以见众人叫谢文东为东哥,他也跟着这样叫,而且堂主这个称呼一听就很威风,想必应该是个‘大官’。格桑心动不已。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格桑,你连堂主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去做呢?你还是留在我身边吧!”他在收格桑的时候,就没打算把他安排在北洪门。 
    “哦!”格桑听后,满面的失落,有气无力的答应一声,可他没看见,周围十多道火辣辣的目光正盯着他,要知道在众人心中,留在谢文东身边比做什么堂主要强百倍,可惜这比要做堂主也难上百倍。 
    这时,一名青年大汉在人群中走出,先向谢文东恭恭敬敬鞠躬施礼,然后说道:“东哥,我想试试!” 
    说话这青年大汉名叫徐峰,是负责T市西南一带的小头目,在众人里,他的地位是相对较低的。 
    能力稍有不足,但勇气确实可嘉!这是谢文东对他的评价。低头略微想了想,随即点头道:“好!徐峰,你回去交代一下,准备接替宋刚!” 
    其他人一听,舌头都差点吐出来,想不到谢文东还真答应了徐峰,再想想自己,能力和地位都不比徐峰差,只是顾虑太多才没有出头,竟被他独占了熬头。 
    众人暗恨自己想得太多,可此时业已后悔莫及,很多人偷偷拉着徐峰的后衣襟,咬牙说道:“恭喜,恭喜啊!晚上请客吧!” 
    徐峰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里,他也没想到谢文东真能答应下来,一时愣在原地,茫然的不知所措。 
    东心雷见状,沉声喝道:“徐峰,想什么呢?还不快谢谢东哥!” 
    徐峰如梦初醒,身子一哆嗦,忙结巴道:“多……多谢东哥赏识,我定会倾尽全力,不……不辜负东哥的期望!” 
    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 
    没有人天生下来就具有非凡的能力,都是靠后天一点点培养出来的,关键在于你能不能找到那个愿意培养你的人。徐峰很幸运,他选择辅佐的人是谢文东。 
    正如谢文东所料想的一样,宋刚在接到谢文东的命令后,先是一惊,接着,明白了掌门人的意思。这是明摆着让他下台,只不过是谢文东给他一个主动让位的台阶。宋刚是北洪门的老人,经验和阅历都很丰富,仰天长叹一声,随即写了退休信。 
    谢文东收到之后,灰心的一笑,想也未想,大笔一挥,批了! 
    不过他对宋刚也相当不错,除了给他一笔七位数的可观退休金之外,另外还送给他一栋别墅,并把他提升为北洪门的长老,每月仍能领到帮会分发的奖金。这样做即是安抚宋刚,也是做给帮会里其他人看的。无论是新人还是老人,都让他们明白,即使到他们退休的时候,社团也不会弃之不顾的,依然会为他们的生活提供保障。 
    他这样做,立刻见了成效,让那些原本因宋刚被迫退休而人心慌慌、蠢蠢欲动的帮中老人们迅速安稳下来,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长出一口气。 
    谢文东虽然开始了他的换血行动,但在帮会里并未引发大的波动,帮中秩序依然井井有条,丝毫未显出慌乱之象,反而有不少老人对他称赞有加,认为他和上任掌门人金老爷子一样,都是念旧情的仁义之人。 
    很快,徐峰这位小字辈的后起之秀走马上任,接替宋刚,做了北洪门河北分堂的堂主,未过几天,在谢文东的安排下,又把两名河北分堂的副堂主撤消一位,换上谢文东欣赏的年轻亲信。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谢文东在做了一年多的北洪门掌门人之后,终于按捺不住,露出锋利的牙齿,把由他自己培养起来的一大批亲信开始大刀阔斧地往北洪门内部各大要职安插。 
    在他心里,这些新人更加听话,更好摆弄,也更忠心于自己。 
    因为人员的调动,这几日谢文东未对青帮进行攻击,青帮似乎也察觉到北洪门内部的异动,也暂缓了争斗,静观其变。 
    未过几天,姜森回国,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在吉乐岛苦练多月的龙虎队。 
    不过龙虎队这二百人倒未和姜森一起去T市,而是先回了H市,留在姜森身边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龙虎队的队长赵辉,另外一位是个谢文东不认识的新人。 
    去机场接姜森的是任长风,大家都是熟人,自然没有更多的客套。任长风也算龙虎队的半个师傅,虽然没象姜森那样全程教导,而是半路回国,但龙虎队的成员对他还是十分尊重,见面后,赵辉和另外那个青年都是恭敬施礼,让眼高过顶的任长风很受用。 
    任长风带着姜森等人返回总部,路上无话,进了北洪门总部的大厦,赵辉两人好奇的四处打量。 
    他俩都是文东会出身,未到过洪门,在他们心中,洪门是老牌的大帮会,实力雄厚,至于其它,就没有更多的了解了。 
    现在亲身来到北洪门的总部,看着四周华丽的布局,如同宫殿般的装饰,两人连连咽口水,暗道一声有钱。 
    坐电梯上了顶楼,见到谢文东后,姜森快步上前,脸上带着憨笑,道:“东哥,我回来了!” 
    姜森是典型深藏不露的那种人。他相貌憨厚,身材敦实,衣着也普通,看起来毫不起眼,象是个刚进城的农民,但谁若因为外表而小瞧了他,这个错误可是致命的。 
    谢文东哈哈大笑,和姜森拥抱一下,热情地拉着他坐下,问道:“吉乐岛的情况怎么样?” 
    姜森笑道:“还是老样子,只是没有东哥在,显得冷清了一些。”吉乐岛对文东会来说可算是要地,也是软肋,包括谢文东在内,文东会主要干部的亲人都在岛上,如果受到攻击,后果不堪设想。姜森明白谢文东的顾虑,接着又补充道:“我离开的时候,已安排好血杀兄弟在岛上驻防,即使遇到不可抵挡的大规模攻击,安排岛上全体人员撤出还是没有问题的。” 
    姜森心思周密,做事细心谨慎,谢文东对他的安排绝对放心,随即点了点头,笑道:“很好!” 
    (PS:请大家多多砸票,明天继续更新!)
第二十章 无法无天
       “东哥,听说前几天内蒙那边出事了?”姜森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是血杀的老大,对于血杀的行动当然了如指掌,这次谢文东动用血杀,在内蒙除掉巴特,姜森也得到下面人的汇报。 
    谢文东点头道:“没错!小爽在和草原狼交易的时候,被闻讯赶来的警察抓了,我前两天刚去了一趟,总算把小爽弄了出来。” 
    姜森面色一正,道:“是因为有人告密?!” 
    谢文东幽幽叹了口气,道:“是草原狼老大的弟弟巴特。” 
    姜森沉默片刻,说道:“他一个人搞不出这么大的事来,背后肯定有人支持他!” 
    谢文东没有表态,只淡然地恩了一声。 
    姜森忍不住道:“当时是金眼和陈百成同时开的枪杀的巴特……”说着,他挑目看了看站在谢文东身旁的金眼,又道:“金眼兄弟是杀手出身,为人机警,看出巴特预谋不轨还可以理解,但是陈百成也能看出来就多少让人感到意外了。” 
    他的话很含蓄,并没有直接讲出和巴特图谋的人就是陈百成,但意思却已很明显。 
    谢文东悠然一笑,说道:“对此,我也感觉很费解。” 
    姜森向前进了进身,两眼寒光一闪,低声说道:“东哥,宁可错杀,不能放过,不然,留下后患,祸乱无穷。” 
    谢文东笑眯眯地敲打办公桌桌面,脸上表情没有太多变化,心里却在飞快地算计着。 
    姜森又道:“如果东哥做了决定,我这次回去处理干净。” 
    谢文东摆摆手,示意先等一下,拿起电话,道:“我先打个电话!” 
    他给李爽打去电话,想问问他帮会中的情况如何,但接电话的却是高强。谢文东很奇怪,李爽的手机怎么跑到高强手里了,他问道:“强子,你怎么拿小爽的电话?” 
    高强一听是谢文东,精神一震,摇头苦笑道:“小爽喝多了,我刚把他送回家。” 
    谢文东抬手看了看表,现在还不到中午,略带不满道:“小爽越来越过分了,大白天就去喝酒,是不是以为社团现在高枕无忧了?” 
    高强忙解释道:“东哥,这不能全怪小爽!上午他刚和三眼哥吵了一架,心情很郁闷。” 
    谢文东一怔,问道:“为什么?” 
    “唉!”高强叹口气,道:“是因为巴特的事。现在,会内流传巴特加害东哥,是和陈百成预先谋划好的,小爽听到这个传言,就去向三眼哥询问,哪知话刚开口,就被三眼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然后他就灰头土脸的来找我喝酒了。” 
    “糊涂!”谢文东皱眉,气道:“小爽怎么这么冲动,这种事情是可以问的吗?” 
    预谋暗杀老大,无论在帮会还是在黑道,都没有比这更大的罪名了。陈百成是三眼的手下,如果他参与了预谋,三眼难逃其职,在没有证据的质问下,以三眼刚烈的性格不发火才怪,即使换成旁人也同样受不了。当然,从中也不难看出三眼护短的个性。 
    高强点头道:“没错,东哥,这事小爽是有不对的地方,但我觉得三眼哥也有些过分了,大家这么多年的兄弟,至于因为这点小事而伤感情吗……” 
    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道:“不要乱说,这不是小事!还有,等小爽醒过来的时候,让他管住他的大嘴巴,如果再给我添乱,小心我回去踢他的屁股!” 
    高强哈哈笑了,道:“小爽等着盼着东哥能快点回来呢,他可有一肚子苦水要向你倾诉啊!” 
    “只要不是一肚子口水吐在我脸上就好!”谢文东无奈地揉揉额头,挂断电话。 
    放下话筒,他沉思一会,抬头对姜森道:“算了!老森,现在还不是时候。” 
    姜森疑问道:“东哥,怎么了?” 
    谢文东淡淡道:“是张哥。” 
    三眼?姜森多聪明,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三眼护短是出名的,如果秘密杀了陈百成,向三眼那边不好解释,到时还不一定会出现什么乱子呢。 
    谢文东意味深长道:“以前,帮会没有坐大时,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做什么都可以,没有太多的顾忌,但是现在帮会壮大了,大家的地位也都高了,再做什么事情,不得不考虑多一些。做兄弟,同甘共苦容易,可同享富贵却难啊!” 
    姜森听完这话,身子一哆嗦,忙站起身形,躬身说道:“无论现在还是将来,姜森对东哥绝无二心!” 
    谢文东叹口气,挥挥手道:“坐下,我这话并不是在指某个人,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啊!”姜森暗中嘘了口气,颤巍巍地重新坐下。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问道:“东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当务之急,是先搞定青帮这边。”谢文东仰面,长声说道。 
    见谢文东情绪低落,姜森话锋一转,说道:“东哥,我来向你介绍一个人。”说着,指指与他一同前来的青年,然后笑道:“他叫褚愽,是咱们龙虎队里的兄弟,无论身手和头脑都是百里挑一的,龙虎队二百名兄弟,除了赵辉和林鑫,就属他最优秀了。” 
    “哦?”谢文东一愣,上下打量这个被姜森高度评介的青年。 
    他看起来二十出头,中等身材,相貌虽然平凡,但从他身上能感觉到一股干练的气息。他是龙虎队的一员,谢文东以前倒没有注意到他。 
    姜森又道:“东哥,我这次把小褚带来,是希望把他留在东哥身边,一是可以帮你分担一些事情,二也是为了锻炼一下新人。” 
    即使是姜森推荐的,这青年一定有他过人之处,而且洪门近期纷争不断,对新人的迅速成长很有好处。谢文东点头道:“好吧!就把他留下来!” 
    名叫褚愽的青年心中狂喜,做为文东会内年轻一代,谢文东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是高不可攀,如同神一样的人物,自己能跟随在他身边,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想不到今天竟然成了现实。不用姜森提醒,他快步上前,深深施了一礼,出于兴奋,语调微微发抖,他颤声说道:“谢……谢谢东哥!” 
    谢文东随意的摇摇手,笑道:“兄弟,不用客气!” 
    傍晚,谢文东和姜森等人吃完饭,心情有些烦乱,拉起姜森出去走走。 
    他没有带任何人,只和姜森两人悄悄走出北洪门总部,漫步在街头。 
    天色昏暗,正是下班时间,路上行人很多,道路两旁的商店放着嘈杂的音乐声,尽可能的吸引路上行人的注意。 
    看着表情漠落的谢文东,姜森在旁问道:“东哥在想会内的事?” 
    谢文东淡然一笑,没有答话。姜森跟随谢文东多年,对他比较了解,知道他此时在为何事而心烦,随即小声说道:“东哥是文东会的老大,也是文东会的主宰,东哥想除掉谁,即使有人会反对,但也不敢阻拦作梗。” 
    “呵呵!”谢文东摇头苦笑道:“为了一个人,而使多年的兄弟感情出现裂痕,不值得!” 
    姜森脸色一正,说道:“东哥,我觉得三眼哥是明事理的人,而且和你的感情也最深,不会因为陈百成而和东哥翻脸的。” 
    “不是那么简单的。”谢文东轻敲额头。设身处地地想想,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自己手下的一名大将被老大莫名其妙地铲除掉,这代表着什么?是杀鸡敬猴!是削弱自己的实力!是老大对自己的不信任!更是夺权!别说是三眼,就算自己换到那个立场上,也同样受不了。沉思好一会,谢文东幽幽说道:“在没有抓住陈百成的狐狸尾巴之前,谁都不能动他。” 
    姜森默然,他感觉东哥的顾虑太多了。 
    走了一会,谢文东压抑的心情缓解很多,看着街上来来往往、步履轻松的行人,问道:“老森,你说做我们这行是不是很累?” 
    姜森笑了,道:“不仅累,而且还很危险,身家性命就系在刀口上,今天有命吃饭,明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谢文东笑呵呵问道:“后悔进入了一行吗?” 
    姜森笑道:“自从跟了东哥,就一直没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谢文东道:“我一直都觉得生命很短暂,不应该是黯然无光的,哪怕用全部的生命换回一瞬间的闪亮,我也愿意。” 
    “我,也愿意!”姜森看着谢文东,小声说道。 
    两人正向前走着,一辆飞驰而来的白色面包车突然停在二人不远处的地方,车门拉开,从中跳出三名身材魁梧的大汉。 
    这三人的身高皆超过一米八零,金发碧眼,显然是西方人,身着黑色T恤,下面牛仔裤,服装随意,但身上却带有肃杀之气。 
    “有杀气!”谢文东心中一动,向姜森低声说道。 
    姜森反应奇快,谢文东话音未落,他的手已放在后腰上。
第二十一章 无法无天
        这三人根本没注意不远处满面平静的谢文东和如临大敌的姜森,下了车后,直接向路旁的一家小酒吧走去。 
    三人步伐矫健快捷,腋下鼓鼓的,快速推开酒吧大门,鱼贯而入。 
    看起来对方不是针对自己而来。姜森暗松口气,同时充满疑惑地看向谢文东,似在询问。 
    谢文东耸肩一笑,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和意图,被这三个神秘又带着杀气的西方人勾起兴趣,他向酒吧仰仰头,道:“我们进去看看。” 
    姜森沉吟片刻,顾虑道:“东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对这一带不熟悉,生怕谢文东发生危险。 
    谢文东笑道:“怕什么,只是看看热闹而已。”说着,向酒吧走过去。姜森无奈,忙抽身跟上,紧随谢文东左右。 
    酒吧门脸不小,低色是红色,表面有黑色的装饰,往上面看,黑底大牌子上龙飞凤舞雕刻有一个斗大的繁体‘龙’字。只看门脸,酒吧就给人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让人感觉到一股融合古典的现代气息感。进入其中,酒吧内灯光略微昏暗,放着轻缓柔和的音乐,四下里坐着的大多是外国人。 
    姜森环视一周,见那三名大汉正坐在一处阴暗的角落里,六道犀利的目光冷冷注视着吧台。 
    顺着他们的目光,姜森注意到坐在吧台前的两名外国男女。男的四十多岁,头发微秃,额宽面厚,从深邃的眼睛中能看出他的沉稳。另外那个女郎很年轻,在姜森看来她不会超过二十,金黄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配上一对堪蓝的眼睛,是典型的西方美女,即使坐在椅子上,也不难看出她修长而又匀称的身材。 
    姜森向谢文东暗使眼色,然后又向那对外国男女弩弩嘴,意思是那三人要对付的人可能这两位。 
    谢文东会意地笑了笑,拉着姜森在距离吧台不远处的空位置坐下。时间不长,一位身穿制服的外国女郎走过来,用英语问道:“请问先生喝点什么?” 
    姜森对英语一窍不通,听清楚女郎的话,却没明白她的意思,心中不满的暗道什么见鬼的地方,牌子上写着中文,说话却是鸟语…… 
    他心里正嘀咕着,谢文东已笑呵呵地用英语说道:“来两杯柠檬汁,谢谢!” 
    或许没有想到他的英语这么纯熟,或者是因为谢文东的彬彬有礼,女郎愣了一下,接着带着甜甜的笑容道:“请您稍等!”说完,转身离开,临走时还不自觉地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 
    等她离开,姜森方小声问道:“东哥,你刚才和她说什么了?” 
    谢文东道:“我只是要了两杯柠檬汁,怎么了?” 
    “没怎么!”姜森挠挠头发,笑道:“我感觉她好象对东哥有意思……” 
    “呵呵,别乱说。” 
    稍等片刻,女郎端着托盘走过来,把两杯柠檬汁放下,然后又从托盘中拿出一张杯垫,放在谢文东面前,随后小声说道:“我晚上十点下班。” 
    谢文东低头一看,杯垫上写有一排电话号码。看着女郎离去的背影,他摇头而笑,即使到现在,他仍无法接受西方人的开放。 
    姜森好奇地瞧着杯垫上的电话号码,刚要发问,这时酒吧里的轻音乐变换成激烈的重金属摇滚,有节奏的鼓点声轻易点燃起人们体内融合着酒精的血液。 
    很快,酒吧里的客人三三两两跃进中央的场中,随音乐跳起舞来。瞬时间,酒吧内的温度好象一下子声高了二十度,舞场内不时传出尖叫声。 
    舞场中的人群挡住那三名大汉的视线,三人不约而同的站起身,走进舞场,慢慢向吧台走过去,同时,把手缓缓伸入怀中。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更没有人留意他们充满杀机的目光,人们都全身心地投入舞池中,忘情地扭动身体。但有两个人是例外,谢文东和姜森。 
    姜森紧盯着三人的举动,眼睁睁看着他们接近到那对男女的身后,手从怀中抽出,手中握着黑漆漆装着消音器的手枪。他没有动,默不做声地冷眼观瞧,对方要杀的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不威胁到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