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姜森紧盯着三人的举动,眼睁睁看着他们接近到那对男女的身后,手从怀中抽出,手中握着黑漆漆装着消音器的手枪。他没有动,默不做声地冷眼观瞧,对方要杀的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不威胁到东哥,自己也没有出手的必要。 
    这三名大汉显然不是新手,特别沉着冷静,拎着手枪穿过舞池,直至来到那对男女身后不足五米的地方,其中一人才把枪抬起来,对准中年男人的后心。 
    “帮他!”一直笑眯眯喝着柠檬水的谢文东,突然开口说道。 
    姜森一怔,随之立刻领会东哥要自己救那个中年人,虽然不明白其中的意图,但东哥发话,他别无选择。 
    他出手奇快,迅速拿起桌上的玻璃杯,挥臂一甩,将玻璃杯抛了出去。 
    啪!扑!哗啦!三个声音几乎同时传出。 
    姜森甩出的玻璃杯正砸在那名大汉握枪的手腕上,同一时间,大汉也刚好扣动了扳机。 
    因为受到玻璃杯的撞击,大汉手腕抖了一下,弹丸没有打在中年人的后心,却将放在他旁边的酒瓶打个粉碎,溢出的酒液洒满吧台。 
    “啊?”开枪的大汉惊讶地倒吸口冷气,他做梦也没想到,行刺最关键的时刻竟然有人在旁作梗。 
    那个中年人反应也奇快无比,他身边的酒瓶被击碎的瞬间,马上意识到危险,从椅子上跳下,转回身,看清楚那三名满面杀气、手中拿枪的大汉之后,微微一愣,接着,想也未想,拉起一旁的年轻女郎飞身跃近吧台之内。 
    扑!扑!扑!又是一阵低沉的枪声,吧台后面酒柜上的酒瓶接连破碎,两名调酒师还没等明白怎么回事,胸前分别中了数弹,声都未来得及吭一下,颓然倒地,雪白衬衫浮现出朵朵鲜艳的红花。 
    一名大汉见对方躲到吧台下,来不及搜寻刚才从中作梗的人,他快步上前,隔着台子,伸出手臂,向下胡乱开了数枪。听到下面没有动静,他这才趴在吧台上,探头查看下方的情况。 
    那知他刚把头探出去,只觉得眼前黑影一闪,接着,左眼传来刺骨铭心的巨痛。 
    原来,中年人慌乱之中从地上摸起一只破碎的酒瓶,当对方露头时,恨恨刺在那大汉的眼睛上。 
    大汉哪能忍受得了,双手捂面,连连后退,发出撕声裂肺的嚎叫,鲜血顺着指尖汩汩流出。 
    他踉踉跄跄一直退到舞池中,和跳舞的人群撞一起,方摇晃着倒在地上,直到此时,人们才发现酒吧里发生流血事件,兴奋的尖叫声瞬间演变成恐慌的尖叫,一各个争先恐后的向酒吧外跑去,有不少人被吓得抱着脑袋,撅着屁股,钻到桌子底下。 
    一时间,酒吧内人仰马翻,叫喊连天,乱成一团。 
    那眼睛受伤的大汉痛得满地翻滚,鲜血溅了一地。另外两名杀手互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抬起手,冷酷地对着倒地打滚痛叫的同伴就是一枪。 
    子弹精准地打穿大汉的脑袋,叫声随之嘎然而止。开枪的杀手向身旁的同伴甩甩头,作出个手势,两人慢慢分散开来,一左一右向吧台逼过去。 
    姜森见状,准备掏枪,谢文东微微摇头,示意他先不要动。姜森端起的肩膀缓缓落下,但伸向后腰的手却没有收回来。 
    两名杀手离吧台越来越近,马上要到近前时,里面突然飞出两条人影。二人本能反应地对着人影连开数枪,在空中打出两团血雾。 
    扑通!两具尸体摔在地上,杀手低头一眼,脸色顿变,这两具尸体根本不是他们要杀的人,而是那两位无辜受牵连而冤死的调酒师。 
    哎呀!俩杀手暗叫一声不好,可再想回头射击已然来不及。 
    那中年人和女郎双双跳出,身手矫捷地打掉杀手手中的枪,和对方扭打在一起。 
    中年人的身手明显高于女郎,几记重拳下去,把和他撕斗的杀手打得晕头转向。 
    反观那名女郎,情况不乐观,被凶猛的杀手逼得连连后退,好在杀手胆怯在先,不敢恋战,把女郎逼开之后,不再追击,掉头就跑。 
    当杀手跑到谢文东身边的时候,后者随意地一踢身边的椅子。 
    椅子受力倒地,正好滑到杀手脚下,那人注意力都放在后面的男女身上,那注意到身旁还有一个坏到骨子里的谢文东。 
    他吭哧一声,被椅子绊个结结实实,身体前扑,飞出五米多远,撞倒一排桌椅,额头破了个口子,血流如柱。摔得好不狼狈。 
    那对外国男女先是惊讶地看眼趴在地上的杀手,然后再瞧瞧安坐一旁的谢文东,眼中充满疑惑,不知道这个年纪不大的东方人为什么要帮自己。 
    中年人把被他制服的大汉交给女郎,又快速走到正准备爬起身的杀手身后,狠踢两脚,解下鞋带,动作熟练地将大汉双手背到其身后,用鞋带牢牢系住他两根大拇指。他的动作一气呵成,前后没超过十秒钟。 
    谢文东和姜森相互看看,一齐笑了,不过是苦笑,看起来,被自己救的这对男女很可能是警察,当然,是外国的警察。 
    中年人把杀手硬生生提了起来,转过身形,上下打量谢文东和姜森二人,好一会,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道:“谢谢你们的帮忙!刚才,是你们救了我?”刚才,杀手在他身后那么近的距离下一枪打偏,如果不是有人出手相助,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没看出来,这老外还会中文!谢文东笑道:“没错。” 
    中年人再次仔细端详谢文东,忽然感觉这个清秀的青年很眼熟,他问道:“你,是中国人?” 
    (PS:回wangxuew兄:北洪门的电影公司早已经成立,在坏蛋2里只是把电影公司的总部移回T市,也就是说更改公司的注册所在地,让它变更成T市的本地企业。)
第二十二章 无法无天
       谢文东淡然点头,反问道:“你是警察?” 
    中年人一愣,又打量谢文东一会,方点头道:“算是吧!”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谢文东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转念一想,东方人长的模样都差不多,很容易混淆,他甩甩头,没太往心里去。 
    虽然早已经猜出个大概,但听对方亲口承认,谢文东还是大失所望,本来他以为那三名外国杀手要杀的这个中年人是西方某国黑道中的人物。 
    谢文东现在的目光不仅仅局限在国内,而是想效仿台湾一些黑帮,把势力向外扩,延伸到其他国家。如此一来,即增长了实力,也能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黑帮毕竟是黑帮,并不稳定,国家今天可能容忍你的存在,明天就可能拿你开刀,那都是无法预料的事情,对于这一点,谢文东也亲身体会过。在国外建立势力,即使自己在国内受到打击,帮会也能随时外迁,不会轻易瓦解,比如台湾在‘一清’、‘二清’时期,很多帮派就是这样得以生存下来,等扫黑的风头一过,那些外逃的帮会又大张旗鼓地回来。 
    (PS:台湾的一清、二清,以及后来的三清直到N清,和大陆的严打差不多,但是要更严厉一些,只要被政府认准是黑社会,不需要任何证据,可直接逮捕,逮捕后无须法庭审判,直接判刑,关进监狱。当然,不能因此就认为台湾的打黑力度有多大,许多被抓的黑道老大几年之后纷纷用钱把自己从监狱里买了出来,那些提前听到风声而逃到国外的老大,等风头过后,又带着在国外建立起的势力返回台湾,继续做以前的勾当。相对而言,台湾政府就是黑政结合的政府,高官要员需要得到黑帮兄弟的支持,而黑帮兄弟又需要得到政要的庇护,两者之间达到相当完美的融合,在世界上也算罕见了。) 
    但在国外想找到一块立足之地并不容易,前期谢文东在英国开辟势力的效果也并不理想,因为得不到当地黑帮的支持,倍受打压,始终难有大的发展,所以他抓住一切能与国外帮会建立关系的机会,这次救中年人,也正是出于这个目的,只是对方的身份和他预想中的相差甚远。 
    等对方说完,谢文东兴趣缺缺,随口应了一声,未在说话。 
    中年人并未留意他态度的变化,环视酒吧一周,除了他们几个人,酒吧里已是空荡荡的,无论是服务生还是顾客,早在他们打斗中跑得无影踪,他说道:“这里不安全,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说着,他向后面的女郎打声招呼,押着两名被擒的杀手快速走出酒吧。 
    姜森刚要动身跟出去,谢文东一把拉住他,摇头道:“先不要出去。” 
    “为什么?”姜森不解,茫然地问道。 
    可他话音未落,只听外面一阵大乱,尖叫声连连,姜森一怔,正想问话,那刚刚走出去的中年人和女郎又狼狈不堪地退回到酒吧内。 
    姜森惊问道:“怎么了?” 
    “妈的!”中年人擦擦额头的汗珠,怒声咒骂道:“外面还有杀手!” 
    原来,他和女郎押解两名杀手走出酒吧大门时,停在门口的面包车车窗突然落下,从里面伸出两根枪筒,毫无预兆的一阵乱射,多亏二人走出时是把杀手推在前面,侥幸躲过一劫。他两人虽然没受伤,可怜那两名杀手却成了肉盾,被扑面而来的弹丸打成马蜂窝。 
    姜森闻言身子一震,又惊讶又佩服地看着谢文东,小声问道:“东哥,你怎么知道外面还有杀手?” 
    “蒙的!”谢文东又不是神仙,当然不可能猜到外面一定会有杀手,他只是很谨慎而已。 
    杀手进行暗杀时,往往不会只有一波,接应的人是必不可少的,就算没有接应,至少也会在暗中布下眼线,查看行刺结果。谢文东不愿意和中年人一起出去,一是预防对方真在外面布下后续的杀手,二是怕对方的眼线发现自己,他可不想因为救了警察而得罪某些国外黑帮,为自己以后留下麻烦。 
    见只有中年人和女郎退了回来,谢文东暗皱眉头,问道:“那两名杀手呢?” 
    中年人拿着从杀手那里夺来的枪,藏在一张桌子后面,目光紧盯着门外,头也不回地说道:“都被打死了!” 
    “哦!”如果中年人此时回头,一定会看到谢文东挑起的嘴角,还有他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就算两个杀手不被对方打死,他也会想办法除掉这两人以绝后患。被对方杀了,反而让他省去不少麻烦。 
    中年人焦急地说道:“不知道外面还埋伏有多少杀手,如果他们冲近来就遭了,我们得赶快想办法离开!” 
    谢文东倒是满面轻松,不急不缓地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你?” 
    “这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中年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门外,额头流出虚汗。 
    “呵呵!”谢文东笑了笑,说道:“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进行暗杀,看起来,对方也是个有实力的大黑帮吧?!” 
    中年人和女郎脸上同时闪过一丝惊讶,不约而同的转回头。 
    女郎的目光落在谢文东脸上,脑中灵光一闪,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惊叫一声。 
    中年人不解地看着她,女郎面露慌色,伏在中年人耳旁低声说道:“我觉得,他……他有些象一个人……(英)” 
    “象谁?”谢文东和中年人几乎同时发问。 
    想不到谢文东的耳朵如此灵敏,自己这么低的声音他都能听得见。望着谢文东笑眯眯的眼睛,女郎心底没来由地生出一股寒意,她问道:“你……你是不是叫谢文东?(英)” 
    谢文东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仰面大笑。姜森也跟着笑了,不过却悄悄掏出手枪,藏在身后,女郎的话他虽然没听懂什么意思,但谢文东三个字可听清了。 
    对方能一口说出自己的名字,应该不是普通的警察。谢文东笑眯眯道:“你说对了!(英)” 
    呀!中年人和女郎倒吸口气,再次打量起他。谢文东笑道:“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想必也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请问,两位又是什么人?(英)” 
    女郎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中年人沉默一会,眼珠转了转,扬头说道:“谢先生还是快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危机吧,万一杀手冲近来,我们谁都活不成。” 
    “哈哈!”谢文东大笑道:“这里是中国!如果不出意外,外面的杀手早已经跑了。”说着,他看了看手表,道:“警察也应该快到了。” 
    中年人嘘了口气,似问非问地说道:“那我们现在出去!?” 
    谢文东笑眯眯道:“走后门更安全一些!” 
    酒吧后门是条小胡同,很干净,中年人拉开酒吧后门,先是小心地探出头,四下张望,没有发现隐藏的杀手,这才放心大胆的走出来。 
    没有选择酒吧门前的大道,而是顺着小胡同向里走去,几人都担心大道上还留有对方的杀手。小胡同幽深狭长,黯然无光,黑漆漆的。 
    四人莫不做声的快步而行,谁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谢文东打破沉寂,首先开口问道:“两位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的身份了吧?!” 
    中年人考虑半晌,心里打定注意,没有再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我叫克里斯,她是我的同事,雅诗,我们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 
    FBI?谢文东表面上含笑点点头,心中却暗暗惊讶不已,语气平缓地问道:“你的同事是怎么认出我的?” 
    女郎不懂中文,对谢文东的话有听没有懂。中年人笑道:“其实,我们早已经看过你的照片,只是我一时间没把你认出来。” 
    谢文东挑起眉毛,疑道:“FBI有我的照片?” 
    中年人点头道:“不仅你的照片,世界上任何一个具备相当规模的黑帮,其主要头脑的照片及档案我们都有储存,因为……”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打断他,嘲讽道:“因为你们认为自己是世界警察,什么事情都想管一管!” 
    中年人听出他在挖苦,耸耸肩,并未在意,笑道:“所有能危害到国家的因素,我们都要预防。” 
    “哼!”谢文东嗤笑一声,问道:“那你这次到中国来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这个……”中年人道:“我说的已经够多了,至于此行的任务,这是机密。” 
    谢文东心里很好奇,但并不追问,幽幽说道:“你在完成任务的时候可要小心了,只怕事情没办好,命却搭在了中国。” 
    想起刚才行刺的杀手,中年人脸色一变,看看身旁的女郎,沉吟片刻,说道:“我和雅诗来中国,是为了抓捕一个人。” 
    谢文东笑而不语,等他继续说下去。 
    中年人喘了口气,又说道:“这人身上有件很重要的东西,我必须要把他带回到美国,至少,要把他身上的东西带回国。”顿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希望谢先生能帮我。” 
    谢文东揉了揉手腕,笑眯眯问道:“克里斯先生,我为什么要帮你?” 
    中年人眼珠一转,道:“如果谢先生有什么条件,我会尽量联系上面满足你的要求,而且,谢先生也刚刚救过我。” 
    如果早知道他俩是中情局的人,谢文东根本不会出手相助。听完对方的话,他顺水推舟地说道:“先把事情讲清楚,我再做决定。” 
    他很奇怪,那个人身上究竟带有什么东西,可以让FBI的人从美国一路追到中国来。
第二十三章 无法无天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到了我的住地,再向谢先生详细解释。”中年人客气地说道。 
    谢文东耸耸肩,不置可否,悠然道:“克里斯先生请带路。” 
    四人出了小胡同,克里斯拦下一辆的士,让司机向北开。 
    过了二十分钟,汽车在一间普通的小宾馆门前停住,下了车,谢文东举目环视一周,此处虽算不上闭塞,但也是远离繁华,他疑问道:“你就住在这里?” 
    克里斯哈哈一笑,反问道:“谢先生认为我应该住在哪里?” 
    谢文东淡然道:“领事馆。” 
    克里斯摇头道:“那太引人注目了。”说着,他带头走进宾馆内。 
    宾馆不大,无论外观还是内瞧,都是再平常不过。坐在门口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得又干又瘦,带副厚厚的黑框眼睛,头发稀疏,脸色蜡黄,看起来有股病态。克里斯和女郎雅诗近来之后,病态中年人眼睛一亮,刚要站起身,紧接着,又看到谢文东和姜森,他马上又坐下,若无其事地翻着杂志,可充满戒心的目光却始终不离二人左右。 
    姜森心中一动,用身体挡住病态中年人的视线,低声说道:“东哥,这个宾馆老板好象和克里斯是一路的。” 
    病态中年人警惕的神情,哪能瞒过谢文东,他眯缝起眼睛,幽幽一笑,道:“我知道,不用管他。” 
    通过和克里斯的对话,不难看出他是来中国执行重要而又秘密的任务,行迹要隐蔽,住的地方当然更不能马虎,加上这病态中年人反常的表现,很可能是美国安插在中国的间谍,而且从宾馆的年头来看,他还是潜伏已久的谍报人员。 
    美国有钱,中国也向来不缺少为了钱财可把自己老祖宗都出卖的人,所以表面看是中国人,实际却暗中向美国出卖情报、宣传反华言论的人不在少数。 
    克里斯没注意到谢文东和姜森的窃窃私语,走到楼梯口,他站住身形,笑道:“谢先生,我住在二楼。” 
    谢文东笑而未语,摆摆手,示意他前头带路。 
    克里斯怕的是谢文东起防心,见他表情没有异样,这才不再客套,放心大胆地上了楼。 
    到了二楼走廊,克里斯打开一间靠里端的房门,谢文东和姜森二人刚走进去,左右突然闪出数条人影,四把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他二人的脑袋上。 
    谢文东面容平静地看看左右的四个大汉,清一色的外国人,五官深刻,但没什么特点,在他眼中,外国人的模样都差不多,只是四支冰冷的手枪让他很不舒服。他两眼眯了眯,看向克里斯,问道:“克里斯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克里斯哈哈一笑,道:“谢先生应该理解,干我们这行,必须要小心。”说着,他向四人点了点头。 
    其中两名大汉收起枪,分别来到谢文东和姜森面前,伸手向两人腰间摸去。不用说话,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对方要搜身。谢文东未做什么反应,但姜森可忍不住了。后者脑袋一晃,将顶在自己太阳穴的枪口撞开,然后迅速一低身,顺势用胳膊肘狠狠顶在那枪大汉的小腹上。 
    他这一肘用足了力气,别说是人,就算是一块木板也能被顶碎。只听扑的一声,拿枪的大汉闷哼着弯下腰,晃了两晃,一头栽倒在地,两眼一翻昏迷不醒。 
    他被姜森这一肘直接打个“胃昏迷”。那要搜身的大汉大惊失色,忙把刚刚揣起的枪又掏出来,对准姜森的脑袋,还没等他说话,姜森出手如电,一把抓住对方拿枪的手腕,向上猛的抬起,接着,脑袋用尽全力向前撞去。 
    咚!姜森个头矮,脑袋前撞时,身体还向上跳了跳,即使如此,他的天灵盖仍只撞到对方的鼻梁,不过这也足够那大汉受的。 
    大汉鼻口窜血,痛得眼泪差点流出来,身子踉跄着连连后退,手枪也被姜森夺了去。 
    姜森拿着大汉的枪,在手中掂了掂,冷笑一声,用枪口一直楞在屋内的克里斯,满面冰冷地说道:“小子,想打架,老子奉陪到底!” 
    克里斯一震,看看姜森,再瞧瞧神态自如的谢文东,又惊又寒地问道:“谢先生,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笑眯眯地用手指轻轻弹了弹他耳旁的枪口,反问道:“我倒想问问你,你又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们美国人对待救命恩人的礼遇吗?” 
    克里斯老脸一红,忙解释道:“我……我这也是不得已,按规矩办事。” 
    “去他妈的规矩!”谢文东一展手臂,将身旁的两名大汉推开,在对方惊讶的注视下,旁若无人的走进房间内,往沙发上一坐,拿出烟,点燃,悠悠吐出口青雾,笑眯眯道:“不要和我讲你们的什么狗屁规矩,这里是中国,要讲规矩,也应该由我来讲。” 
    还没等克里斯说话,雅诗在旁怒冲冲地说道:“让你的手下放下枪,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英)” 
    她虽然听不懂谢文东在说什么,但从他的神情上也能感觉到一二,特别是他眼中闪烁着那藐视一切的光芒,让她的自尊深受打击,言辞不觉变得犀利起来。 
    谢文东没有答话,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只是笑眯眯地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 
    他冷漠的态度让雅诗更加恼火,原本就高傲的个性被谢文东一下子点着,她怒声道:“你……(英)” 
    克里斯忙挥挥手,拦住雅诗,虽然他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但对她却表现的十分尊敬。暗暗使个眼色,示意雅诗忍耐,然后他又哈哈一笑,道:“谢先生,我看大家都把枪放下,有事情可以慢慢谈,不要伤了和气。”说着,他先向己方的几个大汉点点头,那几人见状,迟疑的缓缓放下手中枪,那名被姜森夺走枪的大汉把倒地昏迷的同伴扶起,安置到里屋的床上。 
    见对方如此,谢文东也向姜森扬扬头,后者会意,看向对方,哼了一声,手腕一抖,将枪扔到一旁。 
    双方都放下枪,克里斯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