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双方都放下枪,克里斯暗中长嘘了口气。他虽是FBI的人,但谢文东可是中国黑道响当当的人物,在中国,他惹不起,也碰不起。 
    他心平气和地说道:“谢先生请稍等,我先去看看受伤的同事。”说着话,他走到里屋,随手将房门关上。 
    被姜森打昏的大汉根本没受到重的伤害,只是处于短暂的胃昏迷而已,他说是查看同伴的伤势,其实是向美国FBI的总部打电话。 
    过了约五分钟,他从房间里走出来,态度更加热情,笑呵呵地坐在谢文东旁边,说道:“谢先生有没有考虑好与我们合作的事情?” 
    谢文东道:“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要知道事情的始末再做决定。” 
    中年人低头沉思不语。沉没好半晌,他抬起头,说道:“我们要抓捕的人,是东尼&;#8226;威克多。” 
    谢文东仰面。东尼&;#8226;威克多?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姜森在他身边,伏身细语道:“东哥,东尼&;#8226;威克多是美国南部的大毒枭。” 
    哦!原来是他。谢文东并不认识这个人,但以前听老鬼讲述世界毒品的时候,谈起过他。东尼&;#8226;威克多在美国南部一带,与哥伦比亚的毒品商往来密切,而哥伦比亚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金三角的竞争对手,所以老鬼对它的情况也算比较了解。谢文东问道:“他来中国了?” 
    “是的。”克里斯说道:“一周前到的中国。” 
    谢文东又问道:“他现在在T市?” 
    克里斯苦笑道:“根本我们得到的情报,是这样的。” 
    谢文东苦笑,自己的地头上来了这么一个大人物,自己竟然毫不知情,看来北洪门的情报系统有问题,需要调整。心里这么想,脸上可丝毫没有表露,他笑眯眯地问道:“克里斯先生说他身上有重要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有关军事上的技术。”克里斯轻描淡写的一言带过,马上又道:“他现在藏身在T市,我希望谢文东能协助我们,抓到他。” 
    谢文东揉着下巴,没有立刻表态。FBI要抓捕东尼&;#8226;威克多,和他没有任何关系,抓到与否,对他也没有任何影响,只是,克里斯所说的军事技术倒引起谢文东的兴趣。他说的随意,但是谢文东明白,在军事上,美国是世界最先进的国家,他们的技术,当然也是首屈一指的,而且能让FBI一直追到中国来,美国政府对其重视程度可想而知,如果把这拿出来出售,价格一定不会便宜。想罢,他哈哈一笑,说道:“克里斯先生为什么不在美国国内抓他,反而要等他到了中国再逮捕,实在让人费劲。” 
    哪是没抓啊,是没有抓到,是东尼&;#8226;威克多太狡猾。这关系到颜面,克里斯当然不会这么说。他苦笑道:“当我们决定要逮捕东尼&;#8226;威克多的时候,他事先得到了情报,先一步逃到中国。” 
    谢文东笑道:“即使如此,贵国也可以通知中国政府协助抓捕,也用不着秘密行动嘛!” 
    通知中国政府?克里斯忍不住笑了,如果被中国政府抓住了东尼,他们最最关注的东西无疑也就落到中国人的手上,这是他们还有上面高层最不愿意看到也最无法接受的结果。正因为这样,所以才秘密调动了FBI来解决这件事。而且克里斯在来中国之前也得到上面的命令,东尼&;#8226;威克多带不带回美国都无关紧要,但落在他手上的东西,一定要完整的拿回来。 
    他不好回答谢文东的问题,勉强说道:“这是上面人的决定,至于为什么,我不清楚,我的任务是执行。” 
    其实,就算他不说,谢文东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脑筋在飞速旋转着,过了好一会,他抬起头,看向克里斯,眼中寒光一闪,杀机顿现。
第二十四章 无法无天
       他精亮的目光让克里斯等人吓了一跳,原本缓解的气氛顿时又变得紧张起来。 
    最终,谢文东还是暗中摇了摇头,现在没有必要因为利益关系而得罪美国高层,何况,克里斯所说的东西自己还没有看到,谁知道那是不是子乌虚有的。 
    想罢,他仰面大笑,说道:“如果我帮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听到他这么说,克里斯紧绷的神经总算又放松下来,哈哈一笑,道:“谢文东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只要我们能作到,一定会满足你的。” 
    谢文东心中一动,美国这次抓捕东尼&;#8226;威克多动用了FBI,显然没少下力气,既然如此,为什么还需要自己帮忙呢?显然,这个大毒枭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从酒吧里那三名国外杀手也能感觉出一些。他看似随意地问道:“东尼&;#8226;威克多身边应该有不少保镖和帮手吧?” 
    克里斯眼珠转了转,说道:“帮手是有一些,但是,我想以谢先生在中国的实力,解决他是不成问题的。” 
    他说得轻松,其实来到中国之后才发现,东尼&;#8226;威克多的手下何止是几个,简直数以十计,这只是表面看到的,暗中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人。单是世界顶尖级杀手,他就雇佣了三位,安插在自己周围,时时刻刻保护他的安全。当然,雇佣如此厉害的杀手做保镖,价值也是不菲的,价钱按照小时来计算,但东尼&;#8226;威克多在毒品界纵横多年,能出得起这个钱。克里斯几人秘密来到中国之后,还没等着手策划如何抓捕东尼&;#8226;威克多,却已先被人家发现,所以才有了三名杀手在酒吧暗杀克里斯和雅诗那一幕。可以说,以克里斯带领的这几个FBI根本无法完成抓捕任务,更别说从东尼&;#8226;威克多身上的把要找的东西得到了。 
    谢文东的出现,让克里斯看到了转机,也让他看到成功的希望。刚才,他借着查看同伴伤势,偷偷给总部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后,得到上面的回复,联合谢文东,铲除东尼&;#8226;威克多,取回机密文件。 
    机密文件也就是克里斯所说的东西,这确实是一项高级军事技术,是东尼&;#8226;威克多从一位研究导弹的科技人员手中买到的,这东西落在普通人手中,根本毫无用处,但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就显得十分珍贵了。东尼&;#8226;威克多决定把到手的技术以高价转卖给西亚某国,从中牟取暴利。他以为自己行动隐秘,但消息最终还是走露出去。美国高层得到情报后,不敢马虎,怕机密技术泄露到敌对国家,立刻下了逮捕他的命令。 
    东尼&;#8226;威克多贩毒多年,与不少政府高官来往密切,逮捕他的命令刚刚发出,他也听到了风声,没敢直接坐去往西亚的飞机,而是乔装改扮来了中国。 
    因为中国和美国特殊的关系,后者无法大张旗鼓的来中国抓人,又不敢让中国政府加以协助,东尼&;#8226;威克多看准美国高层的顾虑,干脆在中国稳定下来,原本定下的交易地点也由西亚改成中国。 
    T市临近首都,但又没有象北京那些对国外人严加监控,无疑成为东尼&;#8226;威克多心目中的最佳场所。 
    “呵呵!”谢文东淡笑道:“克里斯先生,你不要忘记,我还没有答应你呢!” 
    “哈哈!”克里斯笑说道:“谢先生还有什么顾虑吗?” 
    谢文东道:“连你们都难以对付的人,难道我不应该慎重考虑吗?” 
    克里斯道:“我想以谢先生在中国,在T市的实力,对付一个远道逃亡过来的毒贩子,应该不是难事吧?!” 
    这对谢文东来说,确实不是难事,但让他平白无故的去帮助别人,这更不合他的性情。他笑眯眯道:“东尼&;#8226;威克多也算是国际上出名的黑帮头目,我若帮你抓了他,谁敢保证以后他的手下不来找我报复呢?” 
    克里斯多聪明,听完立刻明白他的意思,谢文东是在故作矫情,其实是想从自己这里要到好处而已。他哈哈一笑,道:“谢先生的考虑也是可以理解的,当然,我们对朋友一向很大方,如果你帮了我们的忙,呵呵,我们也会给你足够多的回报。” 
    谢文东垂头弹弹指甲,随口问道:“说说会有什么样的回报吧!” 
    克里斯想了想,道:“绿卡和美圆。” 
    谢文东挑起眉毛,反问道:“一张绿卡和一美圆?” 
    克里斯忙摇手道:“当然不是!是一张绿卡,一百万美圆。” 
    “哦!一百万美圆!”谢文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笑道:“你们美国确实很大方嘛!” 
    克里斯没听出他嘲讽的意味,笑呵呵道:“当然了!只要谢先生肯帮我们,那么,我们就是朋友……” 
    “啪!”他话还没有说完,谢文东将手中打火机重重拍在桌子上,清脆的声音让克里斯的话噶然而止,一时反应不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双目一眯,冷笑道:“你当我是傻瓜,还是当我是乞丐?一百万美圆,呵呵,和我开什么玩笑,我在东北一天的收入就超过这个数目了!” 
    说完,谢文东站起身,准备向外走,同时嘲笑道:“不知道你们美国人的脑子是不是做过手术,按到屁股上了。” 
    听完这话,克里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嘴唇气得直哆嗦。如果这是在美国,他定会冲上去狠狠甩谢文东两耳光,不过,这是在中国,而且还是在谢文东势力最大的T市,他惹不起,也得罪不起,他明白,只要面前这个消瘦的中国青年轻轻动下手指头,自己这些人谁都别想活着回美国。深吸口气,他随之站起身,扬手道:“谢先生不要走,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嘛!有什么条件,我们也可以再商量。” 
    谢文东摇摇手,道:“没什么好商量的,绿卡,我不稀罕,一口价,五千万。” 
    扑!克里斯差点吐学,结结巴巴地问道:“五……五千万美圆?” 
    “当然!”谢文东笑道:“如果你认为可以接受,那么,还有谈一谈的必要,如果你们不接受,我想也就不必再谈什么了。”说着,他拉开房门,临出门前,回头道:“我给你时间考虑,不过不会很长,明天早上八点前,给我回复。”说着,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双指一弹,名片飞旋,在空中画出一条弧线,落到茶几上。 
    谢文东领着姜森头也不回地走了,克里斯呆立在房中,久久无语。 
    雅诗听不懂他二人的谈话,但看克里斯如此表情,也知道结果不甚满意,她上前问道:“克里斯上尉,谢文东没有答应我们的要求吗?(英)” 
    克里斯回过神,看了看雅诗,无奈摇了摇头,道:“不是不答应,而是他的条件太苛刻了,我做不了主。(英)”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电话,走向里屋。 
    谢文东一张嘴就要五千万美圆,可真是狮子大开口,美国即使通缉的国际恐怖大亨,最多也只是区区两亿美圆,东尼&;#8226;威克多当然不值这个价,甚至连五百万都不值,只不过他身上携带的军事技术却是无价之宝。正因为这样,克里斯才没有当场回绝谢文东的无理要求。 
    出了宾馆,谢文东仰面看看天色,说道:“老森,我们回总部吧!” 
    自进了宾馆,姜森的心就一直提到嗓子眼,听谢文东要回去,他当然没有意见,连连点头称好。 
    二人在街旁拦下一辆的士,直到接近北洪门的总部之后,姜森才算长出一口气,高提的心总算放回到原位。和FBI商议,简直是与虎为谋,万一闹翻脸,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下了车后,姜森边随谢文东往里走边问道:“东哥,我们真的要帮FBI抓捕东尼?” 
    谢文东随口笑道:“有钱可赚,有利可图,而且还是举手之劳,为什么不去干呢?” 
    姜森满带难色道:“可以,东哥,我总觉得美国人靠不住。”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道:“美国人或许靠不住,但我们比他们更加靠不住!” 
    姜森没明白他的意思,满面茫然,怔怔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并不过多解释,说道:“当务之急,应先把东尼&;#8226;威克多隐藏的地点找出来。” 
    姜森忙道:“东哥,我马上让血杀的兄弟去查。” 
    “恩!”谢文东点点头,又叮嘱道:“让兄弟们调查时务必要小心谨慎,东尼&;#8226;威克多不比寻常人,若被他发现,不仅会坏事,可能还会有性命之忧。” 
    “是!”姜森恭敬道:“东哥请放心,我明白该怎么做。” 
    “好!”谢文东不再说什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姜森则着手招集下面兄弟,秘密调查东尼&;#8226;威克多的下落。 
    他回到办公室之后,刚坐到椅子上,东心雷和五行兄弟敲门走进来,说道:“东哥,你去哪了?” 
    谢文东笑了笑,道:“我和老森出去逛了逛,怎么了?” 
    东心雷道:“东哥,现在不太平,如果下次要出去,一定先通知我们,不然……万一……” 
    谢文东能理解东心雷的好意,连连摇手,笑道:“好了,我知道了。”说着,他顿了顿又问道:“老雷,帮会里负责情报的人是谁?”
第二十五章 无法无天
       东心雷一怔,答道:“是牟相勇。” 
    牟相勇是北洪门的老人,曾随金老爷子征战南北,立下战功无数,在帮会内部声望颇高,很受人敬重。 
    谢文东问道:“他人现在在哪里?” 
    东心雷道:“就在T市!”想了想,他问道:“东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把他找过来吗?” 
    谢文东道:“不用了,不敢劳他大架,传我命令,取消他情报负责人的职位,让,灵敏接替。” 
    灵敏在北洪门可算是为数不多的才女之一,素有探花之称,为人机警,头脑灵活,更主要的是,她对谢文东忠心。 
    东心雷心中一惊,情报负责人不是小职位,不能就这样说撤就撤,他面带难色道:“东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算要撤职,也要给人家个原因啊!” 
    谢文东摆摆手,道:“按的意思去做,如果牟相勇不服气,让他打电话给我。” 
    东心雷小心地看了看谢文东,瞧出他脸上的坚定,不再多言,他明白,谢文东做出决定之后是很难被改变的。 
    第二天,清晨。克里斯打来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谢先生,经过一整晚的考虑,我们决定答应你的要求。” 
    谢文东暗笑,看起来东尼身上的东西真的很重要,自己开出五千万美圆的天价也能被美国人接受,那可是相当于四个亿的人民币。他点点头,笑道:“很好,我现在相信你们的诚意了。” 
    克里斯心中苦笑,五千万的美圆只换回谢文东的一个信任。他问道:“那么,谢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再详细谈一谈?” 
    谢文东想了想,道:“一会你可以来我这里,当然,要记得带上我要的东西。” 
    “哦……可是,我不知道谢先生现在在哪?” 
    “我会派去人接你过来。”“好吧!” 
    挂断电话,谢文东快速穿好衣服,随便给东心雷打个电话,让他派人去宾馆接克里斯,并把那里的详细地址讲述一遍,然后走出房间。 
    他现在就住在北洪门的总部,卧室和办公室的距离很近,进了办公室,见桌子上有刚准备好的早餐,他微微一愣,自己好象没让人准备嘛!他坐在椅子,拿起报纸,查看今天的新闻,但却没有吃桌上的东西,来路不明的食物他是不会吃的。 
    昨天龙酒吧发生枪击案,今天报纸上业已有报道,媒体根据警方的解释,称是西方黑社会势力延伸到T市,因利益纷争而导致的该事件发生,提醒市民注意。 
    谢文东笑了笑,媒体的报道很多都是臆测或失实的,谈不上准确,蒙蒙普通人还可以,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不可能的。 
    正翻看着,外面传来敲门声。谢文东头也不抬道:“请近。” 
    “东哥,早!”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进一位青年,走到办公桌前,看了看桌上的食物,见一点没动,青年问道:“东哥,你不喜欢吃这些吗?我再去换。” 
    谢文东闻言,抬头一瞧,见是姜森从吉乐岛带来的褚愽。他放下报纸,笑道:“呵呵,原来是你准备的早餐?!” 
    褚愽见到谢文东,还会不觉间流露出拘谨。他忙说道:“如果不合东哥胃口,我这就把它换掉。”说着,他准备端起早餐往外走。 
    谢文东拦住他,道:“不用了,我不挑食,没有必要浪费。”说完,他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褚愽,他二十左右,或者还不到二十,脸上带着稚嫩,模样虽然无奇,但却不让人生厌。他问道:“你家里是哪的?” 
    褚愽恭敬道:“是M市的。” 
    “哦!我们也算老乡。记得以前打仗的时候,东北军都说,山海关以北就是老乡,哈哈!”谢文东拿起桌上的鲜奶,笑呵呵又问道:“家里父母还好吗?” 
    “恩!”想不到谢文东会和自己聊起家常,此时平和可亲的他,不再让人感觉那么遥不可及,反让人生出一股亲切感。褚愽笑道:“托东哥的福,父母身体都很健康,我每月都会寄给家里生活费,在M市,这笔钱足够过安逸的生活了。” 
    谢文东听完安心地笑了笑,文东会的兄弟现在数量已经过万,这么多人跟随自己,他有责任也有义务让这许多兄弟还有兄弟的家里人过上富足的生活。 
    正说着话,门外又响起敲门声,接着,房门一开,从外面飘然走进一道美丽的身影,谢文东的女秘书。 
    她今天穿了一身黑色洋装,即端庄又漂亮。她先看了看褚愽,然后对谢文东道:“谢先生,牟相勇求见。” 
    做为谢文东的秘书,也算是半个北洪门的人,但她从来不叫谢文东为掌门或者东哥,只是叫他谢先生,后者也觉得她用这个称呼叫自己,更舒服一些。 
    谢文东敲敲手中的杯子,想了想,道:“让他近来吧!” 
    “是!”女秘书答应一声,退出办公室。褚愽见北洪门的人要来,猜想可能有事情要和东哥商议,识趣地说道:“东哥,那我先告辞了。” 
    “不用。”谢文东笑道:“不要见外,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一会吧。” 
    “啊?啊……是,东哥!” 
    时间不长,打外面直冲冲近来一名大汉,看年岁,四十出头,但身材却异常健壮,皮肤黝黑,满脸的横肉。这人近来之后,看也没看一旁的褚愽,大步走到办公桌前,一双大环眼盯着谢文东,冷冷道:“掌门大哥早!” 
    见这大汉杀气腾腾的近来,褚愽感觉有些不对劲,坐在沙发上,身体下意识地向前探了探,可看谢文东仍满脸平静,他稳住没有动。 
    谢文东淡然地看了大汉一眼,笑眯眯道:“牟兄一大早就来见我,有何贵干?” 
    这大汉正是北洪门的情报部门负责人,牟相勇。他怒声道:“我是来告状的。” 
    “哦?”谢文东笑问道:“告谁?” 
    牟相勇咬牙道:“东心雷。”说着,他喘着粗气道:“东心雷假传掌门大哥的命令,擅自撤消的我职务,我不服!” 
    谢文东哈哈大笑,说道:“老雷没有假传掌门大哥的命令,撤消你职务的事,确实是我做出的决定。” 
    牟相勇脸色一变,双手按在办公桌上,身子前压,怒道:“不知道属下犯了什么错,掌门大哥为什么要撤我的职?” 
    谢文东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幽幽问道:“做为情报部门的负责人,你对帮会又有过什么贡献呢?” 
    牟相勇道:“我十七岁加入洪门,现在刚好四十,足足有二十三个念头,随老爷子南征北战,不知道平灭过多少强敌,怎么,掌门大哥认为我的贡献还不够吗?难道让小字辈的接替我,他们的贡献就够了吗?这恐怕难以服众吧!” 
    谢文东耸肩道:“没错,我承认牟兄以前对帮会做过很大的贡献,可是,在你接管情报部门之后,又有过什么作为呢?你为帮会提供过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又为帮会提过那些意见?以前的辉煌,早已经过去,我要看的是你的现在,既然你做不好这么重要职位,那么,快点让位给有能力的人,对你,对帮会,都是一件好事。” 
    “笑话!”牟相勇老脸憋得通红,咬着牙说道:“我为帮会打拼二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老爷子也对我礼让三分,现在掌门人换成你这个外来的小子,把我们这些帮会里的老人挤掉一批又一批,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做人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不给别人留条退路,你也别想有安稳的日子过!” 
    “呵呵——”谢文东双目一眯,眼中精光闪动,悠悠问道:“如果我执意这么做呢?” 
    “啪!”牟相勇气得一拍桌案,狞声道:“那我就带着我的兄弟,一起退出帮会,和你势不两立!” 
    谢文东嘴唇一抿,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牟相勇身子气得直哆嗦,道:“随便你怎么说,总之,你若是无缘无故撤我职,我他妈和你没完!”牟相勇这人是出名的火暴脾气,上来那股子劲,真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见谢文东笑而不语地看着他,心中更是火烧,干脆抛开顾虑,指着谢文东鼻子,直言不讳地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