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得出来。见谢文东笑而不语地看着他,心中更是火烧,干脆抛开顾虑,指着谢文东鼻子,直言不讳地说道:“谢文东,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一个外来人,只是被老爷子看重才当上掌门人,可你不知道感恩,却在帮会里兴风作浪,排除异己,你拍着良心问问自己,对不对得起老爷子!”他越说越生气,猛的向前一伸手,抓住谢文东的手腕,大声道:“走!小子,和我一起去找老爷子理论个清楚!”
第二十六章 无法无天
       谢文东一晃手臂,将牟相勇抓住自己手腕的手轻易震开。别看他身材清瘦,但力气却不小,牟相勇暗中也倒吸口冷气。 
    “牟兄!”谢文东表情没有多大变化,狭长的双目弯弯,依然眯缝着带着微笑,说道:“你太激动了,我可以把今天的事当成没有发生过。” 
    “哈哈!”牟相勇心中一颤,但仍强笑道:“谢文东,你不用装得那么高尚,老子不领你这个人情。你什么都别说了,跟我去找老爷子,如果老爷子说你做的对,我牟相勇认了,二话不说,马上让位,如果老爷子认为你做的不对,嘿嘿,谢文东,今天就有你没我!” 
    褚愽见谈话已闹僵,牟相勇情绪激动,满面通红,五官扭曲,生怕谢文东有散失,挺身站起,快步走到牟相勇身后。 
    谢文东嘴角挑了挑,说道:“牟兄,我希望你能搞清楚情况,现在北洪门的掌门人是我,而不是其他人!” 
    牟相勇冷笑道:“好个见利忘本的小人!如果没有老爷子,你在洪门里算个屁啊!如果没有老爷子,你能坐在这里大放厥词吗?你现在翅膀硬了,连老爷子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谢文东哼笑一声,道:“牟兄,我再说一次,现在,我是北洪门的掌门人!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 
    牟相勇咬牙切齿道:“谢文东,老爷子当初怎么就没看出你这只白眼狼……” 
    不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脸色瞬变,目光一挑,看向牟相勇身后的褚愽,眼中精光烁动,嘴唇抿了抿,然后转过身去。 
    牟相勇没明白怎么回事,但他身后的褚愽却领会了谢文东的意思。他猛的伸出手,抓住牟相勇的后脖根,暗喝一声,手臂用力,将牟相勇的脑袋重重按在办公桌上。 
    身为北洪门的老将,情报部门的负责人,牟相勇也不简单。 
    在被褚愽按倒的瞬间,他立刻感觉到不对劲,没时间细想,回手就准备掏枪。 
    可惜,褚愽没给他拿出枪的机会。他顺手拿起装着鲜奶的玻璃杯,对准牟相勇的太阳穴,用力地砸了下去。 
    褚愽加入文东会还不到半年的光景,在文东会都属于新人,对北洪门更谈不上感情,在他的眼里,只有谢文东一个人。他丝毫没客气,下手极狠,只听啪的一声,玻璃杯粉碎,牟相勇痛叫一声,眼神涣散,满头都是血。褚愽松开手,牟相勇象是泄了气的皮球,顺着办公桌,缓缓滑到这地,太阳穴被砸出的血窟窿,汩汩流出的血染红了地毯。 
    褚愽没有停顿,顺势蹲下身,从神志不清的牟相勇后腰掏出配枪,握着枪筒子,用枪把又在他脑袋狠砸两下方算作罢。 
    见牟相勇已彻底失去知觉,褚愽抬起头,问道:“东哥,杀了他吗?” 
    谢文东悠悠一笑,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法会收拾他的。” 
    褚愽半懂不懂地哦了一声,弯下腰,拽着牟相勇的衣服,说道:“东哥,我先把他拖出去!” 
    谢文东摇摇手,示意不用,然后拿起话筒,给东心雷打了电话,简单说明一下情况,让他马上来自己的办公室。 
    放下电话后,谢文东赞赏地看了看褚愽,向他笑道:“不错!你做的很好。” 
    第一次听到谢文东的夸赞,褚愽心神一荡,又是激动又是兴奋,有些飘飘然,刚要说话,谢文东从怀里掏出手帕,递给他,道:“兄弟,先把手包一包!” 
    褚愽先是一愣,接着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手掌心被破碎的玻璃杯划出一条两寸长的口子,鲜血正不时顺着指尖滴落,但或许神经太过于亢奋,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疼痛。他忙接过谢文东的手绢,不好意思地结巴道:“谢……谢谢东哥!” 
    时间不长,东心雷门也没敲,直接冲进了办公室,在他身后,还有任长风、五行兄弟、以及北洪门的一大群青年干部。 
    看着躺在地面,脑袋象血葫芦似的牟相勇,大家一时间皆有点反应不过来,任长风快步来到谢文东近前,问道:“东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轻描淡写道:“牟相勇对我撤消他职务的决定心生不满,预谋不轨,企图暗杀我,多亏小褚警觉,及时发现,将他制服。”说着,指了指身旁的褚愽。 
    “啊?”听到这话,众人纷纷倒吸冷气。 
    要说牟相勇的为人,性情冲动,脾气刚烈火暴,但对帮会却一直都是忠心耿耿,想不到,竟然会做出谋杀掌门的事来。众人面面相对,不知该说什么好。 
    东心雷蹲在牟相勇身边,摸摸他鼻子,还温呼着,他仰起头,咽口吐沫,对谢文东说道:“东哥,我这就联系长老处理这件事。” 
    “恩!”谢文东点点头。东心雷站起身,对下面人说道:“把牟相勇抬下去,还有,带着这位……小褚兄弟去包扎伤口!”他和褚愽关系并不熟,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听谢文东叫他小褚,他也就这么叫了。 
    褚愽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看向谢文东,见后者点头后,这才跟着北洪门的人走了出去。 
    经过任长风身边时,他皱着眉看了看褚愽手上被染红的手绢,语气冷漠地问道:“手没事吧?” 
    褚愽和东心雷陌生,可和任长风却有师徒之实。龙虎队队员的身手、刀法,皆是由任长风解囊传授的,对他的尊敬仅次于对谢文东和姜森。听到他的问话,褚愽忙弯腰施礼道:“任大哥,我没事!” 
    “那就好!”任长风高傲地仰着头,没有再看他,嘴上却小声叮嘱道:“手受了伤,不要沾水。” 
    褚愽和任长风接触时间较长,知道他是典型面冷心热的人,表面上看,高傲的不近人情,其实对下面兄弟的照顾,有时候胜过姜森许多。他心中一暖,感激道:“我知道了,谢谢任大哥提醒!” 
    任长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罗嗦什么,快去包扎伤口。” 
    “是!”褚愽跟着北洪门兄弟走出办公室。 
    东心雷问道:“东哥决定怎么处置牟相勇?” 
    谢文东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说道:“按家法处置!” 
    按洪门的家法,谋杀掌门大哥形同造反,是第一重罪,要被乱棍活活打死的。东心雷身子一颤,看了看其他人,见大家也都流露出悲伤之色,他撞着胆子说道:“东哥,牟相勇对帮会有功,是不是可以从轻发落?” 
    北洪门的新生代和老人之间虽然矛盾重重,但毕竟都是在洪门这个大家庭里,都是自家兄弟,谁都不愿意看到对方的下场太凄惨。 
    谢文东环视一周,众人的表情一一尽收眼底,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暗中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就让长老们去处理吧!我只提醒一句,牟相勇知道我们北洪门内部的大量情报,一旦放他走,叛逃到青帮或者南洪门旗下,对我们将会构成难以估量的威害!” 
    东心雷听后,忙躬身说道:“东哥请放心,我一定会把东哥的话传给各位长老!” 
    牟相勇暗杀谢文东的事,在洪门内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波澜,虽然在他清醒后矢口否认,但携带枪械去见掌门人这一点是事实,他的‘带枪只为了防身’这样的解释,根本说不过去。 
    牟相勇这次事件,也是北洪门内部重重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谢文东自掌管北洪门之后,大力提拔忠于自己的年轻一代,这本不可厚非,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人人都懂,即使换成旁人来当掌门,也会这样做,只不过是谢文东做的太急了。短短一年的光景,北洪门的老人已被新势力取代大半,如此一来,各种各样的矛盾也就随之产生,有新老交易的矛盾,有远近隔膜的矛盾,有内外猜忌的矛盾等等。只是谢文东控制的很好,能把帮会中的种种矛盾压住、盖住、隐藏住,但这毕竟是隐患,一旦出现机会,隐患就出爆发出来,而牟相勇很不幸,成了这个隐患的受害者。 
    刚刚处理走牟相勇,克里斯和雅诗也被北洪门的人接到总部。 
    进入谢文东办公室时,地面的地毯虽然已经换成新的,但房间中仍然飘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还有那浓浓的杀机。 
    克里斯和雅诗互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似有似无的惊色。 
    “哈哈!谢先生的办公室好气派啊!”克里斯压住心中的一丝寒意,打个哈哈,煞是羡慕的环视房中布局。 
    话虽然这样说,但谢文东却看出他眼神中的警惕。 
    谢文东仰面大笑,一口道破天机,说道:“克里斯先生,不用再找了,这个房间里没有埋伏任何人,在这里,在中国,如果我想杀你,还需要用偷袭的手段吗?” 
    (PS:欢迎大家到百度的《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吧讨论、聊天,并多提一些意见! 
    另外,天气转冷,流感又将盛行,兄弟们多注意保暖和预防。 
    最后,预先祝所有书友圣诞快乐,想啥要啥,要啥有啥!!^…^)
第二十七章 无法无天
       克里斯的心事被谢文东一眼看穿,老脸一红,手足无措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谢文东摆摆手,哈哈笑道:“不用介意,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克里斯尴尬地笑了笑,伸手入怀,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支票,放在谢文东的办公桌上。 
    谢文东拿起一看,支票的面额是一千万。他笑呵呵地放下,举目看着面前的克里斯,笑道:“克里斯先生,你好象忘了我当初开的条件。” 
    克里斯明白他的意思,忙开口说道:“五千万不是小数目,无论对谁来说。我们当然也要小心起见嘛!这一千万算是订金,等事成之后,剩下的四千万,我们会一次性付清。” 
    谢文东默默看了克里斯一会,幽幽问道:“我可以相信你吗?” 
    克里斯脸色一变,急道:“当然!我们是诚心诚意和谢先生合作的。” 
    “很好!”谢文东仰面道:“那么,我们现在谈谈正事吧!” 
    克里斯和雅诗坐下,时间不长,秘书小姐端来茶水。克里斯先开口道:“不知道谢先生有没有听说过友和山庄这个地方?” 
    谢文东想了想,觉得这个名字听陌生。他摇摇头,问道:“难道东尼。威克多藏身在那些?” 
    克里斯点头道:“没错!”顿了一下,他又道:“当然,他不是一个人,根本我们所得到的情报,他的手下有二十五人以上,可能会携有大杀伤性武器。” 
    谢文东疑问道:“你所说的大杀伤性武器是什么意思?” 
    克里斯道:“步枪、冲锋枪或者手雷、火箭筒之类的武器。” 
    谢文东暗皱眉头,问道:“这些武器,他是怎么弄到手的?” 
    克里斯摇头苦笑道:“这就不得而知了。” 
    谢文东沉默无语。东尼。威克多既然有如此规模的武器,强攻肯定会造成比较大的损失。而且,他一个逃亡的外国毒枭,不可能携带着武器通过海关,那么这些东西肯定是从中国本地搞到的,如此说来,他和本地的一些势力可能会有关联。可是,谁会和他有联系呢?谢文东一时想不明白。 
    见他不说话,克里斯问道:“谢先生决定怎么解决东尼。威克多?” 
    谢文东闻言笑了,说道:“克里斯先生,我想你把我们的位置弄混淆了吧!我只是帮你,协助你,至于应该怎么做,那是由你来做决定的。” 
    克里斯哈哈大笑,对谢文东的回答很满意,虽然被迫无奈和他联手,但他的本意就是由FBI来做这次行动的主导,如果谢文东筹划行动,他还真不放心呢。 
    他想了想,说道:“我昨天晚上已经计划好了。”说着,他向身旁的雅诗扬扬头。后者会意,从随身皮包里拿出一张纸,交给他。 
    克里斯看了一眼,然后递给谢文东,说道:“谢先生,这是我昨晚拟订出的计划,请你过目。” 
    美国人还真是麻烦!谢文东暗笑,接着文件,上面都是英文,分出一、二、三若干条,非常详细,细到时间都按照秒来统计。 
    从头倒尾看了一遍,大概的意思是由谢文东派出人手,围攻友和山庄,作为主要攻击力量,牵扯对方的火力和注意,而FBI的人则是暗中潜入,抓拿或者击毙东尼。威克多,取得泄露的机密,后面还有完事之后,如何撤退,如遇变故,如何处理等详细说明。 
    这份计划,简直象教科书似的。谢文东看后,心中冷笑,这种条条框框的死板东西,也就是虎虎外行人还可以,用到真实中,未必能有好效果。而且,按照克里斯的意思,明显在把自己当枪使,明知道对方有大杀伤性武器,还用自己一方吸引火力,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伤亡。 
    他把文件放下。若是以前,他十有八九会把这东西撕个粉碎,然后摔在克里斯的脸上。不过现在他没有,只是笑眯眯地看着对方。 
    不知道谢文东对自己的计划是否满意,克里斯想从谢文东的脸上找到答案,可惜,他失望了,在谢文东的脸上什么都看出来,一张如同面具的笑颜,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让他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克里斯小心翼翼地问道:“谢先生对这份计划还满意吗?” 
    谢文东含笑点点头,道:“还可以。” 
    克里斯心中一喜,道:“那么,我们就按照这个来做?!” 
    谢文东耸肩道:“我没有意见。” 
    克里斯喜笑颜开,乐道:“那好!我现在回去筹备,谢先生也要做好准备,两日后,我们齐心协力,解决东尼。威克多!” 
    “好!”谢文东答应得干脆。 
    克里斯站起身,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谢文东笑呵呵看着他,道:“不送!” 
    走到门口,克里斯突然站住,回头瞧了瞧雅诗,说道:“对了,谢先生,雅诗小姐会留在你这里,作为你的助手。” 
    谢文东眉毛一挑,看了他一眼,转目再望望面无表情的雅诗,心中明了。把她留在自己身边,明显是对自己的不信任,让她来监视自己的。 
    也不点破,他说道:“好吧,只是我这里环境简陋,恐怕要委屈雅诗小姐了。” 
    克里斯一愣,接着大笑,道:“谢先生太客气了!”说完,向雅诗微微点了下头,走出房间,心中暗道,谢文东太虚伪,此处明明豪华得很,却说成简陋。他摇摇头,坐上谢文东安排的轿车,返回住处。 
    雅诗确实是他故意留在谢文东身边的,协助是假,监视是真。这次行动异常重要,他也怕谢文东暗中私通东尼,两头讨好,捞取利益。 
    让雅诗在谢文东身边,他多少能放心一些。其实,他是从心眼里不信任中国人,也瞧不起中国人,何况,他早已久闻谢文东狡猾奸诈的名声。 
    雅诗对自己的工作确实很尽责。这点让谢文东深有体会。无论他走到哪里,她都会象影子一样,紧紧跟随,不离左右,虽然很少说话,但她的样子还是能轻易地引起周围人的注意。东哥身边突然多出一个外国女人,难免让大家起疑心,暗中赞叹,东哥的口味也变得西洋化了。 
    下午,东心雷来见谢文东,进了办公室后,一眼看到坐在一旁的雅诗,微愣了一下,面带疑问地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看出他的疑惑,说道:“她是FBI的人!” 
    东心雷倒吸口气,更加不解。FBI来这里干什么? 
    谢文东笑了笑,道:“这事等会再说,先说说你有什么事吧!” 
    东心雷嘴唇动了动,然后带着顾虑地瞄了雅诗一眼。谢文东见状,摇摇手道:“没关系,说吧!她是外人,而且不懂中文。” 
    谢文东很清楚,克里斯不会在自己身边留个什么都听不懂的‘聋子’。要么,雅诗是假装不懂中文,要么,她身上有窃听一类的装备。 
    东心雷听完他的话,放下心来,想前近了近身,说道:“东哥,是关于牟相勇的事。田连丰田长老决定对挑断牟相勇的脚筋,以示惩罚!” 
    挑断脚筋,虽然很残酷,但谋害掌门人,如同造反,不把牟相勇处死已经很留情面了。谢文东沉吟片刻,道:“如果他以后判逃怎么办?” 
    东心雷道:“这点田长老也想到了,所以,行刑之后,打算把他送到望月阁!” 
    “望月阁?”谢文东面色一正,疑道:“洪门长老院?” 
    “没错!”东心雷问道:“东哥,你看怎么样?” 
    谢文东对这个神秘的长老院还是很陌生的,他道:“听说望月阁和洪门早已脱离关系了,只怕人家未必会收留。” 
    东心雷笑道:“这点请东哥放心,以老爷子和望月阁的关系,他们会收下牟相勇的。而且脱离关系那只是表面上看,其实,望月阁始终对在关注洪门!” 
    既然如此,谢文东也没有意见。他道:“好吧,就按照田长老的意思做。” 
    话音刚落,姜森从外面敲门近来,见到雅诗,他也怔了一下,谢文东挥挥手,示意他不用理会,问道:“老森,查得怎么样?” 
    姜森道:“已查清楚,东尼藏身的友和山庄!” 
    谢文东点点头,姜森调查的结果和FBI给自己的情报一样,看来是不会有错了。 
    东心雷在旁茫然道:“东尼?友和山庄?东哥,这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一笑,将事情大概的经过以及与自己与FBI达成的协议讲述一遍,然后又问道:“这个友和山庄是什么来历?” 
    姜森和东心雷异口同声地说道:“是日本人出资建的。” 
    “日本人?”提到日本人,谢文东第一反应就是魂组。不是他神经过敏,而是魂组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
第二十八章 无法无天
       谢文东想了想,问道:“和魂组有关系吗?” 
    姜森摇摇头,道:“现在还看不出来,需要再进行调查。” 
    谢文东转目看向东心雷。 
    东心雷一直都在T市,对这里的情况比较了解。东心雷沉思片刻,说道:“东哥,在T市的日资企业很多,友和山庄我倒是听说过,两年前建造的,至于和魂组有没有关系,我就不太清楚了。” 
    谢文东哦了一声,对姜森道:“老森,这件事交给你了,无论用什么办法,晚上,我要知道结果。” 
    姜森点点头,道:“好的,东哥,我这就去办!”说完,他快步走出办公室。 
    当晚,姜森带回消息。 
    谢文东住在北洪门总部内,距离办公室不远,整天跟着他的雅诗本想和他一起住,当然,是为了进行监视,但谢文东可没有这个雅兴,把她的住处安排到别地。雅诗刚开始执意不肯,谢文东立刻沉下脸,冷冷一句:“请你记住,我不是你们的犯人,如果你太过分,小心我对你不客气!(英)” 
    见他发火,雅诗识趣地让步。 
    姜森进入谢文东卧室时,他正站在落地窗前,默默吸烟。 
    “有结果了吗?”谢文东转过身,看着姜森问道。 
    姜森向左右看了看,问道:“那个FBI的小妞呢?” 
    谢文东一笑,道:“让我安排到别的地方去睡了。” 
    “哦!”姜森听完,放下心来。白天,有雅诗这个外人在场,说什么都不方便,现在他感觉轻松多了。他说道:“东哥,这个友和山庄不是魂组建造的。” 
    谢文东没有说话,等姜森继续说下去。果然,姜森下面还有隐情,顿了顿,又道:“虽然不是出自魂组,但建造友和山庄的组织却比魂组还麻烦。” 
    “恩?”谢文东一愣,疑问道:“什么意思?” 
    姜森叹口气,道:“东哥,是山口组!” 
    谢文东感觉有些头痛。山口组,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在日本,公认的一只独秀,当初支持魂组的,就有山口组,是魂组的幕后老板之一。 
    “妈的!他们怎么也来中国了。”谢文东低声咒骂,停顿两秒,抬头问道:“东尼身上的机密不会是准备卖给他们吧?” 
    姜森一笑,道:“这个倒有些不太可能。日本不敢得罪美国,更不敢去买东尼非法得到的军事机密。” 
    谢文东耸肩笑道:“但是,他们却让东尼住进他们的地方。” 
    姜森道:“也许是另有原因吧!” 
    谢文东不置可否,双眼却在闪烁寒光,东尼住在友和山庄,以FBI的情报,不可能不知道那是山口组的地方,而克里斯却让自己强攻,结果就算能抓住东尼,自己和山口组也自然会结下不可化解仇怨。和山口组结不结仇,谢文东不在乎,但克里斯却不事先说明此事,把他当成傻子,这一点让他心如火烧。 
    他冷冷地笑了笑,幽幽道:“想和我耍心眼,玩手段,那我就陪你玩到底!” 
    见谢文东眯缝着眼睛,目光精光闪烁,嘴角微微挑起,姜森一愣。他跟随谢文东的时间太长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