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所图,至于他们图的是什么,你是聪明人,应该很清楚。”威克多一边听着谢文东的话,一边流冷汗,不知不觉,背后的衬衫已被汗水湿透。他的神色,没有逃过谢文东的眼睛,心中暗笑,看来威克多和山口组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牢靠!他继续道:“当然,你也不要考虑如何逃跑,因为在我来之前,友和山庄已被我的人秘密封锁,即使苍蝇也别想飞出去一只。其实,就算我不拦你,恐怕日本人也不会放你走的,至少在他们没得到你手上的东西之前是不会放你的,至于,东西到他们的手之后,他们会送你到天堂或者是地狱,那就看你自己的运气了。” 
    谢文东这番话,基本上是半真半假。威克多和山口组究竟是什么关系,他当然不清楚,但在他想来,日本是不敢和美国对着干的,除非有巨大的利益驱使。 
    高端的军事机密,对国家来说绝对算得上巨大利益,日本想把这东西弄到手,也是可以理解的。而山口组作为日本最大的黑帮,和政府存在挂钩的,这也不算秘密。把东西弄到手,拷贝一份留下来,原件还给美国,自己即得到了技术,又卖给美国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呢。 
    谢文东对日本人的算计,报以冷笑。 
    而威克多,却满腹酸水的苦笑。 
    他清楚,谢文东在挑拨离间,自己不应该相信他的话,而是,后者又说得在情在理,由不得他不相信。 
    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山口组真的会那么好心,诚心诚意的帮助自己吗?或者真象谢文东做说,是另有所图。威克多心里也没底了。
第三十一章 无法无天
       “如果我把拷贝给你,我会得到什么好处?”威克多现在如同惊弓之鸟,特别是FBI的人追到中国之后,他对任何人都不信任,包括他从美国带来的自己人,更何况日本人呢。他现在住在友和山庄,是因为以前做毒品买卖时和山口组交下了良好关系,而且还花了一大笔钱,即使如此,双方的关系也并不牢靠,谢文东的几句话,正中要害,使原本就多疑的他更显得顾虑重重。 
    “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谢文东胸满成竹道。 
    “你拿什么做保证?”威克多问道:“难道,你敢收留我吗?即使你真的收留我,谁又敢保证你不会对我动手呢?” 
    “我不会收留你。”谢文东道:“但是,我的朋友会,而且,我可以拿人格担保,你不会出事。” 
    “你的朋友?”威克多一怔,好奇地问道:“谁?” 
    “金三角!”谢文东笑眯眯道。 
    威克多听后,暗吃一惊。金三角,东方最大的毒品产地,那里当然是非常安全的,即使美国的特种部队都难以进入。 
    以前,缅甸政局动乱时,美国曾向那里调动过特种部队,企图暗杀当局首脑,建立起个亲美反华的政府,但是很可惜,计划并没有成功,特种部队进入缅甸之后,被当地由中国人领带的游击队组织全部击毙,即使到现在,缅甸内的各个游击队领导人仍大多是华人,其中绝大部分还随身携带着毛主席语录。 
    金三角是东方世界毒品的根源地,但却有缅甸政府保护,而缅甸政府恰恰依赖于中国,所以世界各国即使想派出军队围剿,也难以进入其中,正因为这样,金三角才得以经久不衰,存活至今。 
    如果能躲避到金三角,当然再好不过了,可是,威克多对谢文东并不信任。他摇头道:“如果你在骗我呢?” 
    “哈哈!”谢文东大笑道:“向前是一刀,向后是一刀,还是那句老话,你就赌一次我没有骗你吧!” 
    威克多沉默无语。好半晌,他才问道:“后天,FBI的人真会对我动手?” 
    谢文东道:“没错!” 
    威克多道:“你能帮我?” 
    谢文东道:“当然,不过这要看你的表现。” 
    威克多问道:“你想要什么?” 
    谢文东笑眯眯道:“机密文件的拷贝。” 
    威克多点点头,顿了一会,站起身向里屋走去。任长风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见他走了,以为他要跑,惊道:“东哥?” 
    谢文东抬起头,笑呵呵地示意他稍安毋躁。 
    时间不长,威克多从里屋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块黑色小东西。重新坐到沙发上,将手中东西晃了晃,道:“这就是你要的东西,全部存在移动硬盘里。” 
    谢文东看了看,笑道:“我要拷贝。” 
    威克多向手下人打个指响,一位大汉拿出手提电脑,放在茶几上。威克多道:“拷贝,我可以给你,希望,谢先生也能讲信用,说话算话!” 
    他刚把移动硬盘插在电脑上,谢文东拦住他,摇头道:“这方面的东西,我不熟悉。虽然我不懂,但不代表我找不到这方面的专家,希望你没有骗我,不然,哼哼,你的下场会很惨。” 
    威克多脸色一变,接着,又恢复正常,他笑道:“谢先生太多疑了,既然已经决定和你合作,我是不会欺骗你的。” 
    “希望如此!”谢文东收回手,说道:“丑话先说在前面,小心一点都是好的。” 
    “呵呵!”威克多笑了笑,将移动硬盘里的文件全部拷贝到手提电脑里,然后向谢文东面前一推。 
    谢文东接过,看了两眼,根本看不明白,随手把电脑关闭,交给身旁的姜森。 
    威克多道:“谢先生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我应得到的好处了?” 
    谢文东哈哈大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一张一千万美金的支票。当然,这是今天早上克里斯先付给他的那份订金。 
    他把支票递到威克多的面前,说道:“这是给你的。” 
    一千万美金绝对不是小数目。威克多接过,低头一看,吓了一跳,疑惑不解地看着谢文东,没明白他的意思。 
    谢文东道:“这是一千万美金,对我,对任何人来说,都不算小数目,我当然不会把这些钱送给一个将要快死的人,给你,是想让你明白,我说保护你的安全,就一定会做到的。” 
    威克多听后,心里长长出了口气。的确,一千万不算少,但也不是很多,不过却代表着谢文东的诚意,无疑让威克多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把支票仔细揣好,笑道:“既然谢先生这样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支票我收下,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谢文东道:“我们的合作,恐怕不会只有这一回。” 
    威克多茫然道:“谢先生这话的意思是……?” 
    谢文东道:“我还需要威克多先生的许多门路。” 
    谢文东以军火换毒品,掌控着金三角一半以上的毒品,生意越做越大,相应的,他希望开辟出更多的渠道。国内已经到了极限,他早开始将目光瞄准到了国外,美国那不计其数的隐君子简直就是一片丰厚的市场,在谢文东眼中如同一块巨大的蛋糕,他想要分一勺羹,而且他相信自己的毒品绝对能压倒哥伦比亚,一是价格相对低廉,二是纯度较高,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门路罢了,做为美国的大毒枭东尼。威克多,当然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以他对美国的了解,自己开通美国这条渠道不成问题。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把威克多控制住,对自己以后的发展会有极大的帮助。 
    他心里很清楚这一点。谢文东做事精于算计,城府极深,他不会也不可能去无缘无故地帮助一个陌生人。 
    威克多眉毛挑起,问道:“需要什么门路?” 
    谢文东道:“美国的毒品市场。” 
    “哦!”威克多恍然大悟,原来谢文东想借用自己来打通美国的毒品生意。若是以前,谢文东会是他的竞争对手,说什么都不会去帮他,可是现在,情况刚好相反,他越帮谢文东,就会让他越觉得自己的作用大,更加不会谋害自己。想到这里,他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这样啊,这事我们可以详谈!” 
    “恩!”谢文东点点头,笑吟吟道:“我这人一向很公平,你能帮我,我自然不会让你白白出力,如果美国的市场真能打通,我会给你分三成的红利。” 
    啊?威克多暗吃一惊,可很快又恢复正常,说道:“那我可要多谢谢先生了!” 
    谢文东道:“你帮我,我帮你,大家相互帮忙。” 
    又谈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谢文东向威克多道别,带人走出房间。 
    等他走后,那位在山庄大厅接待谢文东的西方中年人问道:“威克多先生,谢文东能靠得住吗?” 
    威克多阴沉沉的一笑,道:“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他想利用我倒是真的。”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把文件拷贝给他呢?” 
    “呵呵,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嘛,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们现在迫于形式,不得不拉住一个靠山,不然,你我恐怕真的会死在中国!这,就是一场豪赌!” 
    走出房间,姜森问道:“东哥,这个威克多真把拷贝给我们了……?” 
    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道:“出去说,小心隔墙有耳。”然后又对任长风道:“长风,把东西藏起来!”任长风答应一声,把手提电脑藏于衣下。 
    在山口组一干人等火辣辣的注视下,谢文东等人出了山庄。 
    上了自己车,谢文东长出口气,说道:“如果山口组知道威克多把这东西的拷贝给了我们,呵呵,他的情况可就不妙了。” 
    姜森想了想,道:“我想,山口组的人可能已经知道了。” 
    “怎么说?” 
    姜森道:“山口组让威克多住在他们的地头,房间里不会不留下窃听器的。” 
    “哈哈!”谢文东笑道:“他们或许会留,但是也不要小看威克多这个人!如果不是确认房间里没有窃听装备,他怎么可能敢和我谈这些呢?” 
    “也对!”姜森点点头,问道:“东哥既然和威克多扯上了关系,那和FBI联合偷袭的事怎么办?我们不做了吗?” 
    “为什么不做?!”谢文东眯眼笑道:“他们还欠我四千万呢!而且,FBI想把我推到枪口上,如果不给他们一个教训,实在太便宜他们了!”
第三十二章 无法无天
        回到北洪门总部,谢文东从任长风那里接过手提电脑,然后让众人回去休息,只留下姜森一人。 
    边向自己的房间走,谢文东边说道:“老森,想办法找一个军事技术的专家。” 
    姜森为难道:“东哥,这样的人可不好找啊!中科院的专家都是受政府严格保护的。” 
    谢文东笑了,翻着白眼道:“谁让你非要去中科院找专家了?随便找个研究军事技术的大学教授就好。” 
    “哦!”姜森点点头,又问道:“现在吗?” 
    “恩!”谢文东想了想,道:“现在就去找!态度客气一些,不要太强硬,知道吗?” 
    “我明白!”姜森答应一声,转身快步离开。 
    等他走后,谢文东长出一口气,走到自己房门前,刚要开门,雅诗象幽灵一样从他背后闪了出来。 
    她没有说话,甚至来到谢文东身后没有发出任何动静,但谢文东却知道她来了,不是他感觉神经特殊,而是她身上特有的淡淡幽香暴露她的行迹。 
    谢文东没有转身,边开房门边用英文问道:“雅诗小姐,这么晚还没有睡觉吗?” 
    雅诗一怔,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小心的了,可还是没有瞒过谢文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语气冰冷地问道:“谢先生这么晚又去哪里了呢?” 
    谢文东仰面轻笑,打开房门,转回身说道:“难道我去了哪里,还用向你汇报吗?” 
    雅诗玉面一红,眼中闪过火光,她沉默两秒钟,说道:“我只是提醒谢先生,既然和我们合作,就要全心全意,不然,你非但得不到好处,恐怕……”她故意没有把话说完,面带逼人的傲气,用眼角余光瞄着谢文东。 
    “呵呵——”谢文东悠然淡笑,手指敲着门框,摇头自语道:“真是伤脑筋啊!”说话间,没见他手臂怎样动,一把金灿灿的匕首从袖口中落到他掌心,接着手臂一抬,匕首锋利的刃尖已顶在雅诗白皙的脖颈。 
    太快了,快到只是眨下眼的工夫。雅诗受过专业的训练,反应已经足够敏捷,但是她连躲避的想法都没来得及生出,脖子已被人家逼住。 
    她能感觉到皮肤上传来的丝丝寒气,还有谢文东流露出的杀机,让她不自觉地打个冷战。刚才的高傲一扫而空,惊讶地说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谢文东狭长的眼睛眯缝成一条缝,不过那并不能挡住其中的杀气,脸上笑的那么灿烂,骨子里却透出阴寒,这种强烈的反差恐怕只有在谢文东身上才能找到。他幽幽说道:“我没有耐性,也没有善良的心地,我是个坏蛋,不要逼我讨厌你,不然,别说FBI,就算你们的上帝来了,我也照样会杀掉你!” 
    雅诗身子一哆嗦,她能感觉得到,谢文东并没有开玩笑,他那冰冷骇人的眼神让雅诗产生一种马上就转身跑掉的感觉。 
    看着脸色煞白的雅诗,谢文东嘴角高高挑起,身形向前一近,将她逼在墙角,两人身体之间的距离不足三寸。 
    他另只手抓起雅诗的一缕头发,金黄的颜色比他手中金刀的颜色还要纯正,摸起来也很光滑柔顺,如同锦缎一般。他笑眯眯道:“你很漂亮!” 
    女人一向很注意自己的相貌,雅诗并不例外,她当然知道自己很漂亮,不过,听到谢文东的赞美还是第一次,在自己被人家用刀逼住的情况下。 
    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想向后退,拉开两人的距离,但身后坚固的墙面让她难以退后分毫。如此近的距离下,她连谢文东脸上的汗毛都能看清楚。谢文东确实算不上英俊的男人,并不深刻的五官,平平凡凡的清秀相貌,但在他身上却具有一种特有的、迷人的神秘气息,特别是那双狭长的单凤眼,时而幽深,时而冰寒,时而热烈,溜光在黑眸中自然流转,让人看后,会忍不住迷失在其中。越是接近他,越是看不懂他究竟是怎样的男人。她满面通红,别过头,避开谢文东灼人的目光,紧张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她虽然不了解谢文东的为人,但想来男人哪有不好色的,如果现在他对自己用强,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想到这里,她的心跳一阵加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或是有那么一丝期待。 
    不过,谢文东并不是轻易能让人理解的人,至少雅诗还没有理解他。 
    从她的眼中看出她的担忧,谢文东哈哈大笑,直言道:“一个漂亮的女人,最好就是快些找个条件优秀的男人嫁掉,不要混进你无法控制的旋涡中,不然,香消玉损岂不是可惜了吗?!也对不起老天给你的眷顾!” 
    说完,谢文东悠悠一笑,手腕一抖,收回金刀,晃身形走进自己房中,离关门前,他笑眯眯道:“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对外国的女人兴趣并不大,你不用担心。” 
    “咣当!”房门关上,雅诗依靠墙壁,站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好象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站,浑身乏力,手心中满是汗水。 
    这时候她才感觉到,谢文东这个中国人比她想象中要厉害得多,也难缠得多。 
    “雅诗,发生了什么事?雅诗,你听见了吗?” 
    在雅诗的耳孔内,贴有一块圆形、半个指甲大小纸片,声音就是从这普通的纸片中传出。 
    她精神一振,边急匆匆走向自己的房间边拉了拉衣领,轻声说道:“没事!” 
    姜森做事,一向很快,特别有刘波的配合,更是快得出奇。 
    第二天清晨,谢文东还没有起床,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他头发凌乱地坐起身,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谢文东有低血糖的毛病,每当熟睡时被人打扰,胸中总会有一股难言的怨气。 
    敲门声并没有因为他的烦躁而停止,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该死的!”谢文东诅咒一声,飘身下了床,拉开房门,看到的是姜森那张憨厚的笑脸。 
    谢文东发挥出他超凡的意志力,终于压住把这张笑脸一拳打扁的冲动。他语气地平缓地问道:“什么事?” 
    他的语气虽然听不出丝毫的火气,但姜森了解谢文东的个性,知道此时的东哥可是相当危险的。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东哥,我找来一位行校的教授,他对导弹方面的技术深有研究。” 
    谢文东听后没什么反应,问道:“现在几点?” 
    姜森暗中一缩脖,道:“东哥,现在六点。” 
    “哦!”谢文东点点头,面无表情道:“才六点!”他慢慢穿着衣服,说道:“这么早打扰人家,实在太不礼貌了!” 
    低血糖病发作时的东哥的确很反常!姜森听后,苦笑不得,嘘了口气,说道:“东哥放心吧!教授很愿意为我们服务。” 
    谢文东挑起眉。 
    姜森又道:“我答应给他二十万的报酬。” 
    谢文东耸肩道:“我还以为做学问的人是不喜欢钱的呢!” 
    姜森笑道:“教授也同样会去找小姐,包养情妇。” 
    谢文东哼笑一声,系好口子,随姜森走出房间。 
    房间外,褚博也在,见谢文东出来,躬身问好。 
    谢文东点头摆手,刚要向办公室走,雅诗的房门一开,她衣装整齐地从里面出来,默不作声跟上谢文东。 
    关于自己得到导弹机密技术的事,当然不能让雅诗知道。谢文东暗叫一声麻烦,转头看向褚博,然后对着雅诗弩弩嘴。 
    后者会意,定住身形,伸手将雅诗拦住。 
    雅诗秀眉皱起,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褚博的英语半生不熟,要说单词还能认识几个,但要听就不行了。 
    他听不懂雅诗说的话,但对她的意思也领会个八九不离十,呵呵一笑,道:“对不起,东哥不想被人打扰!” 
    看谢文东越走越远,马上要消失在走廊尽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去,而自己的任务偏偏是监视他的举动,雅诗大急,娇喝道:“让开!” 
    褚博脸上依然带着笑,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雅诗不想在他人身上耽搁时间,闪身想从褚博身旁穿过。 
    褚博反应极快,动作也快,横跨一步,又将雅诗阻挡住。 
    雅诗气得重哼一声,怒火攻心,想也未想,提腿对着褚博的面颊就是一脚。 
    别看她模样美艳,身材纤瘦高窕,但动起手来,却凶狠异常。 
    褚博的身手来自任长风的传授,虽然经验不足,根基却十分扎实。 
    他脸上笑容不减,抬起手臂,神态轻松的将雅诗这一脚架住。 
    两人你来我往,在走廊里打个不可开交,谢文东和姜森却已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坐有一位中年人,带着眼睛,头发稀疏,光滑地梳向脑后,唇上无须,红光满面,身上西装革履,干净整齐,脚下的皮鞋擦得铮亮,看起来颇有学究的模样。 
    谢文东呵呵一笑,道:“阁下就是李教授吧!”来时,姜森已把教授的名字告诉他。 
    中年人见邀请自己的人带来一位气度不凡的青年,忙站起身,问道:“你是谢先生?” 
    谢文东哈哈一笑,点头坐到椅子上,将带来的手提电脑向中年人面前一推,说道:“想必老森把我找你来的目的已经告诉你了,那我也不多说废话,我是想让李教授帮我鉴定一样东西。” 
    中年人是姜森找来的,但后者并没有把事情说得十分明确,他疑问道:“谢先生想让我鉴定什么?” 
    谢文东道:“一项技术,军事方面的技术,在电脑里,李教授请先过目。”说着,他指了指手提电脑,同时作出邀请的手势。 
    军事技术?中年人差点笑出来,谢文东是什么人,他很清楚,一个黑社会能有什么样的军事技术呢?出于职业的特性,他心里还是多少有些好奇,按照谢文东的指引,他打开文件,他不看还好,这一看,目光就再也没有移开。 
    (PS:元旦快乐!!)
第三十三章 无法无天
       时间一点点过去,中年人的额头也渐渐渗出汗水。 
    中年人这一看就是半个小时,期间,姜森几次想出言询问,都被谢文东用眼神制止。 
    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中年人敲打键盘的声音。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中年人终于长出一口气,挺直腰身,目光依然没有离开屏幕,问道:“谢先生,我想知道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搞到的。” 
    谢文东轻描淡写道:“一个美国的朋友给我的。”顿了一下,又问道:“李教授认为这是真是假?” 
    中年人摇头道:“我暂时还说不清,特别是里面提供的一些数据,很专业,如果想知道真假,还需要仔细研究和通过实验来检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其中的技术是非常先进的,至少国内还达不到这样的水平。” 
    谢文东不想知道这些,他只想弄清楚这东西对自己有没有用处。他思绪一转,问道:“这对国家有用处吗?” 
    中年人抬起头,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道:“非常有用。如果把这提供给科学院,完全可以让中国的导弹技术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 
    谢文东眯起眼睛,轻轻揉着下巴没有说话,脑袋却在飞速旋转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