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什么人,明白他这次来达尔文,并非为了生意,而是有其他的原因。黑道上的事他不想过多接触,因为知道的越多,陷的也就越深。他是一个聪明人。
  张天扬走后,和他一起的人却没有离开,这些人都是文东会的兄弟。
  谢文东坐在沙发上,点着一根烟,没有马上说话。姜森在旁问道:“猛虎帮在这里有多少人?”
  一名戴眼镜的青年说道:“三十多人。他们在东区有酒吧和旅店,还经营一家专门出租游艇的公司,魂组的快艇,都是从他们那里租借的。这次,魂组暗杀失败,猛虎帮好象也听到了风声,可能已经知道自己行踪败露,这几天正忙着兑卖酒吧、旅店,看样子似乎要准备撤退了!”
  “想走?”姜森冷笑一声,道:“哼,恐怕没那么容易。”说着话,他转头对谢文东道:“东哥,把他们交给我吧!”
  谢文东吸了口烟,揉揉下巴,仔细琢磨了一会,摇摇头道:“不好!我们进入达尔文才几个月的时间,脚跟没有站稳,如何引起杀戮,那当地的官员对我们的好印象将荡然无存,还有当地的居民会敌视他们,警察也会经常找上门来,麻烦不断,得不偿失。”
  他考虑的很周到,一旦让当地的官员知道谢文东在本市掀起腥风血雨,以后想入境,将变得异常艰难,甚至达尔文都不可能再成为中转站,如此一来,对谢文东的损失实在太大了。
  任长风在旁急道:“那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吧?”他不是文东会的人,本没有资格插口说话,但因为和谢文东关系亲密,其他人即使心中有些不满,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他的话也不无道理。如果就这样把猛虎帮放跑,那太让人难以忍受了。
  谢文东仰面,哈哈一笑,道:“怎么不能放他们跑?我想猛虎帮即使要走,也走不远,出不了澳大利亚。我们即使要动手,也不能在达尔文干,可以在路上等机会,如果不行,等他们到其他的城市再下手也不迟。总之,我们要给本地的官员以及居民留下良民的印象,达尔文对我们太重要了,不能有任何的散失。”
  姜森听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东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谢文东道:“可以吓唬他们,加速他们离开,但是一定不要引发出械斗。”
  姜森颔首道:“东哥,我明白了。”姜森为人机警,心思周密,脑袋也灵活,马上领会了谢文东的意思。在文东会,他可算是难道的文武全才型干部,而且又对谢文东忠心耿耿,不然,谢文东又怎么可能把文东会最锋利的一把‘刀子’交给他掌管呢?!
  猛虎帮在达尔文的势力不大,他们的重点也没有放在这边。倒是谢文东买下吉乐岛之后,经常在达尔文出现,这才引起猛虎帮的重视,又前后派过来十几个帮会中的精锐,暗中监视文东会的动静。后来,猛虎帮得到魂组残余力量准备刺杀谢文东的消息,主动联系上他们,并为其提供快艇。可魂组那五十多人自去偷袭吉乐岛之后,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一个人都没有回来。猛虎帮的人也不傻,立刻意识到魂组的刺杀行动失败,十有八九都已死在谢文东的手上,而且,很有可能把猛虎帮暗中支持的事情也告诉了谢文东。
  猛虎帮的人开始坐不住。谢文东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再了解不过了,知道他一定会来报复。
  果然,魂组刺杀行动的第三天,谢文东从吉乐岛坐飞机来到达尔文,使猛虎帮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没错。他们在达尔文只有三十多人,谢文东若来袭击,他们根本抵挡不住。猛虎帮本想等把旗下几个产业全部卖出后再离开,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那份耐心,特别在他们经营的酒吧里经常出现陌生的东方面孔之后。
  在姜森的安排下,文东会的人经常出没猛虎帮的酒吧里,每次来都是大摇大摆的,异常张扬,时不时还有意无意地露出随身的家伙。
  酒吧门口更被姜森安插了重兵,使原本冷清的酒吧,突然一下子变的热闹起来,生意虽然火暴,却让猛虎帮的人却高兴不起来,反而越加心惊胆寒。
  就连当地的民众都感觉到事情不太正常,政府的官员也闻出其中的火药味,警局局长更是不只一次找过谢文东。
  谢文东的背景,他很清楚,所以局长对他的态度一点都不客气,而且从心眼里,他也看不起象谢文东这样的人,说好听点,他来澳洲置业是为了求发展,说难听点,他就是来避难的,在本国混不下去,逃到澳大利亚来,并且有黑钱买个一座小岛,过着神仙般的上层生活。
  局长是位年近五十岁的中年人,头发斑白,稀疏几根,一双蓝色的眼睛闪烁出狡捷的光芒。他身材又高又膀,至少在二百斤以上,微微有些驼背,站在那里,好象成了精的狗熊。
  在会客厅里,谢文东接待了这位局长。局长和他不熟,以前只见过一次面,那还是他去参加某位高官举办的私人聚会上。
  他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好笑地打量眼前这位身穿笔挺西装的局长,同时,也没有忽视他身上的火气。
  他打量局长的同时,局长也在打量他。在西方人眼里,东方人的相貌几乎都是一个样。谢文东年纪清清,刚刚二十出头,模样清秀,皮肤白净,在局长看来,他更象一个女人。不过这个外表阴柔的男人却有着十分傲慢的态度,看到自己,即没有主动上前打招呼,也没有从沙发站起来的意思。哼!局长心中冷哼,庞大的身躯象小山一样走到谢文东近前,垂目盯着他的眼睛,冷冷道:“谢文东,我要给你一个忠告,这里是澳洲,不是中国!(英)”
  谢文东身后的一位青年将局长的话翻译成中文讲给他听。其实,他的英语水平并不比身后的翻译低,不过,他却不想说。
  他笑道:“无论世界什么地方,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样。”
  听完青年的翻译后,局长面容一冷,道:“在达尔文,你要是敢做违法的事情,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抓起来。(英)”
  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恐怕没那么容易吧!”(翻译略)
  局长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英)”
  谢文东笑眯眯道:“我的兄弟有很多,你若是把我抓起来,他们会很难过,也会很失望,到那时,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甚至,会超出你的想象。”
  局长握了握拳头,他做警察几十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而象谢文东这样嚣张的,确实还是首次碰到。他冷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英)”
  谢文东道:“当然,你也可以这样理解。”
  局长怒道:“你信不信,就凭你刚才这句话,我马上就可以拘捕你!(英)”
  “呵呵!”谢文东柔和地笑了笑,毫不在意道:“如果你想那么做,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他态度从容,可是站在他身后的一群人却一各个将手摸向后腰。只要局长有什么异动,他们会马上拔出枪来,将对方打成筛子。谢文东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简直和神一样,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敢去动他,他们可以豁出性命。
  局长没有忽视那些人的动作,以及一道道冰冷如刀的眼神,心中一寒,暗暗打个冷战。他不是傻子,这时候和谢文东闹僵,等于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他微微一笑,话锋一转,说道:“我不知道猛虎帮和你有什么过节,但是,我只希望我管辖的地方,可以平平安安,不要出现大乱子(英)。”
  谢文东笑道:“不会有乱子的。”
  局长一愣,看了他一会,不确定地问道:“你保证?(英)”
  谢文东点头道:“我可以保证我的人不去动他们,至少在达尔文不会。”
  局长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冰冷的脸上终于浮现一丝笑容,道:“如果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听说,中国人是很讲信誉的。(英)”
  谢文东一笑,道:“不用拿这样的话来压我,我对我说的话,自然会负责。你放心好了,如果没有必要,我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当然,同时我也希望局长先生不要给我带来任何麻烦。”
  局长伸手一指谢文东身后的众人,说道:“只要你和你的手下们不惹事端,我想我们会相敬如宾的。(英)”
  “哈哈,那再好不过了。”
  “再见!(英)”
  “不送!”
  局长走后,姜森低声说道:“东哥,这个局长似乎给我们很有成见,留下来是麻烦。”
  “恩……”谢文东的手指敲敲茶几,顿了几秒钟,说道:“老森,一会你让人准备一笔钱,送给他。”
  姜森迟疑道:“如果他不收呢?”
  谢文东双眼一眯,道:“那就杀了他!让他死在意外事故里。”
  “是!东哥!”姜森阴森地答应一声,挥手带两人走出房间。
  局长有没有收自己的钱,谢文东根本不关心,象这样的人,他也全然不放在心上,交给姜森处理,完全可以搞定。总之,自这以后,这位局长再没有找过他。
  两天后,晚间十一点。
  谢文东这时已经休息了,一阵敲门声让他从睡梦中醒过来。翻身坐起,在床上呆了三秒钟,才面色阴沉的下床。他边打开房门,边低声诅咒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好理由!”
  站在门外的是金眼,他面带小心,低头说道:“东哥,猛虎帮的人刚刚坐车出发,看样子准备连夜逃走。”
  金眼做谢文东的保镖有一段时间,对其习性深有了解。谢文东患有低血压,起床气特别大,谁要是打扰他睡觉,很可能会引来一场灾难。金眼虽然是他身边的人,但这时候叫醒他,也会下意识地浑身紧张,小心翼翼,如果没有紧急事情,绝对不会这样做。
  谢文东在原地直勾勾盯着金眼一会,神智才清醒过来,低叹口气,懒洋洋说道:“集结兄弟,先追上去,我随后就到。”
  金眼问道:“什么时候动手?”
  谢文东道:“等他们出城之后。”
第七章
       达尔文南部是片广阔无垠的沙漠,荒芜,少有人烟,白天,穿插沙漠的高速公路还可以看到来往的车辆,等到晚间十一点以后,公路上宁静的吓人。
  猛虎帮的人准备向凯瑟琳撤退,那里距离达尔文并不远,但坐车也至少需要半晚的时间。他们以为自己的行动隐蔽,不会被别人发现,可是,却哪里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在谢文东的监控之中。
  文东会派出十辆吉普车,四十多人紧随猛虎帮之后,带队的,是姜森和任长风。
  车辆并未开到全速,按照谢文东的指示,他们只是遥遥跟踪,不距离对方太近,也不把距离拉的太远,只要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行踪就可以。
  就这样,一路追出四百多公里,天边已经渐渐发出光亮。车上,任长风等的不耐烦,焦急地搓搓手掌,问坐在他身旁的姜森道:“老姜,东哥还没有下攻击的命令吗?”
  姜森下意识地摸摸口袋中的手机,摇头道:“还没有!”
  任长风看看手表,已经三点了,再仰面望望天空,不无担忧地说道:“天已经快亮了,再不动手,我们恐怕就没机会了。”说着,他又把地图拿出来,在上面指指点点道:“以我们的行程来算,现在可能已经很接近凯瑟琳,如果等猛虎帮的人进入市区,我们还怎么动手?!老森,不是你的手机有问题吧,东哥打来电话你没有听见,或者你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
  姜森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手机的信号是满的,东哥根本没打过电话。”
  任长风哦了一声,嘟囔道:“不会是东哥出现遗漏了吧!要不,我们先追上去,等把对方干掉再向东哥解释?”
  噗嗤一声,姜森冷俊的面孔出现几分笑容,拍着任长风的肩膀道:“任兄,不用着急,跟东哥那么久了,他什么时候出现过失误,耐心点,再等等吧!”
  “唉!”任长风叹口气,勉强压住心急如焚的情绪。
  凌晨四点左右。前面的车辆突然停下来,一名青年从头车跑下,急冲冲来到姜森和任长风所在的吉普车前,说道:“姜哥,猛虎帮的人停下来了。”
  “停下来了?”任长风一皱眉,插话问道:“他们停下来做什么?”
  那青年看了任长风一眼,然后向姜森说道:“猛虎帮的人似乎在休整。”说着,他把挂在胸前的军用望远镜递给姜森。
  姜森接过来,向前方望去。看了一会,放下望远镜,交给一旁急不可耐、正伸长脖子张望的任长风。后者道了一声谢,在吉普车里站直身躯,举目眺望,虽然天色还有些朦胧,但望远镜的倍数很高,对数公里开外的情况看的比较真切。只见猛虎帮的人或拿油桶给汽车加油,或从车里出来坐在路边休息,或三五成群站在车旁聊天。看罢,他心中大喜,对姜森道:“老姜,现在是好机会啊!猛虎帮的人以为自己接近凯瑟琳,不会再有危险,放松了警惕,如果现在动手,事半功倍!”
  这个道理,姜森当然也明白。他点下头,又摇摇头,说道:“可是,东哥还没有下命令!”
  “东哥根本就不在这里,他……”任长风本想接着说:他根本不可能了解现场的情况。可是话还没说完,姜森的电话突然响了。精神为之一振,姜森忙把电话拿出来,来电显示正是谢文东的手机号。他立刻接通,没等说话,电话那边响起谢文东坚定而又阴柔的声音:“老森,动手,现在!”
  “明白!”姜森答应一声,向前后车辆急急打出两个代表进攻的手势。十辆吉普车重新启动,这回可是全速前进,速度之快,仿佛离弦之箭,眨眼工夫,便冲到猛虎帮车队的附近。
  猛虎帮的人开了一夜的车,也提心吊胆了一夜,生怕谢文东会追上来,可一路上风平浪静,平安无事,现在已经进入凯瑟琳范围之内,市里有大量猛虎帮的人,他们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回到肚子里,紧绷的神经轻松下来,疲惫感顿时席卷而来,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先休息一下,既然已经安全了,就等天色大亮的再进城,省得引起别人的注意。
  (黑帮毕竟是黑帮,越保持低调,它的性质就越黑!)
  可他们休息没两分钟,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轰鸣声,抬头看去,只见公路上尘土飞扬,仿佛一条土龙钻地而出,在公路上翻腾。这是怎么回事?猛虎帮的人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叫喊道:“不好!可能是谢文东追来了!(俄)”说着话,他啪啪啪连续用手掌拍打车身,大声道:“大家快拿家伙,准备战斗!(俄)”边说话,他边从自己衣襟下掏手枪。
  他的猜测没有错,可是他的提醒却太慢了。当猛虎帮众人清醒过来,手忙脚乱的从车箱内拿出枪后,十辆吉普车已经冲到他们近前,失去最佳射击的时机。
  “咯吱——”随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十辆吉普车在距离猛虎帮车队十米开外的地方停下来,同时,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清晨的天空。
  “嘭!”这只是开始,随后,枪声大震,连成一片。其中有清脆的手枪声,还有连续的冲锋枪声,也有厚重的来福枪声。
  只一个照面,猛虎帮便有三人倒在血泊中,可叹的是,他们连敌人的模样都没看清楚。
  双方以各自的气车为掩体,短兵交接,展开互射。这时,姜森枪法的威力显现出来。
  子弹,从他的枪口中打出来,好象长了眼睛似的,都能准确无比的命中目标。交战开始,他先后只打了五枪,却有五个人惨叫倒地。如此弹无虚发的枪法,给猛虎帮的人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甚至连露头还击都变成一种冒险。
  任长风的刀法绝对是一流,但枪法的精准程度,差不多和谢文东有一比,把弹夹里的十二发子弹打空,却只伤了对方一个人。
  他本想打对方露在车下的脚,结果子弹打在那人拿枪的手腕上……
  有姜森的火力压制,文东会其他人轻松不少,本来人数上就占有优势,现在更可以有待无恐地开枪狂射。
  猛虎帮众人基本被压在车下不敢露头,车身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弹痕。
  见对方被压制住,两名文东会的人抢功心切,想趁机冲过去,结果刚翻过吉普车,一排子弹从对方车底打出来,两人脚腕中弹,身子一软,倒在地上。眼看自己人受伤,倒在双方交火的中心痛叫挣扎,又有两名青年跳过吉普车,企图将受伤的同伴拉回来,结果,一阵枪声过后,他俩也步了前者的后尘,两只小腿中弹,瘫软在地。
  转眼的工夫,自己一方有四人被对方打伤,而且位于交火中心地带,随时有杀的危险。
  “妈的!”任长风怒骂一声,动身就准备冲上去,他身旁的姜森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他,冷静道:“你干什么,别冲动!”说着,他又向其他人大声喊道:“大家留在原地,谁都不要动,把脚尽量隐藏在轮胎后面!”
  众人闻言,赶快按照姜森的话移动身体。任长风甩动胳膊,把姜森的手震开,不满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救他们?”
  姜森向对方的方向弩弩嘴,道:“猛虎帮本来可以杀死他们四个的,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当然是想引我们上钩。如果你草率冲出去,下场将和他们一样。”
  任长风一握拳,探头看看那四人。他们都是双腿中弹,鲜血把裤腿湿透,几人边苦痛地呻吟,边向己方阵营艰难地爬行。短短几步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却仿佛有一百公里那么遥远。
  心头一痛,任长风用力一砸车盖,叫道:“老姜,你掩护我!”说完,不等姜森回答,一个箭步窜了出去。
  哎呀!这人行事怎么这样冲动!姜森暗叫糟糕,想也未想,横身趴到地上,从己方的车低向对方车底望出,看到两只黑洞洞的枪口。来不及细想,他甩手两枪,子弹奇准地打在那两只拿枪的手上,对方车后随之传出两声惨叫。
  这时,对方数量汽车底下枪声大起,无数子弹飞射过来,姜森无奈,只好站直起身,躲到轮胎之后。
  任长风是冲动、高傲,可他不是傻瓜,并未去救那受伤的四人,而是趁着对方向姜森射击这一空挡,直接冲到对方的汽车前,纵身跳上车盖。
  “啊——”他猛然杀过来,把猛虎帮的人吓了一跳,躲藏在车后的四人本能地将枪口准备任长风。
  如果距离较远,任长风拿他们没办法,但距离若拉近,打起近战,那完全是他的天下。那四人刚刚把枪口对方任长风,没等扣动扳机,突然,只觉得眼前一花,闪过一道银电,接下来,握枪那种沉甸甸的感觉消失了,手中轻飘飘的,好似没拿东西。
  四人同是一愣,纷纷低头观瞧。不看还好点,这一看,四人发出杀猪般的惊叫。
  枪,已经不再他们的手上,不,应该说枪在他们的手上,而是手却不在他们的胳膊上。四只断腕象喷泉一样喷射出鲜血,殷红了四人的衣服,也映红了他们的眼睛。
  剧烈刺心的疼痛感翻江倒海的传过来,四人嚎叫着,哭喊着,手捧断腕,满地翻滚。
  凄惨的声音仿佛发自于地狱,撕裂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若说场中还有人在笑,那只有任长风了。在他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又窄又长闪烁着幽幽寒光的钢刀,那是把唐刀!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恶魔般的笑容,飞身从车盖跳下来,手腕一翻,惨叫声嘎然而止,刀锋冷酷无情地从四人喉咙上抹过。
  “啊!”一声猛虎帮大汉惊叫一声,抬手对任长风就是一枪。
  若是换成旁人,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根本没办法闪避子弹,但是任长风却偏偏闪开了,长久以来,他所练的就是近战的本事。
  那大汉扣动扳机的瞬间,任长风反射性地将身子一缩,象是一颗肉球,就地向前滚去。
  子弹几乎是擦着他后背飞过。懒驴打滚这招虽然难看,但在实战中却异常实用。当他稳住身子时,人已在对方的脚下,不给那人再开第二枪的机会,他手中唐刀顺势向前一刺,半个刀身没入大汉的小腹。
  大汉喉咙里咕噜咕噜发出两声古怪的声音,接着,血水从嘴角躺出来,他目光呆滞,足足停顿两秒钟,僵硬的身体似座小山般轰然倒地。
  猛虎帮的人从来没见过象任长风这样疯狂的人,也没见过象他这样恐怖的刀法,可还没等他们回神,空中又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七章
       达尔文南部是片广阔无垠的沙漠,荒芜,少有人烟,白天,穿插沙漠的高速公路还可以看到来往的车辆,等到晚间十一点以后,公路上宁静的吓人。
  猛虎帮的人准备向凯瑟琳撤退,那里距离达尔文并不远,但坐车也至少需要半晚的时间。他们以为自己的行动隐蔽,不会被别人发现,可是,却哪里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在谢文东的监控之中。
  文东会派出十辆吉普车,四十多人紧随猛虎帮之后,带队的,是姜森和任长风。
  车辆并未开到全速,按照谢文东的指示,他们只是遥遥跟踪,不距离对方太近,也不把距离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