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T市距离北京不远,两个小时的车程而已,他这次没有带更多的人手,随行的只是一名司机和一个贴身的兄弟。 
    在他想来,这次北京之行根本用不了多久,中午之前就能赶回T市。 
    当汽车开到北京郊区时,天色已经微微放亮,谢文东坐在车椅上闭目养神,忽然,一串清脆的音乐声打破车厢内的宁静。 
    司机放缓车速,谢文东摇摇手,示意不用,从怀中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他眯眼笑了。 
    电话号码很熟悉,是东方易打来的。 
    谢文东等的也正是他的电话。 
    接通,他笑问道:“东方兄,怎么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呢?” 
    “是很早!”东方易语气不善,道:“这都是拜你所赐啊!” 
    “哦?”谢文东假意吃惊道:“东方兄这么说可真让我受宠若惊啊!哈哈!” 
    “你还笑?你还敢笑?!”谢文东能想象得到此时东方易的表情,他猜测他的脸色不是白就是青。 
    东方易青着老脸问道:“友和山庄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你的胆子也太大了,里面有几十口的人命,而且又是日本人又是美国人,你要干什么?疯了吗?” 
    谢文东觉得东方易快要疯了,而且语无伦次。他笑道:“东方兄,知道我现在在哪吗?” 
    想不到他此时竟然问个如此奇怪又可笑的问题。东方易没反应过来,问道:“你什么意思?” 
    谢文东笑道:“我在北京。” 
    “啥?”东方易觉得自己的耳朵好象出现了问题,茫然道:“你来北京了?” 
    “是的。”谢文东道:“我知道东方兄现在很想见我,所以我就来了。” 
    “你吃错药了吧你!”东方易揉揉额头,谢文东什么时候听话过?自己命令他来北京他都不一定会来,这样主动来了,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他叹口气,道:“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吧,要不,先给我透个风,好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听他如临大敌的口气,谢文东仰面大笑,道:“东方兄请放心,这次是件让你高兴的事!” 
    “呵呵!”东方易干笑道:“我只求你不要让我太痛苦就好了……” 
    东方易早早的赶到政治部总部,会见谢文东。 
    政治部总部门脸并不大,在衙门林立的首都,毫不起眼。门口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使老气陈旧的建筑物多了那么点气派。 
    轿车在政治部门口停下,谢文东让司机和随行的兄弟在车上等候,他自己下了车,向大门走去。 
    没等到近前,士兵已先走上来,语气冷冰冰地说道:“请出示你的政证件。” 
    谢文东拿出政治部的证件,笑呵呵地递给士兵。 
    士兵接过,仔细查看一遍,确认无误后,交还给谢文东,然后身体站得溜直,敬个标准的军礼。 
    (ps:《坏蛋》里绝对有夸张的成分,但也有些是真实的。 
    以前一些朋友说,行贿局长的一段比较有创意,但却很夸张,其实,这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 
    故事发生在我朋友的朋友身上。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个朋友和别人打架,打红了眼,后来拿出刀把对方捅了,伤很重,送到医院时人已经昏迷不醒,警察来时就把这个朋友给扣住了。 
    这个朋友家里有些钱,他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立刻从银行提出三十万,当晚去了警察局长的家,让局长把自己的儿子放了。 
    他把三十万往桌子上一放,告诉局长,要么收下这笔钱,放人,要么他马上拿这笔钱出去雇个杀手,把他干掉。 
    这并不夸张,不久前,一个市领导在自家楼道里被人在胸口连开两枪,当场就死了。 
    那局长当时一句话没说,连抽了三根烟,最后点头,把钱收了,但有个条件,让他的儿子必须离开本市。 
    再后来,这人果然被放了,家里给了他一笔钱,去了北京,在那边做古董生意。 
    后来买卖做得很大,身家超过千万,几年之后,又回来了,请我的朋友吃顿饭,听朋友说,当时他身边还带着保镖…… 
    有些人贪污,可能是受周围环境的影响,而有些人贪污,就是被逼出来的。 
    如果你是那位局长,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三十万你会不会收? 
第三十八章 无法无天
       作者:六道
    38)谢文东点下头,算是回礼,然后挺直胸膛,大步走了进去。 
    政治部的总部看起来看守的松懈,实际上,谢文东自进大门开始,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中。 
    从正门到总部的大楼,路上明处暗处至少按放了二十台微型摄象头,而且路上巡逻的士兵及多,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丝毫不过分。 
    进了楼内,由于现在是凌晨四点多,大厅里空荡荡的。谢文东左右巡望,希望能找个人打听一下东方易办公室的位置,这时,仰面走过来一位模样娇美、身材修长高窕的年轻女郎。 
    她走到谢文东近前,脸上带着职业的笑容,问道:“请问,你是谢先生吧?” 
    谢文东一怔,道:“我是谢文东,你是……?” 
    女郎笑道:“是东方中校让我带你去见他的,我是他的秘书。” 
    “哦!”谢文东点点头,别看东方易教条死板,但找的女秘书却是百里挑一的。他笑眯眯道:“请前面带路。” 
    女郎带着谢文东走进电梯,后者暗道奇怪,刚才他在外面看得很清楚,这座大楼总共才三层,就算去顶楼,也用不着坐电梯嘛。 
    电梯启动后,谢文东恍然大悟,原来电梯并非是向上走,而是往下运行。看来,这毫不起眼的大楼地下,还别有一番天地呢! 
    电梯内部十分宽敞,运行得也很稳,几乎让人感觉不到电梯在移动。向下行了足有半分钟,电梯停住。 
    “叮!”电梯门打开,谢文东举目一瞧,暗暗心惊。电梯外是座面积巨大的大厅,四周墙壁皆为银白色的金属,使大厅异常明亮。 
    此时虽然是凌晨,但在这里却看不到冷清,人来人往,穿梭不断。 
    谢文东第一次来这里,忍不住向四下张望。女郎见状,客气地说道:“谢先生请随我来。”说着,向右侧的走廊走去。 
    跟在女郎的身后,谢文东越走越心惊,如果此处真是在地下,那么,这里的工程只能用规模浩大来形容。他状似随意地问道:“这里是地下吗?” 
    女郎回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谢文东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道:“建一个这么庞大的地下工程,恐怕花掉不少经费吧?!” 
    女郎听后,仍是笑而不语。 
    真是个木头一样的女人!谢文东脸上笑眯眯的,心里却对女郎很无奈,放弃在她身上继续探话的意图,不再多言。 
    足足走了十分钟,女郎在一间房门前停住身形,脸上带着一成不变的笑容,说道:“到了!谢先生请近!” 
    谢文东随女郎进了房间,里面有一张办公桌,在房间尽头,还有一扇房门。女郎走到房门旁,笑道:“东方中校在里面等你呢!” 
    “谢了!”谢文东嘴上说谢,脸上可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走到房门前,随意地敲了两下,便推门走进去。 
    东方易正坐在办公室里端的椅子上,冷着脸,垂着头,似在审阅文件,看都没看谢文东一眼。 
    看他如此模样,谢文东耸肩笑了,大咧咧坐在东方易对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也没有说话。 
    两个人谁都不先开口,办公室里静悄悄,气氛压抑。 
    过了五分钟,东方易先忍不住了,同时也很佩服谢文东的耐性,他开口之前先咳了一声,道:“怎么?谢先生大清早来我这,只是想和我静坐吗?” 
    谢文东笑眯眯的慢悠悠说道:“俗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易乐呼,可是,我在东方兄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喜悦,看来,东方兄不把我当成朋友,那我此次之行也没什么意思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东方易暗叹一声,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欠他什么了,谢文东总有办法来折磨自己!他苦笑一声,挺直腰身,道:“说说吧,谢老弟这次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谢文东笑了笑,向四下望望,道:“我怎么不知道政治部还有个地下总部?” 
    东方易翻着白眼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快点说你的意图,我可没时间和你扯谈?” 
    谢文东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地说道:“咦?东方兄这是什么态度?当初在吉乐岛,我送你一块大金牌的时候,你的表情可不是这样子的。” 
    东方易头大的扶扶额头,没笑挤笑,说道:“谢老弟说得哪里话,我这阵子工作有些忙……” 
    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道:“忙就要多休息嘛,不然,累坏了身子,我会担心的。” 
    扑!东方易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咽到。 
    谢文东哈哈大笑,不再开玩笑,说道:“我这次来,是向你解释友和山庄的事!” 
    听到友和山庄,东方易来了精神,站起身,在办公桌前走来走去,道:“谢老弟,这事你做的也太过火了,一下子搞出那么多人命,而且还都是外国人,这让我很难做啊,真要是上面追究下来,就算政治部……” 
    不等他把话说完,又被谢文东打断,后者笑道:“死的日本人,是山口组的成员,而死的美国人,则是FBI。” 
    啊?东方易倒吸冷气,眼睛瞪得溜圆,一眨不眨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继续道:“FBI的人是被山口组成员杀死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这点,FBI可以作证。” 
    “等等!”东方易觉得自己的头脑有些混乱,他问道:“你说,FBI来中国了?他们来中国干什么?” 
    谢文东道:“为了追踪一个人。” 
    东方易忙问道:“谁?”能把FBI引到中国,说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谢文东道:“东尼。维克多!” 
    东尼。维克多?东方易满脸的茫然,他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也想不起来世界上哪国的重要人物叫东尼。维克多。 
    见他脸上的疑惑,谢文东又解释道:“东尼。维克多是美国的大毒枭,这本没什么,但是,他身上却有一份美国的机密文件。” 
    “哦?”东方易闻言,来了兴趣,问道:“机密文件?是什么文件?” 
    谢文东笑呵呵地仰起头,老神在在地看着天花板,悠然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份关于军事方面的技术而已。” 
    哦?东方易精神一震,半晌没说出话来,他眼珠连转,问道:“这项技术现在在哪?”东方易也不傻,美国的军事技术,而且还能把FBI牵扯出来,那应该不是普通的技术。 
    “当然还是在东尼。维克多的手上!”谢文东笑眯眯道:“FBI想把这项技术抢回去,日本的山口组也想得到它,双方为此展开火拼,死了很多人,我不想他们在我的地头上把事情闹大,才出面干预的。” 
    东方易对谢文东的话半信半疑,不过,他不关心这些,他只想知道怎么才能把这项技术搞到手。他问道:“那东尼。维克多在哪?” 
    “天知道。”谢文东摇头,反问道:“东方兄也想找他吗?” 
    “嘿嘿!”东方易干笑道:“当然!不过,我对谢兄弟提的这项军事技术很感兴趣。” 
    他实话实说,在谢文东面前,没必要隐瞒什么,话说回来,即使想隐瞒,也未必能瞒得过他的眼睛。 
    谢文东笑眯眯道:“如果东方兄想要,我有办法得到。” 
    “真的?”东方易身子前探,整张脸快贴到谢文东的脑袋上。 
    “当然!”谢文东笑道:“东方兄有听我说过大话吗?” 
    “没有!”东方易用力地摇了摇头,谢文东确实没说过大话,他说的话,都已经做到了。他好奇地问道:“谢兄弟准备用什么办法?” 
    “那是我的问题,东方兄就不用管了。”谢文东道:“不过,山口组对它也很感情趣,恐怕,他们会给我造成麻烦。” 
    “你放心吧!”东方易拍着胸脯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会支持你的!你可以按着你的办法去解决麻烦。” 
    “那就好!”谢文东要的就是这句话。 
    “只是……”东方易直勾勾地盯着他,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所说的这一切,是真还是假呢?” 
    谢文东从口袋中拿出一块移动硬盘,递给东方易,笑道:“东方兄可以把这个给专家看看,那时就知道我所说的话是真还是假了!” 
    “这是什么?”东方易接过,狐疑地翻看几下。 
    “等专家鉴定之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了。”谢文东站起身,笑道:“东方兄是个大忙人,我就不多打扰了,告辞!”说完,也不等东方易回话,他转身走出房间。 
    移动硬盘里装的正是谢文东从东尼。维克多那里得到的军事技术,不过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谢文东把大部分的内容私藏,以此来牵制东方易,也为自己以后的事做好铺垫。 
    来到办公室外,谢文东刚好看到女秘书那双亮晶晶的眼睛,他微笑道:“小姐,麻烦你送我出去!” 
    女郎好奇地看着他,默不作声地在前面引路。 
    走出政治部总部,上了汽车,谢文东脸上露出笑意。 
    司机转回头问道:“东哥,现在去哪?”
第三十九章 无法无天
       谢文东道:“回T市!” 
    “好!”司机松了口气,如果东哥在外面出事,自己也脱离不开干系。 
    “肚子饿吗?”谢文东问道:“用不用先去吃点东西。” 
    “不用了,东哥!”司机和另外那名北洪门弟子异口同声地说道。 
    汽车快速开出北京市区,上了京津高速公路,谢文东看了看表,时间比他预想的快,看起来,七点前就能回到总部。 
    只是,谢文东没有想到的是,这段短短的路程,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太平。 
    路程过了大半,谢文东坐在车后坐假寝,就在这时,他听到啪的一声脆响。 
    谢文东睁开眼睛,看到车前窗上多了一个拇指大的小窟窿,用细想,谢文东立刻意识到那是子弹打出来的窟窿。 
    糟糕!谢文东还没有说话,开车的司机颤声说道:“东哥,有敌人……” 
    说话间,车速不减,直冲冲向路旁的栏杆撞去。 
    谢文东没听清他说什么,也来不及细想,忙弯下腰身,整个身子趴伏在坐椅上。 
    “轰隆隆——”汽车撞开栏杆,又狠狠撞在一棵路旁不远处的大树,由于车速太快,车身都弹了起来,在空中停滞片刻,哗啦一声,摔落在地,再看此时的轿车,前脸完全变了形,原本光滑的轮廓,已褶皱成一团。 
    谢文东虽然坐在后座,而且作了准备,但仍被震得七昏八晕,脑袋嗡嗡作响,半晌反应不过来。 
    坐在轿车两方的二人更惨,如果不是安全气囊及时弹出,恐怕两人都得甩出去。 
    “砰、砰!”又是两声枪响,安全气囊多出四个窟窿,气体外泄,慢慢变小。副驾驶座上的大汉摇了摇头,手中拿着手枪,回头看向谢文东,关切地问道:“东哥,你没事吧?” 
    没事才怪!谢文东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他从车椅上爬起,喘着粗气问道:“怎么回事?”说着,他看向开车的司机。 
    司机趴在方向盘上,血水由他身体下方滴滴答答流出。谢文东心脏一紧,又问道:“他怎么了?” 
    大汉再次摇了摇昏沉沉的脑袋,用力将司机的上身拉起,这时才看到,他胸口的衣服已被鲜血湿透。大汉一震,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片刻之后,他紧张道:“东哥,他……他死了!” 
    谢文东闻言,迅速冷静下来,想起刚才车窗上突然出现的小窟窿,再探头瞧瞧司机胸前的伤口,他机灵打个冷战,道:“有杀手!” 
    “啊?”大汉刚要发问,啪的一声,车门上又多出个窟窿,子弹打穿车身,擦着大汉的肩膀飞过。 
    “杀手在右侧!”大汉惊叫一声,想把头探出车窗还击,却让谢文东及时按住,后者摇头道:“我们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也不清楚他们的底细,先想办法离开这里。”说着话,他推开左侧的车门。 
    大汉一想有理,点头道:“好!”他趴在司机的尸体上,也将车门打开,刚想出去,身子晃了一下又停住,抓住尸体的双肩,用力一扯,把尸体先推了出去。 
    没有听到动静,他这才放心大胆地钻出汽车,向左右仔细瞧了瞧,说道:“东哥,这边安全!” 
    暗道一声聪明,谢文东伏身出来,和大汉一起藏身在汽车的左侧。他低声说道:“给总部打电话,让总部派人来支援我们!” 
    “是!”大汉快速掏出手机,低头一看,肩膀垮下来,苦道:“东哥,我手机摔坏了!” 
    谢文东拿出自己的手机,本来折盖的电话已变成两半,他随手将手机又揣回口袋中,无奈道:“我的手机也震坏了!” 
    大汉白着脸道:“东哥,那我们怎么办?” 
    “凉拌!”谢文东稍稍抬起头,观看右侧的情况。现在天色大亮,道路的右侧是一片半人空的慌草地,绿油油的一片,其中夹杂着苍苍老树。别说是人,连鬼影子都没看到一条。 
    正张望着,啪的一声,一颗子弹几乎贴着谢文东的额头飞过。 
    他只觉得脑袋一凉,急忙缩回头,用手一摸,掌心都是血,原来额头被划出一条寸长的口子。 
    “东哥,你受伤了……”大汉正要查看谢文东额头的伤口,身体突然一震,向前扑倒,他惊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躲到车轮后,小腿肚子被打出个拇指大的窟窿,鲜血瞬间染红了裤腿。 
    谢文东看得清楚,抹了一把额头的血迹,喝道:“不要乱动,对方是狙击手!” 
    此时的大汉,即使谢文东不出言提醒也不会再乱动,因为他的右腿已开始麻木,失去知觉。 
    谢文东和大汉团着身躯,各藏身在两个车轮的后面,别说观察对方的情况,即便露头都难。 
    大汉忍住小腿传来的巨痛,咬着牙问道:“东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谢文东心中苦笑,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看不到的敌人是最可怕的,现在暗杀自己的这批杀手正是这样的敌人。他们甚至比魂组更加专业,不急于求成,不轻易献身,而是躲藏在暗处,寻机打出致命一击。他边琢磨边向四下查看,道路左侧,距离路边十米开外是片浓密的树林,如果能躲到树林里,那杀手就难看找到下手的机会,不过,问题是怎么才能穿过这长达十米的间隔。 
    “我们想办法,冲进前面的树林里。”谢文东向树林扬了扬头。 
    大汉举目瞧了瞧,点头道:“好,东哥,我掩护你!” 
    谢文东摇头道:“要走,就一起走!” 
    大汉看了看受伤的腿,道:“东哥,我的腿伤了,和你走只会拖累你……” 
    “说什么傻话!”谢文东正色道:“自己去逃命,留下兄弟在后面做挡箭牌,那不是我的性格!” 
    大汉心中一暖,眼眶湿润。这话让他倍感窝心,而且还是从谢文东嘴里说出来的。 
    正在这时,一辆路过的汽车在路边停下,车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着便装的中年人,惊讶地看了看路边撞毁的轿车,快步走过去。 
    在神秘狙击手的威慑下,谢文东和大汉皆不敢露头,但是二人都听到脚步声,不知道来者是什么人,他俩同时握紧手枪,全神贯注地聆听脚步声。 
    中年人走到汽车近前,弯腰向里面看了看,轿车里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中年人疑惑地挠挠头,大声问道:“有人吗?”边说着话,边绕向车身的另一边。 
    当他转到车身左侧时,映入眼中的是两只黑洞洞的枪口。 
    中年人身体一哆嗦,两腿发软,差点坐地上。他惊叫出声,两只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嘴巴张开,喉咙里象是塞了一块石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人的表情或许可以装出来,但眼神却无法伪装。从中年人的眼中,谢文东看到他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 
    这人不是杀手!谢文东并未放下手枪,枪口依然指着中年人,但脸上已现出笑容,他说道:“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不过,你必要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 
    “啊……恩……”中年人脸色煞白,嘴里发出异样的声音。做为普通人,被枪指着还能面不改色的可没有几个。 
    “转过去!”谢文东晃了晃手枪,命令道。 
    中年人脑袋一片空白,象个机器人似的,木然的转过身。 
    “不要动,不然,我不敢保证我的枪是否会走火!”谢文东边威胁中年人,边向大汉使个眼色,轻声道:“快跑!” 
    谢文东是用中年人的身体挡住杀手的视线,掩护自己和大汉跑到树林。 
    大汉领会谢文东的用意,艰难的向前爬了爬,然后猛的站起身,一瘸一拐地向树林跑去。 
    谢文东也不怠慢,身子一弓,象是离弦之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 
    大汉向前跑出五六步,耳边尽是刺耳的呼啸声。虽然没有听见枪声,但他明显感觉到子弹在自己身边飞过。 
    他用尽全力,已到树林边缘的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