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文东仰面想了想,道:“算了,一会我会再联系你的。”他如果说出女孩家的地址,东心雷当然会在第一时间赶来,而杀手也同样有可能会暗中跟踪而来,为女孩以后的生活留下祸端。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而牵连到无辜的人。坏蛋,也有坏蛋的原则。
他挂断电话,转身时,发现女孩正盯着自己,眼中充满好奇。他慢慢坐到床上,屁股下软绵绵的感觉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倦意和疲惫像是洪水一样席卷而来,身上提不起力气,眼皮慢慢变得沉重。真想舒舒服服的睡一会啊!谢文东是人,不是神,折腾这么久,连连遭受重创,再好的体力也要透支。他柔声说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女孩闻言,再也忍不住,脱胎换骨口问道:“有人要杀你吗?”
谢文东动了动身子,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微笑道:“想杀我的人,一直都有很多。”
女孩瞪着大眼睛,问道:“为什么?”
谢文东有趣地看着她。刚才,一直没有好好打量她,现在仔细观瞧,这女孩还是蛮漂亮的。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皮肤白皙细腻,小脸红扑扑的,像是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他垂下目光,笑眯眯道:“因为,我是坏蛋。”
女孩撇了撇嘴,摇头道:“哪有坏蛋会说自己是坏蛋的道理?”
谢文东双眼弯曲,变成两条黑线,仰面而笑,道:“可能,我是一个特殊的坏蛋吧!”说着,他用尽全力的站起身。
女孩对他仍然有恐惧感,见他站起,吓得连连后退,一直退到窗台边,像是只走投无路的小鹿,惊恐万分地看着他。
谢文东没有对她怎样,而是走到卫生间,把手巾殷湿,然后回到房间,慢慢地将脸上血污和泥土擦拭干净。
他露出本来的相貌,让女孩暗吃一惊。想不到他这么年轻,看起来,似乎还没有自己年岁大,清清秀秀的模样,白白净净的面膛,一双狭长而又明亮的眼睛格外引人注目,看起来,他更像个学生。
“你……你这里……”女孩抬手指指自己的额头,道:“受伤了。”
“不要紧,只是小伤口。”谢文东受过的大伤小伤加在一起不计其数,额头被子弹划过的伤口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我帮你擦擦药吧!”女孩自己都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对一个威胁自己、绑架自己的陌生人生出怜惜之情。
她从衣柜上方取下药箱,打来,从里面拿出药水。谢文东含笑拦住她,说道:“我自己来吧!”他接过药水,往伤口上抹了抹,洒点去南白药,再贴块创口贴,算是把伤口处理完。
女孩问道:“你是不是经常受伤啊?”
谢文东笑道:“为什么这么问?”
女孩想笑又不敢笑,说道:“我看你的动作挺熟练的。”
“哈哈……咳咳!”谢文东大笑,但很快,笑声又被咳嗽声掩盖。
他用手按住后腰,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要走了,很感谢你的款待。”
他要走,女孩应该高兴才对,心里反而有些不舍。她说道:“我叫……”
不等她说完,谢文东摆摆手,打断她的话,道:“不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不想知道”说完,留下目瞪口呆的女孩,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他不想和这个女孩有任何交集,因为他不想带给她伤害,曾经秋凝水的事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那件事对他的打击也很大。
谢文东走出女孩家所在的小区,在附近一处电话厅给东心雷打了电话。
没有用上十分钟,北洪门的车队赶到。十数辆清一色的漆黑奥迪轿车,拉着长线行驶过来,异常壮观,路旁不少行人驻足观望,还以为哪位领导人路过些处了呢。
车队在路边停下,谢文东快速钻到其中一辆轿车里,接着,车队重新启动,扬长而去,直看得电话厅老板半晌没回过神。
车里,东心雷和姜森都在,等谢文东上了车,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东哥,你有没有受伤?”
神秘杀手行刺谢文东的事,众人已经听说了。看着他俩关切的目光,谢文东摇头道:“没事!”
东心雷和姜森心中稍安,前者沉吟片刻,面带凝重,正色说道:“东哥,无论怎么说,你这次单独去北京实在太冒失了。”
谢文东苦笑,正如东心雷所说,他是有些草率,本以为短期时间可以完成的事,不曾想竟然出现这样的差池。
想到那些神秘的杀手,谢文东后腰又开始剧烈疼痛,胸中升起熊熊怒火,他淡然地问道:“老森,有查到对方的底细吗?”
姜森摇头道:“东哥,我正在查。我也通知了老刘,让暗组协助。”
血杀加暗组,可算是超级阵容,谢文东很放心。他点点头,皱着眉头道:“我要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东哥请放心,我会尽快查清楚的。”姜森的语气坚决。
东心雷看谢文东面色不正常,关心地问道:“东哥,你怎么了?”
谢文东摆摆手,淡然道:“没什么,只是有些累。”
“哦!”东心雷仍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揉着下巴,低头说道:“东哥,你说这些人会不会是青帮派来的?”
“鬼知道!”谢文东闭上眼睛,长声说道。
姜森在旁接道:“也许,是山口组做的。”
东心雷挑着眉毛,道:“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吗?”
姜森道:“别忘了,我们刚刚干掉他们几十号人,扫平了友和山庄,并且把东尼维克多这块掉进山口组嘴里的肥肉硬生后的抢跑,他们不恨我们才怪。狗急跳墙,我看这事十有八九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东心雷想了想,点头道:“也有道理。不过,我们也不能排除青帮的可能,东哥,你说呢?”
第四十三章 无法无天
         说着话,他转头问向谢文东,但后者闭着眼睛,一句话都没说。“东哥?”东心雷见他没有反应,轻声呼唤。谢文东仍是一言不发东心雷轻轻推了推谢文东的胳膊问道东哥你怎么了他不推还好这一推谢文东的身子斜着倒了下去脑袋撞在车窗上,啊东心雷倒吸口气叫道糟糕东哥晕倒了。
  洪武医院是刚成立不久的大型综合医院,由洪武集团出资建造。南北洪门之争时,随着争斗的日以激烈北洪门受伤的兄弟也急增经常往公共医院里送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和注意后来长老们一商议决定由帮会自己建立个大型的医院,将提议抱给谢文东,后者也没有反对,立刻就批准了。
  医院整整建了十个月,投入资金超过两个亿无论硬件的设备还是软件的人员技术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同样在这里就医的费用也是高的吓人,但对于北洪门内部的弟子,却是异常的低廉。谢文东昏倒在车上可把东心雷、姜森等人吓的够戗,送到洪武医院后,就立刻找来最优秀的内外科医生和专家进行急救。
  其实谢文东的伤没有他们想象那么严重,身上大多都是皮外伤,真正麻烦的只有后腰被子弹击中的地方,但也未伤及筋骨,调养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之所以晕倒,是因为体力不支罢了。听完医生的分析,北洪门随同前来的高级干部们纷纷松了口气,只要东哥没事,那一切都好办。
  当谢文东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夜晚九点多。
  他没马上睁开眼睛,而是静静感受自己的身体。身上的疲惫感已消失,后腰那要命的疼痛也减轻许多,躺在软绵绵的床上,无比舒服。这时,他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香气不浓烈,清清淡淡,但吸进鼻子里,如清泉沐浴,让人感到舒心。这股香气似乎很熟悉,以前在哪闻过,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谢文东睁开眼睛,看到身边坐有一位女郎。她很漂亮,妖媚的面容如同世间最妖艳的花朵,美得眩目,也美得好似不食人间烟火,只不过,这是一支由冰雕刻的花朵。
  谢文东当然不会忘记她,在洪门,在T市,他每次受伤的时候都会看到她。“秦双!”
     你醒了她依然老样子冷冷的脸仿佛万年的冰霜没有一丝表情谢文东记得当他为得北洪门掌门人的位置连闯三关,受伤昏迷之后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正是这张冷艳的脸。
    真不愧有冰美人的称号!谢文东笑道:“好象,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在我受伤的时候,这句话我以前似乎也说过。”
是的秦双道:“你说过。”顿了一下有说你很幸运这次你的防弹衣又救了你一命。
哦谢文东动了动腰身隐隐还有些痛他问道伤的重么?
不算重秦双的话让谢文东宽心可接下来的话又让他哭笑不得一个月的调养足可以恢复正长
谢文东皱着眉头道要一个月的时间太长了这段时间里我可以走动吗?
秦双说可以但是不要做激烈的运动比如和别人动手谢文东看着她冰冷的玉面呵呵笑了反问道如果我实在忍不住和别人动手了呢?
秦双冷漠道那你调养的时间会翻三倍真是伤脑筋啊!谢文东敲敲额头低声嘟囔道你要是能笑一笑,你的话会更加中听的。
秦双没听清他在嘀咕什么,扬头道:“什么?”
她为人虽然冷如冰霜,但医术却是相当高明的,以前为谢文东的几次疗伤让他深有体会,对她也很是敬重。他忙笑道:“没什么,我是说你的话很对!”
秦双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我是医生,我的建议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于你是否还会去和人打架,我无权干涉。”
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可谢文东机敏地闻到一丝火药味。他不确定地疑问道:“你,在生气?”
秦双心中一动,面无表情的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生气?”
那只有问你自己了。谢文东苦笑道:“天知道。我一向很不了解女人。”
“有些时候,你给人的感觉很幼稚。”说完,秦双站起身形,走出病房。
谢文东抬了抬手想把她叫住秦双固然冷但有她在至少比自己单独一个人呆在病房里要强的多。他嘴角动了动还没等把她的名字叫出口,姜森、东心雷、任长风等人冲进了病房。众人围住病床,一各个瞪大眼睛看着他。
环视左右这一张张关心的脸,谢文东翻身坐起,笑眯眯道:“我没事了,可能是太累的关系,低血糖发作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谢文东的自尊心很强,即使明知道自己是晕倒,也要说成是睡着了。东心雷握着拳头道:“东哥,秦医生说你中了枪。”
“嗯!”谢文东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姜森道东哥明天早上老刘会到这么快谢文东微微吃惊刘波是文东会情报部门暗组的老大行踪飘忽不定今天在东北明天可能就在云南他可算是文东会内最神秘的高级干部谢文东道老刘能及时赶过来当然最好不过了正好让他和小敏配合,灵敏被谢文东提拔成北洪门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她头脑是精明灵活,但毕竟经验太浅,和刘波在一起,会学到许多实用的东西。
谢文东话锋一转又文道现在青帮有什么动静吗?灵敏答道青帮现在正往河北大批调动人手看起来准备和我们要打硬仗。
有意思谢文东笑眯眯道看起来青帮真是打算和南北洪门同时作战了如果有机会我真想见见他们的老大问问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在他想来。青帮、北洪门、南洪门,三者的整体实力相当,青帮想用一己之力同时对抗南北洪门,这是自取灭亡。
灵敏说到东哥最近青帮一直都在拉拢地方的小帮会。谢文东挑起眉毛疑道青帮想吞并他们?还没有看出他们有这个意思灵敏道。。
他们只是拉倒用利益引诱小帮会站在他们那边。哦谢文东眯了眯眼睛搞不清楚青帮的意图不吞并只是用利益来拉拢即便那些小帮会站在青帮那一边关系也不可靠一旦危机来临说不定会在第一时间临阵倒戈这点青帮应该不会不明白,他们想玩什么花样?谢文东仰面,轻挠额头。
东心雷冷笑一声挺直腰身道东哥让青帮去拉拢好了我倒要看看哪个帮会敢站在他们那边除非是不想要命了谢文东摆手道先不要轻举妄动我们静观其变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前谢文东的行事作风一向很慎重。众人在病房里又说了一会话怕时间太长影响谢文东的休息,纷纷告退,只有姜森留下没有走。
见状,谢文东问道老森有事吗?姜森道东哥今天我接到高慧玉的电话。
小玉?自从谢文东被迫离开中国之后,高家两姐妹放弃在D市读书,而是去了美国进修,这样的选择是为了出入吉乐岛更加方便,哪知谢文东只在吉乐岛住了半年多就重新回国了,两姐妹又开始打算回国读书。这次打电话,就是想和谢文东商议这件事,可惜谢文东的手机在撞车中报废,高慧玉没办法只好通过身边血杀的保镖给姜森打了电话。
听她的意思好象近期要回国。姜森笑呵呵地说道
美国太远了回国也好谢文东道至少我可以就近照顾她和小美。
姜森苦笑道东哥我怕彭玲回来会又起纷争何况在美国我安排的血杀兄弟闷也会照顾她俩的。姜森不希望高家姐妹回国。因为,他怕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会影响到谢文东。他更不希望彭玲回国,自始自终他都不喜欢这个女警,总觉得她会给东哥带来这样那样的危机,甚至曾有过私自杀掉彭玲的念头。
谢文东叹口气,道:“小美和小玉想回来就回来,想在美国就在美国,我不想左右她们的决定。”
姜森无奈地点点头。
这时传来敲门声,一位大汉慢慢推开房门,低声说道:“东哥,雅诗小姐要见你。”
维克多受了枪伤,被北洪门弟子送到洪武医院治疗,而雅诗一直在这里陪护他,其实,就算她不想在这,也没有更安全的地方可以去。
她来干什么?谢文东对真位高傲的美国小姐并没有多少好印象。
姜森站起身,问道:“东哥,需要我留下吗?”他对FBI的人充满戒心,包括对雅诗也是如此。
第四十四章 无法无天
       谢文东看出他的顾虑,想了想,摇头笑道:“没关系,老森,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是!东哥!”姜森答应一声,躬身告退。
雅诗一身黑色的洋装,下面是黑色的高跟鞋,显得整个人更加高跷修长。
进了病房,她先打量谢文东一会说道听说你受了伤谢文东轻描淡写地说道只是小问题雅诗皱着眉头道我不知道谁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把你打伤。呵呵谢文东轻笑反问道克里斯现在怎么样了?
雅诗道他很好多亏谢先生的帮忙及时把他送到医院经过抢救伤势已没有大碍。
那就好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他当然不希望克里斯有危险因为他还欠自己四千万美圆的债呢。
谢文东没有再说话,雅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站在病床旁边,神态紧张,有些手足无措。谢文东不知道她在紧张什么,不解地扬了扬眉头。好一会雅诗低声说到昨天我说过的话。。。她话没有说完,脸已快变成红色。
听到这,谢文东恍然大悟,为了救援克里斯,雅诗说过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交换,包括她的身体他当时没说什么即使雅诗不说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克里斯被山口组的人杀死他哈哈大笑明知顾问道你说过什么?雅诗垂着头穷迫的神情暴露无疑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无论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都无法否认这一点。
谢文东笑眯眯地直白问道雅诗小姐你认为我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吗?雅诗一惊抬头看着谢文东后者继续说如果有兴趣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会想办法得到你了,还用等到现在吗?我不是好色的人而且救出克里斯先生也不是因为你,那天你说的话我可以当成一句玩笑。
雅诗闻言先是一喜,接着心里无比惊讶,她不相信世界上还有不好色的男人,即便是克里斯也曾经对她提过那方面的要求,但谢文东竟会对她视而不见,到现在,她才真正对谢文东产生兴趣,想多了解一些这个看起来平凡而又确确实实不平凡的中国青年。
她柔声说道我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走进这个病房的如果你不懂得把握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她露骨的表白惹得谢文东哈哈大笑,美国女人的思想还是很开放的,这样的话,中国女人是很难说出口的。谢文东半开玩笑道拒绝雅诗小姐我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雅诗笑了,谢文东的话即幽默,又不会给她难堪的感觉,两人正说着话,房门一开,秦双走了近来。
她看也没看雅诗,直接走到病床前,瞧了瞧吊瓶,把插在谢文东手臂上的针头拔掉,语气冰冷地说道你该休息了。她的话既象对谢文东说,又象是对雅诗说的。雅诗能清楚感觉到她对于自己的敌意,很奇怪,虽然两人是第一次见面,还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她就是有这样的感觉,她打量秦双,暗赞一声好美,除了她精致绝美的容貌外,身上那股冷艳的气质可激起任何男人的征服欲。
见雅诗站在原地没有动,秦双边取吊瓶边说道:“病人需要休息,你明天再来探望吧!(英)”
哦被人下了逐客令,雅诗脸皮在厚也呆不下去,她对谢文东道谢先生你先休息我走了。
慢走谢文东坐在床上笑眯眯地说道等雅诗离开后谢文东看向秦双笑道小双你这样的态度对待外国客人太没有礼貌了。秦双冷淡道她是你的客人并不是我的我是你的医生我必须为你的病情负责还有不要叫我小双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恶心的称呼。
哎谢文东叹了口气秦双如果能温柔一点一定会是个人见人爱的姑娘他问道小双你还没有男朋友吧?那又怎么样?秦双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谢文东点点头,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嘴角微微挑起,道果然如此。秦双冷冷瞪着谢文东道什么叫果然如此?
谢文东常叹道:“你总是冷着一张脸,拒人于千里之外,能找到男朋友才怪呢!”
秦双哼了一下,仍下一句:“想追我的人不见得比你手下的小弟数量少!”说完,头也没回地走出病房,随手关掉电灯。
谢文东摇了摇头,看着天花板道:“真是个脾气古怪的姑娘。。。”
第二天,一清早,谢文东给身在美国的高慧玉去了电话,按照时差推算那里此时是傍晚,高慧玉已经放学了接到谢文东的电话高慧玉立刻焦急地问道文东你昨天怎么了为什么我打不通你的电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谢文东笑道没什么只是昨天电话坏掉了,哦。高慧玉有些不相信问道真的吗?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谢文东笑呵呵说道心里又补充一句善意的谎言除外。
文东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关于回国的事吗?是的你的意见呢?你和姐姐商议一下由你们自己做决定就好了,无论继续留在美国还是回中国,我都没有意见。
这叫什么话我和姐姐都想听听你的意思嘛!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你和小美暂时留在美国也好现在国内的情况很乱我身边的事情也很多恐怕无暇照顾到你俩。这么说你是不希望我和姐姐回国了?高慧玉可怜西西地问道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兆啊!谢文东忙笑道我当然希望你们能回来只是又怕发生危险如果你和小美有什么以外发生我会受不了的!
哼!谁相信你的鬼话!高慧玉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甜滋滋的。过段时间我会去趟美国的谢文东道。
真的吗?你会来美国看望我,还有姐姐?高慧玉的语气中充满惊喜。是的谢文东没好意思说看她俩是次要的,想向美国发展,开发美国市场才是主要的目标。
“那太好了。”高慧玉喜道:“什么时候?”
我得看准时机的,相信用不了多久。谢文东又补充道:“国内的事情又多又杂,不是我想离开就可以离开的。”
我明白,文东你要快点来啊! “嗯!”
挂断电话后,谢文东站起身子穿上衣服一旁的姜森问道东哥你要去哪?
谢文东道回总部,在医院里呆得时间长了,没有病也会憋出病的。
可是姜森道:你的身体。
已经没问题了,谢文东边带上金刀边笑呵呵说道。姜森为难道:“秦医生说东哥需要休养一个月的时间。”谢文东轻声笑道:“如果什么事情都听医生的,那人还能活了!老刘什么时候到?”
姜森心中叹口气答道:是上午八点的飞机。谢文东看了看表,道:我回总部等他。谢文东和姜森正要向外走,秦双推门走了近来。看到衣衫整齐的谢文东,微微一楞,问道:你要去哪?
我想我应该可以出院了,谢文东说话时眨了眨眼睛。你的状况现在还不可以出院,秦双冷漠地说道。
我觉得我现在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谢文东晃了晃手臂,道:我感觉自己能打死一头牛。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秦双道:你这回受的伤是小问题,但你的低血糖越来越严重,如果不好调养,生活还是象以前那些没有规律,总有一天,它会要你的命!
是吗?真是危言耸听啊!谢文东还没听说过低血糖能死人的,不过,秦双是善意的,他也没往心里去,摇头说道:“有很多事情还需要我去处理,我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医院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说着话,他从秦双身边擦过。
等一下!秦双转回身。
谢文东无奈停住身,笑问道:“小双,还有什么事?”
把这个带上,秦双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一包糖,递给谢文东道:“如果低血糖发作的时候,就吃一块糖。”
谢文东接过,抬头看眼秦双,心里暖洋洋的。秦双接着又道:“我再说一次,不要叫我小双!”
“恩,我记下了!”谢文东点头一笑,眨了眨眼睛,走出病房。
北洪门总部,洪武大厦。 
谢文东前脚刚进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刘波随后也到了。
大家都是老熟人,老兄弟,之间没有更多的客气,谢文东和刘波紧紧拥抱一下,不用任何的言语,真情自然在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