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家都是老熟人,老兄弟,之间没有更多的客气,谢文东和刘波紧紧拥抱一下,不用任何的言语,真情自然在两人见流淌。
第四十五章 无法无天
       最近怎么样?谢文东招呼刘波坐下;关心问道:〃还好吗?〃
   刘波摇头笑着;拿出烟;先给谢文东一跟;然后自己深深细了一口;说道:〃我是劳碌命;居无定所;四处漂泊啊!〃
   他的话是半开玩笑;但谢文东能听出他言语中流露出的苦涩。点点头;他正色道:〃老刘;辛苦你了。〃
   要问文东会最辛苦的人是谁;肯定非刘波末属。他负责帮会的情报;出差到外地如同家常便饭;同为高级干部;他要比别人辛苦得多。。刘波听了谢文东的话;心中很是感动笑道:〃有东哥这句话;我就算在辛苦点也不会觉得辛苦。〃
   任长风和刘波的关系不熟;但对他非常敬佩;特别是由他领导的暗组。文东会发展的如此之快;与暗组源源不断收集的关键情报有绝对关系。看者他又黑又粗的皮肤;任长风暗中摇头;说道:〃文东会现在根基稳固;势力在东北可算一支独秀;每人能匹敌;老刘;我看你也不要那么拼命嘛!〃
     刘波挠挠头发;笑道:〃我付出的努力;和东哥比起来;不算什么了。
   谢文东淡然一笑;没有说话。任长风听后颇为感动;为谢文东和刘波之间的感情。一个帮会是否能强大;;老大的能力是一方面因素;但也同样需要身边有这么一批能理解你;能死心塌地为你做事的人。
      刘波问谢文东:〃东哥;听说你昨天受到袭击。〃
     〃是的〃。
    什么人干的?
    还没有查出来。谢文东道:〃对方的经验很丰富;行踪也隐蔽没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会不会是山口组的人?谢文东打击友和山庄;杀死山口组数十号人;这件事刘波听说了。他们进行报复行动;也是情理之中。
    姜森道:〃我也怀疑是他们干的;但没有确凿的证据。〃
     刘波道:〃山口组并不比你的魂组差;而且还要强出许多;作为日本首屈一指的大黑帮;兴盛几十年;经久不衰;实力自然不用多说;他们旗下的杀手在世界上也是赫赫有名的;训练有速;作风凶狠彪悍;十分难缠。〃
   东心雷道:〃杀手也有可能来自青帮。〃
    当然也不排除逐个可能性。〃
   谢文东道:〃不管是山口组还是青帮;我们都要把他找出来。老刘;这件事;就摆脱你和小敏去做了。〃
    谢文东笑道:〃我已经把小敏调派到情报部门;他这方面的经验不多;老刘;你要多配合她。〃言下之意;是让他多教灵敏一些东西。不等刘波说话;灵敏机灵地走上前;对刘波笑到:〃刘哥;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刘波忙说道:〃灵小姐他客气了;我们互相照顾。〃
     有刘波这个情报专家在自己身边;谢文东大感放心。下午;王海龙来找谢文东;希望他明天能去参加洪武集团投资兴建的商场开业典礼。这座商场坐落于繁华街区;占地面积超过五万坪;共六层;无论是整体的外观设计还是内部装饰;皆煞费一番苦心;楼体呈半环型;表面是清一色的有刚化玻璃组成;新颖大方;极具现代化气息。
     谢文东看者王海龙带来的闲篇;笑呵呵地点点头;赞道:〃不错!这座商场很漂亮。〃
     听到他的赞扬;王海龙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说道:〃明天的开业典礼;希望冻各能到场。〃
      谢文东不喜欢出头露面;平时对这样的场合也是逼而远之;他沉没没有说话。
     王海龙精明世故;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对察言观色颇有一套。他笑道:〃东哥如果不喜热闹;可以不路面;在幕后也可以。〃
    呆在幕后;那我去与不去又有何分别?谢文东笑道:〃老王;这样热情的邀请我去;不是有什么企图吧?〃
   呵呵!王海龙干笑;心中暗到一声厉害;他说道:〃东哥好眼力;有东哥去;市里的领导不会不给面子;也会到场;如此一来;新商场将更具名气;同时;也能省下一大笔广告费用。〃
     谢文东摇头而笑;生意人就是精明;算计道骨头里;头发丝拔下一跟都是空的。王海龙负责的是北洪门的白道生意;他能省下钱就是为北洪门省钱谢文东点点头道:〃好吧!明天我会到。〃
       第二天;谢文东早早起床;梳洗完壁;准备前往新建成的商场。
     这回;他身边的可多饿;除了姜森;刘波;格桑; 楮博;北洪门的一干精锐也全到场;光是轿车就出动十辆;可谓阵容浩大;戒备严密。
      谢文东事先已向市里领导打过招呼;希望他们能来捧场;北洪门老大亲自发话邀请;没有几人会不给面子;包括市委书记和市厂在内;市领导来了十多号人;给足了面子。
    开幕典礼异常热闹;光大门两旁的礼炮有三十三门;随之而来的记者和围观群众多得不计其数;放眼望去;人山人海。
    商场六楼是办公层;谢文东此时正在六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偷过窗户;向楼下俯视;嘴角挂者淡淡的笑容。
    姜森陪在谢文东身边;警惕地看着外面的人群;小声提醒道:〃东哥 最好不要在窗边;小心杀手!〃
   谢文东指了指窗外;问道:〃站在这里;你能感觉到思念?〃
    姜森没有明天谢文东的意思;疑惑地看着他。
     谢文东笑咪咪地说道:〃高高在上!如何能不受人欺压;只有站在他们的头上;如何能站在他们的头上;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
      姜森挠挠头;问道:〃东哥;我们现在算是成功吗?〃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退离窗口;做到沙发上;说道:〃只是略有小成吧!〃
     那东哥想要什么?姜森恋上带着一层光辉;期待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想了想;道:〃以前;我只想要东北的黑道;但是现在。。。。。。。说着话;谢文东拿起桌子上的精致的烟灰缸;放在掌心;眯眼柔声道:〃我希望全中国甚至大半个世界的黑道都能像他一样。〃
     房间里的人都倒吸了口气;谢文东希望中国的黑道变成烟灰缸;而这个烟灰缸又在他的手心;很明显;他的意思是要掌控中国的地下世界;做东方的地下皇帝。
    众人惊讶的同时;心也随之高涨起来;无论这是否能成为现实;即使想一想;也够让人心血沸腾的。
    谢文东目光深邃;幽幽说道:〃这是一条漫长而又曲折的争霸之路;或许会有凶险;但绝对不会缺少激情;很庆幸;我身在其中;更庆幸的是;在我身边有你们。
    东哥。。。。。。听闻他这番话;房中众人无不为之动容;胸中好象有团烈火在燃烧。
     谢文东就是这样的人;他平淡无奇的几句话;总会能点燃周围人的心。
    这是我的理想;不知道是不是你们的?
   东哥的理想就是我们的理想;东哥要做的事就是我们应该去做的事!
    既然这样。谢文东打个指响;道:〃为我们的理想应该值得干上一杯!只可惜;没有酒。〃
    话音未落;东心雷看到放在墙角处的两个箱子;笑道:〃东哥;这有为市领导们准备的红酒;我们可以借用一下!〃
     哈哈~~~众人皆笑。
     笑声中;谢文东手机震动一下。他拿起一看;是刘波发过来的短信。
     只有八个字:人群混有杀手;小心。
      谢文东看后;心中暗吃一惊;杀手好灵通的消息啊!好象自己走到哪哪哭他们都知道。他恋上笑容不减;若无其事回个信息:把他们揪出来。
     得便感他手起手机;姜森问道:〃东哥;思念事啊?〃他这一问;起他的人纷纷停止喝酒;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不想影响融洽的气氛;笑咪咪道:〃没什么!来;继续。〃
     格桑继承蒙古人特有的海量;一瓶红酒;几口下去;喝得一滴不剩;让大家大为佩服。
     楮博在旁边小声提醒道:〃格桑;少喝点;小心误事!〃
     楮博和格桑都是新人;脾气有相投;两人的关系也最亲近;格桑比楮博年岁大;大为人憨厚;头脑简单;平时倒是经常受楮博照顾;格桑憨厚笑道:〃这算什么;在内蒙古的时候;我一人能喝掉两斤小烧;和小烧比起来;这简直就是百水嘛!〃他边说边晃着手中的空瓶子;还直吧嗒嘴;惹得楮博连连翻白眼。
  (什么地方有毛病大家提出来我修改)
第四十六章 无法无天
        开业典礼进行过半,刘波再次发来短信:可疑的人物超过十人,混在人群中,不好动手。
    谢文东看后,眼珠转了转,回道:我一会走后门。
    刘波:引君入瓮?
    谢文东:可行!
    看了谢文东回的可行二字,刘波笑了,揣起手机,略微仰了仰头,周围人群晃动,有数名衣着各异的大汉挤到他的身边。
    刘波在其中一人耳边小声滴咕几句,那人连连点头,等他说完,周围几名大汉晃身挤出人群。
    商场办公室内。谢文东手里把玩着手机,笑眯眯道:“外面有杀手。”
    众人闻言,心中皆是一震,姜森和任长风几乎同一时间站到窗边,用身体将窗户堵死,东心雷问道:“对方有多少人?东哥又是怎么知道的?”
    “有十人以上。”谢文东摇篮摇手机,道:“是老刘传回的消息。”
    既然是刘波说的,那消息应该不会错。姜森最了解刘波的个性,如果不确定的事情,他一定不会说。姜森问道:“东哥认为应该怎么办?”谢文东淡笑道:“苍蝇很讨厌,不把它打死,它永远都会在你身边飞来飞去。”
    姜森皱眉道:“可是,东哥,外面的闲杂人太多,恐怕不好动手。”
    谢文东站起身,道:“那就把他们引到容易动手的地方。”说着,他转头对灵敏道:“小敏,我要走后门!”
    谢文东等人所坐的轿车皆停在地下停车场。开车的司机没什么事,聚在一起,边调侃边打发时间。
    这时,其中一人的手机响起,接听后,他连连点头答应,片刻,挂断电话,甩掉手中的半截香烟,说道:“东哥要走了,我们也该干活了,上车!”
    “李哥,去正门吗?”一名司机问道。
    “不!是后门!”这人边向自己开的轿车跑边随口大声叫道。
    十辆汽车一齐启动,但十分有秩序,一辆接着一辆地开出停车场。
    他们刚走,位于不远处的一辆空车里突然坐起一人,嘴角挂着冷笑,拿起手机,迅速拨打电话,刚接通,他立即说道:“谢文东走的是后门!(日)”
    同一时间,刘波手提一只黑色皮包已绕到商场的后身,举目向四处观瞧,看到不远处的一栋楼房后,他眼睛一亮,飞速的跑了过去。进了大楼,他直奔电梯,看看看楼层,按下”十三”
    上到十三楼,快步走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口处,向外望望,感觉方向不太理想,他心中算计着左右查看,见左侧有个卫生间,随即推门进入。卫生间不大,里面空无一人,这正合刘波心意,他来到窗户边,往外一瞧,刚好对准商场的后门,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放下皮包,打开,从里面拿出长短不一的枪械零件。
    刘波是侦察兵出身,对枪械的熟悉程度远非平常军人可比。他动作熟悉地组装起来,没用半分钟的时间,一把米长的狙击步枪出现在他的掌中。推开窗户,他端起枪身,调了调准镜,一切就位。这时,他拿出电话,拨打谢文东的手机。
    “东哥,我这边已准备好,可以出来了!”
    谢文东听后,眯眼笑了,从口袋中拿出耳机,一头插在手机,一头戴在耳朵上,没有挂断电话,将手机揣进怀中。
    他打个响指,对众人道:“下楼吧!”
    他话音未落,房间中响起一片咔嚓咔嚓枪械上堂的声音。任长风用手帕慢慢擦拭唐刀,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这帮不要命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谢文东等人坐电梯刚到一楼,刘波的声音在耳机中响起:“东哥,后门有八个可疑的人,五左,三右!”
    谢文东走在人群前面,脸上带着一贯的微笑,扬着头,背着手,脚下迈着四方步,左右跟随十多号人,看起来好像领导在视察似的。只是他年轻的面孔怎么看都不像是领导。
    他背着手是有他的用意。听完刘波的话,他北在身后的右手摊开手掌,随后向左侧方向指了指,接着又伸出三根手指,向右侧指了指。众人跟在他身后,看得清楚,任长风嘿嘿一笑,身子自然的向左侧方向挪。
    只有格桑没弄明白谢文东打出手势的意思,不过他还算识趣,见大家都没有说话,气氛紧张,带有肃杀之气,他低声问褚博道:“东哥用手比画的是啥意思?”
    啥意思?啥意思都没你有意思!褚博一手贴在裤腿,袖子里暗藏手枪,另只手敲敲额头,无奈苦笑道:“外面有敌人,左面有五个,右面有三个。”
    格桑掐着手指一算,呵呵笑了,闷声闷气道:“才八个人嘛!大家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都搞定!”
    “看把你厉害的!”褚博翻着白眼道:“人家是杀手,身上都有枪的,而且他们的目标又不是你,如果东哥有失,就算你把他们都干掉又有什么!”
    “这,这倒也是!”格桑挠着脑袋,精神也随之紧张起来。他害怕谢文东有危险,除了渐渐培养起来的感情外,他还怕一旦谢文东出什么事,他现在每天的大鱼大肉也没着落了。
    很快,一行人走到后门。门外的路边,整整齐齐停靠着十辆轿车,见到谢文东等人出来,十名司机一齐下车,拉开车门。
    谢文东在姜森、东心雷等人的簇拥下,直奔轿车,当走到后门和轿车中间的地方时,左侧方向快步走来五名便装的汉子。
    他们的站位很分散,但目标却是一致的,那就是谢文东。这五人的步伐极快,转瞬就到了人群的近前。
    其实,他们刚开始动,谢文东等人就已经发现他们了,只是大家都没有做出反应,装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等他们走进,准备抓活口。众人脸上平静,表情自然,但心却都提到嗓子眼,下意识地用身体将谢文东包裹的严严实实。
    他们如此密集的护着谢文东,也让来人颇为头痛,找不到下手的机会,藏在暗中的枪始终没有拔出来的机会。
    当那五人走到距离众人不足三米的地方时,任长风首先忍不住,将手一伸,拦住对方,喝问道:“什么人?”
    没有人答话,与任长风面对面的来人突然手臂一震,手枪从袖口落入掌中,抬手指向任长风的胸口。
    他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但是,早有准备的任长风却更快。那人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任长风右手一抖,一道白光随之闪出。
    白光从那人的手枪上划过,只听咔嚓一声,那人的手枪自扳机处被硬生生的切断,连带着,还有他半根手指。
    “啊……”杀手又惊又痛,怪叫一声,退后两步,眼中充满惊骇地看着任长风,很难想象,人在突然受袭的情况下会有如此之快的反应,并且还能挥出如此之快的一刀。
    这人行刺受挫,另外四人可没闲着,纷纷这出手枪,可惜,他们不定期没有找到开枪的时间,灵敏、褚博、格桑等七八名高手一拥而上,拳脚齐出,往对方身上招呼,四人一枪都没来得及开,手中枪便在混乱中被打掉,只好以拳脚和对方抗衡。
    姜森、东心雷及五行兄弟在谢文东身边没有动,他们知道,对方还有三名杀手。
    果然,这边混战时,右边又走来三人。
    姜森等人相视一笑,拉着横排,一起走上去。
    这三人暗暗皱眉,见对方杀气腾腾的样子,就知道是针对自己而来,只是奇怪,自己一方还没有暴露意图,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三人想不明白,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三人毫无退缩,迎送姜森等人走来,同时,三人不约而同的将手摸向怀中。
    “不要掏枪!”姜森嘿嘿低沉地笑道:“我敢保证,你们掏枪的速度一定没有我们中的任何一人快!”
    他说的是实话,并未夸大其词。姜森自己就不用多说,身为血杀的老大,枪法在文东会是数一数二的,东心雷和五行兄弟同是杀手出身,身手已然相当不错,但他们真正的强项是枪法,五行兄弟在谢文东身边以近乎恐怖的枪法不知为他除掉多少敌人,而东心雷的枪法比五行只高不低。
    三人听完姜森的话,伸入怀中的手僵住,姜森说话时自然流露出的十足底气让人不敢轻视,而东心雷等人的身上也有股强大逼人的气势和那浓浓几乎能让人窒息的杀气。
    这七人都是高手!不用过招,三名杀手对姜森等人已有了大致的了解。
    同样,姜森等人也能感觉到这三人身上不同于常人的气息,其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眼神好像不是人类。
    姜森一方虽然人多,但正面短距离的枪战不是开玩笑,而且对方也同是高手一个不小心,恐怕已方也会出现伤亡。
    双方正面相对,暗中皆有顾虑,谁都没有掏枪。
    左右的杀手都被自己人顶住,谢文东反而落得一身轻松,笑眯眯地站在原地。正在这时,不远处的小胡同里闪出一名黑衣人,直奔谢文东走来。 
第四十七章 无法无天
       这人身材瘦小,衣服流里流气,看起来十足的小混混模样。
    他是走到道路的另一边,边走边惊讶地看着在路边争斗的人群,好象一个无意中过路的行人,谁都没有在意到他。
    当他走到和谢文东平行的位置时,突然改变方向,穿过横道,大跨步向谢文东跑去,同时,从后腰上拔出手枪。
    谢文东注意到他的时候,这人已越过路边的汽车,距他只有十数米之外,要命的是,这人手中的枪已经抬起来,枪口对准谢文东的脑袋。
    糟糕!谢文东此时再想躲闪,却已来不及,而周围保护他的人又距离较远,无法及时伸出援手。
    该死!不是说只有八个人吗?怎么这时又蹦出一个?!谢文东倒退,他听见来人的喘息声,甚至能听到他手指扣动扳机的咯咯声。
    “嘭!”枪声响起,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都为之震动。
    枪是刘波开的,怒射而出的子弹精准无比,直接打在那人的后心上,可是,就在子弹打中对方的同时,那个人的整个身体如同吹爆的气球,随着轰隆一声惊天响,人化成一团火球,瞬间爆炸开来。
    距离他不远处的轿车车窗全部被震碎,即使十米开外的谢文东也没免掉波及,身体被迎面袭来的气浪吹了起来,撞在商场的玻璃门上,哗啦一声,将钢化玻璃撞个粉碎。
    “哎呀!”无论是远处的刘波还是近处的姜森、东心雷等人,无不失声惊叫。
    五行五人在那杀手爆炸的同时,心脏都缩成一团,但五人反应极快,瞬间抽出手枪,将与之对质、微微愣神的三名杀手射杀。
    “东哥,你怎么样?”“东哥,你没事吧?”姜森和东心雷冲到躺在地上的谢文东身边,大声呼唤。谢文当然有事,虽然他距离那杀手的距离较远,没有被爆炸产生的碎片直接击中,但因爆炸而生成的气浪对他冲击可不小。
    仅仅时隔两天,他再次体会到浑身骨头快要散架的滋味。他趴在地上,闭着眼睛,不想也无力起来,两只耳朵震得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见。
    感觉有人摇晃自己的身体,他睁开眼睛,见姜森和东心雷各蹲跪在自己左右,嘴巴一张一合,似在喊着什么。
    他头昏耳鸣,重又闭上眼睛,用力地抬起手,微微摇了摇。
    此时,任长风等人已清理干净左侧的那五名杀手,其中有两人挂了,一个是被任长风削掉了半个脑袋,一个被格桑摔断颈骨。另外三名杀手则被众人合力制服。将活捉的杀手交给几名开车的小弟看守,任长风等人立刻抢步冲到谢文东近前,查看他的情况。
    格桑低着头,见谢文东面色苍白如纸,瞪着大环眼问道:“东哥……是不是不行了?”他很担心谢文东,只是言语表达得有些不当。
    任长风怒气冲冲地白了他一眼,斥道:“胡说什么,给我闭嘴!”
    如果换成旁人说这话,任长风早翻脸了,但格桑平时就傻呼呼的,他也没办法和他计较太多。他抬头对东心雷道:“快把东哥送医院!”
    东心雷拍了拍脑袋,二话没说,伸手把谢文东抗起来,转身向汽车的方向跑。
    谢文东趴在他肩上,脑袋抬了抬。东心雷感觉到,忙停下身,关切地问道:“东哥,怎么了?”“要……抓活口……”谢文东声音沙哑地说道。
    “啊?是!”东心雷点头,对任长风道:“长风,记得让人把杀手带回到总部!”
    “恩,我知道!”任长风答应一声,东心雷想了想,又说道:“还有,把王海龙扣起来!”
    谢文东来商场,就是受到王海龙的邀请,而杀手这么快就能准确地知道谢文东的行踪,很有可能是洪门内部有人告密,王海龙的嫌疑最大,东心雷怀疑他也是很正常的。
    任长风闻言,愣了愣神,随即点点头,道:“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他一挥手,带上两名干部,对其中一人道:“你把被咱们活捉的杀手押到总部,路上小心,如果出了差错,我拿你是问!”
    “是!任大哥!”那人干脆地回应。
    任长风满意地一笑,带着另外那名干部,向商场的大楼内走去,准备找王海龙算帐。
    他还没有进门,那被他派去押送杀手的干部又跑了回来。任长风眉毛一挑,问道:“怎么了?还不快点去,等警察来了,我们一个人都别想带走了!”
    “不是…。”这位干部面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