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鋈硕急鹣氪吡耍 
    “不是…。”这位干部面带难色道:“任大哥,那…。那三名杀手都死了!”
    “什么?”任长风听后,怔了两秒钟,伸手将那人推开,大步走到那杀手近前,低头一看,三人面如死灰,嘴角抹血,用手一摸鼻息,冰冷,毫无生气。该死!任长风愤怒地抬起头,问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不…不清楚……”看守杀手的几名小弟吓的两腿直发抖,纷纷摇头颤声说道。
    “妈的,你们是猪头吗?三个大活人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你们还有什么用!”任长风气得两眼直冒金星,这三人一死,杀手已没有活口,想从他们身上查出底细也基本不可能。
    姜森走过来,拍拍怒极的任长风胳膊,蹲下身,翻了翻杀手的眼皮,再捏开他们的嘴巴,向里一看,舌头变成黑色,暗吃一惊,他抬头对任长风道:“这三人是服毒死的。”
    “服毒?”任长风皱着眉头,疑惑地看向那几名小弟。
    那几个小弟连连摇手道:“任大哥,我们没给他们吃东西,也没看到他们自己吃了什么东西啊!而且,他们的手都是被捆着的………。”
    任长风咬牙道:“难道毒药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姜森面色凝重,摆手道:“毒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早已经被他们含在嘴里了。”
    任长风疑问道:“你怎么知道?”
    姜森掐着一个人的腮,使其嘴巴张开,说道:“你看,他没有大槽牙,另外两人也是,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的槽牙是假的,由腊类的材料制成,里面藏有巨毒,一旦被活抓后,他们将槽牙咬碎,毒药自然流出,致自己于死地。”
    任长风咽口唾沫,惊讶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当然!”姜森站起身,走到被格桑摔断脖子的杀手前,边撬开他的嘴巴边说道:“以前,魂组就有这样的杀手。”说话间,他把手伸进尸体的嘴巴里,略微一用力,从里面拔出一颗牙齿,苦笑道:“答案就在这里!”
    “真他妈的变态!”任长风接过牙齿,放在掌心看了看,牙齿和正常的牙齿差不多,颜色也相似,只是中间部分微微发黄。刺杀之前,先把毒药藏在嘴里,抱着不成功则成仁的决心,这样不要命的杀手简直太恐怖了。他背后生风,心底升起一丝寒意,喃喃道:“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知道他们是非常恐怖的敌人!”任长风的身后传来说话声。他转头一瞧,刘波不知何时悄然不声地站在他身后。刘波接着说道:“而且,还是讲究智谋的敌人!”任长风挑起眉毛。
    刘波回手指了指身后的大楼,说道:“刚才,我就在那栋大楼内,下面的情况也看得很清楚。杀手实在很狡猾,他们先出去八名杀手,寻机刺杀东哥,如果能成功,当然再好不过,如果不能成功,至少也会吸引你们的火力,然后,再出动一名死士,趁机暗杀东哥。这个人隐藏的极隐蔽,也伪装得很成功,即使我当时也没有发现他。就在你们和杀手乱战的时候,这个人跑出来,我发现他图谋不轨时,他已经到了东哥的附近,所以我只能开枪,只是想不到的是,他的身上竟然捆绑了炸药,真是出人意料,如果他距离东哥再近一点点,那么,我这一枪下去,要的就不单单是他一个人的命了!”
    任长风额头见了汗,听完刘波的话,他意识到这群杀手绝非简单的普通杀手,除了不怕死、训练有速外,还很诡诈。他神经紧张,握紧拳头,凝声道:“真想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说着话,他低头看向地面的尸体。
    刘波摇头苦笑道:“不用想在他们身上找什么线索了,安排的如此周密,杀手不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即使有,也可能是假的。”
    任长风点点头,道:“从死人身上找不到线索,那我们只有去找活人了!”
    刘波一愣,问道:“活人?是谁?”
    任长风冷冰冰地幽幽说道:“王海龙!”
    不用他去找王海龙,后者主动来了。
    商场后门发生爆炸,他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到,所以急匆匆地赶过来。
    到了现场,看到满地的尸体,还有红糊糊的肉末、碎块,他身子一栽,差点晕倒,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第四十八章 无法无天
       不看见王海龙还好,看到他来,任长风的眉毛都竖起来,肩膀端起,看样子,随时有抽刀的可能。
姜森了解任长风的脾气,知道他要是生起气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偷偷拉下他的衣袖,低声说道:“不要激动,把事情先搞清楚!”姜森不好出头过问,毕竟这是北洪门内部的问题。
任长风长吸了口气,压住气得快要顶破胸膛的怒火,走到王海龙近前,说道:“东哥刚刚在这里遭受袭击。”
王海龙一哆嗦,冷汗流出来,慌张道:“怎……怎么会这样?”
任长风冷冷道:“你问我?我他妈还想问你呢!东哥是你找来的,不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我和你没完!”
姜森看了看表,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pol。ice快到了!”
任长风点点头,拉着王海龙往车上走,同时留下几名干部,应付前来的pol。ice。
坐到车上,看着被震得粉碎的车窗,不难想象刚才的爆炸威力有多大,任长风脸色更加阴沉。王海龙擦着额头的汗水,颤声道:“我们去医院看东哥吗?”
任长风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冷笑,面无表情道:“本来我是非常着急要去医院的,但有你在,我去不了了,先回总部再慢慢说!”
王海龙打个冷战,低头不再说话。他明白任长风的意思,知道今天这关是不好过了。
洪武医院。当谢文东躺在病床上,实在有想笑的冲动,自己刚刚出院,想不到这么快就又回来了。其实他的伤并不重,对方在他十米开外的地方爆炸,对他没构成直接伤害,倒是被气浪震得不轻,刚开始时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痛,经过前往医院这段时间的缓和,加上数名医生的急救,已逐渐恢复过来。
他动了动手脚,感觉没有异常,腰眼用力,挺身坐了起来。
旁边的东心雷见状,忙上前扶住他,道:“东哥,你的伤……”
谢文东摆摆手,笑道:“不要紧,只是小伤!以前这样的伤不知受过多少次,也没什么,我现在并不比经前金贵啊!”
东心雷苦笑。别看谢文东身材消瘦,好似经受不住打击,实则身体好得很,有时候让东心雷都自愧不如。这就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他轻声说道:“就算没有事,东哥也应该多休息。”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我的身体我清楚。”说着,他环视左右,见五行兄弟和灵敏等人都在,偏偏没有看到任长风,疑道:“长风呢?”
东心雷道:“他在总部。”
谢文东问道:“在总部干什么?”说完,他笑了,拍着自己的脑袋,道:“我都被炸晕了!长风应该在总部审讯那些杀手吧?”
东心雷苦笑,不久前,任长风已给他打过电话,杀手死得那叫一个干净,没留下一个活口。他说道:“东哥,杀手都死了。长风在总部审问的是王海龙。”
“什么?都死了?”谢文东腾的从床上站起,问道:“怎么死的。”
“是服毒自杀!”东心雷解释道:“杀手事先将毒药放在嘴里,被我们抓后不久就服毒自尽了。”
“该死的!”谢文东双眼眯缝着,冷笑道:“这些杀手可真有骨气啊!倒是让我想起了魂组……”说着,他恍然想起什么,问道:“长风审问王海龙干什么?”
东心雷道:“东哥是受王海龙的邀请才去商场的,遭遇杀手的袭击和王海龙应该脱不了干系。”
谢文东眉毛一挑,道:“糊涂!杀手知道我的行踪就一定是王海龙泄露的吗?”他边说边拿起外套,又道:“我去北京,行踪已算够隐蔽的了,可还是被杀手了解的一清二楚,说明他们在T市的眼线众多,消息灵通,怎么和王海龙扯上了关系?”
东心雷听后,挠挠头发,暗道一声有理,见谢文东穿上衣服,他忙问道:“东哥,你这是干什么?”
谢文东道:“回总部!不不想失去一个能为帮会赚钱的人才!”
东心雷知道他指的是王海龙,想阻拦又不敢阻拦,在旁焦急道:“可是你的身体……”
“我已经说过了,不要紧!”谢文东系着中山装的扣子。
“对不起!你哪都不能去。”这时,房门一开,秦双从外面姗姗走进来。
谢文东看了她一眼,道:“我有重要的事需要回总部一趟。”
秦双冷冰冰道:“我也有重要的事情必须留下你。”
她这话说完,周围人都开始冒冷汗,别说在北洪门内,即便在整个黑道敢这么和谢文东说话的人都不多。他们看着秦双,心中忍不住为这个冰美人担心不已。
她挡住房门,让谢文东无法通过,后者眉头大皱,道:“让开!”
“我是不会让你出去的。”秦双不管谢文东和其他人的反应,继续说道:“对于你来说,处理帮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但对于我来说,照顾病人的安全也同样是很重要的,而你,正是我的病人。”
谢文东仰面吸气,如果面前的不是女人,不是医生,他此时早忍不住一拳打过去。
秦双无视谢文东那双快要杀人的目光,说道:“在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你哪都不能去。”
谢文东拿冷如冰霜的秦双没有办法,回去看东心雷,意思是让他帮忙搞定。
东心雷去故意把头转向别处,假装没看见谢文东的眼神。谢文东气得牙根痒痒,再看五行和灵敏等人,他们也纷纷低下头,躲避谢文东的目光。
谢文东气笑了,大声喝问道:“怎么?你们想集体造反吗?”
听他这么说,东心雷不能再装糊涂,苦笑道:“东哥,我们也觉得你现在应该听秦医生的话,在医院多休息。王海龙的事情,我会回去处理的。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外面有多少杀手,一旦东哥在路上再遇到敌袭……那实在太危险了!”
灵敏跟着说道:“是啊,东哥。我这边也会尽快把杀手的底细查出来。”
众人的意见出奇的一致,都是希望谢文东留在医院。第一,是因为他的身体,再都,洪武医院是有北洪门出资建立,可以为谢文东提供最安全的保障。
谢文东也不是执意非要走不可,他叹口气,对东心雷说道:“老雷,你代我回总部,让长风不要难为王海龙。”
“是,东哥,我明白!”东心雷答应一声,向五行等人使个眼色,随后一起退出房间。
出来之后,灵敏担忧地说道:“老雷,你说东哥不会对秦双怎么样吧?”
东心雷笑呵呵地反问道:“什么怎么样?”
灵敏道:“秦双性情冰冷,我怕……”
不等她说完,东心雷大笑道:“秦双对东哥可不一般啊!”
灵敏茫然地看着他。东心雷又道:“你看,秦双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别人吗?”
东心雷和灵敏赶回总部,五行兄弟及格桑、褚博留在门外,没有离开。有了前两次的教训,即使在洪武医院,他们也会严密保护谢文东。
病房内,刚才还满是人的病房,现在一下子冷清下来,只剩下谢文东和春双两人。
谢文东坐在病床上,看着秦双,好一会,他说道:“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心,但是……”
秦双打断他的话,说道:“如果我让你的手下面前下不来台,我感觉很抱歉。”
她这么说,反让谢文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手下面前能不能下来台,他根本没在乎这些。他淡然说道:“我只是觉得你似乎对我有敌意。”
第四十九章 无法无天
       秦双漠然道:“我对别人也是如此。”
  谢文东苦笑,沉默片刻,问道:“我这回有问题吗?”
  秦双道:“还不清楚,至少要等检查的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谢文东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为洪门做事,你不像是个喜欢帮派
  的人。”
  秦双抬起头,双眼冷冰冰地看着他,半响,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谢文东笑道:“我是站在朋友的立场问你。”
  能被谢文东称为朋友的人并不多。秦双却丝毫不领情,冷道:“我们不是朋友。”说完,看也没看谢文东,快步走出病房。
  当她快出房门时,谢文东挑眉问道:“你在躲避什么吗?”
  秦双一句话也没有说,回手将房门关好。
  谢文东举目望看着顶棚,对秦双的身世产生了兴趣。他把守在门口的金眼叫进
  房中。金眼年岁虽不大,还不到三十,但在北洪门已算是老人,和东心雷属于
  同一代的,他对北洪门内部人员的情况也比较了解。
  谢文东问道:“金眼,你和秦医生熟吗?”
  金眼一楞,摇了摇头,笑道:“不熟。在洪门,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和她熟,除
  了一个人之外。”
  金眼道:“聂天行。”
  “哦!”谢文东恍然明了。在他印象中,秦双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别人对
  她也是敬而远之,只有聂天行时常跟她开开玩笑。冰美人这个外号,也正是聂
  天行给她起的。只是现在聂天行已经退出洪门,过上隐居的生活。
  金眼疑惑地问道:“东哥为什么问这些?”
  谢文东淡然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金眼叹口气,说道:“其实,秦医生的身世也是很悲惨的。”
  谢文东疑问地看着他。
  金眼解释道:“秦医生和我一样,都是孤独,是被她的哥哥拉扯大的。对了,
  东哥,秦医生的哥哥叫秦单,以前是我们洪门的兄弟!”
  秦单?谢文东仰面冥思,翻遍脑海每一处角落,也没想起有这么一个人。他摇
  头道:“我没有印象。”
  金眼道:“秦单早在六年前就死了,死于一次与南洪门的争斗中。
  那次激战打得很惨烈,我们有十二个兄弟送进医院里,结果再也没有回来,秦
  单就是其中之一。当他临死时,秦医生也在场,那时她还是上高中的小姑娘,
  哥哥的死对她打击很大,我想这也是她选择做医生、选择洪门的原因吧!”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点点头,想不到秦双和南洪门之前还有这样的深仇。现在,自己和向问天达成共识,促成南北洪门合并,难怪她会对自己产生敌意。想
  罢,谢文东幽幽叹口气。
  金眼道:“东哥,其实南北洪门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合二为一。在长达数十年
  的争斗里,双方死伤的人太多了,积攒下的仇恨也太深。现在,想必南洪门那
  边也是如此,要想长久合并,只有一个办法……”剩下的话,他面带
  难色,没敢继续说下去。”
  谢文东扬头道:“什么办法?”
  金眼停顿半晌,说道:“就是征服。只有其中的一方全面吞并掉另外一方,不
  然,和平的合并,早晚还会分裂。”
  谢文东听后,叹道,“真是伤脑筋啊!”
  反正话已经说开了,金眼再无顾虑,又道:“南洪门麾下缺少有能力的干部,
  被青帮打得连连败退,即使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仍将陆寇留在我们这里,为
  什么,还不是对我们不信任嘛!以东哥的智慧,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
  谢文东当然能看得出来,只是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一个光杆司令的陆寇留在
  北洪门内部成不了气候。他问道:“下面的兄弟对现在南北合并的事情都有怎
  样的看法?”下面人想什么,是他最想知道的。
  金眼笑了,道:“说什么的都有,只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乐观,包括大多数的干
  部,相信南北之间还会再次开战。”
  谢文东低头,轻揉下巴,没有说话,脑袋在飞速运转着。
  好半晌,金眼几乎要告退的时候,谢文东开口问道:“如果南洪门和青帮这两
  个敌人站在你面前,你会先打哪一个?”
  金眼愣然道:“我会先打……南洪门,东哥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嘛!”
  “呵呵!”谢文东轻声而笑,道:“那也要看情况而定。如果魂组和南天门放
  在一起,我一定会选择南洪门,但是青帮不一样,第一,它是未知的敌人,我
  们对它还不了解,神秘的东西最可怕!第二,它发展壮大的太快,短短一年的
  光景,由台湾发展到大陆,堂口遍地开花,如果这时候我们去和南洪门开战,
  即使最后打赢了,回过头再想对付青帮,恐怕局面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了。”
  金眼眼珠转了转,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淡淡笑道:“先联合南洪门,除掉青帮这个大敌,然后,再和南洪门真
  刀真枪的打一场。我能赢向问天一次,就能赢他第二次、第三次,他是英雄,
  而我是坏蛋,英雄想赢坏蛋,只会在嘲弄人的电影和小说里才会出现!”
  金眼暗中吐了吐舌头,感觉自己刚才的话都是白说,东西根本不需要自己提醒
  什么,心中早已经做好打算。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笑呵呵道:“不错,越来越聪明了,看起来,你不适合再
  留在我身边做个保镖了。”
  金眼闻言吓一跳,脸色瞬间惨白,嘴唇哆嗦着,看着谢文东说不出来话。
  谢文东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金眼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他笑道:“我是说,以
  你的能力,再做个单纯的保镖,实在太浪费。”
  金眼听完这话,心情非但未好,反而更糟。他低头懦声道:“我哪都不去,只
  想留在东哥身边。”
  谢文东道:“现在是多事之秋,帮会正是用人之际,你应该……”
  他正想劝金眼,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谢文东扬声说道。
  房门一开,木子走进来,瞧瞧面色不佳的金眼,心中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事,他不敢多寻思,说道:“东哥,金三角的老鬼来了!”
  “哦?”谢文东一笑,道:“让他进来!”
  想不到老鬼找到这里来了,自己正要去找他呢。
  老鬼穿着白色的西装,带着一副茶色墨镜,脚下一双擦得油光铮亮的皮鞋,这
  一身行头都不错,只是穿在他身上就变了味,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谢文东本不想笑,但看到他,实在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
  “你还在这里笑?”老鬼摘掉墨镜,拉了拉紧紧勒住了脖子的领带,怒声道:“我真怀疑,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谢文东耸肩道:“我怎么了?为什么笑不出来?”
  老鬼贴近谢文东,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他。
  被他看得浑身别扭,谢文东皱了皱眉头,道:“不要靠这么近,我对男人可没
  有兴趣。”
  老鬼翻着白眼道:“你以为我会对你感兴趣吗?我是看你受伤严不严重!”
  谢文东笑骂道:“妈的,你什么时候改学医术了。”他和老鬼的交情很深,除
  了生意上的往来,私交甚厚,说起话来也非常随便。
  老鬼长长叹了一声,背着双手,在病床周围漫步,随口说道:“能伤到你,看
  起来那些杀手很厉害啊!”
  恩?他也知道自己被杀手偷袭的事?这消息也传得太快了吧!谢文东眯了眯眼
  睛。
  老鬼打了个寒颤,反射性地说道:“别向我眯眼睛,我可不怕你这招!”他说
  话时语气是硬的,心却是虚的。
  谢文东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鬼摸摸鼻子,道:“我不仅知道你被人刺杀,还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呢!”
  这句话正中谢文东‘软肋‘。他眼睛一亮,追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很厉害的一伙人……”老鬼还想卖关子,见谢文东正眯缝着眼睛盯
  着自己,眼中隐隐射出森光,他心脏一紧,忙说道:“是越南帮。”
  “越南帮?”谢文东挠头,问道:“越南帮是什么帮?我和他们接触过吗?之
  间有仇吗?”
  老鬼道:“你和他们接没接触过,我不知道,但是,你们有仇倒是真的。”
  谢文东越听越糊涂,茫然道:“有什么仇?我怎么不记得了。”
  “当然是生意上的纷争喽!”老鬼道:“一听名字就知道了,越南帮是由越南
  人组成的帮会,实力不小,他们是我们金三角的老客户,交往多年,但今年金
  三角受灾,罂粟产量不比以往,你一人占去大半的份额,其他不少帮会就买不
  到货了,越南帮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是靠毒品买卖为生的,断了货源,也就等
  于断了财路,你说,他们会不会恨你?”
第四十九章 无法无天
       秦双漠然道:“我对别人也是如此。”
  谢文东苦笑,沉默片刻,问道:“我这回有问题吗?”
  秦双道:“还不清楚,至少要等检查的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谢文东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为洪门做事,你不像是个喜欢帮派
  的人。”
  秦双抬起头,双眼冷冰冰地看着他,半响,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谢文东笑道:“我是站在朋友的立场问你。”
  能被谢文东称为朋友的人并不多。秦双却丝毫不领情,冷道:“我们不是朋友。”说完,看也没看谢文东,快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