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文东笑道:“我是站在朋友的立场问你。”
  能被谢文东称为朋友的人并不多。秦双却丝毫不领情,冷道:“我们不是朋友。”说完,看也没看谢文东,快步走出病房。
  当她快出房门时,谢文东挑眉问道:“你在躲避什么吗?”
  秦双一句话也没有说,回手将房门关好。
  谢文东举目望看着顶棚,对秦双的身世产生了兴趣。他把守在门口的金眼叫进
  房中。金眼年岁虽不大,还不到三十,但在北洪门已算是老人,和东心雷属于
  同一代的,他对北洪门内部人员的情况也比较了解。
  谢文东问道:“金眼,你和秦医生熟吗?”
  金眼一楞,摇了摇头,笑道:“不熟。在洪门,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和她熟,除
  了一个人之外。”
  金眼道:“聂天行。”
  “哦!”谢文东恍然明了。在他印象中,秦双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别人对
  她也是敬而远之,只有聂天行时常跟她开开玩笑。冰美人这个外号,也正是聂
  天行给她起的。只是现在聂天行已经退出洪门,过上隐居的生活。
  金眼疑惑地问道:“东哥为什么问这些?”
  谢文东淡然道:“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金眼叹口气,说道:“其实,秦医生的身世也是很悲惨的。”
  谢文东疑问地看着他。
  金眼解释道:“秦医生和我一样,都是孤独,是被她的哥哥拉扯大的。对了,
  东哥,秦医生的哥哥叫秦单,以前是我们洪门的兄弟!”
  秦单?谢文东仰面冥思,翻遍脑海每一处角落,也没想起有这么一个人。他摇
  头道:“我没有印象。”
  金眼道:“秦单早在六年前就死了,死于一次与南洪门的争斗中。
  那次激战打得很惨烈,我们有十二个兄弟送进医院里,结果再也没有回来,秦
  单就是其中之一。当他临死时,秦医生也在场,那时她还是上高中的小姑娘,
  哥哥的死对她打击很大,我想这也是她选择做医生、选择洪门的原因吧!”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点点头,想不到秦双和南洪门之前还有这样的深仇。现在,自己和向问天达成共识,促成南北洪门合并,难怪她会对自己产生敌意。想
  罢,谢文东幽幽叹口气。
  金眼道:“东哥,其实南北洪门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合二为一。在长达数十年
  的争斗里,双方死伤的人太多了,积攒下的仇恨也太深。现在,想必南洪门那
  边也是如此,要想长久合并,只有一个办法……”剩下的话,他面带
  难色,没敢继续说下去。”
  谢文东扬头道:“什么办法?”
  金眼停顿半晌,说道:“就是征服。只有其中的一方全面吞并掉另外一方,不
  然,和平的合并,早晚还会分裂。”
  谢文东听后,叹道,“真是伤脑筋啊!”
  反正话已经说开了,金眼再无顾虑,又道:“南洪门麾下缺少有能力的干部,
  被青帮打得连连败退,即使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仍将陆寇留在我们这里,为
  什么,还不是对我们不信任嘛!以东哥的智慧,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
  谢文东当然能看得出来,只是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一个光杆司令的陆寇留在
  北洪门内部成不了气候。他问道:“下面的兄弟对现在南北合并的事情都有怎
  样的看法?”下面人想什么,是他最想知道的。
  金眼笑了,道:“说什么的都有,只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乐观,包括大多数的干
  部,相信南北之间还会再次开战。”
  谢文东低头,轻揉下巴,没有说话,脑袋在飞速运转着。
  好半晌,金眼几乎要告退的时候,谢文东开口问道:“如果南洪门和青帮这两
  个敌人站在你面前,你会先打哪一个?”
  金眼愣然道:“我会先打……南洪门,东哥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嘛!”
  “呵呵!”谢文东轻声而笑,道:“那也要看情况而定。如果魂组和南天门放
  在一起,我一定会选择南洪门,但是青帮不一样,第一,它是未知的敌人,我
  们对它还不了解,神秘的东西最可怕!第二,它发展壮大的太快,短短一年的
  光景,由台湾发展到大陆,堂口遍地开花,如果这时候我们去和南洪门开战,
  即使最后打赢了,回过头再想对付青帮,恐怕局面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了。”
  金眼眼珠转了转,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淡淡笑道:“先联合南洪门,除掉青帮这个大敌,然后,再和南洪门真
  刀真枪的打一场。我能赢向问天一次,就能赢他第二次、第三次,他是英雄,
  而我是坏蛋,英雄想赢坏蛋,只会在嘲弄人的电影和小说里才会出现!”
  金眼暗中吐了吐舌头,感觉自己刚才的话都是白说,东西根本不需要自己提醒
  什么,心中早已经做好打算。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笑呵呵道:“不错,越来越聪明了,看起来,你不适合再
  留在我身边做个保镖了。”
  金眼闻言吓一跳,脸色瞬间惨白,嘴唇哆嗦着,看着谢文东说不出来话。
  谢文东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金眼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他笑道:“我是说,以
  你的能力,再做个单纯的保镖,实在太浪费。”
  金眼听完这话,心情非但未好,反而更糟。他低头懦声道:“我哪都不去,只
  想留在东哥身边。”
  谢文东道:“现在是多事之秋,帮会正是用人之际,你应该……”
  他正想劝金眼,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谢文东扬声说道。
  房门一开,木子走进来,瞧瞧面色不佳的金眼,心中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事,他不敢多寻思,说道:“东哥,金三角的老鬼来了!”
  “哦?”谢文东一笑,道:“让他进来!”
  想不到老鬼找到这里来了,自己正要去找他呢。
  老鬼穿着白色的西装,带着一副茶色墨镜,脚下一双擦得油光铮亮的皮鞋,这
  一身行头都不错,只是穿在他身上就变了味,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谢文东本不想笑,但看到他,实在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
  “你还在这里笑?”老鬼摘掉墨镜,拉了拉紧紧勒住了脖子的领带,怒声道:“我真怀疑,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谢文东耸肩道:“我怎么了?为什么笑不出来?”
  老鬼贴近谢文东,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他。
  被他看得浑身别扭,谢文东皱了皱眉头,道:“不要靠这么近,我对男人可没
  有兴趣。”
  老鬼翻着白眼道:“你以为我会对你感兴趣吗?我是看你受伤严不严重!”
  谢文东笑骂道:“妈的,你什么时候改学医术了。”他和老鬼的交情很深,除
  了生意上的往来,私交甚厚,说起话来也非常随便。
  老鬼长长叹了一声,背着双手,在病床周围漫步,随口说道:“能伤到你,看
  起来那些杀手很厉害啊!”
  恩?他也知道自己被杀手偷袭的事?这消息也传得太快了吧!谢文东眯了眯眼
  睛。
  老鬼打了个寒颤,反射性地说道:“别向我眯眼睛,我可不怕你这招!”他说
  话时语气是硬的,心却是虚的。
  谢文东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鬼摸摸鼻子,道:“我不仅知道你被人刺杀,还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呢!”
  这句话正中谢文东‘软肋‘。他眼睛一亮,追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很厉害的一伙人……”老鬼还想卖关子,见谢文东正眯缝着眼睛盯
  着自己,眼中隐隐射出森光,他心脏一紧,忙说道:“是越南帮。”
  “越南帮?”谢文东挠头,问道:“越南帮是什么帮?我和他们接触过吗?之
  间有仇吗?”
  老鬼道:“你和他们接没接触过,我不知道,但是,你们有仇倒是真的。”
  谢文东越听越糊涂,茫然道:“有什么仇?我怎么不记得了。”
  “当然是生意上的纷争喽!”老鬼道:“一听名字就知道了,越南帮是由越南
  人组成的帮会,实力不小,他们是我们金三角的老客户,交往多年,但今年金
  三角受灾,罂粟产量不比以往,你一人占去大半的份额,其他不少帮会就买不
  到货了,越南帮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是靠毒品买卖为生的,断了货源,也就等
  于断了财路,你说,他们会不会恨你?”
第五十章 无法无天
       “即使杀了我,他们也什么都得不到。”谢文东淡淡一笑。
老鬼摇头,道:“只要你死,金三角和文东会的关系自然断了,那些许诺给你的份额,大多会被越南帮占去。”
“哈哈!”谢文东仰面笑,道:“就算我死了,文东会和金三角的合作关系还在嘛!不过,我还是要感谢鬼兄能来告诉我这些。对了,越南帮的总部在越南吗?”
“不是。”老鬼解释道:“越南帮有很多,香港有,台湾有,大陆有,甚至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组织,越南帮只是个统称,他们之间并没有直接关系。暗杀你的越南帮,是大陆的越南帮,对大陆的情况也比较了解。要命的是,越南人十分凶悍,生性残忍,他们要发起疯拉,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是啊!连人体炸弹都搞出来了!谢文东想起上午在自己面前爆炸的杀手,心总多少有些寒意,感觉他们行事风格和不要命的魂组有一拼。虽然这样想,但谢文东却不怕他们,而且他也没怕过谁。只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事情就好办了,他笑眯眯地说道:“越南人,有意思,当初前辈们打败过他的军队,现在,我还怕它的黑社会?!哈哈——”
老鬼担忧地看着谢文东,意味深长道:“兄弟,你不要小看他们啊,越南人的凶狠和不要命是出名的!”
谢文东悠悠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囤!什么狗屁越南帮,把我逼急了,我让他们统统死光!”
老鬼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兄弟,我希望你能去和越南帮谈清楚,大不了把你的那份分给他们一些,那事情不就结了吗!”
谢文东双腿一飘,下了病床,冷笑道:“现在他们已经打到我的头顶上了!既然游戏开始,想结束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也不是他们越南人想不玩就可以不玩的,毒品,我一分都不会给他们,而且,我夜会让他们所做的事付出相应的代价。鬼兄,不要再劝我什么,你不会因为年纪越来越大,胆子越来越小吧?”
老鬼叹口气,谢文东就是这样的人,决定的事情,别人根本无法改变。他问道:“你想怎么样?”
谢文东反问道:“大陆越南帮的总部在哪?”
老鬼道:“在云南。”
谢文东想了想,道:“那是南洪门的地盘。”
老鬼苦笑道:“现在已经不是。整个云南,大半已是青帮的了。”
青帮?青帮和越南帮同在云南,后者偷袭自己,对自己的行踪掌握得十分精准,按理说越南人的势力没有发展到T市,在T市不应该有那么多眼线,但是有青帮从中帮忙就不一样了。这事恐怕和青帮脱不开关系。他问道:“青帮和越南帮的关系如何?”
老鬼寻思片刻,答道:“很亲近。”
是了,看来自己的猜测不会错!谢文东点点头,道:“鬼兄,谢谢你能袄素我这些。对了,有件事我还要麻烦鬼兄帮忙!”
“什么事?”老鬼反应很快,马上又道:“不是想让我帮你对付云南越南帮吧?这可不行,越南帮是我们的老客户,我”
看着老鬼为难的样子,谢文东打断他的话,说道:“不是这件事,而是另有事情。”
老鬼一愣,疑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谢文东道:“我想安排一个去你们金三角,在你那边躲避一阵子。”
“哦?”老鬼好奇道:“什么人?”
“他叫东尼·维克多。”谢文东笑吟吟地说道。老鬼想了好一阵子,恍然道:“东尼·维克多不是美国的大毒枭吗?怎么,你和他有交情吗?让他去金三角干什么?”
谢文东也不隐瞒,把FBI追捕东尼·维克多的事情简单叙说一遍,老鬼听后,挠挠头发,道:“原来是这样。好吧,我一会给将军打电话说一下,问题不大。”美国追捕的人,一般的国家或者组织都不敢收留,但缅甸的金三角却是例外,有中国的支持,缅甸也没怕过美国。
“那这事就拜托鬼兄你了!”“你还和我客气什么!”
等老鬼走后,谢文东给东尼·维克多去了电话,问他和中东某国的交易进行的怎么样,得到的答复是一切顺利。
谢文东不想知道购买他手里的军事机密的国家是哪国,也不想知道他从中赚了多钱,他关心的是东尼什么时候能离开,甩掉这个烫手的山芋。他让东尼·维克多做好准备,随时可能出发,去金三角。后者满口答应。
当天晚间,谢文东身体检查报告胡来,没有大问题。知道这个结果,谢文东在医院里再也呆不下去,立刻赶回北洪门总部。
秦双这回没有阻拦,但是有个要求,要跟随谢文东的左右,她的理由很充分,对谢文东的伤势做跟踪观察。
谢文东也未反对,虽然秦双冷了一些,但有这么个美女坐在自己身边,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北洪门总部,洪武大楼。
谢文东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任长风找来,问道:“长风,你没对王海龙怎么样吧?”
任长风道:“我倒是想对他怎么样,但没等开始,老雷回来就把我拦住了。”
谢文东点点头,让他把王海龙带来。
王海龙此时异常狼狈,原本红光满面的脸已经变得灰白,油光的头发失去了光泽,乱糟糟的一团,衣服凌乱,精神萎靡,看起来好象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听说谢文东找他,整个心都提到嗓子眼。洪武集团的前任名誉董事长窦展堂可算是北洪门的老人,身份地位极高,别人对他也十分敬重,但王海龙不一样,他虽然是接窦展堂的职务,但资历尚浅,在社团中一无功劳,二不苦劳,三还有没能拿出手的业绩,他真害怕谢文东一个不高兴,直接把自己做了,那自己可就死得不明不白,最后还落个吃里爬外的名声。进入办公室,站在谢文东面前,心里七上八下,颤声说道:“东歌!”
谢文东一摆手,道:“坐吧!”
王海龙哆嗦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说是坐,其实只是屁股沾了一点边。他额头见汗,结巴道:“东哥,在……在商场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感觉很以外,我真的……毫不知情,如果早知道埋伏了杀手,就算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邀请东哥去啊……”
任长风在旁冷声哼笑道:“有些人,为了钱财,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
王海龙脸色大变,慌忙道:“我……我……”身为生意人,口才本是相当不错的,但这时他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谢文东向任长风摇摇手,对王海龙道:“不要说了,我知道,今天长风对你无礼,让王兄受惊了,看在同门面子上,还请多包含。”
他此言一出,别说东心雷、任长风等人愣了,连王海龙也惊呆了。他咽口吐沫,问道:“东哥不怀疑是我……”
他话未说完,谢文东已笑道:“我相信自己的兄弟。王兄,回家去休息吧!”
王海龙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他惊讶道:“东哥真的相信我?”
谢文东哈哈笑道:“当然!同是洪门兄弟,我当然信任自己人,否则还会去信任谁呢?”
“东哥……我……我……”听完谢文东的话,王海龙激动得两眼含泪,嘴唇直哆嗦,半晌说不出话。
谢文东站起身,走到王海龙近前,拍拍他肩膀,说道:“王兄早点回去休息,帮会中的生意还需要你多费心照料呢。”
王海龙连忙站起,接连鞠躬,语无伦次地说道:“谢谢东哥,谢谢东哥对我的信任,我以后定会为社团全心全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谢文东听后哈哈大笑
这时姜森把王海龙的钱夹、手机等随身物品拿出来,递还给他。
王海龙一一接过,对谢文东有是感恩又是道谢,直到后者被他肉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后,他才退出办公室。
王海龙就这么走了,任长风可急了,他抢步上前,眼睛瞪的溜圆,低声说道:“东哥这次受袭,王海龙的嫌疑最大,怎么可以就这么把他放走呢?”
谢文东笑了笑,看向姜森。
姜森道:“东哥,我已经在王海龙的手机里装放了窃听器!”
“恩!”谢文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看向灵敏。
灵敏多机灵,一看谢文东的眼神,立刻明白他的意思,面容一正,说道:“东哥,我这就去安排兄弟跟踪他。”说完,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任长风瞧瞧消失在门外的灵敏,再看看姜森,半晌,他长声说道:“原来东哥早做好了准备。”
谢文东笑眯眯道:“王海龙是我们洪门的自己兄弟,不同于外人,我们做事,必须要慎重,不然,很容易伤害到其他的兄弟。既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还好似先把他放走,暗中观察的好。”
第五十一章 无法无天
秦双静静的坐在一旁,虽然没有说话,但却从头到尾听得清楚,暗中叹口气。现在,她多少有些明白聂天行为何宁愿退隐,也不在谢文东手下做事。他两人的性格完全相反。同为头脑精明,智慧超群的人,但一个阴,一个却阳。谢文东表面上对你笑呵呵,其实心里在想什么别人根本猜不出来。就拿王海龙为例,他对谢文东的信任感恩戴德,孰不知后者移派出人在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别看谢文东年岁不大 其心思之狡诈,城府之深,远非常人可比。看着谢文东笑眯眯满脸无害的样子,秦双只能叹气。
  谢文东不清楚一旁的秦双正默默的观察自己,他转头对刘波道:“老刘,你去和小敏商量一下,找出青帮在T市的探子。”
  刘波心中不解,有神秘杀手这个心腹大患当前,东哥不去查,为什么要找青帮的眼线?他暗中这么嘀咕,嘴上还是答应了一声。
  谢文东想了想,又道:“特别是总部附近一带,要仔细调查,我想这里一定有他们的探子!” 杀手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说明自己进出总部都在对方眼线的观察之内。
  “好的,东哥!”刘波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但既然是东哥的意思,肯定有他的道理。
  把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谢文东站起身,伸个懒腰,说道:“如果没什么事,大家可以走了!”
  众人纷纷告退,只有东心雷站在原地没有动。
  知道他还有事,等众人走后,谢文东笑问道:“老雷,有事吗?”
  “嗯!”东心雷道:“东哥,陆寇回广州了。”
  哦? 谢文东一愣,向问天把陆寇这原南洪门的大将留在T市,明显是为了监视自己,为什么突然把他调回去?难道向问天对自己百分百的信任了?这基本上不可能。他疑问道:“是不是南洪门除了什么事?”
  东心雷道:“南洪门没有出事,倒是逃亡到南洪门的台洪门出事了。”
  谢文东笑了 问道:“有向问天这个冤大头的保护,他们能出什么事?”
  东心雷道:“红叶的大头目,素有侯爷之称的侯小云受了重伤。”
  谢文东吸了口气。台洪门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杀手集团——红叶。谢文东和红叶的杀手打过交道,深知他们的实力,做为红叶领头人的侯小云应该也有过人之处,是谁能把他打伤呢?谢文东眉头微皱,问道:“谁伤了他?青帮吗?”
  东心雷笑道:“说来可笑,他是被一批神秘杀手打伤的,至于对方是什么人,我不清楚,南洪门那边好像也没查出来。”
  “哈哈!”谢文东忍不住笑了起来,杀手的老大被杀手打伤,常年打雁的人被雁啄了眼,这件事确实挺有意思。
  “东哥”东心雷正色道:“我怀疑,杀伤侯小云的杀手和偷袭东哥的杀手,可能是同一伙人。”
  谢文东仰面沉思片刻,点点头,道:“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东心雷忧虑重重道:“没把这批杀手揪出之前,请东哥务必要小心。”
  谢文东悠然一笑,拍拍东心雷结实的手臂,轻松道:“放心吧,我会想办法把他们找到的。”
  东心雷看着谢文东,实在想不明白他的信心从哪生出来的。顿了一下,他又道:“东哥,还有一件事。最近总部的文职人缘走得很多,需要招收一批新人,东哥的意思呢?”
  谢文东没听懂,疑问道:“文职人员?总部这里还有文职人员吗?”他所看到和接触的,除了自己那位漂亮的女秘书外,再没看到其他的文员。
  东心雷笑道:“东哥,总部大楼的一到五层是我们成立的贸易公司虽然是做幌子的,但要是没有办公人员,这幌子也做不下去了。!”
  谢文东哦了一声。东心雷又道:“本来,这事应该交由给王海龙来办,但是,我怕他收进的人员有问题,毕竟这批人是要留在总部内,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嗯!”谢文东点头道:“老雷,你去办就行了,我对你很放心。”
  可我却对自己不放心。东心雷红着脸道:“我希望东哥能帮忙把关,毕竟东哥看人一向很准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