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我却对自己不放心。东心雷红着脸道:“我希望东哥能帮忙把关,毕竟东哥看人一向很准的,有东哥在,就不会有问题了。”
  真是麻烦!谢文东敲敲脑袋,问道:“什么时候?”
  东心雷道:“最近两天”
  好吧!谢文东道:“我会抽出时间去看的。”
  得到谢文东的首肯,东心雷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下谢文东和秦双两人。
  谢文东拿起桌子上的茶杯,走道落地窗前,单手扶着窗棱,目光幽深的看着窗外。
  高达百米开外的顶楼,可将小半个城市尽揽眼底。夜幕中灯火闪烁,道路中穿行的汽车和蚂蚁一般。一天之中,只有在夜晚,谢文东才能享受到难得的安静。
  “站在窗户前,不是很危险吗?”秦双注视着谢文东,开口打破沉寂。
  谢文东闻言,笑呵呵的用手指弹弹窗户,说道:“这是强化防弹玻璃,即使高射机关枪也无法将它一枪打穿。”
  “哦!”秦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关心气谢文东的安全,看着他消瘦的背影,话锋一转,问道:“你不觉得自己很累吗”
  在尔虞我诈的黑道想呼风唤雨,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谢文东喝口茶水,目视窗外,说道:“我已经习惯了。”
  秦双道:“长此以往下去,你的身体不出五年就会被拖垮。”低血糖并不是重病,但如果得不到充足的休息,长时间的劳累,那引发其他的疾病可是不可忽视的。
  “五年?”谢文东眯了眯眼睛,幽幽自语说道:“我恐怕用不了那么久时间……”
  秦双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谢文东没有答话,手指轻轻敲打窗面,房间中沉静下来,只剩下 哒哒 声
  第二天。谢文东起来的很早,睡了一宿的好觉,起床时浑身舒畅。
  他习惯性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桌子上有早点和今天的报纸,他眯眼笑了。
  自己的女秘书不会来这么早,其他人也不会这么细心,东西一定是褚博准备的。
  他拿起报纸和装有鲜奶的杯子,站在窗前,边喝边看新闻。
  昨天商场发生爆炸的事情上了报纸,没有提及死伤了多少人,媒体也否认是恐怖袭击,只是说明有人蓄意破坏之类不痛不痒的话。
  “哼!”谢文东哼笑一声,随手将报纸扔进垃圾桶里。
  媒体报道不真实的地方太多,有些纯粹是糊弄人的,而且默写记者一张传媒的特殊性也感染上了官场上的风气,笨应该曝光的东西,被人加一通‘热情款待’下来,大事变小,小事化了。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笔’短嘛!
  谢文东站在窗前,伸展筋骨,刚要转身,突然对面楼内射来一道光线晃了他一下。
  此时正是旭日初生,对面的大楼正对着太阳,如果不是那道光线一闪即逝,他一定会以为是玻璃的反光。
  他表情依旧平静,站在窗前没有动,心思却在运转着。
  若是换成旁人,根本不会在意这个不起眼的小细节,但谢文东确实个心思如丝的人,眼睛里不容半粒沙子。
  那是镜子的反光,不是望远镜,就是瞄准镜。想到这,他仰面笑了,你们真是让我好找啊!
  他心中牢牢进驻反光窗户的位置,然后慢慢转身坐会到椅子上,背对着窗户,眼珠提溜乱转。
  想了一会他拿气电话,打给刘波。
  刘波和灵敏正在抓紧一切时间寻找青帮的眼线,街道谢文东的电话,他感觉很以外,忙问道:“东哥,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问道:“你现在在哪?”
  刘波道:“我和灵小姐在总部附近进行调查。”
  “哦”! 谢文东本想让刘波到对面的大楼内去查,忽然觉得不妥,他不清楚总部周围有多少对方探子,也许刘波的举动也正在被对方监视之内。想到这,他呵呵一笑,道:“没什么事,我只是随便问问!”说完,他把电话又挂断。
  刘波茫然的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又瞧瞧和他一起的灵敏,想不明白今天东哥怎么了,大清早的就来一个让人莫名其妙的电话。
  谢文东想了一会,拿气电话,把东心雷找到办公室。
  没过十分钟,东心雷披着外套,里面只穿着背心走进办公室里,一看就知道,谢文东给他打电话时他还没起床呢。
  不等他开口,谢文东先问道:“老雷,负责我们这栋楼清洁公司是哪家?”
  东心雷被问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问道:“东哥,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你对卫生不满意?那我马上换掉现在这家保洁公司。”
  “不是!”谢文东笑道:“我对卫生没意见,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哪家公司。”
第五十二章 无法无天
       东心雷仰面想了好一会,说道:“好像……好像是叫安居保洁公司。”
  谢文东又问道:“有公司老板的电话吗?”
  东心雷摇头道:“东哥,我没有,但在下面的兄弟哪里应该可以找到。”
  谢文东道:“好,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
  东心雷不知道谢文东要干什么,有一肚子的疑惑,但见谢文东面色凝重,又不敢轻易开口询问。他给手下的小弟打个电话,要来保洁公司老板的电话,告诉谢文东。
  谢文东边拨打号码边说道:“老雷,我怀疑洪武大厦附近有敌人的眼线。”
  “哦!”东心雷茫然地点点头,这个东哥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难道……东心雷惊讶道:“东哥,难道敌人的眼线隐藏在清洁人员里?”
  电话接通,谢文东摆了一下手,示意东心雷先不要讲话。
  “喂?”电话那边传来中年人低沉的声音。
  “你好。”谢文东问道:“你是安居保洁公司的老板吗?”
  “我是,”对方疑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洪武大厦的负责人。”谢文东未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即使说了,对方也未必知道他是谁,“我有件事想向你咨询一下”
  听到打电话的人是洪武大厦负责人,对方台独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连声说道:“你好,你好!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吗?”
  谢文东道:“我想知道,洪武大厦对面的大楼,”说着谢文东一转老板椅,看向窗外,继续道:“那的卫生,是由你们公司负责还是由其它的保洁公司管理?”
  对方迟疑片刻,问道:“洪武大厦对面的大楼?那里的楼房很多,具体叫什么名字?”
  谢文东也不知道那栋大楼叫什么名字,注视对面,说道:“是一栋灰色大楼,楼顶有两根针尖形状的东西……”
  不等他说完,对方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你说的是中宁大厦,那里的卫生也是由我们公司负责,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说着话,他又觉得不对劲,如果对方真实洪武大厦的负责人,怎么可能练临近的大楼名字都不知道呢?他狐疑的问道:“你真是洪武大厦的负责人吗?”
  谢文东一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的答复!”说完,他随手挂断电话。
  他放下话筒,举目望向东心雷,后者也正满心疑惑的看着他,谢文东笑呵呵的解释道:“我怀疑,敌人的眼线就躲在这个中宁大厦里!”
  “啊?” 东心雷闻言大惊,刚要扭头向窗外张望,谢文东忙阻止道:“不要看!如果引起对方的疑心,我们可就抓不到人了!”
  东心雷经验丰富,得到谢文东的提醒,目光都未再偏一下,气定神闲的道:“东哥,我去找人把对方抓出来!”
  谢文东十指交叉,笑眯眯道:“待人直接冲进去,肯定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如果他们出了房间,混在人群里,我们根本分辨不出来。”
  东心雷问道:“那东哥的意思呢?”
  谢文东道:“既然我们和中宁大厦的保洁人员都是出自同一家公司,那制服也应该是相同的,向保洁主管要几件他们的衣服,我们装扮成清洁工的模样,混进去。”
  东心雷这才明白,谢文东刚才为什么要给保洁公司老板打电话。打打个响指,笑道:“东哥,这个办法好,我这就去找保洁主管。”
  “嗯!”谢文东道:“不需要太多,只要三件就好!”
  东心雷道:“东哥请放心,我会带两个深受好又机灵的兄弟去把敌人眼线抓出来的。”
  谢文东摇头道:“老雷,这回你不要去,让我来。”
  东心雷瞪大双眼,问道:“为什么?”
  谢文东柔声笑道:“一是和你相同型号的衣服不好找,二是以你的身材,即使穿上清洁人员的衣服也不象清洁工。”
  东心雷听完,双肩一塌,无话可说。
  谢文东讲的是实情,东心雷身高两米,而且膀大腰圆,如果穿上黑皮衣服,活脱脱的成了精的黑熊,这样的人穿上清洁工的行头,别说掩人耳目,想不让人注意都难。他还想说什么,谢文东又道:“放心吧,对方只是眼线而已,数量不会太多,身手也不会超群,由我和金眼,褚博三人前去足够了。”
  “唉!”东心雷叹口气,不再阻拦,他明白,即使自己阻拦也没有用,他说道:“那请东哥务必亚欧小心行事!”
  说话间,两人一起走出房间,谢文东随即叫来金眼和褚博,把事情简单讲述一番。金眼和褚博一停皆乐了,连连点头。
  一行人找到清洁主管,向他要了三件清洁工的衣服。谢文东,金眼,三人都是中等身材,合身的衣服也好找,穿上之后,拿出胶水,在下巴上抹了几下,又将事先剪成碎末装的头发向上一吹,粉碎的头发自然粘在下巴上,看上去,和直胡茬没什么两样,经过一番乔装改扮,三人下子老了好几十岁,成了三个小老头。
  临行前,谢文东又让一位和自己身材相貌皆有几分相似的兄弟穿上中山装,扮成自己的模样,和东心雷坐在办公室里,稳住对面偷窥的探子。
  万事俱备,谢文东三人除了总部,没有马上进入中宁大厦,而是在附近转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之后,方绕了回来。
  三个老头模样的清洁工毫不起眼,走进中宁大厦时,练门口的保安人员都没多看他们一眼。
  谢文东三人手提水桶,拖把,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走进电梯,金眼笑声问道:“东哥。对方在几楼?”
  “三十四楼!”金眼按下三十四,低声嘟囔道:“真是个吉祥的楼层!”
  褚博忍不住咧嘴笑了。
  上了三十四楼,几人走出电梯,谢文东站在走廊中,低头静静回忆反光窗户的位置,然后瞧瞧左右,判断出对方在哪个房间。
  他指指左侧道:“这边!”
  谢文东在钱,金眼,褚博二人在后,快步走到一扇门前。谢文东停下脚步,向房门努努嘴。
  金眼放下水桶,撤掉上面的抹布,从里面掏出一支微型冲锋枪,闪到一旁,褚博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
  敲了几下,里面毫无反应。褚博暗中皱眉,躲在旁边的谢文东细声细语说道:“不要停,继续!”
  褚博再次敲打房门。
  好一会,房间里才传出声音:“找谁啊?”
  虽然看不到对方,但褚博知道,里面的人一定透过猫眼在偷偷观察自己。他驼着背,声音沙哑说道:“打扫卫生。”
  “今天怎么这么早?”清洁工每天都会到各个房间收垃圾,但一般都是在中午之后。
  “是主管安排的。”褚博反应很快,想也没想,随口说道。
  里面沉默片刻,咯嗒一声,门锁被打开,一人站在门内,手里拿着两大包垃圾,向褚博面前一递,面无表情道:“就这些。”
  褚博还没说有说话,旁边的金眼仿佛狸猫般闪了出来,举起手中的微冲,用枪把子重重的击向对方的面们。
  那人哪里想到左右还有埋伏,金眼突然跳出来,把他吓了一跳,还没等反应过来,只觉得面门一痛,脑袋嗡了一声,眼前金光闪闪,身子站立不足,脚下踉跄,连连倒退。
  金眼毫无停顿,顺势冲了进去,抓去那人的头发用力向墙上一撞,只听咚的一声,闷响,对方话都未说出一句,两眼翻白,晕死过去。
  房间里并非这一人,里面还有两个,一位站在窗台前,收复高倍单筒望远镜,正看向对面,另外一人则坐在沙发上,捧着一万方便面,吃得津津有味。
  见自己人被打倒,一个身穿清洁工服的老头闯进来,吃方便面的大汉腾的站起身,本能的惊问道:“什么人?”
  金眼也不答话,大步上前,身手之敏捷,哪有半点老态龙钟之相,冲到大汉金钱,手起枪落,抡着微冲重重砸在对方的脑门上,
  “咔嚓!”他这一枪砸得力道十足,微冲受撞击碎的四分五裂,那大汉更惨,满头满脸都是血。
  打大汉倒也凶悍,号角着,张牙舞爪向金眼扑去。
  金眼闪身,轻松躲过,那人没粘到金眼的衣服,反倒一头倒在地上。
  那人刚准备爬起,金眼扔掉手中的半截微冲,举起沙发前的茶几,对着正想爬起的大汉恶狠狠的砸下去。
  哗啦——将近一厘米厚的玻璃砖又砸在大汉的头顶,撞个粉碎,那大汉再也承受不住,吭哧一声,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可笑的是,他的嘴角还挂着几条没来的急吃完的方便面。
  剩下最后一个大汉完全傻在房间里,站在窗户前,看着两个昏迷不醒的同伴,再瞧瞧来人,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摸向怀中。此时,谢文东和褚博也进了房间,前者回手将房门关好,后者几个箭步冲到那人近前,手腕一抖,掌中多了一把黝黑发亮的手枪,枪口顶住对方的脑门,他幽幽笑道:“朋友,你想拿什么?”
第五十三章 无法无天
        那人手已经抽出一半,经褚博这一吓,手指一颤,手机落在地上。 
  金眼冷笑一声,推开褚博,飞起一脚,正踢在对方的小腹上。那人惨叫一声,失身坐在地上,脸色煞白,手扶窗台,半天站不起来。
  金眼伸手,抓住那人的头发,象拖死狗一样将他拽到谢文东近前,掏出手枪,顶着那人的太阳穴,问道:“东哥,怎么处置他,杀了吗?”
  谢文东没有答话,先是环视一周,打量房间的摆设。房间不大,只有一个屋,不到四十坪的样子乱七八糟充满杂物。
  他慢悠悠走到沙发前,一提裤腿,坐下,看着吓得面如死灰的大汉,微微一笑,问道:“你想死想活?”
  这大汉打个激灵,颤声问道:“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此时谢文东三人的样子都象五十开外的老头子,但看身手,又象二、三十岁的小伙子,这人感觉有些晕忽忽。
  谢文东呵呵一笑,举目向金眼使个眼色。
  金眼跟随谢文东身边时间不短,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冷笑一声,金眼一手抓住大汉的腮帮子,五指用力,强行将其嘴巴捏开,接着,另只手拿起抹布,胡乱地塞进对方的嘴里。大汉心中骇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预感到这不是好迹象,双手按住地面,想要爬起身,金眼猛的一提腿,用力踩了下去。
  他这一脚,正踩在大汉按地的手掌上,力道之大,何止百斤。喀嚓一声,大汉的手骨被踩碎数根,顿时间,大汉痛得满地翻滚,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只是他的嘴巴被堵住,不然发出的惨叫声足可以震动整座楼层。
  过了好一会,大汉筋疲力尽的伏在地上,再看他的衣服,已被汉水湿透,喉咙里发出呱呱的呻吟声。
  金眼一脚踩在他的后背,拔掉他嘴里的抹布,冷哼道:“人总是这样,敬酒不吃吃罚酒!”
  谢文东双眼弯弯,笑眯眯地低头看着大汉,柔声说道:“我问你的话,你要回答,不然,吃苦头的还是你自己,你明白吗?”
  大汉喘着粗气,用尽全力,抬起头,看了谢文东一眼,当他看到那对眯缝成细线又不时闪出精光的眼睛时,他从骨头里打个寒战,声音虚弱地结巴道:“我……我明白了……”
  “恩!明白就好。”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身子靠着沙发,目光垂视,问道:“你们是青帮的吧?”
  大汉吸口气,惊问道:“你怎……怎么知道的?”
  果然如此!不用对方直接回答,谢文东已从他的表情中看到答案。他问道:“青帮在T市的眼线有多少?”
  大汉反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谢文东笑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你的一只手已经废了,难道,另外那只手你也不想要了吗?”
  他的话,让大汉从脚底一直冷到头发根。咽口唾沫,他慌张道:“具体有多少,我不清楚,大概不到一百人吧!”
  “有这么多人,呵呵,”谢文东道:“看来青帮也花费了不少精力嘛!”他看似自言自语,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是你们把情报传给越南帮的吧?”
  “啊?”大汉双目圆睁,难以置信地望着谢文东。后者仰面大笑,说道:“不要以为你们暗中行事,就能把事情做得密不透风,青帮和越南帮的勾当,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秘密。”
  “你……你……”大汉“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下文。
  “在这栋大楼里,还有你们的同伙吗?”谢文东一字一顿地问道。
  “没……”大汉紧张地摇了摇头,但看到谢文东如同刀子般犀利的目光时,他忙又点头道:“有!”
  “呵呵!”谢文东笑了,还好青帮的人和越南帮的人不一样,至少前者怕死,后者却不要命。他问道:“有多少人,都在哪?”
  “还有两人,在……在一楼的大堂。”
  “把他们叫上来。”
  “我叫他们上来,你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哈哈!”谢文东闻言大笑,道:“那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了。”
  “我会配合你的。”大汉急得满脸通红,道:“我一定全力配合。”
  褚博拣起大汉掉在地上的手机,往他面前一递,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朋友,别那么多废话了,快打电话吧!”
  大汉用那只暂时还健全的手接过手机,哆嗦地拨打电话,接通后,他说道:“老黄,你和文军上来一趟。”
  “……”
  “对,洪门那边好象有些异常动静。”
  “……”
  “恩,你动作快点。”
  电话挂断,大汉放下手机,然后抬头可怜巴巴地环视左右三人,问道:“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
  “靠!”金眼一巴掌打在大汉的后脑,骂道:“你当我们是傻子吗?再他妈的那么多废话,老子先崩了你!”说着,用枪口敲了敲大汉的脑门。
  大汉是被金眼打怕了,大气都没敢喘一下,低头不再多话。
  时间不长,外面传来敲门声。
  金眼先瞧了谢文东一眼,得到后者的点头,他和褚博二人向房门走去。
  打开房门,站外站着两名毫不起眼的汉子。这二人看到身穿清洁工衣服的金眼和褚博好不惊讶,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倒退两步,瞧瞧门牌号,没错啊!
  正在这两人准备发问的时候,金眼和褚博毫无预兆地举起手中枪。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安静一点”金眼语气冰冷地说道。
  “是敌人!”那个看起来年轻一点的大汉惊叫出声,转身就跑。
  “扑!”年轻汉子跑出没两步,金眼手枪冒出一股淡淡的清烟,同时发出一声微弱的闷响声。那大汉奔跑的身子向前扑倒,抽搐两下,便再也没站起来。
  精准的子弹由他后心打入,将以及炸碎。
  金眼快步上前,拎起那人的尸体,返回房间。此时,那年岁较大的汉子业已被褚博逼住。褚博脑袋向房间甩了甩,淡然道:“不想死的话,就自己主动一点。”
  年岁较大的汉子心惊胆寒地走到房间,看到两名昏迷不醒的同伴,还有一人虚弱地趴在地上,一切都明白了,可这时候明白为时已晚。
  他想要问话,褚博却没给他问话的机会,用枪把砸在他的后脖根,这汉子两眼一翻,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谢文东道:“你们在洪武大厦附近的眼线就这么多吗?”
  大汉看看一死一昏的两名同伙,最后的希望也随之破灭,这三人太厉害了,简直比那些训练有速的越南杀手还要高出一筹。他不知道谢文东知道自己一方多少秘密,不敢隐瞒,实话实说道:“不只我们五个,还有其他人。”
  “他们都在哪?”
  “在……”
  审问一直到中午才告一段落。谢文东有些累了,带着金眼和褚博离开房间。他是走了,但青帮这几个眼线并没有得到解放,等待他们的是新一轮更加残酷的逼问,因为接替谢文东的是姜森、刘波和灵敏。
  好不容易抓到青帮的眼线,未把他们彻底榨干之前,谢文东是不会放他们“走”的。
  晚上,谢文东聚集几个主要的干部,在总部内开会。
  会议很短暂,前后只用了半个钟头的时间,基本都是由谢文东一人在讲,其他人坐在两旁默默聆听。
  青帮的眼线并不知道越南帮的人隐藏在T市哪里,平时也是用电话联系的,谢文东准备把他们引出来。
  第二天,谢文东带人去洪武电影城(前青龙影城,被北洪门收购后,名字换成洪武)视察翻修工程的进度,车队前脚刚离开洪武大厦,越南帮的人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消息自然由青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