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鸥绽肟槲浯笙茫侥习锏娜说谝皇奔涞玫较ⅰ
  消息自然由青帮的眼线传出,不过,这回的消息却是在谢文强逼之下,不得已才传出的。
  越南帮不了解这些,一直以来,青帮的消息都准确无比,对其也十分信任,得知谢文东出了北洪门总部,向市效洪武电影城的方向走,越南帮暗藏在T市的人倾巢而出。
  很快,越南帮的行动被遍布全市的北洪门探子觉察到,信息一条接一条的传到谢文东那里。
  谢文东此时确实坐在车里,但他所在的轿车并未在前往洪武影城的车队里,而是在转在市中心绕圈。
  看着灵敏每隔几分钟就发来短信,谢文东对身旁的姜森道:“越南帮行动了。”
  姜森点头笑道:“果然不出东哥所料!”
  谢文东仰面道:“我不得不佩服越南帮那种执着的精神。”他们真的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能把自己杀掉的机会。
  姜森叹口气道:“只可惜他们选错了对手。”
  “哈哈!”谢文东轻声笑了笑,对开车的司机道:“时间差不多了,去洪武电影城看看热闹吧!”
  东心雷、任长风两人带领上百名北洪门弟子埋伏在道路两旁的树林中,一个个皆穿着黑衣,潜藏在密林,仿佛带入到黑暗中,如果不走进观瞧,很难发现破绽。
  他们在等,等越南帮的人上钩。
第五十四章 无法无天
       越南帮的人确实来了,三辆破旧的二手面包车。
    离好远,东心雷已用望眼镜看得清清楚楚,三辆汽车的外型与灵敏的描述一模一样,他打个指响,对下面人沉声说道:“点子来了,大家准备!”他话音刚落,树林里‘喀嚓’声响起一片,人们纷纷把手中的枪拉上膛,打开保险,又是紧张又是兴奋地紧盯道路尽头的方向。
    同一时间,等越南帮的汽车进入预先设定的路段后,北洪门分别在道路两端设下路障,所有的机动车辆及行人,只管出,不许进,如此一来,长达三公里左右的路段成为直空地带,路中空荡荡,静悄悄,别说行人和车辆,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三辆面包车接近东心雷等人埋伏地点时,似乎也感觉不对劲,大白天的,公路位置又不是偏僻地带,路上怎么可能连一个人都看不到呢?汽车速度减缓,车里的人也在小心观察周围的情况。
    “老雷,动手吗?”任长风见三辆面包车越来越近,有些沉不住气,右手紧紧握住刀把,转头小声问道。
    东心雷可算是将才,在北洪门内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
    他微微摇了摇头,冷静道:“等他们再靠近一点的。”任长风深吸一口气,没有再说话,但握住刀把的手却抓得更紧了。
    虽然已方埋伏在先,但越南人的凶狠是有目共睹的,那个人体炸弹到现在都让任长风心有余悸,对付不要命的人,谁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任长风紧张,东心雷又何尝不是,他表面平静,心早已提到嗓子眼,嘭嘭嘭跳得厉害。
    在枪战中,再高的武艺都是没用的,一颗毫不起眼的流弹就可能要人毙命,想生存下来,除了经验和超群的反应,最主要还是看运气。
    北洪门这百余人大多都空了防弹衣,一各个看起来身材臃肿,匍匐在树林的草地中,屏住呼吸,看着路上的三辆面包车,两眼瞪瞪得溜圆。
    当面包车开到距离东心雷等人不足五米的距离时,他大喝一声:“开火!”顿时间,树林中的枪声响起一片,如同爆豆一般,分不清个数。
    只是瞬间,第一辆面包车被打成了马蜂窝,车体上都是黑窟窿,门缝中滴滴答答流出血水。
    “杀啊!”两名北洪门弟子一手拎枪,一手握着手雷,向面包车冲去。
    刚到近前,从破碎的车窗里伸出一支枪口,哒哒哒,一排子弹喷射出来。
    那两名北洪门弟子的冲杀声变成惨叫,颓然倒地,其中一人胸前的防弹衣被子弹打穿,鲜血汩汩冒出,躺在地上,撕声裂肺的嚎叫,另一人更惨,子弹正中脑门,关个头盖骨被掀掉,当然就没了呼吸。
    东心雷得得真切,他经验丰富,立刻把对方使用的枪认出来。
    他叫道:“对方手里有AK,大家小心!”AK的安全性或许不是很高,经常出现卡壳,但威力绝对是超强的,在如此近的距离,防弹衣根本挡不住AK射出的子弹。
    东心雷刚喊完,第二辆、第三辆轿车车门一拉,从里面跳出五个皮肤黝黑的汉子,手里都端着AK,其中四人躲藏在车后向树林还击,另外一人边躲子弹边向第一辆面包车蹭。
    东心雷冷哼一声,向后面退了退,躲葳在一棵老树后,伏在地上,架起事先准备好的狙击枪。
    对方那人已到了第一辆面包车车后,由于有车体阻挡,从东心雷这边看不到他的准确位置,但通过准镜,能看到对方的双脚。
    “嘭!”东心雷果断的扣动扳机,那人惊叫一声,摔在地上。
    透过车底,那人也看到树林暗中的东心雷和那黑洞洞的狙击枪枪口。
    他仰面躺着,咬紧牙关,强忍住痛,侧头想要还击。
    嘭!又是狙击枪特有的闷响声,子弹精准地打在那人拿枪的手腕上,手掌不自然地弯下去,腕骨已被子弹打碎。
    这人又是一声痛叫,利用瞄瘃镜,东心雷清楚看到对方扭曲的脸,还有那布满死灰的双眼。
    那人似乎已经绝望,但东心雷却没有再开枪。
    看到同伴受伤,四个正还击的越南人又有一个飞速跑过来,想把受伤的同伴拉走,可是刚到近前,突然脚下一软,身体不受控制的倒下去,低头一看,脚脖子上出现两具血窟窿。
    “啊……”这人痛呼出声,用没受伤的那条腿想支撑起身体站起来,可很快,那条腿的脚腕也被打穿。
    接连倒下去两人,越南人变得更加疯狂,手中的AK像火龙一般,盲目的将子弹一梭梭打进密林之中。
    越南人向来善于打丛林偷袭战,可此时被人家偷袭,他们也想不多更多办法。
    他们疯狂的还击对北洪门造成一定伤害,有数人被流弹击中,庆幸的是都非致命伤。
    时间不长,三个越南人把口袋中的弹夹全部用光,但却没有要逃跑的意思,而是从腰间拔出军刺。
    这种军刺呈三角形,不适合砍劈,但是要被其刺中,所造成的伤害是惊人,伤口极难愈合,如果得不到急救,人很容易会失血过多而亡。
    见对面没了枪声,东心雷和任长风皆意识到对方没有子弹了,带北洪门众弟子从树林中走出来。
    此时的三辆面包车已惨不忍睹,密密麻麻的弹坑让原本白色的车身几乎变成关透明状。
    东心雷先没理那三个手拿晕刺、满脸狰狞的越南人,而是向身旁的手下一甩头,示意他先去查看车里的情况。
    几名北洪门弟子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接进面包车,先用头晃了一下,见里面毫无动静,这才撞着胆子探头查看。
    等他们看完之后,面色不约而同的变得惨白,有两人转回身,看了东心雷一眼,嘴角动了动,话没说出来,蹲在地上大吐起来。
    三辆面负车进而的情况用人间地狱来形象也并不过分。
    里面横七竖八都是尸体,三辆车加一起,尸体不下十五具之多,而且每具尸体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身子冒着青烟,十五个人,几乎快被密集的子弹打熟,散发出硝烟夹杂着焦臭的气味。
    他们有被北洪门第一波偷袭打死的,也受伤没来得及爬出去,让后续的进攻打死的,死状奇惨,让人看后,不寒而栗。
    东心雷不用看也差不多猜到车里的情况,暗中摇头,叹了口气,他举目对那三个越南人说道:“你们还是放下武器吧!”没有人答话,三个越南人,目光凶狠地瞪着东心雷,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我想,他们是不会放下枪的!“任长风慢悠悠拔出唐刀。
    东心雷停顿片刻,又说道:“放下武器,我或许还能给你们一条生路。
    ““啊……”三个越南人根本没领会东心雷的好意,或者没听懂他的话,挥舞着军刺,向东心雷直冲了过来。
    三人都在刚才的交战中挂了彩,浑身是血,两眼通红,张着血盆大口,样子好似从地狱里钻出的魔鬼,好不吓人。
    没等东心雷出手,旁边的任长风提刀迎了上去。
    抡枪战,任长风难有作为,但要是打起近战,那绝对是他的天下。
    他身子如现泥鳅,在那三个越南人之间的缝障中与其擦肩而过,只听空中闪过几道寒芒,接下来,世界沉寂了。
    三个越南人的嗓子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响。
    三刀。
    快如闪电又毒如蛇蝎的三刀,刁钻诡异又让人预想不到的三刀,将三个越南人的喉咙硬生生切开。
    刀上没有粘一滴血,任长风仍习惯性地甩了甩唐刀,将其缓缓收回到刀鞘中。
    嘶!嘶!嘶!他的身后,喷出三道血泉,猩红的血浆在空中形成一团漂亮的血雾。
    三个越南人倒了下去,六只眼睛瞪得又圆又在,即使到死,他们也没有看出任长风是如何出刀的。
    东心雷对任长风的刀法太了解了,两人在一起也没有切磋过,但看到这里,心中实在忍不住喝了一声彩,暗叹不如。
    他揉了揉下巴,看着地上的尸体喃喃道“这样杀了他们,太可惜了。”他说的可惜,不知道是因为任务风没留下活口,还是因为他佩服对方是条汉子。
    任长风向第一辆面负车车后弩弩嘴,笑道:“那里还有两个命大没死的。”他说的这两人是没有死,但此时却比死还难受。
    二人的双脚双手都被东心雷用狙击枪打断,碎裂的骨头想接上已然是不可能,而且两人的嘴巴还被北洪门的弟子用力的捏住,有了上回的教训,生怕这两人也选择自杀。
    这两人手脚不能动,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嚎叫。
    “越南狗!”任长风巡视三辆面包车,冷酷地看着里面红血的尸体,幽幽冷笑,好象里面死的不是人,而是畜生一般。
    东心雷开始让人打扫战场,长时间的封路是不可能的,这里不必须得在短时间内清理干净。
    同时,他又派人将伤亡的兄弟送到医院。
    此时偷袭,北洪门有两人死亡,十人受伤。
第五十五章 无法无天
       己方具备压倒性胜利的优势,而且还是在偷袭的情况下,还是被越南人打死打伤这么多人,可见多方的凶狠程度。如果不是一开始就让对方受到重创,结果恐怕就难以预测了。东心雷面色凝重,这回啥了越南帮这么多人,不知道会引来他们多少强烈的报复,看来,安稳的日子快到头了,以后又会是多事之秋啊!想罢,东心雷摇着大脑袋,呵呵苦笑。
    谢文东坐车到时,战场已打扫得差不多,报废的汽车拖走,尸体抬到别处掩埋,地面的血迹清洗干净,看起来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两名受伤的越南人被数名洪门弟子按在汽车里,嘴上缠着白布带子。
    看到谢文东,东心雷和任长风迎上前去,躬身问好。谢文东点下头,问道:“怎么样?”
    东心雷叹口气:“敌人已经全部歼灭,但我们也有两个兄弟挂了,还有十人受了伤,已经送往医院了。”
    任长风补充道:“东哥,我们还活捉了两个越南帮人。”
    “哦?”谢文东眉头一挑,问道:“在哪?”
    任长风向路边的一辆黑色面包车努努嘴,笑道:“在车里”
    谢文东背手走过去。任长风快步走在前面,拉开车门。谢文东向车里一看,暗暗皱眉,这两个人凄惨无比,手脚皆断,特别是伤口处,露出森白的骨头,衣服上又是血污又是灰土,已看不出来本来的颜色,计时如此,仍有四个膀大腰圆的汉字狠狠的摁着他们,谢文东转过身,说道:“想办法撬开他们的嘴,我想知道T市还有没有越南帮的残余力量。”
    任长风嘿嘿一笑。道:“东哥,把他俩交给我吧!”
    谢文东点点头,又道:“把这两人的伤口处理一下,别让他俩失血过多死了。”
    “嗯!”任长风答应一声,飞身跳上汽车。
    测试,路上陆续出现行车,谢文东怕过于招摇,让下面的兄弟分批回到市内,然后和东心雷并肩走进密林中,边捡遗漏在地上的子弹壳,他边说道:“越南帮的人是青帮搞来的,所以,我想给青帮一个教训”
    东心雷担忧道:“虽然东哥抓住了青帮几个眼线,从而挖出一大批密探,但是青帮在T市还是有隐藏的探子,我们一举一动也许都在青帮的监视中,”
    谢文东道:“所以,才需要我们想想解决的办法。”
    东心雷道:“我害怕东哥只要一离开T市,青帮马上就会得到消息,提前做好准备。”
    “真是伤脑筋啊!”谢文东敲敲额头,沉思半响,说道:“如果能复制几个谢文东就好了。”
    东心雷哈哈一笑,无奈道:“东哥,现在还没有这样的科学技术啊!”
    谢文东双眼一亮,悠悠笑道:“那我们就自己制造好了。”
    东心雷惊讶道:“东哥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含笑反问道:“我是怎么抓到青帮探子的?”
    东心雷顿了一下,恍然明了,忍不住大笑起来。
    谢文东将捡起的小半把子弹壳递给东心雷,走出密林,仰面望了望天空,笑眯眯的说:“今天天气不错!”
    越南帮前来刺杀的近二十号人,除了两个身受重伤被北洪门活捉之外,其他全部身亡,而且死的无声无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好像人间蒸发一般。
    两天后,东心雷找来三个年轻人。年岁都是二十出头,中等消瘦的身材,相貌和谢文东也有几分相似,经过化妆之后,再穿上谢文东的招牌衣服中山装,远远看去,和谢文东几乎一模一样。有了这三人混淆眼目,谢文东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去做他想做的事了。
    谢文东要对青帮展开报复行动,但他选择的地点并不是就近的河北一带,二十他所熟悉的南京。
    南京处于南北洪门的交界地,原来南北洪门都有势力在那里存在,但经过南北洪门大战后。南洪门的势力基本被剔除。
    在南京,青帮的势力不小,随南洪门推出,他们迅速崛起,先后吞并一些中小帮会后,隐隐有和北洪门分庭抗礼之势。
    南京的重要性,谢文东十分清楚,无论对南北洪门还是青帮它都算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必争之地。
    谢文东打算秘密潜入南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给那里的青帮势力一致命打击,消消他们的气焰。
    三个假装的谢文东按照事先的安排,有两个外出,一个坐镇北洪门总部,谢文东本人则乔装成以为模样沧桑的落魄的中年人,身边只带褚博一个人,悄悄出了总部,钻进一辆早已准备好的国产廉价汽车里。
    他没有带太多的人,一是人多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再者,东心雷任长风,五行兄弟格桑等人要么太被敌人熟悉,要么太扎眼,呆在身边就象带了一张显眼。招摇的名片,想不被人发现都难。但褚博不一样,他是新人,加上相貌和身材都是平平无奇,是混在人群里就认不出来的那种,更重要的是,他本人的实力极强,为人却冷静,低调,头脑又灵活,让他随自己同行,谢文东很放心。
    他两人快速上车,褚博刚把汽车启动,车门突然打开,从外面进来一个死板老气的中年妇女,衣服土气不说,带在脸上的黑框眼镜好像出自六七十年代的产物。
    谢文东和褚博同是一愣,后者反应极快,手立刻摸到后腰,冷声说道:“同志,你好像坐错了车!”
    那中年妇女丝毫未把褚博暗藏的杀机的眼神放在欣赏,他耸下肩,用比褚博更冷冰的声音说道:“我要坐的车,就是这辆。”
    褚博冷笑一声,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我劝你还是出去的好……”
    谢文东向已起了杀机的褚博摆摆手。他虽然对这个中年妇女的模样很陌生,但她一开口,立刻就把她认了出来。
    语气冷的如同来自冰川,冷的如此不进人情,除了秦双,谢文东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他摇头苦笑道:“小双,你要干什么?”
    他辨认的不错,这个中年妇女正是秦双。
    谢文东的执着让秦双无奈,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纠正谢文东对他的称呼,可后者依然如故,现在他懒得再多说,她拿掉黑框眼镜,说道:“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唔……谢文东揉着下巴,努力想了想,摇头道:“你对我说过的话有很多,我实在想不出你指的是那一句。”
    秦双白了他一眼,道:“我是医生,而且还被指派为专门照顾你的医生,所以我要对你的身体负责。”
    他翻白眼的那一瞬间的惊艳,让坐在前面的褚博差点看直眼。
    他以前在医院和北洪门总部里也见过秦双,但每次见她都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想不到她还有这么娇媚的时候。
    谢文东可没感觉她有多娇媚,而是她的话让他心中生出一股凉意。
    他问道:“你的言下之意……呆在我身边?”
    秦双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道:“没错!”
    “老天!”谢文东头疼,拍拍额头,问道:“小双,你以为我要去哪?去旅游吗?我要去和人家……”
    “我知道。”秦双接着他的话:“你要去和人家拼命,可正因为这样。我才更要跟你一起去。
    谢文东眨眨眼睛,无言的看着她。秦双浓密的眉毛倔强的挑起,毫不畏惧的对上谢文东的双眼。
    双人的目光在控制交织碰撞,闪出火花,车里的温度仿佛也随之升高许多。
    褚博通过倒车镜看着两人,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词~~天生一对!如果东哥和秦医生能走在一起,那一定很有意思。
    感觉到气氛的压抑,褚博忙打圆场,问道:“东哥,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好半,谢文东才长叹口气,看着秦双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走吧!”
    汽车缓缓启动,秦双忽然想到还不知道谢文东要去哪里,她压住心中的好奇,淡然问道:“你要去哪?”
    “南京!”谢文东爽快的回了一声。
    秦双听后,眼睛突然变大了一圈,接着,她又释然。他是一个没有家的人,哪里对他说都一样。
    南京。
    曾经作为北洪门青年精锐之一的巍子丹此时已贵为南京分堂的堂主。
    当年,谢文东在南京与南洪门作战时,巍子丹冲锋陷阵,攻城拔寨,立下过不少功劳。
    谢文东也确实没有亏待他,让他做了钱堂主洪耕(已死翘翘)的接班人。
    巍子丹的能力并算不上突出,但是他有一个让谢文东很欣赏的优点,那就是能够采纳对他有利的意见。
    他坐镇南京这段时间,虽然没把分堂的实力提升到质的飞跃,但也是兢兢业业,小心谨慎,未出现大的过失。
    谢文东亲自来南京,他先前根本毫不知情,当谢文东突然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时,巍子丹惊讶得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他柔柔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大量一番刚刚除掉化装的谢文东,难以置信的叫道:“东……东哥……?
第五十六章 无法无天
       看着巍子丹吃惊的表情,谢文东微微一笑,坐到沙发上,问道“怎么,子丹不欢迎我来吗?”
    “不……不是!”巍子丹急忙从椅子上站起,走到谢文东近前,先是恭恭敬敬深施一礼,然后方又惊又喜道:“我只是太吃惊了,做梦也想不到东哥会突然来南京!”
    “呵呵!”谢文东摆摆手,示意巍子丹不用客气,道:“子丹坐吧。我这次来,是想打击一下青帮在南京的分部。”
    “哦!”巍子丹不自然的搓搓手,正色道:“东哥要进行什么行动,我一定全力配合!”
    谢文东满意的点点头,问道:“青帮在南京的实力如何?”
    巍子丹咽口涂抹,道:“强!很强!帮众至少在千人以上。”
    谢文东又问道:“那我们在南京的实力怎么样?”
    巍子丹答道:“足可以和青帮相抗衡!”说着话,他目光一偏,打量起谢文东同来的褚博,秦双二人。
    谢文东察觉他的顾及,笑了笑,说道:“都是自己人,不用担心。”
    巍子丹听后,这才放下顾虑,继续说道:“在人数上,我们虽然比青帮多不出多少,但是在地方关系上,我们比青帮要强很多。”
    “嗯!”谢文东笑眯眯的揉揉下巴,这一点正是他想要的。和地方关系融洽,紧密,可以帮助自己做很多事情。他道:“青帮在南京的负责人是谁?”
    听谢文东问到这个,巍子丹来了精神,连忙说道:“是于笑华。”
    谢文东对这个人没有印象,道:“讲讲他的为人怎样。”
    巍子丹道:“于笑华年岁不大,和我差不多,但却是非常有能力的人。他说他曾经是其他帮会的高级干部,后来被青帮看中,以高价挖走,为人精明,攻于心计,总是笑呵呵的模样,典型的笑里藏刀,极难对付”他这话多少有些夸大其词,太高对手的同时,也等于间接的称赞了自己。巍子丹做了一阵子的分堂堂主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