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文东会派出十辆吉普车,四十多人紧随猛虎帮之后,带队的,是姜森和任长风。
  车辆并未开到全速,按照谢文东的指示,他们只是遥遥跟踪,不距离对方太近,也不把距离拉的太远,只要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行踪就可以。
  就这样,一路追出四百多公里,天边已经渐渐发出光亮。车上,任长风等的不耐烦,焦急地搓搓手掌,问坐在他身旁的姜森道:“老姜,东哥还没有下攻击的命令吗?”
  姜森下意识地摸摸口袋中的手机,摇头道:“还没有!”
  任长风看看手表,已经三点了,再仰面望望天空,不无担忧地说道:“天已经快亮了,再不动手,我们恐怕就没机会了。”说着,他又把地图拿出来,在上面指指点点道:“以我们的行程来算,现在可能已经很接近凯瑟琳,如果等猛虎帮的人进入市区,我们还怎么动手?!老森,不是你的手机有问题吧,东哥打来电话你没有听见,或者你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
  姜森拿出手机,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手机的信号是满的,东哥根本没打过电话。”
  任长风哦了一声,嘟囔道:“不会是东哥出现遗漏了吧!要不,我们先追上去,等把对方干掉再向东哥解释?”
  噗嗤一声,姜森冷俊的面孔出现几分笑容,拍着任长风的肩膀道:“任兄,不用着急,跟东哥那么久了,他什么时候出现过失误,耐心点,再等等吧!”
  “唉!”任长风叹口气,勉强压住心急如焚的情绪。
  凌晨四点左右。前面的车辆突然停下来,一名青年从头车跑下,急冲冲来到姜森和任长风所在的吉普车前,说道:“姜哥,猛虎帮的人停下来了。”
  “停下来了?”任长风一皱眉,插话问道:“他们停下来做什么?”
  那青年看了任长风一眼,然后向姜森说道:“猛虎帮的人似乎在休整。”说着,他把挂在胸前的军用望远镜递给姜森。
  姜森接过来,向前方望去。看了一会,放下望远镜,交给一旁急不可耐、正伸长脖子张望的任长风。后者道了一声谢,在吉普车里站直身躯,举目眺望,虽然天色还有些朦胧,但望远镜的倍数很高,对数公里开外的情况看的比较真切。只见猛虎帮的人或拿油桶给汽车加油,或从车里出来坐在路边休息,或三五成群站在车旁聊天。看罢,他心中大喜,对姜森道:“老姜,现在是好机会啊!猛虎帮的人以为自己接近凯瑟琳,不会再有危险,放松了警惕,如果现在动手,事半功倍!”
  这个道理,姜森当然也明白。他点下头,又摇摇头,说道:“可是,东哥还没有下命令!”
  “东哥根本就不在这里,他……”任长风本想接着说:他根本不可能了解现场的情况。可是话还没说完,姜森的电话突然响了。精神为之一振,姜森忙把电话拿出来,来电显示正是谢文东的手机号。他立刻接通,没等说话,电话那边响起谢文东坚定而又阴柔的声音:“老森,动手,现在!”
  “明白!”姜森答应一声,向前后车辆急急打出两个代表进攻的手势。十辆吉普车重新启动,这回可是全速前进,速度之快,仿佛离弦之箭,眨眼工夫,便冲到猛虎帮车队的附近。
  猛虎帮的人开了一夜的车,也提心吊胆了一夜,生怕谢文东会追上来,可一路上风平浪静,平安无事,现在已经进入凯瑟琳范围之内,市里有大量猛虎帮的人,他们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回到肚子里,紧绷的神经轻松下来,疲惫感顿时席卷而来,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先休息一下,既然已经安全了,就等天色大亮的再进城,省得引起别人的注意。
  (黑帮毕竟是黑帮,越保持低调,它的性质就越黑!)
  可他们休息没两分钟,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轰鸣声,抬头看去,只见公路上尘土飞扬,仿佛一条土龙钻地而出,在公路上翻腾。这是怎么回事?猛虎帮的人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叫喊道:“不好!可能是谢文东追来了!(俄)”说着话,他啪啪啪连续用手掌拍打车身,大声道:“大家快拿家伙,准备战斗!(俄)”边说话,他边从自己衣襟下掏手枪。
  他的猜测没有错,可是他的提醒却太慢了。当猛虎帮众人清醒过来,手忙脚乱的从车箱内拿出枪后,十辆吉普车已经冲到他们近前,失去最佳射击的时机。
  “咯吱——”随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十辆吉普车在距离猛虎帮车队十米开外的地方停下来,同时,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清晨的天空。
  “嘭!”这只是开始,随后,枪声大震,连成一片。其中有清脆的手枪声,还有连续的冲锋枪声,也有厚重的来福枪声。
  只一个照面,猛虎帮便有三人倒在血泊中,可叹的是,他们连敌人的模样都没看清楚。
  双方以各自的气车为掩体,短兵交接,展开互射。这时,姜森枪法的威力显现出来。
  子弹,从他的枪口中打出来,好象长了眼睛似的,都能准确无比的命中目标。交战开始,他先后只打了五枪,却有五个人惨叫倒地。如此弹无虚发的枪法,给猛虎帮的人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甚至连露头还击都变成一种冒险。
  任长风的刀法绝对是一流,但枪法的精准程度,差不多和谢文东有一比,把弹夹里的十二发子弹打空,却只伤了对方一个人。
  他本想打对方露在车下的脚,结果子弹打在那人拿枪的手腕上……
  有姜森的火力压制,文东会其他人轻松不少,本来人数上就占有优势,现在更可以有待无恐地开枪狂射。
  猛虎帮众人基本被压在车下不敢露头,车身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弹痕。
  见对方被压制住,两名文东会的人抢功心切,想趁机冲过去,结果刚翻过吉普车,一排子弹从对方车底打出来,两人脚腕中弹,身子一软,倒在地上。眼看自己人受伤,倒在双方交火的中心痛叫挣扎,又有两名青年跳过吉普车,企图将受伤的同伴拉回来,结果,一阵枪声过后,他俩也步了前者的后尘,两只小腿中弹,瘫软在地。
  转眼的工夫,自己一方有四人被对方打伤,而且位于交火中心地带,随时有杀的危险。
  “妈的!”任长风怒骂一声,动身就准备冲上去,他身旁的姜森手疾眼快,一把拉住他,冷静道:“你干什么,别冲动!”说着,他又向其他人大声喊道:“大家留在原地,谁都不要动,把脚尽量隐藏在轮胎后面!”
  众人闻言,赶快按照姜森的话移动身体。任长风甩动胳膊,把姜森的手震开,不满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救他们?”
  姜森向对方的方向弩弩嘴,道:“猛虎帮本来可以杀死他们四个的,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目的是什么?当然是想引我们上钩。如果你草率冲出去,下场将和他们一样。”
  任长风一握拳,探头看看那四人。他们都是双腿中弹,鲜血把裤腿湿透,几人边苦痛地呻吟,边向己方阵营艰难地爬行。短短几步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却仿佛有一百公里那么遥远。
  心头一痛,任长风用力一砸车盖,叫道:“老姜,你掩护我!”说完,不等姜森回答,一个箭步窜了出去。
  哎呀!这人行事怎么这样冲动!姜森暗叫糟糕,想也未想,横身趴到地上,从己方的车低向对方车底望出,看到两只黑洞洞的枪口。来不及细想,他甩手两枪,子弹奇准地打在那两只拿枪的手上,对方车后随之传出两声惨叫。
  这时,对方数量汽车底下枪声大起,无数子弹飞射过来,姜森无奈,只好站直起身,躲到轮胎之后。
  任长风是冲动、高傲,可他不是傻瓜,并未去救那受伤的四人,而是趁着对方向姜森射击这一空挡,直接冲到对方的汽车前,纵身跳上车盖。
  “啊——”他猛然杀过来,把猛虎帮的人吓了一跳,躲藏在车后的四人本能地将枪口准备任长风。
  如果距离较远,任长风拿他们没办法,但距离若拉近,打起近战,那完全是他的天下。那四人刚刚把枪口对方任长风,没等扣动扳机,突然,只觉得眼前一花,闪过一道银电,接下来,握枪那种沉甸甸的感觉消失了,手中轻飘飘的,好似没拿东西。
  四人同是一愣,纷纷低头观瞧。不看还好点,这一看,四人发出杀猪般的惊叫。
  枪,已经不再他们的手上,不,应该说枪在他们的手上,而是手却不在他们的胳膊上。四只断腕象喷泉一样喷射出鲜血,殷红了四人的衣服,也映红了他们的眼睛。
  剧烈刺心的疼痛感翻江倒海的传过来,四人嚎叫着,哭喊着,手捧断腕,满地翻滚。
  凄惨的声音仿佛发自于地狱,撕裂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若说场中还有人在笑,那只有任长风了。在他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又窄又长闪烁着幽幽寒光的钢刀,那是把唐刀!他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恶魔般的笑容,飞身从车盖跳下来,手腕一翻,惨叫声嘎然而止,刀锋冷酷无情地从四人喉咙上抹过。
  “啊!”一声猛虎帮大汉惊叫一声,抬手对任长风就是一枪。
  若是换成旁人,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根本没办法闪避子弹,但是任长风却偏偏闪开了,长久以来,他所练的就是近战的本事。
  那大汉扣动扳机的瞬间,任长风反射性地将身子一缩,象是一颗肉球,就地向前滚去。
  子弹几乎是擦着他后背飞过。懒驴打滚这招虽然难看,但在实战中却异常实用。当他稳住身子时,人已在对方的脚下,不给那人再开第二枪的机会,他手中唐刀顺势向前一刺,半个刀身没入大汉的小腹。
  大汉喉咙里咕噜咕噜发出两声古怪的声音,接着,血水从嘴角躺出来,他目光呆滞,足足停顿两秒钟,僵硬的身体似座小山般轰然倒地。
  猛虎帮的人从来没见过象任长风这样疯狂的人,也没见过象他这样恐怖的刀法,可还没等他们回神,空中又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八章
        众人纷纷仰起头,只见两架黑色的直升飞机象两只怪鹰在空中盘旋。没等猛虎帮的人弄清楚飞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时候,飞机机舱门拉开,从里面伸出两把重机枪。 
    “哒哒哒——”机枪口喷出燃烧的火焰,无数子弹自空中倾洒下来,在猛虎帮众人的头顶开花。 
    三寸长的重机枪子弹威力极大,打在汽车上,从上而下直接打穿。猛虎帮的人再也坚持不住,哭爹喊娘的四散奔逃。 
    姜森精神大振,暗自喜道:东哥来了!他一挥手,边让人救回受伤的兄弟,边领人向猛虎帮发起冲击。他也不敢靠的太近,毕竟子弹无眼,两架重机枪疯狂地扫射,难免伤到自己人身上。任长风和姜森不一样,哪里猛虎帮人多,他向哪里冲,不是他的胆子比姜森大,而是他已经习惯这样的打法。 
    对方再顾不上任长风,四散奔逃,这给后者留下更大的发挥空间。见猛虎帮有数人逃到公路下的矮灌木丛中,他嘿嘿一笑,单手一抖,唐刀脱手而出,正刺在一人的后心上。刀尖从他后心入,由前心口探出,血,随着刀身自刀尖流在地上。那人惨叫,向前踉跄两步,没等倒下,任长风快步如风,来到他身后,拔出唐刀,顺势挥出,又了断一人的性命。 
    剩下几名猛虎帮的人直吓的魂飞魄散,一各个哪还敢回头还击,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两条腿,跑的更快。 
    任长风刚追出没两步,对方一名落在后面的青年被流弹击中,子弹打在他的腿骨上,因爆炸的威力,腿骨完全被炸折,只剩下部分皮肉相连,青年痛叫着一头扎倒在地。任长风赶上前去,手中唐刀一横,刚想结果他,可青年的脑袋突然炸开,红的,白的东西溅了他一身。他心头不爽,皱眉看上头顶,只见上空的直升飞机,金眼一手控制重机枪,另只手向他歉意地摆了摆。 
    兵败如山倒,猛虎帮的溃败之势已无法挽回。在后有追兵,上有飞机夹击的情况下,要么被打死,要么投降,未逃走一人。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前后加一起没超过五分钟,猛虎帮的人甚至连求救电话都未来得急拨出去。 
    被俘的有六人,在文东会众人的威逼下,一字排开,战战栗栗地站在公路旁。此时,两架直升飞机也落在公路中央,一身藏蓝色中山装的谢文东和五行兄弟从飞机里走出来。这猛虎帮的六人,有认识谢文东的,也有不认识的,但看到“中山装”后,几人心中同是一颤,意识来人是谁,纷纷低下头。 
    谢文东先把姜森找过来,问道:“老森,我们的伤亡有多少?” 
    姜森道:“六个兄弟挂彩,其中四人都是被打中双腿,伤势严重一些。” 
    谢文东道:“送他们去医院。” 
    姜森道:“好,东哥,我这就去安排。” 
    谢文东想了想,又道:“用直升飞机送他们走,这样快一些。” 
    姜森愣了一下,忙道:“是!东哥!” 
    安排完后,谢文东和任长风并肩来向六名投降的猛虎帮汉子走过去。在几人面前走了两遍,谢文东转头对文东会众人道:“有人懂俄语吗?” 
    文东会众人相互看看,一齐摇头。谢文东道:“用英语问他们,谁是马克?” 
    一名文东会青年自告奋勇,在人群中挺身而出,按照谢文东的意思,大声问道:“你们有谁叫马克?(英,以后省略)” 
    猛虎帮这六人都能听得懂英语,但却没有一个人答话,一各个低头不语。青年见没人答腔,不好意思地看眼谢文东,咬咬牙,又加大声音问道:“我的话,你们没听清楚吗?谁叫马克?” 
    问完之后,效果依旧,仍没人答话。青年气急,还想再问一次,谢文东打个指响,拦住他,并向他招招手。 
    青年会意,走到他近前,问道:“东哥,什么事?” 
    谢文东解开衣襟,从肋下掏出一把手枪,递给青年,同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看了看递到自己面前的手枪,没敢马上去接,略微有些结巴,说道:“东哥,我……我叫吴浩!” 
    谢文东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道:“吴浩,这些人都能听懂英语,但却装哑巴,不说话。呵呵,从第一个开始,问一遍,杀一人!总之,我要知道谁是马克,活的,我要见到人,死的,我也要见到尸!” 
    青年先是一怔,然后,满脸惊喜地接过谢文东的枪,拿枪的手兴奋的直颤。他进入文东会时间也不短了,但被谢文东直接指挥做事,还是第一次,激动的程度不亚于中了五百万大奖。他咽下一口吐沫,连答应一声都忘记说了,转过身,大步流星来到站在第一位的猛虎帮大汉身前,低气十足地问道:“马克是谁?” 
    那大汉面无表情,继续装聋做亚,可是,突敢脑门一凉,抬眼看去,对方手中手枪的枪口正顶在自己的眉心处。 
    他惊叫一声,刚想说话,可是,一声枪响却打断了他想说的一切,他的话,也只能永远憋在肚子里。大汉两眼翻白,直挺挺的倒下去,眉心处,一个拇指甲大小的窟窿汩汩流出血来。 
    青年瞥了一眼尸体,又走到第二个大汉面前,重复问道:“马克是谁?” 
    前车之鉴摆在眼前,由不得大汉不怕。他颤巍巍地向自己身旁瞄了一眼,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不知道……” 
    他的‘不’字刚说出口,青年手中的枪又响了。大汉身子一晃,受子弹的冲力,直接坐到地上,茫然地睁圆眼睛,血由鼻梁两侧流下。没有多问半句,也没有给对方任何反悔的机会,青年晃动身形又走到第三人面前。 
    这回,不等他开口问话,那人倒识趣,主动开口,手指颤抖地指了指倒数第二位身材魁梧的碧眼大汉道:“他……他就是马克!” 
    青年精神一振,走到那碧眼大汉面前,上下打量他两眼,问道:“你就是马克?” 
    碧眼大汉冷冷看了告密那人一眼,恨的牙根痒痒,如果他手里有枪,此时一定会在那人身上留下几个窟窿。可惜,他手上什么都没有。身份败露,他干脆也不再遮掩,老气横秋地说道:“我就是马克,你们想怎么样?” 
    青年当然不知道要把这个马克怎么样,他的任务只是把他找出来。他转过头,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没说什么,对身旁的任长风道:“带他上飞机,我们走!” 
    任长风答应一声,上前抓住碧眼大汉的肩膀,不由分说,拖着他直奔直升飞机而去。 
    被对方带走之后自己的命运会怎样,碧眼大汉能猜到一二,等快接近飞机时,他开始剧烈的挣扎,任长风没时间和他耗,天色越来越亮,再耽搁下去,路上出现行人就麻烦了。他运足臂力,毫不客气地在对方小腹上狠狠打了一拳。 
    碧眼大汉惨叫一声,身子顿时间提不起力气,软了下去。 
    名叫吴浩的青年小心翼翼走到谢文东身旁,恭敬地把枪递过去,说道:“东哥,你的枪!”他杀过不少人,可是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爽快过,那种感觉,让他浑身飘然,仿佛飞在天空。 
    谢文东看了看他,暗中点头,拍拍他肩膀,说道:“这把枪,送给你了,顺便,解决掉剩下的敌人。”说完,他弯腰回到飞机上。 
    吴浩看着谢文东背影,站在原地久久没动。一位和他关系不错的青年走上前来,用力推了他一下,又是妒忌又是羡慕地嘟囔道:“靠!你真走运,竟然能收到东哥送的枪!” 
    吴浩如梦方醒,呵呵干笑道:“所以说,学一门外语很重要嘛!” 
    “……” 
    谢文东来时,共有两架直升飞机,因为运输伤员的关系,占用了一架,五行兄弟除了金眼,其他人全部坐车回达尔文。 
    飞机的速度比汽车快的多,早晨五点,谢文东已洗完澡,坐到酒店房间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马克被姜森带走,谢文东相信,从他的嘴里,能得到很多关于猛虎帮在澳大利亚的情报。他虽然不准备在澳大利亚和猛虎帮展开大的争斗,但了解的多一些,对自己总不会有坏处。 
    晚间只睡了半宿,头脑有些昏沉,他准备再睡个回笼觉。可刚在躺椅上小歇没两分钟,外面就有人敲门。 
    谢文东无奈地摇摇头,说道:“门没有锁,近来吧。” 
    推门而入的是金眼。他先看了看谢文东的脸色,感觉还算正常,心中稍宽,然后小声说道:“东哥,有两名警探来找你。” 
    谢文东嗤笑一声,道:“好快的消息啊!让他们近来吧。” 
    即使不用问也知道,猛虎帮那么多人死在公路上,可能已被当地警方发现,由于汽车都是达尔文市的,他们当然要把案件发到达尔文这边的警局,协助调查。而谢文东和猛虎帮的过节并不算秘密,他们过来询问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 
    两名警探的身材都很健壮,皆穿着笔挺的西装,皮肤一黑一白,谢文东看后,自然想到黑白双煞这个词。暗笑一声,扬扬手道:“两位,坐吧。” 
    二人相互看看,并未坐下,而是一起把目光集中在谢文东身上。仔细打量一遍后,两人表情没变化,但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 
    这样的眼神,谢文东见的太多了。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在他身后的金眼用英语问道:“两位,有何贵干?” 
    金眼的英语是近期在吉乐岛上无所事事时学的,水平一般,腔调怪异,但还是可以让人听得懂。 
    白人警探开口说道:“一小时前,凯瑟琳发生大规模的枪战,有三十多人死亡,经过调查,这些人都是猛虎帮的成员,不知道谢先生知不知道这件事。” 
    谢文东含笑摇头。金眼开口说道:“谢先生一直在酒店里没有离开过,对于你说的这件事,也毫不知情,至于什么猛虎帮,我们更是从来没有见过。” 
    白人警探没说什么,那黑人警探心中冷哼,不推的倒干净!他不满地说道:“我们在问谢文东,又没有问你,请你不要说话。” 
    金眼目光一寒,微笑道:“我的话,完全可以代表谢先生的意思。” 
    黑人警探道:“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我让你闭嘴!” 
    金眼脾气不好,向来都是,虽然在谢文东面前必恭必敬,但是在别人眼中,杀手出身的他是个要命的勾魂使者。他脸色一沉,冷笑道:“朋友,我也希望你搞清楚,你在和谁说话!” 
    黑人警探大怒,道:“你信不信,就你和谢文东的背影而言,我随时都可以把他们统统逮捕起来?!” 
    白人警叹一听这话,心中一翻个,暗叫糟糕。 
    “哈哈!”果然,金眼仰面大笑,从口袋中掏出手枪,用力往茶几上一拍,冷道:“那你信不信,就凭你刚才这句话,我随时可以让你和你的家人统统死光?!” 
    想不到对方会掏枪,黑人警探吓了一跳,回手也准备拿枪,那白人警探急忙按住他,摇了摇头,然后向谢文东和金眼呵呵一笑,说道:“我们只是例行调查,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既然谢先生不清楚此事,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再见!”说完,硬拉着仍不服气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