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里,她娇躯一阵颤抖。
    “我不会去做多于的事情。”谢文东眯眼轻笑。对于他来说,董娜没有任何威胁。
    于笑华的死,还是引起远处保镖的注意。谢文东和董娜说话间,数名保镖已赶了过来。
    到了近前,他们一眼看到趴在地上的于笑华,有两人冲忙蹲下身,将他身子翻过来一看,皆忍不住吸口凉气。
    于笑华的喉咙处有条只有三寸厂的伤口,但却深可及骨,动脉和气管都被割断。愣了好一会,其中有一个人颤声说道:“华哥……华哥他死了!”
    “啊!!”数名保镖惊叫出声,纷纷拔出手枪,齐齐指向谢文东。
    “是你杀了华哥?”一名保镖对着谢文东尖叫着。他还有些不确定,毕竟谢文东看起来实在太柔弱,太不堪一击。
    谢文东转过头,瞥了众人一眼,笑道:“没错,人是我杀的。”
    “我他吗先崩了你!”那保镖两眼都红了,作势就亚欧开枪,被身边的人拦住,那人说道:“不能杀他,只有抓了活口,我们回去才能有个交代!”
    那保镖还没说话,谢文东笑眯眯的道:“你们用不着做什么交代了,因为,你们谁也走不了!”
    “CNMD,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保镖走道谢文东近前,枪筒狠狠的顶在他的脑袋上。
    董娜吓得尖叫一声,马上又捂住小嘴。
    谢文东面色不变,说道:“你们可以回头看看。”
    “我看你M!”那保镖变用枪口挤谢文东的脑袋边大声骂道:“你别和我玩花样,你他吗也别想跑……”
    “诶!”谢文东叹口气,悠然道:“实话总是让人难以接受。”
    他说话中,空中传来扑扑两声闷响,与此同时,两名保镖软绵绵倒了下去,直到死,两人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被人杀的。
    “啊?还有敌人!”其他保镖猛然反应过来,反射性的先对着谢文东扣动扳机。
    他们反应够快,可是哪里快过早有准备的谢文东。
    在他们开枪前一秒钟,谢文东脑袋一甩,将顶在他太阳穴的枪口挤偏,同时,膝盖提起,狠狠的撞在旁边那保镖的下体。
    下体这个脆弱的部位哪里架得住他的重创,那保镖惨叫一声,痛的弯下腰。谢文东顺势抓住他的头发,向上一提,将他拉到自己的身前。
    输来慢,实则极快,只是一秒种的事情。
    砰砰砰——枪声大震,几名保镖同时开枪,十数颗子丹向谢文东怒射过来。不过,它们没打到谢文东的身上,皆被他拉到身前的那个保镖身躯挡住。
    “啊——”那保镖发出一声哀号,身子颤抖几下,便软了下去。
    扑扑扑!又是一阵连续的闷响声,剩下的几名保镖还没来得及对谢文东开展第二轮枪击,已全部到底。
    他们死了,致命伤出奇的一致,都是后心中弹,就练到底的姿势都差不多。
    在他们身后,站有一人,二十出头,一身黑衣,手中那把安装消音器的手枪枪口还冒着缕缕青烟。
    他真实随保镖身后悄悄潜行过来的褚博。
    谢文东向他满意的笑了笑,双手一伸,将胸前满是枪眼的尸体推开。
    “东哥,尸体怎么办?”褚博上前,轻声问道。
    “会有人来处理的。”谢文东拍了拍手,道:“我们该走了。”
    此处距离别墅大楼较远,打斗声不会传到楼内,但枪声可就不一样了。如果楼里的人讯声赶过来,看到自己二人,那就不好解释了。
    “是!”褚博嘴里答应,但脚下却没有动,用眼角瞄着董娜,似在提醒谢文东还没有处理干净。
    谢文东仰面轻笑,拍拍褚博的肩膀,没多说什么,只是淡淡道:“走吧!”
第五十九章 无法无天
       他说完,助跑两步,来到院墙下,猛的向上一窜,跃起将近有一米多高,接着,脚尖连点墙面,借力飞身跳到院墙之上。
    这一连穿的动作,干净利落。院墙足有两米多高,谢文东竟然没用手,便直接跳了上去,其身法敏捷的程度,让人不禁叹为观止。
    即便是一旁的楮博也忍不住暗叫一声厉害,自愧不如。
    别看谢文东年岁不大,却在刀口上摸爬滚打多年,身手已磨练的相当不错,更练就一身无与伦比的跑路本事,两米多高的墙壁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刚要跳到墙外,董娜从地上站起,快步走到墙下,仰头急声喊道:“等一下!”
    谢文东挑起眉毛,垂目看向她。
    董娜停顿片刻,玉面一红,问道:“我们还能在见面吗?”
    谢文东悠然一笑,说句:“随员吧”说完,纵身跳到墙外,话虽是这样说,但谢文东知道,两人见面的机会十分渺茫。
    见他走了,楮博紧随其后,飞身抓住墙沿,双臂一用力,轻松翻过院墙。
    看着空荡荡的墙头,董娜心里也变的空荡,好象有些东西被人抽走似的。她木然的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于笑华死了,连同保护他的八名保镖,这对青帮在南京的部分来说简直是个致命的打击,由上到下,无人不心惶惶,乱成一团。
    青帮总部听闻这个消息,震惊的同时,立刻派出储备干部,日夜兼程,前往南京接替于笑华留下的空缺。
    可是,人员到南京需要时间,即使到了南京,了解这里的情况、熟悉当地的形势也同样需要时间,谢文东如果会给青帮这么长的时间,那么就不是谢文东了。
    在于笑华死的当晚,他的尸体还没送到医院,北洪门进攻的号角便开始吹响。
    上千名北洪门弟子有魏子丹率领,对青帮位于南京的个底盘展开大规模的进攻。
    这基本是一边倒的争斗,群龙无首的青帮本已士气低落,上下一片混乱,哪还能顶的住北洪门似潮水般的攻击。
    谢文东坐镇北洪门的南京分堂,只听各地传回的消息,便预料到大局已定。
    截止到第二天早上,青帮在南京的势力溃不成军,人员要么躲藏起来,要么退到郊区,市区的底盘基本被北洪门抢的一干二净。
    这样的结果,谢文东当然十分满意,对得胜而归的魏子丹好言夸赞一番,然后又叮嘱他以后需要注意的细节,防止青帮势力反击,当天中午,谢文东和楮博又坐飞机返回T市。
    他这趟南京之行,一去一回太快了,总共没用上两天的时间,却把南京搅个天翻地覆,将青帮势力在南京市区的内完全剔除掉。
    青帮没有想到,南洪门没有想到,就连北洪门的大部分人也没有想到会这样。这就是谢文东的威力。
    当然,他之所以能这么快将青帮赶出南京,是因为他除掉了于笑华,而除掉于笑华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碰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机会。
    但是,当机会摆在面前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这正是为什么大家付出同样的努力,有些人会成功,而有些人却久久不能成功的原因所在。谢文东恰恰是个不会放过任何哪怕是一丝一毫机会的人。
    一边欢喜一边愁。北洪门南京大获全胜,对南北洪门都是个巨大的鼓舞,但对青帮来说,却是个惨痛的打击。
    谢文东刚回到T市北洪门的总部,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向问天打来的祝贺的电话。
    他和向问天寒暄时,办公室里陆续有人近来,当他挂断电话后,环视左右,房中已经站满了人。
    他微微一楞,问道:“大家怎么都来了?!有什么事么?”
    众人相互瞧瞧,谁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东心雷和任长风两人上前一步,拱手说道:“恭喜东哥,凯旋而归!”
    “哈哈!”谢文东仰面笑道:“恭喜什么?只是用个小把戏,让青帮吃点苦头而已。”
    “东哥太谦虚了。”任长风笑到:“只用两天时间,就把青帮赶出南京,世界上除了东哥,再找不出第二个人!”
    任长风的话听起来像在恭维谢文东,但在众人听来,这是实话,并没有夸大的成分,两天击跨青帮在南京的势力,如果不是确实发生了,任谁都会认为这是天方夜潭,痴人说梦。
    谢文东摇头,笑而不语。
    任长风又道:“东哥还是给我讲讲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谢文东点点头,将暗杀于笑华的事情大致讲述一遍,最后他笑道:“于笑华一死,青帮群龙无首,麾下帮众大乱,士气低落,失败是必然的,其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众人听后,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总觉得这个于笑华死的太冤了点,任长风可不管那么多,他挑起大拇指,呵呵笑道:“想不到东哥在女孩子面前还是很有魅力的嘛~!如果让子丹带董娜出来,从而引出于笑华,十有八九会失败。”
    他和魏子丹同是北洪门年轻一代的佼佼者,私下关系不错,说话也没有太多顾及。众人哈哈大笑,纷纷点头,赞同任长风的话。
    南京失守,青帮的重心再次向北洪门倾斜,帮会超过大半的激动人力开始北调,寻机展开报复性反击。
    表面上看,你打我一拳,我回你一脚,这样的决策没有大问题,但这却让南洪门得到喘息之机,为以后留下难以下咽的苦果。
    青帮北调,而北洪门却将实力南移,T市总部派出大批量人手进入南京和上海,尤其是后者,加派的人手超过一千。
    谢文东有他的打算,如果自己和青帮硬拼,即便最终自己能赢,也是落个敌死一千,我伤八百的局面,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将人手向南调动,与向问天汇合一处,集中攻击青帮的南方的腹地,特别是两广一带,这是青帮在大陆的根源地,由不得他不回救,到那时青帮想对己方展开大规模的进攻都按。
    古代的围魏救赵被谢文东用到现实中。
    谢文东派入上海的千余人皆为北洪门精锐,并由五行兄弟亲自率领,其实力和算极强。
    再加上南洪门的势力,打击青帮应该不成问题,但谢文东却漏算了另外一个极有实力的敌对集团,那就是和青帮关系交好的越南帮。
    其实,谢文东把越南帮的因素也考虑进来,只是他没有想到越南帮和青帮之间的关系会牢靠到这般程度,甚至到了能为青帮拼命的地步。
    当南北洪门联合打击青帮,对方抵抗和反击时,冲在最前面的不是青帮,而是越南帮。,
    谢文东所算计的一边倒格局,由越南帮的积极加入,而变得胶着,双方的死伤也呈直线上升。
    南边战场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效,使北方局势逐渐变得危机起来。
    青帮进攻一波接着一波,只要有北洪门的地方,就有青帮的挑衅和无休止的攻击。
    此时,谢文东才真正头痛。
    由于T市总部的大量机动人力调派到南方。无法大规模增援受到攻击的各地方分堂,告急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北洪门的长老们也开始对谢文东的策略产生疑义,数次要求他将派出的人力调回总部,缓解当前的局势。
    但长老们的数次提议都被谢文东干脆的拒绝,第一,将外派的人手掉回,就说明自己当初的决议是错误的,这对他在社团的威信会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第二,他认为局面还没有达到非要将外派人力招回的地步。
    北洪门总部,谢文东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低音炮放着舒缓悠扬的音乐,谢文东站在落地窗前,凝视远方出出神,手指却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的敲打窗面。
    这时,门外传来几下急促的敲门声,东心雷随之走了进来,大声说道:“东哥……”
    谢文东叹口气,不等东心雷说话,问道:“说吧,又有哪个分堂告急了?”
    东心雷看着谢文东站在窗前的背影,咽口吐沫,他知道这两天东哥很累,不想再告诉他坏消息,而事情紧迫,不说又不行,他苦涩道:“东哥,山东的己宁、衮州、曲埠三市的分堂遭到青帮大批帮众的猛攻,堂口告急,三个堂主刚刚打来请求援助的电话。”
    山东是北洪门河北总部的门户,一但有个闪失,其结果不堪设想。
    “哦!”谢文东淡然道:“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就这么一句话吗?东心雷听得有些晕忽忽,问道:“东哥,我们用不用去救援?”
    谢文东反问道:“如果没有记错,我们已经把非会员的预备兄弟都派出去了,现在,还有可动用的人力吗?”
    东心雷遥遥头,苦叹道:“没有了,东哥!”
    “既然没有,那让我们拿什么去救援?!”谢文东笑道:“让三位堂主自己想办法吧!能守就守,守不住也要守,想从我这得到救援是不可能了。”
    东心雷心中暗叫苦也,如果自己把东哥这番话告诉给三个堂主,估计三人都得哭。
第六十章 无法无天
       东心雷说道:“东哥,虽然我们没有可动用的兄弟,但只要东哥能亲自前往,三处分堂的士气一定会大长,顶住青帮的进攻肯定不成问题!
    谢文东挑起眉毛,淡然说道:“今天山东三个分堂告急,我要亲自去,如果那时又有其他的分堂告急,我怎么办?”
    东心雷一怔,挠挠头发,低头不语。
    谢文东道:“还是那句老话,让他们自己击想办法,我不是在开玩笑。”
    东心雷为难道:“东哥,我们是不是该想些对策,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谢文敲敲脑袋,道:“你看!”
    东心雷茫然道:“东哥让我看什么?”
    谢文东笑呵呵道:“我也正在想啊!”
    想不到都这个时候了,东哥还有心情开玩笑。东心雷说道:“如果连东哥都没有办法了,那我们恐怕真的很难度过难关。”
    谢文东仰头道:“慌什么?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我们没见过,难道还会怕区区的青帮吗?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了的。而且,你认为各分堂真的顶不住了吗?看看这些向总部求助的分堂吧,堂主都是社团中老资辈的人,平时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生活太舒适了,稍微有个风吹草动就哭爹喊娘,希望总部能助他一臂之力。他们很聪明啊,让总部派出人手帮忙,如果战事有利,那是他们的功劳,一旦战事不利,又可以把责任推给总部,真是两全其美的办法。老雷,你听清楚了,以后,再有分堂告急,就让他们自己想办法,打赢青帮,我给他们庆功,要是打不赢,分堂丢了,就让其堂主持着自己的脑袋来TM见我!”
    东心雷打个寒战,见谢文东动了真火,大气都没敢喘,说了一声是,小心翼翼地退出办公室。
    他前脚刚出去,姜森和刘波随后走近来。
    刘波来到办公桌前,首先开口道:“东哥,各地的情况都已经调查清楚了。”
    谢文东坐到椅子上,双手交叉,翘着二郎腿,道:“简单说下吧!刘波道:“青帮对各地的攻势确实很猛,但是冲劲有余,底气不足,北洪门毕竟雄霸北方几十年,黑白两道皆能吃得开,而青帮崛起的太晚,才一两年的时间,现在他们士气高涨,虽然能占到主动,但想歼灭北洪门各地的分堂,还是很难的。”
    谢文东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根基的深浅,对帮会的实力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北洪门本土作战,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哪有轻易被打败的道理?!而且,青帮的人力太过于分散,没有集中优势力量对北洪门一个或者两个分堂进行全力攻击,表面上看北洪门各处分堂倍受打击,岌岌可危,其实,真实的状况远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严重。
    他边听刘波探知的情报以及分析,边默默点头。
    等刘波说完,姜森道:“东哥,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把咱们自己的力量调派过来。”
    他所说自己的力量,无疑是指文东会。
    谢文东面无表情,沉默未语,眼珠却在转个不停。
    姜森继续道:“如果让三眼哥带着龙堂和小龙堂的兄弟赶过来,青帮必败无疑!”
    谢文东笑眯眯道:“老森,你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姜森和刘波同是一愣,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呵呵!”谢文东笑道:“青帮对北洪门各分堂发动全面进攻,除非他们具备了压倒性的实力,否则很难取得成效,但是,我没有看出他们对洪门有什么优势可言,你说,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全面开战呢?”
    姜森和刘波心中皆是一震,互相看看,没敢轻易表态。
    谢文东又道:“青帮的人不是傻子啊,他们自然也应该明白这一点刘披道:“也许是他们想给东哥一个下马威。况且于笑华刚死,他们展开报复也是在情理之中。”
    “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谢文东笑眯眯道:“全面开战一旦打起来,局势就不是任何一方能控制得!的,青帮没有必胜的把握,打下去,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损失,为了一个于笑华,这么做值得吗?”
    姜森和刘波都有些发晕,齐声问道:“那东哥认为是怎样呢?”
    谢文东道:“你们说,如果青帮现在进攻T市,我们会怎样?”
    姜森闻言,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寒气。T市虽然是北洪门的总部,但此时的人力却极度空虚。一部分被派到南方协助南洪门作战,另一部分调派到各地告急的分堂进行救援,可以说现在的北洪门总部基本是个空架子,一旦青帮真打过来,结果何止是不堪设想,简直有被连窝端掉的可能性。他倒吸口凉气,惊道:“难道,东哥认为,青帮的在故意引走T市的人力,然后再对T市进行攻击?”
    谢文东叹道:“如果真是这样,那青帮的智囊团就实在太让人佩服了,这盘棋也下得太大太高深!…”
    刘波急道:“既然这样,T市岂不危机了吗?那东哥为什么还把总部的人手派到各地分堂呢?”
    谢文东苦笑道:“我也是刚刚才想到这一点。”
    姜森背后的衣服几乎瞬间被冷汗湿透,他急道:“东哥,我们现在应该赶快把派出的人手全部调回吧,同时,可多召集一些周遍分堂的兄弟,顺便让三眼哥带人来支援”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微微摇下手,道:“如果青帮的算计真是这样,那他们就不舍给我们重新调回人手的机会了,不出意外,今晚他们的进攻就会开始。”
    姜森道:“那不如东哥先秘密离开T市,到北京或者DL”
    “如果我走了,北洪门怎么办?仍留在总部的人员怎么办?还有那些退居幕后却不停说三道四的长老们怎么办?”
    “管不了这么多…”姜森摇头道:“东哥留在T市,实在太危险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家要来打你,你躲是躲不过的。”谢文东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紧张的神色,笑道:“一条疯狗,你越是躲它,它
    越会追着你咬,只有把它打痛了,打伤了,它才会怕你,敬畏你。”
    “东哥的意思是?”姜森和刘波异口同声的问道。
    谢文东仰面笑呵呵道:“我希望他们来,而且来得人越多越好,哈哈!”
    “可是,”刘波担忧道:“我们拿什么来和青帮抗衡呢?”
    现在北洪门总部剩下的大多是高级干部,包括东心雷、任长风等人,再有就是掌门人的护卫队,虽然单兵作战实力很强,但人数不足五十,难以抵抗青帮大规模的进攻。
    谢文东悠然道:“我们的龙虎队训练了那么久,还没有经过实战锻炼,这次刚好是个机会。”说着,他拉下袖子,看了看手表,道:“坐中午的飞机,在傍晚之前就会到T市。”
    姜森精神一振,接着,他又苦着脸道:“东哥,龙虎队的兄弟有二百人,恐怕很难同时买到机票啊!”
    谢文东揉揉额头,反问道:“以我们的关系,在H市很难吗?”
    姜森暗中吐了吐舌头,忙说道:“东哥,我明白了,我这就击通知兄弟们。”
    “恩…”谢文东点下头。
    姜森急匆匆走出办公室,打电话击了。
    谢文东又对刘波道:“老刘,关于情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要你监控整个T市的风吹草动,一旦有情况,立到通知我,如果人手不移用
    ,就找小敏帮忙。”
    “东哥请放心,如果青帮的人真的进入T市,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到东哥…”刘波挺直胸膛道。
    “好!”谢文东又提醒道:“市内或许还有青帮的眼线和越南帮的杀手,在外活动,务必要加些小心。”
    “多谢东哥关心…”刘波道谢,随后向谢文东告辞,快速走出办公室。
    等他走后,谢文东站起身,在公办室里徘徊走动,思绪飞速运转着他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推测是否准确,但小心一点总不舍有错。
    谢文东做事向来大胆,不过,他确实是个谨慎的人,他做的每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进行的。
    他停住身形,分别给东心雷和任长风打击电话,让他二人离开来自已办公室。
    任长风的的动作向来很快,他比东心雷先到一步。
    突然想起蚝油一个越南帮的杀手在他手上,谢文东问道:“长风,
    上次我们抓的那个杀手怎么样了?”
    “那个家伙”一提到那个杀手,任长风顿感头痛,摇首道:“他嘴巴硬得很,我用了很多手段,都没能把他的嘴翘开…”
    想从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嘴里得到重要情报,确实很难。谢文东点头表示理解。
    任长风又解释道:“关键是他身上受了几处伤,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