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文东手疾眼快,一把将他的手臂抓住,微微晃了晃头。
    第一,他不清楚外面的人是否真是护卫队的人,也有是敌人伪装的可能性。第二,即便真是护卫队的人,他需要有人在外面吸引敌人的火力。
    脚步声越来越近,很快,已到了门前。
    “东哥不在房间里’?”有人惊呼一声。
    “肯定是刘队长提醒东哥撤退了!“恩!”“哎呀?你们看,这……这……刘队长怎么躺在房间里呢?
    “啊?”听脚步声,人群似乎近了谢文东等人刚才所在的客房,“刘队长他死了?!”
    “啊…’正在这时,走廊里传出一声惨叫。
    “糟糕,敌人打上来了…”说话间,走廊里枪声大震,密集的如同暴豆一般,分不清个数。
    外面展开枪战,原本靠门倾听的谢文东向后倒退两步,毕竟枪弹无眼,酒店客房的门也不是防弹的,他怕被流弹伤到。
    谢文东转头看了看众人,发现众人也正在看着自己,他目光幽深地说道“护卫队躲进我们的客房里在与敌人枪战,听声音,敌人的火力更加密集一些,护卫队抵挡不住!”
    “东哥,我们冲出击!”任长风手持唐刀,眉毛竖立,英俊的面容充满浓浓的煞气。
    谢文东从口袋中掏出烟,淡然说道“现在出去,只会被打成马蜂窝。”任长风急道“可是,如果不出去,护卫队的兄弟恐怕都活不成了谢文东将烟点燃,轻描淡写地柔声说道“再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往客房里面撤,不要在走廊内交战。”
    任长风眨眨眼睛,看了谢文东片到,最终无奈地挠挠头发,给护卫队的队长马传打击电话。等了半响,电话才被接起。
    〃喂?〃〃马传,是我!〃〃任大哥,我们正在和敌人开战,东哥呢?〃马传边喘着粗气边大声问道,在话筒中,枪声听的更清楚。
    实际上马传比任长风要年长许多,人已三十开外,但任长风在北洪门的身份和悲愤都很高,所以帮会里大多数人都叫他任大哥。
    〃东哥现在很安全。你们不要在走廊内和敌人开战,望房间里面撤!〃
    〃什么?退到房间里?那不是死路一条吗?〃客房在酒店的十六楼,如果别敌人彻底压制在房间内,那护卫队的人将一个都跑不掉。
    〃这是东哥的命令,你照做就行了!〃
    〃是是东哥的命令?!我明白了!〃电话挂短前,任长风还隐约听到马传大声的叫喊:〃兄弟们,推回房间里,全部退回房间!〃
    没过半分钟,交战的焦点开始发展转移,由走廊逐渐推到客房前。
    房间外面的走廊内。
    护卫队此时的人数已不足二十,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挂了彩,此时全部龟缩到客房里,死死守住房门。
    进攻的敌人数量并不多,只有二十多人,但武器相当精良,长短枪皆有,要命的是,这批人的枪法非常精准,而且战斗经验丰富,极其难缠。
    敌人压制到房门之外,利用房门两侧的墙壁作为掩体,与躲藏在房内的护卫队展开对射。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
    双方人员,皆不时有人中枪倒地,惨叫声飘荡在充满硝烟的空气中,显得更加撕心裂肺。
    谢文东等人此时所在的房间正好与交战客房相对,房门快被流弹打成马蜂窝,密密麻麻都是枪眼。
    众人闪到墙壁后,躲避飞弹,一各个精神紧张,沉默无声,静等谢文东下令。
    谢文东倒是轻松,靠着墙壁,席地而坐,仰着头,慢慢地吸着烟。
    无论在什么时候,谢文东总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他表面上虽然轻松,心里却在流血,为刘青青,为那些在今晚不幸战死的兄弟们。
    他双眼眯缝着,眼睛快变成两条弯曲的黑线,所以别人根本无法看到他眼中闪过的红润。
    烟已烧到劲头,谢文东扔掉烟尾,站起身形,同时,从腰间拔出锃亮的银白色手枪。
    众人见状,纷纷将目光投向他。
    谢文东嘴角一挑,笑眯眯地说道:〃干!〃
    任长风等的就是他这个字,提躺倒晃身形向外闯。
    他快,可有人更快,东心雷先一步到达门前,抬腿就是一脚。
    房门是由实木打制,但早被子弹打得破烂不堪,哪还能架住东心雷这势大力沉的一脚。
    只听哗啦一声,房门被他踢得四分五裂,东心雷手持手枪,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东心雷高达两米,膀大腰圆的身躯,如同战神在世,他突然现身,把激战正酣的双方人员都吓了一跳。
    〃雷哥——〃看清楚他的相貌,护卫队众人无不大喜过望,欢呼雀跃,他们还以为东哥把自己这些人都抛弃了,成了帮会斗争的牺牲品,现在看来,东哥并没有扔下自己。
    敌人同样没有想到自己身后的房间竟然还有北洪门的人,因为变故太突然,皆都愣了一下。
    高手过招,不能有任何的失误,哪怕是一丁点的错误。
    愣这一下,虽然还不到一秒钟,但对于他们来说是致命的。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东心雷的双抢开始一齐喷火。
    〃啪啪啪——〃清脆的枪声几乎连成一条线,怒射的子弹肆无忌惮地贯穿一个又一个的血肉之躯。
    东心雷的施展经验太丰富了,他并未打距离他最近的几个敌人而是将子弹洒向远处,顷刻之间,就有七,八名敌方人员惨叫倒地。
    〃哎呀!〃在东心雷身旁的几个大汉反应过来,抬手刚要向他开枪,忽然眼前黑影一闪,又多出了一个人,还有一把又细又长的钢刀。
第六十四章 无法无天
       刀是唐刀,用刀的人自然是任长风,任长风的刀向来以快准狠见长,那几人手指已扣在扳机上,但就是无力再按下去,他们的喉咙已被任长风在第一时间割断。
    东心雷和任长风两人刚一出来,就让对方躺下一半,虽然有偷袭成分在里面,但从中也不难看出他两人身手的高强程度。
    对方众人心惊不已,人家只出来两人就让己方损失惨重,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他人?他们生出怯意,无心恋战,开始后撤。
    刚才他们是追着护卫队打,占尽上风,现在想要撤退,谈何容易。
    这时,李爽、高强、姜森、格桑等人业已出来房间,对敌人展开追杀。
    格桑自然不用多说,李爽等人也是冲锋陷阵的猛将,各个都是个中高手,对方剩下那十几人哪能抵挡得住,没用上五分钟,要么被杀掉,要么被活捉,一个都没跑掉。
    被活捉的敌人有十二名,大多数都挂了彩。
    护卫队也被打得很惨,死了八个人,其中包括副队长刘青青,受伤的人数将近二十号。
    枪战结束之后,酒店值班经理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看着走廊满是尸体,他吓的直哆嗦,颤巍巍的问道:“这……这是怎么了?”
    众人没有时间理会他,谢文东来到一名被擒的大汉面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大汉被李爽按在地上,无法动弹,他睁大眼睛盯着谢文东,一句话都没有说。
    李爽大怒,挥手一巴掌打在大汉的面颊上,接着又是一记重拳,随后喝道:“妈的,东哥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
    大汉痛得直咬牙,转头骂道:“我操你妈的死胖子,今天你打我一下,改天我十倍来奉还!”
    “你没机会了!”这话不是李爽说的,而是谢文东。
    他手拿银枪,顶住大汉的脑袋,好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嘭!”大汉的脑袋被子弹打开花,鲜血溅了李爽一脸。
    左右的众人对此早习以为常,没觉得怎样,但酒店经理身子一栽位,险些晕过去,苍白着脸,一点点向后退。
    谢文东又走到第二个人近前,将枪口放在那人的脑门上,又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人是不怕死亡的,无论他的心里素质有多强。刚才身边的同伴被谢文东一枪打死,他看得很清楚,现在见谢文东把枪口指向自己,吓的头发根发麻,浑身直流冷汗。他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们是青帮的……”
    “青帮的?”谢文东点点头,笑眯眯道:“很好。”说着话,他站直身形,又问道:“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只有我们这些人……”那人小声说道。
    谢文东垂目,看着他的眼睛,冷声说道:“你骗我!”
    那人打个冷战,连忙说道:“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确实就来了我们这些人!”看出他没有说谎,谢文东脸上的笑容更深。哦,难怪呢!难怪刘波没有向自己提供他们进市区的情报,如此小规模的人数,即便暗组的侦察能力再强,也很难查出来。
    青帮很聪明啊,先用一批大规模部队吸引己方的注意和主要战斗力,然后再派出小批精锐对自己展开偷袭,其招数可谓精妙。
    最让谢文东佩服的是情报的情报,他们竟然对自己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甚至连他所在哪家酒店,哪个房间都了如指掌。
    真是个强劲的对手!谢文东收起枪,整了整起义,向外走去。
    东心雷问道:“东哥,这些人怎么办?”
    谢文东笑眯眯道:“让青帮明白一下,暗杀的后果是怎样的。”
    “恩!”东心雷收枪,抽出匕首,面色阴沉地向对方走过去。
    “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不能杀我……”刚才招供那人大声叫喊,可是很快,东心雷一刀刺穿他的胸膛。
    谢文东头也未回,眯眼笑道:“对不起,我没向你做出任何的保证,也没说过不杀你。”
    洪武大厦的战斗还在继续,激烈有余,但无悬念,战场上基本上是一边倒的局势。
    龙虎队的人此时已杀进大楼内,和对方展开混战。
    敌人阵营那个带头的汉子早没了踪影,不知道是偷偷跑掉还是躲藏在什么地方。由于没有人指挥,数百人乱成一团,各自为战,原本他们的战斗力就比龙虎队低很多,如此一来,溃败的更加干脆、彻底。
    偷袭的四百多人死伤大半,被龙虎队杀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哭爹喊娘,四处乱窜。
    当谢文东带人进入洪武大厦的时候,大堂里的战斗已经结束,地面上重重叠叠,到处是尸体,鲜血将大理石的地面染成红色。
    龙虎队一些队员正在清扫战场,救治受伤的同伴。
    见谢文东进来,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集体想他行注目礼。
    这时,一位坐在大堂里端台阶的“红人”站起身形。这人浑身上下,几乎看不到其他颜色,完全是一片血红,起身时,鲜血还顺着他的衣服不时滴落。他大步走到谢文东面前,拉掉系在鼻下的纱巾,露出洁白的小半张脸,躬身说道:“东哥!”
    谢文东上下打量他片刻,问道:“受伤了吗?”
    这人摇头笑了笑,说道:“没有!”说着,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迹,笑到:“这都是敌人的”
    “那就好!”谢文东含笑拍了拍他肩膀,又问道:“小林,战局如何了?”
    这浑身是血的红人正是龙虎队副队长,和对方拼杀时冲在最前面的林鑫。
    林鑫答道:“敌人的战斗力很弱,现在基本上被我们打垮,剩下一些残余还在大楼里,队长正带人清剿!”
    “干得好!”谢文东欣慰的点点头,道:“这里有抓住的活口吗?”
    “呵呵”林鑫笑道:“东哥,有很多,要多少有多少”说着话,他低头环视一会,走到一具“尸体”前,用脚踢了踢,道:“你,给我起来!”
    “尸体”毫无反映,依旧趴在低上,纹丝未动。
    东心雷等人正觉得奇怪,林鑫接着说道:“如果你再装死,那我就让你真死!”说着话,他随手拣起一把片刀。压在“尸体”的脖子上。
    “别杀我——”那“尸体”突然活了,猛的翻身坐起,抱着林鑫的双腿大声号角。
    李爽距离‘尸体’很近,哪想到本已经死了的人竟然还能动,吓了一大跳,差点惊叫出声,连退两步,低头仔细一看,原来是个装死的。
    “我操,你T吗诈尸啊!”李爽气冲冲上前,一叫将那人踢出好远。
    “我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是个跑腿的小兵,没干过坏事……”那人显然被龙虎队吓破了胆,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和刚才那泼青帮的人比起来,这人太不入流了。谢文东走到那人近前,笑眯眯地低头看着他。
    那人哭得一塌糊涂,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窝囊的样子让人觉得可怜。
    谢文东凝道:“你是青帮的?”
    “不是,我不是青帮的人。”那人闻言,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脑袋摇的像拨浪鼓,说道:“我和青帮没有半点关系!”
    “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找洪门的麻烦?”谢文东想不出对方究竟是何身份。
    “我……我是福仁堂的人,来这里,是上面的命令……”那人急的满脸通红。
    福仁堂?谢文东没有听过这个帮派,转头看向东心雷。
    东心雷走上前,在他身旁小声说道:“东哥,福仁堂是河北的中型帮会,势力多在河北西部一带,不过,真是奇怪……”
    “奇怪什么?”
    “福仁堂实力弱小,和我们比起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并不过分,平时在我们面前恭敬得很,但是今天,他们却有胆子来偷袭我们的总部,让人难以理解,难道他们的老大疯了吗?”
    谢文东仰面,沉思不语。
    看出问自己的这个年轻人身份不低,那人献宝似的说道:“大哥,这次来的不是只有我们福仁堂一家帮会,还有其他很多帮会的人,比如聚风堂,仁义会,小刀帮……”
    这人边说一个帮会,东心雷边在旁边为谢文东一一解释。
    他一口气说出不下十个帮会的名字,都是河北地区的中小型黑帮组织。
    来偷袭的这四百多号人,根本不是青帮的人,而是一个河北中低层帮会的大联盟。
    谢文东不用问也能明白,这些帮会之所以会来偷袭自己,肯定是由青帮组织的。
    青帮是让他们来做炮灰,吸引自己的主要火力,然后再派人偷袭自己,就算不成功,他们的损失也不会太大,同时还能彻底让北洪门与这些帮会全面交恶,其计谋真算歹毒的可以。
    让人惊奇的是,青帮竟然能在短短时间内与河北这么多帮会交好,并且成功的让他们听从自己的命令,与洪门为敌。
第六十五章 无法无天
       不知道青帮给了这些帮会什么好处?谢文东笑眯眯地揉着小巴,感觉与青帮的纷争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林鑫问道“东哥,怎么处置他们?”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抓住领头的,至于下面的小弟,交给警察处理吧!”
    对方这次来了四百多号,就算谢文东再狠,也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部杀死。
    东心雷在旁狠声道“这样太便宜他们了…”
    “呵呵…”谢文东轻笑道“不舍便宜他们的。统计一下总部的损失,让这些人来赔偿。估计让他们陪个倾家荡产,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东心雷听后,眼珠转了转,接着仰面大笑。经过一场激烈的混战,北洪门总部的损失并不大,没损坏什么设备,但至于向警局报损的时候,想要多少钱就由他们说的算了。
    战斗将要结束,警察终于到了现场,随后,将通往洪武大厦的道路封制。
    于这次争斗的规模太大,警局局长亲自到场。局长名叫连常云,年近半百,头发秃了大半,但精气神却很足,红光满面,肥头大耳,让人一看,顿时会联想到旧社会的土地主。连常云下了专车,来到洪武大厦门前环视一周,眉毛皱成一团。
    东心雷走上前击,笑呵呵道“连局长,你来了。”
    连常云着眼东心雷,然后指指地面横七竖八的尸体和伤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东心雷耸肩,无奈道“有人来砸我们的场子,我们当然要进行抵抗了。”连常云叹口气,低声说道“老雷,最近各地都不太平,已引起高层的注意,你们在我的地头上这样闹,让我也很为难啊…”
    “那连局长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大厦门口传来一句问话声,谢文东从里面漫步走出来。
    “呦!”连常云和谢文东并不熟,没见过几次面,但却知道他是北洪门真正的老大,比东心雷难缠百倍。他脸上立到露出美容,客气道“原来谢兄弟也在这里。”
    谢文东幽幽说道“家都快被人家打没了,我不在,还能在哪呢?连常云正色道“不知道来者是什么人?竟然如此胆打包天!”
    谢文东笑眯眯道“他们是什么人,我不清楚,就有劳连局长你来审问了。不过,他们这次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很严重,我对T市的治安也很失望。”
    东心雷在旁差点笑出声,黑道的老大会向警察局长诉苦社会治安混乱,实在是有意思。连常云暗生不悦,不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说道“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也会给谢兄弟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就好。”谢文东转过身形,边走边挥手道“如果歹徒的胆子大到敢明日张胆地对一座大厦进行抢劫,那我要你这样的警察局长还有什么用?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事发生,我保证,你在你的位置上不会坐得太久。再见,局长先生!”
    连常云看着谢文东离击的背影,汗如雨下,如果别人对他说这样的话,他会上去给那人一嘴巴,但说这话的人是谢文东,就由不得他不害怕,因为他明白,谢文东确实有这个实力,就算人家想要自己的脑袋,恐怕也不舍费多大的力气。
    谢文东走了,东心雷看看呆立在原地的连常云,轻拍下他的肩膀,柔声说道“连局长别介意,最近社团里发生了很多事,东哥的火气也很大,如果说话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连局长多担待。”
    谢文东既然作了黑脸,东心雷就不得不做红脸,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他什么道理不懂,对警方,太强不行,容易引起反感,太软也不行,容易被欺,只有软硬兼施,才能让他们服服帖帖。
    连常云苦笑,摇头长叹口气。警察局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青帮组织的这次进攻,算是被北洪门勉强招架住,其损失是护卫队伤亡超过半数,副队长殉职,龙虎队战死三人,伤十八人。
    青帮这边的损失仅仅是偷袭的那二十多号人。伤亡最惨重的,无疑是那些临时联合在一起的中底层帮会,一共四百多人,死亡人数超过三十,伤者不计其数,基本没有逃掉几个,全部被警察扣押。洪武大厦。
    龙虎队的兄弟帮助北洪门弟子清扫战场,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工作也并不容易,仅仅一楼走廊里的血迹,就足足用了八十桶的清水才清洗干净,而且粘了血迹的墙壁还要重新粉刷,异常麻烦。
    谢文东坐在顶楼的办公市里,两旁站有文东会和北洪门的众多干部,在他面前,跪有一人,正是那个带头的中年人。
    龙虎队的兄第是在十七楼卫生间的一个角落里将他抓获的。
    谢文东目光幽深,冷冷看着他,良久没有说话。
    沉默,给对方的心理自然而然的造成一种恐惧感和压迫力。
    果然,这中年人跪在办公桌前,一会抬头看看谢文东,一会再瞧瞧左右的众人,慌张的样子,象是被逼进角落里无路可逃的老鼠。嗤!谢文东冷笑,慢慢将手伸进怀中。
    中年人见状吓得一哆嗦,跪趴在地,哀嚎道“别杀我…别杀我。
    谢文东抽出手。中年人定睛一看,暗松口气,原来谢文东掏出的不是枪,而是一盒香烟。他老脸一红,重又低下头。“啪!”谢文东将烟点燃,终于开口说话,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中年人挑目偷看谢文东,见他也正在看自己,吓得忙又低下头,小声说道“你是谢谢先生。”谢文东又问道“那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这里是北洪门的总部”中年人说话声越来越低,低得几乎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既然知道我是谁,又知道你在找谁的麻烦,你竟然还敢带人来…”谢文东突然一拍桌子,喝道“蒋红军,你好大的胆子。”
    谢文东说话声不大,却将中年人震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前直闪金星谢文东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这回真是要大难临头了。中年人双手连摇,急声解释道“谢先生,我是受人蛊惑的,我是受人蛊惑的啊!”
    中年人名叫蒋红军,乃是聚风堂的老大,也是这次进攻北洪门总部的带头人。
    谢文东也是经过灵敏的提示后才了解这些,他问道“受什么人的蛊惑?”
    蒋红军颤声道“是青帮指示我这么做的。”
    果然如此!“呵呵!”谢文东眯眼道“做为一方的老大,你就那么听从青帮的话吗?”
    蒋红军低头说道“青帮向我许诺,一旦打垮你……洪门所得地盘的一半会分给我们这些参加偷袭的各个帮会,而且”
    “而且怎样?”
    “而且青帮还给了我们这些帮会一大笔奖金。”
    “所以,你们就心动了。”谢文东冷笑道“所以就敢来和我们为敌?!”
    “谢先生,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蒋红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连连磕头。
    谢文东的为人,他很清楚,自己落到谢文东的手上,恐怕活命的机会将十分渺茫。“你的过错,不可原谅。”谢文东笑眯眯地淡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