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其实他两人年纪相差无几,严格来说,韩非还要比谢文东稍大一些,但论入黑道的时间,那谢文东就要比他早很多了。 
所以当韩非叫谢文东前辈时,他倒一点没客气,安然接受,含笑地点点头。 
韩非没感觉怎样,可他身后同行的保镖却一各个面露怒色,觉得谢文东太托大,也太狂妄。 
西尔顿大酒店是六星级酒店,无论设备还是装饰,甚至里面人员的服务,都是一流的。 
谢文东邀请韩非吃饭的地方,就定在这里。 
在预定的房间中,韩非见到向问天。 
两人交战那么久,见面还真是第一次。丝毫没有看到敌人分外眼红的意思,相互都是很热情的握手寒暄。 
韩非为人豪爽,没有那么多顾忌,大咧咧的往的椅子上一坐,哈哈笑道: “今天能同时见到洪门两付大哥级的人物,真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谢文东淡然笑了笑。
向问天笑道 “能和风头正劲的青帮当家人同坐一桌,我也感觉很荣幸。” 
韩非对谢文东道 “这么高兴的时到,谢先生为什么不把我的兄弟请过来呢?”说着,他还特意向左右看了看。 
他说的兄弟,自然是指唐堂。 
谢文东只是笑,没有说话,措手打个指响。 
站于他身后的任长风退出房间,时间不长,从外面带进一个青年,正是青帮的副帮主唐堂。 
唐堂近来之后,一眼看到坐在谢文东左边的韩非,心中一紧,暗叫糟糕。他很清楚,这里是人家北洪门的地盘,老大来这,简直是自投 罗网,恐怕性命难保!他虽然紧张,脸上倒表现的从容,笑呵呵问道“韩大哥怎么来了 ? !”
说话间,他不时眨动眼睛,眼珠又向左右转了转。 
韩非放在桌子上的手略微抬了抬,示意他无事,笑道 “我来当然是为了接你回家!洪门的朋友虽然好客,但在人家的家里住得太久,还 是很不好意思的。”说着,他向谢文东点点头,说道 “感谢谢先生这些天来照顾我的兄弟,一点意思,以表谢意!”说完,从口袋中取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往谢文东面前一推。
谢文东低头看了一眼,好长的一串零啊!用一千万来赎手下的一条命,可不是任何一个老大都能做得出来的,即使他能出得起这个价。 
谢文东没有拿支票,反而端起面前的杯子,不急不慌地喝了一口茶 房间中的众人,韩非及其手下,向问天及其手下,乃至谢文东自己的手下,大家的目光一起集中在他身上。
他一句话,可让房间中的这些人快快乐乐的喝酒吃饭,谈天论地,同样,他一句话,也能让房间里众人转瞬之间变成不共戴天的死敌,拼个你死我活。 
众人脸上平静,但心里却一个比一个紧张。 
韩非在赌,拿自己的命赌,赌有向问天在场,谢文东不敢动自己。 
而向问天也在担忧,他怕谢文东真下令除掉韩非,那自己为了洪门的名誉,只得与谢文东决裂,南北洪门之间又将陷入争斗中,这是他最 不愿意看到的。
三个全国最大帮派的命运,都在谢文东此时的一句话里。 
第七十一章
       房间里异常安静,人们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谢文东慢悠悠地将茶杯放下,身子前探,对韩非柔声说道:“这次韩先生到T市来做客,我的打算是让你也留下来的。  
此言一出,房间众人无不变色。特别是韩非的八名手下,一各个将手伸进怀中,怒视谢文东,看样子,随时都可能出手。  
韩非倒是面不改色,仰面大笑道:”我来之前,已经作好这个准备了。“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着他,问道:”为了一名手下,这么做值得吗?  
“值!”韩非回答得很干脆,随后反问道:“如果谢先生换在我的立场上会怎么做呢?”  
“我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卸文东淡淡地笑了笑,手指似无意地勾动着。  
谢兄弟。。。。”向问天邹着眉头,沉声说道。  
谢文东摆摆手,打断向问天下面的话,笑道:“听说,韩先生的手下高手很多啊,不知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  
韩非怔了怔,然后半转身形,向后面的手下含笑点了点头,说道。谢先生想看看大家本事,兄弟们不要让谢先生失望啊!“  
谢文东看韩非手下的本事,当然不是简单的欣赏,他也在核计,一旦真动起手来自己会不会有危险。  
韩非也明白利用个人武力来威吓对方的重要性,有意在谢文东面前表现一番,所以说话时特别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随他话音刚落。一名浓眉青年一拉衣禁。从腰间取出一把四寸长的小巧飞刀。在手中掂了掂,说道:”献丑了!“说着话,手腕猛的一抖,飞刀脱手而出,直钉在数米开外的墙壁上。发出嘟的一声闷响,再看飞刀。几乎整个没入墙壁中,其中的力道之大,速度之快,可见一斑。   
洪门和文东会的众人看后,暗暗咋舌,对青帮的人不由得另眼相看。谢文东看在眼里,惊在心中,单凭这一手飞刀,就够瞬间取人性命的,有这么个敌人在自己身边,要说不担心,那是骗人的。  
他平和地笑道:”不错不错,好刀法!“  
“过奖!”那浓眉大汉冷冷看了谢文东一眼,走到墙壁处,用力拔下飞刀,方退回到韩非身后。  
这时,另外一名青年伸手入怀,掏出一沓扑克牌,随手粘起几张,手腕猛的用力一抖,只听嘟嘟几声,几张扑克牌竟然那将谢文东面前的茶杯打碎。  
茶水益出,顺着桌面滴滴答答滑落。  
谢文东笑眯眯的没说什么,可李爽却受不了。  
他脑袋一摇,指着那青年鼻子大声喝道:“妈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那青年从容笑道:“一时失手,打破谢先生的杯子,我很抱歉”  
“我CNMD,你当我是瞎子吗?!”李爽向来冲动,头脑一热,不管其他,伸手将片刀拔出来,  
他一动刀子,韩非八名手下也随之紧张起来,各拿出武器,准备应付恶战。  
高强平时和李爽经常吵吵闹闹,但到关键时刻,两人要比亲兄弟还亲。生怕他有散失,高强面无表情的拔出开山刀。未说一句话,挺身站到李爽身旁。姜森和刘波虽然未上前,但却已手握枪械,在后面小心戒备。  
双方箭上玄,刀出消,气氛煞时间紧张到极点。  
这时无论谁先出手,都会引发全面的混战。  
陆寇在向问天身后看得明白,将他向后拉了拉,低声笑说道:“向大哥,小心点,别粘咱们一身血!”  
他倒是乐与看到谢文东和韩非拼个你死我活,那样,南洪门就可以坐收鱼翁之利。不过,向问天却不这样想,看看谢文东和韩非说道:“好端端的一场宴席,两位想把它变成战场吗?  
韩非哈哈笑道:”我当然没有这个意思,不过向兄,如果人家想取我的性命,我也不能坐以待毙吧?!  
向问天长吸了口气,转头对谢文东别有深意地低声说道:“谢兄弟,请三思而行!”  
安坐在椅子上,始终低头不语的谢文东笑眯眯地仰面打个指响,对李爽道:“小爽,叫服务员上菜!  
李爽动也未动,手里晃着片刀,扯着大嗓门咆哮道:”东哥,刚才那小崽子明显在侮辱你,我他妈非干死他。。。。  
谢文东目光一凝,严重隐隐闪动幽暗的光芒,含笑道:小爽,上菜!“  
李爽感觉到谢文东那股不容人拒绝的坚定,不敢再多言,重重哼了一声,收回刀,大步走出房间,高强。姜森,刘波各收刀枪,互相瞧瞧。皆露出微笑  
青帮的人见状,也都小心翼翼地重新站好。  
时间不长。数名服务生将酒菜一一端上来。  
酒,是好酒,菜亦是好菜,摆放满满一桌。  
饭桌很大,但却只占了房间五分之一,桌旁的谢文东,向问天。韩非三人在做,而周围,却密压压站了数几号人,多亏包房面积巨大,这么多人才不显得丝毫拥挤。  
乘着服务生上菜,谢文东叫姜森,在他耳边低低私语,姜森边听边点头,不时答应几声。向问天原本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姜森是何人,他太清楚,血杀的实力和红叶比起来,只在其上,不在其下,见谢文东和姜森耳语,  
不知道在合计什么,估计没有好事,生怕谢文东又打起韩非的主意,他连忙问道:”谢先生,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把该说的话说完,然后拍拍姜森肩膀示意他退下!  
他转头对向问天笑道!没什么事!只是交代一下,作好防备工作,这几天不太平啊!  
“哦。原来是这样啊!”向问天点了点,他当然不相信谢文东的话,但有韩非在场,他也不好深问。  
谢文东站起身形,拿起红酒,分别给向问天和韩非而人满杯,随后端起自己的杯子,笑道:“我们三人能聚在一起实在不容易,值得纪念,干一杯!  
谢先生客气!韩非和向问天双双起身,与谢文东碰杯。  
三人同是将北中酒一口而尽,谢文东笑眯眯抿抿嘴,说道:”真是过瘾啊。不过只是这样喝不太痛快!  
韩非问道:难道,谢先生有更痛快的喝法?  
谢文东胆笑道:今天难得见韩先生一面,不如让下面的兄弟切磋切磋,咱们边看边喝酒,迄不是更痛快?!  
韩非一怔,注视谢文东,不知他在打什么鬼主意。  
向问天在旁说道:“谢先生这是。。?  
谢文东挥下手道::只是单纯的比试而已,点到为止即可!难道韩先生人我的兄弟不配和你的手下过招?  
听他说出这样的话韩非无法再拒绝,纵然他有一百一千个不愿意,  
韩非也不傻。什么点到为止,谢文东说的好听,对方真下死手,杀了己方兄弟,那他找谁讲理去?谢文东也不可能让他的手下给自己兄弟偿命,不过话说到这,他却不得不答应了。他怅然一笑,道:我当然 没这个意思,谢先生的兄弟,是出名的英勇善战,我怎么会看不起那?  
说着,他转回头问道“谁愿意出去和谢先生的兄弟比试几下”  
刚才那使用扑克牌打碎谢文东茶杯的精瘦青年腾身而出,拱手说道“韩大哥我愿意出战”  
韩非看了看精瘦青年,点头说道“好吧! ”接着他又低声叮嘱道“兄弟小心”  
“韩大哥我明白”经受青年答应一声,大步走到包房另一端的空地处。  
她傲然的环是一周慕观看定谢文东,大声说道“谢先生教你兄弟出来吧”  
他对谢文东的第一很重。谢文东涌诡计捉住唐堂,比老大来赴鸿门宴,这本就让他十分瞧不起,再者,谢文东在南京杀害的于笑华,是他极为要好得朋友,无论于公还是于私,他都有憎恨谢文东的理由,所以,刚才一上来就打碎谢文东的茶杯,给他来个下马威。  
不过,正因为这样,也给他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见他那校长的样子,李爽还没有熄灭的怒火有熊熊燃烧起来,走到谢文东旁边,振声喝道“东哥让我去吧”  
李爽的大嗓门可比他的物理要更出名,这一送子喊出来,把周围的人全下了一跳。  
与他近在咫尺的谢文东更是首当其冲,端酒杯的手一哆嗦,耳朵震得嗡嗡作响 。  
他暗暗皱眉,没看好地的白了李爽一眼。  
“ 东哥,让我去吧!”见谢文东没有反应他又用更大的声音重复一遍。高墙看出谢文东的眼睛快要喷火,忙把李爽拉到一旁。  
“强子,你拉沃干什么?”李爽不满地看着他。  
“东哥如果要让你上,自然会叫你。”高墙将头转向别处,懒着理他。  
这时,姜森走到格桑身边,小声说道“格桑,你上!”  
格桑手里棒着一大盘子的羊肉,嘴里塞得鼓鼓的,瞪着大环眼,看着姜森愣愣地问道“为什么要我去?”  
姜森无奈苦笑 ,低声道“这是东哥的意思!” 
第七十二章
       “哦!”听到是谢文东的意思,格桑咕噜一声,不管嘴里的羊肉有没有嚼烂,全部吞进肚子里,然后小心地将盘子交给身边上,晃晃身就准备上前迎战精瘦青年。
    姜森急忙拉住他,在他耳边小声叮嘱道“东哥说!,要下死手,不留活口!”
    “嘿嘿!”格桑笑了,声闷气地说道“这更简单啦!”
    他伸了伸筋骨,走到精瘦青年近前,低头看了看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两人的身材相差太过于悬殊。精瘦青年长得又瘦又小,还不到一米七,和两米开外的格桑站在一处,他刚刚到格桑的胸脯。
    格桑估计,自己的一记重拳就能让对方挂掉。
    “嘿嘿!”他憨笑一声,说道“朋友,出手吧…”
    对方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精瘦青年并未放在心上。首先,他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再者,看格桑那傻乎乎的样子,更不将他放在心上,打架不仅仅光靠身体的,更需究竟临场的智慧及经验。
    精瘦青年拱拱手,说声“得罪了”,接着,快速跨前两步,跳起身形,对着格桑的胸口就是一脚。
    格桑也不闪,等对方这脚蹋到他近前时,犹如小骇大腿粗细的手臂轻轻一晃,将对方这腿架开,同时说道“朋友,你还是拿出你的武器吧!”
    他这么说,明显是没看得起精瘦青年,认为他赤手空拳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精瘦青年平时也是眼高过顶的青帮精锐,哪能受得了这样的侮辱。他气得怒喝一声“我看你找死!”说着,他提溜一转身,敏捷如同灵猴般,瞬间转到格桑身后,右腿支地,左腿全力向上一撩,猛蹋格桑的下阴。
    这一招非常狠毒,格桑虽然皮糙内厚,抗击打能力极强,但下体还是和普通人一样的脆弱,真要是被青年蹋实,即便不死,这辈子也算残废了。想不到他会下这么重的手,周围人皆暗中皱起眉头,为格桑捏把冷汗。
    格桑憨厚,但不是傻子,对方下了死手,他哪能感觉不到,心中怒火顿起。
    说来慢,实则快极,当精瘦青年一脚蹋来时,格桑双膝嚷然一并,硬生生将对方的脚腕夹住。
    谁都没有料到憨笨的格桑反应如此之快,包括精瘦青年在内。
    当他意识到不好,再想抽腿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格桑的双腿好象铁钳子一般,将他的脚腕夹得牢牢,难以动弹分毫。
    不给他挣脱的机会,格桑双腿猛然用力一扭,只听咔嚓一声,精瘦青年的脚腕折断,向外恻弯曲,白森森的断骨剌穿度肉的裤腿,支了出来。
    “哎呀!’精瘦青年痛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骨头折断的滋昧,任何人都承受不住。只是眨眼的工夫,精瘦青年痛的满面是汗,脸色煞白如纸。
    他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没时间查看腿上的伤口,因为格桑的大拳头已向他面门打来。
    他手腕一抖,指间出现两张扑克牌,对着扑向自己的格桑恶狠狠甩了过去。
    他以为这多少能把对方的攻势阻挡一下,哪知道格桑不挡不避,硬挺着挨他两记扑克,仍是把拳头打了过来。
    “嘶,嘶!”“扑!”
    格桑在前扑中避开要害,两张扑克都钉在他肩膀上,扑克的一角已完全没入内中。
    不过,精瘦青年的下场可比他悲惨许多。格桑这十成十的一拳,结结实实砸在青年的脸上。他本身的力道已经移吓人的,加上身子前冲的惯力,变得更加可怕。
    这一拳,将精瘦青年的颅骨都打碎了,脸上的五官都扭曲成一团,血内模糊,人亦当场气绝身亡。
    格桑低头看了一眼,回手将肩膀上的两张扑克拔掉,摔在地上,象是一只红了眼的公牛,在韩非等人面前来回走动,震声喝道“还有谁来?”
    地下格斗场本就是你死我活的地方,格桑在那里拼杀多年,始终没有败过,这不仅是他的功夫一流,其实战经验以及反应速度、格斗技巧,都早已磨练得如火纯青,当他要发起彪来,只能用恐怖来形客。
    如果谁因为外表而小看他,那结果会很惨,精瘦青年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妈的,杀人偿命!”韩非身后一付三十出头的彪形大汉怒吼一声,还没有征求韩非的同意,先飞身跳了出去,冲到格桑近前时,手中伸出两把尺长的匕首,分剌他的左右双肋。
    格桑见对方来势汹汹,不敢大意,向后退了一步。
    别看只是一步,但格桑身高腿长,这一步的距离,刚好避开对方的锋芒。
    等大汉双刀力尽,准备回收之机,格桑冷笑一声,斜着跨出,接着,长臂一伸,扇面大的手掌将大汉的脑袋抓住。
    “啊?”大汉倒吸口冷气,暗道一声好快的身手!他想回刀切格桑的小臂,但他还是慢了一步,后者双臂突然加力,将大汉推到在地。
    大汉忙使个鲤鱼打挺,想要站起身,他的身子向上起,格桑的大拳头也刚好落下来。
    这一起一落,恰巧撞在一处。咔嚓一声脆响,格桑一拳正中大汉的胸口,若是换成旁人来打,大汉或许还没有什么,但对方是魁梧如熊的格桑,情况完全不同。他这拳,将大汉胸前的肋骨打断数根,其中有一根断骨剌穿了大汉的心脏。
    大汉在地上抽搐两下,翻了翻白眼,便没了声息。
    格桑拍了拍他的脑袋,见他毫无反应,咧嘴笑了,嘟囔道“你还真他妈倒霉,这样也能把你打死!”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已方折损两人,韩非等人无不变色,心里又惊又怒又心痛。
    韩非暗中把拳头握得嘎嘎直响,要知道,他带来的八名随从都是他的贴身保镖,得力的助手,每人都有一身不俗的本事,挑出任何一个,身手都不见得比青帮的‘十把尖刀’低,可是,就这么一会工夫,让对方连杀两人,他哪能不心痛。不过,格桑那恐怖的杀伤力也让他心寒不已,他简直不是人,而是一台残暴、冷血的杀人机器。
    “韩大哥,我上!”又有一名青年红着两眼,走到韩非身旁,请令出战。
    韩非摆手,沉声喝道“回去!”
    他对谢文东冷声说到:〃谢先生的手下果然了得,韩非领教了,我看今天的比较也就到此为止吧!〃
    韩非不是那种喜怒无形于色的人,当他发火的时候,直接表现在脸上,这一点,与谢文东和向问天比起来,显得差了一些。
    谢文东有些失望,他本以为韩非能再派人手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呢!
    他很清楚,韩非身边的人,都是青帮的精锐,他的得力干将,今天能多杀一个,以后就少了一分威胁。
    既然韩非说了软话,他也不好再强求。他哈哈大笑,看着地上的尸体,摇头叹道:〃骂人无好口,打人无好手。真是可惜,害韩先生死了两名手下,希望你不要介意!〃
    〃呵呵!〃韩非冷笑到:〃当然!我当然不会介意,因为我会索回得更多。〃
    〃是吗?〃谢文东笑道:〃看来,你我是同一种人,都是那种不会让兄弟的血白流的人。〃
    〃我和你不一样。〃韩非傲然说到。
    〃哦?〃谢文东问道:〃哪里不同?〃
    韩非道:〃我的刀,是光明正大的别在腰上,而你的刀,却是暗藏在心里~
    谢文东闻言一怔,随后仰面而笑,说道:〃可能,我不是喜欢炫耀的人吧!〃
    韩非道:〃青帮和北洪门之间的事情,本来我还有些犹豫不决,不过,我现在倒是坚定了。
    谢文东针锋相对道:〃这样才对嘛!要么就不做,要做,就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出来。我不希望我的对手太软弱,那会提不起我的征服欲望!〃
    韩非冷问道:〃你以为你赢定了?〃
    谢文东含笑反问道:〃你何时听说我输过?〃
    〃好大的口气!〃韩非道:〃我只知道,嚣张的人不会胜利到最后!〃〃呵呵,胜负不是看谁嚣张与否!〃谢文东指了指脑袋,笑道:〃而是,要靠这个!〃
    〃希望,等我打败你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说!〃说罢,不再理会谢文东,转头对向问天道:〃多谢向先生能来T市,还帮了我的大忙!〃
    向问天悠悠道:〃你以为我来这里,是为了帮你?〃
    韩非笑了,道:〃难道不是?〃
    有能挑拨谢文东和向问天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向问天道“洪门不是我的,不是他的,不是任何一个人的,而是属于洪门旗下数万名洪门弟子的,洪门的名誉关系到无数门人的名誉,也关系到洪门正统的延续,我不会让它轻易毁掉,尽此而已!”
    韩非重重点点头,仰面感叹道“向先生果然是黑道中为数不多的英雄,我能有你这个的对手为荣!”
第七十三章
       听到韩非的赞赏,向问天丝毫没表现出欢悦之意,平和说道“我没有帮过你什么,你也不用觉得欠我什么,战场上,我和你之间依 
然是不绝生死不罢休的对手” 
  “呵呵”韩非笑道: “当然,我以打败你为目标。” 
  “只怕没那么容易。”向问天淡然说道。 
韩非未着说话,对谢文东道: “谢先生,饭已经吃了,酒也喝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那么,我可以走了吗? 
谢文东眯眼道: “韩先生似乎很着急嘛” 
韩非冷道: “我家中的事情,不见得比谢先生要少。” 
  “哦”谢文东点点头,揉着下巴,两只单凤眼眯缝成曲线状,房司中的众人都明白,谢文东是在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动手,要 
不要放虎归山。 
  这时,姜森又走到谢文东身旁,低声说道: “东哥,小心养虎为患,应当机立断! 
谢文东毫无反应,沉默五秒钟,仰面笑道: “既然韩先生要着急回家,那我就不挽留了,请便” 
  听到他这话,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