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文东毫无反应,沉默五秒钟,仰面笑道: “既然韩先生要着急回家,那我就不挽留了,请便” 
  听到他这话,韩非表面平静,心里长出口气。向问天也同是如此,始终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韩非让手下背起两具先温热的尸体,站起身形,向谢文东说道: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天谢文东的款待,我记下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 挥手臂,拉起唐堂,喝道:“走” 
韩非带人走了,可姜森任长风等人却暗暗着急,就这样放跑了韩非,只怕日后北洪门的日子将不好过。李爽和高强倒是没觉得怎样,北 
洪门是死是活,两人也没放在心上。 
韩非前走刚走出房间姜森和任长风两人几乎同时说道: “东哥三思 ” 
谢文东摇摇手,示意两人不用再多言。向问天爽朗大笑,说道: “谢兄弟能顾主大局,真是太好了” 
  “哼哼”谢文东哼笑道: “能遇到个象样的对手不容易,希望韩非不要让我太失望才好” 
陆寇闻言,嗤笑声,向问天的贴身保镖李典等人则面露不悦之色。谢文东这说,显然没有看得起向问天,或者说,他认为向问天比不 
上韩非!。 
  向司天倒未在意谢文东的话,哈哈一笑起身告辞。 
  等房间里再没有外人,任长风实在忍不住,问道:“东哥,为什么要放跑韩非,这次放他走,他定会再回来报复的” 
  谢文东淡然一笑说道: “其实,向问天的话没有错,洪门向来讲究诚信和忠义,如果我这么杀了韩非,确实会被道上的人说三道四,也 
确实会影响洪门的名誉,甚至,可能会引起长老院望月阁的不满。” 
任长风不以为然道: “东哥,望月阁里都是群顽固不化的老古董,而且,他们早已不管洪门内部的事情了。” 
谢文东摇头道: “话不能这厶说,望月阁不是管洪门的事了,但影响依然在。难道,你不希望看到洪门大统的那天吗?” 
任长风一怔没太明白谢文东的意思,茫然道: “东哥是说。。。 
谢文东站起身形,幽幽说道: “洪门在世界各地的分堂,不下三十个,但之间或不相往来,或互相为敌,如果,能把这些散在世界各地的 
洪门都统一起来你想想,那时的洪门会是什么样子的?那时,我们将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帮派,我们的帮众,数量将达到数十万甚至上百万, 
我们说得每句话都将成为真理,成为黑道的准则” 
  “啊?”任长风嘴巴张开,半晌说不出来话。其他也人也是惊呆了,两眼发直。 
  “的确,”谢文东看了看手表,继续道: “想和平的统一基本上不可能,需要用实力来说话,用武力去征服,但是,前蹄必须是师出有名!向问天的一句话提醒了我,洪门的正统。这,很重要。如果我们能成为洪门的正统,那么我们就有希望成就洪门的辉煌,但前题是我们要成为正统,这不是我们说的算的,不过,如果能得到长老院望月阁的承认,那我们计时不是正统最后也会成为正统了!” 
他的话,在众人听了简直象天方夜谈,北洪门的正统地位,全世界洪门的大一统,这在任长风等人听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任长风眨眨眼,愣愣的问道:“望。。。望月阁会认可我们吗?” 
“我不知道。”谢文东笑道:“所以。才需要我们去讨好他们嘛! 
诶!任长风叹了口气,虽然东哥的话很让人振奋,但总感觉太飘渺了,离自己也太遥远,现在最实际的是,解决青帮,干掉韩非。 
谢文东能看出他在想什么,笑道:“即使我们杀了韩非,青帮的实力依然存在,依然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并不能解决实质性问题,反而会让我们和那些思想保守的望月阁长老们交恶,得不偿失。” 
任长风皱眉道:“可是,让他们就这么走,太不甘心了!” 
“没错!”谢文东道:“我也同样不甘心!说着,他再次看了看表,对姜森道:“时间差不多了!老森,找兄弟去送韩非一程吧!” 
姜森一怔,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说道:“虽然放过了韩非,但也别让他们走的太安稳!” 
姜森恍然大悟,点点头,笑道:“东哥,我明白了!”说完,转身刚要走出房间,正好看到包扎完肩膀伤口,捧着盘子继续吃肉的格桑,他呵呵一笑,说道:“格桑,和我走一趟吧!” 
格桑抹了抹嘴巴;抬头问道:“去哪?” 
姜森道:“找人打架!” 
格桑听完大脑袋摇得和波浪鼓似的,说道:“我不去!” 
姜森挑起眉毛。格桑看看谢文东,又补充一句:“而且东哥也没让我去啊!” 
“哈哈!”李爽大笑,站在一旁打量格桑,越看越有意思,毕竟在英才辈出的洪门和文东会里,想找出和他同样“憨厚”的人并不容易,何况,格桑明显要比李爽憨厚 的多呢、 
李爽笑道:“这位兄弟可不是傻瓜,老森,你还是自己去吧!哈哈。。。。!” 
姜森无奈摇头,讪笑两声,走出房间,他本来想找格桑随自己同去,就算帮不上什么忙,也会给青帮的人造成强烈的压迫感。 
他如意算盘打得挺好,可惜,格桑根本不听他的话,也不懂帮会中有前辈和后背之分的规矩,在他眼里,只有谢文东,他也只听谢文东的吩咐。 
通过暗组提供的情报,姜森轻而易举的找到韩非等人的行踪。 
姜森带着血杀,开车从后面追上去,取出围巾,蒙住口鼻,二话不说,见面就打。 
韩非的手下虽然皆是青帮的精锐,可血杀也同样不简单,若论单打独斗,韩非这变或许能占有优势,但他们吃亏在人少。 
经过一番短暂却激烈的拼杀,姜森待人退走,而韩非那六名手下又折损一人,另外五位或多或少也皆受了伤。 
来人虽然都蒙住脸面,但傻子也能猜得出对方是谁,韩非气得牙根之痒痒,可又拿谢文东没有办法。 
生怕谢文东在派人来袭,不敢在T市多逗留,韩非也顾不上做飞机返回,直接找了几辆车直奔S市。哪里有青帮的分堂,也有青帮的大批忍受,到了哪里,韩非等人的安全也就有了保障。 
韩非笨打算返回江苏总部。可经过姜森待人追杀这一闹,他干脆不走了,直接坐镇S市,准备聚集忍受,和谢文东血拼到底。 
青帮的势力再次北调,向问天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回到广州之后,立刻组织人力,进行全面反扑。 
若说以前配合五行兄弟对青帮进行攻击,向问天还没有尽到全力,这回,他可把全部家底都搬了出来。 
南洪门的全面反击,刚开始打青帮个措手不及,丢掉许多底盘,可没过几天,青帮迅速稳下脚跟,南方各堂皆按兵不动,只守不攻,对付这样的策略也确实很让人头疼,攻坚战也是进攻一方最不愿意打的扙。 
向问天拿龟缩在加的青帮也没有办法,五行兄弟也同样找不到破解的头绪,南方的纷争随青帮的退缩进入僵持阶段。 
双方鸽子按兵不动,分守唐口,不敢轻举意动,都在干耗。 
这对双线作战的青帮自然很亏,但以当前的形势,除了这样确实没有别的办法。 
青帮实力虽然强盛,但毕竟无法与南,北洪门的总和相比。 
任谁都看得出来,韩非的策略存在错误,放弃南洪门,将进攻重心点向北洪门转移,其中造成的损失相当巨大。 
韩非同样明白这一点,但他却不后悔这样做,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谢文东与向问天比起来,要南对付的多,也阴险狡诈的多,不把谢文东除掉,北洪门将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它对青帮的畏寒,绝对比南洪门大很多。
第七十四章
       盛夏酷夏,空气仿佛都燃烧起来,风亦是暖呼呼的,吹在人身上,反而更加难受。
    谢文东一大早便去了洪武医院,因为他听说克里斯伤势好转,准备回美国了。
    在病房门口,他刚好看到了雅诗,谢文东笑眯眯地打声招呼。
    或许因为以前那个承诺,在谢文东面前,雅诗依然非常拘谨。礼貌性的还礼,随后低头不再说话。
    谢文东也不在意,明知故问道:”克里斯先生的伤势怎么样了?”
    雅诗抬头看了一眼,垂首说道:”好多了!很感谢这段时间谢先生对他照顾!”
    “呵呵”谢文东笑道:”这没什么,我们是朋友嘛!”说着,他向病房扬扬头,道:”我进去看看他”。说完,走进病房。
    克里斯已经醒了,此时正坐在床上,翻看笔记本电脑。见到谢文东进来,他忙把电脑放到一旁,笑问道:”谢先生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看我?”
    谢文东笑呵呵道:”我又不是什么大忙人,怎么会没有时间呢?!”
    看着在自己床边坐下的谢文东,克里斯充满感激地说道:”谢谢”!他被山口组包围的时候,多亏谢文东带人及时感到,不然,他恐怕很难活着离开友和山庄。
    谢文东道做不懂,挑眉问道:”谢我什么?”
    克里斯道:”你在友和山庄救了我一次!”
    谢文东笑眯眯道:”我们可是相互合作的伙伴,救你是应该的嘛!”
    克里斯叹道:”话虽然这么说,但我总是觉得过意不去,不知该怎么报答谢先生。”
    谢文东耸肩笑道:”呵呵,只要克里斯先生把欠我的钱还了,已经是最大的报答了”。
    克里斯先是一怔,随即明白了谢文东的话。当初,与谢文东合作的时候,他答应给出五百万美圆的报酬,结果只给了一百万,他就受了伤,住进了医院,剩下的钱一直都没有补上,他沉默片刻,苦笑道:”这个……恐怕有些难度!”
    “哦”?谢文东双眼一眯,疑道:”怎么”?
    “唉”!克里斯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我本以为我们合作,擒下东尼维克多是十拿九稳的,可是,事情的结果却不是这样,东尼逃掉,我方损兵折将,这已经让我很难向总部交代了,恐怕,再让总部拿剩下的钱,局长那边是不会同意的。”
    他说的话,和谢文东预计得差不多,美国人不是傻子,他们自然不会白白做个冤大头。虽然早有准备,他仍故意失望地说道:”我一直以为,你们美国人,你们FBI是讲信誉的”!
    克里斯老脸一红,满面窘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沉默半晌,他低声说道:”对于这件事,我感到万分抱歉”。
    “算了”!谢文东大方的摇摇手,说道:”这了不是你的错,你的处境,也非常为难,这点我可以理解。”
    其实,他的便宜已经占得够大了,表面上和克里斯合作,私下里却与东尼密谋,不仅得到了FBI给出的一百万,歼灭友和山庄里山口组全部成员,而且还得到了东尼手中的军事机密,虽然暂时还没有捞到甜头,但东方易那边胃口已经让他勾起,这给了他很大与政治部周旋的余地。
    钱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也没有放在眼里,他真正看中的是关系。
    现在,他正好来个顺水推舟,卖给克里斯个人情。他感觉,自己早晚有一天还能用上FBI,至少处好关系,能为自己以后进军美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谢文东的视力未必比别人好,但他的眼光绝对比大多数人看得远。
    果然谢文东这简单的一句话让克里斯满怀感动,白净的面膛通红,不知是惭愧的还是激动的,他长吸了口气,颤声地说:”我这次到中国,最大的收获就是能交到谢先生这个朋友!”
    谢文东极有绅士风度的颔首说道:”我为克里斯先生的夸奖感到荣幸”。
    两人交谈甚欢,不知不觉到了中午,谢文东这才起身告辞。
    他出了病房,雅诗也跟了出来,走在谢文东身后,低头不语。
    谢文东停住身,转头奇怪地看着她。
    雅诗不知在想什么心事,没注意前面的谢文东已经停下,依然往前走,恰好和他撞个满怀。
    她恍然惊醒,倒退两步,玉面羞红道:”对……对不起”。
    谢文东温柔地一笑,问道:”雅诗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事?”
    雅诗略微迟疑片刻,道:”谢先生以后会到美国吗”?
    谢文东仰面想了想,笑道:”或许,会有那么一天。”
    “哦”雅诗应了一声,又不再说话。
    谢文东无奈的摇摇头,道:”雅诗小姐还有别的事情要问吗?”
    雅诗慌忙道:”没有了!”
    “那好”!,谢文东随意地挥挥手,含笑说道:”再见!”说完,他直步走进电梯,看着他的背影,雅诗想要叫住他,可一时又找不到恰当的理由,当她终于鼓起勇气的时候,抬头一看,电梯门已经关闭。
    她不知道,自己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能再次见到这个神秘而又充满迷人魅力的东方青年。
    医院门口,停有数辆轿车,两旁站有十多号身穿黑色西装,警惕心十足的大汉,犀利的目光不时巡视周围情况。
    见到谢文东出来,这些人纷纷弯腰施礼,有人快步走到轿车旁,拉开车门。
    谢文东进了汽车,坐在前面的任长风回头问道:”东哥,我们去哪”?
    没等他答话,任长风继续道:”韩非坐镇S市,我们在那里的分堂有些顶不住了,老雷这一上午已经打来三次电话!”
    谢文东能想象得到,让东心雷与韩非抗衡,确实够他累的。
    任长风小声问道:”东哥,我们是不是赶去S市?”
    “恩……”谢文沉吟一声,说道:”我要先去探望老爷子”
    “啊”?任长风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在这个非常时期,东哥竟然要去探望金老爷子?他为难道:”东哥,现在是不是不太是时间啊?”
    “呵呵”谢文东轻声而笑,说道:”老爷子那里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必须要过去一趟”。
    “谁?”任长风满是好奇地问道。谁会有那么大的面子,要东哥非去不可呢?
    “望月阁的长老,曲青庭!”谢文东幽幽地说道。
    “哦”!任长风叹道:”原来是曲长老”
    谢文东和曲青庭的关系并不深,其实只见一次面,不过,在金鹏的撮合下,曲青庭传给谢文东一套玄妙飘逸的身法当作见面礼,严格来讲,他算是谢文东半个师傅。
    郊外,金鹏所住的别墅。
    将近两年没见,曲青庭的模样没有太多的改变,依然是那副道骨仙风,神采奕奕的样子,只是两鬓又霜白几许。毕竟岁月不饶人。
    他是他的袁仲天变化了很多。上次谢文东见到他时,他还像是个白面书生,不经意间流露出稚嫩,可现在,皮肤变得黝黑,粗糙,身上带有浓浓的阳刚之气。站在那里,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霸气十足。
    谢文东到后,先是给恭恭敬敬地给金鹏和曲青庭见礼,随后又向一旁的袁仲天点头致意。
    曲青庭上下打量了谢文东一会,笑道:”文东现在是越来越有掌门人的架势了”。
    金鹏仰面大笑:”我选出的接班人,哪会是泛泛之辈呢?!”说着,他向谢文东招招手,笑道:”文东,过来坐。”
    谢文东含笑走上前去,坐在金鹏的下手边,同时说道:”金爷爷太夸奖我了”。
    曲青庭哈哈一笑,说道:”文东,我这次来,有件事要拜托你帮忙”
    哦?谢文东心中一动,曲青庭是望月阁长老,他会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去办呢?他先看眼金鹏,见老爷子笑呵呵的对自己点点头,他的心放下大半,但脸上仍露出疑色,问道:”曲爷爷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尽管交代,我一定尽全力协助”。
    他的话,表面上听起来很实在,但若仔细分析却会发现很飘,做出的是个不是保证的保证。
    曲青庭没有注意这个细节,他指了指站在旁边的袁仲天,笑道:”这是我的徒弟袁仲天,文东还记得吧!”
    “当然!”谢文东知道:’虽然袁兄现在的样子比两年前要变化很大”
    袁天仲听完,在旁噗嗤一声笑了。
    他和谢文东接触不多,但对他的印象却非常深刻。感觉他为人彬彬有礼,丝毫不像其他江湖人那样粗野暴躁满嘴脏话,动不动就拳脚相向。
    当然,他只是看到谢文东的表面,如果他了解了谢文东的本质之后,一定不会再以为他是个彬彬有礼的人。
    曲青庭说道:”我希望天仲能在文东手下做事”。
    谢文东一愣,曲青庭要让他的徒弟给自己做事,这倒真是有意思。
    他不解道:”曲爷爷的意思,我没有明白。”
第七十五章
       第曲青庭说道:“天仲以后会进入望月阁,但是,他缺少资历,需要磨练。”
    谢文东暗笑,你把洪门当成什么了?为你徒弟练兵长资历的地方吗?他淡然一笑,说道:“原来是这样,曲爷爷客气了,我会为天仲安排全文职的工作。”
    曲青庭大笑,说道:“文东,你误会了,我让天仲进洪门,并不是要他去混,而是真的能帮上你的忙。”
    “哦!”谢文东看看袁天仲,笑而未语。
    曲青庭道:“想必文东还不了解天仲的实力,对他不放心吧,呵呵,天仲,给洪门的掌门人露两手看看!”
    “是!师傅”袁天仲答应一声,拉架势准备在客厅中央比画两下。
    谢文东摆摆手,笑眯眯说道:“不用了!既然是曲爷爷的徒弟,功夫自然了得,我哪会信不过呢?”
    曲青庭听后,满意地点点头,他让袁天仲下场显露下身手,也只是做作样子而已。
    谢文东借竿往上爬,说道:“曲爷爷,我也有件事需要拜托你。”
    曲青庭腰板一挺,脸上顿时板起,问道:“什么事?”
    谢文东见状,暗暗皱眉。只是这个小细节,使他对曲青庭的好感大降。他脸上并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笑呵呵的样子,喜怒无形于色的功夫,早已被谢文东炼得如火纯青。他说道:“我有个兄弟,可否能拜曲爷爷为师?”
    曲青庭沉吟道:“这个嘛……让他过来,我先看看吧!想来文东推荐的人应该不会错,但望月阁也有它的规矩,不可随便收徒。”
    “既然这样,那我还是不要为难曲前辈了!”谢文东笑吟吟说道,顺带连对曲青庭的称呼也改成前辈。
    “呵呵……”曲青庭看看身旁的金鹏,仰面而笑,说道:“让他来吧!”
    谢文东推荐的人是褚博,其实,能不能从曲青庭那里学到本事,谢文东并不关心,他真正在意的是,让褚博进入望月阁内部,能得到更多关于望月阁的消息,毕竟这个洪门长老院对于他来说太神秘,太不可预知。中午吃过饭后,金鹏拉着谢文东到外面去散步。
    此处位于效区,偏僻幽静,周围没有工厂,空气清新、透彻,吸进肺里,由内向外的感觉舒适。四周的景色更加迷人,青山碧水,仿如仙境。走在草丛中,脚下软绵绵的,好似踩在厚厚的毛毯上。
    “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金鹏一直以来都有饭后散步的习惯。
    “金爷爷与曲前辈认识多久了?”谢文东陪伴在金鹏身旁,状似随意地问道。
    “好久了!”金鹏想了想,叹道:“大概有三、四十年的交情了。”
    竟然会那么久!谢文东在金鹏面前从不掩饰,他直言说道:“我觉得曲前辈这人似乎很功利。”
    金鹏愣了一下,接着悠然而笑,说道:“人之常情,在所难免。”说着,他后问道:“文东,你看袁天仲这人如何?”
    谢文东沉思片刻,摇头苦笑道:“接触不多,暂时还看不出来。”
    金鹏叹道:“此子定非池中物,如果他在你身边,要多加小心。”
    谢文东倒吸口气,金鹏能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有他的道理,可是,他和袁天仲并无渊源,后都应该没有理由对付自己。他疑问道:“金爷爷的意思是说,他要对我不利?”
    金鹏笑道:“你误会了。”顿了一会,他又说道:“袁天仲和曲青庭很象,都是攻于心计又看重名利的人,他现在或许能在你手下做事,可是,以后,他也能见利忘义,拆你的后台,甚至,取而带之。”谢文东面色一凝,接着,又眼眯缝起来,仰面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这样啊!”
    他百分之百相信金鹏的话,第一,老爷子不会害他,不然,也不会三番两次的救他,更为会将北洪门掌门人的位置传给他;第二,他相信老爷子的眼力,金鹏看人之准,即使谢文东也是大感佩服。老爷子推荐给他的东心雷、任长风、五行兄北各个都是虎将之才,能以一敌百的精锐。此时他之所以大笑,不是针对金鹏的话,而是他个性张扬那一面的表现。
    他喘了口气,脸上还带着未散去的笑意,半开玩笑说道:“既然这样,金爷爷今天就不应该叫我来,我这一来,从此身边多了个定时炸弹。”
    “呵呵!”金鹏笑道:“只不过要你加了小心,以你的头脑,应该不会出现问题。如果,再懂得加以利用,御人得当,袁天仲不仅能成为你麾下的得力干将,还能成为你与望月阁之间加强联系的桥梁!”
    谢文东又目眯缝成细缝,揉着下巴,低头沉思。
    金鹏笑问道:“你能猜出来曲青庭把袁天仲安插进洪门的用意吗?”
    谢文东苦笑道:“他不是想用袁天仲来代替我做洪门的掌门人吧!”
    金鹏摆摆手,说道:“没那么严重!他想拉拢北洪门支持他倒是真的,因为,他想做望月阁的阁主!”
    “哦?”谢文东颇感茫然。
    金鹏解释道:“表面上,望月阁似乎与洪门脱离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