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扰了,再见!”说完,硬拉着仍不服气的黑人警探退出房间。
第九章
       等两人走出酒店大门,白人警探才算把手松开。黑人警探不满地问道:“你拉我出来干什么?” 
    白人警探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皱眉道:“我不拉你出来,难道看着你死吗?” 
    “死?”黑人警探扑哧乐了,反问道:“谁会杀我?谢文东吗?他只不过是个混黑社会的,他有那么大胆子?” 
    “唉!”白人警探叹口气,摇头道:“你不要把他想的那么简单,他……不是一般的黑社会,关于谢文东的资料你又不是没有看过。” 
    黑人警探耸耸肩,道:“没错,在中国他是很嚣张,而且也有嚣张的本钱,但是,这里是澳大利亚,不再是他的天下了!” 
    白人警探呵呵一笑,道:“你还是把他看简单了。从外表看,他象个大孩子,可是你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骗,他若发起狠来,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象他这种人,我们能避就避,不然,我怕有命睡觉,没命起床啊!” 
    “……” 
    酒点房间内。两名警探走后,金眼轻声问道:“东哥,用不用找人‘跟踪’他们?”他所说跟踪的意思,就是找机会干掉他俩。 
    谢文东笑了,摆摆手道:“不用了,这两人,不足为虑!”顿了一会,他又对任长风道:“过两天我要去趟欧洲,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和老森负责。” 
    任长风好奇地问道:“东哥去欧洲干什么?有事情?” 
    谢文东笑道:“是私事。” 
    任长风闻言,不方便继续追问,话锋一转,为难道:“那猛虎帮怎么办?” 
    谢文东想了想,道:“先不用理他们。记住,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如果他们找上门来,下手不用客气,若他们没有找麻烦,你和老森也先不要去主动招惹他们,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他要去英国,当然是为了和彭玲父亲的事,同时也随便探望在英国伦敦留学的金蓉。仔细算起来,自从两人上次分开到现在,也差不多有半年的时间,虽然期间总有电话联系,但毕竟冰冷的话筒和真人的感觉相差十万八千里,谢文东心里确实有些想念她了。 
    至于猛虎帮,这次干掉他们三十多人,足够其震惊好一阵子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不敢轻易动手,第一,澳大利亚的法制比较严,在城市中展开大规模枪战,即使谢文东也不敢,第二,谢文东也算准猛虎帮暂时还没有摸清楚自己在澳大利亚的底细,更不了解自己一方究竟有多大的势力。通过这两点,他相信猛虎帮不敢草率出手,至少暂时还不敢。 
    被谢文东俘虏的那个叫马克的大汉,在姜森考问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把他所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 
    猛虎帮在澳大利亚有分部,性质和以前猛虎帮在中国的分部差不多,都是与当地的黑道相勾结,做些走私、贩毒、卖淫等见不得光的买卖,从中谋取暴利。猛虎帮的会员在澳大利亚有三百人左右,若算上与其达成联盟的帮会,其人数至少在两千以上。 
    因为达尔文地势偏远,又是旅游胜地,虽然是港口城市,但陌生面孔太多,并不适合做黑道的生意,所以猛虎帮在这里的投入极小,甚至达尔文黑道上很多人都没有听过猛虎帮这个名字。 
    自从猛虎帮知道谢文东在距离达尔文不远的地方买下一座小岛后,他们的注意力才集中到这里,几个月间,派来十多号精明能干的人,先后成立了酒馆、旅店以及出租游艇的公司,以此掩人耳目,暗中紧盯谢文东的一举一动。 
    和魂组扯上关系,完全是偶然,不过,正是这个偶然让他们的行踪彻底暴露出来。 
    从马克的嘴里,谢文东还了解到,猛虎帮在澳大利亚分部的老大名叫叶戈尔(这个词在俄语中是农民的意思,常用名之一),纯正的俄国人,为人机警、沉稳,但又冷酷,以心狠手辣闻名,用马克的话说,这个人一点都不农民,他要杀人的时候,你在他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变化。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谢文东明白,这种人最可怕,因为他自己正是这样的人。对于他的敌人来说,谢文东这三个字,绝对是个噩梦。 
    谢文东决定暂时不管猛虎帮的事,他也不象把争斗扩大化,至少暂时还不想,毕竟澳大利亚并非他熟悉的地方。 
    风平浪静过了两天,猛虎帮虽然损失三十多人,但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没有大的动静,或许他们和谢文东一样,存在同样的顾虑。 
    两日后,谢文东起程,坐飞机到英国。 
    伦敦皇家医院在英国可算首屈一指的高档医院,这里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汇聚一大批医学界的顶尖人才。 
    彭玲的父亲彭书林就是在这里就医的。他那时的伤很重,在国内,没有哪位医生有把握能救活他,所中的三枪(详见《坏蛋1》)都伤在要害上,其中最麻烦的一枪是打在脊椎上。当时医生断言,人即使能救活,恐怕也会留下后遗症。后来,彭书林在谢文东的安排下,送到英国,命是保住了,但腰部以下却没了知觉,也就是说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这对彭书林本人以及彭玲,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谢文东也很过意不去,值得安慰的是,罪魁祸首杜庭威以被他用非常的手段干掉。当然,杜庭威的后台很硬,他被迫离开中国,或多或少和杜庭威的老子有一定关系。 
    此次伦敦之行,谢文东身边只有五行兄弟五人,在机场和彭玲碰面之后,几人坐车直奔医院。 
    一直以来,彭书林伤势并不稳定,需要每月到医院做例行检查,这也是他始终未离开伦敦的原因所在。怕他在医院住的时间太久影响身体,谢文东特意在医院旁边买下一套公寓,并聘请两名保姆照顾他起居,可谓心思周密,用心良苦。 
    谢文东没有先去公寓,而是去医院找彭书林的主治医生。他想详细了解一下彭书林的病情究竟怎样。 
    这位拥有博士头衔的医生四十多岁,名叫各拉多,为人随和,见到谢文东后,先是打量他一会,然后笑面相迎,主动上前握手。他两人以前没见过面,但通过不少次电话,相见时,也没有太多的陌生感。 
    谢文东比他想象中要年轻,而且年轻许多。伦敦皇家医院是世界上顶级医院,当然,医费也高的吓人,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即使是生活在伦敦的英国人。彭书林的医疗费用全部由谢文东支付,在他想来,他应该是事业有成的大企业家,可见面后,大出意料之外。如果在街上遇到,他十有八九会认为这个青年是来英国留学的中国中学生。 
    两人简单寒暄几句,各拉多惊奇起发现,谢文东年纪不大,但讲起话来,有条有理,甚是周密,而且从容不迫的气度以及自然流露出的气质,都非常人可比。 
    谢文东看看手表,快到中午,他笑道:“各拉多医生,如果你中午有空的话,我想邀请你到附近的餐厅吃顿便饭。(英)”他的英语口语相当流利,虽然平时很少说,但不代表他不会,只是不想说而已。 
    各拉多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吧!今天中午我正好有时间。”说完,他又含笑地向彭玲点点头。 
    彭玲的英语水平一般,来英国这段时间,和各拉多见过几次,但交流上并不顺畅,特别是一些医学方面的专业词语她根本听不懂。不过各拉多对这位东方美女还是有很深刻的印象。 
    中午时,谢文东等人在距离医院不远处的一家高档饭店进餐。五行兄弟和文姿、小风坐在他们旁边的桌子,即使在吃饭的时候,几人也是警惕十足地打量周围过往的客人。 
    各拉多不知道谢文东的真实身份,对他身边的人很好奇,感觉这几个青年男女身上有种让人心寒的内质,吃饭时,他问道:“他们是谢先生的朋友?” 
    谢文东含笑点头,轻描淡写道:“很好的朋友。” 
    “哦!”各拉多幽雅地用餐巾擦擦嘴角,端起高脚杯,浅饮一口红酒,又好奇十足地问道:“和谢先生通过许多次话,但到现在还不知道谢先生是做什么的呢,不知道是否方便透漏一下。” 
    “呵呵!”谢文东轻笑,淡然道:“在中国和澳大利亚,都有我的公司。” 
    “啊?”各拉多暗吃一惊,道:“中国的老板都象谢先生这么年轻吗?” 
    “哈哈……”谢文东瞄了一眼彭玲,仰面而笑,说道:“是不是都象我这么年轻,我不知道,但是比我有能力的人却不在少数。” 
    “啊!”各拉多叹口气道:“听谢先生这么说,我倒想去中国看看了。” 
    谢文东心思一动,半开玩笑道:“如果各拉多医生有这个想法,我可以做你的导游。” 
    各拉多大笑道:“你这样的导游,我可雇不起啊!”说完,他和谢文东、彭玲三人都笑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谢文东放下刀叉,切入正题,问道:“各拉多医生,我这次来英国,主要是为了彭伯父的病情。” 
    各拉多点点头,他又不是傻子,这点当然能想的到。他道:“彭先生年岁以高,伤势不会象年轻人恢复那么快。” 
    谢文东道:“可是,现在已经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了,即使恢复再慢,应该也可以痊愈了吧?!” 
    各拉多摇头道:“没有那么快,特别是象他这样重的伤,即使是年轻人,也需要半年多的调养。” 
    谢文东顿了一会,问道:“那有没有办法把后遗症治好?” 
    各拉多苦笑,道:“很难,或者说连百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有。” 
    谢文东道:“我可以邀请到世界上最好的医生。” 
    各拉多道:“这不是医生的水平问题,而是以现在的医学技术还找不到治愈的办法。” 
    谢文东歉然一笑,道:“当然,我刚才的话,并非有对你的医术不信任的意思。” 
    各拉多笑了笑,表示理解。 
    谢文东道:“我想把彭伯父接回到中国,不知道各拉多医生的意见如何?” 
    各拉多考虑一会,摇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彭先生的病情还没有完全稳定,以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回国,一旦有突发的情况,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人会有生命危险的。当然,我这样说,也并没有贬低中国医术的意思。” 
    “哈哈——”谢文东摇头而笑,暗道这个医生有意思,还懂得‘以彼之道还使彼身’。
第十章
       和各拉多医生这顿饭,谢文东吃的比较愉快,分手之后,他与彭玲等人去趟公寓,看望病情还未痊愈的彭书林。 
    彭书林的伤势比谢文东想象中要严重,不仅下半身不能动,人的神智也不清楚,当谢文东出现在他眼前时,他脸上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目光呆滞地看着地面,好象自己面前站着一个陌生人似的。最难过的人当属彭玲,看到父亲这般情况,她别过头,偷偷擦拭眼泪,在伦敦这几天,她已不知道哭过多少次。谢文东心中感叹,能理解她的心情,轻轻搂住她的肩膀,低声安慰。 
    唯一让人还算舒心的是,那两位英国保姆把彭书林斥候的很不错,人虽然有伤,但比以前白胖了许多,面庞红润,身体清洁,衣服也干净,当然,两位保姆如此尽心尽力,和谢文东每月支付不菲的薪水脱离不开关系。 
    彭玲知道谢文东所做的一切,十分感激他,不管他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但在她心中,谢文东是个称职的男朋友(两人还未结婚)。依偎在他怀中,她轻声说道:“谢谢!” 
    听到彭玲向自己道谢,谢文东先是一愣,然后明白过来,含笑摇头道:“还用和我客气吗?” 
    第二天,一大早,谢文东起程,到伦敦大学去探望金蓉。彭玲没有跟去,并非谢文东不同意,而是她自己有意回避,她清楚两人之前的关系,借口留在公寓里陪父亲,算是很谢文东留出个人的空间。谢文东能领会她的善意,心中暖洋洋的,而且隐隐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对彭玲,他或多或少有愧疚感。 
    金蓉就读于伦敦大学经济学院。到英国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不知道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在去时的路上,谢文东脑海中不觉浮现出金蓉娇小玲珑身影和天真可爱的笑容。她虽然是前北洪门掌门人金老爷子的孙女,但却纯洁的象一张白纸,谢文东希望伦敦这个大都市不要把这张白纸染上黑点。同时,他又为自己对金荣的思念有些担心,他怕自己真的会爱上这个招人喜欢的小丫头,若是那样,对彭玲就太不公平了。唉!他低头沉思不语,手指轻轻敲打车窗。坐在一旁的金眼低声问道:“东哥,你怎么了?” 
    谢文东恍然回神,苦笑地摇摇头,将头转向车外,淡然道:“没什么。” 
    他不想说,金眼自然不敢多问,可是作为谢文东身边的人,多多少少感觉到他在担忧什么,想着想着,金眼也叹了口气。 
    金蓉和彭玲,确实是个艰难的选择。五行兄弟是金鹏金老爷子带出来的人,爱屋及屋,对金蓉,自然而然会倾向一些。但是,几个月来和彭玲的相处,金眼发现这个女人不仅模样漂亮,美艳过人,而且心思周密,善解人意,为人正直,不藏私心,可算是一位极其难得、近乎完美的女人。一个天真可爱,一个成熟大方,一个纯洁活泼,一个稳重得体,二女又同样漂亮,自己若是站在东哥的位置上,也很难选择。他偷眼瞄了一下谢文东,嘴角动了动,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伦敦大学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大学,而是个大学联盟,由多个独立的学院组成,经济学院是其中之一。做为有百年历史的老牌大学,经济学院内楼房多是欧洲中世纪的古典造型,校园内碧绿葱葱,参天的古树林立道路两旁,栩栩入生的雕像随处可见,校园内充满文化的气息。无可争议,经济学院在英国以及全世界的大学中,都可排在前列,但每年一万多英镑的学费也是昂贵的出奇。 
    谢文东刚进入校园,顿时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虽然大学里东方的面孔并不少,但是穿着中山装的人可不多,甚至可以说没有。 
    许多学生根本没见过这种款式的服装,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谢文东踏入校门第一步,便成为了焦点。 
    他没觉得怎样,五行兄弟可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水镜,她平时也喜欢穿中性的衣服,和中山装款式差不多,见周围好奇的目光越来越多,她玉面一红,快走几步,来到谢文东身后,小声说道:“东哥,我们的衣服是不是太吸引人了?” 
    谢文东很干脆地说道:“是!” 
    水镜为难道:“那我们用不用换套衣服?” 
    谢文东笑了笑,同样利落地说道:“不用。” 
    水镜看看金眼,耸下肩膀,无奈地吐吐舌头。 
    经济学院比谢文东想象中要大,若大的校园,想找到金蓉,谈何容易,即使知道她在哪个班级,可是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上课。 
    最后,谢文东打听到她所在的宿舍楼,到楼下去等她回来。 
    此时虽然不是盛夏,但天气还是相当闷热,谢文东环视周围,见不远处正好有颗大树,向金眼等人扬扬头,站到树下等金蓉。 
    等人总是漫长的。谢文东刚开始,身体还站的溜直,后来,有些累了,就靠在树干上,再后来,已近中午,他干脆坐在树下。 
    金眼几人也纷纷解开领口的衣口,不耐烦地东张西望,希望能早点看到金蓉身影的出现。 
    到了中午十二点,进出宿舍楼的学生不少,可还就是没见到金蓉的影子,金眼问道:“东哥,小蓉会不会不住在这里了?” 
    谢文东摇摇头,道:“不会!在通话中,她说过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刚才我们也打听过,她所在班级里的学生,都是住在这里的。” 
    金眼道:“也许小蓉换地方了,搬到别处去住了呢?” 
    他话刚说完,水镜突然惊叫道:“小蓉回来了!” 
    “哦?”谢文东等人顺着水镜所望的方向举目看去,果然,一身白色休闲装的金蓉正和几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少女向这边走过来。不知几人在谈论什么,但她们脸上的表情都很高兴,一各个兴高采烈,双手不时舞动。 
    看起来,小丫头和她的同学们相处不错!看到金蓉,谢文东等人的烦躁感一扫而空,笑容不觉爬到脸上。 
    或许谈论的太专心,金蓉并未看到楼前不远处,树下的谢文东,不过后者却把她看个仔细。 
    金蓉比以前长高了一些,差不多有一米六一、二左右,但身材依然属于娇小玲珑那种的,脸上微微画了淡装,五官更加深刻、精致,一张充满阳光朝气的娃娃脸,配上俊美的相貌以及雪白的皮肤,好象瓷娃娃似的,让人看过,不忍将目光移开。 
    谢文东暗赞一声,在金蓉和同伴快要进入宿舍大门的时候,谢文东突然喊道:“小丫头!” 
    金蓉身子一震,小丫头,多么熟悉的称呼,又是多么熟悉的声音,她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身子僵硬地停顿两秒钟,猛然转回身,刚好对上谢文东那笑眯眯的眼睛。 
    “啊——”金蓉惊叫一声,可能过于激动,也可能过于惊讶,声音发到一半,反而发不出来了,她张大小嘴,手指着谢文东,兴奋的又蹦又跳,可是偏偏说不出话来。 
    “哈哈!”谢文东仰面轻笑,走上前,扶扶她的额头,笑道:“小丫头,有话慢慢说,不要着急。” 
    金蓉没有说话,蹦起来,直接扑进谢文东的怀中,首先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她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 
    对于她如此亲密的动作,谢文东有些不好意思,白面微微红润,不过他毕竟没有煞风景,还是还了金蓉一个拥抱。 
    看到他二人做出如此动作,那几名外国少女都是一愣。 
    金蓉是她们班级以及系里出名的东方小美女,追求她的男生并不少,可没见过她对谁特别眷顾过,也没听说她有男朋友,但是今天,她对眼前这个陌生的清秀年轻人这般亲密,很是出人意料之外。 
    几人好奇心大起,忍不住仔细打量起谢文东。 
    谢文东算不上英俊的人,无论东方人还是西方人看来都是如此,但是他的相貌却很清秀,皮肤洁白,干净,特别是一双单凤眼,窄而细长,十分有东方人的味道,温柔的眼神遮不住时而闪现出的睿智光芒,身上那种阴柔中透出犀利的气质,让人忍不住被其吸引。 
    他和金是什么关系呢?几人心里纷纷猜测。 
    好一会,金蓉激动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搂住谢文东脖子的双手也终于松开,不过改成搂他的腰。她笑的象是突然拣到一个宝贝的小姑娘,眉毛弯弯,灵活的大眼睛也弯弯,里面蒙上一层水雾,声音颤抖地问道:“大哥哥是什么时候来伦敦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在这里等多久了?是不是专门来看我的?” 
    她连珠炮似的发问,让谢文东不知先回答哪一个。他不留痕迹地向后退了退,然后想把还住自己腰身的小手拿下来,不过金蓉抓的太死,他试了几下,稳丝未动,只好作罢。 
    他笑道:“刚到伦敦没多久,本来是想告诉你一声,但是,又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就没有打电话给你。” 
    金蓉听完,又反射性地问道:“那大哥哥要在伦敦呆多久呢?” 
    谢文东故意仰面想了想,道:“可能是一两天……” 
    金蓉听完,高挑的嘴唇顿时扁下来。 
    谢文东停顿片刻,又道:“也可能是两三天……” 
    金蓉刚刚失神的眼睛一下子又闪起光彩。 
    谢文东继续道:“当然,也有可能是三四天!” 
    金蓉扁下来的嘴唇又弯了回去,不过,看到谢文东笑眯眯的眼睛,突然明白他在逗自己,气的又蹦又跳,大叫道:“大哥哥怎么一来就欺负我!” 
    谢文东腰间的软肉被她抓的生痛,连连摇手道:“好了好了!”说着,拍拍金蓉的额头,道:“和你开个玩笑。”说完,他环视左右,见有不少人在好奇地驻足观望,特别是金蓉那几位同伴,都是眼睛瞪的又圆又大,好象自己是个怪物。他说道:“小丫头,这里人太多,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 
    “好!”金蓉答应的干脆,终于松开手,用袖子胡乱擦擦还粘挂泪珠的眼睛及睫毛。 
    这时,她几位同伴上前来,其中一位身材修长,相貌漂亮的女生问道:“金,他是谁?(英)” 
    金蓉忽然想到自己的同学还在附近,她抱住谢文东的胳膊,满脸幸福地笑容,说道:“他是我的大哥哥!(英)” 
    “大哥?”那女生狐疑地看了看她和谢文东,耸耸肩,摇头道:“老天,你们长的一点都不象!(英)” 
    本来在西方人眼里,东方人的模样是差不多的,但是她能说出谢文东和金蓉一点都不象,如此也可看出两人之间的差异。 
第十一章
       谢文东如果和金蓉长的象那才怪了。他笑眯眯的向那为漂亮的金发女生点点头,道:“你好,我叫谢文东!” 
    “谢文东……”金发女生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奇异的声调让谢文东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