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输的安全,那么,我将再总金额的基础上,多付百分之五。” 
“嗯!”谢文东点点头,笑道:“买卖虽然不大,但能看得出来,黄先生确实很有诚意!” 
他这是实话,跟金三角和黑带这样的组织做惯了生意,不到一千万的买卖确实不算大生意。他问道:“黄先生认为,什么样的价格最合理呢?” 
黄文乐想了想,说道:“谢先生也是生意人,我不会让你赔钱,在你进货价格的基础上,多加百分之二十的利如何?” 
百分之二十的利,换成一般的生意,这利润已经不小,但对于高风险的毒品和军火买卖来说,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就显得太小了。谢文东笑眯眯地摇摇头,一字一顿道:“黄先生,你要是这么说,就太外行了吧?!” 
黄文乐耸肩道:“那请谢先生说个合理的价格。” 
“百分之八十!”谢文东坚定道:“这是最低标准,我一毛都不会再让。” 
“哦!”黄文乐低头沉思,想了一会儿,看向王建国,询问他的意思。王建国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老大,金三角的白粉价格是一百三到一百五之间,即使再加百分之八十的价,我们还是有利可图,现在市面上的形势是有钱买不到货。” 
黄文乐边听边点头,等王建国说完之后,他看向谢文东,说道:“谢先生是金三角最大的客户,关系非比寻常,想必谢先生的进价会很便宜吧?!” 
谢文东笑道:“相对来说,是要便宜一些。” 
其实,文东会和金三角做毒品交易,根本不用现金做,而是拿黑带的军火去交换,比如一把AK47换六或七克的白粉,两百发子弹换一克白粉。可以说,金三角和敌人作战时,打出去的子弹就等同于在打白粉。 
这属于谢文东和金三角之间的高级机密,黄文乐和王建国当然不可能了解。 
黄文乐郑重地点下头,说道:“好吧,我接受谢先生提出的价格,不知道交易什么时候可以做?” 
他很着急,早点得到白粉,就等于早些赚到暴利。 
谢文东笑道:“随时都可以!” 
黄文乐打个指响,回头拍拍王建国的肩膀,哈哈大笑。 
谢文东也很高兴,他现在逐渐减少对国内毒品的销售,手里积压大量的白粉,国外的买家有很多,但是想找到把握点的却不容易,在他看来,七星帮还是能靠得住的。 
黄文乐压了压兴奋的情绪,继续道:“那么,谢先生,再让我们来谈谈军火生意吧,不知道谢先生经营的军火都有哪些种类?” 
谢文东对文东会和黑带的军火生意不是很了解,举目看向三眼,让他来做介绍。 
三眼笑呵呵地走过来,对黄文乐说道:“我们经营的军火有很多,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即使你想要军舰和飞机,甚至核装备零件,我也能帮你搞到,只要你敢要,又能出得起钱!” 
黄文乐听完,以为三眼在开自己的玩笑,面色微沉,问道:“谢先生,这个朋友是。。。。。。?” 
谢文东悠然而笑,说道:“他叫三眼,是我的兄弟,兄弟的话,完全能代表我的意思。” 
黄文乐不敢再小看三眼,好奇地问道:“你真能搞到你说的那些东西?” 
三眼大笑,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文东会里,可没有胡言乱语的人。” 
黄文乐嘘了口气,干笑两声,道:“呵呵,还是让我们来谈谈实际一点的军火吧!” 
直到临近中午,三眼和黄文乐的讨价还价才算告一段落。谢文东让三眼安排黄文乐和王建国去酒店吃饭,他自己则去接见那些疯狂要见他的帮派老大们。 
对这些人,谢文东没有丝毫的怜悯。在他们眼中,只有利益。 
现在,这些老大们的利益受到损失了,他们才着急了,要找谢文东为他们主持公道,可是,天下哪有白吃的晚餐,二十四帮是群饿极了的狼,而谢文东,则更是一头在旁虎视眈眈的猛虎。 
狼固然可怕,可老虎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谢文东特意打开一间大号的会议室,让那些老大们一起进来诉苦。 
第一个冲进来的就是四海帮的老大洪蓝,看到谢文东后,象见了亲人似的,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抱着谢文东的双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谢老大,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拉兄弟一把啊!” 
看着这位比自己年龄大了一倍有余、同样是一帮之主此时却哭成泪人的老大,谢文东眉头皱了皱。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九章
         谢文东决定首先拿小刀盟开刀。 
    三眼向他提议;在进攻小刀盟的同时;一并把林海帮也给做掉。林海帮的老大韩国庆可是二十四帮的盟主;把他的家打没了;韩国庆肯定受不了;到那时;二十四帮必定大乱。三眼的建议很有道理;但谢文东听完后却笑眯眯地摇摇头;说道:〃只打小刀盟。〃 
    小刀盟在D市北部一带共有十五家场子;但看场的人却寥寥无几。 
    周缘早已经把主力派调走;却攻打其他帮会;内部空虚;哪能顶得住文东会的进攻。 
    无须动用其他帮会的力量;只文东会出动百多号人;便将小刀盟的余部打得哭爹喊娘。 
   几乎在一夜之间;小刀盟留在D市的势力就被彻底打散;十五个场子要么被砸得残不忍睹;要么落在文东会的手里;损失司惨重。 
   自己的老家受到攻击;在外征战的周缘可坐不住了;他连夜去找韩国庆;要求他筹集人力;支援自己。 
   韩国庆当时没有表态;来个顺水推舟;把二十四帮的老大都积聚在一起;开会讨论。 
   等二十四帮的老大都到齐之后;周缘耐着性子;将家中被袭的情况讲述一遍;然后说道:〃大家看这事怎么办吧?〃 
   北联帮老大李永新说道:〃周兄;我们现在节节胜利;已拿下将近二十个大小帮会;每人分得的场子也差不多有十多家了吧?我看;你也就不用回去求了;干脆在外面再打下一片江山。〃 
   周缘眼眉一挑;怒道:〃放你妈了屁!感情被打的不是你;你他妈在这大言不惭地说风凉话!〃 
   李永新也不理他;耸耸肩;笑呵呵道:〃反正这是我的意思;你爱听不听吧!〃 
   永发帮的老大房卫忠插口道:〃周老花眼弟;李兄弟的话也有道理啊;我们二十四帮联合;横扫东北;无人可敌;气势正胜之际;回D市救你的场子;不仅耽误了时机;也让下面的兄弟们泄气啊!〃 
   〃哈哈!〃周缘怒极而笑;直着房卫忠的鼻子说道:〃老房;你他妈当时拉我入伙的时候怎么说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再者;你不是告诉我;文东会不敢主动找麻烦吗?如果不是你拍着胸口保证;我当时能把大半的兄弟拉出来跟着你们征战吗?现在我的家快被人端掉了;难道就让我眼睁睁看着吗?〃 
房卫忠笑道:〃周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拉我入伙;韩大哥可是给了你好处的;八百万啊!当时可没人逼吧! 
 周缘深深吸了口气;压住胸口怒火;点头道:〃对!你说的对;是我刚才说错话了。老房;韩大哥;我现在恳求你们了;帮帮兄弟这次吧!〃 
 他的脾气;众人都了解;那是又臭又硬;周缘能主动求人;还真是不多见。 
 韩国庆终于开口说道:〃小周;你慌什么;不仅仅你一个人的家在D市;别忘了;我的林海帮也在D市;文东会发动进攻;难道我不急吗?可是;现在我们确实走不开;以我们当前的实力;还不足以与谢文东相抗衡;我们必须吞并更多的帮会;收纳更多的兄弟;才可与文东会一争长短;如果此时回去;恐怕凶多吉少啊!〃 
 周缘心急如焚;哪还能听进别人的劝告;听完韩国庆这番话;他只明白了一个意思;韩国庆并不打算救援他。他咬了咬钢牙;狠声道:〃韩大哥;你真的就见死不救吗?〃 
 〃不是不救;〃韩国庆苦笑道:〃而是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救!〃 
 周缘喘着粗气;环视一周;问道:〃各位兄弟也和韩大哥一个意思吗?〃

众人皆未说话;但脸上冷漠和幸灾乐祸的表情已显示出他们的真实心意。只有六常帮老大杨帆面露难色;不时叹着气。杨帆和周缘的私下关系不错在没成立二十四帮聪明的时候;两人就是朋友;只是杨帆的为人和周缘刚好相反;后者冲动脾气火暴;而杨帆则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他此时想为周缘说话;可又怕得罪韩国庆和其他帮会老大;虽然在椅子上坐立难安;却始终一言不发。 
 周缘沉重地点点头;面带狞笑;怒声道:〃好样的;你们都江堰市是好样子的!你们不帮我;好;那我自己回去;从今天开始;我和你们一刀两断!〃说完;他转身就往外走。 
 〃哎呀!〃杨帆再也坐不住了;急忙站起身形;快走两步;追上周缘;拉住他的衣袖;低声说道:〃周兄;冷静一下;不要冲动啊!〃 
 〃我他妈还冷静个屁啊!〃周缘气得直喘精气;说道:〃老杨;别拉我;要么就和我一起走;要么;你就继续陪他们玩!松手!〃 
 〃唉!〃杨帆暗叹口气;回头撇了一眼众人;低声说道:〃周兄;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认为韩国庆能放你走吗?〃 
 〃嗤!〃周缘嗤笑一声;大声喝道:〃不然还能把我怎样?杀了我吗?那来吧;我周缘还没怕过谁呢?〃他这话;表面上是说给杨帆听的;实际上;是向韩国庆说的。 
 杨帆吓得一哆嗦;差点坐在地上;抓住周缘袖子的手也下意识地松开。 
 周缘冷冷哼了一声;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房卫忠见状;欠起身形;眼中凶光一闪;对韩国庆低声东击西说道:〃韩大哥;此人不足以为谋;当。。。。〃说道话;他五指合拢;手掌向下挥了挥。 
 韩国庆微微一笑;摆摆手;道:〃算了!有人要去找死;就由他去吧!〃 
 韩国庆这人不简单;表面上看不显山露水;实际上;精明得很;谢文东的意图;他能看出一二;打小刀盟的老家;其本意就是想分化二十四帮;如果自己现在放周缘走;也就罢了;如果杀了他;只怕其他帮会的老大会寒心;会怨恨自己心狠手辣;会产生隔膜;如此一来;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别无选择;对周缘;只能放;不能杀。等周缘走后;他闭上眼睛;心烦地摆了摆手;说道:〃时间不早;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仗要打呢!〃 
 众人纷纷起身;拱手告退。 
 等房中只剩下房卫卫忠一个人的时候;韩国庆苦笑道:〃谢文东这人不简单;事情恐怕有些不受我们的控制了。〃 
 房卫忠皱了皱眉头;问道:〃进韩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做?〃 
韩国庆深思片刻;拿出手机;说道:〃我先给小非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意见吧!〃 
 周缘脱离二十四帮;单枪匹马杀回D市;准备和文东会拼个你死我活。 
 他带着小刀盟的数百兄号兄弟回到D市之后;立刻奔赴自己的场子;想先看看那里的情况如此。 
 很快;他与被打散的兄弟联系上;仔细一问才知道;文东会共抢占了己方五家场子;可是;在今天上午;不知出何原因;文东会的人从场子中撤走;现在;五家场子成了空场子。 
 周缘的第一反应是这又是谢文东的诡计;肯定是想把自己骗进去;然后在外面包围自己。他放出眼线;在五家场子周围打探;看文东会暗中埋伏的人藏在什么地方;结果;直到中午;探子一一回报;没有发现文东会埋伏的人。周缘奇怪了;谢文东怎么可能把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场子又让给自己呢? 
 一个探子兴奋地说道:〃周大哥;不会是谢文东看你带着大队人马杀回来;害怕了;就先把人撤走了吧?〃 
 周缘想也没想;挥手一巴掌拍在那探子的后脑勺上;怒道:〃CAO你ma的;长没长大脑;你当我是谁啊?谢文东会怕我?〃 
 他还真是有了一回自知之明。 
 谢文东当然不会害怕周缘。很快;文东会派来一名大汉带着谢文东的口信;要见周缘。 
 周缘想了想;还是接见了这个人。 
 这大汉见一周缘;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切入正题;说道:〃我是东哥派来的;东哥让我转告周先生;大家曾经都是同一战线的兄弟;不要为眼前的利益伤了往日的和气;东哥希望周先生能弃暗投明;不要再与韩国庆等人的合作。〃
第一百章
       大汉笑了笑,说道:“东哥只是请他们聚一聚!” 
  “我CNM的,谢文东!”周缘咬牙切齿的扯开衣怀,从腰间把出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抬手压在大汉的脖子上,叫道:“老大先做了你!” 
   大汉眼睛都没眨一下,依然面带笑容,平淡地说道:“杀吧!我死了,还有周先生的老婆和孩子陪葬,也算赚了。” 
   周缘几次将把刀切下去,却始终没敢下手,毕竟他的家人的性命都掌握在人家手上,杀了大汉容易,可他的家人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他思量再三,将钢刀慢慢放下,冷声说道:“我不杀人,不是我怕了,而是你不配,回去告诉谢文东,我同意见他,时间和地点,明天早上我会派人告诉他。” 
   大汉仰面一笑,说道:“多谢周先生成全,让小弟不辱使命,小弟先告辞了!”说完,大汉毫无顾忌,在周缘及数百名小刀盟的帮众面前大摇大摆地走了。 
  “太嚣张了!周大哥,就这么把他放了,太便宜他了吧?”一名青年不服气地说道。 
   周缘反手给了他一耳光,气道:“那只不过是文东会一个普通的小弟,如果你们能有他一半的脾气和胆量,我们小刀盟早就发达了!” 
   青年捂着火辣辣的面颊,吓的一缩脖,再不敢多话。 
  文东会下面的小弟之所以底气足,那是因为他背后的靠山硬,更是因为帮会的势力强。 
  “周大哥,和谢文东见面也未尝不是好事。”又有一名青年诡笑地说道。 
  “什么意思?”周缘一怔,不解地看着他。 
  那青年嘿嘿笑道:“谢文东不是抓了周大哥的家人吗?那么,等会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把谢文东按下,反正时间和地点都是由我们来安排,只要计划周密,咱们事先布好陷阱,我相信谢文东肯定跑不掉。一旦我们抓了谢文东,周大哥的家人不仅会没事,我们还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 
   周缘揉着腮帮子想了一会,嘴角一挑,拍着青年的肩膀,哈哈大笑道:“这个注意不错,就按照你的意思办!” 
   大汉回到文东会,见到谢文东之后,把周缘同意见面的意思说出,谢文东听了,哈哈大笑。 
  张研江颇有顾虑地说道:“东哥,小心有诈!” 
  谢文东哦了一声,笑问道:“怎么?” 
  张研江道:“虽然东哥抓了周缘的家人,但小心狗急跳墙,被其反咬一口。让周缘安排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东哥要小心他对你不利啊!” 
   谢文东笑眯眯地点点头,说道:“只怕他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就算有那个胆,也没有那么大的势力。” 
    张研江叹口气,说道:“无论如何,东哥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谢文东说道:“小爽、强子和我一起去,还有格桑。” 
  “好,!”李爽、高强想也没想,当即答应一声。 
  三眼一听没有自己,心中焦急,拐弯抹角地说道:“东哥只带三个人去,是不是太少了点。” 
  他的意思,谢文东哪能不明白,笑道:“张哥,家里需要人,你就留在家里压阵吧!我会带血杀的兄弟一起去的。” 
   “哦!”三眼闻言,满脸失落地点下头。 
   第二天,一大早,周缘派来送信的人就到了文东会的堂口。周缘定下的见面时间是上午十点,地点在友好酒楼。 
   友好酒楼既非小刀盟的场子,也不是文东会的场子,其老板是个南方的生意人,与地方黑社会势力接触不多,周缘把地址选在这里,也是想证明自己并没有图谋不轨的意思。 
   十点整,谢文东带人来到友好酒楼。刚下车,就看到周缘站在酒楼大门口,身旁稀稀拉拉还有三四个小弟。 
   周缘笑容满面的走上前来,说道:“谢先生真是个守时的人,即没让我少等一分钟,也没让我多等一分钟。” 
   谢文东大笑,说道:“我虽然守时,但周兄的时间观念似乎更强,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周缘道:“谢先生说的哪里话,快里面请,包房我已经定好了。”说着,一揽谢文东的手臂,装似亲密地走进酒楼。 
   如果不了解内情的人看了,一定以为他两人是关系非常的朋友,哪能猜到,这两人都是暗藏鬼胎。 
周缘定的房间在三楼,看的出来,酒楼今天的生意一般,至少,在三楼这么多的包房,只有周缘一人定了房间,其他的包房空空如也。 
   谢文东向来心细,穿过走廊的时候,不用推开门看两侧的包房,只听静悄悄的声音,心中便已经明白了大概。 
   他脸上的微笑依旧,暗中,向李爽和高强、格桑等人使个眼色,示意他们多加小心,做好应敌准备。 
   周缘此时也在暗中观察谢文东,想看他有没有瞧出破绽,可是,他在谢文东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让他放心的是,谢文东带的人不多,总共加在一起,只有十多号,不知道是他太大意还是太自信,只这么几个人,周缘相信,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人瞬间就会被剁成肉酱。 
   他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将谢文东让进包房内。房间是大型号的包房,十分宽敞,在里面坐个二、三十号人不成问题。 
   谢文东等十多个人加上周缘这边二十多人,一起进入包房,丝毫不觉得拥挤。 
   包房内的桌子早已摆好饭菜,谢文东和周缘相继落座,其他人则站立在各自老大的身后。 
   “谢先生,大家都是明白人,我就不多说废话了。”周缘说道:“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把一些恩怨扯到家人身上,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谢文东点头赞同道:“是的。” 
   周缘怒从心中起,咬牙道:“那么,谢先生挟持我家人,是什么意思呢?” 
   谢文东笑呵呵道:“我想周兄你是误会了,我只是邀请嫂子到我那里坐客而已,而且,周兄在外奔波,留嫂子和孩子在家,实在太不安全了。” 
   嗤!周缘气笑了,谢文东的话,即使傻子都不会相信。他问道:“既然是这样,那现在我回来了,谢先生可以放人了吧?” 
  “不要急。”谢文东笑道:“放人可以,但希望周兄先告诉我一些事情。” 
   “什么方面的事情?”周缘凝声问道。 
   谢文东道:“二十四帮的事。” 
  “哦!”周缘明白了,谢文东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二十四帮的情报。他嘿嘿一笑,问道:“谢先生想知道什么?” 
   “关于二十四帮的一切。”谢文东道:“包括二十四帮的总人数,内部是否有纷争,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哪个帮会是二十四帮的主导,有没有外部势力在暗中支持二十四帮。” 
  “呵呵!”周缘揉着腮帮子笑道:“谢先生想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啊!” 
  “就看周兄想不想告诉我了。”谢文东笑道。 
  “如果我说了,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周兄的家人会平安无事” 
  “尽此而已?” 
  “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两人对话极快,让人听后,有应接不暇的感觉。 
   周缘沉默片刻,哈哈大笑。说道:“我不想被道上的朋友说我是个反复无常的人。” 
   “呵呵,那周兄就不为自己的家人的安全考虑考虑了吗?” 
   “我当然会为家人安全考虑,如果,我能留下谢先生你,你说,我的家人是不是会变的很安全。” 
  “是!”谢文东仰面而笑,反问道:“可是,你有那个本事吗?” 
   “谢文东,我可以告诉你一句实话。”周缘冷然站起身形,说道:“我能邀请你到这里来,就有能力让人走不出去。” 
  他的话音,未落,站于他身后的二十多名大汉纷纷拔出片刀,一个个杀机毕露。 
   谢文东安然一笑,幽幽环视一周,低下头,轻松地喝口茶水,说道:“周兄只用这么点人,想留下我恐怕还不容易啊!” 
  见谈话已僵,对方亮出家伙,李爽、高强等人也不再客气,不约而同地抽出开山刀。 
   谢文东这边人虽然不多,但皆是精锐,李爽、高强、格桑不用多说,下面那十名血杀的精锐也都不简单,无论刀法和枪法,都是出类拔萃。 
   场中气氛紧张,充满火药味,空气都仿佛凝结,压的人胸口发闷,喘不上气。 
   谢文东脸上胸有成竹的笑,本身就是一股无形的压力。周缘面色一变,冷声说道:“谢文东,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究竟放不放人?”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走廊的战斗还在继续;包房内已到了尾声;周缘的二十多名手下基本被血杀打得损失殆尽;而周缘苦苦等待的援军却一个也没有冲近房来。   
 看着兄弟一个个倒下去;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走廊的喊杀声还在继续;周缘的脸上见了汗;现在他终于明白;文东会确实不是靠自己一个帮会的力量所能对付的;谢文东虽然只带十几个人;但也不是那么好杀的。当包房里最后一个小刀盟的弟子在身中数刀倒下后;周缘艰难地咽口吐沫;抬头看向谢文东;眼神中充满着恐惧与绝望;他喘着粗气说道:〃谢文东;你。。你。。。〃   
 他刚才那股目空一切的嚣张气焰早已消失得无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