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谐渎趴志逵刖凰糯制档溃骸ㄐ晃亩荒恪!D恪!!!ā  
 他刚才那股目空一切的嚣张气焰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结结巴巴;说不出来话。   
 一名血杀弟子擦了擦刀上的血迹;大步来到周缘面前;提腿就是一脚。周缘吭哧一声;跌坐在地上;脸色变得惨白。   
 房间里的血腥味让人作呕。谢文东拿出烟;点着;幽幽吸了一口;同时笑眯眯地看着周缘。   
 〃谢文东;你想怎样?〃周缘提高嗓音;想给自己撞撞胆;可是;他发出的声音几乎是尖叫。   
 〃我想怎样?〃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周兄;我倒想问问你想怎样;本来你的小刀盟和我们文东会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可现在都让你的选择彻底破坏掉了;你竟然还敢问我想怎样?〃   
 〃我。。。。。我只是想得到更多的利益。。。〃周缘的证据在谢文东灼人的注视之下终于软下来。   
 〃现在;回答我刚才问你的话;我们还是朋友。〃谢文东微微笑道:〃否则;后果你应该会知道。〃   
 周缘挣扎着想站起身;可旁边那血杀的青年一踢他支地的手臂;周缘又重新摔倒。他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叫道:〃如果我说了;谢先生真的会不杀我?〃  
谢文东弹了弹烟灰;笑眯眯地反问道:〃你是在和我谈条件还是在质疑我的话?〃   
 周缘一怔;接着;连忙说道:〃不敢;谢先生想知道什么;我说;我全说!〃   
 呵呵;周缘看起来刚硬;其实还是怕死的。谢文东心中冷笑;问道:〃二十四帮的下一步目标是哪里?〃   
 〃是整个J省。那里文东会的势力比较弱;各地方的帮会也不是很强;只要能把它打下来;那么。。。〃他话到一半;看了谢文东一眼;末把话说完。   
 谢文东问道:〃然后怎样?〃   
 周缘小心翼翼道:〃然后就可能以截断文东会在东北的势力;达到与文东会一争长短的目的?〃   
 J省的确不是文东会的重点。H省是文东会的发源地;根深蒂固;势力庞大;影响力极强;而L省是文东会向外扩张的跳板;随着小龙堂在这里安家之后;L省几乎成了文东会的第二本部;文东会在J省的人员相对于H省和L省来说;实在太少了。谢文东点点头;问道:〃二十四帮的发起人是韩国庆还是房卫忠?〃   
 周缘肯定道:〃是韩国庆。一直以来;都是他做主的;其他的帮会也以他马首是瞻。〃   
 谢文东探探身;问道:〃有没有其他的势力在支持他?〃   
 周缘摇了摇头;含糊不清地说道:〃应该。。。应该没有吧!〃   
 看他那副不确定的样子;谢文东笑了;说道:〃是确实没有还是你不知道?〃   
   周缘急忙摇头道:“是我不知道。而且,我也没听说过还有其他的势力支持他,不过┉”周缘眼珠一转,低头说:“不过,我当初答应跟他一起干,是因为他给了我八百万,我想,其他的帮会老大也是得了不少好处的,以韩国庆的势力,拿出个几千万不成问题,只是,他平时不是那么慷概的人┅” 
   “哦?”谢文东暗吃一惊。拉拢一个小刀盟,韩国庆就甩出八百万,可说是大手笔了,那么,拉拢另外二十二个帮会,他得拿出多少钱?为了组成二十四帮,他肯倾家荡产?他似乎没有必要这样破釜沉舟嘛!何况,他还没有必胜的把握。看来,肯定有人在背后支持他,只是,那个人会是谁呢? 
   周缘献宝似的说道:“对了,谢先生,如果真有人会支持韩国庆,那么,一定是青帮。” 
   谢文东茫然道:“为什么这么说?” 
   周缘笑道:“因为青帮的老大韩非和韩国庆的关系不一般啊!” 
   谢文东兴趣十足地问道:“怎样不一般?” 
   周缘正色道:“韩非有今天的成就,可以说与韩国庆有直接关系。当初,他就是靠加入林海帮才出道的。后来,由于头脑精明,身手又好,很快成了韩国庆身边的得力干将。再后来,据说台湾的青帮老大看中了他,把他挖走,不久之后,又选定他为自己的接班人。韩非做了青帮老大之后,才把青帮势力发展到大陆,以青帮雄厚的基础在大陆各地广开分堂,并收并了一些大陆青帮的残余势力,所以说,韩非有今天的成就,就是靠两个人,一个是青帮的老大,另外一个就是韩国庆。”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一直想不明白,他两年多前,在D市遇到韩非的时候,他看起来还是个半混混学生的样子,怎么两年之后,一下子成了青帮的老大,原来,韩非是以林海帮为跳板进的黑道。他柔声问道:“周兄,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周缘笑道:“小刀盟在D市已算老帮会了,我那时和林海帮的关系就不错,对韩国庆身边的兄弟也有所了解。” 
   “呵呵!”谢文东双目一弯,笑了。 
   见他开心的样子,周缘说道:“我这条消息,对谢先生有用吗?” 
   “很有用。”谢文东笑道:“解除了我许多以前未想明白的疑虑。” 
    周缘心中大喜,问道:“那谢先生肯放我走了吗?” 
   谢文东回答得干脆,说道:“当然。我想问的,都已经问完了,周兄的答复,我也很满意。” 
   “我的家人┅?”“放心吧,我说过,不会难为他们的。” 
   “那么┅”周缘颤巍巍地站直身躯,心有余悸地看了看身旁的血杀人员,问道:“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请便。”谢文东摆摆手。 
  周缘将信将疑地向外走,不时还回头看看谢文东,好象生怕他反悔似的。当他平安无事地走出包房之后,才算长出一口气,仿佛走出了鬼门关。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刚出鬼门关,又进了地狱。走廊里的情况比包房内更加血腥,长长的走廊内遍布着尸体,鲜血快要汇集成小河,墙壁上沾着血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肉沫。 
   周缘看罢,五脏六腑翻了个翻,差点把早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走廊左侧的战斗还在继续,李爽和高强像两个血人似的与小刀盟的人撕杀,周缘想要叫停,而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不然,弄不好谢文东一反悔,自己的小命就交代在这了。这位平日里满口忠义的老大扔下那数十号还在拼命作战的兄弟,自己却悄悄的从右侧走廊跑了。 
   这一路,是他走过最艰难的一段路程,地上横七竖八都是兄弟的尸体,其中还有不少受伤的人,见到他后,虚弱的求救着。 
   周缘不敢停留,听见兄弟的哀求声,反而走的更快。穿过走廊,来到楼梯间,正好看到一位大汉背坐在楼梯上,身旁还竖立一块血迹斑斑的门板。 
   那大汉浑身上下都是血,也分不清楚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只看他的背影就够吓人的了,周缘微微一楞,没敢说话,想从他身边慢慢走过去。 
   可他刚到大汉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时,那大汉猛的站起来,转过身面向周缘。 
   周缘吓的一哆嗦,刚要说话,那大汉嘴唇一动,用毫无感情的语气说道:“是敌人!”随着他的语音,大汉一手抓起门板,毫无预兆地抡了出去。 
   啪的一声,周缘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侧脸被百斤重的门板砸个正着,脑袋像烟花一样,破碎开来。 
   叹,曾风光一时的小刀盟老大周缘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命丧黄泉。 
   不用问,这用门板的大汉正是格桑。他一路追杀小刀盟的弟子,到了楼梯间之后,刚坐在地上歇会气,周缘就来了。格桑也没多想,一看对方是敌人,随手就一记门板。 
   这也只能算周缘活该倒霉了。 
   谢文东放了他一条生路,可他自己却偏偏撞上死神。如果他刚才选择另外一条路,那结果也就未必是这样。 
第一百零三章
       周缘的死;对于小刀盟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鼎盛一时;帮众多达树百的小刀盟就此开始瓦解。  
 谢文东没有难为周缘的家人;也没有继续追杀小刀盟的残余;因为那些对他已不再构成威胁。  
 他下一步目标是J省;与以林海帮为首的二十三帮进行全面交战。谢文东明白;这将是一场硬战;他当然不会只带文东会的人;聚集反二十四帮联盟的帮会;组成上千人的联合军;浩浩荡荡开进J省。  
 此时J省的黑道有大半已被二十三帮控制;剩下的都是些实力雄厚;短时间内无法打败的大型帮会;包括文东会的势力在内。  
 周缘死后;二十三帮已不象刚开始时那样团结。周缘活着;许多老大还在看他的热闹;可一旦他被谢文东杀掉;一些老大感觉到了危机;同时;韩国庆的冷漠也让众人寒心;杨帆就是其中之一。他怎样也想不到;周缘会死得这么快;文东会的实力会这么强。  
 J省;四平。  
 四平是L省去往J省的门户;现在完全落在二十三帮的控制之内;谢文东要在J省与二十三帮争长短;首先就得解决这里。  
 身在J省省城的韩国庆对四平也极为重视;他深知此地对自己的重要性;将房卫忠;吕伟钦;陈荣;杨帆等七家帮会的力量调派到四平;让他们顶住谢文东。  
 房卫忠是他的亲信;吕伟钦等人也都对他言听计从;至于杨帆;是周缘生前的好友;韩国庆对他并不十分信任;但是谢文东杀了周缘;在他看来;杨帆定然恨极了谢文东;让他参与防守四平;应该是个不错的人选。  
 谢文东带人在距离四平不远的八面城驻扎;寻找能一举击败对手的战机。  
 他的时间并不多;既然二十三帮的幕后黑手是韩非;那他在与二十三帮交战的期间;青帮一定会有所作为。如果不能把二十三帮迅速平定;那么;不可预知的变数太多了。  
 八面城;L省与J省交界处的小县城;距四平只有三十多公里;坐车用不上一小时。  
 在八面城安顿好之后;谢文东住在一家普通的招待所;条件虽然一般;但在县城里已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其他帮会的老大大多也都住在此处。  
 白天;谢文东和各帮会的老大简单开个会;没有定下具体的进攻计划;晚间;他找来三眼等文东会的主要干部;在自己房间进行商议。  
 没有过多的废话;谢文东开门见山地说道;〃暗组刚刚传回情报;二十三帮在四平的帮会有七家;以永发帮为主;人数过千;大家有什么主意?〃  
 三眼呵呵一笑;说道:〃强攻就可以;对方只是一千多人;我们在人数上并不吃亏啊。〃  
 张研江点头道;〃三眼哥说得没错;我们可以先把与我们联盟的那些帮会推到前面;让他们去做炮灰;等与对方打得筋疲力尽时;我们以逸待劳;轻松消灭对方;我们自己的损失也不会很大。〃  
 谢文东默默听着;等张研江说完;他摇了摇头;说道;〃不妥!那样;与我们联盟的帮会损失会很惨重。〃  
 众人一愣;不明白东哥怎么变的仁慈起来;竟还顾及到其他帮会的死活。只看到众人的表情;谢文东便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仰面哈哈一笑;说道;〃我们现在刚刚和对方开战;如果一开始的损失就比较大;那些和我们联盟的帮会的老大会害怕的;要知道我们的联盟关系;还并不稳固;如果让那些老大们损失太多;弄不好他们会倾向二十三帮;所以;打四平这一站;我们不仅要赢;而且还要赢的很轻松;让各帮会的老大信赖我们的实力。〃

〃哦!〃众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暗赞一声聪明。  
 谢文东环视一周;问道;〃大家想想什么计划可行。〃  
 张研江低有寻思片刻;眼睛一亮;说道;〃杨帆也在四平;这个人倒是可以利用。〃  
 谢文东眉毛一挑;笑问道;〃怎么利用?〃  
 张研江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他应该是周缘的好朋友。〃  
 谢文东揉着下巴;若有所思;轻声说道;〃原来是这样。〃  
 李爽摇摇大脑袋;大声说道;〃既然是周缘的朋友;我们怎么利用他?别忘了;周缘可是被我们干掉的。〃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表示李爽说得没错;周缘的朋友;应该是己方的大敌。  
 谢文东和张研江却摇头而笑;后者说道;〃周缘是死在我们手上没错;可是;真正杀死他的人并不是我们;而是;韩国庆!〃  
 〃啊?〃李爽等人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互相看了看;李爽说道;〃他们不是穿一条裤子的吗?〃  
 〃呵呵!〃张研江轻笑;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柔声说道;〃二十四帮有那么多的老大;东哥却偏偏找上周缘;为什么?除掉周缘的势力是小;分化二十四帮才是主要的。周缘的死;可以说是韩国庆一手造成的;既然是联盟;就应该共生死;同进退;可韩国庆为了大局却没有这样做;否则;周缘不会这么轻易死掉的。杨帆当然会恨我们;可他会更恨韩国庆。〃  
 〃哦?〃李爽瞪大眼睛;看向谢文东;问道;〃东哥;真是这样的吗?〃  
 谢文东笑眯眯地点下头;说道;〃明天;我去找他。〃  
 杨帆最近很郁闷;对于周缘的死;他是又悲痛又气愤;正如张研江所料;他最气的人是韩国庆;如果他当时肯帮周缘一把;何至于后者死于非命。但是;这些话他只能在心里想想;却不敢当韩国庆的面去质问;他的胆量向来不大。  
 自到四平之后;杨帆几乎天天晚上都去夜总会喝酒解愁。他恨韩国庆;同时也恨他自己。  
 房卫忠看在眼里;数次劝他不要去夜总会;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晚上容易出事;可杨帆对他的劝告置若罔闻;后来房卫忠气得干脆不再理他;心中暗骂杨帆是扶不起的阿斗;难成大事。  
 杨帆经常去的夜总会名叫野玫瑰;面积不大;但环境不错;那里的小姐也十分漂亮。  
 谢文东到八面城的第二天;晚间十一点左右。  
 四平。  
 一辆普通的轿车飞驰而来;在野玫瑰夜总会门口的不远处缓缓停下;接着;车门一开;从里面走出四人。  
 四人都很年轻;最大超不过三十;清一色的黑装。  
 这时;路旁一棵老树下闪出一条黑影。四人中有三位在黑影出现的瞬间将手放到腰间。  
 〃自己人!〃四人中有一人低声说了一句;接着;对黑影问道;〃杨帆在里面吗?〃  
 〃在!〃黑影想左右看了看;说道;〃他十点进去的;一直没有出来。〃说着;他凑到那人耳边;低低私语几句。  
 〃很好!〃说话这人满意地点下头;手掌微微挥了挥。  
 黑影施了一礼;转身快速走开;转眼消失在夜幕中。  
 等他走后;说话那黑衣人对身旁的一位青年说道;〃东哥;我们的人太少点了吧……你真准备就这样去见杨帆?〃  
 青年双眼细长;目光深邃;笑眯眯道;〃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嘛!〃  
 那人语气犹豫地说道;〃我怕他对东哥不利啊!〃  
 〃呵呵!放心吧!〃青年拍拍他肩膀;说道;〃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说着;大步向夜总会走过去。  
 这四人;正是谢文东;高强;李爽以及刘波;而刚才在暗中闪出的黑影则是暗组的探子。  
 对于这次来四平找杨帆;刘波颇有顾虑;毕竟是在人家的地头上;一旦与杨帆谈崩;后果不堪设想;要命的是;他还认为谈崩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谢文东决定的事;别人很难更改;他认为可行的事;就一定会去做。  
 四人走进夜总会;刚进大门;服务生就热情地迎上前来;问道;〃几位先生;大包(包房)还是小包?〃  
 谢文东没讲话;李爽大嘴一咧;嘿嘿笑道;〃大包!〃  
 服务生一听;脸上的笑容更浓;连连点头道;〃快里面请!〃说着;他在前带路;来到一楼的一间包间前;刚要开门;刘波开口说道;〃兄弟;给我们找一间二楼的包房。〃  
 服务生一怔;笑道;〃这间包房在我们这是非常不错的……〃  
 不等他说完;刘波摆摆手;道'〃我们只要二楼的。〃  
 服务生不耐烦地看了他两眼;四人中;只有刘波穿着最普通;衣服虽然清洁;但款式陈旧;看起来象是刚刚从乡下出来的。他暗骂刘波一声土老冒;脸上依然带笑;说道;〃今天的客人很多;我去问问二楼的大包还有没有了。〃
第一百零四章
       等服务生走后,李爽小声问道:“老刘,干吗非要二楼的包房?在一楼不是也一样吗?”  
刘波细语说道:“杨帆在二楼。”时间不长,服务生快步走回来,笑呵呵说道:“你们运气不错,二楼正好有一间大包。” 服务生在前引路,众人上了二楼,顺便要了两瓶红酒和几盘干果。服务生没有离开的意思,神秘西西地问道:“几位生生,还需要其他的服务吗?”李爽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嘿嘿一笑,刚要说话,可余光看到表情淡然的谢文东后,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挥手说道:“不需要了!”服务生似乎还不甘心,低声说道:“我们这里的小姐很漂亮的。。。。。”   
不等他说完,李爽不耐烦地敲敲桌子,说道:“我说不需要就是不需要,哪来那些废话。” 服务生自讨没趣,耸了耸肩,走出包房。 谢文东问道:“老刘,杨帆在哪个包间?”  
刘波说道:“在二零五号。” 
谢文东点下头,起身说道:“我去找他。”  
李爽、高强、刘波三人也站起身,异口同声地说道:“东哥,我们陪你一起去。” 
谢文东环视三人,想了想,摇头道:“人多没有用,强子和我一道进去,小爽和老刘守在门口。”  
“是!”三人答应一声。  
谢文东四人很容易在走廊里找到二零五号包房,向三人使个眼色,留下李爽和刘波,谢文东带着高强,门也没敲,直接开门而入。 
房间里面有三男四女,男的身穿西装,女的则衣着娇艳。桌上摆满了酒瓶,有空的,也有没开封的。谢文东和高强冷然走近来,房中众人皆是一愣,左右两名大汉推开身旁的女郎,随之站起身形,目光警惕地巡视他二人。见两人年岁不大,手中没有武器,两名大汉微微松口气,问道:“两位,找谁?”  
谢文东看着坐在沙发正中,还在低头喝酒的汉子,笑眯眯说道:“我打杨先生。”  
那两名大汉一怔,面露疑惑地打量他,疑道:“你是。。。。。?”   
谢文东笑道:“朋友!”  
“朋友?”两大汉更加迷惑,在他两人印象里,自己没见过这个人。他俩是杨帆的心腹保镖,杨帆的朋友,他两个人没有不认识的。 
说话间,喝酒的汉子放下酒杯,抬起头,看了谢文东一眼,眉头皱起,语气冷漠道:“我不认识你,出去!” 
谢文东说道:“但我认识你。” 
“我让你出去你没听见吗?”汉子面色一沉,大声喝道:“滚出去!”说道,一甩手腕,将酒杯砸向谢文东。  
谢文东灵巧地的一闪身,啪,江西摔在他身后的房门上,撞个稀碎。见状,两名大汉纷纷将手放在后腰,准备掏家伙。谢文东面色不变,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杨先生好大的脾气啊,这样的待客之道,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说完,他非但没有走,反而走到杨帆近前,大咧咧的坐到荼几上。  
汉子的双眼闪出火光,握起拳头,猛的一砸荼几,喝道:“你他妈。。。。。”他话到一半,谢文东淡然说道:“我找你,是关于周缘的事要和你谈。” 
听到周缘,汉子的脸上露出惊色,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谢文东环视沙发上的几名女郎,笑道:“杨生生应该先让不相关的人离开这里。” 
汉子直勾勾看了谢文东一会,抬臂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出去!”   
四名女郎相互瞧瞧,识趣的走出包房。汉子说道:“这回,你可以说了吧?” 谢文东又看向那两名高度紧张的大汉,笑道:“还有他们。”   
汉子冷笑一声,说道:“朋友,你别太过分了。”谢文东道:“事关重要,我只是怕传出去,会对杨先生不利。” 汉子沉声道:“他俩是我的兄弟。” 谢文东点点头,话锋一转,突然说道:“我是谢文东!”  
“啊?”他这一句话,让对方三人皆大吃一惊,杨帆还没说什么,他身旁的两名大汉已经从后腰抽出刀来,刚要上前,一旁的高强猛的一个箭步,冲到二人近前,手中的开山刀架在其中一人的脖子上,冷声说道:“朋友,别动!”  
见自己的两名保镖被对方制住,杨帆面色一变,很快又恢复正常,重新打量坐在荼几上的谢文东,不确定地问:“你真是谢文东?”  
“没错!”谢文东说道:“有假包换。”“你好大的胆子。”杨帆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如果你敢杀我,我保证你别想活着离开四平。”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道:“既然我敢来,你认为我还会怕你说的这些吗?” 杨帆吸了口冷气,谢文东是什么人,他当然了解,这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今天他找上自己,恐怕自己凶多吉少啊!早知如此,应该听从房卫忠的劝告。可惜,世界上没有治后悔的药。他叹口气,说道:“你想杀我?”说出这话,他的心反倒平静下来,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自己向来胆小怕死,可真到刀压到脖子上的时候,反而不怕了,不知是不是洒喝得太多的原因。 谢文东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次来四平,不是为了杀你。”杨帆嘲笑道:“那你想干什么?找我谈心吗?” 


谢文东打个指响,双目一眯,笑道:“你说对了,我就是为找你谈心来的。”  
杨帆道:“你杀了周缘,就是我的仇人,我和仇人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谢文东道:“周缘虽然是我杀的,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两帮敌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谁生谁死,全凭本事,怨不得别人。况且,周缘的死和韩国庆不无关系吧?”杨帆低头,点着一根烟,冷冷说道:“我只知道,是你杀了我的朋友。”谢文东反问道:“可是我为什么杀他?”说着,有意停顿一下,让杨帆思考,接着又道:“其实,和我周兄无冤无仇,之所以要拼得你死我活,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