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彼俊彼底牛幸馔6僖幌拢醚罘伎迹幼庞值溃骸捌涫担臀抑苄治拊┪蕹穑砸吹媚闼牢一睿家蚝於稹:斓背跗燮酥苄郑媒鹎屠嬗帐顾臀颐俏亩嶙鞫裕墒牵娴蕉鲜值氖焙颍窗阎苄滞圃谇懊妫约憾愕絁省,眼睁睁看着周兄战死,所以说,周兄会死,是由他韩国庆一手造成的。而我们文东会也成了受害者,成了韩国庆手中的一把刀子。杨先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其中的道理,你不去找真正的杀人凶手算帐,反而把怨恨推到我这把杀人的刀子上,实在对不起含恨九泉的周兄啊!”杨帆深吸口气,低头没有说话,心中却在翻腾。   
谢文东又道:“本来,当时我是想放走周兄的,可是下面兄弟一时失误,误杀了周兄,对于这事,我也是很内疚的,为了补偿,我没有难为他的家人,还给了他家人一笔不薄的抚恤金,相信杨先生也听说了吧?”  
这些,杨帆确实听说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对谢文东的恨意并不浓。他拿起酒瓶,仰头灌了一口,说道:“现在人已经死了,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谢文东问道:“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难道杨先生不想为兄弟报仇吗?”说罢,立刻又补充一句,道:“找真正的凶手报仇!” 杨帆眼睛一瞪,道:“你让我去杀韩国庆?”  
让你去杀你也杀不了!谢文东心中冷笑,脸上正色说道:“你真的认为自己会从韩国庆那里分到利益吗?我敢保证,以韩国庆的为人,等他打下江山之后,你们这些与他联盟的老大,一分钱也拿不到,一个场子也分不到。想想周兄吧,你们跟着他,以后的下场未必能比周兄好啊!”  
杨帆相信谢文东的这番话,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共事,他越来越了解韩国庆的为人,用阴险狡诈来形容,丝毫不过分,与他合作,无疑与虎为谋,而且他也能感觉得到,韩国庆对自己并无好感,他看中的只是自己的六常帮,看中的是六常帮的那三百多号兄弟。   
他苦笑一声,说道:“我杀不了韩国庆。”他没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胆。  
谢文东深深看了他一眼,幽幽说道:“我没让你去杀他。” 

第一百零五章
         杨帆挑起眉毛,茫然道:“那你来找我是要干什么?”
    谢文东直言不讳地说道:“很简单,帮我打下四平。”
    杨帆脸色一变,接着,呵呵笑了,说道:“如果我帮了你,那我的命,恐怕也快不保了。”四平的重要性,杨帆很清楚,如果他真帮谢文东打下四平,韩国庆一定不会放过他。
    谢文东多聪明,一听他的话,也就明白了,笑道:“你怕韩国庆报复你?”
    杨帆也不掩饰,点头道:“没错!”
    谢文东仰面轻笑,说道:“我想,他应该不会再有报复你的机会了。”杨帆闻言一怔。谢文东又含笑补充道:“既然我来了J省,就没打算让他活着离开,难道,你还会怕一个死人的报复吗?”
    看着充满自信的谢文东,杨帆低头沉思。他说得轻松,但真能杀掉韩国庆吗?二十四帮虽然没了周缘,但实力仍然是很强的,即便打不过文东会,老大要跑还是没问题的。他问道:“谢先生凭什么说一定能杀掉韩国庆?”
    谢文东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眯眯道:“就凭这个。”
    杨帆动作缓慢地抬起手,挠挠头发,停顿半晌,问道:“如果我帮你,我能得到什么?”
    谢文东眼中精光闪现,笑道:“以后你可以做四平黑道的主宰。”
    杨帆眼睛一亮,怦然心动,拿起酒瓶,仰头将杯中的余酒一口喝干,问道:“谢先生要我怎么做……”
    与杨帆密谈之后,谢文东和李爽等人又连夜返回八面城。第二天一大早,他召集各帮会的老大,准备对四平发动进攻。
    这次,与他同来的老大有十多号,他们带来的小弟加上文东会的人力,总数在一千二百左右,声势浩大,单是大小型号的汽车就有上百辆。
    上午九点刚过,谢文东带领着千余人浩浩荡荡向四平进发。未到十点,车队接近四平附近。
    他们刚从八面城出发,二十四帮的眼线就把消息通知给房卫忠。房卫忠听后吓了一跳,一位谢文东要发动总攻了,立刻召集防守四平的全部人力进行抵抗。
    双方的人力旗鼓相当,实力相差无几,打起来难分上下,场面异常激烈。
    短柄交接,勇者胜。正面发生冲突,根本谈不上什么战术,也用不上计谋,就是赤裸裸的冲杀,哪方的单兵作战能力强,胜利的天平就会倾向哪方。
    刚开始时,双方还都有阵型,打到后来,根本就是混在一起,难分敌我。
    谢文东坐在轿车里,默默看着场中的局势。张研江在他身旁,眉头微微皱着,低声说道:“东哥,这样打下去,损失会很大啊!”
    谁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如此混战,根本没有赢家,即使最后胜利,也是‘敌死一千,我亡八百’的惨胜。
    谢文东点点头,眯眼目视前方,顿了一下,随即打开车门,从轿车内走出来。文东会的骨干都守在轿车左右,防止对方的人趁乱冲过来。见谢文东走出汽车,众人立刻紧张起来,目光警惕地巡视四周。高强边注视前方的战场,边说道:“东哥,场面混乱,你还是留在车里的好。”
    “怕什么?再大的风浪咱们也不是没见过。”谢文东笑眯眯地拉开衣襟,从后腰拔出开山刀,用刀尖向前指了指,说道:“如果没有意外,房卫忠就在那里,我们去找他!”
    “啊?”众人一惊,不约而同地看向他,好像看怪物一样。敌人的主将当然在敌人的后方,过去找他,谈何容易,要穿过两千多人混战的战场,身手再厉害的人也不敢保证自己会毫发无伤。
    张研江跟着走出汽车,拉住谢文东的袖子,急道:“东哥,那太危险了……”
    谢文东淡笑道:“擒贼先擒王!要避免伤亡,就必须要把敌人的主将打跑,那样对方的军心自然会乱,战斗也就可以提前结束了。”说着,他一震手臂,甩开张研江的手,问道:“谁愿意随我一起去?”
    李爽、高强、姜森、刘波、格桑等人一起上前,纷纷说道:“我跟东哥去!”
    谢文东哈哈一笑,伸了伸筋骨,带头向战场走过去。
    张研江见状无奈地叹口气,作势要跟过去,谢文东摇了摇头,道:“研江,你留下。”
    让张研江出个计谋还可以,若让他去战场直接拼杀,那等于让他去送死一样。
    张研江为难道:“可是,东哥你……”
    “放心吧,没事的!”谢文东随意地挥了挥手。
    战场的形式混乱不堪,双方的人力混杂在一起,根本难分敌我,放眼望去,密压压的一片。
    “啊——”
    谢文东刚走进战场,迎面冲来一名大汉,浑身是血,手举片刀,来到他近前,钢刀狠狠劈了下来。谢文东面色不变,微微闪身,避开对方的锋芒,接着,向前一近身,顺势一脚踢在大汉的小腹上。别看谢文东身材瘦弱,但身体里的爆发力却极强,平常人根本承受不住他的一击。那大汉小腹被踢个正着,惨叫一声。扑倒在地,钢刀也甩飞到一旁。
    他刚打倒大汉,周围传出一片怒吼声,有五名青年由谢文东的前方、左、右杀来,手中又是片刀又是钢管。
    他们太关注谢文东了,反而忽视谢文东身边的人。这些人,才是真正要命的。
    左侧一名青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人业已横着飞了出去,落地后红着两眼挣扎着站起,可很快由弯腰倒了下去,再看他的右胸,凹陷下去好大一块,里面的肋骨被打断数根。
    另外四名青年没有一个冲到谢文东近前,被李爽等人轻松解决掉。
    谢文东在李爽、高强、格桑等人的保护下,肆无忌惮地直穿战场,一路走来,竟无人能挡。而且,这是他们在没尽全力的情况下,至少谢文东还有闲心询问格桑不久前所受伤势的痊愈情况如何(在杀周缘时受的伤)。
    穿过战场,在敌人后方停有数排汽车,其中有一辆面包车周围站满了黑衣大汉,谢文东一看,悠悠一笑,说道:“走,我们去和房卫忠打个招呼!”说着,加快脚步,直奔那辆面包车而去。
    怕谢文东发生危险,姜森小心地拔出手枪,以应不测。
    房卫忠确实在这辆面包车里,但他始终在查看战场的情况,并没注意到谢文东的出现。
    同坐在面包车里的杨帆眼尖,惊叫一声:“谢文东!”
    面包车里的各帮老大们皆吓了一跳,包括房卫忠在内。他吸气道:“在哪?”
    杨帆用手一指谢文东等人的方向,急道:“在那!”
    众人顺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定睛一瞧,可不是,人群正中那个身穿中山装的青年不是谢文东还是谁?
    谢文东的突然出现,让房卫忠惊讶,但看到对方人数不多,他又高兴起来,这可是除掉大敌的最佳时机,不过,他的兴奋很快又消失无踪,因为他身边的人也同样不多,除了几名中看不中用的老大之外,周围的守卫不足十人,他们能打得过谢文东带来的这些人吗?
    房卫忠躲在车里,没敢露头,只是拉开车窗,对外面的小弟大声喝道:“去!拿下他们,死活不计!”说话时,用力指了指二十米开外的谢文东等人。
    他知道来人是谢文东,可下面的小弟不知道,见对方的人冲过来了,一个个抄起家伙,迎了过去。
    “让开!”李爽一马当先,对着一名大汉,劈头盖脸就是一刀。
    那汉子没将眼前这个小个胖子放到眼里,心中冷哼一声,横刀招架,可是,他哪想到对方的力气会大到这般程度。
    只听咔嚓一声,李爽这势大力沉的一刀不仅将对方招架的刀身劈断,同时连带着削掉大汉半个脑袋。
    “啊?”大汉的尸体直挺挺倒地,也让其后面的众人惊出一身冷汗。
    那些小弟一起大吼一声,抡起钢刀,齐向李爽身上招呼。
    李爽刚要出手,高强随后提刀赶到,冲进对方人群中,看似随意,轻描淡写地挥了两下开山刀,人群中却闪出两道血箭,有两人的喉咙被他的开山刀无情地划开。
106;107;108
         大汉们在李爽和高强的冲击下,瞬间倒地大半,剩下的几人苦苦支撑,看起来也顶不了多久,坐在面包车里的房卫忠等人皆暗吸冷气,背后生寒,一个个面如土色。
    在最后一个大汉被撂倒之后,房卫忠再也坐不住。谢文东厉不厉害,他看不出来,但谢文东身旁的人却太恐怖了。只两人出手,眨眼功夫就将自己的手下全部解决。看着倒在中数名精锐部下,房卫忠心中一抽,三魂七魄吓飞了大半,他额头渗出虚汗,拍打司机的肩膀,急道:“开车!快开车!”
    那司机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问道:“老大,去哪?”
    房卫忠几乎尖叫着喊道:“不管去哪,赶快走!”
    司机在他声失力竭的叫喊下,启动汽车。面包车还没有开走,如同小山一样的格桑猛冲过来。
    等冲到了面包车近前,挥臂膀就是一记重拳。咔嚓一声,汽车侧面的车窗被打个粉碎,车里的人都是一方的老大,可仍被吓得一哆嗦,房卫忠惊叫一声,差点滑坐到椅子下,还好,汽车此时已启动,司机一脚将油门踩到底,面包车如同箭一般射了出去。
    格桑的速度虽快,但毕竟是人,两条肉腿比不上四个车轱辘,看着面包车落荒而逃的背影,他混乱摸了摸手上让玻璃划出的口子,小声嘟囔道:“跑得真快!”他转回头,对谢文东道:“东哥,他们跑了。”
    “嗯!”谢文东点点头,笑眯眯地淡然说道:“既然房卫忠跑了,那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房卫忠连同各帮会的老大一跑,下面人军心大乱,没有老大压阵,谁都不愿意再和对方死拼下去。
    军心一乱,仗也没办法再打下去,二十四帮的人开始象潮水一般四散而逃。
    谢文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着对方溃败之机,集中全部人力,压向四平。
    房卫忠虽然跑了,可他并没闲着,他不是傻子,能预想到自己这一走会对下面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群龙无首的己方人员肯定抵挡不住谢文东的冲击。他用电话命令所有留在四平的己方人员组织到一起,堵住谢文东进入市内的道路。
    这些人数数量不足三百,加上一些败逃回来的人员,总共才五百多人,只靠这点人想顶住对方,基本上不可能。
    房卫忠当然明白这一点,不过他还有一个筹码,那就是现在是白天,谢文东不敢在市内明目张胆的与自己厮杀。
    这点被房卫忠料对了,当谢文东带人攻进市区,发现二十四帮还有五百多有生力量后,他果断下达的撤退的命令。
    文东会在东北的势力再大,根基再深,毕竟还是黑社会的帮派,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发动如此大规模的火拼,不然,造成的后果弊大于利。
    听到谢文东带人撤退的消息,已做好打算要逃出四平的房卫忠长长嘘了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如果谢文东不顾一切,真和自己硬拼到底,那今天自己肯定保不住四平了,丢人不说,韩国庆那关自己也不好交代。他足足停顿了两分钟,心绪总算平静下来,命令手下,重整旗鼓,对撤退的敌人进行追击。
    他不是真追,只是装模做样的跟在谢文东众人的后面,等到了郊区,又立刻带着手下人全部退回来。追杀敌人只是做个样子,好让他能长长脸面而已。
    等谢文东一走,他立刻给韩国庆打去报捷的电话,称自己成功抵御住谢文东第一次猛攻,并杀伤对方多少多少人马,使对方损失多么多么惨重等等。
    身在省城C市的韩国庆听后大喜,对房卫忠称赞有加。他哪里知道,真实的情况恰恰相反,己方的损失要比谢文东那方多出数倍甚至十数倍。
    经过白天一场恶战,让房卫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晚上谢文东再次来进攻。他派出更多的眼线到八面城,监视谢文东的一举一动。
    等到晚间,探子传回消息,谢文东和各帮会的老大及其手下骨干正在为白天的胜利进行庆祝。房卫忠一听,高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同时,他又暗暗恼火。杨帆看出他的心思,呵呵一笑,说道:“房兄,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嗯?”房卫忠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杨帆说道:“房兄,我看我们今晚应该聚集人力……”
    不等他说完,吕伟钦摇摇手道:“别瞎担心了!还聚集什么人力,谢文东正喝酒庆祝呢,今晚是不会来偷袭的。”
    “我知道!”杨帆笑道:“他不来偷袭我们,我们反而可以去偷袭他嘛!”
    “什么?”吕伟钦两眼瞪得溜圆,眼珠差点飞出来,叫道:“去偷袭谢文东?你开什么玩笑?!上午那一战,对方的战斗力你也不是没看到,我们死伤三百多号兄弟,现在还有一百多兄弟不知下落,勉强能凑齐千八百人,怎么和谢文东打?谢文东不来打我们,我就谢天谢地了,还要我们去打他,我看你脑袋进水了吧!你想死,可别拉着我一起去……”
    其他老大闻言,纷纷点头,表示赞同,通过上午的大混战,他们都对谢文东的实力有所了解,不敢轻易与之交锋。
    杨帆环视众人一眼,心中冷哼,脸上却表现出焦急的模样,说道:“现在是我们能打败谢文东的唯一时机,如果过了今晚,恐怕就真没有机会了……”
    “算了吧你!”吕伟钦打断他的话,狠狠白了他一眼,道:“要去,你就自己去……”
    房卫忠摆摆手,示意吕伟钦不要多话,他和颜悦色地问道:“杨兄弟,你说今晚是打败谢文东的最佳时机,是什么意思?”
    杨帆面色一正,说道:“白天,谢文东刚刚取得一场胜利,上下定然一片欢庆,从他们进行庆祝就能看得出来。人胜利的时候,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骄傲,骄傲自然会造成大意,我想,谢文东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今晚会去偷袭他,我们要的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谢文东的手下人数虽多,战斗力虽强,但在毫无准备的情况,恐怕也未必是我们的对手!”
    “呵!”房卫忠眼睛一亮,上下打量杨帆。他第一次感觉杨帆这人很有才啊!他看向左右,问道:“大家觉得杨兄弟的分析如何?”
    除了吕伟钦之外,其他人无不点头,暗道一句有道理。陈荣说道:“杨兄弟的分析没错,这确实是个好机会!”
    吕伟钦嗤笑了一声,冷漠道:“如果谢文东有准备呢?我们去偷袭,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房卫忠摇了摇头,呵呵笑道:“吕兄,谨慎虽好,但有时也会耽误时机啊!”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想打败谢文东,那不仅仅会让他在韩国庆面前大大的风光一把,同时,还能让全国的黑道同仁都记住他的名字。谢文东自出道以来从没有失败过,简直成了一段神话,无论谁能打败他,都将在黑道掀起一场惊天骇浪。
    “我看,就按照杨兄弟的意思做吧!今天,偷袭八面城!”房卫忠对杨帆的计划拍板钉钉了。
    去偷袭谢文东,无论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这都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任务。
    房卫忠当然不会亲自去冒这个险,他将领队的头衔交给杨帆和陈荣,同时,又分给两人五百号人力。
    他算计得很好,让杨帆和陈荣去,偷袭成功,功劳是他的,如果失败,他可以把责任推卸给这两人,反正计划是正确的,失败的原因只能是领队的指挥有问题,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的小伎俩,杨帆和陈荣都能看得出来,只是两人都没说什么。
    凌晨十二点,杨、陈二人带五百号亲自挑选出的精锐秘密潜向八面城。
    车队接近镇区边缘,正准备往里面开的时候,只听扑哧一声闷响,走在最前面的汽车一头扎进路旁的壕沟里。
    后面的汽车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司机纷纷狠踩刹车。
    杨帆和陈荣所在汽车位于车队后方,见前面车停下,两人一起从车内走出来,大声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走了?”
    这是,有人上前查看,发现躺在壕沟里的汽车两前胎完全瘪了,显然是爆了胎。他叫道:“车胎爆了,大家快过来,把人现救出来吧!”
    听到喊话省,陈荣咒骂一声:“真他妈晦气……”话没说完,他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吸气道:“老杨,咱们不会是遭了人家的道吧?”
  杨帆哈哈而笑,说道:“怎么会呢,陈兄,你太多心了“陈荣老脸一红,低声说道:“还是小心点好!”摔进壕沟里的汽车基本废了,可车里的人还活着数十名二十四帮的人围过来,七手八脚地将车里的兄弟拉出来还没等查看他们的伤势如何,突然有人大喊道:“地面有铁钉!”
    正在前方走的陈荣和杨帆听到叫到叫喊,加快脚步,走到车队前方,低头一看,可不是嘛,路面摆放了排铁钉.铁钉不大,有三个尖,呈三棱形,半个手指头长,这种东西放在地面,就是搞破坏的,车胎压在上面,不暴胎才怪呢!杨帆随便拣起一颗,打量两眼,气呼呼地说道:”谁他妈把这东西放在在路上,真是缺了大德!”陈荣面色一变,刚要说话,突然,路旁的密林中有人大喝一声:”是你家爷爷我放的!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如同睛空炸雷,把陈荣、杨帆及二十四帮数百名大汉皆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纷纷扭头看去只听密林中哗啦啦声响,接着,蜂拥而出无数名手持钢刀的黑衣人,带头的一位,二十出头的样子,身材矮小,体形肥胖,手中一把德国造的开山刀,在月光下闪出幽幽的森光
    “什么人?“想不到路边的密林中竟然有这许多人,陈荣出于本能的大声问道:
    “文东会,李爽!”那矮胖青年提刀断喝别看他肥胖,但身手却异常敏捷灵巧,两米多宽的壕沟,纵身便越了过去,几个箭步来到陈荣近前,二话没说,抡起开山刀,当头劈了下去由于天色昏暗,刚才距离又较远,陈荣没看清楚矮胖青年的相貌,现在离近了,他仔细观瞧,这人不正是白天那个勇猛异常顷刻间砍倒已方数人的小胖子吗?!暗叫一声糟糕,陈荣知对方力大,不敢迎其锋芒,只得抽身后退闪躲。
    没等他站稳,李爽后续的一记横切又到了,陈荣无奈,只能再退,这次他慢了半步,胸前的衣服被李爽的刀划出一条两尺多长的口子陈荣直吓得心底发凉,脚底生寒,连续倒退出五六步,方稳住身形,大喝道:“是敌人!大家抄家伙!”其实不用他说,下面的小弟们已纷纷拿起武器,与密林中冲出的黑衣人占在一处陈荣想指挥下面人进行战斗,可李爽根本不给他机会,开山刀在他掌中,上下分舞,一刀快似一刀,皆奔陈荣的周身要害而来
    按理说,陈荣也是一帮之主,本不至于被李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他吃亏在心虚上首先,在白天的战斗中,李爽的勇猛给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在他的潜意识里,已认为自己不可能是人家的对手,没等交锋,他的气势先矮了三分,其次,他是偷袭文东会的,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