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5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女老板何丽君哪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脸色苍白,跌跌撞撞退出房间。 
她出来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先手扶墙壁,哇哇大吐了起来。 
谢文东淡然地看了看她,悠悠说道:“我刚才说过,让你离开的。” 
“你。。。。。。你。。。。。。哇!”何丽君刚要说话,一股杂物又从胃里反了出来。 
战斗只持续了五分钟,当谢文东再进入房间的时候,永发帮那二十号大汉的身体也再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房卫忠此时靠坐在墙角,浑身上下,都是血迹,他的右手还拿有一把手枪,只是手已经和他的身体分了家。他脸色白得吓人,坐在这里,呼赫呼赫喘息着,好象拉开的风箱。 
“谢文东,快。。。。。。快点杀了我!”房卫忠用尽全身的力气,挑起眼目,看着谢文东,断断续续地说道。 
谢文东漫步到他面前,站稳,垂下眼目,面无表情地打量他。 
“杀了我!杀了我。。。。。。”房卫忠神志不清,机械性地说道。 
谢文东将地面的断手连同紧握的手枪踢到他面前,冷酷道:“你想死,那就自己解决嘛!” 
房卫忠看向自己的断手,剧烈咳嗽数声,他每咳一下,都会有一股鲜血从他口中涌出。他虚弱地说道:“谢文东,你好毒啊。。。。。。” 
谢文东冷漠道:“你应该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我的为人。” 
房卫忠脸上露出扭曲的笑容,微微点了点,掰开断手的手指,拿起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慢慢闭上眼睛。 
就在周围人都因为他要扣动扳机的时候,他猛的大叫一声:“要死,我也要和你一起死!”说着,遂将枪口对准了与他近在咫尺的谢文东
第一百零一十章
       房卫忠想在自己死前把谢文东也拉上,可是他的枪刚刚举起,旁边早已做好提防的刘波先一步扣动了扳机。  
     怒射而出的子弹精准地打在房卫忠的额头,后者叫声都没发出,直接一命呜呼。  
     谢文东低头看了看房卫忠的尸体,幽幽而叹,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说完,转身走出房间。  
     李爽等人随后跟了出去。看着浑身是血的众人,何丽君吓得腿都软了,瘫坐在地,身子抖个不停。  
     “东哥,她怎么办?”刘波走到何丽君近前,手中仍提着手枪,回头问道。  
     “留下她,也无所谓。”谢文东淡淡地回了一句,走下楼梯。杀死房卫忠,没有必要隐藏行迹,谢文东反而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是文东会做的,起到威慑敌人的作用。至于警方,他根本没考虑在内,他相信,在东北没有哪个警察敢找到他的头上。不过,这回他错了。  
     郊外的混战还在继续,双方争斗胶着,争持不下。当房卫忠被杀的消息传来之后,战场上的局势立刻发生变化。  
     房卫忠的死,对于与文东会苦苦作战的二十四帮众人来说,是个毁灭性打击,首先,他们失去了精神上的支柱,其次,他们期盼援军支援的希望也彻底破灭,他们现在所面临的局势是孤立无援,是要单独迎战文东会及其联盟帮会如同潮水般的攻势。悲观的情绪象瘟疫一样迅速蔓延开来。  
     士气低落的二十四帮帮众再无法阻挡文东会的猛攻,刚开始,只是一角被攻破,可时间不长,便出现全面溃败的迹象。  
     到五点多时,二十四帮防卫四平的帮众已溃不成军,看大势已去,吕伟钦找到陈荣,以及刚赶过来不久的杨帆一商议,都认为仗打到这份上已没必要再打下去了,还是先带残部退回到省城找韩国庆,虽然很没面子,但总比命丧于此要好得多。  
     他们想走,可是,哪那么容易,四周铺天盖地都是对方的人。  
     六帮派的老大带领残兵败将,拼了命的杀出一条血路,总算冲出重围。  
     当他们逃出四平的范围之后,再清点人数,都差点哭出来,原本千余帮众,七个帮派的老大,只剩下可怜的五十来人,四个帮派的老大还健在。这其中有吕伟钦、陈荣、杨帆及双彩堂的老大张平。  
     四人相互看看,一个个皆无精打采,面露苦色。张平说道:“各位,我真不知道看到韩大哥后说些什么!”  
     陈荣苦叹道:“我们能或者掏出来,已经算不错了,只是可惜下面的那些兄弟们……唉!”  
     吕伟钦眼睛一瞪,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不知道文东会有没有追兵,当务之急就是要跑得越远越好。”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只有杨帆默不做声的跟在众人后面,见四下无人注意自己,偷偷拿出手机,发出一条短信。  
     正往前走着,只听后方轰鸣声大起,借着凌晨微弱的光亮,隐约可见后面飞驰而来的车队。  
     “糟糕!”吕伟钦脑袋嗡了一声,身子一震,大叫道:“CAO他MA的,文东会的人追来了。”  
     “MA的。”陈荣骂道:“文东会怎么知道我们走这条路的?!吕兄,我们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吕伟钦喝道:“当然是迎战了,我们两条腿是肯定跑不过对方的车轮子。”  
     陈荣和张平想了想,也确实如此,看来只能与对方死拼到底了。  
     很快,车队追上来,停在吕伟钦等人面前,车门齐开,从里面走下二百余人,放眼望去,密压压的一片。  
     带头的一位,正是谢文东,在他左右,有李爽、高强、格桑等人。  
     谢文东双眼眯缝成一条缝,笑眯眯地环视一周,说道:“各位这是要去哪啊?”  
     “谢文东!”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平最先忍不住,怒吼一声,拔刀冲上前去。  
     无须谢文东出手,高强横刀接住张平的进攻,冷声说道:“你想玩,我来陪你!”  
     张平本就不是高强的对手,何况还刚经过一场恶战,跑了好几里的路,体力已所剩无几。高强只和他打了不到五合,便一刀将张平的胸前划开一条尺长的口子,接着,顺势一刀,刺进张平的心脏。  
 作者: hbzyfs  2007…3…22 13:44   回复此发言     
  ……………………………………………………………………………………………………… 
2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110章(手打版)文东会QQ群14047292   
     太快了。向来以勇猛号称的双彩帮老大连五合都没走过去,只能说对方的实力太强大。高强得理不饶人,借斩杀张平的余威,开山刀向前一挥,回头喝道:“杀!”  
     “哗——”文东会的人士气如虹,一拥而上,瞬间把五十来人的二十四帮弟子淹没在人海中。  
     刚才主张迎战的吕伟钦此时却成了缩头乌龟,拉起陈荣和杨帆,调头往路边的荒地里逃窜。  
     杨帆假意大急,说道:“吕兄,我们不能跑啊,兄弟们还在后面呢!”  
     “你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吕伟钦低吼道:“我们自己的性命都快保不住了。”  
     西文东要的就是他们这些老大的脑袋,哪肯轻易方他们跑,见吕伟钦等人逃走,他打声招呼,带人随后追了过去。  
     荒地乱草杂生,遍地碎石,还不时出现一两条壕沟,虽然不适合行车,可同样不适合人逃跑。  
     谢文东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追着,前面跑得三人也是跌跌撞撞。  
     “扑通!”杨帆似乎被石头绊了一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杨兄弟!”陈荣急忙停下身形,回身问道:“你怎么样?”  
     “我……我跑不动了!”杨帆痛苦地喘着粗气,说道:“陈兄,别管我,你快跑吧!”  
     “是啊,别管他了!”吕伟钦看看后面追来的谢文东等人,急得满头大汗。  
     “不行!杨兄弟救过我的命,我不能扔下她!”说着,陈荣返了回来,边拉起杨帆,边说道:“要走,咱们一起走!”  
     “MA的,笨蛋!”吕伟钦气得直跺脚。  
     这时,天色渐渐明亮,双方的距离也不断的拉近。  
     见陈荣扶着杨帆,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哪能逃过对方的追杀。吕伟钦眼睛一瞪,上前推开杨帆,对陈荣怒道:“你想和他一起死吗?”  
     他的话音刚落,原来浑身无力的杨帆突然站直身躯,右手向吕伟钦的胸前一递。  
     扑哧一声,吕伟钦的身子僵住了,一旁的陈荣也惊呆了。只见杨帆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而匕首的锋芒深深刺进吕伟钦的胸口。  
     “你……你……”吕伟钦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不断涌出的鲜血,然后,缓缓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杨帆。  
     “为……为什么?”陈荣也蒙了,不知道杨帆为什么要杀吕伟钦。  
     杨帆先回头看看越来越近的谢文东,然后哈哈大笑,说道:“我早已是谢先生的人,两位想必还不知道吧?!”  
     “啊?”吕伟钦和陈荣都大吃了一惊。杨帆继续道:“我们偷袭八面城,文东会为什么早有准备?在激斗正酣时,文东会为什么能突然杀掉房卫忠?我们逃在这条路上,文东会为什么会追来?呵呵,两位是聪明人,难道还没有想明白吗?”  
     “原来,都是你……”陈荣牙齿咬得咯咯做响,心中又惊又恨。  
     吕伟钦想恨可也恨不起来了,他的身体慢慢软了下去,生命正从他的身体里迅速的流失掉。  
     “杨帆,我一直把你当兄弟,可是,想不到你竟然是他妈这样的人!”陈荣越过吕伟钦的尸体,走到杨帆近前,一字一顿地狠声说道。  
     “在二十四帮,我的兄弟只有一个。”杨帆道:“那就是周缘。”  
     “可是,是谢文东害死周缘的。”陈荣声失力竭地吼道。  
     “不是!是你们!如果当初你们有一个人站出来,肯帮周兄一把,他今天也不会死!”  
     “没错!周兄的死,是由你们一手造成的。”这时,谢文东也带人追到近前,笑呵呵地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然后看向陈荣。  
     “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陈荣知道今天自己是活不成了,将心一横,大声质问道。  
     “呵呵!”谢文东笑而不语。  
     杨帆看到谢文东,精神一震,忙快步走上前来,将手中的匕首向谢文东面前一递,说道:“谢先生,事情我做的不错吧?!”  
     “很好!非常好!”谢文东笑眯眯地接过匕首,不过,他目光仍落在陈荣的脸上。  
     “谢先生!”杨帆又道:“二十四帮在四平的势力垮掉了,七个帮派的老大现在也只剩下瓮中之鳖的陈荣,谢先生,你当初答应我的条件是不是……”  
     “哦!”谢文东笑道:“是四平吧!呵呵,没问题,以后,四平就是你的了。”  
     杨帆闻言大喜过望,忙笑道:“多谢谢先生!”  
     说着话,他转头对陈荣说道:“陈兄弟,我看你也投靠谢先生吧,跟着韩国庆,与谢先生敌对,早晚要倒霉的。”  
     “去你妈的!”陈荣大怒,破口骂道:“谁和你是兄弟?你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什么为朋友报仇,你根本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你这种无耻之人,早该碎尸万段!”  
     杨帆耸肩一笑,说道:“随便你怎么说。”说着,又对谢文东提醒道:“谢先生,这种人是留不得的。”  
     “我知道!”谢文东一笑,猛然间,将手中的匕首刺进杨帆的喉咙,笑眯眯道:“你这种人,确实是留不得的。” 
第一百一十一章
       杨帆用更加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谢文东,嘴巴一张一合,想要说话,可是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吐出来的只是血水。 
他不明白,谢文东为什么要杀自己,他们明明是合作的伙伴。  
谢文东一抖手,拔出匕首,一股血箭自杨帆的喉咙处射出,喷出去好远。他淡然地说道:“杨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四平我不可能给你,你这样的朋友,我也不可能去交,所以,你还是死掉的好。”  
杨帆死了,当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眼睛依然睁得又圆又大。他以为自己够聪明,不过比起谢文东来,他差得太选了。 
这就是与虎为谋的下场。 
陈荣愣愣地看着杨帆的尸体,不知道该恨他,还是该可怜他。好半晌,他抬起头,说道:“谢文东,你好毒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有时候,你必须要去做一些你本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去做的事。”谢文东柔声说道:“我欣赏陈先生的为人,你不没有兴趣与我合作?”  
“哦?”陈荣先是怔了一下,接着仰面哈哈大笑,说道:“与你合作?”他用手一指地面的尸体,冷道:“这就是最后的下场!”  
谢文东耸肩笑道:“陈先生和杨帆不一样。你重义气,讲道义,我喜欢你的这种性格。”  
陈荣嗤笑一声,道:“谢文东,你别做梦了,就算你说个天花乱坠,我也不会与你合作的。”  
“既然这样,”谢文东叹口气,道:“那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了。”说完,他向身旁的人一甩头。  
顿时间,五六名大汉一拥而上,片刀齐挥,将陈荣斩杀于乱刀之下。 
天色大亮时,四平的争斗彻底结束,双方人员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撤的撤,场面上除了尸体,再看不到一个活人。 
这时候,警察恰到好处的出现了,到达之后,又是封锁现场,又是拍照,又是调查取证,忙得不亦乐乎。  
四平这么大点的地方,发生如此激烈的大规模火拼,警方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他们一直没有来制止,也没敢来制止,他们很清楚,双方的势力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的危险来管这档事。  
经此一战,文东会这边可谓大获全胜,不仅夺下了四平,而且还杀死二十四帮七名老大,包括韩国庆的心腹房卫忠在内。 
现在二十四帮实际上只剩下十六帮,主力人员锐减了三分之一。韩国庆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房卫忠败得会如此之快。四平的快速丢失,扰乱了他的整盘计划。 
四平一战,二十四帮损失惨重,文东会这边也有伤亡,与二十四帮比起来虽然小了很多,但学是需要时间调整。   
谢文东让全体人员驻扎在四平,一是进行整顿,二是趁机全面接管四平的黑道,三也是着手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只是,他们在四平驻扎得并不太平,原因并非出于外部,而是来于内部。  
攻占四平的第三天,深夜。  
刚开完会的谢文东本打算回自己房间睡觉,李爽却拉住他,神秘西西地小声说道:“东哥,晚上出去逛逛吧!” 
谢文东挑起眉毛。李爽急忙解释:“咱们在四平住了好几天了,一直都在整顿,开会、商议,都没有出去好好玩过,东哥,咱们也该轻松一下了。”  
他这倒是实话,自入主四平以来,为了商讨下一步的计划,会议经常从早开到晚,无论在精神上,还是体力上,都让人倍感疲惫。谢文东想了想,点点头,问道:“去哪放松?”  
李爽面色一喜,小声说道:“东哥,我知道个不错的地方!”  
“什么地方?”不知道高强什么时候站到了李爽身后,突然开口问道。  
李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高强,拍了拍胸脯,狠狠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拜托,你下回走路有点声音好不好,就算是我心脏很健壮,弄不好哪天也被你吓死!”  
高强面无表情地说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咦?”李爽呆了呆,马上反应过来,大声嚷嚷道:“我做什么亏心事了,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和你没完。。。。。” 
知道让他俩吵下去真的会没完没了了,谢文东头大,扶扶额头,说道:“如果没事,我先回房睡觉了。”  
“哎?别走啊,东哥!”李爽忙拉住谢文东的袖子,笑嘻嘻道:“有此人太讨厌,我们不理他就好了。”说完,拉着谢文东就往外走。高强随后跟了出来。  
李爽停住身,歪着脑袋,撇着嘴,道:“强子,你没事老跟着我们干什么?”  
高强平淡道:“我是跟着东哥,不是跟着你!”  
“你。。。。你这家伙。。。。”  
李爽说的好地方是家夜总会,排场不小,人气也旺,门前停着大车小车拉成长排。夜总会的名字却有些俗气,名叫:福满楼。  
谢文东三人进来之后,没要包间,而是在舞场周边的空位置坐下。 
很快,服务生端来三人点的酒水。李爽一点没客气,要了五瓶啤酒垫底,高强要了两瓶,谢文东只要一杯可乐。   
谢文东的酒量虽然不错,但他不是喜欢喝酒的人,平时也很少有喝酒的习惯。  
见他三个大男人干坐着,身边又没有女客,时间不长,便有几名妖姿招展的小姐走过来,笑嘻嘻地问道:“先生,要人陪吗?” 
谢文东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看一眼,只嗅她们身上那刺鼻的香水味,他的眉头就随之皱了起来。  
李爽打量几名小姐,感觉姿色都一般,年纪却都不小,大脑袋摇了摇,低头说道:“我还是喝酒吧!”    
几名小姐自讨没趣,纷纷白了他三人一眼,一扭腰身,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李爽耳朵灵得狠,气得一捶荼几,怒道:“这他妈什么素质嘛?!”  
正喝可乐的谢文东听到他这话,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可乐一口喷出来。  
几名小姐刚走不久,又有一名身着艳丽轻佻的女郎走过来,没有问话,也没有征求三人的同意,一屁股坐到谢文东身旁。  
她身着黑色皮装,小巧的黑皮背心遮不住春光,露出胸前大片的雪白肌肤,在夜总会昏暗的灯光下,乳沟幽深,钩人心魂。下面是黑皮短群,短得不到膝盖,坐在沙发上,露出两条修长匀称大纤腿,陪上黑丝丝袜,更显得神秘和性感,让人不忍眨目。  
她瞧瞧谢文东杯里的可乐,问道:“先生为什么只喝饮料,却不喝酒呢?”  
在她身上,没有刺鼻的的味道,有的是一股淡淡的麝香,迷人却不浓烈。 
品一个女人,第一要品的是她的品位,而品她的品位,首先是品她身上的味道。  
谢文东抬起头,看看女郎。她很漂亮,眼睛又大又圆,典型的杏核眼,琼碧高跷,嘴唇红晕,边角微微上翘,给人即顽皮又倔强的感觉。在她身上,谢文东能感到一股英气,和彭玲、秋凝水很相像。只可惜,她脸上的妆太浓,掩盖了她本来的独特姿色,多出几分世俗的俗气。  
谢文东悠悠一笑,眼中闪动着灼人的精光,说道:“你不适合经浓妆,也不适合穿这身衣服,更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女郎一愣,惊讶地看着谢文东。  
李爽在一旁,脑袋向前伸着,嘴巴张开,眼睛盯着女郎,一眨也不眨,只差没流出口水。  
高强看他那副呆相气就不打一处来,暗中狠狠掐了他一把。 
“哎呀!”李爽痛叫一声,人业已随之回过神来。整整身上的衣服,将身体坐得笔直。  
女郎扑哧一声笑了。  
她这一笑,李爽又看呆了,她的笑,让他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惊艳。  
女郎注视谢文东,笑呵呵地问道:“先生认为我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化什么样的妆呢?”  
谢文东笑眯眯的回道:“你应该化淡妆,穿警服!”  
女郎怔了一下,接着,咯咯笑个不停,扶嘴道:“先生,你真会开玩笑。”  
“是啊,东哥!”李爽大点其头,道:“你太想嫂子了吧。。。。”  
他的话没说完,下面的话被谢文东一瞪眼给硬生生吓了回去。  
高强无奈地摇摇头,喝了口酒,嘟囔道:“真是个猪头!”  
在漂亮的女士面前李爽可不想丢脸,握起拳头故装强硬,咬牙问道:“你在说我?” 
见他这样,高强放下酒杯,挽了挽袖口,疑声问道:“怎么个意思?”  
李爽吓得一缩脖,咽了口吐沫,憋了半晌,垂头说道:“没事!”  
女郎听他二人的对话,笑得花枝乱颤,对谢文东道:“你的朋友真有意思。”  
谢文东点点头,别有深意地说道:“你也很有意思。”  
女郎不解地挠挠头发,问道:“我怎么了?”  
谢文东没有回答,突然话峰一转,问道:“你出台吗?”  
“啊?”女郎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一时没反应过来,足足停顿三秒钟,她方含笑说道:“我只陪人喝酒!”
第一百一十二
       “哦!”谢文东笑道:“男人喝酒;有时并不需要女人来陪。”他的话很婉转,但间接下了逐客令。 
女郎假装不明白,依然笑呵呵地说道:“女人能让酒变的更好喝” 
李爽闻言,冲着谢文东大点其头,好象生怕把她赶走似的。 
这时,从夜总会门外走进一群人,打眼看去,少说也得有二十多号。有人身穿西装,有人穿着背心,一个各叱牙咧嘴,腰间隐约可见雪亮的片刀。 
高强只扫了一眼,便对谢文东低声说道:“东哥,是金瑞帮的人。” 
谢文东随口应了一声,没在多看,继续喝他的可乐。 
金瑞帮也文东会是联盟关系,攻打四平,他们出了不少人力。金瑞帮的实力在东北属中上,老大名叫金林,由于排行在二,道上的人一般都叫他金二,其性情乖张,为人轻狂。老大尚且如此,下面的兄弟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些人进入夜总会之后,掐着腰,腆着肚皮,大呼小叫,指手画脚。其中一人三十多岁,看起来象是带头的,一把将怯生生上前来的服务生脖领子抓住,冷声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