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5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些人进入夜总会之后,掐着腰,腆着肚皮,大呼小叫,指手画脚。其中一人三十多岁,看起来象是带头的,一把将怯生生上前来的服务生脖领子抓住,冷声道:“把你们的老板叫出来!” 
   “你。。。。。。你们是。。。。。。?”服务生结结巴巴问道。 
    “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些废话!”说着话,这大汉猛的一推服务生,后者踉踉跄跄退出好远,才勉强站稳。 
   服务生喘着粗气,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愣了半晌,转身迅速向楼上跑去。 
  “呵呵!”李爽看罢,笑道:“金瑞帮的人挺威风的嘛!” 
 谢文东垂首没有说话。 
 李爽接着又道:“他们不会是把自己当成四平的老大了吧?!” 
时间不长,一名身穿笔挺西装、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从楼上快步走下来,来到金瑞帮众人面前,他哈哈笑道:“几位兄弟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光顾我们这小地方?快、快、快,里面请!”他伸手招呼众人去里面坐。 
  那带头的大汉一甩胳膊,将中年人的手打开,冷声道:少他/妈/和我来这一套!你是谁啊?!” 
  中年人面带一丝尴尬,强笑道:“我是这里的老板。” 
  “哦!你就是老板!”大汉点点头,上下打量他两眼,说道:“以后,你的夜总会由我们金瑞帮罩着,谁要是敢到这里来找茬,我们金瑞帮肯定不会放过他,至于看场费嘛,我们很公道,每月只要十万。” 
  中年人面带强笑,说道:“这位兄弟,我想中间可能有点误会吧,看场费,我已经交了!” 
  “交了?”大汉眉头一皱,面色不善地问道:“交给谁了?” 
  “昨天,有个叫长云堂的帮会到我这里收过看场费了。”中年人急忙说道。 
  “长云堂?”大汉眉头皱得更紧,小声嘟囔道:“奶/奶/的,他们的动作还真他/妈/够快的。” 
   长云堂也是反二十四帮同盟的一员。 
   大汉低头想了想,说道:“你的看场费给谁了,我不管,总之,以后这里由我们罩着,明天准备好十万块钱,我会和兄弟们过来取。” 
  “老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门外传来一声问话〈接着,又走进来一群人,带头的一位青年,不到三十,身材魁梧,相貌凶恶,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招惹的角色。 
  那大汉闻言一怔,慢悠悠转回身,看向来人。等他看清楚之后,仰面而笑,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高兄弟!” 
  “老唐!”凶恶青年嘴角一撇,说道:“福满楼夜总会已经由我们长云堂接手了,你们要找场子,请到其他的地方去找吧!” 
  “呵呵!”大汉,笑道:“整个四平的好场子就这么几个,你们先抢占了,那不是让我们喝西北风吗?” 
 “哼!”凶恶青年冷笑道:“那我就管不了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嘛!” 
  大汉脸上笑容一减,说道:“如果我们金瑞帮硬要这里呢?” 
  凶恶青年哈哈大笑,嗤道:“想动手是吗?好啊,来吧,我们长云堂还没怕过谁呢?!” 
  大汉平时向来嚣张惯了,哪被人如此顶撞过。他阴笑着点点头,冷然间,将腰间的片刀拔出来,出其不意,对着凶恶青年的小腹狠狠刺了过去凶恶青年没想到他说动手就动手,毕竟大家都是反二十四帮同盟的,属联盟关系。多亏他反应够快,在片刀要刺中之前,将腰身偏了偏。“哧”的一声,片刀擦着他的左腰穿过,连带着,在他腰上划出一条两寸长的血口子。 
 “哎呀!”凶恶青年痛叫一声,反手拔出肋下钢刀,对着大汉的脑袋猛劈过去。 
 他两人一动手,下面的兄弟哪还能干看着,纷纷亮出家伙,混战在一处。 
 两伙人都下了死手,交战的瞬间有数人中刀倒地,血流满身。夜总会的中年老板及服务生吓的脸色大变,躲出远远的,而受惊的客人和小姐们四散奔逃,眨眼工夫,夜总会内人仰马翻,哭喊连天,乱成了一团。 
 夜总会里,只有谢文东这一桌没有动。谢文东的手掌紧紧握着玻璃杯,脸色阴沉的吓人。 
 李爽和高强也是面露怒色,沉声道:“长云堂和金瑞帮实在太过分了。” 
 坐在一旁的女郎好奇地问道:“你们认识他们?” 
 “当然!”李爽拍着胸脯,道:“别看他们现在威风八面的,要是我出场,他们都得给我躲得远远的。” 
 李爽抬头看眼谢文东,见后者没理会自己,他挠挠头发,嘿嘿干笑道:“你心理明白就好,不用说出来嘛!” 
 谢文东突然问道:“你不害怕吗?” 
 女郎反应极快,随口说道:“有你们在,我就不怕了。” 
 谢文东笑了笑,没再多言,转头看向争斗现场,慢慢站起身形,说道:“住手!” 
 他的说话声不大,场中几乎没有人听见,即使听见,打红了眼的双方人员也不会理会他。 
 “咔嚓!”谢文东表情依旧,但手中的杯子却忽然发出一声脆响,表面出现裂纹,可乐顺着裂口流出,从他的指缝间淌到地面。 
 “东哥!”李爽和高强见状,知道谢文东动了真火,一齐站起身形。 
 谢文东将杯子轻轻放到桌上,随后,向战场中央走去。 
 大汉和凶恶青年二人正打得有声有色,难分高下时,谢文东来到他两人近前,先拍下大汉的肩膀,道“兄弟!” 
 大汉正全神投入地与凶恶青年作战,冷然被人拍下肩膀,吓了一跳,急忙倒退数步,扭头一看,发现拍自己肩膀的是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怒喝道:“小子,你是谁?想找死吗?” 
 “我看,想找死的人是你。”谢文东面无表情地漠然说道。 
 好大的口气啊! 
 “妈/的!”大汉吼叫一声,将片刀一伸,指着谢文东的鼻子叫道:“你他/妈/是谁?有种的就给报个名。。。。。。” 
 “谢文东!”不等他说完,谢文东冷声说道。 
 “啊?”大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了片刻,身体猛得一哆嗦,尖叫道:“你。。。。。。你是。。。。。。东哥?” 
 谢文东的名气不小,但见过他的人却不多,长云堂和金瑞帮虽然是文东会的盟友,但只有两帮的老大见过他,至于下面的人,根本就接触不到他。谢文东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是即神秘,又高不可攀的。 
 现在,听到这年轻人就是谢文东,他哪能不惊讶。包括那凶恶青年闻言也是倒吸冷气,呆立在原地。 
 两帮下面的小弟相继停手,所有人的目光否集中在谢文东一人身上。 
 “我。。。。。。我不知道东哥在这。。。。。。我。。。。。。”那大汉脸色惨白,声音颤抖,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谢文东看也没看他一眼,平淡地说道:“叫你们的老大来见我!” 
 “东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听谢文东要见自己的老大,大汉吓得险些趴地上。 
 “你没听清我的话吗?”谢文东双目一眯,柔声道:“我让你叫你们老大来见我,现在!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大汉打个冷战,颤巍巍地点点头,倒行三步,方转身快速跑出夜总会。 
 别看大汉平时嚣张,飞扬跋扈,但在谢文东面前,如同耗子见了猫,别说是他,就是他们的老大金二见了谢文东,也是必恭必敬,大气都不敢喘。 
 见大汉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了,凶恶青年的心里快要乐开花,脸上仍然装做平静的样子。 
 只看他的眼神,谢文东就能猜出他心中在想什么,冷笑一声,道:“还有你,一样,把你的老大叫来,马上!” 
 凶恶青年咽口吐沫,壮着胆子道:“东哥,我。。。。。。我没做错什么啊。。。。。。” 
 谢文东反问道:“你在质疑我的话?” 
 “没。。。。。。不是!”凶恶青年忙解释道:“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质疑东哥的命令,我只是想弄清楚,东哥认为我哪里做错了!” 
 谢文东仰起头,没有说话。 
 高强身形一晃,如同箭一般射到凶恶青年近前,没有废话,猛然就是一脚,正踢在青年的胸膛。
第一百一十三章
       高强这一脚又快又狠,当场将凶恶青年踢翻在地,向后轱辘出三米多远。 
    被左右的兄弟扶起后,情面脸色异常难看,拳头握得嘎嘎作响,但究竟还是未敢上前多言,他没说什么,点点头,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开。 
    刚才还热闹非常的夜总会,在谢文东出来之后,立刻安静下来。 
    见争斗的双方人员相继离开,夜总会的老板不知道从那个旮旯里钻出来,眼神中充满惊讶,上下仔细打量谢文东。 
    刚才,他已听清楚谢文东的名字,暗中无比震惊,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文东会老大竟然这么年轻。他想上前答话,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站在一旁,连连搓着双手。 
    女郎仍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但眼睛中却不时闪动精光。 
    时间不长,金瑞帮老大金二和长云堂老大陈凯几乎同时到达福满楼夜总会。 
    “东哥!”这两人近来之后,看到谢文东,异口同声的打招呼。 
    谢文东向李爽甩下头,后者会意,搬过来一张椅子,放在他身后。谢文东坐下,举目看向二人,目光幽深,淡然问到:“两位,请告诉我,四平是由谁打下来的?” 
    金二呵呵一笑,满脸的横肉快要堆成一团,让人恶心。他说道:“当然是东哥带领我们大家,齐心协力一同打下来的。” 
    谢文东‘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道:“既然这样,那四平的场子也应该归我们大家,可是,谁让你们现在就开始动手瓜分的?” 
    陈凯脸色微变,低头不语。金二笑道:“东哥,你文东会财大气粗,出个百八十号人不算什么,可我们金瑞帮是小组织,和你们比不起啊!这次打四平,我拉出一百多号兄弟,这一打就是数天,兄弟们玩命在前方拼杀,我这做大哥的不能不给他们好处吧,可是,钱从哪来?东哥是不会给我们的,那我只有自己去想办法解决了。” 
    谢文东反问道:“如此说来,你做的是没错了?” 
    金二笑呵呵道:“虽然有些过了,但希望东哥能体谅,理解!” 
    谢文东把头一转,看向陈凯,问道:“陈兄,你怎么认为?” 
    陈凯低着头,眼珠转了转,片刻,他低声说道:“东哥,我错了,我明天一早就让下面的兄弟把收取的保护费返还。” 
    金二哈哈大笑,说道:“老陈,你好大方啊,我看,你收的保护费不用还了,直接交给我就好了!”这次打四平,文东会出的人力最多,有将近二百人,金瑞帮其次,超过一百二十人,显然出力不小,不然金二也不敢当着谢文东的面表现得如此嚣张。 
    陈凯心中冷笑,嘴上倒没说什么。谢文东柔声道:“金兄,用不用我把四平的全部场子都交给你来处理?” 
    金二这时也听出谢文东话中的火气,他摇了摇脑袋,笑道:“东哥真会开玩笑,我的胃口再好也没有那么大……” 
    “你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谢文东打断他的话,冷笑道:“战斗才刚刚结束,就和兄弟帮会动手抢场子,既然你这么喜欢打,那好,明天你带上你的人去省城砍下韩国庆的脑袋,到时,我把整个吉林场子都分给你,你看如何?” 
    金二文言,吓得一哆嗦,忙说道:“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谢文东反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东哥,我……” 
    谢文东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冷道:“我们这个小庙,装不下你这个大佛,带着你的兄弟,现在就给我滚家去!” 
    一听这话,金二彻底慌了,如果不跟紧谢文东,自己的金瑞帮到最后什么都分不到。他脸上的笑容小时,急道:“东哥,你不能赶我走啊!我知道错了,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在犯。” 
    谢文东冷冷看着他,目光冰冷如刀,单凤眼眯缝成一条缝。 
    陈凯在旁说看似无意地随口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金二眼中闪出火光,恶狠狠地盯着陈凯,象要一口把他生吞下去似的。 
    谢文东深吸口气,沉没良久,用手指点了点金二,说道:“记住,只此一次,如果再让我们知道你敢私吞场子,到时,可就不是赶你回家那么简单了!” 
金二听后,如释重负,连连鞠躬,说道:“多谢东哥,多谢东哥!” 
    谢文东又对陈凯道:“同样的话,你也记牢了,我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刀看掉自己人脑袋的那一天!” 
    陈凯身子一震,拱手说道:“东哥请放心,我陈凯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很好!记住我们今天的话。”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道:“现在没事了,两位可以走了。” 
    金二和陈凯双双告退,等出了夜总会,被外面的夜风一吹,两人都感觉凉飕飕的,原来,内衣不知何时已被汗水湿透。 
    两人不约而同地长吸口气,暗道一声好险!他俩相互看了一眼,同时冷哼出声,话也没说半句,各自转头走了。 
    等他俩带各自手下离开之后,李爽嘟囔道:“这两个家伙太过分了,东哥就这么放他们走,真是便宜他俩。” 
    谢文东心里也讨厌这两人,但现在还不是赶他二人回家的时候,毕竟二十四帮的势力还存在,能用到‘刀子’的地方也有很多。 
    经过这一闹,谢文东、李爽、高强三人也没有心情再呆下去,抬手叫来老板结帐。 
    中年老板哪敢收他们的钱,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似的。 
    李爽咧嘴笑了,说道:“我们又不是强盗,哪有喝完酒不给钱的道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块钱,扔在桌子上。 
    他三人出了夜总会,身后香风票过,那位主动要陪他们喝酒的女郎跟了出来。 
    李爽哈哈大笑,露骨地问道:“你不说你不陪人过夜的吗?” 
    女郎没理他,看向谢文东,说道:“今晚,我没有地方住。”说话间,她大眼睛连连眨动,风情万种的模样让人心醉。 
    不过,谢文东却是个不懂风情的人。他耸肩道:“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女郎小嘴一撇,道:“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 
    “怜悯之心最害人!”走到轿车前的谢文东一拉车门,甩头说道:“上车吧!” 
    女郎问到:“你不怕我图谋不轨?” 
    谢文东笑道:“我是坏蛋,我还怕谁呢?” 
    女郎轻轻哼了一声,声音很低,她以为谢文东不会听到。 
    她上了车,与谢文东坐在后排,高强开车,李爽坐在副驾驶座上。自轿车启动,李爽的嘴就没闲着,转回头对女郎问东问西。 
    女郎心不在焉,有一声没一声的应付着。 
    轿车开出十分中左右,前方不远是条十字路口。突然间,十字路口两边的道路突然行出两辆汽车,横在路中,将谢文东等人所坐轿车的去路挡住。 
    高强经验多丰富,立刻意识到不好,急踩刹车,向后倒行。 
    可没走出五米,后方又出现两辆汽车,将其退路也堵得死死的。 
    “妈的,四平怎么还有二十四帮的人!”虽然被对方困在道路中央,可李爽并未放在心上,边拉开衣襟,拔出开山刀,边轻松说道:“看来,今晚又可以活动筋骨了,哈哈!” 
    高强可不是这么想的,也没有他那么轻松,因为,通过倒车镜,他看到坐在谢文东身旁的女郎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黑色的五六失手枪,而枪口,正指向谢文东的软肋。 
    “都不要动,我是警察!”女郎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预期也随之冷得吓人。 
    “啊?”李爽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疑道:“警察?姑娘,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闭嘴,你这死胖子!”这一路上,女郎早已被他的大嘴巴唠叨得头大,恨不得用枪把将他的满嘴牙都砸掉。 
    “我kao,这个玩笑开大了……”李爽耸耸肩,小声嘀咕着。 
    这时,堵住道路的四辆汽车走出十数名身穿便衣的大汉,手中都提着枪,小心翼翼地向轿车走过来。 
    谢文东安坐如故,环视一眼,问道:“你要抓我?” 
    “没错!”女郎冷冷答道。 
    “理由呢?”谢文东含笑看着她。他感觉自己似乎一直都和女警察很有缘。 
    “我们怀疑你是一桩凶杀案的主谋,所以,要请你协助调查!” 
    “这……”谢文东笑眯眯指了指女郎手中的手枪,笑道:“好象不是在邀请啊!” 
    “这是为了安全起见!”女郎谨慎地看着他。 
    “安全?恐怕也未必!”说话间,谢文东猛然出手,一把抓住女郎拿枪的手腕,向上一抬,使枪口对准车顶,接着,五指用力一捏,女郎吃痛,五指酸软,手枪随之滑落,谢文东反应极快,伸手接住,顺势向前一探,反将枪口顶住女郎的软肋。 
    这一连串的动作太快了,只是眨眼之间的事,不过,双方的形势却来个对调。 
    “你应该相信一句话,”谢文东掂了掂手枪,笑道:“女人不适合玩枪!” 
第114章
       手枪落到谢文东手里,女郎脸色一变,接着,冷静说道:“你不敢杀我。”  
     谢文东暗中点头,佩服女郎的胆量,笑眯眯道:“是什么让你如此自信?”  
     女郎看了看车外,信心十足地冷声道:“现在,周围都是我的同事,你就算杀了我,你也难逃法网!”  
     谢文东仰面轻笑,故意吓唬她道:“我身上的人命官司很多,反正也是一死,拉上一个美女做垫背,也算值了。”  
     女郎听闻这话,心中一颤,狠狠瞪着谢文东,未再说话。谢文东一笑,扳动手枪的顶针,说道:“你认为我不敢吗?”  
     “你是谢文东。”女郎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  
     谢文东点点头,兴趣十足地问道:“既然你明白这一点,还敢来抓我?”  
     女郎冷声道:“我已经来了。”  
     谢文东一怔,随后哈哈而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郎沉声道:“萧茜。”  
     谢文东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她的名字,笑道:“名字不错!”说着,他手腕一抖,手枪在他手中翻转半周,然后将其往女郎怀中一扔,推开车门,走了出去,同时说道:“你应该感到庆幸,你是一个女人。”  
     谢文东当然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一个警察,而且,他也没把对方放在心上,不然,以他的头脑,不可能让女郎上他的车。  
     他从轿车里突然走出来,把周围正小心翼翼一步步围上前来的便衣们皆吓了一跳,纷纷将枪口对准他。  
     谢文东环视一周,双目眯缝着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想要抓我,尽管来吧!”  
     说话间,李爽、高强及女郎也都下了车。  
     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慢慢走到谢文东的身侧,枪口始终对准他的胸膛,厉声道:“把你身上的武器交出来。”  
     谢文东仰头望天,看都没看他一眼。  
     青年脸色难看,走到谢文东近前,猛的一抓他的肩膀,喝道:“交出你身上的武器……”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谢文东肩膀突的一晃,震开对方的手掌,与此同时,反手一巴掌甩了出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记耳光重重打在青年的脸上,后者脑袋嗡了一声,原地转了一圈,眼前金星闪闪,鼻孔和嘴角流出血丝。  
     “我杀了你……”那青年自加入警队以来哪受过这气,怒吼一声,晃臂膀就要抬枪。  
     可惜,谢文东没给他这个机会,他一个箭步冲到青年的近前,一手按住对方拿枪的手臂,另只拳头则瞬间击中青年的下巴。  
     青年闷哼一声,倒退两步,身子摇晃几下,直挺挺摔倒在地,当场晕死过去。  
     “哎呀!”周围的十数名便衣无不大惊失色,齐声呐喊道:“谢文东,举起你的手,不然我们开枪了!”  
     轻松放到青年,谢文东转回身形,目光凌厉,冷如刀锋,缓缓环视众人,柔声笑道:“谁敢开枪?”  
     人的名,树的影,谢文东是什么人,在场的便衣没有不知道的。虽然他们是从省城调派过来的,但对谢文东却十分忌惮。他们都明白,一旦自己真开了枪,谢文东或许会死,但自己的命恐怕也不会活得太长,没有人会傻到真去射杀具有黑社会大哥和政治部中尉双重身份的谢文东。  
     便衣们愣在原地,完全被谢文东散发出的逼人气势震慑住。  
     这时,一支手枪指住谢文东的额头。枪,是五六型号的手枪,用枪的人,正是那美丽的女郎——萧茜。  
     谢文东双目一眯,幽幽道:“我讨厌别人用枪指我的头,别逼我发火,因为那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说话时,他慢慢转过头,看向女郎。  
     有那么一瞬间,萧茜在他的眼中看到一抹红光,她敢保证,那绝对不是幻觉。  
     那犀利的眼神如同野兽,如同魔鬼,刺人魂魄,让人心寒。萧茜忍不住打个冷战,举枪的手不受控制地放了下去,虽然她不想承认,但事实上,她确实在这个年岁不大的男人面前胆怯了。  
     萧茜放下枪,谢文东的面容又恢复成平日里阴柔、平和的那一面,他笑眯眯地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省……省城!”女郎抑制不住心里的紧张,语气有些结巴。  
     “对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