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5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对不起。”谢文东微笑地挥挥手,道:“我没有那个时间。”  
     女郎闻言怒从心中起,火气压住怯意,大声说道:“你要弄清楚,我们现在是拘捕你,而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她话音刚落,街道尽头警鸣声四起,行来十数辆大小不一的警车。看车牌,都是本地警局的车子。  
     可是,在街道的另一头,汽车的轰鸣声响得震耳欲聋,数十辆大小型号不一的汽车飞驰而来。  
     双方几乎同时到达事发地点,一边走下来数十号身穿制服、全副武装的警察,而另一边,则是数百号清一色的黑衣大汉,手中多数都提着片刀或者钢管、铁条等家伙。  
     警察这边,带队的是四平市局的局长,而黑衣大汉这边则是姜森和刘波。  
     市局长年近五十,中等身材,相貌平凡,一双小眼睛又圆又亮。他做局长有些年头,精于世故,老谋深算,为人圆滑。  
     他迅速打量一番场中局势,暗叫苦也。  
     一边是省厅派下来的办案专员,调查四平最近异常猖獗的黑社会活动,另一边是在东北黑道一手遮天、无人能与之相匹敌的谢文东。若自己庇护谢文东,肯定会得罪省厅,官职难保不说,没准还有牢狱之灾,若自己帮省厅的人对付谢文东,自己的脑袋说不定哪天就得搬家。他在心里直咧嘴,双方都是招惹不起的人,他哪能不犯难?!  
     如果不是省厅的顶头上司事先通知他过来协助办案,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淌这个浑水的。  
     他为难,接到高强发出求救短信的姜森和刘波也好不到哪去。他们毕竟是黑社会,看到如此多的警察,要说心里不打怵是骗人的,两人都在考虑,如果对方硬是要对东哥不利,自己该怎么办?是否真要直接与警察动手。  
     双方互有顾虑,一时间皆愣在原地,谁都没有主动开口。  
     萧茜深吸口气,说道:“胡局长,你来的正好,我们要逮捕杀人嫌疑犯谢文东,此处属于你的管辖,你来协助我们一下!”  
     市局长名叫胡强,可是,他的性格却是遇强则不强。听了萧茜的话,他在心里直骂娘,吞了口吐沫,说道:“萧专员,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误会啊?!”  
     萧茜眼睛一瞪,道:“什么误会?我们是奉命行事,即使有误会,也哟按先把人擒下再说!”  
     胡强苦笑,抬目看向谢文东,搓着手,为难道:“谢先生,你看……这个……”  
     “你看什么?”李爽眼睛一瞪,冷笑道:“你要是敢动东哥一根毫毛,局长先生,你不仅要小心你自己的脑袋,而且,你家人的脑袋,也要注意了!”  
     “嘶!”胡强倒吸冷气,两腿不听使唤地倒退一步。  
     萧茜怒火中烧,指着李爽的鼻子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公开威胁警务人员,单凭这一条,我就可以把你送进牢房!”  
     确认她的身份是警察之后,李爽对她的好感大减,冷哼一声,针锋相对地说道:“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把我送进牢房的……”  
     谢文东在旁拍拍李爽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多言,他笑眯眯地说道:“我能容忍有人对我不敬,但是,我无法容忍有人对我的兄弟不敬,别质疑我说的话,不信,你碰他一下试试!”  
     他话音刚落,只听身后呼啦一声,无数名黑衣大汉拔刀上前,对萧茜等人怒目而视。  
     见到谢文东等人的嚣张程度,萧茜的理智业已被怒火烧得所剩无几,她毫不想让,对左右的便衣们喝道:“把他拿下!”  
     便衣们怕谢文东,可不怕他的手下。听了萧茜的命令,纷纷要上前捉拿李爽。  
     文东会众人见状,横刀拦住便衣的去路,双方人员近在咫尺,箭上弦,刀出鞘,相互间怒视对方,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  
     保持沉默的胡强再不能坐视不理,忙走上前来,说道:“大家冷静一下……”  
     不等他说完,怒极了的萧茜沉声质问道:“胡局长,你究竟在为谁说话?难道,你想为黑社会开脱罪责吗?”胡强吓得一缩脖,忙走到萧茜近前,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萧专员,今天这事不好处理,你也看到了,谢文东那边的人太多,一旦动起手来,咱们未必能占到便宜。”  
     他这是实话,萧茜等人也能看得出来。  
     胡强继续道:“对于谢文东这种人,用强硬的手段是行不通的,我看,咱们折中一下,把谢文东带到市局里,然后再慢慢调查!”  
     萧茜考虑半晌,低声问道:“胡局长,谢文东敢进市局吗?”  
     两人说话省虽低,但谢文东的耳朵却灵得很,他哈哈大笑,朗声说道:“世界上没有哪是我不敢去的,只有我不想去的地方。 
手枪落到谢文东手里,女郎脸色一变,接着,冷静说道:“你不敢杀我。”  
     谢文东暗中点头,佩服女郎的胆量,笑眯眯道:“是什么让你如此自信?”  
     女郎看了看车外,信心十足地冷声道:“现在,周围都是我的同事,你就算杀了我,你也难逃法网!”  
     谢文东仰面轻笑,故意吓唬她道:“我身上的人命官司很多,反正也是一死,拉上一个美女做垫背,也算值了。”  
     女郎听闻这话,心中一颤,狠狠瞪着谢文东,未再说话。谢文东一笑,扳动手枪的顶针,说道:“你认为我不敢吗?”  
     “你是谢文东。”女郎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你不敢做的。”  
     谢文东点点头,兴趣十足地问道:“既然你明白这一点,还敢来抓我?”  
     女郎冷声道:“我已经来了。”  
     谢文东一怔,随后哈哈而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郎沉声道:“萧茜。”  
     谢文东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她的名字,笑道:“名字不错!”说着,他手腕一抖,手枪在他手中翻转半周,然后将其往女郎怀中一扔,推开车门,走了出去,同时说道:“你应该感到庆幸,你是一个女人。”  
     谢文东当然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一个警察,而且,他也没把对方放在心上,不然,以他的头脑,不可能让女郎上他的车。  
     他从轿车里突然走出来,把周围正小心翼翼一步步围上前来的便衣们皆吓了一跳,纷纷将枪口对准他。  
     谢文东环视一周,双目眯缝着说道:“不用这么紧张,想要抓我,尽管来吧!”  
     说话间,李爽、高强及女郎也都下了车。  
     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慢慢走到谢文东的身侧,枪口始终对准他的胸膛,厉声道:“把你身上的武器交出来。”  
     谢文东仰头望天,看都没看他一眼。  
     青年脸色难看,走到谢文东近前,猛的一抓他的肩膀,喝道:“交出你身上的武器……”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谢文东肩膀突的一晃,震开对方的手掌,与此同时,反手一巴掌甩了出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记耳光重重打在青年的脸上,后者脑袋嗡了一声,原地转了一圈,眼前金星闪闪,鼻孔和嘴角流出血丝。  
     “我杀了你……”那青年自加入警队以来哪受过这气,怒吼一声,晃臂膀就要抬枪。  
     可惜,谢文东没给他这个机会,他一个箭步冲到青年的近前,一手按住对方拿枪的手臂,另只拳头则瞬间击中青年的下巴。  
     青年闷哼一声,倒退两步,身子摇晃几下,直挺挺摔倒在地,当场晕死过去。  
     “哎呀!”周围的十数名便衣无不大惊失色,齐声呐喊道:“谢文东,举起你的手,不然我们开枪了!”  
     轻松放到青年,谢文东转回身形,目光凌厉,冷如刀锋,缓缓环视众人,柔声笑道:“谁敢开枪?”  
     人的名,树的影,谢文东是什么人,在场的便衣没有不知道的。虽然他们是从省城调派过来的,但对谢文东却十分忌惮。他们都明白,一旦自己真开了枪,谢文东或许会死,但自己的命恐怕也不会活得太长,没有人会傻到真去射杀具有黑社会大哥和政治部中尉双重身份的谢文东。  
     便衣们愣在原地,完全被谢文东散发出的逼人气势震慑住。  
     这时,一支手枪指住谢文东的额头。枪,是五六型号的手枪,用枪的人,正是那美丽的女郎——萧茜。 谢文东双目一眯,幽幽道:“我讨厌别人用枪指我的头,别逼我发火,因为那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说话时,他慢慢转过头,看向女郎。  
     有那么一瞬间,萧茜在他的眼中看到一抹红光,她敢保证,那绝对不是幻觉。  
     那犀利的眼神如同野兽,如同魔鬼,刺人魂魄,让人心寒。萧茜忍不住打个冷战,举枪的手不受控制地放了下去,虽然她不想承认,但事实上,她确实在这个年岁不大的男人面前胆怯了。  
     萧茜放下枪,谢文东的面容又恢复成平日里阴柔、平和的那一面,他笑眯眯地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 
“省……省城!”女郎抑制不住心里的紧张,语气有些结巴。  
     “对不起。”谢文东微笑地挥挥手,道:“我没有那个时间。”  
     女郎闻言怒从心中起,火气压住怯意,大声说道:“你要弄清楚,我们现在是拘捕你,而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  
     她话音刚落,街道尽头警鸣声四起,行来十数辆大小不一的警车。看车牌,都是本地警局的车子。  
     可是,在街道的另一头,汽车的轰鸣声响得震耳欲聋,数十辆大小型号不一的汽车飞驰而来。  
     双方几乎同时到达事发地点,一边走下来数十号身穿制服、全副武装的警察,而另一边,则是数百号清一色的黑衣大汉,手中多数都提着片刀或者钢管、铁条等家伙。  
     警察这边,带队的是四平市局的局长,而黑衣大汉这边则是姜森和刘波。  
     市局长年近五十,中等身材,相貌平凡,一双小眼睛又圆又亮。他做局长有些年头,精于世故,老谋深算,为人圆滑。  
     他迅速打量一番场中局势,暗叫苦也。  
     一边是省厅派下来的办案专员,调查四平最近异常猖獗的黑社会活动,另一边是在东北黑道一手遮天、无人能与之相匹敌的谢文东。若自己庇护谢文东,肯定会得罪省厅,官职难保不说,没准还有牢狱之灾,若自己帮省厅的人对付谢文东,自己的脑袋说不定哪天就得搬家。他在心里直咧嘴,双方都是招惹不起的人,他哪能不犯难?!  
     如果不是省厅的顶头上司事先通知他过来协助办案,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淌这个浑水的。  
     他为难,接到高强发出求救短信的姜森和刘波也好不到哪去。他们毕竟是黑社会,看到如此多的警察,要说心里不打怵是骗人的,两人都在考虑,如果对方硬是要对东哥不利,自己该怎么办?是否真要直接与警察动手。  
     双方互有顾虑,一时间皆愣在原地,谁都没有主动开口。  
     萧茜深吸口气,说道:“胡局长,你来的正好,我们要逮捕杀人嫌疑犯谢文东,此处属于你的管辖,你来协助我们一下!”  
     市局长名叫胡强,可是,他的性格却是遇强则不强。听了萧茜的话,他在心里直骂娘,吞了口吐沫,说道:“萧专员,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误会啊?!”  
     萧茜眼睛一瞪,道:“什么误会?我们是奉命行事,即使有误会,也哟按先把人擒下再说!”  
     胡强苦笑,抬目看向谢文东,搓着手,为难道:“谢先生,你看……这个……”  
     “你看什么?”李爽眼睛一瞪,冷笑道:“你要是敢动东哥一根毫毛,局长先生,你不仅要小心你自己的脑袋,而且,你家人的脑袋,也要注意了!”  
     “嘶!”胡强倒吸冷气,两腿不听使唤地倒退一步。  
     萧茜怒火中烧,指着李爽的鼻子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公开威胁警务人员,单凭这一条,我就可以把你送进牢房!”  
     确认她的身份是警察之后,李爽对她的好感大减,冷哼一声,针锋相对地说道:“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把我送进牢房的……”  
     谢文东在旁拍拍李爽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多言,他笑眯眯地说道:“我能容忍有人对我不敬,但是,我无法容忍有人对我的兄弟不敬,别质疑我说的话,不信,你碰他一下试试!”  
     他话音刚落,只听身后呼啦一声,无数名黑衣大汉拔刀上前,对萧茜等人怒目而视。  
     见到谢文东等人的嚣张程度,萧茜的理智业已被怒火烧得所剩无几,她毫不想让,对左右的便衣们喝道:“把他拿下!”  
     便衣们怕谢文东,可不怕他的手下。听了萧茜的命令,纷纷要上前捉拿李爽。  
     文东会众人见状,横刀拦住便衣的去路,双方人员近在咫尺,箭上弦,刀出鞘,相互间怒视对方,眼看着大战一触即发。  
     保持沉默的胡强再不能坐视不理,忙走上前来,说道:“大家冷静一下……”  
     不等他说完,怒极了的萧茜沉声质问道:“胡局长,你究竟在为谁说话?难道,你想为黑社会开脱罪责吗?”  
     胡强吓得一缩脖,忙走到萧茜近前,在她耳边低声说道:“萧专员,今天这事不好处理,你也看到了,谢文东那边的人太多,一旦动起手来,咱们未必能占到便宜。”  
     他这是实话,萧茜等人也能看得出来。  
     胡强继续道:“对于谢文东这种人,用强硬的手段是行不通的,我看,咱们折中一下,把谢文东带到市局里,然后再慢慢调查!”  
     萧茜考虑半晌,低声问道:“胡局长,谢文东敢进市局吗?”  
     两人说话省虽低,但谢文东的耳朵却灵得很,他哈哈大笑,朗声说道:“世界上没有哪是我不敢去的,只有我不想去的地方。 
第一百一十五章
       四平市警察局。谢文东坐在警局内,李爽、高强等人站于他身后,而以萧茜和胡强为首的警察们则站在他对面。  
    “谢文东,房卫忠死在兴都夜总会里,这事是不是你干的?”萧茜懒得多说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谢文东眯眼一笑,淡然说道:“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会有人死去,你不能把每个人的死因都算到我的头上吧?”  
    萧茜玉面一沉,冷声道:“你还想狡辩?”  
    谢文东耸肩道:“即使你是警察,说话也要讲证据的。忘记告诉你,我是学法律的。”  
    萧茜哼笑一声,道:“当然!如果没有证据,我也不会找上你!”说着,她向身旁的便衣点点头,有两名青年快步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两名青年返回,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她正是那天目睹房卫忠惨死的兴都夜总会老板何丽君。  
    萧茜将何丽君拉到谢文东面前,说道:“不用怕,在这里,没有人敢伤害你!”说着,她不忘狠狠瞪谢文东一眼,继续道:“你告诉我,那天杀死房卫忠的凶手是谁?”  
    顿时间,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众人都紧张起来,目光皆集中在何丽君身上。她此时的一句话,能左右谢文东的命运。即便谢文东有政治部的身份做掩护,可是,如果有证据证明他犯有谋杀罪,就算最后能脱身,也够扒他一层皮的。  
    高强暗中将手摸向衣内的开山刀,姜森则暗握手枪,两人不约而同的打定主意,一旦女郎真有要指认东哥是杀人凶手的迹象,两人将在她没开口之前将其杀掉。  
    何丽君先看看萧茜,转目又瞧向谢文东,发现后者也正在看自己。  
    谢文东的眼睛微微眯缝着,可那遮挡不住里面闪烁的光芒,冰一般的寒光。何丽君一哆嗦,她感觉那不象是人的眼神,而更象是一把刀子,刺在自己的脸上,钻进自己心窝里。  
    何丽君下意识地慢慢向后退,她甚至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她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呼救。  
    谢文东眼中的精光一变,瞬间闪现出红芒,似野兽,似魔鬼。何丽君看着谢文东的眼睛,嘴巴张开,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短短的几秒钟,但对于何丽君来说,却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在谢文东前面,多被他注视一秒,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何丽君感到,只要自己说出他的名字,自己的身体将立刻被他撕碎。她胆怯了,虽然在她鼓足勇气的情况下,她还是怕了。  
    她深吸口气,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萧茜,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记错了,不……不是他干的!”  
    萧茜眉头紧锁,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她说道:“你在说什么?不是他?!不是谁?”  
    何丽君颤声说道:“房卫忠不是谢文东杀的。”  
    萧茜脸色一变,咬紧银牙,沉声道:“可是不久之前你并不是这样说的,我警告你,做伪证可是要受法律严惩的。”  
    何丽君憋得满面通红,忙说道:“是……是我先前记错了……”  
    该死!萧茜握紧拳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何丽君突然改口。  
    谢文东在旁哈哈大笑,眼神恢复正常,笑眯眯地说道:“萧警官,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吗?”  
    萧茜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又愤怒又尴尬,她怒声说道:“谢文东,你不用得意,我早晚有一天会找到你犯罪的证据!”  
    “是吗?”谢文东淡笑道:“有点意思!我期待那一天。”  
    “哼!”萧茜瞅瞅谢文东,再瞧瞧那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的何丽君,气得话也没说,狠狠点下头,转身走出房间。  
    她一走,市局长胡强来了精神,满面赔笑地走到谢文东近前,呵呵笑道:“谢先生,我早说过,这都是一场误会,现在终于真相大白……”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站起身,说道:“局长先生,这里,没有我的事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胡强正色道。  
    “既然这样,”谢文东微微一笑,道:“那我先告辞了。”  
    “谢先生,请慢走!”胡强象是护送重要领导似的,一直将谢文东送到警局门口。  在警局大门处,此时聚集有五、六百人,冷眼一瞧,黑压压的一片,分不清个数。这些人年岁都不大,但手中都操有家伙,一个个面露傲气,或敞着衣襟,或斜叼烟卷,丝毫未把阻拦他们入内、带有真枪实弹的警察放在眼里。  
 等谢文东从警局里出来,众人哗啦一声,皆站直身躯,自动分出一条通道。  
 当谢文东通过时,双侧众人弯腰齐声说道:“东哥!”  
 其场面之壮观,声势之浩大,让周围的警察都看得两眼发直,呆立在原处。  
 “谢文东,好威风啊!”萧茜和随她同来的便衣们站在警局大楼顶层的窗前,看着大摇大摆离去的谢文东,其中一名俊朗青年感叹说道。  
 “真是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萧茜粉面阴沉,有感而发道:“黑社会竟然猖獗道如此地步,让人寒心!”  
 “我觉得,房卫忠的死,肯定和谢文东有关系。”青年正色道。这青年不到三十,相貌堂堂,颇为英俊,只是挺直的鹰钩鼻子让他多出一丝阴冷。从他狡捷的目光中,也不难看出此人攻于心计。  
 萧茜点点头,随口问道:“小唐,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青年好似思虑地低下头,眼珠一转,说道:“我觉得,谢文东最近还会有动作,晚上,我们去监视他的举动,或许能有所发现!”  
 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但萧茜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她点点头,道:“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青年说道:“即使是监视,人不能太多,今晚我一个人去吧!”  
 “不行,那太危险了。”萧茜略想了想,不放心地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青年闻言一喜,只是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说道:“谢谢!”  
 萧茜没有过多注意他,她的目光一直停在外面的谢文东身上,她没有发现,青年脸上一闪而逝的诡笑。  
 谢文东、李爽等人分别坐上轿车,回住所的路上,李爽含愤地嘟囔道:“今天真他妈晦气,本以为在酒吧遇到一个正点的小姐,谁知道还是个警察!”  
 谢文东目光幽深,仰面说道:“省厅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派人下来查我们,其中,肯定有人在搞鬼!”  
 李爽一愣,问道:“东哥认为是……?”  
 谢文东苦笑道:“除了韩国庆之外,我再想不到其他的人。”  
 “是他?”李爽小眼睛一翻,煞有其事地沉思半晌,方点头道:“嗯,很有可能!”  
 高强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说道:“东哥,韩国庆人在C市那么久,肯定已打通省里的关系,如果不尽快除掉此人,以后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事来。”  
 谢文东仰面靠着车椅,幽幽说道:“真是麻烦啊!”  
 高强又道:“东哥,那个何丽君不能留!”  
 何丽君这次被谢文东吓倒,没敢指认他是杀人凶手,可有她在,究竟是个隐患,没准什么时候就能把你吓一跳。  
 谢文东道:“这就是斩草不除根的祸害。”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