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文东如果和金蓉长的象那才怪了。他笑眯眯的向那为漂亮的金发女生点点头,道:“你好,我叫谢文东!” 
    “谢文东……”金发女生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奇异的声调让谢文东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如此难听。她琢磨片刻,狐疑地看向金蓉,问道:“你们不是同一个姓氏?(英)”由于和金蓉是同学,又是要好的朋友,她对中国也有所了解。中国的姓氏是在名字的前面,而欧美的姓氏是在名字的后面。 
    金蓉笑呵呵道:“我们又不是亲兄妹,当然不会是同一个姓氏了。” 
    金发女生更加好奇,道:“可是,你叫他哥哥啊?(英)”在国外,无论多亲密的朋友,之间的称呼都是对方的姓名,而不会用哥哥、妹妹这样的词语。关于中国习俗上的一些特点,她这个外国人当然无法理解。 
    金蓉一时也很难向她解释清楚,挠挠小脑袋,道:“因为我们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就可以叫他哥哥啦!” 
    “啊!”金发女生听的似懂非懂,转头对谢文东伸出小手,笑道:“你好,我叫塞丽亚。(英)” 
    谢文东礼貌性的和她握了握,没等说话,一旁早已经不耐烦地金蓉拉起谢文东的袖子,急道:“大哥哥,我们该走了。” 
    “呵呵!”谢文东向塞丽亚歉然地笑了笑,‘拜拜’两字刚说出口,人已被金蓉拉走了。 
    塞丽亚没接触过东方的男孩,多少对他们有些好奇,而谢文东本身又是迷一样的人物,让人看不懂,读不透,这反而让塞丽亚对他产生浓厚的兴趣。她注视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她对谢文东的第一印象是这人的眼睛很特别,也很迷人。 
    金蓉带着谢文东先在学校里逛一圈,象是个小导游,一会指指这个楼,告诉他这是图书馆,一会又指指那栋楼说是体育馆。 
    谢文东对这些兴趣不大,不过在他脸上,满是柔和的微笑,好象真在认真聆听金蓉的讲解。五行兄弟跟在他俩身后,不远也不近,距离间隔的恰倒好处,即不至于打扰到二人,也不会在发生突然事件时抢救不及时。 
    两人足足逛了一个钟头,这还是金蓉累了,只把学校走了个大概。 
    学校附近的餐厅有许多,金蓉非常熟悉地把他领到一间中餐厅。餐厅的环境不错,虽非高档,但却幽雅干净,让人舒心。餐厅里的服务生多是在英国半工半读的中国留学生,年岁都不大,似乎金蓉经常光顾这里,和他们都很熟悉,相互之前热情地打招呼。找了一处空桌,两人坐下,金蓉笑笑呵呵地问道:“大哥哥,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谢文东含笑道:“不错。” 
    金蓉道:“等到假期的时候,我准备在这里打工。” 
    谢文东一愣,问道:“不回国了吗?” 
    金蓉道:“回国呆两天,看看爷爷,然后我就回来。” 
    “恩!”谢文东点点头,道:“也好。” 
    几个月没见,他感觉金蓉成熟了许多。听金老爷子说,刚送她出国的时候,金蓉还哭的象个泪人,十分恋家。金老爷子作为北洪门的掌门人,虽然生活清淡,但家财万贯,资产绝对是个天文数字,金蓉向来不缺钱,她能利用假期的时间打工,说明她已经开始学着独立了。 
    小丫头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只会依附在别人身旁的小丫头了!谢文东看着她,心中一阵感触,又有些欣慰。 
    见谢文东盯着自己看,金蓉心跳加速,小脸红扑扑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探头小声问道:“大哥哥,我是不是变漂亮了?” 
    谢文东一怔,眼中充满茫然。金蓉见状,撅嘴道:“那大哥哥总盯着我看什么?!” 
    “哈哈!”谢文东听完,仰面大笑,“确实变漂亮了,变成大姑娘了!” 
    这时,一名身穿服务生的中国青年走过来,放下两人刚点的饭菜,然后上下看了看谢文东,转头问金蓉道:“金蓉,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闻言,谢文东挑目,打量这个服务生。他看起来只有二十左右,年纪和金蓉相仿,个子不高,人也瘦弱,脸色微黄,显得好象有些病态。 
    金蓉看到他,笑道:“徐忠卫,他是我大哥!”说完,又向谢文东介绍道:“大哥哥,他是我的同学,徐忠卫。” 
    “哦!”谢文东点头一笑,丝毫没有架子,站起身,伸手道:“你好!我叫谢文东!” 
    徐忠卫忙和他握了握手,满脸带笑道:“原来是金蓉的大哥,你好你好,刚才金蓉已经说过了,我叫徐忠卫!” 
    呵!这人倒满客气的。谢文东又和他客套几句,才坐下。徐忠卫道:“金蓉,你们好需要什么,尽管叫我,我先去忙了。” 
    “好!”金蓉道:“你去忙你的吧。” 
    等他走后,金蓉对谢文东解释道:“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学习很努力,但家境一般,他每天都来这里打工的。” 
    谢文东望着徐忠卫在餐厅里忙前忙后的身影,叹道:“那可是很辛苦的啊。”难怪他脸色不怎么好看! 
    金蓉道:“恩!他人也很不错,可惜……” 
    谢文东问道:“可惜什么?” 
    金蓉道:“可惜总是挨人家欺负。” 
    谢文东能够理解,出门在外,本就不容易,加上家里条件一般,挨人欺负也是正常的。 
    两人边吃边聊,很快,话题转到别处。 
    餐厅里的菜肴虽然都是地道的中国菜,但味道并不怎么正宗,和彭玲的手艺比起来差的更远,还好,谢文东对吃不挑剔,依然吃的津津有味。 
    他二人吃的差不多时,餐厅大门一开,从外面走近来几位东方面孔的青年,一各个年岁不大,但衣着怪异,发型前卫,耳朵、鼻子上挂着银环,有两人胳膊上还纹着花案。只看几人的外表,就知道不象好人。 
    这几人进来之后,先贼眉鼠眼地环视一周。今天不是周末,又非饭口的时间,餐厅里客人不多,除了谢文东这两桌,只有两位客人。 
    看罢,那些人往柜台前一站,对餐厅里的几名服务生招招手,道:“过来!” 
    看到他们几人,徐忠卫等服务生无不吓的一哆嗦,仿佛老鼠见猫,一各个面如土色。 
    看几名服务生站在原地没有动,其中一獐眼青年重重拍下柜台,发出啪的一声巨响,把屋里的客人吓了一跳,包括金蓉在内。 
    谢文东皱皱眉头,举目看向那几个青年。 
    餐厅里两名客人识趣地扔下没吃完的饭菜,草草结帐,闪人走了。 
    站在柜台后的中年老板心中暗气,可敢怒不敢言,赔笑道:“各位,我们这里还要做生意,吓跑客人就不好了……” 
    没等老板说完,一名高瘦青年的巴掌也打了过去。 
    “啪!”这一巴掌打的结结实实,老板哎呀一声,眼冒金星,踉跄两步,差点倒地上。 
    獐眼青年瞥了老板一眼,哼笑两声,没有理他,对几名服务生道:“操你妈的,我让你们过来没有听见吗?” 
    众服务生相互看看,面露惊骇地缓缓走上前去。一位头发金黄,戴着鼻环的青年老气横秋地问道:“这个月,你们的费用交了吗?” 
    几名服务生闻言,忙垂下头,一各个沉默不语。 
    “妈的!”黄发青年骂道:“怎么?现在都他妈哑巴了?拿我的话当放屁吗?”说着,他吸了两口气,然后阴阳怪气地说道:“现在,交钱,把这个月的费用都给我交了。” 
    好一会,服务生没有一个动的,更没有人上前交钱。 
    黄发青年两眼一瞪,恶狠狠踢出一脚,正蹬在一名服务生的小腹上,叫骂道:“我操你妈的,你当我在和你玩呢?今天谁要是不把钱交上来,我就打断谁的腿!”说着,他向身旁獐眼青年一扬头。 
    那人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来到被踢倒的服务生近前,举起手臂就准备往他身上刺。 
    服务生惊叫一声,连连摇手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交钱!我交!” 
    “恩!”黄发青年满意地挥挥手,示意獐眼青年先站到一旁,接着,用手指敲敲柜台的台面。 
    那服务生手捂小腹,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到青年近前,将口袋里的钱统统放在柜台上。 
    黄发青年低头看了看,又歪着脑袋瞧瞧服务生,嗤笑道:“操你妈的,你糊弄鬼呢?就他妈这点钱……”说着话,他一嘴巴拍在服务生的脸上。后者一栽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角流血,目光呆滞,满面的痛苦与茫然。 
    “我等一会再和你算帐!”黄发手指他的鼻子,狠声说道,然后,又注视其他服务生,道:“你们的费用呢?” 
    慑于对方的淫威之下,又有几名服务生纷纷打开腰包,交出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钞票。 
    看到这,谢文东大感迷惑,问金蓉道:“小蓉,他们是什么人?收的是什么费用?” 
    金蓉面露怒色,道:“这些人都是中国人,但来英国却干起黑社会的勾当,英国人他们不敢惹,专门欺负中国人,至于收的是什么费,我也不清楚,不过听打工的同学说,凡是在学校附近打工的中国留学生,每月都要向他们交钱,不然,就会被他们打,被他们闹,连打工也干不下去了。” 
    “靠!”坐在他俩临桌的金眼听完,低骂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出门在外,大家都不容易,竟然自己人欺负起自己人,真是畜生!” 
    谢文东低头喝了口茶,并未说话。 
    金眼问道:“东哥,用不用我去教训一下他们?” 
    谢文东太明白被人欺负的滋味了。当年,他上初中时,正是不堪忍受别人的欺辱,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放下茶杯,摇摇头道:“不用!你能帮得了他们一时,却帮不了他们一世,如果自己选择了懦弱,那也就等于永远向人家低下头,谁也帮不了他。” 
    说话间,几名服务生纷纷交出自己的钱,只有一个人还没有交,徐忠卫! 
    黄发青年把散放在柜台的钞票收拢在一起,边清点边向徐忠卫阴笑道:“兄弟,你怎么个意思?” 
    徐忠卫咽口吐沫,摇头道:“我没有钱!” 
    “操!”黄发青年低头数钱,嘟囔道:“别人的钱都交了,只有你特殊吗?” 
    徐忠卫道:“我真的没有钱!” 
    黄发青年注意力都在手中的钞票上,随意地说道:“是不是非让我在你身上来一刀,放点血,你才能弄出钱来?” 
    徐忠卫面色一变,但语气依然坚决道:“我确实没有钱,我的钱都花光了。”
第十二章
       “钱都花光了?”獐眼青年怪眼圆翻,甩手给徐忠卫一个耳光,骂道:“操,你当我们是傻子吗?我看你还是自己交出来,如果让我们在你身上搜到,嘿嘿,别怪哥几个对你不客气!” 
    徐忠卫脸上被打的火辣辣的疼痛,他强咬牙关,对獐眼青年怒目而视,冷道:“我已经说了,我身上没有钱!” 
    獐眼青年点点头,冷笑道:“小子,你嘴硬是吧,别让我在你身上搜到,不然,老子打折你狗腿!”说着话,伸手去摸徐忠卫的口袋。后者想也没想,挥臂打开对方的手,小退半步,道:“你们别欺人太甚!” 
    “哎呀!”獐眼青年向左右同伴怪笑道:“这小崽子还敢还手,大家一起上。” 
    徐忠卫只是一名普通的留学生,加上身材瘦弱,哪是那几个小混混的对手。没等他做出反应,位于他身后的一个青年狠狠踢出一脚,徐忠卫惊叫,身体失衡,前扑倒地,刚想爬起身,那几个青年一拥而上,对着他劈头盖脸的一顿乱踢。 
    谢文东还能坐的住,但金蓉受不了,腾的站起身,怒声喊道:“你们太过分了!” 
    “咦?”听到有人打抱不平,小混混们纷纷停手,寻声望去,见是个年岁不大,又漂亮可爱的女生,与她同桌的一位青年,看起来和她年岁相差不多,长的清清秀秀,身材消瘦,一身笔挺的中山装显出几分英气。象这样的一个青年,他们当然不放在眼里。几人相视一眼,纷纷弃下徐忠卫,向金蓉的方向走过来,一各个皮笑肉不笑,贼眼在她身上打转。獐眼青年笑嘻嘻道:“小姐,你刚才说我们怎么的?过分?” 
    金蓉可不是任人欺负的角色,有金老爷子和谢文东这两座靠山,她哪会怕几个小混混。金蓉大眼睛一瞪,双手掐腰,大声道:“你是聋子吗,我刚才的话你听不见啊?” 
    獐眼青年闻言大怒,可一看金蓉白中透红的美艳面颊,怒气又全消,笑道:“小姐,火气何必那么大呢,大家交个朋友怎么样?” 
    金蓉小嘴一撇,白了他一眼,嗤笑道:“朋友?你也配!” 
    獐眼青年面子有些挂不住,脸色一沉,道:“别给你脸不要脸,想找茬,咱们出去谈!”说着,上前来拉金蓉的胳膊。 
    他的手还没碰到金蓉,却先被人打开。青年暗惊,斜目一瞧,那个身穿中山装的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的身旁,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他心中火烧,怒气冲冲道:“这里没你什么事,滚他妈一边去。”说着话,伸手又向金蓉抓去。 
    谢文东暗叹口气,和这样的小角色,他实在不想浪费时间,手臂随意一挥,再次将对方的手打开。 
    “我操你妈的,你找揍是不是?!”獐眼青年再不客气,提起拳头,准备对谢文东动武。 
    他双拳齐出,分打谢文东的面门和胸口。双拳力量不小,几乎是挂着风打向谢文东的。后者未躲未避,甚至连眼睛都未眨一下。就在獐眼青年的拳头快要击中他时,坐在一旁的金眼呼的踢出一腿,正中青年软肋。獐眼青年怪叫一声,身子受其冲力,直接飞了起来,撞在墙壁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反弹落地,青年躺在地上,哼哼哑哑站不起来,软肋凹陷好大一块,有三根肋骨被金眼一脚踢折。 
    “哎呀!”獐眼青年的同伴见他吃亏,纷纷向金眼冲过来。可这些小混混欺负一般人还可以,但碰上超一流的职业杀手,简直不堪一击。金眼出招不多,但却没有空招,招招入肉,几乎每一拳都打在对方身上,而且拳拳都势大力沉,一拳击出,总会伴随出现嘎嘎骨折的声音。眨眼工夫,那几名青年都倒在地上,要么昏迷过去,要么虚弱地呻吟着。 
    那个在柜台前数钱的黄发青年想不到金眼这般厉害,他刚准备出手,同伴已经都趴下了,心中一凉,站在原地没敢动。 
    金眼拿起餐巾,随意地擦擦手,向那黄发青年道:“你过来!” 
    黄发青年浑身生寒,面露惧色,颤巍巍地问道:“你……你想怎么样?”他吓的脸色苍白,刚才的威风劲一扫而空。站在原地没动,现在跑还来不及,哪敢主动送上门去。 
    金眼耸耸肩,笑呵呵地向他走了过去。黄发青年吓的一激灵,慌慌张张地从口袋中掏出匕首,边向金眼比画边惊叫道:“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金眼笑道:“当然是教训教训你了!”话未说完,他猛然踢出一脚。 
    黄发青年什么都没看清,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手腕发麻,匕首脱手而飞,弹出好远。他想退身,可身子却顶在柜台上,他僵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 
    金眼摇头暗笑,看了看躺在地上,满脸血迹的徐忠卫,问道:“你怎么样?” 
    徐忠卫被对方数人踢了几脚,不是很严重,都是些皮外伤,神智还算清醒,知道是他帮自己解了围,感激地点点头,咬牙道:“我没事!” 
    恩!不错!金眼在心中称赞一声,说道:“先去医院看看吧!” 
    徐忠卫忍痛摇头道:“不用了,只是小伤!”说着,混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污血。 
    那黄发青年见金眼和徐忠卫聊起来,以为有机可乘,悄悄向餐厅大门口移去。等逃出金眼的攻击范围之后,发了疯的向外跑。 
    金眼冷笑,用脚勾起一张椅子,顺势甩出。椅子在空中打着旋,在黄发青年拉门的刹那,正好砸到他双腿上。 
    这一下子砸的结实,黄发青年吭哧一声,翻滚在地,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嚎脚,腿上传来的疼痛感让他无法忍受。 
    金眼走上前,随便又拎起一张椅子,黄发青年痛的流泪直流,撅着屁股向外爬,金眼来到他身后,抡起椅子,砸在他后背上。 
    “啪!”椅子破碎,黄发青年嗓子眼发舔,喷出一口鲜血,两眼翻白,昏死过去。 
    “哼,这样就完了?!”金眼手中还抓着半截椅子腿,再次举起。谢文东突然发话道:“算了!” 
    金眼闻言,把椅子腿扔掉。 
    谢文东走到徐忠卫近前,看看他脸上的伤,感觉没有大碍,问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向你们收钱?” 
    徐忠卫不傻,看得出来,这位被金蓉叫做大哥的青年身份不简单。他道:“他们都是些恶霸,专门欺负弱小,象我们这些半工半读的留学生,每星期必须向他们交钱,不然,就会遭到他们的毒打!” 
    谢文东一笑,兴趣十足地问道:“那为什么别人都交了,而你却不交钱呢?” 
    徐忠卫握握拳头,道:“这些都是我的血汗钱,为什么要白白交给他们?打不过,我认了,但是让我交钱,我绝不会给!” 
    呵呵!真够倔强的。谢文东笑了,感觉这人比自己当年坚强! 
    金蓉在旁充满正义地说道:“徐忠卫,你不要怕,只是几个小混混而已嘛,有我大哥在,他们以后不会再敢欺负你!”说完,还不忘转头对谢文东道:“对吧,大哥哥!” 
    谢文东苦笑,自己哪有时间管这样的闲事,不过,看到金蓉充满期盼的眼神,拒绝的话已无法再说出口。他淡然一笑,向金眼扬扬头,然后用手指了指刚被打倒,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 
    金眼会意,大步走到一人近前,伸手抓住其脖领子,象拎小鸡似的把他拽起来,问道:“小子,你们的老大是谁?” 
    这青年左臂被金眼打脱臼,鼻梁骨折断,满脸都是血,见金眼又象凶神恶煞把自己提起来,心里一翻个,没听清他问什么,以为对方又要折磨自己,吓着面如白纸,虚弱地求饶道:“大哥,别打了,我服了……” 
    金眼气笑了,大声道:“我问你,你们的老大是谁?” 
    “老大?”青年先是一阵茫然,反应过来后,连犹豫都未犹豫,脱口说道:“老大叫白浩,我做的事,都是他安排的,他干的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青年也不知道对方找老大干什么,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推的倒干净。 
    金眼暗暗摇头,问道:“他现在在哪?” 
    青年道:“白天他一般都在家里。” 
    “那晚上呢?” 
    “有时候去外面玩,有时候在家。” 
    金眼翻翻白眼,道:“把他家的地址写出来。” 
    青年哭丧着脸道:“大哥,我胳膊不能动了……” 
    金眼看了一眼,冷道:“不是还有一只能动的吗?” 
    青年:“……” 
    拿着青年写好的地址,金眼将其交给谢文东。后者接过,看了两眼,揣进口袋中,随口问徐忠卫道:“在你们学校里,象你这样半工半读的学生有多少?” 
    徐忠卫想了想,说道:“有五十多人吧!” 
    谢文东道:“那每周要交多少钱呢?” 
    徐忠卫道:“五十英镑。” 
    “都是交给他们吗?”谢文东瞄了一眼地上的小混混们。 
    “是的!”徐忠卫含恨点头。 
    谢文东粗略算了算,这些人每月所收的费用差不多有一万英镑,虽然不多,但对于不劳而获来说,也是不少了。 
    徐忠卫见谢文东沉思,又说道:“听说他们还象其他学校的留学生收钱,不少人都将他们恨之入骨!” 
    “恩!”谢文东点下头,笑眯眯道:“我知道了。”说着,拍拍金蓉的香肩,道:“小丫头,我们该走了!” 
    和徐忠卫道别,出了餐厅,金蓉眨着大眼睛,问道:“大哥哥会帮他吗?” 
    谢文东无奈道:“你话都说出去了,我想不帮也不行啊!” 
    金蓉大喜,搂住谢文东的胳膊,笑道:“大哥哥最棒了!” 
    看她笑的开心,谢文东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种满足感。 
    下午,谢文东和金蓉在伦敦痛痛快快的游玩一番,送她回学校时,已是晚上十点多。直到寝室门口,金蓉还在恋恋不舍地抓着谢文东的衣袖,千叮咛万嘱咐地说道:“大哥哥,明天一定还要再来看我哦!” 
    谢文东点头笑道:“恩!快回去吧!” 
    金蓉仍不放心,说道:“不许食言!” 
    谢文东仰面轻笑,道:“我什么时候食言过,快回去睡觉吧。” 
    金蓉一步三回首地走进宿舍,直至她的身影消失,谢文东才转身离开。 
    刚走没两步,远处的金眼跑过来,问道:“东哥,那个叫白浩的人怎么处理?” 
    谢文东低头沉思。他第一次到伦敦,不想引人注意,更不想发生流血事件,不过既然答应了金蓉,总要有所行动。他想了一会,道:“我们去找他!” 
    金眼精神一振,问道:“把他干掉吗?” 
    谢文东双眼一眯,道:“看情况而定。我们在伦敦没有人,如果能收为己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