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陈百成皱起眉头道:“只怕让东哥知道,他会不高兴的。” 
“成哥放心,这事交给我办了,绝对不会让别人发现的。” 
“哦!”陈百成即没答应,也没否定,只是模棱两可地哦了一声,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他回房时间不长,那几名手下的心(金蓉手打版)腹还真把韩国庆的老婆弄来了,少妇像是个受惊的小兔子,缩在房间一角,惊慌失措的看着众人。 
陈百成见了,更是心痒难耐,不过,他仍有顾虑,一旦这事被谢文东察觉,弄不好,自己是要挨罚的。 
想来想去,他想到了格桑。如果把格桑找来,一起玩了这个女人,就算被谢文东发现,自己也有个垫背的,再则,格桑傻乎乎的,比其他人要好糊弄。何况谢文东喜爱专格桑,不会对此事深究的。(金蓉手打版) 
想到这,他哈哈一笑,对手下的小弟说道:“去,把格桑找来,就说我请他吃饭!”(金蓉手打版) 
陈百成很聪明,虽然和格桑接触时间不长,却知道什么样的话会让他动心。 格桑听有人要请自己吃饭,当即从床上爬起,满心欢喜地应约而来,结果,见到陈百成之后,饭菜没吃两口,酒倒不少灌,最后,直接醉倒在少发上。 
看着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格桑,陈百成眼珠转了转,嘴角一挑,露出阴笑,格桑这人,勇猛有余,但心智不足,或许,自己可以利用一番! 
他转身回到里屋,瞧瞧倒在床上,手脚被捆,如同一只待宰羔羊的少妇,他嘿嘿淫笑,象一头恶狼猛扑过去,骑在少妇的身上,撕扯她身上为数不多的衣裤。(
第一百二十六章
       直到当天晚上,格桑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而身边,还躺有一位浑身赤裸的美艳少妇。 
 他吓得一机灵,急忙从床上坐起 惊讶地打量四周。这时,房门一开,陈百成从外面走了近来,笑吟吟地看着格桑,也不说话。 
 ‘这……。。这是哪?”格桑看到他,仿佛看到救星,急忙从床上跳下,大声问道。 
 ‘这是我的家啊 ”陈百成笑道。 
 ‘你的家?”格桑揉揉隐隐作疼的脑袋 过了好一会,他想起来了,凌晨的时候,自己受到陈百成的邀请,来他家吃饭,结果酒喝得太多 
 他迷迷糊糊地醉倒了。他惊讶地看着床上赤裸裸的女人 问道:‘那那她由是谁?” 
陈百成笑嘻嘻道:‘兄弟,你不会这么快就把自己做的事忘了? 
“恩?” 
 格桑皱着眉头,道:‘我……我确实想不起来了。” 
 陈百成道:‘她是韩国庆的老婆,你喝醉之后,可是和她好一场翻云厦雨啊,哈哈” 
 格桑脸色一变,倒退两步,只觉得浑身无力,一屁股坐到床上。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陈百成心中暗笑,走上前来,故意装做安慰他的样子,拍着格桑的肩膀,笑道:‘男人嘛,做这样的事情很正常。兄弟,你放心吧’,今天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这是你和我之间的……。。小秘密 ” 
 ‘谢……。。谢谢 ”格桑六魂无主 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兄弟,”陈百成脸上的笑容一敛,扶着格桑的肩膀,阴声道:‘今天我帮了你,希望,以后你也能帮我 ” 
 格桑抬起头,看着陈百成,好半晌,他才木纳地点点头。陈百成见状,心中得意,忍不住仰面哈哈大笑。 
 这只是一件文东会内部微乎其微的小插曲,却为日后留下了伏笔。 
 家人被谢文东所抓,韩国庆果然控耐不住,第二天,他派人来找谢文东,约他出来,谈个明白。 
 谢文东哪会主动去和韩国庆谈,他对来人说道 ‘要谈,就让韩国庆来找我,如果今天一过,我还没有看到他出现,就让他先作好准备,为他的第一个儿子收尸吧,” 
 来人一听谢文东这话,再不敢多言,转身急匆匆地走了。 
 当天晚上,韩国庆来了,不过,却不是一个人,他几乎把二十四帮人都带了出来,人数之众多,差不多有两千之众 黑压压的聚集在小龙堂堂口外。 
 看架势,他不是找谢文东谈判的 而是来找他拼命的。黑道有发生大规模火拼的势头,警察问讯而来,数十辆警察停在周围 且有不断增的趋势,文东会这边的人还没有出来,警方的防暴大队也到场了,全副武装的警备人员一各个箭上弦,刀出鞘,面带冷俊,看样子,比场中的主角还紧张。 
 谢文东此时坐在堂口的大楼里,在他身后左右,皆是文东会的骨干。而他对面,坐有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察,四十多岁,中等身材,体型发福,略显肥胖。 
 中年警察坐在谢文东对面,双股不自然地颠着,办公室里的温度适 中,而他的脸上却流出冷汗。 
 ‘老吴,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要办事 你弄来这么多警察,这明摆着是和我们作对嘛 ”三眼站在谢文东身旁,手扶办公桌,身子微微前探。 
 ‘三眼哥讲得哪里话。调来这许多警察 并不是我的意思,这是新上任的市委书记的指示,我只是按今行事,没有办法啊 ” 
 这中年警察名叫吴振庭,是D L的市局长。由于三眼在D L的时间太长了,和他没少打交道,平日里大礼小礼始终不断,而他对文东会的实力也深有了解,不敢轻易得罪。他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希望,你两家在这个时期还是不要闹的好,有些事情,我也是很准做的。” 
 三眼嗤笑一声,道:‘那个新来的市委书记我见过,没什么了不起的,老吴,看起来你很忌惮他嘛,” 
 吴振庭叹口气道:‘不管怎么说 他都是我的顶头上司啊 ” 
 谢文东突然笑眯眯地说道:‘吴局长,我有个解决的办法。” 
 ‘哦?”吴振庭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看起来年岁不大的青年是什么身份,忙说道:‘东哥有什么办法,请直说。” 
 ‘你让你的手下,干掉韩国庆,那一切就都搞定了。”谢文东含笑说道。 
 吴振庭咽了口吐沫,苦笑道:‘让我的手下干掉韩国庆,这………。这不太可能吧 ”谢文东嘴角一桃,抽出烟,点燃,笑呵呵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十分钟后。 
 谢文东在三眼等人的簇拥下,从堂哭大楼里走了出来。他身边的人并不多,只有十几号,和对方上千人的阵势比起来,简直如此蚂蚁和大象。 
 但即使只有十几个人,也没有人会小瞧他们,文东会自身的名头,比千军万马都要重。 
 看到他,韩国庆的两眼顿时变得血红,分开周围的手下,大步迎了上去。 
 ‘谢文东 ”韩国庆满腔怒火地低吼一声,道:‘我来了,你把我的家人都放了 ” 
 ‘呵呵”谢文东悠悠而笑,摇头道:‘真想不到,韩先生竟然还是个顾家的人。” 
 ‘你少他妈和我废话 ”韩国庆怒声道 ‘你究竟放不放人” 
 谢文东耸肩笑道’‘放人怎样,不放又怎样?” 
 韩国庆咬了咬牙, 阴阴一笑,道‘谢文东,如果你不让我好,嘿嘿,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看见了吧’,周围到处都是警察,一旦动起手来,你和我一样,都吃不了兜着走,” 
 谢文东环视一周。周围的警察确实不少 大致有数百人,除了封锁四周的街道之外,在附近的高层建筑上都埋伏有狙击手,阵势之大,实属罕见。 
 他笑道:‘看来,韩先生是有备而来了。” 
 韩国庆冷笑道:‘我知道你想杀我,如果我不事先向市委书记打好招呼,就这么来了, 岂不是中了你的圈套 ” 
 谢文东闻言, 心中自然明了。警方出动如此多的警察赶到这里,局长吴振庭的解释是接到市委书记的命令,谢文东还以为这是他的托词,现在看来,事实确是如此,只是,市委书记小消息是来自韩国庆。韩国庆这招还挺聪明的,知道市委书记新上任不久,生怕发生乱于,利用这点,来为他自己做掩护。暗中冷笑一声,谢文东说道:‘即使韩先生把 
事情都算得这么周全,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韩国庆面色阴沉道:‘当然是带回我的家人。” 
 谢文东淡然笑道:只怕,我会让韩先生你失望了。” 
 ‘你这什么意思?”韩国庆变色道:‘谢文东 你是瓷器,我是破罐子,撞在一起,吃亏的人可是你 ” 
 ‘哈哈 ”谢文东仰面轻笑,随口说道 ‘不是我不想放人,而是放了也没有用。” 
 韩国庆闻言,皱起眉头,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谢文东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消息,下面的兄弟一下小心,把你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杀了。” 
 ‘什么?”听完这话,韩国庆脑袋嗡了一声,踉跄着倒退两步,多亏周围的手下人机灵,将他扶住,不然,他恐怕得坐地上。好半晌,他甩开两旁搀扶他的众人,两眼通红地看着谢文东,咬牙颤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你的老婆和孩子都死了。”谢文东无奈地摇摇头,状似伤感地说道:‘关于这一点,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 ” 
 ‘我操你MA,谢文东 ”不等谢文东说完话,韩国庆如同恶急了的野狼,飞身扑到谢文东近前,猛的一记重奉,打向谢文东的面颊。 
 这样的攻击,谢文东根本不放在眼里,如此平凡无奇的速度,他闭着眼睛也能闪开。 
 不过,这次他却偏偏没有躲闪,硬挺着让韩国庆的奉头打在自己的脸上。 
 ‘啪!’谢文东身子一震,摇摇晃晃倒退两步,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爽脸色急变,晃身就准备上前,高强忙的一伸手,将他的衣服抓住,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亭爽深深吸了口气,原本已抬起的腿又慢慢放了回去。 
 不等谢文东爬起身,神智已疯狂的韩国庆大步走到他近前,一只手抓住谢文东的衣领于,将他硬生生提起来,另只手则从肋下拇出手枪,枪口顶住谢文东的太阳穴,撕声裂肺地吼道 ‘谢文东,你杀我全家,我让你偿命” 
 ‘你杀了我也没有用 ”谢文东擦擦嘴角的鲜血,说道:‘那并不能换回你全家的性命” 
 他不说这话还好点 韩国庆听完 感觉谢文东就是在嘲笑自己,他最后的一丝理智也桩怒火烧光,他扳动手枪的顶着。咬牙切齿道:‘谢文东,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做垫背,”说着话,他的手指慢慢扣动扳机 
 ‘嘭 ”沉闷的枪声撕裂夜色的宁静。 
 谢文东仍站在原地,动也设动,但韩国庆却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 
大口喘着粗气。 
   (陈百成以后到底日后留下了什么伏笔呢?请继续关注坏蛋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上次你帮了我的忙,我还没有好好感谢你呢!”丁洁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红唇开启,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谢文东淡然道。
    听了这话,丁洁对他的好感又增加几分,笑道:“那怎么行!一会,我请你去吃饭吧!”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吃饭可以,但我不习惯让女人请客。”
    这时,丁洁周围的女生纷纷转回头,好奇起打量谢文东。她们都是与丁洁在一起四年的同寝室同学,对她也十分了解,正因为这样,她们才更加奇怪,丁洁平时对男生都是不冷不热的,当然,只有一个人除外,但是今天却奇怪得很,竟然对一个陌生的青年有说有笑的,还要和他一起去吃饭。其中一个女人问道:“小洁,你们认识吗?”
    “恩!”丁洁点点头,笑道:“他叫谢文东,是我的朋友!”说着,她又帮谢文东介绍自己身旁的几个女生。
    “朋友?”几个相互看看,满脸的茫然,既然是朋友,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想罢,忍不住又重新打量起谢文东的模样。
    谢文东不是让普通人第一眼看上去就会印象深刻的那种,但是,若仔细观瞧,又会让人觉得他非常独特。他身上有种阴柔而又神秘的气质,再配上他那双细长的单凤眼,漆黑发亮的眼眸,使人的眼光会不自不觉地被其牢牢吸引住。
    “你们好!”谢文东被几个女生盯着看,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面色微微一红,笑眯眯地摇手打招呼。
    好有意思的男生,竟然还会脸红!几个女生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等球赛结束之后,谢文东和丁洁去饭店吃饭,和丁洁一起的几个女生则回学校去了。在回学校的路上,其中一个女生悄悄给韩非打去电话“小非,你有麻烦了!”
    听声音判断出是丁洁的同学,韩非笑了,不解地问道:“我能有什么麻烦?”
    那女生笑:“你有情敌了!”
    “哦?”韩非愣了一下,仰面大笑,他百分之百的信任丁洁。韩非笑问道:“是谁啊?”
    “我告诉了你,你回来可要请我吃饭。”女生咯咯笑着,笑得很贼。
    “没问题。”韩非答应得干脆。
    “他是小洁的朋友。”女生压低声音,道:“他的名字叫,谢文东!”
    韩非听完,倒吸口冷气,面色瞬间凝重起来。
    “我给你这么重要的情报,你可要说话算话啊,回来请我吃顿大餐……喂?喂?”女生的话还没有说完,韩非那边的电话已经挂断。
    这女生和丁洁一样,都不知道韩非的真实身份,只是因为丁洁的关系,平日里经常接触,所以顺理成章的成了朋友。她把丁洁和谢文东出去吃饭的事情告诉韩非,其实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逗逗他,顺便敲他一顿,只是她没有想到,这简单的几句话,却差点把韩非急疯了。
    九州酒店。
    当丁洁跟着谢文东来到酒店门前的时候,她看了看酒店的大门,暗暗咽下一口口水,低声道:“我们……不用到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吧?!”
    “高档吗?”谢文东挠挠头发。他虽然不是奢侈的人,但三星级的酒店对于谢文东来说,实在太平常不过了。
    “唉!”丁洁叹了口气,偷偷摸摸自己干瘪的钱包,撅着嘴,满脸的哭丧。
    看她这个表情,谢文东了然于胸,哈哈而笑,说道:“放心吧,我说过,这顿饭是由我来请的。”
    丁洁倔强地摇头道:“那怎么可以,我说我请,就是我请!”说罢,她将心一横,大步向酒店内走去,她是打定了注意,大不了下半月的生活费不要了,也不能让自己食言。
    真是个倔强的小姑娘。谢文东暗自己摇头,在后面一把拉住丁洁手腕,笑道:“我想起来了,这附近,有一家非常不错的饭店。”
    谢文东所说的这个“非常不错”的饭店只是一家门面不大、内部空间不大的小烧烤店。里面的环境虽不至于脏乱,但也不简陋得很。
    他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样的地方,只是在路边随意找的一家,他感觉,在这里吃饭,应该不会对丁洁造成负担。
    当烧烤店的饭板将烤肉端上来,谢文东大口大口地吃着还不时夸赞其味道鲜美时,丁洁突然感到很窝心,为谢文东的体贴,也为他的善解人意。
    谢文东的年纪与丁洁相差不无,至少不会比她大,但看他行事的风格,却异常成熟,让人往往会忘记他的实际年龄。
    丁洁此时正有这样的感觉,她双肘拄着桌面,两手托腮,直勾勾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将递到嘴边的烤肉放下,笑呵呵地在丁洁眼前挥了挥手,问道:“小姐,我脸上长花了吗?”
    丁洁如梦方醒,急忙坐直身躯,面色羞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刚才一直在想,如果我能有你这样的一个哥哥,就好了。”
    谢文东眨眨眼睛,接着,哈哈大笑,现在他能体会韩非为什么会挑选这样一个女朋友了,不仅因为丁洁漂亮,可能更是因为她的率直吧!他笑道:“如果你愿意,我当然也不会介意。”
    丁洁一怔,没听懂他的意思,茫然问道:“什么?”
    谢文东道:“做你的哥哥啊!”
    丁洁也笑了,故意上下打量谢文东,撇嘴道:“你看起来还没有我大呢,竟然充当起大哥了!”
    谢文东耸肩而笑,道:“呵呵,开个玩笑而已。”
    “我知道啦!”
    这顿饭,两人都吃得很开心,话也谈了很多,对谢文东,丁洁生出一种亲近感。同样,谢文也觉得丁洁是个十分独特又迷人的女孩子,只可惜,她是韩非的女朋友,更可惜的是,他和韩非是死敌。
    饭后,谢文东要送丁洁回学校,后者婉言拒绝了。谢文东也不勉强,虽然接触她时间不长,却能感觉得到,丁洁是个个性独立的女孩子。
    两人相互道别,看着丁洁笑呵呵离去的背影,谢文东感触良多,他不知道,以后两人还没有见面的机会,即使有,还会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吃饭吗?恐怕,那很难了……
    “东哥!就这么放她走了吗?”三眼象幽灵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谢文东的身后,望着丁洁消失的方向,脸上流露出失望之色。
    谢文东没有回头,仰起头,淡淡地说道:“她只是个平凡的女孩。”
    三眼道:“但她是韩非的女朋友。”
    谢文东眯眼一笑,说道:“她是谁的女朋友,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重要。”说完,他摆了摆手,走向路边停靠的轿车。
    三眼垂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夜,谢文东正在沉睡中,手机突然响起。好半天,他才从床上坐起,迷迷糊糊地摸出手机,接听,道:“喂?
    “谢文东!”电话那边传来冷如冰霜的声音。
    一听说话声,谢文东顿时精神起来,睡意全无,他幽幽一笑,道:“韩非?”
    “是我!”韩非的话音依然冰冷,他说道:“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是男人与男人的事情,你不应该扯到女人身上。”
    看来韩非是为了自己和丁洁吃饭的事。谢文东打个呵欠,反问道:“韩先生,这么晚打来电话,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韩非冷道:“这些事情,没有必要现在谈,我要睡觉了。”说着,他将电话挂断,嘴里自言自语地嘟囔道:“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他刚重新躺在床上没五秒钟,手机又响起来,他深深吸了口气,抓起电话,不满道:“韩先生,你还有完没完了?你不想睡觉,可是我想!”
    韩非气得直哆嗦,几乎咆哮地说道:“睡觉?谢文东,你想怎么样,你直说吧!”
    谢文东一愣,皱着眉头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韩非声音微微发颤,怒声道:“你挟持了小洁,竟然还问我什么意思?”
    “啥?”谢文东听得一头雾水,笑道:“我挟持了丁洁?你开什么开玩笑?”
    “谢文东,你别他妈和我装糊涂。”韩非气道:“既然你都做了,还有什么不承认的,你究竟想怎么样,你直说吧!“谢文东越听越糊涂,苦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韩非怒极,大声喝问道:“小洁自从和你出去吃饭之后,就一直下落不明,手机关机,现在也没有回学校寝室,谢文东,你说,你把小洁弄哪去了?”
    谢文东吸了口气,惊问道:“丁洁没有回学校吗?”
    “废话!”韩非咬牙道:“请你不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会。”谢文东道:“我和丁洁吃完饭后,她就回学校了,至于她为什么没有在寝室,那我就不清楚了。”
    谢文东也很奇怪,如果韩非说得是真的,丁洁下落不明,那会是被谁绑走了呢?自己没有做过,难道是南洪门的人?那不可能啊,如果是他,自己不会毫不知情的,不会是张哥吧……
    谢文东想到了三眼。
第一百二十九章 无法无天
       误会?”韩非冷哼一声,说道:“谢文东,我希望你能象个男人一样和我来决斗” 
  “呵呵’谢文东悠然而笑,道:“谢谢你的提议,我会考虑的。”说完,他挂断电话,随后拨打三眼的电话号码。 
    三眼此时也已入睡,接到谢文东的电话,他也感觉很奇怪,不知道东哥这么晚找自己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他睡眼膊胧地问道:“东哥,什么事?” 
“张哥,你到房间来一趟,顺便,把各堂主一并叫来”。“谢文东幽忧说道。 
    三眼闻言皱了皱眉头,拿起床头柜的手表一看,现在才凌晨两点。他不确定地问道:“东哥,现在吗?” 
    谢文东肯定地说道:“现在,” 
    三眼嘘了口气,急急忙忙的从床上爬起  快速地穿好衣服。 
    时间不长,文东会各堂口的堂主几乎同时到达谢文东的房间。 
    谢文东这时已衣装整齐地坐在房间内,众人见他面色低沉,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一各个默不做声地坐在左右,静等他说话。 
    见人都来得差不多了,谢文东抬起头,环视一周,说道:“丁洁和我吃完饭之后,一直没有回学校,而且手机始终关机。” 
    众人听完这话,皆感莫名其妙,相互瞧瞧,没明自东哥的意思。 
    谢文东看向三眼,问道:“张哥  她在你的手上吗?” 
    三眼愣了一下,脑袋摇得柬拨浪鼓似的  忙道:“东哥没让我去动 
她,我哪敢自做主张?  ” 
    谢文东点点头,  又问道:“会不会是你下面人做的?” 
    三眼挠挠头发,边拿手机边说道:“东哥,我问一下。” 
    听东哥的意思,丁洁似乎被人绑架了,三眼自己也不敢确认究竟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