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6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耍皇鞘奔湮侍狻!
    三眼道:‘东哥,只怕把山口组的人逼极了,他们会对丁洁不利。 
    高强冷酷地说道:‘丁洁若是死了,韩非会疯的,青帮会与山口组不共戴天,那对我们来说,十分有利。” 
    这个道理,三眼也明自,只是,东哥却未必愿意看到丁洁死在这里。他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没有多说什么,只简单地说道:‘救她!’ 
    三眼转头对高强一笑,后者则面无表情,满脸的冷漠。 
    这时,众人身后传来咣当一声巨响,别墅大门应声而开,从外面,冲进来一人。 
    三眼和李爽等人皆吓了一跳,纷纷将枪口指向来人,等他们看清楚之后,长出一口气,原来,从外面,十进来的正是姜森。 
    外面的枪声依然密集,不知道姜森突然进来干什么。不等三眼发问 
  姜森咧嘴一笑,反手将门房关好,说道:‘外面的战况大局以定,我来看看这里需不需要我帮忙。”其实  他是担心谢文东的安全,怕他在枪战中发生意外。 
    三眼笑道:“老森来得正好  ”有姜森这个枪法高手在,打开局面应该不成问题。 
    果然,姜森的加入,给山口组的人带来不小的威胁。 
    他只开了三枪,却又两枪命中目标,随着两名山口组成员应声倒地其他人吓得躲藏在掩体后,再不敢轻易露头。 
    山口组的人不露头,谢文东这边也不敢出去,双方僵持不下。 
    姜森边开枪压制对方,边问道:‘东哥  丁洁在哪?” 
    谢文东一指沙发的方向,说道:‘在沙发后面,不过,山口组带队的头头也在那里 ! ” 
    姜森点点头,说道:‘东哥,我冲过去。” 
    谢文东拉住他,摇头道:‘不行,太危险了。”莽撞过去,不仅姜森容易发生意外,丁洁也会有性命之忧。 
    李爽在旁说道:‘东哥,我有办法。” 
   ‘哦?”谢文东挑起眉毛。别看李爽平时大咧咧的,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但有时心细得很。只见他从把手伸进口袋里,摸了半晌,从里面抓出一个深绿色圆咕隆东的东西。谢文东、三眼等人定睛一看,原来是枚手雷。三眼歪着脑袋、两眼瞪得溜圆地看着他  道:  ‘小爽,你又带手雷了?” 
    李爽嘿嘿笑道:‘这东西带在身上,有备无患嘛,” 
    三眼气道:‘妈的,一下小心,这东西也能要你的命” 
    李爽撇撇嘴,没理他,对谢文东道:‘东哥,  咱们用这个,把那个日本老头逼出来  ” 
    三眼道:‘你疯了,手雷又及长眼睛,弄不好,会连丁洁一起伤到的。” 
    谢文东看着李爽手中的手雷愣了愣神,随后悠然一笑,说道:‘小爽的主意不错,咱们就用手雷把石田章六逼出来,” 
    说话间,他抓过手雷,看也没看  直接扔了出去。 
    引手雷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砸在墙壁上,刚好反弹到沙发后面石田章六的眼前。 
    石田章六做梦也想不到,谢文东会扔出如此致命的武器,而且,丁洁还在自己手里的情况下。 
    他第一反应是谢文东疯了,第二反应是赶快闪! 
第一百三十二章
        在枪战中,人的神经本来就紧张到了极点,石田章六也不例外,尤其山口组还是占劣势的情况下。这时,他根本没有闲心去仔细查看扔过来的手雷有没有拉线,出于本能的,他推开丁洁,飞身从沙发后窜了出去。别看是六十出头的老头子,这一窜,也足足窜出三米多远,扑通一声,扑倒在地,把自己摔得直流冷汗。不过也顾不了那么多,他双手抱头,叱牙咧嘴的等手协爆炸。 
暗处的谢文东看得清楚,心中一喜,几乎在石田章六窜出去的同时,他也纵身跳了过去。 
等了几秒钟,石田章六仍没听到爆炸的声音,这时他意识到不对劲,扭头仔细一看,才发现扔过来的那是一枚没拉线的手雷,他鼻子差点气歪了,刚想从地上爬起,跳出的谢文东已到了他眼前。石田章六尖叫一声,想把摔落的手枪拣起,可谢文东哪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抡起一脚,正中他的面门。 
“哎呀!”石田章六失声痛叫,双手捂面,趴在地上,鲜血顺着手指缝隙渗出。 
听到石田章六的叫喊,房间里山口组的人员都知道他发生了异常情况,有两人从掩体后露出头想看个清楚,结果随着两声枪响,两人的脑袋上各出现个血窟窿。姜森的枪法向来是又狠又准的。 
有了姜森强有力的压制,三眼、高强、李爽等人变得异常轻松,纷纷从玄关走出,向剩下那几名山口组人员的藏身之处一点点逼过去。 
谢文东踢翻石田章六,唰唰几下,脱掉外衣,回手披在丁洁的身上,顺便,他又将丁洁的绑绳和眼罩卸掉。 
恢复自由的丁洁脸色煞白,眼中仍残留着泪水,她举目看向面前的谢文东,声音沙哑的说道:“真的是你?” 
谢文东点点头,微笑爬到他的脸上,说道:“是我!我来救你。” 
刚才,丁洁虽然看不见,可她能听得见谢文东和石田章六的对话。她后退了两步,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你是黑社会?!” 
谢文东默然,也是默认。 
丁洁站起身,又向后退了两步,摇头说道:“真想不到,你竟然是黑社会里的人。” 
丁洁的反应,出乎谢文东的意料。按理说,在危机时刻,在枪林弹雨中,把她从敌人手里救出,换成平常的女人,此时要么抱着谢文痛哭,要么会吓得缩成一团,可丁洁没有,甚至没有一句感谢的话,在她的眼神中,有的只是冷漠与敌视。 
谢文东暗中叹了口气,说道:“你不喜欢黑社会。” 
丁洁拢了拢谢文东披在她身上的衣服,点头说道:“是!我讨厌黑社会,也不想和坏蛋成为朋友。” 
谢文东幽幽道::“可是,你不知道,现实中的社会比黑社会还要黑暗。” 
丁洁摇了摇头,刀子不想说话,也不想听谢文东的解释,她疲惫地说道:“我想回家。” 
这时把几名山口组的人解决掉的三眼等人走过来。李爽哼道:“你这个人真不知道好歹,东哥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你非但没感激的话,态度还这么冷漠,是不是太伤人心了,何况,韩……” 
“小爽!”谢文东打断他下面话,对三眼道:“张哥帮我送丁小姐回学校!” 
这一声,“丁小姐”叫得异常疏远,也让丁洁心里有股说不出的不痛愉。她赌气似的转过身,不再看谢文东,边往外走,边说道:“你的衣服,等我回学校的时候会还给你。” 
“妈的!”李爽气骂道:“这个小三八,真是狗兄弟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算了!”谢文东笑眯眯地摆摆手,道:“由她去吧!我做了一个朋友应该做的,只求问心无愧,其他的也就不需再强求了。” 
李爽不解地看了一眼谢文东,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东哥干吗非要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呢!“ 
谢文东走到石田章六近前,低头看着他。石田章六此时趴伏在地,两眼紧闭,一动不动,看样子是错了过去。谢文东心中冷笑,他下脚的力度,他自己当然再清楚不过。他笑道:“石田先生,不要再躺在地上装死了,站志来吧!“ 
不知道石田章六是真装死不是假装死,谢文东说完话,他仍是动也未动。 
  谢文东猛然想起什么,问李爽道:“那个日本翻译哪去了?” 
李爽听完,眨眨眼睛,结巴道:“不……不知道啊……” 
“什么不知道。”高强在旁冷道:“刚才已经让小爽干掉了。” 
李爽没好气地瞪了高强一眼,意思说:“就你嘴快!” 
高强眉毛一挑,疑道:“小爽,怎么个意思?”“……” 
“没有翻译也不要紧,反正,他已不需要了。”说着话,谢文东弯下腰,一把扣住石田章六的脖子,接着一用力,将其硬生生提了起来。 
石田章六虽然又疲又小,但体重也有一百出头,谢文东单手将他提起,其臂力之强,也可见一斑。 
老头子又脚悬空,脖子被谢文东紧紧捏着,只是一会工夫,整张脸憋成紫色。他装不下去了,再装下去,就得被谢文东活活掐死。他猛的张开眼睛,手脚乱舞,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谢文东嗤笑,一松手,将石田章六放下。 
石田章六偷眼环视一周,见周围都是谢文东的人,心中更寒,他哆哆嗦嗦地说道:“谢先生,你……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日)” 
谢文东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看他的表情,十有八九在求饶。山口组的人,也不过如此,在生死关头,骨头依然会软的。他笑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想,你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不过,那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不可能放你回日,因为你犯的错误,不可原谅。”说话间,他向姜森伸了伸手。后者明白,从怀中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交给谢文东。谢文东接着卡片,随手一弹,卡片落在石田章六的面前。 
谢文东的话,石田章六的确听不懂,但卡片上那个血红的“杀”字,他可认识。他脑袋嗡了一声,文东会的黑帖他听说过,想不到,这东西落到自己身上了。 
石田章六吓得脸色苍白,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谢文东藐视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俗话说人越老越怕死,这话果然不假。出来混的,如果不能将生死置之度外,只靠年轻时打下来的江山,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只是在帮你解脱!”说话间,谢文东掏出手枪,对准石田章六的脑袋,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嘭!一股鲜血从石田章六的后脑喷出,跪地的身体仰面倒了下去。 
石田章六绑架的是丁洁,看起来和谢文东没有多大关系,可是,对方误认为丁洁是谢文东的女朋友,所以才挟持她,若是换成另外一个女人,他们也会这么做的,而且,石田章六在认为丁洁是谢文东女朋友的情况,竟然还敢当着那么多人面前轻薄她,这让谢文觉得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所以,他杀石田章六时非常的干脆,一枪要了他的性命。(这个小日本色棍应该凌迟!) 
他看也没看地面的尸体,转身对高强道:“强子,把这里处理干净,尸体就地掩埋。” 
“我明白!”高强答应一声,开始组织人手清理尸体和血迹。 
别墅外的战斗早已结束,山口组的人或死或逃,现场已再找不出一个活口。 
回堂口的路上,姜森房说道:“东哥,这次我们和山口组的仇怨算是彻底结下了,以后可要多加提防他们的报复行动啊!” 
和魂组作战那么久,姜森对日本人的禀性也有一定了解。日本人不仅记仇,而且还非常执著,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谢文东耸肩笑道:“让他们尽管来好了,魂组就是他们的榜样。” 
姜森顾虑道:“明刀明枪的来,我们当然不怕他们,我只担心,怕他们来阴的。” 
谢文东点点头,幽幽说道:“看起来,我们还得用赤军来牵制他们。” 
姜森道:“山口组不是魂组,他们比魂组的实力要强十倍百倍,只怕赤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谢文东仰面而笑,问道:“老森,你怕了?” 
姜森面色一怔,摇头道:“只要有东哥在,哪怕与天王老子为敌,我也不会害怕。” 
谢文东笑道:“这就对了!这是中国,山口组的实力再强,在这里也会大打折扣,没有什么好顾虑的。真正可怕的对手,是来自国内的敌人。” 
姜森疑道:“东哥说的是韩非?” 
谢文东道:“也包括向问天。无论是青帮还是甫洪门 一旦实力强大起来,都会成为我们巨大的阻力。”  
姜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第二天,谢文东起程,坐飞机去了T市。  
s市一战,韩非虽然大败,退到江苏,但青帮的势力依然存在,如果不抓住这个机会对其大规模清剿,那以青帮的财力,很可能使星星之火又变成燎原之势。  
谢文东是不会给韩非这个机会的。  
只是,让谢文东没有想到的是,韩非并不在江苏,而是在得知丁洁失踪之后,连夜去了D L。 
第一百三十三章
       谢文东到达T市当天,召集东心雷、任长风等人开了一次会议,主要是商讨消灭青帮位于北方的势力。东心雷说道:“东哥  我觉得现在应该全力进攻,不给青帮留下喘息之机。” 
    灵敏担忧道:“只怕韩非不会坐在家里看着我们把他们北方势力歼灭的。” 
    任长风大笑,傲然说道:“他不来也就算了,若是再敢来,只怕他就不会象上次那么好运了。” 
    灵敏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上次韩非之所以大败  是因为文东会突然杀出三个堂口的关系,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打韩非个措手不及,搅乱了他整盘计划,以韩非的为人,吃过一次亏  肯定会有所防备,何况,这次东哥回来,并未带文东会的人,再想那么轻易打败他  太难了。 
    看出她的顾虑,任长风哈哈笑道:‘怕什么? ! 青帮实力强,我们的实力也不弱,只要有东哥在这里坐镇指挥我们,咱们不会吃亏的。” 
    谢文东见众人都说得差不多了,他方开口说道:‘我也赞同老雷和长风的意见,现在正是该全力进攻的时候。”说着  他顿了一下,站起身形,走到地图前,举目看了片刻, 又道:“老雷  山东、河南的青帮势力交给你了,由你去组织那里各堂口的兄弟进攻,势必要将这两个省的青帮人员全部清空。” 
    东心雷起身领令,正色道:“是,东哥 ! ” 
    ‘长风 ”谢文东又指了指地图,说道:‘山西的青帮势力由你去处理。” 
    ‘是  ” 
    ‘小敏,你以前是陕西的堂口的堂主,对那里的环境比较熟悉,所以,那里就交给你了。” 
    •;没问题。” 
    谢文东象发牌一样,将北方各省分摊下去,由北洪门内的高级干部全权负责。而他自己坐镇T市,掌控全局。 
    很快,北洪门和青帮的,冲突再次打响,北洪门刚取得一场大胜仗,气势正旺,一路打下来,势如破竹,青帮各堂口根本抵挡不住。 
    告急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到镇江,向韩非求援。可是,各堂主并不知道,韩非此时并不在镇江,坐镇的人是副帮主唐堂。 
    唐堂是地地道道的台湾人,领导一方绝对绰绰有余,但要说控制全局的能力,比起谢文东和韩非这样的天才,就显得稍微差了一些。突然面对北洪门在北方展开全面进攻,他一时间也慌了手脚,只是不停的从南方调派人力,增援北方,可是,南北距离甚远,加上调动的人员又多,往往援军还在路上,堂口便先被北洪门打垮,等援军好不容易赶到目的地时,迎接他们的是北洪门严阵以待的迎头一棒。 
    青帮势力连连溃败,唐堂急得如热锅蚂蚁,连他自己都记不清给韩非打去多少追电话,催他回镇江。 
    韩非此时正在D L,陪受到惊吓的丁洁,每次接到唐堂的电话,他都说:‘等小洁没事之后,我自然会回去,” 
    唐堂急得焦头烂颧,追问道:“那得等到什么时候?现在的局势异常紧张,那可不等人啊 ………… ” 
    韩非回答得干脆,不客人拒绝地说道:“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要看到小洁没事之后才会离开。” 
    唐堂听完直跺脚。韩非喜爱丁洁的程度,他当然了解,只是在这个关键时刻,韩非却停留在DL,实在不是时候。他想说让韩非把丁洁一并带到镇江算了,可转念一想,说了也是白说,丁洁讨厌黑社会,这点他知道,如果让她到镇江,没准会发现韩非的真实身份,使两入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韩非肯定不会这么做的,何况,韩非一直都主张,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影响到丁洁的正常生活。 
    开战三天。身在T市的谢文东始终在关注全局,不时将双方的动向在地图上做好标注。三天下来,他觉得青帮的总体行动只能用混乱来形容。 
    下午,灵敏返回。陕西地处偏远,青帮势力不多,加上她对当地的情况异常了解,所以很快便将那里的青帮主力歼灭,剩下的小股势力,她交给当地的堂主处理。看到她,谢文东面露喜色。连日来的征战,灵敏虽然疲惫,但脸上却显露出迷人的光辉,不用问也知道,她是得胜而归。 
    灵敏先将陕西的情况大致向谢文东讲解一道,然后,她又询问其他地方的形势如何。等谢文东说完,灵敏奇怪地说道:‘这次我们打得太顺利了,顺利到我甚至怀疑我们的对手究竟还是不是青帮。” 
    ‘是啊!”谢文东指着被他涂抹得乱七八糟的地图,笑道:“你有没有发现,青帮每个堂口在告急的时候,他们总是从南方调集援军,可是,远水解不了近喝,他们南方的帮众虽然是支生力军,但路途遥远,而且又不可能全部人员都坐飞机赶来,这势必会耽误时机。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不从就近的堂口抽调入力,会弃一两个,甚至三四个堂口,而巩固一个要点,就算不能反击,至少也能守到援军的到来 ,到时依仗人数上的优势,再图反攻,不是更好?以韩非的头脑,肯定不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我敢肯定,这次指挥青帮作战的人,肯定不是韩非。” 
    灵敏心中一惊,忙问道:“不是韩非在指挥,哪会是谁?韩非去哪了?” 
    谢文东耸耸肩,笑眯眯道:“天知道。” 
    到了第五天,北洪门下面的探于终于带回韩非消息,称韩非此时在D L。 
    谢文东一怔,问道:“他去D L干什么?” 
    那探子说道:“据我从青帮内部得到的消息,是因为丁洁受到惊吓韩非去D L陪她,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 
    ‘原来如此!”谢文东比然大悟,难怪青帮这次的战术看起来不象是韩非在指挥,原来他根本没在镇江。 
    这个人可真是奇怪,让人想不明自,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他竟然不坐镇本部,而反去陪伴已没事的女朋友,真不知该骂他愚矗,还是赞他多情。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腥。真正的英雄,历来都是爱江山,更爱美人的。谢文东仰面而笑,声音中却多少带些落寞,说道:“为什么,和我作战的总是这样的人,在他们面前,我只能是彻头彻尾的坏蛋了。” 
    他这是有感而发,向问天为人光明磊落,正气凛然,而韩非爱憎分明,充满血性,这两人若是拿到古代,想必都会成为流传千古的英雄。 
    谢文东幽幽而叹,苦笑道:“真不知道,是他们成就了我,还是,因我而照亮了他们。” 
    灵敏在旁小心翼翼地说道:“东哥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英雄!”谢文东精神一振,哼笑一声  笑眯眯道:“这个时代是不需要英雄的时代,不想被淘汰,我只有去做得比别人坏” 
    我会一直跟随在东哥身边的。灵敏看着谢文东,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 
    直至到开战后的第八天,韩非才从D L回到镇江。八天的时间不算长,可对谢文东这样的人来说,足可以做完很多事。此时的战事,已完全不受青帮所控制,战局上的溃败,还有士气上的低落,都是另青帮为之头痛的难题。 
    如果北洪门没有出现大的失误,青帮想反击收回失地  基本上不可能。 
    韩非不指望谢文东会出现失误,他当机立断,把青帮位于北方的残余势力全部回缩,退到南方。 
    这个办法虽然让人准以接受,但为今之机,也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损失。 
    谢文东在北方大获全胜,北洪门上下自然欢呼雀跃,南洪门也大受鼓舞,不管他们把谢文东看成敌人还是朋友,总之能让韩非受挫,他们还是很兴奋的。 
    不过,南洪门很快就兴奋不起来了。韩非虽然撤出东北方势力,但很快将矛头对准南洪门。谁都没有想到,韩非在如此劣势的情况下,竟然会主动进攻南洪门,包括谢文东和向问天两人也同样没有想到这一点 
    韩非的意图很简单,他希望以此来扭转劣势,既然己方在北面失利,那么,就在南面再找回来。 
    韩非将从北方撤回的人力安置在青帮与北洪门的交界处,然后亲自指挥南方势力对南洪门发动进攻。 
    刚开始,青帮对南洪门的攻势就异常凶猛,加上南洪门自身准备不足,连连被攻下数个堂口,还好,向问天很快就反应过来,稳住阵脚,双方由一攻一守,又变成了对攻。 
    黑道的混乱情况越演越激烈,中央哪能坐视不理,很快,政治部的东方易亲自找上门来。他似乎将黑道的混乱都推在谢文东一个人身上,认为那就是他的错,所以在他来的时候,是气势汹汹的。 
    P s:感谢下午来参加读者交流会的朋友们,是你们让六道专区不会冷场。另外谢谢大家对坏蛋的支持,我会更加努力去完成它(精彩故事请期待第一百三十四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北方的争斗结束,谢文东难得的能休息两天,他靠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半眯缝着眼睛,听着他喜爱的舒缓的音乐,仿佛身上的疲倦都被音乐冲洗干净。 
    这时,房门一开,东心雷走进来,轻轻来到谢文东身边,低声说道‘东哥,政治部的东方易来了。” 
    ‘哦!”谢文东淡然地应了一声  道:“我知道了。” 
    东心雷又补充道:“东方易是气冲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