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双,你可真够关心我的。” 
    秦双面色一正,道:“我是你的私人医生,我要对你的身体负责。 
    第二天,谢文东在秦双和任长风的陪同下,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数名专家级医生为他做了全身检查,除了血糖较低外,再没有其他的毛病。得到医生的检查结果后,谢文东对秦双笑道:“怎么样,我就说我没有问题嘛,” 
    看他笑得得意,活象是个孩子,秦双也乐了,摇摇头,说道:“真是搞不懂,你怎么会患上低血糖,只有长期营养不良的人才会得这种难以完全根除的病。” 
    谢文东耸耸肩,笑道:“是吗?那就奇怪了,我应该不会营养不良吧?    ” 
    他是文东会和北洪门两个帮派的老大,旗下的资产有多少,连他白己都说不清楚,他从来没有因为钱而发愁过  当他拿出数亿元从澳洲政府那里买下吉乐岛的时候,眉头都未皱一下。如果象他这样的人都会营养不良,那世界上恐怕再没有几个健康的人了。 
    秦双叹道:“可能,是上天下想让世界上出现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吧”。 
  谢文东闻言,哈哈大笑。 
    正往外面走,谢文东电话响起,是东心雷打来的。‘东哥,青帮和南洪门的争斗停止了。” 
    ‘哦?”白己刚刚听到风声,中央要严查黑帮,想不到这时韩非和向问天也双双停战,看来,两人的,消息都挺灵通的嘛,在中央那里有些门路,谢文东挂断电话后,暗暗思量,既然韩非已经知道最近中央展开严打,黑道会随之太平一段时间,那么,他很可能会放松警警惕,如果这时自己突然发起进攻,倒是一个好时机,只是,自己顶风而上,其中的凶险太大了,很容易桩中央来个枪打出头乌,拿白己开刀。” 
    不想错过这个好机会,又想让中央对白己的动作视而不见,如何才能两全其美呢?谢文东敲着额头,动起脑筋。 
    看他接完电话后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任长风好奇地问道:“东哥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谢文东心不在焉地说道:“正因为没有什么事,所以才更让人头痛。” 
    如果此时青帮和南洪门能打得不可开交  那是谢文东最想看到的,关键的问题是,两个帮派都不打了。 
    听完他的话,任长风更加迷糊,转头瞧瞧秦双,发现她正在翻着白眼,看都没看他俩一眼。 
    突然间,谢文东仿佛想起什么,啪的一声,打个指响  笑眯眯道:“有了!” 
    任长风忙追问道:“东哥,有什么了?” 
    谢文东目露精光,道:“我要去见李天扬。” 
    昨天的晚会,任长风虽然没有去,但是有听金眼提起过,知道东哥在李天扬的家里遇到东突份子,现在想来,他还觉得李天扬这人实在可恶,竟然将一把野火往东哥身上引。以政府对东突份子的态度上看,谁粘上他们谁肯定倒霉。他不解地问道:“东哥,你还见李天扬干什么?干掉他吗?” 
    ‘不!”谢文东嘴角一挑,道:“利用他,和东突接头。” 
    坐上汽车,谢文东拿出手机,给东方易打去电话。两人分手还没两天,想不到谢文东这么快就来找白己。东方易疑道:“谢兄弟,什么事?  ” 
    谢文东没有马上切入主题,而是问道:“东方兄,我交给你的东西没有问题吧?” 
东方易道;“有没有问题,我暂时也不知道!我已经通过部长交给中科院了,估计需要要一、两个的时间。”说着,他又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谢兄弟,这东西是真的吧?如果是假的,你我的脑袋,都要难保啊!” 
    ‘我明白。”谢文东笑道:“东方兄请放心,第一,我是不会害你的,第二,我也不会拿白己的性命开玩笑。” 
    ‘呼!”东方易嘘了口气,点点头,觉得谢文东的话有道理,呵呵干笑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多疑和心虚。 
    谢文东话锋一转,插开话题,问道:“东方兄,现在新疆的东突份子闹得还厉害吗?” 
    东方易一愣,谨慎地问道:“好端端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说着 
  他挠了挠头发,说道:“东突份子还是很猖撅的,不过,规模比以前小了很多,不久前刚对他们的一处据点围剿,消灭了将近二十名恐怖份子。” 
    ‘那只是一些小兵吧,”谢文东随口问道。 
    ‘重要的人物哪是那么好抓的,而且都不在中国国内。”东方易疑问道:“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昨天,有东突的人来找我。”谢文东心平气和地说道。 
    ‘什么?”东方易眼珠差点鼓出来,声音随之提高八度,大声问道:‘东突份子去找你了?找你干什么?” 
    谢文东道:“他们想从我这里购买军火。” 
    ‘那你答应他们了?”东方易紧张地问道。 
    ‘呵呵! ’谢文东笑道:“我又不是傻瓜,我当然拒绝了。” 
    ‘哦”东方易松了口气,接着又问道:“你可擒下他们?” 
    ‘没有。”谢文东道:“东突都是一些真正的亡命之徒,我不想招惹他们。” 
    东方易不无惋惜地说道:“唉,如果能捉住他们,那可是一件不小的功劳啊  ” 
    谢文东笑问道:“不小的功劳是多大呢?” 
    东方易中心一动,问道:“谢兄弟,你不是放他们走了吗?难道你还有办法抓住他们?” 
    ‘当然。”谢文东说道:“如果我答应和他们做军火交易,或许还能引出他们的大头目呢!” 
    听完这话,东方易心中大振,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惊问道:“真的?  ” 
    谢文东笑道:“我只是猜测而已,东方兄也不要抱太大希望。”(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139)袁天仲一笑,说道:“我们刚刚打下丹阳,还没来得及巩固,魏兄一旦追下去,我们辛苦打下来的果实恐怕会被别人抢占去。” 
    魏子丹茫然道:“别人?谁敢和我们抢?” 
    袁天仲道:“南洪门!” 
    魏子丹两眼一瞪,冷哼道:“他们要敢抢咱们打下的场子,我就和他们拼命!” 
    袁天仲摇头而笑,说道:“青帮在时,我们连同他们一起打,那还可以解释,毕竟战局混乱,我们分不清敌友,可现在青帮已逃走,我们再动手,就等子对南洪门直接宣战了  东哥和向问天可是联盟关系,至少,现在是这种关系,你私下对南洪门宣战,只怕会打乱东哥整个战局,一旦东哥怪罪下来,那结果可是……………”他故意没把话说完,让魏子丹 
自己去想。 
    魏子丹听完,倒吸了口冷气,暗道袁天仲的话有理,自己真要是引起南北之争,责任之大,不是自己能承担得起的。他连连点头,心悦诚服道:“此言有理,多谢袁兄弟及时提醒,不然,我恐怕会酿成大错。不过,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青帮的人逃走,我实在不甘心啊!” 
    袁天仲笑道:“魏兄,你留下,接收青帮留下的场子,我带人去追。” 
    魏子丹问道:“兄弟带多少人去?”他们这次进攻丹阳,人数只有千余人,全面接受青帮的场子,需要的人力绝不会少,若是袁天仲带走的兄弟太多,他这边也不好做事。 
    看出他的顾虑,袁天仲说道:“只要一百人足已,” 
    ‘一百人?”青帮帮众有数百之多,袁天仲只带一百人去追,不是以卵击石嘛,魏子丹不放心,道:“袁兄弟,一百人是不是太少了?其实,我们不用追,那些人也同样跑不掉,雷哥和任大哥在半路上已经埋伏好了,他们逃向镇江,只会是自投罗网!” 
    袁天仲大笑,傲然道:“败退之军,气势已失,何足惧哉?!”说着,他顿了一下,又诡笑道:“魏兄,青帮的逃兵是块大蛋糕,无论被谁先抢到,都可以把他们一口吃掉,难道,魏兄不想抢占这个功劳吗? 
    魏子丹闻言一震,垂首想了片刻,点头道:“好吧!不过袁兄弟要多加小心。”袁天仲这人虽然说话文绉绉的,但头脑过人,身手又好,魏子丹对他做事还是十分放心的。 
    “呵呵!魏兄静候佳音吧,”袁天仲带齐一百号兄弟,坐车从丹阳出发,随后掩杀而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青帮的散兵,袁天仲也不贪,让手下人继续向前追,他要的是青帮败退的主力。 
    他带人一路狂弃,很快,就看到青帮败逃的大部队。袁天仲精神大振,传令下去,将速度提升到极限。 
    撤退的青帮人员发现身后来了追兵,先是吓了一跳,可看清楚对方的数量之后,  又放下心来,那只是十数辆大小不一的汽车而已,充其量只有百八十号人,他们这边有三百余众,在人数上占绝对的优势。 
    青帮这边的负责人气得脑袋嗡嗡直响,北洪门的人也太过分,太嚣张,只派这点人来追杀自己,简直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他下令全体人员停止撤退,摆好阵势,准备迎战。 
    见对方拉开架势,一副要与自己硬拼到底的样子,袁天仲大笑,这正和他心意。 
    当双方之间只剩下不足十米的距离时,袁天仲让下面人停车,他第一个从车里跳下来,笑呵呵的、毫无畏惧向对方阵营走过去。 
    青帮负责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大汉,见对方走来一位年岁不大、相貌俊秀的青年,  以为是要过来和自己谈判的。他分开手下众人,从人群里走出来,迎向袁天仲,问道:“兄弟是什么人?报个腕吧,” 
    袁天仲边走边关道:“还有那个必要吗?” 
    大汉面色一凝,问道:“兄弟这话是什么意思?” 
    两入之间只有三米远的时候,袁天仲猛的一晃身形,其身影在大汉面前活生生的消失了。大汉两眼大张,怀疑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就在他东张西望寻找袁天仲在哪时,  只听身后传来一句冰冷的话音:“对于一个死人,还要报腕的必要吗?” 
    没等大汉明白怎么回事,忽然,觉得脖根处一凉,接着,身体里的力气仿佛瞬间消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原来,刚才在他问话的瞬间,袁天仲凭借玄妙、迅猛的身法,以快得超出人想象的速度转到大汉身后,手中顺势抽出的钢剑由大汉脖根刺入,剑尖一直刺穿大汉的心脏。 
    他的剑纯钢打制,剑身刻有淡淡的纹路,又细又薄,却锋利异常,在问光的映射下,隐隐放出蓝光。 
    拔出长剑,剑身未粘一滴血,袁天仲一脚踢开大汉的尸体,仰天长啸一声,大喝道:“杀!” 
    话音未落,他一马当先,杀进青帮的阵营中。长剑在他手中,上下飞舞,如同翻腾的巨龙,又似腾挪的毒蛇,寒光q起处,总有鲜血口溅,惨叫连天。 
    袁天仲一个人,在青帮阵营中,如入无入之境,视周围众敌如草荐,竟将数百人的阵形冲得大乱。 
    青帮人员吓得肝胆欲裂,纷纷后退避让,不敢挡其锋芒。而北洪门帮众则气势大增,有这样的主将在前,下面人还有什么好惧怕的,一个个斗志昂扬,血液烧到顶点,操起家伙,呼喊着杀进敌阵之中。 
    这一场混战,虽然规模不大,却杀得天混地暗,星月无光,残肢断臂,到处都是,血流成河。 
    可怜青帮三百余人,在头目被杀的情况下,无人指挥,各自为战,遭遇北洪门血腥的屠杀。 
    除了少部分人逃走之外,其余大部分人都交代在镇江和丹阳的公路上。 
    战斗前后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当袁天仲刺倒面前最后一个敌人时, 他站直身躯,向四下一看,场中还能站立的只剩下自己人。 
    看着浑身是血、但脸上却带着胜利笑容的兄弟们,看着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最终却倒在自己的脚下,一股滚烫的热气从他心中燃起,一直烧到脑门。这种热血澎湃、痛快淋漓、藐视一切的感觉,是他以前在望问阁时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他喜欢这样地的感觉,他喜爱这样的生活,这一刻,他明自了,自己以后的人生该走什么样的道路。 
    丹阳一战,唐堂处于种种顾虑,并未派入支援丹阳,虽然东心雷和任长风在半路截杀的计划落空,却成功歼灭青帮在丹阳的全部势力,也算是取得不小的战果,最主要的是,丹阳落在北洪门之手  青帮的镇江势力也变得危在旦夕。 
    青帮的人员逃走是不成问题的,飞机、火车、轮船、汽车,逃亡的途径有很多,,只是人员可以跑,但镇江却跑不了,镇江一丢,长江的界限将彻底被打破,到那时,北洪门将长驱直入,想进攻青帮那个地区就可以随时进攻,在战略上,青帮将处子极其不利的地位。 
    唐堂明自这一点,他下定决心,即使自己战死在镇江,也不能撤退一步。同时,他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中央的严打马上展开,只要谢文东被中央扣押,那北洪门种种攻势  都不足为虑。 
    只是,谢文东会等到中央开始严打的时候才开始进攻镇江吗?答案是肯定的,谢文东绝对不会等这么久。 
    丹阳战后,谢文东论功行赏,尤其对魏子问称赞有加。 
    魏子丹为人贵功,歼灭青帮的丹阳势力  袁天仲立下汗马功劳,可是他对此却只字不提,把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 
    他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是带队的主将,袁天仲只是副将,副将的功劳当然也要归功子主将身上。 
    袁天仲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却颇为不服气  魏子丹为人冲动,勇猛有余,但智谋不足,这样的人竟然能做到堂主的位置,实在是种对职位的浪费。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这么说。等开完会后,他面带微笑,走到魏子丹身旁,低声说道:“恭喜魏兄!魏兄这次立下大功,高升指日可待啊!” 
    ‘呵呵”魏子丹乐得嘴巴合不拢,拍拍袁天仲的肩膀,说道:“袁兄弟,这次也多亏你鼎立相助,走,我请你吃顿大餐  ” 
    哼!袁天仲冷哼一声,心里毫不领情,但脸上笑容不减,说道:“恭敬不如从命,这回要让魏兄破费了。” 
    ‘哈哈,小意思啦!” 
    攻下丹阳第二天,谢文东再次口集众人开会,商议如何进攻镇江的事。 
    刚打过一场大胜仗,上下的士气都比较高涨。魏子丹的底气更足,别人还没说话,他先咧嘴一笑,说道:“东哥,镇江现在孤立无授,我们再没什么好顾忌的,直接冲进去,砍死青帮的副帮主,杀他们个屁滚尿流  ” 
    谢文东听后,哈哈大笑,摇头道:“对方人数众多,并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
第一百四十章
       (1 4 0)魏子丹说道:“东哥,青帮刚刚丢了丹阳,现在镇江完全被孤立,士气上,他们远远不如我们,虽然青帮人员不少,可真打起来只是一筐软柿子而已。” 
    他的话,很投任长风的脾气。后者大笑,点头道:“子丹说得没错,我们此时就算强攻,青帮恐怕连三天都抵挡不住!” 
    谢文东揉着下巴,沉思片刻,抬头笑眯眯地看向袁天仲,问道:“天仲,你怎么看?” 
    袁天仲挠挠头发,环视一周,见众人都在看向自己,他微微一笑,道:“能不硬拼,最好就不硬拼,我们现在占优,主动权也在我们手里,我想,青帮一定比我们更着急,咱们先围他个十天半个问,这样一来会给青帮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到时,不需要我们主动寻找战机,他们自然会露出破绽。” 
    众人闻言,暗自点头,对袁天仲的头脑越来越佩服。谢文东也在心里赞了一声,不过,他的办法虽然是不错,但却拖的时间太久了,他等不了那么久的时间,别说十天半个问,只是多耽搁一天,未知的变数也太多了。他点点头,说道:“天仲的主意很好,只是时间久了一些。在战术上,敌人强大,我们就各个击破,敌人团结,我们就来分裂,从敌人内部下手。” 
    袁天仲疑问道:“东哥的意思…………” 
    谢文东道:“青帮扩张得太快,内部人员未必会对韩非全都忠心耿耿,在大敌当前的时候,肯定有人会动摇,只要我们再从中‘推’他一把,他会乖乖为我们做事的。” 
    袁天仲道:“东哥这个‘推’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大笑,道:“这个世界上,能经受金钱和生死双重考验的人并不多哦。” 
    谢文东想买通青帮内部的人员,从内部来分裂对方,若是平时,这或许并不容易做到,但是现在镇江处子团团包围之中,人人自危,这时在金钱与生存的诱惑下,自然不缺墙头草一类的人。只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正当谢文东要将计划付之子行动之际,警察却先找上门来 
    上午九点十分,二十多辆警车飞驰而来,在北洪门的南京分堂口前前停下。 
    车门打开,从里面蜂拥而出警察及武警都有数十之多,一各个真枪实弹,冷着脸,直接,冲进分堂之内。 
    这时,谢文东正和众干部开会,商议计划的细节,房门突然被撞开,一名小弟跌跌撞撞跑进来。 
    见自己的手下如此没有礼貌,而且还是在东哥面前,身为分堂主的魏子丹老脸一红,腾的站起身,怒斥道:“你吃错药了吗?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那小弟咽口吐沫,结巴道:“东哥,魏哥,大事不好了,警察冲进来了!” 
    ‘什么?警察?”魏子丹愣道:“哪来的警察?” 
    ‘不…………不知道!”小弟急道:“看意思,他们是来抓东哥的。” 
    ‘*的,岂有此理!”魏子丹气得两眼圆张,对谢文东说道:“东哥,我出去看看,  究竟怎么回事,” 
    不等谢文东说话,只听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会议室的大门再次被人撞开,从外面闯进十数名持枪警察,其中带头的一位正是南京市的市局长,张天陵。 
    谢文东不认识这人,但魏子丹和他却颇有交情。他环视前面的众警察一眼,最后,看向张天陵,问道:“张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天陵冷着脸,道:“我是来抓人的。” 
    魏子丹面色一冷,问道:“抓谁?” 
    张天陵目光一飘,瞥向谢文东,面无表情道:“谢文东!” 
    ‘凭什么?”魏子丹大步流星来到张天陵近前,低声说道:“张局,你搞什么鬼?难道你不知道东哥的身份吗?还有,这么大的事,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 
    张天陵背对着众警察,连连向魏子丹眨眼睛,并用余光看了看斜后方。脸上这个表情,嘴里可一点设客气,他振声说道:“凭什么,就凭他是黑社会组织的大头目。来人,给我带走!” 
    他话音落后,后面上来四名膀大腰圆的警察,手中又是手枪,又是手铐,靠近谢文东时小心翼翼的,颇有大敌当前的感觉。 
    谢文东是什么人,他们哪会不知道,只是迫于命令,硬着头皮上前。 
   他们要逮捕谢文东,东心雷等人可不干了。先是任长风,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挡在谢文东身前,冷然伸出手来,一把扣住一名警察的脖子,怒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放手!”任长风这一动手,可谓一石击起千层浪, 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先是警察齐刷刷举起枪,接着,北洪门的众人也纷纷将手摸向藏在衣下的家伙,双方箭上弦,刀出鞘,混战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张天陵暗中直裂嘴,此时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心里左右为难。这时,站于他身后的一名三十五六岁、身穿西装的青年突然冷哼一声,说道:“张局长,你管辖之地的黑社会竟然如此猖撅,真是让人刮日相看啊!” 
      一听这话,张天陵吓得一哆嗦,冷汗随之流下来。他将心一横,大声喝道:“谢文东是我们要逮捕的嫌疑犯,谁要是敢阻拦  将以同罪论处,统统带走!” 
    东心雷冷笑道:“只怕,阁下今天谁也带不走,你能不能安全离开这里,还是个问题呢  ”他这话,无疑将充满大气的气氛又浇了一层油 
    这时,始终沉默无语的谢文东开口说道:“长风,把人放开!” 
    ‘东哥……”任长风回头,不解地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向他微微点下头,示意任长风无事。后者见状,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手松开,不过,他顺势又向前一推,那名被他抓住脖子的警察踉跄着倒退三四步,若不是及时被左右同伴扶住,恐怕会摔得很惨。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向张天陵,说道:“张局长  我会和你们走,但是,可不可以让我和朋友们先说几句话。” 
    张天陵闻言,长长松了口气,如果谢文东硬是反抗到底,自己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他刚要答应,可那便装青年却插口道:“从来没有听说过,抓捕犯人时,还要给犯人留出交代事情的时间,张局长,你说呢?  ” 
    张天陵心中暗骂,脸上可不敢表露出来,连忙点头说是,然后对谢文东道:“对不起,你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 
    谢文东看得出来,张天陵是受便装青年所制,而这个便装青年肯定是中央公安部的专员,只是,自己昨天刚刚进攻丹阳,今天警察就来找上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