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裉炀炀屠凑疑献约海俣瓤烧婀豢斓摹!
    他脸上笑容不减,但双眼却变得幽深,漆黑的眼眸中闪出骇人的森光。 
    那光芒,锋利似刀,却又毒如蛇蝎,如同实质一般,能直接刺进入的心脏最深处。在谢文东逼人魂魄的注视下,青年忍不住打个冷战,打心眼里升起一股寒意,双股不由自主地向后蹭了蹭。 
    看出他的胆怯,谢文东嘴角一挑,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和朋友们说几句话,可以吗?” 
    便装青年下意识地垂下头,避开谢文东的目光,耸肩道:“这个你不用问我,负责人是张局长,你问他好了。” 
    谢文东目光一斜,又看向张天陵。 
    张天陵来下及细想,颤声说道:“当…………当然可以!” 
    谢文东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收起灼人的目光,把东心雷叫到自己身边。 
    ‘东哥,你…………”东心雷刚要问话,谢文东摆手拦住他,低声说道:“老雷,机会来了。” 
    ‘什么意思?东哥?” 
    谢文东伏在东心雷耳边,细语道:“我被警察抓走,,消息很快会传到镇江,唐堂知道之后,肯定大喜过望,十之八九会暗中派出人手,秘密夺回丹阳。你要作好准备,半路截杀,尽可能的歼灭青帮有生力量,然后,一鼓作气,拿下镇江。” 
    ‘恩!东哥,我记下了,可是你呢?我们怎么救你出来?”东心雷 
满面担比地问道。 
    ‘不用担心我  警察不敢把我怎么样的。”谢文东笑眯眯地底气十足道:“不出三天,我就会平安无事的出来。” 
    东心雷仍不放心地问道:“真的吗?” 
    ‘呵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谢文东爽朗而笑,拍拍自东心雷肩膀。说完,他仰头对张天陵道:“张局长,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现在我们可以走了。” 
    ‘好!”张天陵道:“我按公办事,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说着,他向下面人一甩头,两名警察会意,走到谢文东近前,将明晃晃的手铐带在他手腕上。 
    任长风等人大怒,刚准备围上前来,谢文东沉声喝道:“谁都不要过来。这是命令!” 
    众人面色一变,面面相窥,在谢文东精光四射的眼神下,抬起的腿又慢慢收了回去。 
(精彩故事请期待第一百四一章) 

第141章
       141)直至把谢文东带出北洪门堂口,平安无事地押到警车上,张天陵才算把心放回到肚子里,他身心疲惫地长叹一声,感觉自己好像刚打过一 
场硬仗似的。 
警车一路飞奔,直接到了市局。谢文东被安置在一间不大的审讯室里,四周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只是在房间正中摆放了一把木头椅子。谢 
文东毫不在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他刚坐下,两名警察走上前来,仰头说道:“你站起来?” 
“嗯?”谢文东眉毛一挑,看向两人。 
其中一名警察冷声说道:“我们要搜身!” 
谢文东笑眯眯地没说话,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警察面色冰寒,正准备说话,审讯室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进四个人。 
最前面一位,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在他身后,有市局长张天陵和那位便装青年,另外还有一位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郎。 
几人进来之后,中年人看眼谢文东,回头问道:“他说是谢文东吗?” 
“是的!”便装青年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 
中年人点点头,走到谢文东近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谢文东只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加上他相貌清秀,看起来似乎还不到二十的样 
子,外表虽平凡无奇,但身上却自然流露出一股逼人的气势,尤其是他那双夺人心魂的双眼,其中闪烁的精光让人不敢正视。中年人心头一震 
,脸上表情冷漠地说道:“谢文东,我怀疑你有组织犯罪活动,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谢文东没有答话,耸耸肩,挑目反问道:“你是谁?” 
中年人振声说道:“我是公安部的专案调查组组长,杜名义。” 
“哦!是杜组长,你好!”谢文东在问好,只是从他的态度上,却毫没有问好的意思,他端坐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谢文东,在别人面前,你或许有嚣张的本钱。”便衣青年大步到谢文东一侧,冷声道:“但是,在杜组长面前,我奉劝你最好老实一点,不 
然,最后吃亏的将是你自己。” 
“那也不一定。”谢文东道:“你们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中年人强硬道:“就算你有天大的后台,但是。你参与并组织黑社会争斗,在我眼里,你就是个罪犯。” 
“呵呵,你的证据何在?”谢文东眯眯地问道。 
“证据?”中年人冷笑道:“谢文东,我所掌握的关于你犯罪的证据,足可以让你死上十个来回的。” 
“哦!”谢文东笑道:“既然这么说,那我看你也没有再审问我的必要了。” 
中年人面色一凝,道:“谢文东,你在考验我的耐性。” 
谢文东嗤笑道:“收回你那一套,那对我不起作用。想抓我,就拿出证据来,若是拿不出来,还是放我回去的好,这样大家都好下台。” 
“妈的!”便衣青年怒骂一声,喝道:“谢文东,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他扭头对张天陵道:“张局,可以带着你的人先回避 
一下吗?我们有话要单独和谢文东‘慢慢谈’!” 
“当……当然可以。”张天陵明白青年话中的意思,这时,自己当然是越早离开越好,真出了什么事,也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他向中年人点下头,然后对手下的警察一挥手,快步退出审讯室。 
谢文东甩甩头,抬起带着手铐的双手,慢慢擦了擦嘴角,淡然说道:“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做错过什么,所以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 
“好!很好!”青年边点头边狞笑道:“谢文东,我看是你的嘴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说着话,他又是一记重拳,击在谢文东的胸口上,紧接着抡起一脚,将谢文东连人带椅子踢翻在地,不等谢文东从地上爬起,他疾步上前,一脚踩在谢文东胸口,吼道:“谢文东,你究竟说不说?” 
谢文东咳了两声,歪头吐出一口血水,虽然胸口的疼痛让人难以忍受,但他脸上仍带着笑容。他摇头而笑,道:“要说的,刚才我已经说完了。” 
“他妈的,看来不动真家伙,是不会翘开你的嘴巴!”说着话,他扭头看向中年人,后者面无表情,将头扭向一旁。 
得到组长的暗示,青年嘴角一挑,露出邪笑,他回手从口袋中掏出手枪,顶住谢文东的脑门,说道:“谢文东,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究竟承不承认犯罪的事实?” 
谢文东面不改色地看着近在咫尺的手枪,笑道:“你敢杀我?” 
“不敢!我当然不敢杀你,但是,”青年说着话,将将口下移,移到谢文东的大腿时方停止,说道:“伤你我还是敢的,就算别人问起,我随随便便也能找十个八个理由唐塞过去,比如,你要逃走,我开枪阴止,或者我的手枪不小心走火了等等。充其量我会受到记过的处分,而你,却只能落得终身残疾了,算来算去,还是你吃亏啊!” 
听了青年的话,谢文东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心中却是一震,看以方的眼神,他能判断出来,青年不是来吓唬自己,他真的会开枪打折自己的腿。但是,自己是政治部的人,对方不会不知道,即然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要动手伤自己,那只有一个解释,政治部和公安部之间肯定有罅隙。只是自己倒霉,要成为这两个部门予盾中的牺牲品。 
“好了,够了!我给你的时间和机会已足够多,可你却不懂得珍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话,青年扳动顶针,作势要一枪打下去。 
这么近的距离,以手枪的威力,足可以将谢文东的腿骨打断,即使在量短的时间内送到医院,以子弹在骨骼爆炸所产生的破坏力,完全治愈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就在青年要扣动扳机的瞬间,站在一旁的漂亮女郎喝止道:“住手!” 
青年一怔,疑惑地看向女郎。 
女郎冲到青年身旁,将他拿枪的手拉下来,急声说道:“赵东,你疯了吗?就算谢文东的罪责再严重,我们也没有权利伤他!” 
青年满脸的不耐烦,手臂一挥,将女郎推开,冷道:“你懂得什么?!对付他这种流氓,不使用狠一点的手段他是什么都不会说的。你让开!说完,他再次举起枪,可女郎动作也够快的,又一把将他的枪口拉下来,摇头道:“赵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这是在违法!如果你开了枪,那就和谢文东是同一种人了。” 
“该死的。”青年诅咒一声,气得脸色煞白,可又拿女郎没有办法,他无奈地年向组长杜名义。 
杜名义幽幽说道:“小赵的话没有错,对付非常的人,就要用非常的手段,何况,他还是政治部里的人,我们必须要他亲口承认和列举他自己的罪行,这,对我们部长,乃至整个公安部,都是至关重要的” 
女郎听完,吸了口气,慢慢低下头,拉住青年手腕的手也随之缓缓松开。 
躺在地上的谢文东对杜名义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一动,暗道果然没有错,看起来,政治部和公安部之间确实有较深的矛盾。自己是政治部的人,一旦自己真交代出种种违法的事,恐怕,不仅自己罪责难逃,也会牵连到整个政治部身上。由此可见,这次公安部抓捕自己,并非出于严打那么简单。 
怎么事情变得如此复杂?!谢文东暗叹一声,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当在,是苦笑。 
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借严打的时机突袭青帮,会使自己陷入政治部和公安部这两大部门明争暗斗的泥沼中,甚至,可能会成为其中的牺牲品。 
当青年的枪口再次对准他的大退时,谢文东终于忍不下去了,他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大腿被人打断,他更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既然自己政治部的身份以对对方不起作用,那自己只能豁出性命一拼了。谢文东手腕一抖,金刀弹入掌心,五指弯曲,紧紧扣住刀身,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第一百四十二章
         (1 4 2)谢文东的动作又快又隐蔽,即使旁人贴进他的手腕,两眼一眨不眨的观察,也很难发现他这个小动作。 
    青年当然也没有看到,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谢文东的金刀也瞄难了他的脖子。 
    正在这时,只听房门处咣当一声巨响,审讯室的木头门被人一脚踢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将房间里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尤其是那青年,脸色一变,扭头看向来人。从门外,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面色如玉,相貌堂堂,身材高窕,只是脸上带有一腿邪气。 
    进来之后,他先瞧瞧杜名义等人,最后目光落在倒地的谢文东身上。青年愣了两秒钟,接着呵呵笑了,说道:“这里 ,挺热闹的嘛,” 
    看清楚来人,谢文东松了口气,而杜名义和青年的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杜名义暗暗心晾,脸上却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张中校。” 
     来者正是与谢文东打过多次交道的政治部高宫,张繁友。 
    ‘真是荣幸啊,想下到公安部的精英还能认识我。”张繁友皮笑肉不笑的走到谢文东近前,向门外招了招手。 
    时间不长,张天陵苦着老脸从外面一点点蹭进来,脸上布满豆大的汗珠子。他明自,政治部可是比公安部更加可怕,不管怎么说,后者和自己还是属于同一部门,而政治部则不一样  他们对自己可不会讲任何情面的。 
    等张天陵走到张繁友近前时,还没等说话,张繁友一把掐住他的肩膀,冷声问道:“张局长,你扣住我们政治部的人,是什么意思?” 
    ‘这…………这………… ”张天陵哆哆嗦嗦地瞅向杜名义。 
    究竟是谁抓捕谢文东的,张繁友哪能不知道,警察的胆子再大,也不敢私自逮捕政治部的人。他嘴角挑了挑,震声说道:“我们政治部的人,即使有什么错,我们内部自然会处理,还轮不到外人来管。把手铐打开,现在,”他这话表面上是对张天陵说的,而实际上是在告戒杜名义。 
    没有得到杜名义的首肯,张天陵哪敢把谢文东的手铐打开,他站在原地,左右为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到这时杜名义不能再不表态。他看向张繁友,沉声说道:“谢文东参与和组织黑社会活动,抓捕他,是我们公安部的职责…………” 
    ‘什么狗屁职责!’张繁友嗤笑一声,仰首道:“你不用和我说这些废话,我不想听,我现在只要你放人。” 
    ‘对不起,我做不到。”好不容易抓到政治部的把柄,杜名义哪会轻易把人放掉。 
    张繁友闻言,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他拉起衣襟,从腥间拔出手枪。 
    看他亮出枪,那名叫赵明的青年一震,急忙将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手枪又抬起,对难张繁友的脑袋,喝问道:“你要干什么?” 
    ‘哼!”象赵明这样的小角色,张繁友根本投放在眼里,看都懒着看他,他抬起手枪,对难谢文东的手铐,猛然就是一枪。 
    子弹将手铸连接处的铁链打断,双手获得自由的谢文东翻身从地上站起,笑眯眯地向张繁友点下头,说道:“谢了。” 
    ‘怎么样?没事吧?”张繁友看似关心地问道。 
    谢文东低头拍了拍胸口的浮尘,笑道:“小意思。” 
    张繁友哈哈大笑,说道:“多日不见,听说谢兄弟出国度假,真是让人羡慕啊!’ 
    谢文东笑道:“我也听说张兄在政治部里平步青云,可喜可贺啊!。 
    很难想象,他两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调侃寒喧,简直是旁若无人,当周围的警察为透明。 
    政治部的人真是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杜名义咬紧牙关,拳头握得咯咯直响。 
    张繁友一伸手,将手枪递给谢文东,笑道:“谢兄弟  无论是谁,对我们政治部下敬,都可以当成国家的敌人来处置  对付国家的敌人,我们什么样的手段都可以用,” 
    谢文东哈哈而笑,摆摆手,说道:“枪,我身上也有。”说着,他从怀中套出一把白银色的手枪。 
    他被抓的时候,之所以及有反抗  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所以未敢轻易动手,现在听了张繁友的话,他心里有底多了。 
    他转身,向杜名义走过去,同时说道:“杜组长,我刚才说了,不要把事情问到让双方都下不来台,可是,你没有听我的忠告。”  杜名义冷哼一声,插声说道:“你们不要忘了,我是公安部的人,你们要是敢动我……” 
    ‘嘭!”一声枪响,打断了杜名义下面的话。 
    杜名义身子一颤,忽觉左腿发麻,接着便没了知觉,他不由自主地单腿跪倒在地,低头一看,在他左膝盖上多出一个拇指大的窟窿,鲜血将外裤染红好大一片。 
    枪,是张繁友开的。 
  ‘你…………你敢伤我?”杜名义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额头流出冷汗,嘴唇哆嗦着,死死瞪着张繁友。 
    ‘伤你?”张繁友吹了一口枪口目出的青烟,嘿嘿笑道:“即使杀了你,谁又能'把我怎么样?” 
    赵明见杜名义被打伤,又急又气,急忙跑上前,将他扶住,关切地问道:“组长,你没事吧?” 
    杜名义一把将赵明推开,对张天陵怒吼道:“他开枪打我,你没看见吗?杀了他!让你的人给我杀了他!”身为公安部的官员,别说被人用枪打伤,即使敢对他们不敬的人都没有几个,就算政治部的背景极深,权利极大,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这个……’要自己杀死政治部的人,张天陵两腿一软,差点没趴地上。 
    见他站在原地没动,杜名义怒极,咆哮道:“张天陵,我的话你没听见吗?难道,你脑袋上的乌纱帽不想要了吗?” 
    张天陵暗中直咧嘴,他只是一方的公安局长,而杜名义可是公安部的上层官员,  级别上高出他许多,对于人家的命令,他确实不敢不听。‘来…………”他抬起手,本想说来人,可是,张繁友的一句话却让他下面的话没敢吐出口。 
    ‘张局长,你认为是脑袋重要,还是乌纱帽重要呢?” 
    张天陵脑转嗡了一声,倒退两步,抬起的手又慢慢放了下去。 
    杜名义见状,气得七窍生烟,怒声道:“张天陵,你不要忘记,你自己是哪个部门的人…………” 
    他话到一半,又响起一声枪鸣,杜名义的声音随之嘎然而止。 
    这回,开枪的是谢文东。进在咫尺的一枪,子弹打穿了杜名义的脑袋。 
    瞬间,审讯室内变得一片安宁,静悄悄的,空气仿佛都为之凝结压在每个人的心头上,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谢文东会一枪杀掉公安部的高层官员,包括张繁友在内。不过,他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仰面大笑,对谢文东挑起大拇指,说道:“谢兄弟,这枪打得好!” 
    谢文东耸耸肩,含笑问道:“张兄,这么做过分吗?” 
    张繁友笑道:“既然是国家的敌人,就地正法,有何不可?” 
    谢文东听后,脸上的笑容更深。他知道,这一枪,对自己以后意味着什么。 
    原本神气异常的赵明此时吓得脸色苍自,拿枪的手抖个不停,低头看着仍在抽搐的尸体,喃喃说道:“你…………你们杀了杜组长,你们都干了什么…………” 
    张繁友哼笑一声,道:“这就是插手我们政治部的下场。回去告诉你们部长一声,让他的手不要伸那么长,有些事情该管,而有些事情,他管不了,也没有资格去管。”说完,他向谢文东一招手,说道:“谢兄弟,我们耽误的时间够多了,现在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谢文东淡然地笑了笑,随张繁友走出审讯室。 
    聚在门口的警察都傻了,看着他两人走过来,一各个大气都没敢喘 
    ‘让开!”见堵住大门的警察没有让路的意思,张繁友沉声喝道。 
    众警察相互看看,虽然满面惧意,却仍呆站在原地。 
    张繁友嘴角一挑,环视众人,阴笑道:“怎么?你们也想成为国家的敌人吗?” 
    此言一出,众警察纷纷打个冷战,不再等局长下令,自动退向两旁闪出一条出路。 
    张繁友刚要走出去,身子又顿住  回头说道:“张局长,” 
    ‘张……张中校还…………还有什么事?”张天陵脑袋浑浆浆的,大口喘着粗气,眼巴巴看着张繁友。 
    ‘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传出去。”张繁友冷声说道:“你要管好下面人的嘴巴,不然,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杜名义的下场,你应该看得很清楚。” 
    张天陵身躯一震,慌忙地低下头,不敢正视张繁友那双闪烁森光的眼睛。 
    谢文东和张繁友走了,大摇大摆地走出警局,一路上竟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这就是政治部的威力,也是权利可怕之处的表现。 
    在警局门口,有张繁友事先早巳难备好的轿车,两人先后上了车,谢文东问道:“张兄怎么到这里来了?” 
    张繁友说道:“这是东方上校的意思。” 
(精彩故事请期待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1 4 3) “哦!”谢文东暗笑,果然是东方易让张繁友来协助自己的。 
    张繁友眼珠转了转,小心翼翼地问道:“谢兄弟,这次中央要展开严打,想必东方上校已经暗中提示过你了,可是你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挑起黑道的纷争,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啊?” 
    他是东方易派来的不假,但是,他却不知道事情的细节,更不知道其中还夹杂东突的事。 
    只听他的口气,谢文东便已猜到张繁友不了解内情。他故意皱了皱眉头,疑问道:“怎么?难道东方兄没有告诉你吗?” 
    果然有事  张繁友心中一动,疑窦顿起,不过脸上可没有表露出来。他笑呵呵道:“东方上校最近很忙啊!只简单交代我来南京,解决谢兄弟的麻烦,至于其它,他还没来得及详细告诉我呢。” 
    他说得好听,可哪是东方易没来得及告诉他,而是根本就不想让他知道得太多。 
    谢文东假装不明自,他淡然一笑,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这次挑起黑道的纷争,确实是故意的。” 
    ‘为什么?”张繁友为人机警,从谢文东简单的一句话里,感觉到事情下面肯定隐藏着自己不知道又极为重要的东西。 
    谢文东刚要开口说话,又故做神秘地看了看开车的司机,把话咽了回去。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更加引起张繁友的兴趣。他多聪明,哪能看不出谢文东的顾虑。他向司机一扬头,低声说道:“谢兄弟,是自己人。” 
    “恩!”谢文东点下头,细语道:“挑起争斗是假,引出东突份于是真。” 
    他的话,截然相反,他打击青帮是真,引出东突份于是假。在他看来,东突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能不能引出来,都无关紧要,那只是他名正言顺偷袭青帮的借口罢了。 
    “东突份子?”东突对于谢文东来说不重要,可张繁友听完,身子却是一震。中央把东突视为眼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