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文东双眼一眯,道:“看情况而定。我们在伦敦没有人,如果能收为己用,那再好不过,如果不能,教训一下就可以,不要弄出人命。”
第十三章
        白浩住的公寓,距离经济学院不远,按照纸条上面的地址,谢文东等人很容易就找到。 
    金眼刚敲两下门,门呼的一声被人拉开,里面同一时间砍出两把刀。 
    别说金眼被吓一跳,即使站在一旁的谢文东也是一怔,还好,金眼反应奇快,下意识地将身子一闪,两把刀擦着他衣襟划过。不等对方收刀,金眼出手如电,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头发,用力一拉,那人惊叫着翻滚出来,金眼并不看他,提腿踢在另一人的胸口。那人闷哼,身子倒射回房内,钢刀也脱手而飞。 
    那个被金眼拉出来的青年一阵踉跄,没等站闻身子,土山挥手一拳,正中他面颊,喀嚓一声,槽牙被打掉数颗,人在原地转了两圈,颓然倒地。 
    来人如此厉害,显然也出乎房中数人的意料之外,一道道惊讶骇然的目光集中在门口的金眼身上。 
    谢文东在后面拍拍他肩膀,金眼一侧身,让出通道,谢文东斯条慢理的走进屋内。 
    房中,除了被金眼踢翻的青年,还有十数位年岁不大的年轻人,手中大多拿有片刀、钢管等武器,有的面带怒色,有的则露出恐惧。 
    谢文东目光如刀,在他们身上缓缓扫过,然后又打量起房中的摆设。对方一位年岁较大,身材魁梧的赤膊青年双手背在身后,从人群中走出,冷冷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谢文东收回目光,落在他的脸上。魁梧青年没来由的心中一寒,面前这位年轻人个头不高,身材并不粗壮,相貌也不凶恶,但他的眼睛太亮了,眼神好象能看穿人心似的,锋利的目光又象一把刀子,射在自己脸上,感觉火辣辣的。他不自觉的低下头,呆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暗骂自己胆小,再次仰头,撞着胆子对上谢文东的目光,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的?” 
    “呵呵!”谢文东轻声而笑,淡然道:“不管我是什么人,但朋友这两刀见面礼,让人实在难以接受。” 
    魁梧青年没有马上答话,微微侧头,沉声道:“阿义!” 
    一位胳膊缠着纱布的青年一哆嗦,从人群中挤出来,怯生生地看了看谢文东,又悄悄后面的金眼,脸色苍白,结结巴巴道:“浩……浩哥,白天就……就是他们动手打的我们……” 
    魁梧青年白了他一眼,转目对谢文东道:“朋友,你这又怎么解释呢?” 
    谢文东瞥一眼那位受伤的青年,能认得出来,他正是在餐厅里被金眼打伤的小混混,显然他已把餐厅里的事告诉了这个叫白浩的年轻人。他耸耸肩,道:“没错,人是我们打的。” 
    魁梧青年咬牙道:“为什么打我的人?” 
    谢文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仰面道:“听口音,朋友是东北人?” 
    没想到他突然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魁梧青年一愣,皱眉道:“是又怎样?” 
    谢文东道:“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魁梧青年脾气火暴,见对方的神态,全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怒从心中起,喝道:“妈的,你还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不等谢文东说话,后面的金眼上前两步,嘴角一挑,阴笑道:“人是我打的,想要解释,就拿出你的真本事出来!” 
    魁梧青年闻言,脸色一变,大喝道:“兄弟们,操家伙,干!” 
    他话音刚落,左右众青年仗着己方人多,一拥而上,有的高举片刀,有的手提钢管,三人冲向谢文东,其他人则杀向金眼。 
    谢文东见状,从容地挽了挽袖子,在吉乐岛几个月的时间,一直没有动过手,正好借今天的机会,伸展伸展筋骨。 
    他侧身轻松闪过迎面劈来的一刀,对方用力过度,一刀不中,身子有些前倾,他未多想,猛的一提腿,膝盖正好顶在那人的小腹上。别看谢文东身材消瘦,但爆发力极强,瞬间出招时的力量非同小可,对方根本承受不住他的一击,象个煮熟的大虾,身子快缩成一团,跪倒在地,深垂着头,连连干呕。另外两人大惊,其中拿钢管的青年大吼一声,用尽全力向谢文东头顶砸去。 
    钢管在空中挂风,发出呼的一声闷响。谢文东暗笑,对方空有一身蛮力,但太缺少打斗的经验,技巧也粗糙,对付一般人还勉强可以。当钢管抡到一半时,谢文东瞬间踢出一脚,直点在那人的下巴上。对方身体弹了一下,然后直挺挺的仰面而倒,连叫声都未发出,双眼翻白,昏死过去。 
    这时,另外一位青年手中的钢刀已悄然不声地砍到谢文东软肋附近,后者双眼微眯,一个滑步,硬生生在那青年眼前消失。 
    青年大骇,忙收回刀,左右巡视,查找谢文东的身影,忽听身后有人轻笑道:“朋友,我在这里!” 
    青年汗毛竖立,慌慌张张地扭回头,正好看到一双狭长而又亮的吓人的眼睛,谢文东的眼睛。 
    “妈呀……”青年惊叫出声,以为自己碰到鬼了,如果他是人,怎么可能从自己的面前突然消失,而又在自己身后出现呢? 
    这个问题,直到他神志消失前都没有想明白。 
    当他回头的刹那,谢文东一把扣住其喉咙,顺势向前一推,那人站立不住,仰面而倒,谢文东手臂发出的力道不减,压住对方的脖子,使其后脑狠狠撞在地面,发出咚的一声。那人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接着,两眼发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轻松解决掉冲向自己的三人,转头再看金眼那边,他和土山联手,直把对方一干人等打的哭爹喊娘。 
    水镜三人站在后面,没有任何要动手的意思,而且象对方这样的货色,也确实不需要他们出手。但是,水镜手指缝隙中,却透出三支银茫茫的针尖。 
    “住手!”魁梧青年再也看不下去,自己手下的兄弟和人家比起来,相差何止一个档次,再打下去,恐怕得全军覆没。 
    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指向金眼等人,大声喊道:“再不停手,我可开枪了!” 
    金眼和木子都是杀手出身,对枪械再熟悉不过,只瞄了一眼便判断出对方手中的枪是真的。二人不敢大意,纷纷收手。 
    这时,魁梧青年的手下,大半已躺在地上,还能站立的只剩下三个,不过很显然,这三人也只是强弩之末,被打的鼻青脸肿,气喘如牛,只是侥幸未受到重击而已。 
    魁梧青年暗暗心惊,喘着粗气,咬牙道:“打啊!怎么不打了?!妈的,我打暴你们的头!” 
    金眼几人身上没有枪,由于坐飞机时有安检,枪支根本带不上去。虽然自己身上没有武器,又被人用枪指着,他们脸上却丝毫没有紧张的神色,纷纷嗤笑一声,全然不把他放在心上。 
    青年更怒,拿枪的手微微发颤,大声道:“你们不信我会开枪?” 
    谢文东道:“我信,不过,我也知道,你会在开枪之前而被杀!” 
    “去你妈的!”魁梧青年枪尖一移,又指向谢文东,叫道:“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先把你干掉?!” 
    他话刚说完,忽然觉得脸上一热,然后似有液体流出。他本能反应的用手摸了摸,感觉粘呼呼的,低头一看,只见自己手中满是血迹。 
    “啊——”魁梧青年这一惊非同小可,三魂七魄吓飞大半,面颊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倍感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谢文东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没有忽视水镜手中的银针只剩下了两根。他仰面哈哈大笑,柔声道:“这只是个警告,如果你再继续用枪直着我,或者我的兄弟,那下一击,就是你的喉咙,不信,你可以试试!” 
    魁梧青年面白如纸,看着谢文东那精光闪烁的眼睛,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直逼发梢,他怕了,不单单是脸上莫名其妙出现的伤口,还有谢文东那无与伦比的自信。他慢慢放下手中枪,再次问道:“你究竟是谁?告诉我!”即使输,他也想输个明白。 
    谢文东幽幽道:“我叫谢文东!” 
    “谢文东……”魁梧青年慢慢嚼着这个名字,感觉特别耳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好一会,他的眼睛突然张大,嘴巴也不觉地张开,惊叫道:“谢文东!你是谢文东?!哪个谢文东?” 
    谢文东大笑,反问道:“世界上,还有几个谢文东?” 
    魁梧青年眨眨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把他打量一遍,摇摇头,道:“不可能,谢文东明明已经死了,死于飞机事故……” 
    谢文东仰面似自语又似回答他的话,淡淡地说道:“如果我不想死,又有谁能杀的了我呢?” 
    魁梧青年身子一震,他没见过谢文东,但却听过不少关于他的传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和传说中谢文东的模样确实有些相象,但要说他就是谢文东,还真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谢文东死于空难,是公开的事实。他甩甩头,道:“不管你是谁,我只想知道,你和我作对,是出于什么意图?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打败我,那我现在告诉你,你赢了!”说着,他把枪向谢文东脚下一扔,摆出一副随你们处置的模样。 
    恩,不错!算是条汉子!谢文东暗中赞叹一声,微微一笑,道:“你听过谢文东这个名字,想必,也听说过文东会吧!” 
    魁梧青年愣了愣,点头道:“当然听过,东北出来的人,没听过文东会的似乎不多。” 
    谢文东问道:“你想加入吗?” 
    魁梧青年道:“什……什么意思?” 
    谢文东淡笑道:“想加入文东会吗?” 
    魁梧青年茫然地望着谢文东,道:“你能让我加入文东会?” 
    “当然!”谢文东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是谢文东嘛!” 
    魁梧青年咽了一口吐沫,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话。看出他的疑虑,谢文东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黑色卡片,双指一弹,卡片旋转着向魁梧青年飞去。后者连忙抓住,低头一看,黑色卡片上写有一红色大字——杀!谢文东道:“血杀黑帖,向来出自文东会,可能你还不认识,不过不要紧,也许,你以后也能成为黑帖的执法者!” 
    “你,真的是文东会的人……”青年感觉自己手中的黑色卡片沉甸甸的,不是它本身的重量沉,而是它那无形的分量。 
    文东会的黑帖向来是催命符,收到的人,从没有生还的,它所代表的意义已不再是一张简单的卡片,而是代表着死亡。 
    魁梧青年双手小心翼翼地拿着黑帖,沉思好一会,他恭恭敬敬地走到谢文东近前,将黑帖递回,道:“无论你是不是谢文东,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加入文东会!”
第十四章
       这个魁梧青年名叫白浩,说来也巧,他家正是H市的,和谢文东算半个老乡,听到关于他的传言较多,对其也很是佩服,本来以为这是一个自己可望不可及的人物,想不到在英国竟然能碰到。 
    他当初来英国也是留学的,毕业之后,签证业已到期,但他一直未离开,毕竟家里条件并不富裕,供他出国花了不少钱,想多赚一些钱再回去,由于没有合法的身份,根本找不到正经的工作,愿意雇佣他的都是一些本身就存在问题的小老板,工作辛苦不说,每月的工资也少的可怜。后来,当他想回国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英国已非法住了好一段时间,需要交笔昂贵的罚金,可他自己也清楚,他没有那么多钱,家里同样拿不出那么多钱,最后只好作罢,无奈的留在伦敦混日子。时间长了,他认识不少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青年,后来聚到一起一商议,干起敲诈那些半工半读留学生的事情来。慢慢的,他们和当地一些黑道熟悉起来,胆子越来越大,由刚开始的小偷小摸渐渐变的明目张胆,不过,留学生大多都不敢招惹他们,毕竟,在许多学生眼中,他们都很可怕。就这样,白浩毕业后,在英国一混就是两年。 
    了解了他的经历之后,谢文东想了一会,慢慢掐灭手中的香烟,随口问道:“这里的黑社会是什么样的?” 
    谢文东对英国毫无概念,想多了解一些。 
    白浩道:“我认识的,都是些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平时经常在舞厅酒吧卖毒品……” 
    “哦?”谢文东笑问道:“他们的生意好吗?” 
    “好!非常好!”白浩大点其头,道:“特别是在学校附近。在英国,大学生里吸毒的有很多,我感觉至少有百分之三十都尝试过,象摇头丸之类的,那吃的就更多了。” 
    谢文东双目一凝,注视白浩,问道:“你也卖过?” 
    见他目光如炬,白浩心中一颤,忙摇头道:“没……没有……” 
    谢文东眉毛一挑,呵呵轻笑,道:“既然生意如此好,为什么不做呢?” 
    白浩挠挠头发,苦笑道:“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在英国,我本来就没有合法的生意,哪敢去卖毒品啊!再说,当地这些黑道,都是我低三下四说尽好话才交到的,我哪敢和他们抢生意……” 
    谢文东仰面而笑,道:“如此说来,你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喽?” 
    白浩老脸一红,解释道:“毕竟是在别人的国家,做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说了算。” 
    谢文东两眼眯缝着,幽幽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只看你想不想去做。” 
    白浩一愣,疑道:“你的意思是……?” 
    谢文东道:“既然有钱可赚,当然要争取!你,去抢他们的生意。” 
    白浩闻言一哆嗦,摇头道:“万一惹火他们,动起手来怎么办?” 
    谢文东笑道:“你手里不是有枪吗?如果有人找你麻烦,就用它打碎他的脑袋。” 
    白浩傻了。他从未听过如此狂妄的话,很难想象,坐在自己面前这个相貌清秀,斯斯文文的青年会用如此淡然的语气说出这样残酷的话。 
    即使到现在,白浩还是对他的身份持有怀疑态度。他呆了好一会,不确定地问道:“你真是谢文东?” 
    “呵呵!”谢文东站起身,拉拉身上的中山装,道:“我说的已经够多了,而且我也没有必要骗你。”说着,他向门外走去,临开门前,他又回头道:“我会给你一个合法的身份,这算是作为你加入文东会的见面礼,当然,我也需要你对我的回报。” 
    白浩木然地问道:“我能回报你什么?” 
    谢文东笑容一敛,正色道:“尽心尽力为我做事!”说完,他走出房间,没有回头,挥了挥手,道:“欢迎加入,文东会!” 
    五行五人相继走出房间,金眼临离开前,拍拍魂不守色,满面木然的白浩,笑呵呵道:“做为东哥亲自收的人,在文东会里,你有可以骄傲的本钱了!”说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沓钞票,道:“送你的朋友去医院!” 
    出了公寓,金眼追上谢文东,说道:“东哥,我去找的士!” 
    谢文东摇摇手,道:“不用了,我想走一会。” 
    “哦!”金眼应了一声,然后,小心地问道:“东哥,为什么要把这个白浩拉到文东会旗下!”在他看来,这人没有什么长处。 
    谢文东笑道:“至少,他很了解当地的情况,如果我们想在这里分一勺羹,可以用得上他。” 
    金眼心中一惊,问道:“东哥真准备把毒品卖到英国来?” 
    谢文东悠悠道:“有何不可?毒品是赚钱最快的黑道买卖,既然有利可图,为什么不去做?!再说,国内的毒品买卖,越来越难做,文东会现在的毒品生意,就是在赚差价。由金三角进货卖给黑带,又由黑道那里换取军火卖回给金三角,利润虽然可观,但必定不稳定的因素太多,一旦出现差错,对我们的损失太大。所以,开辟国外的市场很重要,我们也是不得不这样做。” 
    金眼不无担忧道:“可万一我们把生意做到这里,引起当地帮派的不满,很容易发生火拼,那样对我们很不利,毕竟这不是我们的地盘。” 
    “呵呵!”谢文东幽幽一笑,道:“地盘,没有天生就是谁的,只是看谁能去争取,谁能把它夺过来。既然有人能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 
    金眼无话可说,当谢文东决定要做一件事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改变。他很明白这一点。 
    第二天,金眼在伦敦找到一位中国通,他名叫刘智福,原是广东人,后来加入英国国籍,本职是大学的教授,也经常兼职帮一些中国人办理来英国的签证以及永久定居等手续,从中抽取高额费用。 
    金眼和白浩一起去的,把后者的情况简单介绍一遍,他问道:“我这位朋友想加入英国国籍,需要多少钱?” 
    他的话一说完,旁边的白浩顿时紧张起来。对于他来说,在英国能有合法的身份,已是件可望不可及的事,而加入英国国籍,这他根本就从未敢想过。他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位衣着考究的中年教授。 
    刘智福打量一会金眼和白浩二人。象白浩这样的事,他见过的太多,也办理的太多,不过,他仍做出为难的样子,摇头道:“他这种情况很麻烦!首先,要解决非法滞留的问题,这需要一笔钱,再者,加入英国国籍也需要齐全的相关手续,比如……” 
    他的话未说完,金眼已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不要和我说那么多,手续,我一样也给不了你,你只需告诉我,需要多少钱!” 
    刘智福一愣,看着金眼道:“如果这样,事情很难办,没有相关的手续,就得通过关系来办理,那比正常办理的费用要多得多……” 
    金眼再次打断他的话,目光一凝,冷道:“你只需告诉我多少钱?” 
    他的眼神让刘智福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吃了一惊,忙道:“一共……至少需要十万英镑!” 
    十万英镑,一百多万人民币!白浩心中一颤,感觉对方简直就是在抢劫。他结巴道:“这……这也太多了吧……” 
    刘智福瞥了他一眼,嗤笑道:“小兄弟,这个数目一点都不多,也就是由我来办,如果换成别人,绝对不止这个数……” 
    金眼不想听他的废话,转头问道:“白浩,你有多少个兄弟?” 
    “啊?”白浩不明白他的意思,愣然道:“有十几个!” 
    “恩!”金眼点点头,对刘智福道:“这些人,全部和他一种情况,我要他们统统变成英国人。明天,我会先给你三成的钱,等事情办完,再把剩余的那部分给你。”说着,不等刘智福说话,他转身向外走去,临出门前,又补充道:“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如果你收了我的钱却不办事,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砍下你的脑袋!” 
    金眼这话不是在开玩笑,他是杀手出身,做事一向简捷,而且从不说废话。刘智福被他阴冷的表情吓得一哆嗦,忙站起身,道:“朋友这话就不对了,我在这行已经干了许多年,信誉怎样,很多人都知道,你可以问……” 
    他话到一半,金眼的身影已在门外消失。刘智福虽然不是黑道的人,但阅历丰富,能感觉的出来,金眼这人绝对不简单。 
    他怔了好一会,小心翼翼地问白浩道:“小兄弟,这位是什么人?” 
    或许由于金眼强硬的态度,白浩腰杆子也突然硬了起来,随意瞟了他一眼,冷冷说道:“这一点,你无须知道!”说完,和金眼一样,甩袖而走。刘智福呆坐在椅子上,久久愣神。 
    金眼出来之后,立刻给谢文东打个电话:“东哥,事情办妥了,不过一人需要十万英镑的费用!” 
    此时,谢文东正在陪金蓉逛街,不好把话说的太直接,含蓄道:“钱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人!” 
    他想在英国开辟一片天地,需要有一批身份是英国国籍的人,这样才好办事。白浩等人当然是最佳人选,而且自己帮他这样一个大忙,后者定会感恩带德,忠心为自己做事,一举两得。 
    谢文东不是吝啬的人,但他的钱也从来不会白花。 
    金眼想不到那么多,在他看来,用一百多万英镑换十几个能力并不强的小混混,实在不值得。他道:“东哥,无论如何,这笔钱实在太多了。” 
    “呵呵!”谢文东笑道:“钱,放在银行里不会生钱,若是把钱投资出去,可能,会收到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 
    唉!金眼暗叹口气,转头瞧瞧跟自己出来,满面恭敬和感激的白浩,怎么想怎么觉得那么多钱投在这些人身上,风险实在太高。不过,既然谢文东已经决定,他也没办法。无奈摇头,他说道:“好吧,东哥,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谢文东见金蓉正笑呵呵地看着自己,他茫然问道:“怎么了?” 
    金蓉笑道:“大哥哥现在也开始投资了吗?” 
    谢文东明白过来,金蓉刚才定然偷听自己和金眼的谈话,误以为自己玩起了投资。他顺水推舟,笑道:“是啊!” 
    金蓉摆出一副‘我很懂’的样子,摇头晃脑道:“关于这一点,大哥哥应该多向我请教,毕竟,我是经济学院的学生!” 
    谢文东大笑,道:“没错!只不过是刚刚上大一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