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谢文东大笑,道:“没错!只不过是刚刚上大一的学生!” 
    金蓉不服气地说道:“大哥哥也只是上大三而已嘛!”
第十五章
       晚间,送金蓉回学校后,谢文东找到白浩。这次,白浩见了他,态度和上次截然不同,必恭必敬的,完全是一副下属见了上级的样子。不论对方是不是谢文东,但凭他能轻易拿出一百多万英镑帮自己和朋友们变成英国人这一点,就足够让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觉得,自己跟这个人,以后一定会有大前途,大发展。 
    谢文东坐在沙发上,十指交叉,淡然说道:“白浩,讲讲本地的毒品都由哪个黑帮来做?” 
    白浩想了想,道:“老大,在本区要算是3KING帮!” 
    “3KING?三个国王?”谢文东笑了,真是土气的名字,问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帮会?” 
    白浩道:“是个中型帮会,人数有二十多,这里都毒品生意都是由他们来做的。” 
    金眼听完乐了,摇头道:“只有二十多人还算得上中型帮会?” 
    白浩挠挠头发,憨笑道:“英国毕竟比不上国内,在这里,帮会里有二十多人已经不少了。” 
    是你没见识过大帮派吧!金眼虽然不了解英国的情况,但想来这里的黑社会规模绝对不会如此之小,是白浩涉及太浅,没有见识到才是真的。他看向谢文东,后者笑眯眯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一会,谢文东开口说道:“你敢不敢去打他们?” 
    白浩一哆嗦,苦然道:“老大,他们都有枪啊!” 
    谢文东挑眉道:“你不是也有吗?” 
    白浩道:“可我只有一把,他们却有二十多把枪!” 
    谢文东道:“那就去买。你有多少兄弟?” 
    白浩道:“算我十三个。” 
    谢文东点点头,道:“那就买十八把枪。” 
    “那么多!”白浩吃惊地看着谢文东。后者一笑,解释道:“除了你之外,算上我和我的兄弟,一共十八个人。”他转头对金眼道:“你陪白浩走一趟,把枪买回来。” 
    金眼皱眉道:“东哥,我们真要和3KING开战吗?” 
    谢文东拍拍他结实、粗壮的胳膊,笑眯眯道:“身子太长时间不运动,会僵硬的。” 
    不是刚刚和猛虎帮打过一次吗?!金眼心里嘀咕着,嘴上可没敢说,点下头,道:“东哥,我把更多的兄弟叫到英国来吧!” 
    “不用!”谢文东摆摆手道:“我们这些人,足够了,人多,反而惹人注意。” 
    唉!金眼叹了口气,他不是不相信自己几人的实力,而是怕谢文东万一发生什么意外,那就麻烦了,后果也不是自己能承受得起的。 
    第二天,晚间,白浩去趟名叫“兰色先锋”的舞厅,这是3KING的地盘,要想找到他们,在这里一定能找得到。 
    进了舞厅之后,白浩环视一周,正好看到一名身穿白色背心的黑人青年晃晃悠悠走过来,心中一喜,忙走上前,问道:“嘿,兄弟,古德在吗?(英,以下略)”古德是3KING帮的老大。 
    黑人青年看了他一眼,皱皱眉头,大声问道:“你找古德干什么?” 
    白浩献媚似的笑道:“我有生意介绍给他,是笔大买卖。” 
    黑人青年狐疑地看了看他,摆摆手,道:“跟我来吧!” 
    他带着白浩穿过舞厅人群,来到一间包房前,敲敲房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白浩随他身后,也跟了进去。包房内乌烟瘴气,坐有十多名青年男女,从桌子上的酒精灯和泊纸来看,他们刚刚吸完毒。 
    黑人青年在一位光头的汉子耳边小声嘀咕几句。后者边听边看向白浩,等他说完之后,笑呵呵站起身,把坐在他身旁的女人一把推开,向白浩招手道:“兄弟,过来坐!” 
    白浩忙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在他身旁刚让出来的空位置坐下。光头汉子二十五六岁,长得人高马大,超高一米九零,身上的肌肉高高股起,加上刺眼的文身,让人接近他时自然产生一股恐惧感。他此时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可是,白浩不敢有丝毫大意,这个古德生性残忍,斗恨,他曾经亲眼目睹这人把一个青年的的手臂砍断,只因为那青年欠了他二百英镑。 
    古德笑呵呵看着他,好一会,说道:“听说,你有生意要介绍给我?”说着话,亲近地向前靠了靠,问道:“多少钱的买卖?” 
    白浩咽了口吐沫,说道:“十万英镑的白粉。” 
    “哦?”古德听完,也暗吃一惊,惊讶道:“十万英镑的白粉?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怎么会呢?!”白浩笑道:“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当然,这笔买卖介绍给你,我也要……”他故意没把话说完,嘿嘿地干笑。 
    古德认识白浩的时间确实不算断,但之间接触并不多,其实,古德压根也没把这个来自中国的非法居住者放在心上,倒是后者经常巴结他,有时还主动帮他‘送货’、‘拉线’。现在,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意思,脑袋一偏,古德撮撮光秃秃的头顶,道:“你想要抽成?” 
    白浩道:“古德,这可是十万英镑的买卖,我抽千分之五,不算多吧?” 
    “操!”那黑人青年眼睛一瞪,捏捏手指关节,怒道:“你想拿走五千英镑?” 
    白浩耸耸肩,道:“如果你们觉得我拿的太多,那就算了,我可以到其他区找别的卖家。” 
    黑人青年一拉背心,露出腰里别着的手枪,嘿嘿冷笑道:“我怕你走不出去!” 
    古德摆摆手,示意黑人青年收起枪,搂着白浩的肩膀,笑道:“钱是小问题,好商量。不过,那个买家是谁?可靠吗?他一次性买这么多白粉,想干什么?” 
    白浩道:“买家绝对可靠,是我中国的朋友,听说这里的毒品便宜,想买一些带回国。” 
    古德眉头一皱,疑问道:“他能把毒品带出海关?” 
    呀!白浩心中大惊,自己怎么把这一点给忘了。还好,他反应够快,随即答道:“放在体内出关,他们有六个人。” 
    “哦!”古德点点头,不疑有它。 
    把毒品放到体内,是运毒者常用的手段。一般都是将毒品用塑料袋封闭包好,再系上一根绳,由口中吞咽到肠胃中,将绳的另一端系在牙齿上,等到安全的地方,拉住绳子,便可以把毒品从肠胃里拽出来。另外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把毒品塞进肛门。 
    “价钱你都和你朋友讲了?”古德又问道。 
    白浩道:“我说他想亲自和你谈。” 
    “好啊!”古德嘿嘿笑道:“让他带钱来谈!谈妥之后,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好的。”白浩点头答应。 
    古德又道:“地点由我来定,明天你等我电话。” 
    “好的。”白浩连连点头,又坐了一些,闲聊两句,起身告辞。 
    等他走后,那黑人青年问道:“古德,你真打算让他抽走五千英镑?” 
    “呵!”古德哼笑一声,道:“五千英镑?我一分钱都不会让他拿走,交易时,就把他干掉。” 
    黑人青年一惊,问道:“和我们做生意的那些中国人呢?” 
    古德阴笑道:“一起干掉!反正是中国来的,杀了之后,尸体处理干净,没有人会来摘麻烦!”说完,他嘿嘿笑了起来。 
    第二天,直到傍晚,古德才给白浩打了电话,告诉他,见面的地方在天桥下的停车场,时间是晚上八点。 
    他所说的停车场距离经济学院不算远,位于地下,上面是立交桥,实际那里早已经荒废,经常有一些帮派在里面打架斗殴。 
    古德带上3KING帮的人,早到了一会,聚在一起商议交易时动手的计划,等到八点整时,白浩来了。 
    在白浩身旁,跟有一行人,点一下,刚好六位,古德和他那些手下相视一笑。 
    双方接近之后,古德打量白浩领来的这六个人。在他看来,这六人的相貌几乎没什么分别,有的只是高矮胖瘦不一样。 
    “你就是古德?”位于六人正中的谢文东用中文笑眯眯地问道。 
    古德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皱着眉头,看向白浩。后者用英文翻译了一遍,不过他心里也奇怪,老大明明会说英语,为什么还用中文呢?! 
    古德听完,不耐烦地说道:“我是!白浩,你问他,钱都带来了吗?” 
    白浩如实翻译。 
    谢文东笑吟吟地反问道:“你的货带来了吗?” 
    古德向手下一挥手,一人递过来一只黑色皮包,他接过,拉开,从里面掏出一包白粉,在谢文东面前晃了晃。 
    谢文东不客气,伸手道:“给我看看。” 
    古德把白粉放过到皮包里,说道:“妈的,你还没有让我看你带来的钱呢!” 
    谢文东大笑道:“钱,我没有。” 
    白浩听完一哆嗦,惊讶地看着谢文东。后者一笑道:“没关系,就按我的话翻译。” 
    喘口粗气,白浩把谢文东的原话翻译了一遍。 
    别说古德听完后心中火起,3KING帮的其他人也一各个面露怒色,将手放在枪把上。 
    “妈的,你在和我开玩笑吗?”说着话,他又对白浩道:“你在耍我,是吧?” 
    白浩惊慌失措,忙摇手道:“没……没……” 
    不等他说话,谢文东仍旧笑眯眯地说道:“钱没有,但是,你的货我要了。” 
    “我看你找死!”说着话,古德回手掏出手枪。 
    他快,谢文东的速度也不慢,枪不知何时被他拿在手中,对准古德的脑门。 
    两人分别用枪口指着对方,古德凝视谢文东,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他没有想到谢文东这个刚到英国的中国人身上会有枪,更没有想到他胆子会大到来抢自己的毒品。 
    SKING帮的其他人见状,纷纷掏出枪来,而谢文东身旁的金眼几人早已经把枪拿在手里,小心戒备。 
    “白浩,你竟然敢暗算我,今天我要把你剁成肉块!”古德气疯了,转头又对谢文东道:“中国猪,我们两人手里都有枪,可是你的人少,我的人多,真打起来,我不怕你……” 
    “嘭!”古德话未说话,一声枪响,把他的话打断。 
    谢文东毫不留情的扣动扳机,一枪把古德的脑袋打穿。 
    这突然的变故,别说3KING帮的人没想到,连一旁的白浩也没想到,两腿一软,差点坐地上。 
    谢文东脸上笑容不减,眼睛眯缝着,啪啪又在古德身上补了两枪,笑眯眯道:“枪,不是用来说话的,而是用来杀人的!”说完,看都没看周围人一眼,转过身形,大摇大摆的向停车场外走去。 
    在他转身的瞬间,五行五人手里的枪也响了。 
    “啪啪啪——”密集的枪声连成一片,在空挡的停车场,回音久久不散。 
    白浩哪见过这样的场面,抱住脑袋,坐在地上,整个身子快缩成一团。 
    当感觉枪声停止之后,他这才慢慢放下双手,环视左右,3KING帮那二十几人,竟没有跑掉一个,全部倒在血泊中。 
    这……这就是文东会……?白浩张大嘴巴,看着五行五人面无表情脸孔,再瞧瞧谢文东那未走出多远的背影,心底突然烧起一团火焰。 
    这就是文东会!
第十六章
           3KING帮的人全部中弹倒地,金眼将扔在地上的黑色皮包拣起来,看了看里面的白粉,微微一笑,把皮包甩给水镜,然后四周查看起来。3KING帮的人虽然都被打中,但有四人还没有断气,金眼抓起这几人的头发,象拖死狗一样将他们拉出来,放在白浩面前。 
    白浩一愣,惊讶地看着金眼,又瞧瞧躺在地上仍有气息的四人,问道:“金眼哥,这几个人还没有死?!” 
    “是!”金眼道:“他们还活着。” 
    白浩皱着眉头道:“那怎么处理他们?” 
    金眼嘴角一挑,道:“斩草当然要除根。”这句话,也是谢文东的一贯作风。他虎目抬起,冷冷道:“杀了他们。” 
    白浩指指自己的鼻子,问道:“我?” 
    金眼点头,肯定道:“你!” 
    白浩顿在原地足足五秒钟,方缓缓从口袋中掏出手枪,当他把枪口准备一人的脑袋时,发现那人正瞪大眼睛看着他,眼中失去了光彩,有的只是绝望与恐惧。白浩心中一颤,转头瞄向金眼,后者也目光凌厉地盯着他,暗叹一声,白浩将心一横,闭上眼睛,扣动了扳机。 
    “嘭!”随着一声枪响,那人的脑袋在他面前炸开,红的,白的,溅了一地。 
    白浩曾经骂过人,打过人,但从未杀过人。 
    他睁开眼睛,看到脚下那人的惨状后,胸口发闷,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压抑不住身体的反应,冲到墙角处,哇的一声,大吐起来,他觉得自己快把肚里的肠胃都吐出来。 
    金眼并不难为他,站在原地,连开三枪,把剩下的三人解决掉,走到白浩身后,拍拍他肩膀,道:“第一次会觉得恶心,慢慢就好了。”说完,与水镜四人向谢文东离开的方向走去。 
    好一会,白浩才反应过来,环视一周,眼中尽是3KING帮众人的尸体,不敢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呆片刻,甩开两腿,步履蹒跚地跑了出去。 
    谢文东等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口等他,见到他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他摇头笑了笑,拿出手帕,递给他,问道:“感觉怎么样?” 
    白浩看也没看地接过手帕,胡乱擦擦嘴角,连吸数口气,才痛苦地说道:“我刚才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说着,看看被自己弄脏的手帕,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东哥,手帕脏了,我赔给你……”现在,他不再对谢文东的身份报有怀疑,称呼也改成东哥。 
    “算了。”谢文东随意地摆摆手,笑呵呵道:“送给你。” 
    “谢谢!”白浩偷眼瞄了瞄金眼五人,见他们脸上没有异样,才放心的将手帕揣进口袋中,然后问道:“东哥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谢文东仰面想了想,笑道:“感觉绝对不会比你现在好过。”说着,他轻笑两声,又道:“杀人,是不得不去的事,是杀掉那些阻碍你前进的人,当你要杀他的时候,他在你眼里,已经不再是人,是猫,是狗,是畜生,反正,就不是人。” 
    谢文东这番话虽然是笑呵呵说出来的,但白浩听后,却激灵灵打个冷战,由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白浩只有二十五岁,但他看得出来,谢文东的年纪肯定没有自己大,他以为自己平时够狠的,可是和谢文东比起来,简直是蚂蚁见大象。 
    跟随这样的人,以后的人生肯定会很精彩!白浩怕归怕,但对谢文东的尊重与敬畏又多了几分。 
    金眼问道:“东哥,那些毒品怎么办?” 
    谢文东道:“当然要卖掉。在3KING帮的地盘上卖掉。”说着,他对白浩道:“这件事,就交给你。” 
    白浩身子一哆嗦,忙问道:“东哥,如果有人找麻烦怎么办?” 
    谢文东悠然道:“谁找麻烦,就杀掉谁,象今天对付3KING帮一样。” 
    白浩仍面带难色地问道:“如果,对方是警察呢?” 
    谢文东大笑道:“警察也是人,他的命也只有一条。当金钱与性命摆在面前时,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拒绝。”他抽出烟,点着,接着道:“我在英国,不会呆很久,过几天我就准备离开。” 
    “啊?”白浩听完,大吃一惊,结巴道:“东……东哥要是走了,那我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还怎么办!”谢文东道:“我会派人来协助你的,能不能领导他们,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希望下次再来伦敦的时候,这里的黑道都知道文东会的名号。” 
    谢文东在伦敦又呆两天后,与金蓉道别,坐飞机回澳大利亚。彭玲未随他一道回去,她留在英国,继续陪伴自己的父亲。 
    谢文东也不勉强她,他知道,彭玲的母亲去世得早,和父亲相依为命,感情很深,不忍心留下他一个人。 
    回到吉乐岛之后,谢文东马上给三眼打了电话,一是让他派些兄弟去英国,随白浩一起开发那里的毒品市场,二是让他找一批新人到吉乐岛来。第一点三眼还能理解,开辟国外的市场他也很赞同,但是关于第二点,他就不明白谢文东的意图了。 
    不过三眼也不多问,和谢文东一起打拼这么久,对其性格太了解,如果他想说的,自然会告诉你,如果他不想说,即使你问烂舌头也不会得到答案。三眼只简单问了问谢文东需要多少新人,然后便去安排人力和时间。 
    另一边,谢文东又给东心雷去了电话,意思很简单,让他想办法挑起洪门和青帮之间的争斗,或者说加速两者之间争斗。 
    东心雷对谢文东的话言听计从,问道:“东哥需要什么样的结果?” 
    谢文东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笑道:“越乱,越好!” 
    一个月的时间里,青帮数个分堂被神秘偷袭,虽然堂口没有沦陷,但死伤的兄弟不少,另外,还有三个堂主被人开出高额暗花,未出三日,其中两个堂主遇袭身亡。青帮得到的所有证据,矛头都指向洪门,而作为洪门领导人的向问天,却毫不知情,但是,青帮的报复行动没有因为他的矢口否认而停止。 
    一时间,洪门与青帮的火药味急增,争斗不断,有时,在一天之内,双方全国堂口之间的大小纷争竟然有百起之多。 
    未过半月,青帮首先向洪门宣战,翌日,洪门做出回应,向青帮宣战,至此,两大帮派之间的战争全面爆发。 
    这段时间,谢文东倒很悠闲,三眼送来了文东会二百名新人,由姜森和任长风分别训练他们的枪法和近战技巧,而他自己,有时候去看看训练的情况,挑选有潜力的新人,有时候,向东心雷和刘波询问一下洪门青帮的战况以及国内各方面的反应。 
    洪门和青帮都是势力庞大的全国性帮会,旗下都有一大批依附帮会,两者的争斗,使其各依附帮会之间的战乱也时有发生,这直接导致全国黑道的大动荡,不仅如此,趁火打劫者也随之而生,兴风作浪,社会的犯罪率极升。 
    此时的局势,不再是一两个人所能控制,即使警方也有力不从心感,很快,黑道的腥风血雨和社会的动荡不安惊动了中央高层,当中央派出特派员,想协助地方根治社会毒瘤的时候,才发现风浪背后两大帮派的实力,早已根深蒂固,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更要命的是,两大帮派的首要人物与中央高层都存在这样那样的关联,真要是查下去,势必牵扯到中央领导层,特派员的胆子再大,明白这一点之后也不敢再继续追查下去,只能督导各地警方对两大帮派的分堂口以及参与其中的小帮会给予惩治,当然,这治标不治本,说白了,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谢文东最想看到的,正是这样的结果。 
    无论洪门还是青帮,势力都未延伸到东北,所以无论他们打的有多乱,都和文东会没有直接关系。文东会的骨干们在看热闹的同时,也纷纷向谢文东致电,询问他的意思,用不用支援洪门。 
    谢文东的回答十分干脆,只简单两个字:“不用。” 
    又是一个月过去,大陆黑道混乱依旧,而吉乐岛还是象往日一样平静。 
    到吉乐岛训练的那批新人都已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在姜森的调教下,一各个精通武器,熟悉枪械,最令谢文东满意的是他们的枪法,虽然不至于百发百中,但也称得上一流水平。谢文东本身的枪法很一般,也明白练枪的辛苦,所以特别欣赏枪法好的人。而在任长风的训练下,这批新人又掌握了精湛的近战格斗技巧,特别是刀法,继承了任长风一贯阴狠毒辣的风格,出刀时,刀走偏锋,飘忽诡异,让人琢磨不透。 
    这二百人中,谢文东看好其中的两位,一个叫赵辉,一个叫林鑫。 
    这两人,无论枪法和刀术,还是头脑,在二百人中都是出类拔萃的。 
    赵辉并不是有天赋的人,对枪和刀的灵性甚至比一般人都低,但是,他却很努力。当他练枪的时候,常常一练就是连续数个小时,而且都是实弹练习,虎口不知被枪震裂过多少次,谢文东有数次都是见他满手滴血,但仍眉头都不皱一下,继续开枪射击。俗话说勤能补拙,单凭赵辉的钻劲,就已经给了谢文东足够欣赏他的理由。 
    至于林鑫,他和赵辉恰恰相反,姜森和任长风意见统一,都认为此人天赋极高,而他也确实没辱没两人的评价。没见他如何努力的去练习,但是枪法和刀术在众人中却是最好的一个,这让谢文东想不注意他都难,还有一点值得人欣赏的是,他的头脑很机灵,而且为人圆滑,成天笑呵呵的,从不刻意显示自己,他在众人中,也是人缘最好的一个。 
    集训两个月后,一天清晨,谢文东带二百人上军舰,出海游玩。 
    这两个月里,新人们都未离开过小岛,更没有时间欣赏海上的风光,现在能和老大一起坐军舰出海,一各个又兴奋又激动。 
    军舰甲板上。 
    谢文东拿起一只吹好的气球,在手里摆弄一会,随手扔进海里,然后问道:“大家谁知道,我把你们调集都这里训练,是为了什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