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军舰甲板上。 
    谢文东拿起一只吹好的气球,在手里摆弄一会,随手扔进海里,然后问道:“大家谁知道,我把你们调集都这里训练,是为了什么?” 
    “东哥是希望我们能成为文东会的精锐!” 
    “是希望我们能为帮会建功立业!” 
    “是……” 
    人们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 
    谢文东仰面轻笑,道:“你们都只说对了一小部分,我让你们来这里,是因为你们加入文东会不久,对文东会的涉及也最浅,我要让你们成为一把尖刀,这把刀既可以对外,也可以对内!”
第十七章
       众人听完谢文东的话,相互看看,一时没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这些人中,只是林鑫听懂了谢文东的意思,不过他笑而不语,并未说话。文东会内实力最庞大的要算龙堂,而在龙堂内掌控实权的有两人,一是三眼,一是陈百成,三眼是老大的出生入死的兄弟,背叛的可能性不大,老大也不可能对付他,另外那个陈百成为人嚣张跋扈,口碑极差,看起来,此人可能快有危险了。林鑫低着头,眼珠提溜乱转。 
    谢文东挺直腰身,回头望望,他刚才扔出的气球已落在二百米开外的海面上,他用手一指,问道:“谁能把那只气球打破?”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不少人开始跃跃欲试。时间不长,一青年挺身而出,道:“东哥,我想试试!” 
    谢文东点点头,让手下人把船停住。那青年拔出枪,对准气球,瞄了一会,连开两枪。他开枪的速度很快,但准头却有偏差,两枪过后,气球依旧。其实,并不能怪青年枪法不佳,二百米的距离已经够远,而且海面浪淘汹涌,不仅船在上下晃动,那只气球更飘的厉害,即使让姜森、金眼这样的枪法高手来打,恐怕都要仔细瞄一会。 
    青年脸色一红,没敢正眼看谢文东,尴尬地退到一旁。 
    谢文东见状,抚掌笑道:“不错不错,虽然未中,但勇气可嘉。” 
    在青年之后,又有数人来试,皆未能命中目标。谢文东看向林鑫,问道:“你认为自己能不能打中?” 
    听老大向自己问话,林鑫忙站直身躯,恭恭敬敬地说道:“只有六成把握。” 
    谢文东甩下头,笑道:“来!试试看!” 
    林鑫再不客气,掏出枪来,几乎瞄都未瞄,抬手就是一枪。枪声响过,气球随之破裂,周围惊叹之声久久不绝。一旁的赵辉惊讶地看眼他,低声赞叹道:“好枪法!” 
    谢文东也暗吸一口气,想不到林鑫的枪法竟然精准到这般地步,他问道:“你以前练过枪吗?” 
    林鑫摇头道:“东哥,我以前从来没练过,甚至都没有碰过,只是到吉乐岛这两个月才开始练习的。” 
    谢文东一笑,道:“把你的枪给我看看。” 
    林鑫一愣,不明白老大为什么要看自己的枪,心里不解,不过不敢违命,必恭必敬地把枪递上前去。 
    谢文东接过,不过动作极慢,其实,他看枪是假,看林鑫的手倒是真。如果他以前练过枪,手掌必然有茧子,可是他接枪时发现,林鑫的手掌只有水疱,那是近期练枪时磨的。点点头,谢文东把玩一会他的枪,感觉质地一般,拿在手上有粗糙感,他随手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配枪,交给林鑫,说道:“以后,就用这把吧。” 
    林鑫吓了一跳,没敢去接,看着谢文东,懦懦说不出话来。谢文东向来低调,即使在文东会,见过他的人也不多,在众人的心目中,他是一个即神秘又可怕,如同神一样的人物。能得到老大的赠送,简直是天大的舒荣,林鑫一时反应不过来。 
    “来!拿着!”谢文东笑道:“好枪,要有一个会用枪的人使用才能发挥出威力,你的枪法比我好,这把枪正适合你。” 
    看着谢文东手中的银枪,林鑫很是喜欢,他知道,这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可单射亦可连发的半自动手枪,国内少见,是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但喜欢归喜欢,他却不敢收下。谢文东仰面笑了,把枪随手扔在林鑫怀中,说道:“以后,它是你的了。” 
    林鑫咽口吐沫,小心翼翼地把枪别在腰间,怯声说道:“谢谢东哥。”说话时,他没有忽视左右众人那一双双充满羡慕,快要燃烧的目光。更有甚者,直接走到他身后,小声嘀咕道:“小林子,回国之后,请客!” 
    谢文东走到甲板边,手扶船杆,向远处望了一会,转头问道:“我要在你们当中选出一名队长,林鑫,你说谁合适?” 
    林鑫没有马上回话,暗中琢磨这话的意思,老大是想选我做队长,还是在有意试探我?他想不明白,更琢磨不透谢文东的心思,好一会,含笑说道:“东哥,我觉得赵辉比较适合。” 
    赵辉一怔,想不到林鑫会把自己推出来。其他人更是奇怪,在众人看来,赵辉这人沉默寡言,总是冷冰冰的,不好相处。 
    “哦?”谢文东笑问道:“为什么?” 
    林鑫看眼赵辉,然后说道:“他是我们这些人中练习最刻苦的一个,而且为人冷静,不喜张扬,适合带领全队!” 
    谢文东笑呵呵地并未表态,转头又问众人道:“大家的意见呢?” 
    众人哪还有意见,既然林鑫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们也不想得罪人,相互看看,皆未说话。 
    “那好!”谢文东道:“就按照林鑫的意思吧!以后,你们的名字叫做龙虎队,队长是赵辉,副队长由林鑫来做!” 
    他简单几句话,使文东会又多出一个部门,龙虎队,以后,它也成为了谢文东的亲卫队,以骁勇善战闻名。 
    未过几日,吉乐岛来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东方易。这即在谢文东意料之中,也在他意料之外,他知道中央一定会派人来自己,只是没想到,派来的人会是他。 
    做为谢文东在政治部的顶头上司,两人的关系太熟了,甚至,当东方易做出一个习惯性的动作时,他就能猜到他要说什么。 
    比如现在。东方易是先到的澳大利亚,然后联系上谢文东,后者派飞机去接的他。见面之后,未等说话,东方易先伸开双臂,大步流星向谢文东走过去。“文东,好久不见,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谢文东小声地对身后的金眼等人说道。 
    金眼几人没明白他的意思,等东方易走上前来,一把搂住谢文东的肩膀,然后动情地说道:“文东,好久不见,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之后,几人忍不住,纷纷别过头去,摇头偷笑。 
    谢文东上下打量他一番,笑道:“东方兄别来无恙,真是可喜可贺啊!” 
    他的弦外之音,东方易哪能听不明白,老脸一红,干笑道:“你近前生活得怎么样?” 
    谢文东道:“东方兄应该能想象得到吧!” 
    东方易笑道:“这里环境不错,住上一阵子,就当渡假好了。” 
    “呵呵!”谢文东淡笑道:“刚开始到这时,我还有些不太习惯,现在,就算有人想让我离开,我还不干呢!” 
    东方易脸上笑容一僵,马上又插开话题,说道:“对了,我这次来,特意给你带了一件礼物,一件你意想不到的礼物。” 
    “哦?”谢文东笑眯眯地问道:“是什么?” 
    东方易向与他同来的那位中年人使个眼色,那人一身笔挺西装,年纪与东方易差不多,拿着一只小盒子走上前来,东方易接过,小声地说句谢谢,然后将其递给谢文东,说道:“打开看看,你一定会喜欢的。” 
    谢文东搞不懂他在玩什么花样,接过盒子,上下看了看,伸手就要打开,后面的金眼忙上前一步,小声提示道:“东哥,小心!” 
    “哎?”谢文东挥挥手,示意无防。东方易再笨,也不会送个炸弹过来,毕竟他就站在自己身边。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层薄纸,掀掉之后,下面摆放一支纯皮制造的刀套,而刀套里面,则是一把金光闪烁的刀子。 
    金刀!这把刀,谢文东太熟悉了,它是金老爷子送给他的防身武器,曾经不知道救过多少次他的性命,但在离开中国时,他的金刀带在替身身上,随坠毁的飞机一起葬身火海,本来以为以后再也看不到它了,想不到今天竟然又重回自己手中。 
    谢文东脸上仍然平静,但东方易能想到他此时的心情,在旁解释道:“刀套已经烧毁,但金刀却安然无恙,后来我让人按照以前刀套的模样又做了一只,不仅款式相同,颜色也一模一样,你带起来试试,感觉顺不顺手,如果不舒服,我让人再重做。” 
    为了找自己出山,东方易也算煞费苦心。 
    他摇摇头,合上盖子,说道:“不用了,做工很精细,质地也不错,我感觉很好。” 
    “啊!”东方易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谢文东拍拍东方易肩膀,道:“我们边走边谈吧!” 
    “也好!” 
    谢文东和东方易走在小路上,不时欣赏岛上风光,东方易由衷感叹道:“这里的景色,确实不错,如果不是工作需要,我真希望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你是来找我回国的吧?”谢文东突然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感慨。 
    东方易愣了一下,苦笑道:“我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了你。” 
    “你认为,我会跟你回去吗?”谢文东嘴角一挑,眯缝着眼睛问道。 
    “你会的,因为中国还有很多事情让你放心不下,比如,你的文东会。” 
    “呵呵!”谢文东仰面而笑,道:“即使我不回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同样都可以指挥它。” 
    “可是,”东方易道:“你却阻止不了中央对它动刀子。” 
    谢文东目光一凝,笑眯眯地问道:“你在威胁我?” 
    不等东方易说话,和他同来的那位中年人突然开口说道:“也可以这么说。” 
    糟糕!东方易听后,暗叫坏事,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 
    谢文东举目看向他,问道:“你是谁?” 
    中年人冷声道:“袁华!” 
    谢文东仰面想了想,摇头道:“没听过。” 
    中年人道:“你不用听过我的名字,只需要按我的意思来做。” 
    “呵呵……”好狂的口气。谢文东没理他,转目看向东方易。 
    东方易忙上前把他拉到一旁,小声说道:“他是政治部的副部长,我的顶头上司。” 
    谢文东曾经是政治部的人,对其编制当然再了解不过。政治部是直接向总理负责,最大的上司,当然是总理了,不过总理日理万机,根本没时间管理政治部的事情,所以,政治部一直都是由副部长来管理,名义上他是副部长,实际上他就是政治部的一把手。谢文东也是第一次听到副部长的名字。 
    难怪有这么大的派头!谢文东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袁部长,失敬失敬!” 
    袁华冷着一张脸,说道:“现在,国家需要你回国处理一些事情,你的意思如何?”
第十八章
       谢文东笑道:“当初,我是被逼无奈出国的,也是被国家遗弃的人,现在需要我了,又要我回去,袁部长,你说我该不该回去?” 
    他简单一句话,把问题踢回给袁华。后者面色一沉,身为政治部的负责人,权限极大,虽然他的级别只是副部长,但即使国家领导阶层的高干见了他也要客客气气,长久以来,敢这样和他说话的人还没有,谢文东是第一个。他沉声道:“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你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正色道:“没有人可以左右我的决定,你不能,即使比你更大的官来了也照样不能。” 
    袁华环视一周,冷笑道:“你以为不再国内,国家就不能惩治你吗?实话告诉你,如果想要你的命,特工人员随时都可以潜入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干掉。” 
    谢文东耸肩笑道:“那尽管让他们来好了。我这里,美酒有很多,但同样也不缺少猎枪。” 
    袁华脸色一变,厉声道:“你敢背叛国家?” 
    谢文东双眼一眯,道:“不用拿这个大帽子来压我,想杀我,尽管来好了,究竟是我背叛了国家还是国家背叛了我,袁部长,咱们心照不宣!” 
    见谈话要崩,东方易忙在旁打哈哈,说道:“大家先消消火,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在同一部门,都是为了国家的安全在尽一份力,何必要闹到打打杀杀的地步。” 
    袁华面色缓和一些,点头道:“我知道,你心里很委屈,但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得失,根本无从计较,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这一点。” 
    谢文东长叹一声,转过头去,面向大海,看起来似在感叹,其实,眼珠却提溜转乱,心思急转,好一会,他转回头,面带苦涩,说道:“能为国家出力,我当然很高兴,但是兔死狗烹的道理我也明白,我怕,等为国家出完力后的结果,会比现在更惨。” 
    袁华一愣,马上理解了他的意思,正色道:“你担心国家会象上次那些,弃你而不顾?” 
    谢文东苦笑道:“如果那样还好点,只怕最后奖励我的,是一颗子弹!” 
    袁华道:“这点你可以放心。整垮魂组,迫于日本方面的压力,国家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把你送到国外,但这次不同,和国外没有关联。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所担心的事绝对不会发生。” 
    谢文东刚开始之所以表现得那么强硬,要的就是他这句话。 
    他摇头道:“只怕你说话的力度,未必能……”下面的话,他故意没说完,等袁华自己接下去。 
    果然,袁华闻言,微微一笑,道:“我的话,可以代表总理的意思,这么说,你总该放心了吧!” 
    谢文东心里长出一口气,不过,脸上可没有丝毫表现出来,依然面带为难道:“让我考虑一下吧,三天后给你答复,怎么样?” 
    袁华想了想,眉头微皱,转头看向东方易,后者轻轻点下头。见状,他说道:“那好吧!我和东方在澳大利亚等你的消息,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更不要让国家失望。” 
    谢文东呵呵一笑,道:“我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袁部长和东方兄不要回澳大利亚了,既然来到在我这里,就住上三天,也好让我进份地主之宜。”袁华要走,谢文东怎么能放,他明白,这位部长的权利有多大,以后自己要依仗他的地方恐怕也不会少。他考虑三天是假,想利用这三天时间和袁华处好关系倒是真。 
    袁华还有些犹豫,东方易劝说道:“部长,我看在这里住下也没什么。”说着,他又小声说道:“咱们是秘密前来的,身边没有人,住在谢文东这比在澳大利亚安全得多,再说,谢文东也是我们政治部的一份子,不算外人。” 
    谢文东虽然离开中国,但在政治部里的身份并未取消,至少,国家还未收回他政治部的证件。 
    袁华心想东方易说得不是没有道理,点点头,道:“好吧!”他对谢文东道:“恭敬不如从命,那就打扰了。” 
    谢文东一笑,道:“袁部长说的哪里话,太客气了!你和东方兄尽管放心住下,就当度假好了,这里的风光可不比世界上任何一个风景区差哦!” 
    吉乐岛上空闲的房屋众多,谢文东派人收拾出一间别墅,让两人住下。正如他所说,吉乐岛的风光确实美极,洁净的海面,未受过任何污染,连脚下的沙滩都是白色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出银光。 
    当天,谢文东又让人从澳大利亚请来一批高级小姐,陪袁华和东方易玩乐。毕竟,让一大群老爷们陪他俩游泳、观光,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多几个女人,也增添几分情趣。 
    这些女郎都是从达尔文找来的,有些还是学生,一各个即年轻又漂亮,金发碧眼,身材惹火。特别是她们穿上比基尼的时候,让龙虎队那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差点连眼珠都冒出来。 
    弄一群外国女人过来,袁华刚开始还觉得不舒服,后来,也就默然接受了,他并不是好色的人,但对赏心悦目的东西,并不拒绝。 
    白天,谢文东招呼袁华和东方易,又是游泳,又是到岛上各处参观,有时,坐上军舰,出海钓鱼,等这些都玩过之后,谢文东又带他们到其他的无人岛屿上狩猎,大型的动物基本找不到,但鸟雀一类可不少。晚间,谢文东组织篝火晚会,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吃着美味,喝着美酒,身边还有异国美女陪伴,即便袁华和东方易这样老奸巨滑,喜怒不形于色的政治部高官有时都会玩得忘形,开怀大笑。 
    三天的时间,转眼而过。对于袁华和东方易来说,这三天的经历仿佛在梦境。 
    谢文东做了这么多,当然也得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三天下来,袁华和他的关系亲近许多,甚至,袁华还对他说了一些本不应该说的话。比如,这次让他回国的真正目的,虽然其中的原因早已经被谢文东料到了,但是能让袁华主动讲出来,他还是非常满意的。 
    三天后,一大早,谢文东便来到袁华和东方易所住的别墅。 
    两人都是军人出身,生活十分有规矩,早早就起床,正在餐厅内吃早餐。 
    不用他们询问,谢文东开门见山的表示,他已经考虑清楚,决定回国。 
    对于他作出的决定,袁华和东方易自然非常高兴,可两人也知道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心里对吉乐岛还真有点恋恋不舍。 
    谢文东在回国之前得先把岛上的一切都打理妥当,这最少需要五天的时间,可袁华和东方易等不了这么长时间,政治部无人负责,总理那边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过来,催促袁华早日回国,心里虽然不舍,可也没有办法。 
    在两人临行之前,谢文东没忘准备两件礼物。 
    两只纯金打制的金牌,呈长方形,一面刻有吉乐岛的全景图,一面刻有吉乐岛三个字,字迹是由钻石拼凑而成,在金牌边缘,镶嵌一圈宝石。别看两只金牌不大,但其价值,恐怕普通人拼命干一辈子也赚到那个数。 
    谢文东怕两人心存顾忌,不敢收下,他首先声明,这只是纪念品而已,吉乐岛向贵客发放的纪念品。 
    袁华和东方易心知肚明,把金牌拿在手里那沉甸甸的分量,还有上面数不清的钻石和宝石,即使毫无见识的人也能感觉到这东西的昂贵。 
    袁华身为政治部的高官,平时很少收到礼物,一是和他接触的外人不多,二也是没人敢去送他礼物。现在突然收到谢文东如此贵重的礼物,有些反应不过来。好一会,他将金牌又推回给谢文东,说道:“文东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个东西太贵重了,容易引起误会,还是请你收回去吧!”由于几日来相处融洽,他对谢文东的称呼也由刚开始硬邦邦的直呼其名而改成‘文东’。 
    东方易正拿着金牌反复翻看,爱不释手,听完他这话,肩膀一沉,满脸失落地还给谢文东。 
    谢文东没有收回金牌,仰面哈哈大笑,道:“袁部长要是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这只是纪念品,没有其他的意思。袁部长不是以为我在贿赂你吧!哈哈,这次是你来邀请我回国,要说贿赂,也应该是你贿赂我才对,怎么会反过来呢?我身为政治部的人,一直以来,得到袁部长和东方兄不少照顾,这份礼物,纪念品是其一,再者,也是我对两位的一点心意,就不要再推脱了。” 
    “是……是啊!”东方易干笑道:“部长,既然谢兄弟这么说,我们还是收下吧,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存在什么贿赂不贿赂的。” 
    袁华叹了口气,看着手中的金牌,要说不喜欢,那是骗人的,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平白收下人家的重礼,心里难安。 
    他沉默半晌,还想再拒绝,谢文东已将话题岔开,说道:“送两位去澳大利亚的飞机我已经准备好了,袁部长想走,随时都可以出发。” 
    “啊,好的,谢谢!”袁华满意地点下头,然后,拿着金牌又向谢文东递去,说道:“这金牌,文东还是先……”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已转身向外走去,说道:“袁部长,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没有再收回来过,如果你不想要,一会坐飞机的时候就扔进海里算了。” 
    “那怎么行……”袁华愣了一下,举目再看谢文东,已经走出房门。 
    袁华一声叹息,转头再看东方易,后者正笑得合不拢嘴。 
    他和东方易是老朋友了,曾经也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一起参加过越战,关系牢靠,私下里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他问道:“东方,你说谢文东这样做,是什么意图?” 
    “什么意图?”东方易笑呵呵道:“当然是想收买我们了!不要忘记,他的黑道身份,他想坐大,我们能提供给他方便。”东方易是老狐狸,爱财归爱财,脑袋可不傻,谢文东的心思,瞒不过他。 
    袁华点点头,道:“如此说来,这礼物我们更不能收下了。” 
    东方易笑道:“部长,你怕什么,在不损害国家利益的前提下,给他一些方便,也不是不可以,这样,会让他更加死心塌地为国家做事!” 
    袁华幽幽道:“只怕,坐大后的孙猴子,会推翻如来的五指山!” 
    “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