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后奇遇-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经验不足,就难免恐慌。
  向北辰正要跳,想起苏远也无法就这样将人给丢了,脚下踩刹车,可惜,完了,那边发现阴谋败露,狠毒的按下了爆炸按钮,一声巨响之后,就是火光的燃烧,在外界看来不过是一秒到两秒的短暂时间,可是这一点的事件,对车里的苏远和向北辰来说却是致命的。
  巨响那一刻,苏远总算想起了用他很少动用的精神力量布下一层防御。这来自诺姆斯文明的绝技,在诺姆斯文明的空间当中,是必修的一课,苏远碍于天资,比不上利安德尔的进步迅速,也是小有所成,护住自己是绝对可以的。但,就像向北辰不会舍弃苏远逃跑一样,苏远也不会舍弃向北辰独善其身。所以只够护住自己的防御层,也圈住了向北辰。
  爆炸的余波,破碎的车窗,散乱了的车子结构,一圈的防御层在挡下了最致命的危机之后,也挡不下这些不致命却会重伤的攻击,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那一层圈住两人的防御层,已经是苏远的全力了,为了护住两人的生命,那爆炸的震荡,也再苏远的精神当中震动,全力的冲击之后,苏远的神智涣散了。
  作为苏远身边的向北辰,清晰的感觉到爆炸那一刻浑身没有灼热的感觉,身上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保护了,眼神本来就在苏远身上的他,看到了苏远的严肃和瞬间苍白的脸上,以及渗出的汗珠,涣散的眼珠,已经昏迷倒向他的一切。就像是灵光一闪一样,立刻明白了,方才那堪称奇迹的一幕是来自于苏远。
  心中有疑惑,却不是询问和好奇的事件,向北辰的素质让他做出了正确的反应,拖着苏远逃出了车子,车子熊熊燃烧的火焰,他没有那个本事避免,更别说已经昏迷的苏远了。
  向家早在方向阴谋的时候,就在准备救助向北辰,还好向北辰的车上装有自家用的高机密定位系统,这才快速高效的找到了向北辰和苏远,然后将苏远给送到了最近的医院。
  就在苏远最危险的时候,利安德尔却一无所知,他和苏远两人在精神上的链接不过是确认这世上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让利安德尔确定他和苏远是世上最亲密的人,但是这样的链接,无法让他们得知对方的情绪波动,无法让他们得知对方的心理,哪怕是天各一方,这样的链接只是让他们觉得那个人其实一直在身边这样的感觉。
  就在苏远出事的那一刻,利安德尔却是突然心悸了一下,在开会的时刻,微微皱起的眉头,很有威严,让正在发言的经理停止了发言,在这样的威压下,心中隐隐畏惧,自己方才有说错什么吗?利安德尔也不催促发言者继续,学习了诺姆斯文明的他,不会突然无故的出现心悸的毛病,绝对有什么原因。还有这种隐隐的不安和急躁是怎么回事?
  利安德尔就在开会的时候,拨打了苏远的电话,苏远电话再想,因为贴身的缘故,苏远的手机很幸运的在苏远的防御范围内,完好无损。电话接通了。
  “远。”利安德尔的眉眼带笑,声音温柔。
  “利安德尔。”但是话筒那边的声音,却不是属于苏远的,让利安德尔的表情一下子变冷了。
  “你是谁?”对面的向北辰那被烟熏火燎之后有些变声的声音,让利安德尔没头听出来。声音冷冷的,心中有着不妙的想法,陌生人接苏远的电话,绑架?利安德尔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我是向北辰,苏远出事了。”向北辰直接说出让利安德尔听来犹如惊雷一般的消息。
  “什么?”利安德尔从座位上站起来,脸上的表情不复从容。
  33第三十三章
  一路上利安德尔闯了无数的红灯;不遵守了无法计数的交通规则,将原本一个多小时才能够到达的路程,压缩到了三十分钟之内。找到人的时候,只见到认识的向北辰,不见苏远的身影。
  利安德尔上前;粗暴的拽起向北辰的衣领;向家的保镖一个个正要动手,却被向家的二哥向南月阻止了。自家弟弟连累了他人,这个人的朋友心中的情绪可以体谅;这要是给弟弟向北辰一个教训,以后要更加小心。
  “远呢?”向北辰身上包着纱布的惨状,根本无法让利安德尔心有怜悯,心中因为苏远受伤一事已经乱成了一团;见不到人更是心慌不已。
  “医生还在检查,初步断定没有生命危险。”苏远没有生命危险一事,向北辰也是心安,连累了苏远他已经很内疚了,苏远真有一个万一,他将终生负疚,无法原谅自己,就算将那些阴谋者全部干掉,也挽不回苏远的性命。还好,还好。
  听到没有生命危险,利安德尔心中稍安,但是见不到人,心安是绝对不可能的。“远,怎么会出事故?”他的远,那么小心细致,个性温厚的人,怎么会不小心遇到事故,此时的利安德尔总算是有心思却想其他的问题了。比如,苏远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故?到底是为什么出事故?
  在方才的电话当中,利安德尔根本没心思问,只关心苏远在哪里而已。
  “对不起。”向北辰低下了头,声音依旧淡漠却有着深沉的忏悔和歉意,“是我连累了苏远,他们的目标是我,但是那个时候苏远也在我的车上。”不用多说了,如此就足够,苏远就是被牵连的无辜者。
  “混蛋!”利安德尔狠狠的打飞了向北辰,他的远就是被这个混蛋给牵连了,他自己怎么不去死,连累他的远。利安德尔还要继续再打,医生护士们推着躺着苏远的车到了这边,最该关心的当然是苏远,向北辰算什么东西,利安德尔立刻跑到医护推车上,看着躺着的,闭目,呼吸轻盈的苏远。
  额头被划伤了,伤口很细很浅,利安德尔看着,心像被刀狠狠的划了一道,一直眼睛被纱布抱住了,利安德尔根本不敢伸手去碰,胳膊上缠着绑带,每一处都让利安德尔的眼睛发酸。早上他送苏远出去的时候,还是好好一个人,但是现在,都伤成了什么样子。
  “医生,请问他怎么样?”向家二哥向南月出来主持大局,他也是最淡定的一个,他和苏远的关系有不深厚,自己的弟弟有没事,他当然可以非常冷静的对待苏远的状态。
  利安德尔也望向了医生,由不得他不关心。
  “患者左脚有轻微骨折,胸部有轻微烧伤,眼角有较深的金属划伤,这些都不是致命伤,患者没有生命危险。”医生先说出这些话来给不病患家属安心,随后才是转折,“但是患者的脑波相当的低,让他的意识没办法清醒,还需要继续在医院观察。”
  听到医生说完,利安德尔神色一紧,闭目,进入了诺姆斯文明的意识空间,在精神意识方面,诺姆斯文明才是权威,只是,他进入意识空间之后,就看到了苏远。
  “利安。”苏远在意识空间的状态,似乎太多清闲了,一个软软的沙发,手上一本不知道什么内容的书被翻了将近一半。
  “远。”利安德尔大大的惊喜了一番,上前抱住了苏远,太好了,没事。紧紧的拥抱,让苏远觉得痛,微微皱眉,想到自己遇险,也对利安德尔的心情表示理解,乖巧的任由利安德尔抱着,直到骨头都发疼了,才示意利安德尔放手。
  “向北辰没事吧?”被牵连的苏远还很善良的关心那个罪魁。
  “你还有空关心他,怎么不保护好自己。”提到向北辰,利安德尔就有气,苏远竟然还关心他。
  “这是意外。”苏远缩缩脖子,然后把情况说了一下。“我现在是精神力耗损严重,所以才昏迷的,休息一阵子就好了。”他早就联系了诺姆斯火种,将自己的情况弄明白了。
  “没有下一次了,远,绝对不要有下一次。”利安德尔再次抱着苏远,这一次的手却是抖着的。在知道苏远出事的时候,他的灵魂都快被吓飞了,想到苏远将会永远的离开他,不会的,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现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大意,竟然会忽略了安全这样大的事情,这次是被人牵连,以后呢,当苏远的实验成功,当苏远的成果被人觊觎,有多少的恶意会向着苏远而来,有多少的袭击和阴谋在他不知道的角落策划着。这次,也是他的教训,是他没有好好保护苏远,是他太相信这个世道的治安,也是他太低估了世界的危险,没有什么威胁和影响力的苏远都会遇到危险,以后呢?不,绝对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他要组建属于自己的黑暗力量,他要让任何对苏远的阴谋都会事先被察觉,然后将其消灭在萌芽当中。就因为利安德尔这一念,黑暗世界可怕的组织,名为零的组织诞生了。
  零,在短短的时间里,成为黑暗世界让人闻之变色的组织,黑暗世界的人大多都知道,零的存在和诺姆斯这个世界级集团有关系,因为太明显了。零不称霸黑暗世界,黑暗世界应有的行当,零组织只做,暗杀,贩卖军火,情报(这三种来钱的行业,利安德尔怎么会放过)但是它核心的行动准则只有一条,维护诺姆斯集团和其成员的安全。
  神秘的零组织,有着让黑暗世界,乃至国家都自惭的武器配备,有着超乎想象的情报来源(亚当给升级了,监控着所有网络,寻找任何可疑的,对苏远和利安德尔不利的信息),有着不像人一样强大的成员(本来就不是人,那些都是机器人啊生化人之类,为了绝对忠心而制造的。)
  黑暗世界之后的腥风血雨;不过是一个男人为了守护心爱之人而产生的。那些人在利安德尔眼中罪有应得,他们的血泪,他们家人的悲哀,与他何干。而苏远,一直无知无觉,他很长一段时间里,不知道利安德尔在背后做了些什么。
  意识空间里的利安德尔彻底彻底放心了,他没忘记苏远在外面的身体,退出了意识空间,意识空间的漫长时间,在现实世界不过是一瞬,看着利安德尔的人,也只会看到利安德尔闭眼睁眼的普通过程,没有什么不同,让敏感的向家两兄弟觉得奇怪的是,利安德尔完全平静的神情,再也看不到一丝忧心的急躁。
  利安德尔睁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抱起了苏远,既然没事,他才不会让苏远留在医院,说句实在话,他对医院的医疗水平信不过,他宁愿回去钻研诺姆斯文明,弄出更好更要效率的治疗物品。
  “你干什么?”负责的医生看到利安德尔的行为,厉声喝道。
  利安德尔理也不理,如果是这个医生算是救了苏远,利安德尔绝对会一个精神震慑过去,让他变成白痴。
  将苏远小心的抱在手里,动作轻柔,眼神柔情,让向北辰心中咯噔,向南月眼神微眯了一下。
  利安德尔。德里克,这号人物在这块地向家统治的土地上,并不陌生,向北辰的交友范围中,苏远是被调查过的,那就忽略不了利安德尔,向家对利安德尔的评价很高,也乐意见到能够和利安德尔搭上一丝半点的关系,向家能够一直立足在黑暗世界不倒,强力是一个原因,会识人,结交对自家有利的朋友、合作伙伴也是主要原因。
  此时此刻,利安德尔外露的情谊,向北辰和向南月,这两个向家目光最犀利的人,怎么会看错,那种珍惜和小心翼翼,只有对所爱的人。原来,利安德尔对苏远是这种感情,并不鄙夷,这种事情,如今虽然还是为人诟病,但是很多的大众已经接受,更准确的说,是冷漠,别人的事情,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向南月可以淡定,向北辰作为苏远的朋友,心中的动荡就严重了。
  “你。。。。”嘴角的青紫,一丝血迹是利安德尔方才那一拳造成的,只是一个字,就嘴巴好疼。
  “以后,你不要再接近远了。”因为向北辰的缘故,苏远被牵连,利安德尔怎么还会放心苏远和向北辰的来往,向北辰成为了利安德尔的拒绝往来户。只是,这是利安德尔的私自决定的,苏远会听,会同意吗?
  强硬的态度,根本就容不得拒绝,飘然离去的霸道身影,也听不到向北辰的话语。和来时不一样,利安德尔慢慢的开着车,害怕着一个不小心的震荡都会伤到浑身是伤的苏远。
  到了庄园,小心翼翼的将人给抱进了自己的房间。
  34第三十四章
  将苏远放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利安德尔也轻轻的坐在了床沿上。
  指尖拂开了发丝,落在了苏远额际的伤口上,轻如鸿羽,这样的碰触都怕弄疼了苏远,划过那条痕迹;指尖有落在了眼睛的纱布上;粗糙的感觉没有办法和苏远细腻的肌肤相提并论,碍眼的纯白色,掩盖了伤痕。心疼着;他的远受伤了,那个时候多疼,现在有多疼,恨不得以身相替。
  眼神落在苏远的脖颈处;被利安德尔一起抱回来,裹着苏远的薄单盖住了苏远身上的伤口,利安德尔拉开薄单,胸膛上缠绕的白色绑带让利安德尔的眼睛都红了,那白色的绑带上,还渗出了丝丝红迹。
  执起苏远的手,放在唇边,唇落在苏远的后背上,“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疏忽,你怎么会受到这样的伤害,“再也不会了,我发誓,再也不会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
  只这一次,都让他心痛要死,怎么可能还容许这样情况发生。哪怕会堕落到地狱最深处,哪怕两手血腥,也要保护你。我的远,我唯一的爱。
  利安德尔承诺过后,又放下了苏远的手,指尖又落在了苏远的脸颊上,因为经历过诺姆斯文明的改造,苏远的肌肤很细腻,细腻如瓷,温润如玉,哪怕是绝世美女,也不会有苏远,还有利安德尔这样完美的肌肤。利安德尔不由沉醉,他已经很少有机会遇到苏远知觉不醒的情况了,这样细细品味苏远肌肤的机会更是没有。
  沉醉,难免动情,不由低下了头,吻上了苏远的唇,轻触,告诉自己,就这样,又不由的想要更多,跟自己说,他只是想要多感受一下,敲开了苏远的唇,再只有一点点就好,可又控制不住的加深,舌头在苏远的口腔里肆虐,一遍遍的说,就一点点,再多要一点点。这多一点点的结果,就是苏远差点断气,而利安德尔手也滑到了苏远的胸膛,属于绑带的粗糙触感,才让利安德尔醒觉,放开了苏远的唇。
  利安德尔眼神深沉的看着苏远,他想要苏远,很想很想要,但是又不敢下手,太过珍惜了,连碰触都不敢用力,深怕碰坏了苏远,吓坏了苏远,伤害了苏远,视若珍宝,不敢逾越。他藏在心中最柔软的人,他最深爱的人,他生命当中唯一的光,唯一的温暖,他不敢失去,那种失去的绝望,连想都是一种痛苦。
  扯开医院的薄单,医院还是很有顾虑的,为苏远留下了一条底裤,没有让他在利安德尔面前露光光,利安德尔的呼吸没有变得深沉,苏远身上,除了胸口的绑带,脚上的夹板,还有一些细小的伤痕在上面,看得利安德尔心疼不已,哪里还有□,只有怜惜和心疼之意。
  轻轻的为苏远盖好被子,利安德尔转身离开,到地下实验室去,做些消除苏远身上伤痕的药剂。这样的药物,在现今的医药和科技环境下,也有不少,不过,利安德尔做得只会是更好的,更快消除伤痕,堪称奇迹一样的药物。
  这样可谓惊世骇俗的药物,在当天的傍晚就被利安德尔给弄出来了,回到了房间,扯开了被子,弄散了苏远的绑带,露出烧伤的难看伤口,让利安德尔的眼睛都红了。如此丑陋的伤口在苏远细腻的肌肤上,看上去触目惊心极了。
  当苏远醒来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了利安德尔低着脸,胸膛上凉飕飕的,再看,利安德尔的手在自己的胸膛上移动着。咱们的苏远可是一点都没向歪,淡定的叫着:“利安。”有些疑惑,这是在干嘛。
  利安德尔的手抖了一下,他承认,在给苏远抹药的过程中,他有吃豆腐,吃的很兴起,在利安德尔伤痕消失之后,手指头就忍不住在苏远的胸口上滑动,还逗弄了一会苏远的两朵樱桃,正想要低头品尝,苏远就叫了他。利安德尔哪里还敢,心虚,有种被抓住的感觉,却还是淡定从容的抬起头,给了一个淡定从容,看不出一丝心虚的笑容,“远,你醒了。”
  “恩。”苏远从床上坐起来,因为脚上的骨折,这个动作稍微困难了点,苏远忘记了骨折,低呼了一声。
  “怎么了?”利安德尔立刻紧张的问道。
  “脚疼。”苏远才看到自己裹着的脚,这回注意到了,也就慢慢的坐了起来,利安德尔也在一边给予了帮助。
  手臂上有被纠缠的感觉,一看,是绑带,胸膛上一片水泽,各位看官,千万被误会了,这不是被利安德尔添了的痕迹,这是药水留下痕迹,再看床边散落的瓶子,苏远就想到了是利安德尔给敷药。他记得利安德尔跟他说过,自己的胸膛有轻微的烧伤,这就全好了。难道他睡了很久。
  “我睡了多久?”久到连伤口的好了。
  “三四个小时。”利安德尔没怎么关注时间,大概是这样吧。
  “这药是你弄的?”三四个小时就可以完好无损,学习药理学的苏远对于当今的药物效果怎么可能不理解,这样超出常规的药物,也就只有诺姆斯文明才能够弄出来。
  “也是我给你涂的。”利安德尔很不正经的说道,“远,你就没有怀疑我对你动手动脚,非礼你了吗?”在苏远耳边暧昧的说道。
  苏远白了利安德尔一眼,他是真的完全没有这样想过,“第一,我不是美人,不符合你的审美观和爱好。”利安德尔的伴哪一个不是绝代佳人,有的时候,苏远都会抱怨老天不公,给了利安德尔完美的容貌,超人的天赋,还有让人嫉妒的女人缘,说句实话,作为一个男性,苏远也嫉妒过,他可是正常男性,也喜欢美女的,尽管他的性子让他做不出纠缠的行为,只是欣赏而已,还是觉得不公啊,为什么她们就没一个对自己感兴趣。热情的外国美女,就没有一个对他发起过攻势。
  苏远当然不知道,不是没有女□慕他,他温厚的性子,异国情调的俊朗长相,加上在学校的天分,以及身家不菲的财富,都让一些女□慕,但是这些有苗头的存在,都被利安德尔在私下里的扫清了。所以,在M国这些年,苏远连一次的艳遇都没有。一切都是因为他身边有个对他图谋不轨的“友人”存在。
  “真是让我伤心,远怎么可以这么认为,你可是我最爱的类型,在我的眼里,远,你是最美的。”利安德尔开始花言巧语,当然,这是真的,就长相来说,苏远当然不算是风华绝代,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但是他偏偏就是爱着苏远,苏远在他心里也成为了最美。
  再次赏了利安德尔一个白眼,“第二,我是男的。”苏远认识的利安德尔是个直男,只对女人有兴趣,至于美男子,利安德尔止于视觉好的程度,在利安德尔成立的集团里,长相气质是入选的重要标准,不论男女。
  “怎么会,只要是远的话,是男的也无所谓。”利安德尔也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是悲哀爱人的不解风情,还是该庆幸苏远从未发现过,让他有机会在无防备的苏远身上吃尽豆腐给不被怀疑。
  “花言巧语对女人说去,我不吃这一套。”苏远很嫌弃的对利安德尔说道。
  “我伤心了。”利安德尔一把抱住苏远的身子,和女人的柔软完全不同,充满了韧性,在软中又带着几分硬度,真是舒服极了。利安德尔心中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放开了。”苏远开始挣扎,不过因为有伤在身,也不敢大肆行动,就这样被利安德尔圈住了。苏远只觉得这是在和朋友玩闹,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身后某只狼的不轨心思。
  不一会,还是害怕自己会冲动的利安德尔首先放下了苏远,不过他却没有这样就离开,而是问了一个更加暧昧的事情,“远,我一直很好奇,你是处,一次经验都没有。”这真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一件事情啊。
  一个男人被说成处,真是很尴尬的事情,苏远的神色不善了,他也是有经验的,虽然那是重生前,但是这没办法说啊。
  “这就算了,你就没有过冲动。”利安德尔用一种很可疑,这不正常的眼神看着苏远。
  “你以为我是你啊,一年四季都会发情。”苏远也恼了,一般不会轻易说出口的名词都冒出来了。
  “我只是好奇,”利安德尔举举手,“你有没有自己解决,自渎过?”想到那个画面,利安德尔的心跳都加快了,一股燥热涌起,真是想要看一看啊,要不要在苏远的房间里装监视器,苏远那么信任自己,不会发现的。不不不,自己怎么可以做这么变态的事情。利安德尔左右为难了。
  “关你什么事情。”这么私密的事情,连父母都不会告诉,要苏远告诉利安德尔自然是不可能。
  “难道你不不会?”利安德尔摸摸下巴,诡异的一笑,手伸到了苏远的裤裆上,“要不要我教你?”
  35第三十五章
  “你干嘛?”苏远吓了一跳;被另外一个人的手覆盖在在重点部位上,哪怕是妻子都不曾如此做过,在两□流当中,苏远也是很保守的,说个比较隐私的内容;苏远连做的姿势都很保守;从未有过激情和火热,这也是苏远为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