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后奇遇-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个穿着时尚,剪了一头很时尚的造型,装模作样的戴了副金丝边眼睛,身材中等,样子有几分笑帅的男人进来了。“各位,真是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萧英俊不?”很多人都记得,因为他的名字,小英俊。这一挥手,手腕上黄金色的,看上起很名贵的手表就露了出来,脖子上一粗绺黄金链子在随着他头部的转动,露了出来。
  “是他啊。”苏远身边有人很不是滋味。
  57第五十七章
  世界是不公平的;不论出生背景,智慧、思维、机遇和努力程度,都是造成不公平的原因;这种不公平造就了先富和后富,普通和贫困等得差距。
  苏远和萧英俊的家庭,就属于先富起来的一批。在初中的时候;苏远是家教严格;不怎么显眼,但是萧英俊的家庭就张扬了很多。萧英俊不是小说中那种富家纨绔公子哥;尽管家庭宠溺;萧英俊在初中时的成就中等偏下;但是他不是一个坏人;反而是个很圆滑,很有义气的人。
  在初中的时候,苏远是学习成就好的优等生,但是在人缘上,萧英俊比苏远好得多,不过,这个好人缘,是用钱收买来的,初中那会,有几个学生的兜里会揣几百块钱,萧英俊就是,兜里钱从来没有少过百位数,他请同学吃,请同学喝,豪气的在身边聚集了一伙朋友。要说初中,谁会有灭绝人性的坏心。不过,看萧英俊不顺眼的也不少就是了,背后给老师打小报告,告萧英俊的状也有几次。不过,萧英俊不算豁达,但是也没有花钱买凶打人,自己动手。让苏远从萧英俊身上发现了几许血性和豁达。
  要说的话,萧英俊和苏远在初中的时候,应该是两个阶层的人,一个让老师欣慰的优等生,一个让老师讨厌的差等生,但是偏偏,两人没有过多的接触,没有说过几句话,却隐隐有些惺惺相惜。要说苏远的初中年代,感情最好的,除了同桌的陆明,就是这萧英俊了。
  他和萧英俊的相处的惺惺相惜,来自于某天萧英俊受伤时他递出的一张手帕,在老师安排下,给萧英俊补习的时刻,来自于苏远父母过世后,萧英俊那句,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的关怀。可惜的是,这份淡淡的惺惺相惜,在以后的天各一方下慢慢的消失。
  苏远的心中才波动起曾经的怀念,就听到身边有人介绍起萧英俊家的发家史,如今的影响力,其实苏远也知道一些。萧英俊的家庭比苏远家富裕,因为苏远做生意的父亲很是循规蹈矩,不敢冒险。但是萧英俊的父亲,就是有魄力和有想法,倒卖商品奠定了基础,随后涉及了房地产业,眼光极准的创立了偌大的家业,依托房地产,有发展出了百货商场、电器商城等等行业,就资产来说,国内前百名该是有这位的。
  在华国,想要做好生意,当然少不了和官场上打交道,萧英俊父亲的婚姻倒是像场电视剧,他和萧英俊的母亲,相遇在他还没有崛起之前,那位夫人出生可是仕家,不是杨易宁家那种核心的程度,却也是京中的一部之长,可谓是家门显赫,这位夫人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草根的萧英俊父亲,不惜私奔,萧英俊的父亲也尤为敬重这位夫人,堪称妻管严的典范。
  后来萧英俊的出生,加上萧英俊父亲本人也有了本事,这位夫人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儿,掌上明珠,父母和兄弟们爱护宠溺,也投降了,这和夫人家里和解了,这一下子就有了官面上照顾,萧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越来越强,良性循环。在苏远重生前的大学时代,萧英俊就和家里一起回到了首都。
  萧家这些人,萧英俊母亲那一辈的兄弟们开始出头,对于疼爱妹妹所出的萧英俊也是爱护有家。幸亏萧英俊的本质不坏,尽管没多少本事,却不是杀人放火没绝人性的混蛋。
  因为萧英俊家后来的崛起,没有了首都萧家的电话,当年留下的网络通讯方式可没消失,萧英俊知道了同学会后,很是高兴的从首都坐飞机过来。
  苏远身边的同学,语气不舒服的原因,倒不是萧英俊这位人生赢家的背景,而是萧英俊和以前初中班花的一段恋情,由此可以得知,这位同学绝对是当年暗恋过班花的。
  “我们班还有班花?”苏远一脸惊异向陆明问道,他怎么都不知道,回忆当年班上记忆深刻的几个女孩,哪怕模糊了印象,苏远也没觉得那几个有资格被称为班花。嘛,我们也可以说,苏远的眼光已经完全被利安德尔的美貌给养刁了。
  陆明白了苏远一眼,作为同桌,倒是深对苏远不闻窗外声的程度有所了解,“就是初中的生活委员。”陆明提起,苏远脑中想起一个清秀婉约的形象。完全想不到那是班花。
  “也不知道萧英俊是怎么追到班花的。”陆明的语气也有些酸溜溜的,主要原因是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萧英俊在高中就搞定了班花美女,到大学两人就分手了。
  萧英俊在众多面孔中晃了一圈,人都认出来了,他就是那种可以将人的样子记很久的类型,对他这种人缘好的人来说,这种技能是必备的,看到苏远的时候,眼睛一亮。
  要说在初中,出了对班花的情愫之外,在同性当中,他最想要亲厚的就是苏远,因为苏远这种人,不会因为钱接近他,这种人的情谊才是最单纯的。也或许是人和人之间的奇妙磁场,缘分,他就是觉得看着苏远舒服,也大概是苏远干净的气质,让人要好感。
  当初,他打架,其他人默默转身,不问不看,只有苏远给了一张用温水淋湿拧干的手绢,当初,学校的老师要人给他补课,只有苏远愿意接这件事情,让他终于有一次不是最后一名,爬到了最后十名,那次回家,老爸和老妈拿着成绩单,很是表扬了他一番,随后的物质奖励就不用说了。
  初中三年,他和苏远只是泛泛而交,不过他能够感觉到,他们两个之间,不许多话也可以感觉到一种情谊,初中要毕业的时候,听说苏远要出国,他很遗憾没能和苏远奠定明确的朋友关系,没有想到的是,苏远竟然会遇到父母双亡的事情。
  看着在葬礼上,悲伤仿佛置于世界之外的苏远,他觉得自己好无能,只能丢下那么一句话。后来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苏远还是出国了,由此断了联系。这短暂的,还没有绽放的友情之花,就这样被遗忘了。再次看到苏远,当年的遗憾和相惺之情又浮现了。
  “哟,苏远。”萧英俊走到了苏远这边,很有技巧的挤开了苏远身边的人,占据了苏远另一边的位置。“你可算是回来了,在国外混得如何,不好的话,跟我混好了。”这位开口很有匪气。
  “你还是老样子。”苏远的笑容搀柔了真诚。和陆明已经变得有些小心谨慎不同,萧英俊率直的多。虽然说话的方式很让人觉得这话说得这么糟心,可是苏远知道,他没有恶意。
  “你也没变。”一种默契在两人心中流转。
  萧英俊来的时间已经很靠后了,当年班上来参加同学会的一般都不到,因为很多人因为工作的原因,已经不再这个城市,有些人也有事情,很难在聚齐了。
  组办人之一的一个拿着话筒,“好了,各位同学,有请我们的班长点名。”众人一阵哄笑,点名啊,果然是够怀念。班长是为女性,带着一副蓝框的眼睛,不显得老气,一袭休闲长裙,衬出了几分活力和青春洋溢。
  “各位同学,开始点名,点到的说道,举手。”班长大人大方的拿起话筒,拿着点名册开始点名。
  “1号。。。。。”
  “到。”这声活力的回应,比起当年读书的时候可是大有不同。
  “2号。。。。2号。。。。。”叫了两声,“2号没来,好嘞,记下,报告老师。”班长大人很是风趣的说道,引起一番哄笑。
  “3号。。。。”
  “来了,我来了的饿,班长大人,千万别报告老师啊。”3号同学连忙大声喊道,求饶的声音,让各位同学唾弃了一番。
  名字一个个念下去,“17号,啊啊,我们当年的班花,生活委员。”班长很是夸张的浓重介绍。
  萧英俊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位班花,化了浅浅的淡妆,依然是那样的婉约,那柔和之中,有着他才明了的坚强。和这位班花的分手,不是他们感情破裂,而是各自的原因。是不是越是有钱有势,越是没有自由,他老爸老妈当年可以为爱私奔,到了他,却已经是不能了,他曾经闹过,曾经吵过,但是他失败了,父母没有强制他,但是那丝丝殷切,淡淡恳求,殷殷盼望,这柔软的攻势,比狂风暴雨还要恐怖,他妥协了,一方是父母亲情,一方是喜欢之人,他选择一方,就负了一方。最终是她为他下了决定,拿着自己的行李,在大学毕业后,离开了他。
  从那之后,再也不联系,回来参加这场同学会,心中有过盼望吧,能够在遇到她,可是再次见到之后,却发现心中只有怅然,再也没有了心疼,他们大概有缘无分,也或许,他和她不过是青春期的一种躁动,也或许是他的心不够真。如今想想,她对他,更多的是一种炫耀,看吧,他这个差等生泡到了优等生班花,也是因为这种心理,才有了当年的死缠烂打。
  58第五十八章
  点完名之后;各自喝着下午茶,一群一群分散坐着,聊着各自的话题;气氛融洽而又和睦,之后,就到餐馆的包厢里;坐了两三桌;吃晚饭,男性们都喝了酒;女性们大多矜持;喝着饮料占据了一桌。这还算不算结束之后;晚餐之后;就跑到餐馆大楼上的KTV去施展歌喉。
  苏远随着大流唱了几首,如被利安德尔得知,一定会缠着苏远唱歌,因为苏远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唱过。喝了酒的男性们,兴致颇高,气氛活跃。不管是酒还是饮料,酒喝多了之后,上厕所的次数就频繁了。男性还好,但是漂亮的女性,在KTV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说不定就会惹上是非,萧英俊曾经的女友,那位漂亮的笑话,就遭遇到了调戏事件。
  在KTV欢乐的,会有单纯的学生,会有高薪的上班族,当然也有一些不入流的混混,华国号称没有黑社会,但是谁不知道,这是假的,这些隐藏在社会和平治下的黑暗势力,是存在的。他们也是人,也会有活动,来KTV唱歌的可不是好人、普通人的专利。
  到了这里,兴致一起,豪情万丈的男儿们就会喝酒,酒能壮胆,酒能然失控,就能乱性。本来就不是正经人的混混们,在看到班花等几个漂亮知性美女之后,心中就起了轻薄念头。嘴里说说,手上也动了起来。
  班花很冷静,但是作为一个女性,天性上的弱势,身体上的柔弱,外表不怕,不代表内心不惧,嘴巴上的言辞警告,又怎么会对这群被酒精昏了头的混混们有效。
  班花等结伴去卫生间的女性们,正好在混混他们的包厢门口,这一下子,里面喝得醉醺醺的其他人也出来了,他们可不是会假装斯文的人,调戏女人对他们来说,是乐趣,一个将班花们围住,拉着他们让他们进去,班花这人外表婉约,骨子里却很坚强,一个狠狠的甩手,给了拉她的混混一个巴掌,混混被打了这一下,立刻回报。一下子这就上升到了动手阶段了。
  女生们群体行动,有一位因为特殊原因,比其他人晚了一会,让班花她们先走,已经晚了的她,也没有想着追上班花她们,慢悠悠的走回去,然后看到了被围堵的班花几个。她没有那个勇气,也没有那么莽撞的冲上去,给班花他们解围,而是绕了一圈,回到他们同学会的包厢,报告这件事情。
  酒量,除了利安德尔已经无人能比的苏远是清醒的,但是其他人,已经被酒精模糊了理智,最少的都是六分酒意,四分清醒,一个个被壮了胆气,还没有被磨灭了血性的他们,听到班花被混混们围住,一个个群情激奋,其中萧英俊最是激愤,他和班花有过那一段情,现在混混竟然敢动他女人,找死。
  “兄弟们,我们走。”萧英俊很有领袖风范的哟呵了一声,引来一大片的呼应之声。清醒的苏远也被气氛给感染了,他是个血性男儿,自己同班的女性被人欺负了,他没有理由不去帮助。不过,我们的苏远显然忘记了,他的那一群保镖。
  苏远的行踪都在控制中,身上携带的窃听器,也让他们听到了动静,“快去准备,保护目标。”张永当机立断。不过他们的动作再快,也不如苏远这边,毕竟这边不过是十秒钟就可以走到的距离。
  萧英俊在看到班花被打时,就已经暴动了,服务生们已经无力阻止事态的发展,非常及时的选择了报警,喝醉酒的人,是不讲理,下手也没分寸的,如果发生了命案,单位关门不说,什么流言蜚语牵连到他们,才悲惨。
  不过是三十秒过去,战况就开始胶着了,苏远也没有退让,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他还是练了两天的,他没有主动出击,而是安抚着女生们,让她们先离开,打起来很容易误伤的,他可是在场无数不多还留有理智的男性。
  不过,这边的混混可是不讲理的,见到苏远将漂亮的女生们劝走,又是明显的敌对一方,被发现的苏远,只要被人揍的份,才不顾忌苏远做的事情是什么。
  苏远正背对着,听到风声,下意识的避开,不过,那股劲风就算苏远不躲,也无法伤到苏远,一个黑衣高大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苏远身边。手一伸,握住了打向苏远的拳头,一个用力,就听到混混的嚎叫声,黑衣高大男子,另一手按在混混的脑袋上,一个用力,身躯往下,混混整个人趴了下去,看那个样子,真有几分漫画中,人被嵌入水泥地面的意境。
  巨响让打斗中的众人停下,看着明显不属于他们中任何一波的高大黑衣男子,为了苏远在国内方便,这批机械傀儡人全是华国面孔,倒也不是很引人侧目。“博士,没事吧?”陆陆续续的其他保镖们也到了。
  张永在那边眯了一下眼睛,这个冲到苏远身边保镖的实力太异常了,刚才还在自己身后,他只感觉到一阵劲风,犹如瞬间移动一样的速度,出现了苏远身边,这样的速度是人类能有的吗?还是说,训练有方?张永的心中有点猜疑产生,当然,他还没有想到,苏远的保镖不是人类这一点。
  “NM的,混蛋。”混混们可比萧英俊他们的经验丰富,当然,也比较没脑子,在看到伙伴被击倒后,没有意识到实力差距的一个混混,对着黑衣保镖挥出了拳头。
  然后一个冰冷的东西顶在了额头上,哪怕被酒精沸腾了大脑,在脑门上的玩意是什么,混混还不至于不认识,酒气一下子被吓得小时,两腿打着摆子。
  “统统不许动。”赶到的张永高喝了一声,苏远的保镖和张永的护卫小组们,一个个掏出了武器,开始对打架的一众人等进行包围工作。
  被众多武器包围的众人,不敢打下去了,不过,还是有没脑子的出来嚷道,“以为拿着玩具,我们就怕了吗!”真是有胆色,不过,这只是让张永冷笑的一声,然后抬手,开枪,对着门就是几枪,门上的弹痕告诉众人,这不是假的。枪声过后,就是一片惊叫。
  “全部都安静。”拿着武器的张永是很有威信的,众人不敢叫嚷了,“抱头蹲下。”这是逮捕罪犯的现场吗?
  张永走到苏远的身边,“苏博士,下次可以请您不要主动接近危险,好吗?”虽然张永说的是礼貌的渴求,不过苏远还是感觉到了其中的无奈,如果张永用的是质问和命令,苏远也不会有所心虚了。
  “抱歉,这次是我冲动了。”被同学们的热血感染了,才会忘记了。
  苏远身后的同班女生们,蹲在地上抱头的男性同学们,一个个心中的震惊和混乱就不说了,发生在他们眼前,脱出了他们现实认识的一幕,是因为苏远才发生的!苏远到底是什么身份?萧英俊对体制内的事情尤为了解,能够这么正大光明的拿着枪出来,这应该是属于国家暴力机关的权利。
  这边报警,警察也到了,据最新的消息,这里还发生了枪击事件,由不得他们动作迅速。
  “不准动,都不准动。”警察到了之后,看到现场,立刻举枪对着张永这些保镖。
  “苏博士,请先回去,这里由我们来处理。”张永对苏远说了一声,然后走向警察,“你们的局长是谁?”后续的事情,苏远也不掺合了,有张永处理。
  看着自己的同学们,苏远歉然的说道,“抱歉,我要先回去了,扫了大家的兴,真不好意思,明天晚上,我摆一桌向大家赔罪。”
  “苏博士,请和我们走吧。”苏远点点头,离开了,不去理会,别留下的同学们心中是什么想法。
  有了张永的交涉,苏远的同学们没事,一个个站了起来,那些混混,就被拷上带回局里,这一会,不是用钱就能够了事的,不给点教训,脱成皮,可没办法和张永这位高层机关的人交代。
  “你们看。”某个同学的一声惊呼,让苏远的其他同学们的目光引导了窗外,只见,马路上一流的限量车款。
  “我知道这车子,怎么
  国内会有?”这是某个车迷型的男同学。他们继续看,看着苏远在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那些限量级别的豪华车子,看着一个黑衣男子打开了车门,方便苏远上车,看着黑衣男子关上车门,然后其他人纷纷上了其他的车子。车队很快出发,消失在视野里。
  这样的画面,也只有电影和电视剧中能够看到,但是现实中,他们竟然亲眼目睹了这一幕。
  “苏远,到底是什么人?”有人在问出了众人心底的疑惑,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得到准确的答案。今天发生的一切,深深的印在他们的记忆当中,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而一道横沟已经横在了苏远和他们之间,那是不同世界的界限。
  ==========================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了,想写新文了
  59第五十九章
  晚上回去之后;又是一通国际长途,苏远讲述了今晚的打架事件,语气中颇有些遗憾自己没有能够大展身手。
  “就你那花拳绣腿;上去只有被打的份。”利安德尔必须得杜绝苏远可能产生的暴力倾向,担心苏远以后见到打架就凑上去,这玩意被谁不小心打到;他的毁灭冲动不说,但是心中的心疼和怒火也少不了。
  “你看不起我!”热血还没有散去的苏远;立马拍桌子表示他的不满;大有利安德尔敢说;就上去揍他的狠劲。
  “你的花架子是不怎么样。”利安德尔可不在乎惹毛了苏远;就这点小事,不再他会畏惧的范围内;“不服,我们来打一架。”苏远为利安德尔的话愣了下,利安德尔那边就立马说道,“怎么,不说话,不敢了?”
  “谁说我不敢,打就打。”酒精的作用,热血的感染,让平时温文,三思后行的苏远,冲动了。“我赢了,我要你听我的话一天,我要你干嘛,你就要干嘛,”
  “没问题,我赢了,也是如此,你要听我一天的命令。”本来只是想让苏远不要太过自信,让苏远清楚的认识到他的身手很差的利安德尔,听到苏远的赌注之后,想到会有的好处,眼睛闪亮,立马对某天的比斗有了好胜之心。他绝对会赢得。
  “一言为定。”苏远豪气万千,突然这就是武侠吧,这样的感觉。
  “驷马难追。”利安德尔那边的华语不比华国人差。
  放下电话,苏远一副不屑的样子,他不傻,在比斗的时候,他绝对要对利安德尔下限制,精神力的比拼杜绝,利安德尔是很厉害,但是论起打架的功夫,华国才是一等一的,在限值了利安德尔几大厉害要素之后,凭借华国的功夫经验,他不是没有胜算。正好,他可是在华国,身边的张永他们,可是从号称陆战最强的部队里出来的,单兵格斗技术冠绝世界,哼哼,在华国这段期间,他会好好学的。回到M国的时候,要让目中无人的利安德尔知道,他的才不是花架子。
  想到赢利安德尔一次的盛况,苏远按压不住自己的笑意,似乎已经实现了一般。果然,被利安德尔的妖孽压抑久了,苏远心中还是有着微妙的压力的。
  这么晚了,苏远也不好去打搅张永,洗澡,睡觉,明天再去找人。
  利安德尔这边放下电话,脸上一阵期待的笑容,他有必胜的手段,还是好好想想到时候要让苏远做些什么吧。其实他心中很想让苏远这样,那样,可是,现实的情况这些这样和那样都无法实现,只能退而求其次,尽量满足自己。
  夜深了,利安德尔却没有去睡觉,还在实验室里忙活着,自从这次苏远离开之后,利安德尔非常安分,开始的时候不是没有找过女人,但是几次之后,越发觉得空虚了,每天回来,看不到苏远的身影,只能听着苏远传来的电话,在意识空间的见面,完全无法填平心中的思恋,什么都觉得没意思。
  看着那些殷勤的女人都觉得烦,那曾经让自己喜爱的绝色姿容,也再也生不起欣赏喜爱的感觉,生命的灼热似乎都随着苏远的离开而离去。将时间消磨在公司,增加了十几个利润点。将时间消磨在实验里,弄出了不少见得光的东西。他打算挑战超空间舰桥这个超时代的课题,这样不论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