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后奇遇-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蟮恪=奔湎ピ谑笛槔铮隽瞬簧偌霉獾亩鳌K蛩闾粽匠占浣⑶耪飧龀贝目翁猓庋宦鬯赵对谀睦铮伎梢圆挥迷僖淮纬⑹岳氡鹚寄钪啵梢运媸背鱿衷谒赵兜纳肀摺
  “远,快点回来。”想要早日抱着那温软的躯体,感觉那份沁人的温暖。再不回来的话,我就去华国抓你回来,放你自由太久了。
  第二天一早,苏远先在酒店这里定了一个大包厢,一个五星级酒店,餐厅和厨师都是一流的,在这里请客绝对不会掉面子,很多市内的富商们,在宴请的时候,也会选择这家酒店,在味道上,这家酒店的也是很出名的,当然,大厨、顶级的食材、一流的服务、绝好的环境,也意味着不菲的价格。在很多普通人眼里,这样的地方,是钱多了才会去吃的,一盘炒青菜都可以要价到近百,真是不可理喻。
  订好了位置之后,看了下菜谱,点了些自己爱吃的,剩下就是酒店推荐的了。点好了,苏远开始向张永请教。
  “你想学格斗技?”张永在吃惊之后,就开始仔细看着苏远,但是眼中流露出了看不起的神色,一般来说,学者都是书呆子,苏远是位大科学家,是书呆子中的杰出品种,也就是最该喜爱运动的典型。也不知道为什么,读书好的运动不好,运动好的读书不好,用科学的话语来说,是脑容量的分配问题吧,能够两者协调的类型实在是太少了。
  再说了,苏远这身体,看上去不是弱不禁风,但是比起军人的体魄,苏远的体型实在是柔弱,想着那艰苦的训练,苏远这柔弱的身子骨怎么吃得消。
  “苏博士,你的智慧就是你财富,不用将时间浪费在其他事情上。”张永委婉的劝告,这算是拒绝吗?
  “我想学点防身,而且,我对格斗技的锻炼挺有兴趣的,听说格斗技招式强,但是也很伤人,希望你们能够提供些数据资料,我想要研究一下,看能不能够做出些调理的药剂,缓和训练的带来的伤痛。”苏远从来都不是不会说话的实诚人,人生在世,那又人会一辈子不说谎,苏远就不是这样的圣人。大大小小的谎话,从小到大也说了不少。只是现在,没有机会,也没有需要让他说谎的地方,不过,有需要的时候,苏远也是能够编造出谎言的。
  苏远的话让张永意动了,军中的格斗机确实很强,但是强的代价,却是付出的修习的身体损伤,就像是运动员一样,强力的运动会带来职业病,这种情况,在军中也有存在。如果苏远能够发明出一种调理药剂,无疑可以让一些意外受伤的人重新回复,增加军方的实力,一方面,也对他们这些军人的未来有好处。
  每次看到,那些为国尽忠的退伍军人们,一个个拖着职业病,在现实当中艰难的生存,他的心中都有着强烈的痛楚。
  “我知道了。”张永神色非常严肃,“摆脱你了,苏博士。”一个庄严的军礼,张永恳求苏远一定要弄出这样药剂的想法,用这样一种姿态表达。
  苏远也收起了心中的算盘,在张永的庄严严肃下,苏远无法做到欺瞒,“我会的。”苏远同样慎重的承诺。随后张永也开始整理可以教导苏远的东西。
  琐碎处理完之后,苏远记得昨天和陆明的约定,一行豪车,张扬的往陆明工作的银行而去。在要到的时候,苏远还给陆明打了电话。
  昨天的事件,还在陆明脑海里回荡,他以为的,不过是大学毕业、工作环境一般的苏远,其实是很了不得的大人物,昨天做梦的时候也想过苏远会来银行找他,可是又现实的想到,人家那么有身份的人,到哪里都会有人巴结,说不定人家那不过是场面话而已。一大早就患得患失的。直到接到苏远的电话,陆明充满的跑到银行门口,看着那招摇的一行豪车停在街上,苏远在保镖的簇拥下向他走来。
  苏远的寒暄,陆明就显得惶恐了,苏远分明的感觉到了不同,他和陆明之间,再也不复当初的情谊了。作为贵宾室里,银行的行长都被惊动了,交上了银行的骨干,当然,陆明时必须在的,对方是看在陆明的面子上才到这里的。这位行长,在心里想着,为介绍来这个大客户的陆明升职。
  开了账户,那十亿的金额,让行长的脸都笑烂了,陆明更是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差距,当这个差距如此巨大的时候,连嫉妒都好无力。
  “苏先生,我们银行有专业的理财服务,您是否有意看看?”行长还想推销业务。
  “不用了,我有专门的理财师。”这世上,理财的本事谁能够赶得上利安德尔。
  “我们的理财师门业是很专业的。”行长真是不死心啊。
  “金融卫冕之王,利安德尔。德里克的理财能力,想必比贵行更值得信赖。”这位行长出现之后,苏远都没机会和陆明再会说上一句话了。
  这位苏先生和那位德里克有关系?行长心中疑惑,“那信用卡。。。。”
  “我有国际银行的黑卡。”无限投资额度,过人的服务质量,比国内的银行强太多了。
  除了存钱之外,这位行长,没能有机会再在苏远身上取得任何一笔的单子。
  “陆明,同学会的名册你那里有吧,能给我一份吗?我好联系他们晚上吃饭。”苏远在摆脱了行长之后,对陆明说道。
  “这种小事,让陆明做好了,陆明,你下午就休息,专门去联系你同学们。”这位行长再次没给陆明说话的机会。
  当苏远走了之后,行长问陆明,“你这位同学是什么来路?”
  陆明苦笑,他也想知道啊。
  =============================
  作者有话要说:放心了,没填完这本之前,不会开新坑的,俺什么时候坑过了
  60第六十章
  下午的时候;张永教了苏远一些基础的架势,出乎张永的意料之外,苏远学得很快;而且很有力道,嘴上赞了几句。苏远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是来自诺姆斯文明的进化,哪怕是特种军人,站在人类体制巅峰的他们也比不上自己。强度、素质,苏远和利安德尔的一切都超于人类水平,而这个超越;还将会继续扩大。
  下午练了一会基础架势,到了时间;苏远就到了聚餐的包厢;作为主人,他不能让客人等。随着一个个同学的到齐,苏远能够感觉到那份拘谨,他们和自己打了招呼,然后找了相熟的,坐在了一边,而围绕在苏远身边的,大多是想要从苏远这里得到什么的。这一切,直到萧英俊的到来。
  正因萧英俊家庭背景够强,想要的没什么得不到,所以萧英俊没必要委屈自己,向着苏远屈膝,虚伪的巴结,他对苏远一如昨日。这世上人品贵重,不阿谀谄媚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自命清高,一种是无所求,而要做到无所求,就是对自己现在很满意。
  苏远这边围在苏远身边的同学,倒不是自命清高,也不是对自己生活很满意,就像是单位聚餐的时候,对领导有尊敬,但是却不乐于亲近哪种感觉一样。
  萧英俊的到来,倒是让气氛热闹了,他从来都是带动气氛的人,一屁股坐在苏远的旁边,在开席的时候,就用一种戏谑的语气对着苏远开玩笑,“好你一个苏远,发达了都不告诉我一声,罚酒,一定要罚酒三杯,服务员,倒酒,给他满上。”
  苏远端起酒杯,作为主人,他得开席,“这一杯,是昨晚的赔罪,少了大家的兴致。”一口干掉,豪爽的让一边的萧英俊叫好。
  第二杯又满上,“这一杯,庆祝大家的相聚。”又是一口干掉,第三杯也满上,“这一杯喝完,大家就请随意。”这一会,众人都拿起了酒杯,在苏远的,“干杯。”号令下,纷纷说出了干杯,喝了一口,在苏远动筷子之后,也纷纷开动了。
  民以食为天,国人在饭桌上谈事的惯例,倒不是没有原因的,大家吃着吃着,就会忘了拘谨,专注于美食,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就变得热闹了起来。
  吃得热闹了,萧英俊一个,“苏远,你到底在做什么?”这个问题,让听到的人不由竖起了耳朵,他们都很好奇,苏远到底是什么身份。当年苏远不显山露水,他们也知道苏远家庭条件不错,后来苏远父母过世,他们想着苏远也该混得不怎么样,再怎么努力,在苏远这个年纪,也就是小白领的程度。很多人甚至回去想过,苏远父母出身不凡,父母过世之后,M国不凡的亲戚接走了苏远,才让苏远这么风光的等等脑补故事。
  “我,在一个研究所工作,做药理研究。”苏远低调的说道,不过这低调绝对是真话。
  “行了,遮遮掩掩的干嘛,你知不知道,这不是低调,这是在炫耀,老实交代,工作单位?”萧英俊一脸唾弃的说道,自己向审犯人一样的开问。很多人都专注的听着。
  “诺姆斯集团研究室。”对外事务是利安德尔负责,所有研究室就归苏远管,这是名义上的,实质上的工作还是由利安德尔和亚当分担了大部分,苏远处理的琐碎很少,专心于自己的研究。
  “大企业哦。”诺姆斯集团,这让一些人抽了口气,他们都听过这家声名赫赫,近来越发强劲的企业,一个被称为奇迹,短短时间就创下了辉煌成就的大型集团公司。“职位呢?”
  “首席负责人。”苏远很老实的交代。
  “高位哦。”萧英俊摸摸下巴,诺姆斯集团研究室的首席负责人,难怪会有那么多保镖,苏远脑子的知识和机密,却是需要好好保护啊,等等,“苏远,诺姆斯集团,首席研究负责人。。。。”这些信息组合起来,很熟啊。萧英俊突然眼睛一大,非常非常诧异的看着苏远,这会连他都差点跳起来,“你是发明抗癌药物的那个苏远,诺姆斯集团两位股东之一。”
  苏远点点头,没有否认。然后是非常整齐的抽泣声,如果只是一个研究者就对了,同学们对学者们的兴趣和敬仰实在不高,但是诺姆斯集团的股东,那是什么样的概念。他们的同学,竟然有人混到了这种高不可攀的位置。
  萧英俊毕竟是身家背景非凡,家教在那里,才让他把苏远零散讯息串联在了一起,如果苏远不是他同学,灯下黑的情况让他没有敏锐的发现,他早该从听到苏远的名字,看到苏远身边的保镖们时就该意识到了。还是经验不足,能力不够。萧英俊从来没打算当个靠家里的废物,当然,以后继承家业是一定的,但是做个废物的领导人就不符合萧英俊的性格了。
  苏远露底之后,没有了神秘感,倒是让彼此之间的距离感觉近了点,不过那种拘谨还是存在,毕竟苏远站的位置太高了。
  苏远这里也就是敬酒的人说了话,在场和苏远能够自如对话的,也就是萧英俊了,在苏远说道他明天要去首都的时候,萧英俊回道,“真巧,我明天也回京,你是哪个航班?”这连航班都是一样的,两人变相约明天一起出发。
  到了首都,到我家来做客,我老爸老妈,一定会欢迎你。”怎么说,自己同学中出个了不起的人物,萧英俊很想去炫耀一番,免得老被老爸老妈说他交的都是狐朋狗友。
  “一定。”苏远含笑答应,以往的友谊被拾回了一份,苏远将萧英俊列入了朋友的名单。
  酒饱肉足之后,各自散场,今晚就没有其他活动了。回到房间里,和利安德尔通了电话,上了会网,苏远就寝休息了,第二天一早,迎来了萧英俊,一起吃了午饭之后,两人协同保镖们就去了机场。
  走的是贵宾通道,又有张永他们打前站,苏远他们的登记手续,高速无比,免了亚当侵入机场系统,让苏远的机械保镖们不被发现的行动。
  作为头等舱,除了两个可以和苏远坐在头等舱之外,剩下的只能到后面的经济舱,毕竟头等舱的座位有限,萧英俊和苏远的一个保镖换了座位,坐在了苏远身边,两人在一起叽叽咕咕的说着话,不时发出笑声。
  苏远这人很有容易让人相信,又有同学当年的惺惺相惜,萧英俊也信任的暴露了他的志向。苏远这会用心想了想,在华国想要平安发展,哪怕有国外的背景也不见得能够顺利,但是如果多了官面的维护呢,在国内,他认识的权贵家庭出生的,也就是杨易宁和眼前的萧英俊,如果将他们拉入利益团体,那么在国内的发展会平顺很多,他可是知道,在国内资格审查是多么漫长的时间,被有心人一压之类,恐怕一生都等不到的情况,还真有可能发生。
  当然,苏远没有就此下了决定,他会晚点和利安德尔商议一下,毕竟这些外事,利安德尔比他在行,想得也更周到全面。苏远从来不觉得,他这种大事都问利安德尔意见的做法是不对,更没有觉得这种依赖是伤自尊的,能者多劳,是苏远这些行为的根源思想。
  飞机平稳顺利的降落在了首都机场,苏远他们身为头等舱乘客,首先下了飞机,在机场里,已经有数量车子在哪里等候了。
  “苏远,你总算是到了。”有些矮胖的杨易宁阴阳怪气的站在下了车子。就是这消息,一会什么投资,一会什么高科技情报,一会什么特种军调理药物,让自家老爷子,自家父母,一直念叨着,苏远怎么怎么好,自己要好好学,好好接触。喂喂喂,他自己也不差好不好,怎么说他也拿了一个高科技的研究生名额好不好,可比国内那些书呆子货真价实。怎么就没见家里人夸奖一下自己,还说自己不务正业。
  更过分的是,竟然想要把他水嫩水嫩的姐妹们安排给苏远相亲,喂喂喂,怎么允许,他家的姐妹们被苏远给拐走。作为兄弟,对一应对自家姐妹有意的男性们,杨易宁抱有着微妙的敌意。他绝对不会让苏远得逞的,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姐妹们对苏远有好感的。
  在杨易宁的眼中,苏远对水嫩水嫩的姐妹们的危险度是很高的。苏远有身高,有样貌,有才华,有能力,有财富,性格又好,家中无父母,免了以后的婆媳争吵,手段,有利安德尔那个花花公子在背后做指导,苏远想要一个女生上钩还不容易。在杨易宁心里,苏远的警戒是红色的重标。
  “你被甩了。”苏远见杨易宁这幅阴阳怪气,嘴里“不小心”一时口快的戳着杨易宁一直没有女朋友的伤口。很愉快的见到,杨易宁瞬间低落下去的气势。切,对付杨小胖,很容易的。
  ============================================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JJ在清查和谐内容啊,以前的文都被拉出来挂牌了
  61第六十一章
  “杨易宁。”萧英俊看了杨易宁;念叨了一声杨易宁的名字,杨易宁在低落中抬头往萧英俊看去。
  “萧英俊。”杨易宁也交出了萧英俊的名字。
  “你们认识?”苏远惊讶了,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情。
  “见过几次。”萧英俊表示。
  “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杨易宁问道。
  杨易宁和萧英俊确实是数面之缘的认识,在首都这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地方,作为同一个特殊圈子里的成员,很少会有不认识的。萧英俊会记得杨易宁,是因为杨易宁的身份;在圈子里算是最高的几个,是被定义为不要招惹,招惹了就要上门陪罪的一员。而且杨易宁实在是全力的另类,尽然喜欢做研究,励志成为一个研究者,这在要嘛是步入政坛、要嘛是选择经商、要嘛就是从军、要嘛就是做一个纨绔的圈子里,杨易宁的想法实在是太另类一点。
  萧英俊对杨易宁的观感一般,没有恶感,也没有多少的好感,比较起来,好感还是比恶感多一点,谁让圈子里的混帐不少,比较起来,杨易宁算是好的了。
  而杨易宁对萧英俊确实有些抵触,这种抵触是单方面的,不是萧英俊比他高,比他帅,这些东西,杨易宁很自恋的认为自己也不差,人家背景不用说,他家比萧英俊家的背景强多了,他抵触萧英俊的原因,是因为,萧英俊有女朋友。当年萧英俊那个漂亮的班花女友,让杨易宁不爽了很久,凭什么,凭什么,萧英俊都找得到女友,他就找不到。于是嫉妒了、敌意了。
  “他是我初中同学。”苏远回答了杨易宁的问题,他察觉到了杨易宁对萧英俊的抵触,不过,这种抵触的恶意不多,脑子一转,苏远也大概猜到了是什么原因。他自己和江锦华、关飞还有向北辰,经历的还少吗?
  “哦。”杨易宁淡淡的一声,“上车吧,我送你去酒店。”这些车子都是杨易宁叫来的,当他说要去接苏远的时候,他家老爷子很热心的准备了一应条件,“然后晚上到我家吃饭。老爷子想见你。
  ”
  本来杨易宁说前半段的时候,苏远想要拒绝,杨易宁家的背景,贸然去拜访可不好,可是杨易宁家老爷在发话了,苏远就无法拒绝了,不说那位是华国核心的几位之一,就个人的感情角度,苏远对那位老爷子也很有敬意。在M国的时候,知道杨易宁家的老爷子是谁的时候,他狠狠的观察过杨易宁,这货和那位老爷子有血统,杨易宁很过分的给了苏远一种幻想破灭的感觉。
  “好。”苏远也只能答应,现在想着要去买什么礼物。到了酒店之后,吩咐了一个机械傀儡人,让他们到文物古玩市场去买点古董回来,他们的眼睛可比苏远的肉眼识货多了,光谱年份和透视,这些机械傀儡人都是具备了的,在古玩市场选出真货,还真不费他们什么事情。
  萧英俊半路被送回了家,他晚上不在受邀请的行列,就邀请了苏远在第二天晚上到他家去,既然如此,今天挑选礼物,就再多买一份古董。
  拿着一件正宗的青花瓷器,苏远乘着来到了杨易宁的家,和苏远在M国的豪宅相比,这座房子实在没有值得苏远仰望的地方,不过是这里住着特殊的人而已。
  晚餐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就是老爷子夸奖了苏远,然后是试探苏远以后的打算,鼓动苏远以后继续为国家提供高科技技术知识等。总体而言,这是一段算得上友好和热诚的会面。
  餐后,苏远又被送回了酒店,当然少不了和利安德尔的沟通联系,出了讲述今晚的会面之外,也有今天因为萧英俊而起的灵感。
  “这件事,可以做,我看看有什么项目,你可以多拉几个人进来。”利安德尔思量了一下,华国的特殊情况,苏远曾经跟他讲过,其实不止是华国,在世界各国都有这种迹象,在M国也不例外。
  “可是我不了解那些人啊。”苏远很苦恼的说道,那些人当中,有好也有坏,如果是坏的,被他们搞了破坏怎么办。
  利安德尔也发觉这件事情,对苏远来说很有难度,如果是他,不会介意那些人是好是坏,哪怕是坏的,只要利益联系在哪里,那就是对他有利的。“不用关心那些事情,你要做的只是制造出一种利益,将他们拉进来,他们的好坏,他们之间的纠纷,你都没必要理会。我会派人负责这家公司的。”利安德尔让苏远安心。
  苏远的不笨,他明白了利安德尔的打算,没错,谁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只要让那些坏的知道,那利益有他们的一份,搞破坏就会失去这份利益就足够了。“利安德尔,你太聪明了。你没从政,真是好可惜。”苏远在这边表示一下自己的崇拜之情。
  利安德尔乐呵呵的的接受,“那是,我可是利安德尔。德里克。”很大言不惭的态度。互相说了一会话,就有挂断了。
  苏远讲电话随意的搁在了床头柜上,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想着今晚的会面。重生之前,甚至重生之后,怎么都没到自己会有这样一天,被国家最核心的一员接见,还在对方的家中吃饭,犹如闲话家常一般的普通品尝,真的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总觉得,那个世界离自己好远。
  在接收到邀请的时候,他心中说没有激动是假话,他很激动。但是当真的见面的时候,那份激动就早已消失了,对方夸奖自己淡定从容,荣辱不惊,其实是自己心中已经没有了对那位老爷子身份的敬畏。
  是什么给了他底气?是诺姆斯超级文明带来的智慧,是诺姆斯集团带来的底气,是利安德尔的能力带来的自信,诺姆斯文明给了他可以傲视世界的超凡文明,诺姆斯集团给了他傲立巅峰的超级背景,利安德尔的能力让他相信,这世上没有事情给难倒利安德尔,所以,在见到老人的时候,他无惧无畏。哪怕得罪了老人,他也有能力和自信逃离老人的力量,然后报复。无所求、无所图、无所畏,那么还怎么激动。
  唯一有的就是对那位老人的尊敬,因为他是萧英俊的爷爷,因为他是一位老人,因为他值得尊敬,如此而已。老人的权势不知道自己动容。
  这是苏远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觉到不同了,一切和重生前不同了,自己也变了。
  第二天,杨易宁约了苏远逛了逛首都的名胜,后面还有些时日,倒也不急着一天就走完。在会面的时候,苏远向杨易宁提了一下他和利安德尔商量之后的想法。杨易宁本人不是很感兴趣,他从来都不是对这方面很敏感的人,“我回去跟我哥说一下,他对这些比我熟,如果你开的公司有研究室的话,记得算上我一份。要给我准备一个很先进很先进的实验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