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后奇遇-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贛国深造训练,如今的关飞在篮球界小有名气了。
  招待苏远在当地最好的酒店不说了,当晚,江锦华家还为苏远举行了热烈的欢迎宴会。这里是杭港,习惯和西方国家类似,这样的宴会是给苏远的尊重,也同样是苏远要给江家的一份脸面。
  江家从事的是娱乐业,这场宴会上,有因为苏远是诺姆斯集团的股东而捧场的商界精英,有想要拉政绩而出现的当地官员,这些人的家属,一些和苏远年纪相仿的男男女女,剩下的就是娱乐圈的明星们。今晚有资格受到邀请的,在杭港,在华国的娱乐圈地位可不低。
  更有些玉女明星们,在受邀的行列中,她们看着苏远的目光,有着野心之光,嫁给苏远,意味着名声地位,还有财富,这样一个优质的金龟婿,不,钻石婿不好好抓住怎么行。
  一个个女星们耍着手段向苏远接近,就这么一小会,苏远身边不小心踩到裙边而往苏远靠的女性次数是五次,不过,没有一次,苏远被她们给靠到,苏远的机械保镖其中一个,被允许了进场,众多有意的女士们,被这位无情的保镖给阻挡于苏远的范围之外。一个个施展了手段没成功的女士,一个个看着前赴后继阵亡战况的女士们,对于这位保镖,是恨到了骨子里去。
  那闪烁着金色光辉的辉煌未来,就在那里对着她们招收,门就在那里,可是她们无法靠近。这要她们如何不恨那个阻碍着。如果眼神是杀人的刀的话,苏远的保镖早就被千刀万剐,连肉末都可以分解成细菌一样的程度。
  “没有了利安德尔,你的魅力就显出来了,苏远。”江锦华很够义气的将苏远从繁琐的各种迂回对话的交际中救了出来,作为朋友,江锦华知道苏远的个性很讨厌这些琐碎,说句不中听,苏远在交际应酬上完全没有天赋,缺少敏锐,缺乏观察力,爱认真,不会将别人的话当中玩笑一笑置之。这样的人少了圆滑,多了真诚,但是不适合在这种圈子里混。
  “是利安那个妖孽太耀眼了。”苏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对对方的感谢也烟消云散,什么叫没有利安他的魅力就显出来了,他没魅力吗。
  “那倒是,不论是谁和利安德尔在一起,都会黯然失色。”江锦华点头赞同,“苏远,你能不能说服利安德尔开一场演奏会啊,就一场,就行了,他的音乐天赋藏着太可惜了。”这么多年了,江锦华都没有放弃他的野望。
  “有本事自己去,我帮你做了,又没有好处。”白了一眼江锦华,说服利安德尔开什么演奏会,他想都没想想过,在他看来,利安德尔管理诺姆斯集团,和他一起研究学习诺姆斯文明的知识才是正途,利安德尔的休闲时间,除了和他一起的旅游之外,就是利安德尔的私人活动时间,怎么可以浪费在开什么演奏会上。
  “怎么会没有好处!”江锦华立刻辩驳道。
  “什么好处?”苏远用余光看着江锦华。
  江锦华努努嘴,对着那些美丽的女星们,“那就是好处,你办好了,我给你介绍这些美女。”
  苏远一声冷笑,“你以为我是杨易宁啊,还有,我的资本需要你介绍吗?再说了,娱乐圈的那些潜规则,别当我不知道,你说那些中,有没有。。。”后面的话苏远不说了,他鄙视那些为了上位而出卖自己身体的人,那是他们选择的方式,但是他无法认同。这样的人,也绝对不会在他的择偶标准当中。
  67第六十七章
  “又不是要结婚;玩玩而已。”江锦华被苏远的话弄得的心虚;给好友介绍不知道几手的货色;是不怎么义气,嘴上还是做出了解释,作为一个有钱有闲的正常男性,玩女人的这样活动;对他来说很正常;无所谓道德。现代社会,饮食男女;不就是图一个快乐,你情我愿;谁能说谁玩了谁的感情。
  “好了;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见苏远用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江锦华有种自己是人渣的错句,“我把真正的名门闺秀介绍给你如何?”江锦华换了个条件。
  “我非常诚实的告诉你,我对你的眼光抱着非常、极度的怀疑态度。”名门闺秀,现代社会还有这玩意吗?看看国外的媒体,那些的名门千金们,一个个是多么的豪放,对于这样的女人,苏远自认玩不转。他目前没有结婚的想法,更加没有耍朋友的心,诺姆斯文明研究,药物的发明,世界各地的游玩,占据了他生命中太多的时光,要他主动追一个女人,还时时讨好,苏远觉得自己做不到了,他已经失去了那种年轻的青春之心。怎么有种饱经沧桑的感觉。
  “过分。”江锦华用控诉的目光看着苏远,“我的眼光可是很好的,你看,那个,那个,还有那个,”江锦华在一堆明星中指着,“这些都是我发掘出来的。”非常骄傲的说道。
  “是啊,我一个都不认识。”苏远不屑的说,其实他说谎了,江锦华现在指的这几个,现在是不红不紫,如果不是他们是江锦华发掘的,江锦华有意抬举,他们怎么来得了今晚的宴会。但是在苏远知道的未来,这几个是真正的天皇巨星,还混到了国际的程度。苏远不追星,也没有特别喜欢的明星,不关心娱乐圈,却也在各种信息渠道,听说过他们的事情,听过他们的歌,看过他们主演的片子。
  江锦华好想哭,苏远这家伙,有的时候说的实话太打击人了。繁华散去,苏远也乘车回到了酒店,当他进门的时候,那和利安德尔一直遥遥感应的精神牵线,有种近在咫尺的感觉,门彻底打开,苏远看到了让他惊喜万分的人。
  “利安!”每天有听到对方说话,有在意识空间见面,但是在现实中的再会,还是让苏远感觉到了久别重逢的喜悦。“你怎么来了?”利安德尔来得太突然,让苏远惊喜,也措手不及。
  苏远在走进利安德尔,利安德尔也站了起来,“我离开我太久了,远。”一边说,一边伸出手,轻柔的搂住苏远,不可以用力,不可以过分,此时此刻的思念的人真实存在的事实,让他的心激动,太过的激动会让他用力,力道可以打的折了苏远的腰。“我好想你。”将人抱住,埋头在苏远的颈窝,利安德尔轻声说道,深深的呼吸,吸取着属于苏远的味道。
  利安德尔的神情流露,哪怕是只是被理解为友情,也让苏远的心感动,暖呼呼的,被人在意,被人想念,这让人苏远觉得羞涩的同时,又让苏远觉得窝心。失去了父母,不管是姑姑一家还是小姨一家,他们的关怀,都无法让苏远感受到如此剧烈的震动。利安德尔的不一样,早就在平时的一点一滴中渗透近了苏远的生活,比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更加亲近。
  面对利安德尔属于外国人的热情真诚情感,属于华国保守人士的苏远,还是很羞涩的制止了继续肉麻下去的戏码,他真心不懂该如何回应,向利安德尔那样诚实的袒露内心,苏远很难做到。
  给了利安德尔一杯红酒,这是属于利安德尔的习惯,就像苏远晚上喝白水,利安德尔是将酒当做水来喝的,当然,利安德尔心中更期望着,勾搭苏远一起喝酒,好把苏远给灌醉了,灌醉了之后干么什么,需要作者来说吗?
  只是想,目的是无法达成的,想要达到目的,重要的是做,所以利安德尔开始对苏远劝酒了。
  “一起喝吧。”利安德尔站在苏远旁边,拿过了苏远手上的红酒,翻出一个酒杯,对苏远举举酒杯。
  “不了。”苏远对利安德尔用不着那么客套。“我晚上喝了不少。”
  “那点酒,以你的酒量根本就不算喝酒,久别重逢,不该不醉不归吗?”利安德尔才不会放弃,醉酒的苏远,多好的机会,有机会就不能放过的事情。
  “你都用这个当理由了,我还能拒绝吗?”苏远也是爽利的,和利安德尔久别再见,确实需要用酒畅快一下。
  目的达成的利安德尔,心情非常好,然后各种酒,一箱箱的被人送了进来,和苏远饮酒,出了酒精度数要高之外,利安德尔也不会挑不好喝的。
  一边说一边聊,喝得越多,苏远的理智就在飘远,抱怨着他难得一次的艳遇,就遇到了商业间谍的事情。
  “远,很失望?”利安德尔意味不明的说道,被酒精含糊了视野的苏远,看不清利安德尔眼中蕴含的光芒是怎样的冷,怎样的嫉妒。
  “我才不失望,”苏远才不会因为那么点事情失望,“我还是很受欢迎的。”苏远非常肯定的说道,“今晚瞄着我的人可不少。”男人嘛,遇到这种事情,就像是女人一样,也会得意的,
  “江锦华还说要给我介绍,我还不稀罕。”无意识的,苏远又为他的一个朋友拉了仇恨。
  “给你介绍啊。”江锦华,他记住了,敢给苏远介绍伴。
  “利安,你有没有想过找个人定下来,虽然你还年轻,有没有想过和谁结婚?”喝多了酒,苏远的话题连贯不到一起,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有啊,只有那么一个。”利安德尔的目光中是满满的柔情,溢满得要流出眼眶,让人溺毙了一般深邃。
  “谁啊?”醉醺醺的苏远凑近利安德尔,脸对脸,呼吸靠近,就喷在对方的肌肤上。
  利安德尔笑而不语,手抚上苏远的脸,“远,你呢?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像我一样的如何?”利安德尔的话带着诱导的成分
  “像你一样的啊?”苏远迷蒙的看着利安德尔,“好啊,好像可以相处的很好。”似乎想到了和一个和利安德尔一样的人相处的未来。“可是,真的会好吗?”苏远想起曾经的那段婚姻,那个时候,也是以为未来会好的,可是结果却不是那样的。苏远出乎利安德尔意料之王的消沉,让利安德尔察觉到了某种沧桑,不,这是感情上受过伤害的特征。利安德尔的很多书不是白看的,恋爱心里学什么的,利安德尔为了追求苏远,怎么会不研究一番。
  “远喜欢过谁吗?”利安德尔在心里过滤着利安德尔接触过的人,苏远说过他在国内的时候没有喜欢过谁,他和苏远又是一直在一起,苏远和他唯一的空白期,是在苏远来到M国和他相遇的那段时间里,是在那段时间吗?是谁?是谁在苏远的感情上刻上了一道伤痕。原本以为苏远的感情是一片空白的利安德尔,突然心中涌起了慌张失措。
  想到苏远的洁身自好,是不是为了那个不知道的谁?那么,当那个不知道的谁,出现在苏远的面前,苏远是不是会选择那个谁而离开自己?那种看不见的敌人,毫无任何线索的恐慌,占据着利安德尔的心。
  “喜欢啊?”苏远反问着自己,在醉中审问着自己的那段过去,“是喜欢的,甚至是爱的。”苏远的话让利安德尔的眼神和表情变得非常难看,这些话让利安德尔差点不顾一切,做出他一直想做,却不能做,不可以做,会彻底苏远的行为,不过还好,“那不过是我以为的。”这话让利安德尔从暴走、理智崩溃的边缘停住了步伐。
  “我以为是的。”如果是不是喜欢,如果不是一点点爱,又怎么会想要结婚,哪怕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这个基础上也必定存在了一份认同和喜爱。“其实不过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妥协,想要找个人,不,是必须找个人度过未来的人生。”华国的观念和M国不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样的思想和其他的观念,一个人如果一直都不结婚,那是有问题的。
  当年的他,正好处于那种必须找人结婚了的年龄段,那个女人,长得又是那么符合人心意,又会说话,更会贴合他的心,让他觉得自己喜欢了,爱了。结果,婚后的生活,消磨了那一点点的爱,两人不同的人生观,加大了裂痕,让他曾经的那一点点行动彻底化为了灰烬,不见终影,最终那个女人的行为,让他对那段心动都不想去承认。“爱到底是什么玩意?”发表完这个问题之后,苏远醉了,沉睡了过去。
  利安德尔抱起了苏远,将苏远放在了穿上,“爱,就是我爱你啊。”还不到苏远曾经年纪的利安德尔,再怎么智商高,也不会了解苏远话中的怅然,只将那当做苏远曾经一段错觉的感情,但是这段错觉的感情,也足以让利安德尔心中充满了不安。在吻上苏远,为所欲为的时候,利安德尔的心在想着,要不要彻底得到苏远?
  68第六十八章
  这唇;是如此的柔软芬芳;这蜜津;是如此的甘甜美味,这肌肤,是如此的柔滑,从头到脚;每一寸都是如此的美好;怎么可以,怎么愿意给别人;属于他,都是属于他的;不会给任何人。用粗野的可以称得上野兽的动作,利安德尔想要把苏远啃食干净一般的舔着、吻着;从头到脚不放过一处,那最美好私密的地方,被保留在了最后,重点照顾着。
  当手指探入那被唾液滋润过后的密处,那紧到可以让人窒息的火热,足以焚烧所有的理智,利安德尔真想不顾一切就这样冲进去,占有,得到,一尝所愿,可是最最后的最后,他选择了放弃,在苏远的大腿之间进出,缓解自己的欲望。
  “我爱你,远。”只有此时,才不会看到这人将他的表白当做玩笑的神色。正因为爱着,所以才无法做出最终的行为。他现在的行为本身就够卑劣了,如果趁着醉酒把苏远占有,苏远醒来会如何看他,以他对苏远的了解,会逃的远远的。他不怕这个,他可以将苏远永远的锁在身边,但是那样做又有什么值得称道,看着苏远一天天冷下来的脸色,不再对他笑,不再对他亲昵,将曾经的温情一点点的抹除。不,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会去争取,哪怕用再卑劣的手段,也想争取,但是那必须是有着可以得到苏远的心的前提。他要在苏远许可之下,得到苏远。这是他对自己所爱的誓言。在没有得到苏远许可之前,他绝对不会做到最后一步。
  除掉苏远身上留下的痕迹,保留了几个苏远看不到地方的痕迹,利安德尔拥着苏远,闭上眼,安静恬然的睡了过去。
  醒来的清晨,苏远对和利安德尔一起光着身子,还被利安德尔抱着的情况,有了一种早知如此的感想,从第一次和利安德尔一起醉酒之后,这种情况是每次必然发生的,让苏远有种,利安德尔喝醉了会脱光别人的衣服,然后抱着别人一起睡的醉酒状态。
  习惯的感概是一回事,但是那在抵在自己肢体上的某个东西,苏远怎么也习惯不了,在利安德尔睡眼迷蒙的时候,苏远狠狠的把拳头敲在了利安德尔的头上,凶恶的眼神,让利安德尔非常委屈,做出一副他做错了什么的无知可怜模样。
  不理会利安德尔的做戏,苏远将被子霸道的占为己有,裹着自己,无视了利安德尔的躯体暴露于空气中的情况,反正利安德尔爱露不是吗,那就露吧。
  清晨的闹剧结束之后,苏远见利安德尔还是穿着昨天一身,一股酒味还有很多皱褶的衣服,“你没带衣服过来?”苏远眉头皱了一下。
  “啊,没带,让人出去买了。”那不过是不久之前的命令,在和苏远相处时,那点琐碎的小事一点都不重要。
  “我们一会一起出去逛街?”苏远提议道,杭港这里是购物天堂,在重生前,苏远的那位妻子就爱到杭港来购物,回家之后就不断吹嘘,苏远那个时候不感兴趣,也没想过要来,毕竟购物是女人的兴趣,不过今天到了杭港,怎么也要去晃一下,买点东西。男人不爱逛街,但是购物还是必须的一种生活。
  利安德尔当然是没有意见,不久之后,利安德尔换上了买回的衣服,不管穿什么,利安德尔这个衣架子都无懈可击。
  就这样出门当然不行,苏远这张脸最近是很有名的,正要给彼此乔装一番,某个被苏远不小心拉了仇恨的江锦华早早的来拜访,准备时间诺言,带苏远去看看所谓的大家闺秀。没想到会看到,最让他心慕的利安德尔。什么大家闺秀被抛在了脑后,利安德尔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这世上谁能够有利安德尔极品,才色双全,他也会把那人给放在首位的。
  当听到两人想要乔装逛街的时候,“这事包在我身上。”江锦华大包大揽,一声令下,作为娱乐公司小开的他,叫来了一伙专门的化妆小组,连带衣服和伪装道具一应齐全。他们公司名下的明星们,也有逛街的需要,化妆小组,就是为了解决名人的烦恼而诞生的。这个小组还深受好评,提高了明星对公司的向心力。可谓是意外之得。
  这一番折腾了之后,已经是中午了,利安德尔的头发被染成了黑色,带着蓝框眼睛,身材高挑犹如模特,恰到好处的高领毛衣让脸有些变,一一顶帽子压下,不仔细的话,绝对不会发现,现在还没有利安德尔入境的消息,相比不会有人想到。
  苏远的头发被弄的凌乱,戴上了耳环,皮衣皮裤,银链子骷髅头,高皮靴,金属链,不能算是非主流,也可谓桀骜不驯,和学者科学家这类职业完全不搭界的装备。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苏远自己都觉得陌生,不习惯就不习惯,为了能够出门,这点不习惯是需要忍耐的。利安德尔的目光不露痕迹的扫过苏远的身子,皮衣皮裤把苏远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看得他火气之冒。真是要命,以后不能让苏远这样穿,否则他绝对会丢人现眼在苏远的面前。
  “完美,可以出门了。”江锦华的目光过分的没有放在好友苏远身上,而是注视着利安德尔,上上下下,无一不完美,不可挑剔,无懈可击,如此大众俗气的装扮,怎么就传出了一抹尖锐,一抹高傲,一抹狂野。啊啊啊,利安德尔,你是何其的罪孽深重,为什么要深藏你的美。江锦华心里连咏叹诗歌都做出来了。
  江锦华这个点灯泡,见到利安德尔后就舍不得挪开步子,坚持要当导游,不过,利安德尔拉着苏远,左拐右拐之后,就把人给甩掉了。难得一次,再次混进了人流当中,像是普通人一般,在人潮涌起的市中心挤来挤去,不过是几十块钱一件的外衫,两人也毫不介意的买了下来。他们享受的是这个过程。一时冲动的购物,这件衣物以后是否会穿,那就不得而知了。
  晚餐吃得是杭港有名的小吃,不过是路边摊位,但是味道很好,看着利安德尔坐在这里,苏远感觉到了一种反差对比,利安德尔还是适合呆在宫殿样的豪华环境,现在的背景配上利安德尔,变得更加惨淡落魄,让利安德尔做代言的话,这种地方绝对会破产,会以破坏杭港形象的名义被强制拆除。自己这样的小市民,竟然能够和利安德尔成为好朋友,成为知己兄弟,真是重生带来的奇迹。
  晚饭后,苏远意识到让利安德尔穿廉价的衣服,是一件多对不起利安德尔的事情,所以还是去了趟奢侈品商品,重新购置了两套衣服,再过两天,他们也要回M国了。
  利安德尔在酒店的时候并没有伪装,埋伏在周围等着捕捉苏远消息的记者们,在利安德尔他们出没的时候,看到了利安德尔的存在,立刻的,关于诺姆斯集团董事利安德尔。德里克的消息出现了财经板块的头条。又一次的宴会邀请出现。
  利安德尔以他出众的外貌,和比苏远完美的外交,将那些对苏远有企图的女人的心全部勾走了,有利安德尔在的地方,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苏远。这样的悲剧环境,苏远竟然没有扭曲,没有对利安德尔产生嫉妒之心,我们就该表扬一下,苏远所具备的器量。
  苏远本人觉得,有必要嫉妒吗,利安德尔的外貌出众到如何,苏远有自知之明,利安德尔的才华是怎么样的,苏远每日相处,每天被打击,又怎么会不知道,利安德尔能力,他在重生前就知道了,早就清楚,又有什么好嫉妒的。
  在杭港呆了三天,苏远和利安德尔一起乘坐私人飞机回到了M国。再次看到熟悉的古堡宅邸,苏远觉得很亲切,有种回到家的感觉,投奔到自己房间的床上,苏远幼稚的在上面滚来滚去。让利安德尔觉得好可爱。
  回到M国之后,苏远就开始调整自己的作息,又投入到了忙碌的实验当中,利安德尔的诺姆斯也率领着诺姆斯集团开始新的公司建立,而这个公司的建立,将会出动太多的利益。
  此时,华国那边成立的沙漠绿化公司已经就位,第一批的种子已经种下,强悍的生命力,已经在沙漠上展现出来,那一丛丛的绿意,让公司的发言人骄傲的在媒体上宣布着绿化公司的成就。由此引发了一一阵阵的议论,华国的外交部门开始忙碌,要求入境考察的人员争夺,谁都知道,这项技术对现代因为人口膨胀而显得越发稀缺的土地意味着什么,其他的政治意味请原谅咱才疏学浅,不知道。
  华国高层才知道小辈们前番的保密工作为了什么,反正这技术也算是掌握在高层手中,于国有利,沙漠绿化公司的动荡不大,一切都是稳定的发展。
  “是时候了。”在世界的目光都落在沙漠绿化技术的时候,利安德尔也开始了行动。
  ===============================================
  作者有话要说:特别困,睡觉去了,熬了几天把猫大的间客给看完了,里面的JQ真是让人流口水
  69第六十九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