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后奇遇-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被背叛的彻底,有种世界将他抛弃之感的利安德尔。德里克,自暴自弃想要死掉都是可以理解的。却没有想到,他依然还在人间。
  想到自己的遭遇,利安德尔。德里克对于人世充满了一种愤恨,这也是他未来做事狠辣的原因,对于人性,他早就不相信,心中唯一的温暖,只有一个人而已。
  手臂动了动,却发觉床单被什么压住,抬不起来,偏头,看到了一个头颅,黑色的发丝,看上去很柔软,东方人的细致清秀五官趴露出一侧,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效果,细腻的肌肤似乎散发着莹润的光辉,浅浅的呼吸着,安睡的恬静。这样的画面闯进视线,莫名的让利安德尔。德里克觉得这一幕柔和而又充满光亮。
  这是利安德尔。德里克的救赎,将他挽救,脱离了灭绝人性的黑暗,和以后的点点滴滴,成为了他记忆当中最温暖、最美丽、最动人心的画卷。就是这一刻,差一点点彻底封闭的心房,被渗入了一丝光亮,被埋下了一颗种子。
  6第六章
  小说当中描写的,什么羽扇浓密的睫毛,绝对不会存在于苏远身上,要形容也是普通正常一般的睫毛抖了抖,开始从朦胧当中醒来,接受外部的信息,黑色的眼睛睁开,和蓝色的眼眸对上。
  利安德尔。德里克看着那双黑色的眼睛睁开,从迷蒙变得清明,看着那张脸挂上了真切的喜悦笑容,温和的声音用带着异国音调却恰如其分让听惯的语言变得悦耳了三分,说着,“你醒了!”
  苏远坐直身体,按下呼叫器,呼叫医生和护士,抬头看向点滴,却发现里面只有了一点,连忙起来,在点滴上操纵,放下另一袋注射液体,“抱歉,我本来只想眯一下的。”只想休息几分钟,没想带会睡沉了,差点让点滴给滴完。
  利安德尔。德里克并不觉得苏远有必要道歉,却什么话都没说,不一会医生和护士来了,利安德尔。德里克安静的任由医生检查,听着医生说,“醒过来就没事了,烧也开始退了,下午再打一记退烧针,明天再观察一下,输两天营养液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苏远诚恳的向医生道歉,这个世上,医生和老师是值得尊敬的职业,固然国内的医生和老师的医德和师德让人诟病,但是在国外,这种情况并不普及。起码眼前的医生,苏远觉得就是一个合格的医生。
  医生又交代了几句,就去看其他病人了,苏远坐回位置上,拧开了水杯盖,“医生说,你要多喝点水,水我弄温了之后才盖上了,温度刚好。”将水杯递给利安德尔。德里克。
  喉咙很干的利安德尔。德里克没拒绝,温暖的水从嘴里流到喉间,干涩了一路的喉咙不再有刺刺的痛楚,沿着喉管流淌到胃里,迅速的温暖了肚子,几日寒冷冬天中受冻的经历,这种感觉体现在利安德尔。德里克最显得舒畅和幸福。这是活着的感觉。
  拿过利安德尔。德里克喝完的水杯,苏远到外面去为利安德尔。德里克又弄了点温水,将杯盖盖好,放在床边的小桌上。
  “是你救了我。”用的不是疑问,利安德尔。德里克的语气当中并没有感激,淡漠极了。
  “真是吓了一跳,突然倒在我面前。”苏远点点头,并不居功,心中惭愧,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已经漠视而过,然后会有一条生命因为他的不在意而就此失去。
  “我和你认识?”利安德尔。德里克听出苏远话中透出的一种熟稔,对方认识自己,他有这种感觉。
  “你果然不认识我。”苏远不奇怪利安德尔。德里克不认识自己,自认是个普通人的苏远,也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人过目难忘的地方,“我是远。苏,华国来的留学生,和你同校,我们是同学。”
  “我对你没印象,也没见过你。”东方人的长相对利安德尔。德里克而言都差不多,就像东方人看西方人,也觉得他们长相很难分辨,利安德尔。德里克说这话也不觉得伤人。
  “我和你不同,又不怎么醒目,你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一个学年,我见过你七八回,你的样子很让人印象深刻到难忘。”苏远在学校从未靠近过利安德尔。德里克,更没有说过话。整个学校不认识利安德尔。德里克绝对是少数,就像苏远说的,样子让人难忘,在学校又是风云人物,很难有人不去注意。
  “你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利安德尔。德里克冷冷的说道,脸上充满了讥诮,苏远脸上,那客套的笑容,在此时对人性充满了负面观感的利安德尔。德里克眼前,和以前那些巴结他想要获得好处的人重合在一起。他已经不再相信,有人会单纯的对一个人好,他和苏远不过是陌生人,对方送他入院,有怎么细心的照顾,绝对是看着有利可图。
  苏远莫名不解,利安德尔。德里克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大概不知道,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他家的事情正好是放假期间,这个同学不知道也是可能的。
  利安德尔。德里克恶意的嘲笑,他想要看着苏远露出他丑陋的真面目,然后爽快的一走了之,似乎这样会让他的心痛快愉悦。不过是自我折磨罢了。如果此时苏远真的一走了之,利安德尔。德里克绝对会沉沦黑暗深渊,灭绝人性,万劫不复。
  看着苏远沉下的脸色,利安德尔。德里克在心中得意,看吧,果然如此,如果不是有利可图,谁会对他这么好。
  “我知道。”沉下脸的苏远这么说,利安德尔。德里克的恶意很伤人,苏远又不是圣人,当然心中会有气,表情沉下来都是轻的了。
  什么?!这次利安德尔。德里克诧异了惊讶了,看着苏远,有些难以相信,自己听得到的是什么。
  “我知道,你现在身无分文,”苏远不是为了让利安德尔。德里克自己付钱搜了利安德尔。德里克的衣服知道这件事情的,给利安德尔。德里克换衣服,医院的工作人员不会忘记将利安德尔。德里克收起来,他事后也有问过,得到了利安德尔。德里克衣服里什么都没有,电话没有,钱包没有,身份证明也没有,如果不是有苏远在,利安德尔。德里克会被算作不明人士。
  “无家可归。”有家可归的利安德尔。德里克也不至于晕倒在面前了,饥饿风寒,都是佐证,直接的证据来自对利安德尔。德里克历史的了解,房屋被充公,母亲背叛,利安德尔。德里克有家可归就对了。
  十六岁,真是非常尴尬的年纪,说小不小,没有孤儿院等机构会收留,说大不大,没有依靠,独自艰辛活着,养活自己都难难,还有很多工作有限制都不能做。
  如果不是自己有父母的遗产,有亲人的坚固,只是单纯的十六岁少年该怎么生活下去,被生活逼的发疯,绝望自杀,都是有可能的事情,想到这里,对利安德尔。德里克火气消了下去,对方也不过是十六岁的少年,没有父母的遗产,没有亲人的眷顾。自己跟他生什么气,对方脾气不好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知道?!”利安德尔。德里克忍不住问道。
  “我知道。”苏远点头。
  “你知道,还救了我,我没有办法回报你!”苏远的做法,和利安德尔。德里克现在的观念相驳。
  这话在利安德尔。德里克被苏远换了理解,能够提到报答,利安德尔。德里克这人是知恩图报的,每个人虽然不奢望自己救的人会怎么报答自己,却也会希望救的人懂得感恩图报。
  “我现在住的地方,有两个房间,还空了一间,你愿意和我一起住吗?”苏远没有回答利安德尔。德里克,反而对利安德尔。德里克做出了邀请。
  “你在同情我?”比起被鄙夷,被抛弃,会让此时脆弱的自尊受到重创的同情,更加让利安德尔。德里克愤怒。
  “是。”苏远并没有照顾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心情,果断的说了是。苏远一直认为,同情和感激是人类最该具备的美德,因为同情才会善良,因为感激才会尊重,面对利安德尔。德里克的情况,难道不该同情?“我同情你,但是我不可怜你。我邀请你住,不是没有代价的。房租和家务,你要和我共同承担。”
  利安德尔。德里克很光棍的说:“我没钱。”
  “没关系。”苏远的大气让利安德尔。德里克侧目,有种被苏远给压制的感觉,“从现在开始,你的生活和学业上的费用,我来提供,这一笔笔,我都会记账,在未来,你要加倍偿还我。”
  利安德尔。德里克嘴巴张了张,对于苏远的霸气,心中泛起了可谓是感动的温暖,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真的为自己好,是真的想要帮助自己,在有了被世界抛弃的心理时,突然之间冒出了苏远这样的例外,怎么不是救赎,渗入心中的那一丝温暖在蔓延。
  “利息是多少?”心情莫名觉得轻松,背负在身上的苦难不说烟消云散,却又拨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百分之五十。”苏远有种利安德尔。德里克变得明亮的感觉。百分之五十的利息,苏远已经很高利贷了。
  “太少。”作为负债者的利安德尔。德里克反而为债主叫少,“十倍,我借你的,十倍偿还。”利安德尔。德里克很有气势的说道,完全没有他现在一无所有该有的自卑和落魄。
  “不要说大话,你未来有没有这个本事还难说。”苏远此时真有债主的架势,不屑于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大话。但是他知道,十倍算什么,就算是百倍,未来的利安德尔。德里克也还得起。
  “是不是,你可以拭目以待。”利安德尔。德里克充满了自信,自暴自弃,那是什么,已经完全被遗忘了。
  “你现在好好养病吧,好好学习,等将来,好给我这个债主努力工作。”苏远笑着,他知道利安德尔。德里克已经恢复了自信,不再是刚才那个颓然的人,在此时的利安德尔。德里克身上,他仿佛看到了未来那个让世人崇拜追捧的成功男人。
  7第七章
  有些人可以见面就成知己,苏远和利安德尔。德里克不到这一步,可是就这几句话的功夫,两人都觉得关系拉近了很多,少了初识的拘谨,这也可以归功于西方人的热情性格,至于苏远,如果不是对利安德尔。德里克有所了解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快就拉近了关系。
  咕咕咕的声音,从利安德尔。德里克肚子出传来,苏远看过去,利安德尔。德里克不自在的面孔微红。
  “医生说了,你不适合吃油腻的东西,我出去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吃。”苏远站起来,拿起外套、围巾、帽子等全服武装的东西,出了门,没有暖气的地方很冷的。
  “谢谢。”利安德尔。德里克真诚的道谢,看着苏远将自己裹得像只熊一样,又觉得好笑,至于怕冷成这样吗?
  武装完毕,带着顽强对抗严寒的心,苏远告别了利安德尔。德里克,去买食物了,他自己也还没吃饭。
  苏远离开之后,纯白色的病房变得安静,点滴的声音也是轻不可闻,一种突然的寂寞光临了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心,不由看向苏远坐过的地方,又莫名的安心。等啊等啊,时间漫长的难熬,利安德尔。德里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时在想些什么,脑子空茫茫的。
  开门声,一袭寒气闯进温暖的病房,利安德尔。德里克看着苏远包裹的像只熊一样的身形进了房门,“我回来了。”苏远提提手上的袋子,向利安德尔。德里克展示他的成果。
  将房门关上,将袋子放在桌上,开始解下身上的防寒武装,露出不算健壮,在东方人眼中合格,在西方人眼中瘦弱的身形。
  苏远在桌上摆弄着,“你现在的肠胃最好是吃流质食物,我找了半点,也就这汤适合,你们国家的食物,真是不营养。”对于西方的食物,来自民以食为天之国的苏远非常不屑。
  给利安德尔。德里克调整一下床位,将床位上有的的平台拉近,给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南瓜汤放好,那黄灿灿的颜色,苏远本人是毫无食欲的。利安德尔。德里克拿起汤勺慢慢喝了起来,说真话,这医院餐厅出品的汤,味道真的不美味,利安德尔。德里克本人又是尝过各种美食的,这样的汤,在以往他看都不会看,可是此刻,这不算美味的汤,尝起来味道意外的好,不是味蕾上的味觉,而是一种心的感觉,饥饿过后得到满足的滋味,是最好的调味料。
  苏远也拿出了一根热狗,就在饥饿的利安德尔。德里克身边吃了起来,肉香散发出的味道,在饿了几天此时只能喝南瓜汤的利安德尔。德里克闻来,格外具有诱惑性。
  利安德尔。德里克用羡慕渴望的眼神看着苏远的热狗,眼中露出着强烈想要吃的愿望。
  “再看也不给你吃,你现在只能喝汤。”无法对利安德尔。德里克热切的眼神视而不见,苏远也绝对不会对利安德尔。德里克心软,不能吃就是不能吃。“晚上我给做你华国的粥,绝对比这南瓜汤好吃,有营养。”
  知道苏远说的对,饿了几天的肠胃无法接受刺激的食物,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只能点点头,不看苏远,抵抗着窜入鼻中的热狗香味,低头喝汤。
  热狗很快就被消灭了,苏远看着点滴,将护士叫来。护士专业的取下点滴,用胶带将利安德尔。德里克手上的针管固定,明天还要继续输液,这样做可以少扎一针。
  汤也消灭的很快,里面的南瓜也被利安德尔。德里克消灭了,挑食的毛病,已经被饥饿给治好了。苏远将东西收了一下,倒了盆热水,整了一张热毛巾,敷在了利安德尔。德里克输液的手上。十几分钟之后,结束这一工作。
  做完之后,利安德尔。德里克要起来,“你要干嘛?”苏远帮着扶着,问道。
  “厕所。”输了几瓶子水,储备了太多水分。利安德尔。德里克有意拒绝的,可是下地的虚软感,没有人扶着还真没办法走几步,
  “我帮你。”放任病人自己行动,苏远不会这么没良心。
  同为男人,利安德尔。德里克用不着回避,只是这样虚弱的状态,需要人扶持的情况,一直心高气傲的利安德尔。德里克难免觉得不自在。
  解决完生理问题,苏远将利安德尔。德里克扶回病床,被子盖好,“你醒了就没事了,我也该回去了。你有事的话,就叫护士。”
  利安德尔。德里克反手握住了苏远的手,心中浮现慌张,他真的怕,他承认,他真的怕,怕苏远离开之后就再也不回来。此时的苏远,是利安德尔。德里克心中唯一的浮木。“你要走?”利安德尔。德里克的情绪外露,在灵魂年纪超越外表年纪的苏远眼中,不难看出其中的不安。
  “当然要走,”苏远不顾利安德尔。德里克的话,让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心情低落,“早上在超市买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整理,”这让利安德尔。德里克有种自己并不被对方重视,被对方遗弃的受伤心理,“还要给你做晚饭,”转变的太快,让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心理还没摆过来,就听到苏远继续说,“买床单被子,两身换洗的衣服。你的衣服是什么型号的?”能够目测人的体型买衣服这种高深程度的眼力,苏远并不具备。
  利安德尔。德里克乖乖的报了型号,对于西方人的体格,苏远在心中默默评估差距。心情就随着他人的话语变化着,利安德尔。德里克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心情完全由对方操控影响的事情。
  想起了什么,苏远在翻出了纸条和笔,在上面写下了电话号码,“这是我的电话,还有什么需要的东西记得跟我说,我晚上一起带来给你。”将纸条塞进利安德尔。德里克的手里。
  “知道了。”利安德尔。德里克紧了紧自己的手,又担心将纸条弄坏了立刻放开,这幅样子,在苏远眼中看来,真是可爱,十六岁的少年,果然是孩子。
  “等着晚上尝尝我的手艺。”不由自主的揉揉利安德尔。德里克柔软的金毛,不,是金发才对。
  “我不是小孩子。”躲开苏远肆虐的手,面对外表年轻同龄人苏远,利安德尔。德里克可不觉被当做小孩子一样纵容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我看着很像。”苏远不在意的戳人自尊。
  “你和我一样大。”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反击。
  真是让人无言以对,苏远无话可说,在外表和现实记载上,这是事实。
  “好了,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等我晚点过来。”苏远选择了以告辞躲避自己交锋失误的落败。
  “嗯。”利安德尔。德里克应了一声,一秒之后,“路上小心。”这句分外亲近的话语也冒了出来,在家里一贯是霸王的任性孩子,利安德尔。德里克连对父母他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对苏远这样的温情嘱托还是第一次。
  苏远将自己再次武装起来,在门口对利安德尔。德里克挥了挥手,就为其关上了门,隔音效果并不好的墙门外,利安德尔。德里克听到了苏远正在向护士们拜托留意他的事情。
  静静的听着苏远的声音消失,那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下的脚步声远去,利安德尔。德里克看着手上的苏远书写下电话号码的纸条,“远。苏。”轻轻的念着这个名字,一股温暖的感觉,在心底蔓延,闭上眼,表情都放松了的利安德尔。德里克不一会就安心的睡了过去。
  苏远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又到超市去买了不少东西,除了要一会带给利安德尔。德里克的东西之外,剩下的东西,苏远让超市给他送回去。
  钟点工已经将超市送来的东西放在了门口,不急着整理,而是翻出需要用的东西,放好。又将给利安德尔。德里克买的内衣送进洗衣机,设置好程序,用了烘干的设置,用最快的速度过一遍,现代社会食品不安全了,衣服也不安全了。在外来那个充斥着各种不安全事情未来生活过的苏远,在家务上已经养成了几大必须做的习惯。比如,新买的贴身衣物必须消毒洗一遍,比如买的蔬菜和水果必须用盐水侵泡一点时间,这些种种,很无奈却又不得不做。
  厨房里苏远忙碌着,不忘记看时间,弥漫在厨房里的饭菜香有着家的气息,这里正一点点的染上苏远的味道。
  在医院的利安德尔。德里克并没有睡多久就醒来了,在床上静静的发着呆,任由时间一点点过去,苏远迟迟的不出现,让他的心中焦躁着,每一次开门,都让利安德尔。德里克充满希望的望过去,进来的却是护士,让他吃药检查等事情。出去之后,他又继续等待着下一次开门。
  一次次的失望,让利安德尔。德里克心一点点的沉下去,很想打电话去询问一下,又害怕着什么不敢,那个人是不是骗他,不会再来了?这个电话会不会是假的?被现实给打击到的利安德尔。德里克,此时的心态,像个不安的孩子。
  门再次被打开,利安德尔。德里克依然望去,沉静的蓝眸发出了光彩,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等的人,远。苏。
  8第八章
  “抱歉,没想到事情那么多,晚了一点。”苏远寻觅着放手上大包小包的位置,然后开始脱掉一身防寒武装。“给,我给你买了几本杂志,免得无聊。”色彩斑斓的封面,娱乐周刊、经济杂志、全球论坛、科技报告、旅游指南,苏远买了很多。他并处不清楚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喜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就在超市搜刮了基本。
  将杂志放在利安德尔。德里克的床头,苏远又拿出了给利安德尔。德里克准备的贴身衣物。不需要直接说明,利安德尔。德里克也觉得这只必须品,上厕所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己下半身空荡荡的感觉,医院的衣服不能说舒服,洗得再干净,属于医院的气息,依然让人觉得不舒服。
  “谢谢。”利安德尔。德里克道了声谢,然后在被窝里,东拱西拱的搞定。
  苏远这边将一件厚厚的外套悬挂了起来,“我给你带了双鞋子,你将就一下,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再去买合脚的。”鞋子的尺码利安德尔。德里克是给了他,但是在形状和每家店的标准不同情况下,尺码也会出现一点误差。
  在医院住着,没必要到外面天寒地冻的地方闲晃,这是一双鞋子,也不过是为了利安德尔。德里克出院的时候方便行走罢了。
  “嗯。”利安德尔。德里克只能应了一声,对方很体贴,能够想到的都为他想到了,一双鞋子,他还能挑剔些什么,他已经不是那个天之骄子了,他没有挑剔的资本。他不想因为任性,而惹苏远生气,被苏远给抛弃。唯一的浮木,哪怕是细细的一根,都必须牢牢抓住,沉沦海底的痛苦,被黑暗包围的绝望,没有谁想要再经历一次。
  小米粥随时养脾胃,苏远就为利安德尔。德里克做了很多,香浓的蒸蛋,点了几滴豆油,不比加了邵子和海鲜的蒸蛋逊色。鲜浓的味道,在利安德尔。德里克嘴里划开,暖暖的心中又多了感动了,他不是什么美食家,也品尝不出什么心意在食物当中,但是简单的粥和蒸蛋当中,他却感觉到了苏远的真心在里面。名为幸福的感觉,在嚣张霸道的生活当中都为出现过,此时却因为一碗粥一碗蒸蛋品尝到了。
  “好吃吗?”苏远问道,对于自己的手艺,苏远也是想得到认可的。
  “好吃。”低着头,不让苏远看见眼底泛红的失态,非常肯定而又真诚的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