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后奇遇-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事情如他所料的进行,把自己关进房间,洒了一地的酒瓶,克制让自己看起来很颓废,在听到敲门时的时候,利安德尔就觉得胜利在望,故意不开门,等着苏远自己的走进。然后装疯卖傻了一番,看到苏远心软的样子,得到了苏远的承诺。
  卑鄙吗?或许吧,但是爱情本来就是要去争取的,为了这份爱,在卑鄙的手段,他也会使用。苏远现在没有爱上他,这没什么,起码苏远承诺了他,以苏远的性格,只要还和他在一起,苏远就不会让自己的心为其他人动摇,华国的文明熏陶出来的保守个性,真是让人喜爱。
  而他,苏远接受了他之后,他会对苏远好的,他会让苏远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现在想交往,然后他会向苏远求婚的,M国的一些地区,允许同性结婚,有了法律保证,他和苏远的关系会更加牢靠。奔来不屑于法律的利安德尔,也需要法定的婚姻来捍卫他的所有权。
  最近还是要在苏远面前表现一下自己被母亲打击的悲惨,这样会让苏远越对自己心软,那天苏远和向北辰的那番话,让他知道了,苏远的性格是很男人的,他需要被依赖,越是依赖他,苏远越是走不开,因为依赖就是一种在乎。为此,利安德尔很乐意展现自己的脆弱,和对苏远的依赖。
  苏远说很多事情依赖着他,可是苏远又怎么知道,在心灵上,他是依赖着苏远的,苏远是他感情的全部寄托,没有苏远,他根本就过不下去。他和苏远之间,是互相依赖的。
  利安德尔心情很好,因为他的目的基本达成了,至于那个自私的女人,利安德尔当然会解决,怎么会允许那个女人来打搅他和苏远的生活。
  一个小时后,利安德尔从床上起来,脸上露出一种慌张的神色,鞋子都不穿的打开了房门,跑了出去,寻找着什么,然后这一幕被苏远给看到了。看着利安德尔光着脚,慌张的神情在看到他之时变为安心的喜悦,苏远的心涨涨的。那是一种被需要的感觉,是被人当作了重要之物的心理满足。
  “远。”利安德尔身后,又不敢碰触,苏远再次主动的牵住了利安德尔的手。
  “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拉着利安德尔往房间回去。
  “我醒来,看到你不在,以为你有躲着我了。”利安德尔委屈的说道。“我以为那只是我在做梦。”低低的声音,但是恰好能够被苏远听到。苏远没有说话,利安德尔的声音慌乱着,“远,我只是爱你,你不要讨厌我。”利安德尔装作一副因为母亲的事情变得很脆弱的样子,大量的捞取苏远的同情心。
  “我不会讨厌你的,利安。”苏远握着利安德尔的手很紧,利安德尔这样异常的状态让他很担心。站定,转身,“你是利安德尔。德里克,不该如此脆弱。”这不像他认识的利安德尔,却让他心疼了。
  “在感情上,我没有办法不脆弱,我只有你,远,也只要你,远,所以,不要拒绝我,试着接受我好不好,我保证,我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我保证,让你永远幸福。”举起那种牵着自己的手,将苏远的手放在唇边,温热的唇落在苏远的手指上,轻轻的吻,轻轻的说,一点点都是怜惜和渴望。
  苏远闭上了眼睛,竟然决断已下,那么就不要犹豫,“好。”苏远正声说道,哪怕这一切都是利安德尔策划的后果,当真的听到苏远如此回应时,利安德尔也忍不住难以置信的惊喜。
  79第七十九章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肉麻。”不过是两个小时的时间;苏远就有种受不了的感觉;主要是因为利安德尔的行为真的很让人难为情。
  牵牵手,可以;反正大家都是男人;虽然现在有点暧昧的关系了;还是可以的;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总是牵着,站着牵着,坐着牵着;走着牵着。
  一起吃饭,也行,同在一个屋檐下,他们一日三餐一起吃的次数还好吗。但是这样;“啊,我喂你,远。”的举动是怎样啊,我不是没有手,还有你那副盼望着我也喂你的德行和你华丽的长相不符啊,我不会喂的,绝对不会做这种丢脸的事情。
  情话,可以理解,毕竟现在关系不同了,你要表达爱慕什么的,我也理解,但是理解不是适应,我受不了这种调调。
  “你不喜欢吗?”利安德尔立刻一副忐忑难安的委屈样子,有种苏远说过不字,他就可以哭出来的感觉。
  “我不适应。”苏远只能委婉的表示,“利安,我不习惯这样。”
  利安德尔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我明白了。”因为太高兴了,才让性格变得如此诡异,苏远发话了,利安德尔赶紧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自己变回正常的状态。
  苏远松了口气,总算是正常了,他是说了可以接受,不过变化太快还是让人无法适应,利安德尔的非正常状态,差点让他后悔答应利安德尔了。幸好,以后相处的不是异常状态的利安德尔。
  才定下了关系,利安德尔是一刻都不想离开了苏远身边,一切是他的设计的,但是他还是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真的无法相信,苏远接受了他。只是看着就满足,发自心底的甜蜜让整个世界都变得明媚,整个心都涨得满满的。
  苏远要到实验室去,利安德尔不想离开的尾随,和苏远一起动手做实验,别有一番默契的美满荡漾在心中。苏远就没有和利安德尔的心情,他只觉得和利安德尔一起做实验很顺畅,完全一副正经的心态,和利安德尔的想入非非完全不同。今天还算好,因为利安德尔的心飘荡的都是幸福的要素,再过一阵子,和苏远一起做实验的时候,利安德尔的脑袋里绝对会充斥着有色画面,和苏远在实验室里这个那个的画面。
  “远,和我一起睡吧。”晚上,利安德尔向苏远如此诉求。苏远的脸一下子红了,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不会多想,可是今是不同往日,双方都有了暧昧的关系,苏远无法不往某个方向去想,一起睡的含义实在是太广泛了。
  “只是一起睡。”苏远的脸色很诱人,利安德尔承认自己蠢蠢欲动,但是他还是单纯的想要和苏远睡一张床,慢慢蚕食侵吞苏远的生活习惯,让苏远离开了自己就觉得不自在。
  苏远依然迟疑,最后还是决定不妥协,“我们分开睡。”利安德尔很失望,但是他不愿勉强苏远。这一天的圆满在最后时刻却不完美。
  这一晚,利安德尔是甜甜的睡着了,苏远却是翻来覆去的在床上睡得不安稳,对于和利安德尔关系的转变,苏远还无法适应,想了很多,想多的后果就是怎么也睡不着,挨到了凌晨,总算响应了睡神的召唤,进入了梦想。这里清晨也只剩下两三消失了,劳心了一晚上的苏远睡得很沉,沉到不知道利安德尔溜进了自己房间,悄然的缩进了自己的被子里。
  苏远的体制畏寒,哪怕经过了诺姆斯文明的改造,苏远这个毛病也没能消除,利安德尔没理由不知道,冬日的时候,利安德尔总是会给苏远买厚实温暖的皮袄,看着苏远将自己过得胖乎乎的可爱模样,利安德尔总是会会心一笑,仿佛又看到了他们当初相遇的时刻。了解苏远这么点小弱点,利安德尔进来的时候就让亚当开启了制冷设备,把苏远房间的温度给降低。
  睡熟了的苏远,觉得冷,就往被子里钻,然后把自己裹起来,利安德尔这一闯入,泄露了一丝凉风,让苏远动动手脚,要把被子给合拢,在碰到利安德尔这个温暖的热源的时候,不由的就攀住了,舒服的蹭蹭,然后继续睡。
  苏远主动投怀送抱,利安德尔哪会拒绝,一个揽手,将苏远给楼主了,也不闭上眼睛在小憩一会,而是看着苏远的脸,温柔而又柔情。除了苏远之外,没有人可以给他这样身心的满足,被填满了一样的感觉,只有苏远才能够让这颗心感受到温暖,只有苏远的存在,才让他觉得人世是美好的。
  当苏远答应接受他之后,那些在心底挣扎的疯狂全部消失了,再也寻觅不到一丝暴虐的情绪,只想这样温柔的对待苏远,直到天荒地老。他是如此的爱这个人,这种感情投入了他的全部,得不到甚是会毁掉一切,和苏远同归于尽也会是一种圆满的结局,绝对不把这人交个任何人。幸好,想在,那些疯狂的念头都没有了,这人接受他了。
  “你是我的,远,只能是我的。”温柔的话语却非常霸道。苏远没有听到,却非常配合的贴近了利安德尔,寻求更多的温暖,利安德尔温柔的笑着。
  睡啊睡,可以睡到中午,可是生理钟这东西,让苏远九点过的时候就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空气中冷冷的温度,让苏远反射性的想要拉盖好被子,手上的触感却传递出和被子不一样的感觉,很温暖,很光滑,很滑腻,这是什么?
  “早安,远。”苏远那种半睡半醒的迷糊状态,让利安德尔觉得分外可爱,也按耐不住心情,吻上了苏远的唇。
  还没清醒的过来,就受到突然的袭击,苏远傻愣了之后,就开始挣扎了,然后头脑也开始渐渐清醒,知道了身边的人是利安德尔,刚才摸到的不是被子,而是利安德尔,还有就是利安德尔正在吻他这件事情。
  如果是以前,苏远会很淡定的接受,因为太习惯了,但是如今,苏远总觉得利安德尔的吻充满了情愫,让他很不适应。果然,这种不习惯的状态,心理的变化,苏远还需要时间调节。
  不舍的离开了苏远的唇,因为苏远的挣扎越发无力,是因为缺氧无法呼吸的缘故,他的远啊,怎么不知道用鼻子呼吸呢。别以苏远是没有经验的,只是利安德尔的吻太激烈,也太热情,让苏远用鼻子呼吸都觉得呼吸困难。
  看着苏远透着水色的唇,红红的脸颊,利安德尔的欲望不由抬头,这个反映,和利安德尔四肢贴近的苏远,明显的感觉到了,脸蛋更红了,又羞又愤然的表情,“下去。”对利安德尔因为自己而产生的欲望,这完全不是苏远可以接受的程度。
  利安德尔知道自己的步调不能太快了,否则会吓跑了苏远的,在苏远的唇边添了舔,感觉到苏远那僵硬的身体,利安德尔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然后撤离了苏远的身体,放开了苏远。
  “我在下面等你。”利安德尔准备离开房间,他得会自己房间冲一下冷水,让这份热情冷却下来,他得一步步的来,不能够让胆小的苏远跑了。
  当利安德尔离开房间之后,苏远才彻底的松了口气,对女人有欲望,和男人对你有欲望,那时完全不同的感觉,利安德尔的眼神,让苏远觉得怕怕的,总算是理解女性对男人欲望的那种恐惧了。不对,苏远摇摇头,自己在想什么,又不是女的。总之,他竟然已经答应了利安德尔,未来势必会有那么一天,自己要做好心理准备。不对,为什么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女性角色。可是压倒利安德尔,这件事情,怎么想都好有难度。自己会压倒利安德尔,苏远非常苦恼的发现,那个画面让人很无语。难道自己就该被利安德尔压。
  清晨的头脑,总会有些不正常,好比现在,苏远想得都是些什么啊。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过,包括作者和各位看官们,都知道,苏远未来的角色是什么。
  男人不像女人那么啰嗦,在床上浪费了点时间的苏远,不过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把个人卫生给搞定了,穿好衣服之后,把床给铺好,这点小事,苏远有时还是做一下的。
  在餐桌旁,苏远看到了利安德尔。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都不想使用大餐桌来拉长彼此的距离,和普通家庭一下大小的餐桌,两人面对面的坐下,苏远还能够感觉到利安德尔身上散发的水气,和凉凉的温度。同为男人,不肖多问,苏远也猜到了利安德尔方才做了什么然后,低头,不去看利安德尔,反而是他觉得不好意思了。
  气氛没有因为苏远的低头而陷入尴尬沉闷,利安德尔很体谅苏远的心情,也非常享受苏远的羞涩和保守之心,不时的说这话,给苏远夹着菜。
  80第八十章
  打开电视;正在播放的有关诺姆斯集团利安德尔。德里克和其母的恩怨话题,让苏远想起了利安德尔正在遭遇的悲催事情,将目光看向利安德尔,有着疼惜,毕竟这感情的情分是不一样的,利安德尔遭到惨事;苏远怎么会幸灾乐祸;看着利安德尔那原本还很高兴的表情迅速变为暗沉,苏远心中对利安德尔母亲的不满更深了。
  同情心对利安德尔泛滥的苏远,不由靠近了利安德尔,主动握着利安德尔,让利安德尔知道;他在他身边,他可以依靠,他绝不背叛。
  “我没事。”利安德尔趁机窝进苏远的肩头,散发着一种脆弱的感觉,让苏远的心软了再软。“我会解决的。”轻轻的声音,如果不是就在苏远耳边说的,苏远绝对听不到。
  “要不要我帮你?”苏远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这样的家务事,是最难插手的,对方不是别人,是对利安德尔的母亲,在华国受到的教育,让苏远对于父母的恩情很是看重,哪怕是在M国,对于父母之情也是非常传统的。
  如果是别人,苏远会帮着对付,正因为那是母亲,断都没办法断的血缘,让这件事情没有一个好的处理方式,同意对方的条件,让对方的卑鄙计划成功,那是对的吗?不同意对方,可是血缘和身份上的优势,只会让利安德尔得到负面的评价。左右为难。
  “我只要你就好了。”环着苏远的手臂紧了紧,就像溺水的人抱着的那唯一一根浮木。
  苏远静静的任由利安德尔抱着,直到利安德尔得寸进尺开始舔他的脖子,苏远才狠狠的教训了一下利安德尔,同情心泛滥他也不会到卖身的地步。
  挣开利安德尔之后,苏远连忙跑路,利安德尔目送苏远离开之后,笑容就完全收敛了下去,听着电视里的议论,神色很冷,该去解决哪个女人了。在这世上,他在意的只有苏远一个,那个先背弃他的女人,早就被他放逐在心之外了,所以,那个女人做的事情,其实对利安德尔而言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亚当,给我联系那个女人。”利安德尔根本就想那个和那个人女人多说一句话,电话都是让亚当代打的。
  “是,主人。”可怜的亚当根本就没有反对的资格,乖乖的打电话通知对方。
  对方接到亚当的电话之后,欣喜若狂,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成功了,更是和自己现任的情人火热了一番,才收拾整齐,在指定时间到指定目的地,诺姆斯集团总公司。
  看着这栋大楼,女人眼中闪过傲慢的光芒,看着一个个工作者,眼中是满是轻蔑,特别是那几个阻碍过她的,她在心里说,她会开除他们,让他们知道对她不敬是什么后果,在经过那些人的时候,鼻子狠狠的哼了一声,然后用一种高傲的姿态里尅了。
  这位女士的拜访,让不少记者们举起了相机,他们非常有兴趣知道,这次的会面会如何,更有记者想要跟踪进入,不过都被阻挡在门卫,门口守着的人,可不只是人类,利安德尔制造的非人种类可是混在其中。怎么可能会让记者有机会成功进入。
  利安德尔不会将这次的会面安排在顶楼,那个他布置的和苏远在这里的家园,他觉得这个女人的进入,会污了那个地方,所以将这次的会面放到了低了几层的一间办公室,那位经理不知道为什么老板要怎么做,不过老板要征用他的办公室,他能够拒绝吗?当然是不能,贡献出自己的办公室,让老板使用。
  尽管这不是利安德尔那间气派、舒服极了的办公室,不过利安德尔也没有吝啬下属的办公室装修,都是名家设计,奢侈品味,其中当然少不了收买人心的嫌疑,当然也少不了利安德尔这个败家子花钱大手大脚的坏习惯。
  只是这样,在诺姆斯集团不算顶级的办公室,就看得利安德尔的母亲两眼发光,对奢侈品的热爱,让她很懂行,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价值,也自然的以为这就是利安德尔的办公室,对一边跟着来的情人说道,“以后,这一切都是我的。”哪怕有亿万身家,她也没本事给自己弄到这样一个房间,价格昂贵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这些年,她不事生产,养情人,只懂花钱的人生经历,让她的财富缩水的厉害。这也是她见到利安德尔如此风光之后,想要拉回母子关系的主要原因。
  情人本来就是小白脸,跟着女人久了,也自然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加上利安德尔。德里克那个富豪的身份,小白脸在想着,要不要和女人结婚,混个财团父亲的身份,差不多了,就和女人离婚,卷走一大推的财富,然后去养情人。这些想法也就在心里转着,嘴里还是奉承讨好着女人。
  利安德尔的迟到和怠慢,显然没有被这两只,咳咳,两人察觉,一个个兴致勃勃的讨论着,得到钱,弄到身份之后,应该怎么样怎么样,如何让身边圈子里的羡慕嫉妒恨,享受那些仰望的目光。
  利安德尔进来的开门声,两人才停止了说话,两人的目光看着利安德尔的进来。
  这是自己的儿子。女人惊艳了,哪怕那是自己儿子,也忍不住产生一种背德的想法,尽管在电视上已经看过利安德尔有多么的出色,但是当面对面的时候,才能够更加直观的感觉到那种冲击,那种无与伦比的存在,俊美和野性,优雅和性感具备的魅力,这是一个让女人疯狂的男人。贪与享乐的女人,怎么会不懂这种男人的魅力,如果两人没有血缘关系,女人会倾家荡产为了这么一个男人。
  小白脸的脸色也不好看,他是靠脸吃饭的,当利安德尔出现的时候,让他自负的英俊变得平凡,让他做作的优雅和性感变得像是小丑的滑稽戏。这是一个可以摧毁男人自信的男人。
  利安德尔坐在沙发上,高高在上的目光用一种俯视的态度看着面前的两人。女人总算是想起了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很会做戏的在眼中凝聚了泪光,准备向利安德尔表演一下,她当年的无奈和苦衷,这些年已经很想你之类的戏码,她的胡乱不过是太想见到利安德尔的缘故这类的戏码。
  “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按我的安排做,一个人间蒸发。”利安德尔没兴趣看女人表演,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去多陪一下苏远,他和苏远的关系才定下来,恨不得如胶似漆。
  利安德尔的冷酷毫不隐藏,打乱了女人所有的步调,不过随即收起做戏的姿态,她也是见过风浪的,“我是你的母亲。”这就是她的牌,非常有效威力强大的牌。
  “那又如何?当年是你先抛弃了我,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说什么养育之恩的话。我现在给你一条生路,已经是很客气了。”利安德尔嘲讽的说道,说真的,他对这个女人真的没有恨意,只觉得讨厌,觉得对方很烦的讨厌。
  “你没胆子杀我。”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么自信,“我已经给了我朋友消息,只要我遇害,凶手只会是你。”女人其实也不是很傻,还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安排了暗棋。
  “这世上,杀人的方式很多,让你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世界上,很简单,安排一场空难,或者在你外出的时候遇到银行抢劫,要不就是恐怖分子袭击,”这些将无辜者牵连在内的行为,利安德尔真的敢做,他的语气让人感觉到了这种可怕的压力,起码面前的这两个脸色已经白了。
  “你的仇人也该不少,让他们动手除了你,也不错。不会怀疑到我的杀人方式很多,哪怕联邦调查局来,在这件事情上,我也会是干干净净的。至于你的所谓朋友,真的有那么守信用吗,真的不会被我收买吗?”利安德尔真心不觉得这女人可以交到人品值得相信的朋友。
  “你觉得我会查不到,然后一样让他人间蒸发吗?”统御数万人的集团老总,金融界王者,将要掌控世界命脉的巨头,利安德尔身上的光环,让他看起来非常的高大,重重的压迫在女人和她情人的心头。
  “你不能那么做,我是你母亲。”女人大声的尖叫,想要让被恐惧笼罩心平复一下。
  “我说过了,那又如何,我不在乎你是我的母亲。”利安德尔冷笑。招收,保镖们打开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三分文件,“我不想做的那么多绝,只要你把这个签了就行了。”将笔丢在女人的面前,对于女人苍白的脸色毫无同情心。母子之情,当年是这个女人亲手断绝的,如果没有遇到苏远,他早就在那一年冻死在街头,何来今日的风光。他现在的无情冷血,不就是遗传了这个女人的血脉嘛。
  81第八十一章
  利安德尔想要和平解决的想法,绝对不是对女人还有感情;而是不想让这个女人死了;让苏远有所怀疑。善恶观念并不绝对的苏远;可以接受他发展零组织;在暗地里满手鲜血;因为他可以解释,这个世界是危险的;为了保护他们,他们必须拥有武力,在保证他杀都是犯罪分子;苏远就跟更能理解和接受了。
  但是其中绝对不可以有弑母这一条,母亲的身份和犯罪分子;哪怕是那些无辜者都是不同的。一个可以弑母的人;那么在意着亲情的苏远不会理解,更加不会接受。
  被吓到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