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重生后奇遇-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就连方才那位火辣美女都没有机会从利安德尔手上拿到联系方式,利安德尔打定主意,绝对不会再和这些人有来往。
  深夜的酒吧一条街,喧闹之声犹如白日一样,越是热闹的地方,越是龙蛇混杂,苏远不是爱惹麻烦的,利安德尔心中有些不顺,却更想早点回去,幸好,在酒吧想要打个车很是方便。
  到了酒店门口,他们就下了车,然后漫步月深夜的月色星空下,慢慢的悠到住的独门独院。
  “怎么样?今天那个小女孩不错吧,”利安德尔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重点突出小女孩内容,“有意思吗?”和苏远勾肩搭背的,明明心情非常不爽,脸上却露出戏谑的笑容,和苏远笑闹着。心中阴险的策划着,如果苏远说有意思的话,他绝对会自己去把那个少女给泡了,断绝苏远的念头。利安德尔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就是不喜欢苏远对那个少女有想法。
  “你以为我是你啊。”苏远拍开利安德尔的手,白了利安德尔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金发美女干嘛去了,一身的香水味。”嫌弃极了,混杂了酒味和香水的味道,并不好闻。“小心得A字开头的病。”非常不爽的诅咒一下。
  “你真毒。”利安德尔嘴角抽了抽,随即灿烂一笑,“我有戴套。”
  苏远脚下一个踉跄,上上下下看着利安德尔,“你随身带着?”外国人,是不是开放过头了,这玩意也是随身携带的,看看利安德尔,只有裤子包,难道就装在哪里?苏远表示无法想象,更加想不到会有随身携带。
  “怎么可能?”利安德尔有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苏远,“酒吧有贩卖机。”作为酒吧这种容易发生某些事情的地方,套的贩卖是相当容易找到的,容易到一转头就能够看到。那个女的是那里的熟客,自然知道哪里有,同样不想得A字开头的病,那个女的一样很注意。
  无法理解啊。作为保守的国人,完全无法理解。对于国外人的想法,哪怕生活再久,思想上根深蒂固、源自血脉基因传承下来的保守,苏远表示很难理解。
  “亲爱的远,我可以推荐不错的牌子给你。”利安德尔在苏远耳边轻轻吹起,只有他自己在知道,夜风带起苏远的发梢浮在脸上的微痒,风中送来的属于苏远的淡淡味道,让他的心也在骚动,不久之前平复的某个部位,竟然一紧,他知道这是什么的预兆。心中慌乱,他怎么会对苏远有这样的预兆。不过,很快就将这份不安的骚动给压下,因为起到的苏远,抡起拳头向他揍来。不想挨揍,就只有逃跑了。
  一路追打笑闹,幸好这是独门院落的地方,也不会骚扰到其他的访客。
  苏远和利安德尔住的独门独院,也是只有他们两个的客房,不过建筑风格很是独特,外表看上去是木质的结构,蜿蜒的阶梯,飘逸的风纱,硕大的露台阳台,坐落于绿意和花海之中,别有风情。房内有两张大床,配置的浴室也只有一间,梳洗的时候,自然要分个先后。
  利安德尔一身香水和酒气的味道,被苏远给先赶进了浴室,自己坐在房间里看电视。利安德尔洗完出来之后,苏远再进去洗。
  利安德尔接着苏远的工作,躺在床上看电视,不一会,浴室的门打开,苏远从里面出来,利安德尔不经意的瞄了一眼。
  细致的肌理,只在腰间为了一圈毛巾,遮住私密的部位,残留的水泽在身上一点一滴的鼓动,肌肤散发着玉般的莹润感,双腿修长,身躯匀净分明,只是看着就能够感觉到那份柔腻,胸前两点红缨,勾的人心底冒火,想要尝一下那甜美的味道。苏远没察觉到利安德尔落在自己身上那显得诡异的火热目光,自在扯掉那一圈毛巾,露出圆滑的臀部,穿上睡衣。
  当苏远一回头的时候,就看到利安德尔流鼻血了,在床头柜上的纸巾盒上抽出一张纸,递给利安德尔,“擦一下吧。”
  “什么?”被苏远的话给惊扰了,利安德尔犹如从梦境中醒来,傻傻的没明白苏远是什么意思。
  “鼻血。”苏远好心的指指利安德尔的鼻子。
  利安德尔用手指一抹,温热的液体,放到眼前一看,鼻血。立刻接过苏远手上的纸巾,擦拭了起来,立刻站起身来,往浴室跑去。
  “用水拍一下。”听说这样可以止鼻血,苏远好心提点了一句,就钻进了被窝,将电视关掉,盖好被子,闭眼,睡觉。
  苏远很平静,进入浴室的利安德尔可不平静,看着镜中狼狈的自己,利安德尔的思绪犹自沉静在,他竟然因为苏远的身体给冒出了冲动的震惊中。
  不对,他以前不是没见过苏远的身体,两人同居一室,私密的空间难免焦急,可是为什么今天看到苏远的身子会有感觉?按照苏远平时讲解的东方医理,他是火气太大了,最近应该吃点清淡的食物。利安德尔震惊之下,那股火气也早就消失了,洗了一把脸,走出了浴室,就看到苏远埋头睡觉的样子。
  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床位,把灯给关掉,闭上眼,很安心的睡着了。
  第二天,苏远决定进行一项有益于身体健康的活动,骑自行车游的活动。当苏远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利安德尔冒出了一句,他不会自行车。这让苏远投以惊异的目光。
  在他生活的圈子里,基本上没有不会骑自行车的,要知道,在消费水平提高到大部分家庭都有能力购买汽车的时代前,自行车才是首选的私人交通工具,像他这种年龄的学子们,上学远点的都是骑自行车。所以,听到有人不会骑自行车,苏远很惊讶。
  “看什么,有人规定,不会骑自行车有罪吗?”利安德尔恼羞成怒,被苏远用这种你不会,你怎么不会的眼神看着,利安德尔就觉得心中不舒服,有种被轻视了的感觉。但是谁让他从未骑过自行车呢。
  要知道,利安德尔以前可是富家公子哥,出门有司机的奢华待遇,家里落魄之后,也是出门做地铁和公交,自行车算什么,他会开四个轮子的汽车。
  “确实没有。”骑自行车游的计划告破,“等回去后,我教你。”
  “不用回去,你现在就可以教我。”利安德尔不服气的说道,不就是自行车吗,能够难倒他。
  骑自行车游的计划,变更为苏远教导利安阿德骑自行车。
  苏远租借了一辆自行车,载着利安德尔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准备教利安德尔骑车。利安德尔坐在自行车后,手圈在苏远的腰上,感受着手臂之间的纤细和韧性,心跳鼓动,浑身有些发热,某些不合时宜的想法,不受控制的冒出来。让利安德尔在心里不断唾弃自己的无耻。
  这是远,他的好友,又不是女性,你热情个什么劲。是不是人成年了,欲望也会跟着扩大,怎么自从生日隔天开始,对苏远总有些不妙的躁动。
  “到了。”苏远停下车,这个地方不错。也同时打断了利安德尔的想入非非。
  利安德尔立刻下车,手臂离开苏远时觉得不舍,又觉得这样想不对,甩手的动作几乎像是在嫌弃苏远了。
  苏远挑挑眉,决定温柔教导利安德尔的想法改变,让利安德尔骑着自行车摔了几次。最后,苏远觉得利安德尔摔得差不多了,才慢悠悠的稳住自行车的后座,让利安德尔骑着走。
  自行车学起来一点都不难,摔了几次的利安德尔,凭借他的智商,很轻易的就抓住了关键,苏远这一搭手,让他更快的学会而已,不过是几分钟,苏远放手,利安德尔骑得很顺溜。
  自行车游的计划,在利安德尔的快速学习成果下,得意进行。真是愉快的一天。礼尚往来,利安德尔提出明天下海游泳,教苏远游泳。苏远很是犹豫了,游泳他不是没学过,但是就是没学会,他很怕那种泌水的感觉,四肢漂浮没有着力点的感觉,他不喜欢。
  不过,在利安德尔的怂恿下,苏远还是配合了利安德尔的建议,却学。可惜,这个计划在第二天并没有实现的机会,因为下雨了。
  海边的天气,变化无常的,前一天还是风和日丽的阳光灿烂,这一天就是狂风暴雨。海浪不再是平静的,暗灰色的天地之间,浪花翻腾的声音显得凶恶,狂风过境,让树木结实的树干想要被压倒了一般,天空不是闪烁银色的光带,哗啦啦的雨水,倾盆落下。
  糟糕的天气,不能出门的天气。
  19第十九章
  糟糕的天气,看着雨滴大朵大夺的打在窗上,碰撞出花的绚丽,这样的景致并不让苏远欣赏,和利安德尔窝在房间里可怜的吃着泡面,谁让出不了门,连吃个饭都做不到,只能吃酒店每个房间都放着的方便面,这一顿就凑合了,如果暴风雨还不停的话,晚上就要让人送饭了,不能老吃方便面。
  吃完之后,房间里那股弥漫的方便面味道让人不舒服,利安德尔起来,将窗户开启,雨水止不住外窗的阳台,不用担心放着床的卧室会儿被雨水给浸湿了。
  利安德尔靠在窗前,享受着暴风雨的狂暴之风,苏远就是将被子一圈,将自己包了起来,外面的风好冷。利安德尔看着苏远,轻笑出来,他想起苏远每次冬天将自己包裹的样子,明明是那么瘦的人,一裹起来就大了两圈,也不知道穿那么多,苏远有没有觉得重。
  “笑什么?”苏远头也不抬的问道,继续看电视。
  “没什么。”利安德尔才不会说,是笑苏远的样子,被苏远追打是乐趣,但是也不能老是玩。“这雨不知道要下多久?”真是遗憾,今天本来要和苏远下海的。
  “不知道。”苏远又不是气象卫星,当然是不知道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担心,会不会有海啸。”本来是说着玩的,可是苏远立马认真的考虑可能性,这里是海边,有可能的,离海这么近,海啸了他和利安德尔绝对躲不了。危机意识开始上来,苏远开始回忆,他记忆当中有过的海啸。那些匆匆而过的信息,苏远的记忆不是很深,加上在国内很少看到国外的信息,苏远无法断定,这里是否发生过海啸。
  “不会的了,这是海边经常的暴风雨。”利安德尔用渊博的知识,开始为苏远讲解,哄的苏远一愣一愣的,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利安德尔,利安德尔暗自得意,绝对不会告诉苏远,这是他瞎编的。
  也许是老天看不过利安德尔的谎言,一阵闷雷在天空炸响,如果是国人,会因为说谎而胆战心惊,可惜的是,利安德尔是外国人,不信天打雷劈这一套,神色未动,但是苏远被炸雷给吓了一跳。银色的闪电,不断的划破天空,翻滚的银色犹如传说当中的九头龙一般。
  啪啦,玻璃破碎的声音,碎片飞溅犹如浪花,苏远震惊的看着,利安德尔回眸,一团银白色的东西,诡异的漂浮在空中,对着他们。风雨刮在他们脸上,他们都没有功夫去擦拭,眼前这一幕实在太挑战他们的常识了,普通的世界,似乎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变化。
  如果他们两个有精神意识感知能力的话,会听到,眼前这个银白色的光团在说,发现目标智慧生命体,开始接触。
  银白色的光团散发出丝线一样的触手,向最近的利安德尔的抓去。利安德尔没有这个能力避开,被银白色的触手抓住缠绕,一根银白色的丝线之间刺进了利安德尔的眉心。利安德尔听到,没有感情的机制声音,传承开始。
  “利安!”利安德尔被抓住,苏远怎么可能见死不救,没有心思去寻觅有攻击力的武器,随手的东西是唯一能够做出攻击的武器,尽管那是一个毫无攻击力的软绵绵枕头。面对突发情况,苏远根本无法冷静理智思考。
  枕头还没碰触到,就被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给绞成了碎片,枕头芯的羽毛飘飞,这一幕美得梦幻,可惜无人欣赏。
  见这样的攻击不行,救人心切的苏远既然直接冲了上去,银色的光团在利安德尔的脑海里说道,妨碍者,消除。
  “远,不要。”利安德尔脑海中冲进了大量的信息,他没有心情理智去分析,眼中只有苏远向他跑来的样子,那破碎的枕头自动替代了苏远未来的画面,利安德尔坚决不想要让这种事情发生。这一刻,利安德尔突然明了了,他对苏远异常的冲动原因是什么,原来,原来,他竟然是爱上了苏远,他最好的友人。
  苏远听到了,却已经来不及,他的手已经碰触到了银色光团的触手,那可以绞碎枕头的东西,竟然没有伤害到了苏远的手,不是银色光团变得慈悲,可是根本无法伤害到苏远。这个信息,银色光团立刻开始了分析,利安德尔的脑中叫嚣着:异常,确定异常,为奇点坐标,异常,无法伤害,调整,调整,分析,更改,默认为第二权限者,传承许可,接受,进行传承。
  一道银色的丝线,同样刺进了苏远的眉心。此时的苏远不知道,这个银色光团无法伤害到,正是因为他重生这独一无二的事情,经历了重生的苏远,外表上看不出来,但是在他的身上携带了异常的东西,让他免于了银色光团的伤害,也正是因为他这个被银色光团认定的奇点存在,才让银色光团确定了利安德尔的位置。才有了这一件绝对没有发生在苏远重生前的事情发生。
  利安德尔和苏远双双晕倒,大量的信息在他们的脑海中翻腾,而现实中的暴风雨已经停下。他们两个这独门独院的地方,没人发现,屋子里晕倒了两个人,犹如被世界遗忘了一般。
  两人的意识之中,正在向他们演示久远久远的庞大信息。
  在距离星球遥远遥远,遥远得比现在的人类所能观察到的宇宙星图还要遥远的十万倍以上的地方,久远久远,久远到人类还没诞生,或者说这个星球都还没诞生的久远之前,曾经有过那么一个纵横宇宙的文明,诺姆斯。
  和走科技路线的他们不同,诺姆斯走的是精神发展的路线,诺姆斯将精神发展的路线走到了极致,脱离了肉体的制约,成为了精神存在的生物,几乎永生不死的生命,整个民族融合成了一个精神存在体,也就是诺姆斯。
  诺姆斯的精神波长蔓延在整个宇宙,引导了宇宙众多的生命群体,被誉为指导者,或者被当做神一样的信仰着。漫长的时间,诺姆斯存在的根本方式是用精神来解析世界,庞大的计算,分析着宇宙的根源,掌握了宇宙的真理,几乎无所不能的诺姆斯,永生不死的生命,这是一个文明发展的极致。可是,诺姆斯依然衰落了,面临了死亡的危机。
  诺姆斯的精神节点放置的太多,计算太多了,宇宙,无限膨胀的宇宙,无时无刻变化的星河,黑洞,次元空间,繁多的文明,各种资讯汇集在诺姆斯,与其说诺姆斯是个生命体,后期的诺姆斯无疑变成了类似智脑程序一般的存在。诺姆斯丧失了奇妙的灵感,再也没有了有新意的发展,诺姆斯的文明已经没有可以前进的地方,诺姆斯的道路已经一条死路。
  宇宙的复杂变化,庞大的运算和信息,最终崩溃了诺姆斯的体系,崩溃的诺姆斯,其动荡的精神震动,催了上个宇宙文明,那个依赖着诺姆斯的引导,提供给诺姆斯信仰能量的文明世界,就这样在诺姆斯崩溃的时候,随之消亡了。
  不过,诺姆斯毕竟是纵横宇宙的霸主,精神文明发展的巅峰文明,在预见到灭亡到来的时候,诺姆斯留下了庞大了的传承,将诺姆斯所有的精神体系和其统治引导的文明迅速全部记录下来,在崩溃之后可以将诺姆斯的文明传承下去,并且寻找新的方向。
  被誉为火种的诺姆斯传承,是诺姆斯倾力打造出来的一种意识智脑,被冠以了诺姆斯这传承的文明之名。诺姆斯火种,在上个宇宙文明崩溃之后,陷入了休眠状态,当重启的时候,新宇宙文明诞生的这段,让人类为止惊叹的不可思议事件,对曾经的诺姆斯文明而言,根本就不算多久。
  当火种重启的时候,就开始散播曾经诺姆斯文明傲然于世的精神立场,笼罩整个宇宙,捕捉到那能够和诺姆斯的精神波长相协调的精神力携带者。在漫长的岁月和广大的宇宙当中,候选人很多,但是利安德尔会被选中的原因,是因为利安德尔的身边有着异常奇点苏远的存在,这个奇点的存在,可以让诺姆斯火种在第一时间赶到传承者的身边,根据传承的重要性和及时性,利安德尔这个可以立刻赶到的候选人,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也就说,苏远重生之间的利安德尔落选了,因为那个时候的利安德尔身边,没有苏远,正确的说,是没有经历了重生的苏远这一存在,造成了诺姆斯的文明火种选择了其他的候选人。
  当然,诺姆斯的火种并不知道苏远异常的原因。诺姆斯火种的存在理由,就是将文明传承,并不是要传承者走上和诺姆斯文明一样的道路,在发觉自己的道路已经走到尽头的诺姆斯文明,并不希望后继者一样走在这条死路上,传承者也不可能完全学会和理解诺姆斯文明的所有知识,诺姆斯文明留给传承者的是知识,但是这份知识,要传承者通过自己的学习去理解,去掌握。
  诺姆斯文明你给传承者的是记忆,是经验,是知识,未来的道路,新的道路,希望传承者可以开辟出来。诺姆斯文明希望传承者,可以寻找到,正确的,掌握真理,不会灭亡的道路。
  20第二十章
  当然,获得了诺姆斯文明,最差也是走上和诺姆斯文明一样的道路,那个未来终结的时间实在是太过遥远了,诺姆斯火种也无法做出为传承者做出指引。
  诺姆斯火种真实的意义,就是辅助传承者的学习工具,没有自己的意识,更加不是生命智慧体。诺姆斯火种只负责传承者的学习,为传承者做咨询,做分析对比工作,就连传承者的保护工作,都要由传承者自己来完成,传承者死亡了,诺姆斯火种将会去寻找下一个候选者,而这任候选者没有死亡之前,诺姆斯火种绝对不会放弃和离开。
  传承者万一是丧尽天良,无恶不做的坏人怎么办?善和恶什么,不好意思,诺姆斯文明不理解这是什么东西,诺姆斯文明不过是单纯追求真理而已,诺姆斯文明曾经引导出的文明,有称霸毁灭倾向的可不在少数,这在诺姆斯文明眼里,不过是文明的走向,没有对错,没有善恶,无所谓正义和邪恶。所以传承者是怎么样的人,根本不重要。
  就是这样一个时间,诺姆斯火种苏醒的时间,就是这样恰好苏远重生后认识了利安德尔的改变,造成了诺姆斯火种选择了利安德尔的情况,而苏远也因为其异常的奇点,不在诺姆斯文明记载当中的奇迹,这样一个从未有过的异常,是否可以为传承开辟新的道路,鉴于这一点,诺姆斯火种的程序进行了调节,进行逻辑推理计算之后,苏远被认定为第二权限者,拥有了接受诺姆斯文明传承的奇遇。
  两人昏迷着,庞大的信息在传承不说,诺姆斯文明的火种也在解析两人的基因数据,进行了第一步的优化,不是让两人变成了超人,就是身体中有损坏的地方被修复了,力气比以前大了一点,体制和抵抗力、免疫力增加了,用数值来说,利安德尔和苏远的各方面数值是普通人类能够达到的最高值。
  这在本质上没有改变他们,他们依旧是普通人,会受伤,病痛却会少来骚扰他们。至于进一步的进化和发展,需要利安德尔和苏远学习努力,只有学了才会更加深刻,了解的更深,才有利于利安德尔和苏远在未来进化之路上的选择,不会因为缺失了基础,而根基不稳。脚踏实地的,一步步的往前走。
  和诺姆斯精神波长相同的候选者,智商比苏远高,体制比苏远强,比苏远先一步接受传承的利安德尔也比苏远先一步醒来。
  “远!”身体优化的感受之类的,利安德尔根本没有心细去体会,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一边昏倒的苏远身上,那还在起伏的胸膛,让利安德尔放了心,松了口气。然后,在被传承之前的认知浮现在脑海,脸上微笑,目光温柔眷念的望着苏远,小心的将地上的人给抱在了怀里,让苏远靠着自己。
  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心,第一次明确地感觉到,怀中的躯体和自己多么契合,拥抱了就不想放开。抬起右手,指尖在苏远的脸颊滑动,滑腻的触感,比曾经碰触过的任何女性肌肤都要让自己心颤,忍不住的数次滑动,贪婪的怎么都不觉得够。
  以前的点点滴滴浮现,在确定感情前,那不过是单纯的回忆,有让人回味一笑的情况,如今却是每一点滴都是甜蜜,以前的自己竟然错失了那么多可以体会美好的机会。想要补偿回来似的,利安德尔继续碰,执起苏远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着,一次又一次。
  可惜,苏远的眉宇一皱,眼皮一抖,这是要醒来了。心思一转,利安德尔想到了一个可以占大便宜的理由和借口。
  苏远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利安德尔放大的俊脸和担忧的表情,看到自己清醒,那惊喜的表情变化,苏远也立马想起了他们经历的惊险,尽管现在看起来他们两个都没事,不过苏远没有立刻解析出这个情况,“利安,你没事吧?”苏远从利安德尔的怀里起来,关切的问道。回应他的,是利安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