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10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蟮睦瘟6瘟猓从幸蝗盒尬凰椎男奘棵腿桓】毡平倏刈潘疵腿凰跣『筒簦苯硬狭肆帜说氖纸藕蜕砬
  这群修士林墨乘几乎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修为一个比一个高深。若是只看修为,只要几个人就能给林墨乘造成麻烦……然而此时此地却有十几个。
  林墨乘试图挣脱,却已然来不及,直接被困住。
  “缚仙阵和捆仙锁……你们……是蓬莱仙人!?”
  为首者开口说道:“不愧是宇内第一剑仙,见识确实广博。我乃蓬莱文悉路,受明皇之命,来助太子殿下一臂之力。”
  林墨乘却根本不信他的话,冷笑道:“区区凡人君王,竟然差遣得动蓬莱仙人!?”
  对方说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就是如此。”
  林墨乘还试图挣脱身上束缚,但是十余位修为高深的修士以声称可以困锁天下任何真仙的缚仙阵和捆仙锁来对付他,即使他曾被人称为宇内第一剑修,在连经脉都受到捆仙锁强制困锁的时候也没什么用武之地。
  他被捉住之后没多久,就见东州城的方向一阵骚乱,明显有修士开始逃窜离开了东州城,但是更多时候,城内却是一片混乱,根本无法分辨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墨乘说道:“……就算你们抓住了我,也无法阻止……”
  他正打算放狠话,就见叶柏涵穿过人群飞了过来。林墨乘看到他的一瞬间,却是猛然挣扎了起来。然而捆仙锁并非平常仙器,操控者也不会放任他轻易挣脱。所以即使林墨乘无论如何不想要叶柏涵看到他这样脆弱不堪的模样,却也只能包含着不甘,被如囚徒一般带到了叶柏涵的面前。
  叶柏涵开口说道:“师叔。”
  林墨乘咬牙切齿地看着他,那表情与其说是憎恨,还不如说是慌乱。
  结果叶柏涵却啪地一声甩了他一巴掌。
  林墨乘愣住。
  他这辈子也只被叶柏涵的师祖扇过巴掌,此时遇上这么一遭,却是睁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
  叶柏涵扇的这个巴掌并不重,对于修行者来说更是跟瘙痒没区别。最让人觉得难堪的反而是这个动作之后所包含的潜在意味——林墨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他扇了一巴掌。
  叶柏涵说道:“我并不喜欢随便对人动手,但是这一巴掌倒是打得一点也不觉得抱歉。说实话,我觉得我早八百年就该扇一巴掌,好让师叔你懂事一些。”
  林墨乘眼睛瞪大到了极点,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望着叶柏涵。
  “我想跟你讲道理,但是你却听不懂道理……又或者根本就堵住了耳朵不肯听。你知道吗,若我是白袭青,我肯定会后悔,为自己曾经做过的所有事情……感到不值。”
  “他临死前拼尽全力想要让你明白的道理,师叔你要多狠心,才能就那样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直接当做没听见?”
  林墨乘面对叶柏涵的这些逼问,突然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笑得昏厥过去的模样。
  这样一路笑了好半天,他抬起头来,对着叶柏涵一字一句说道:“然后呢?你觉得我该怎么办?你觉得我要怎么样……才能弥补我对他的亏欠……弥补……我欠你的?”
  叶柏涵愣了一愣。
  他说道:“以前的事情也就罢了,毕竟发生的事情不可追回。可是若是师叔知道亏欠,就应该从此懂得珍惜……善待身边的人,不要重蹈覆辙!可是你看你做了些什么!?”
  林墨乘却说道:“呵。发生的事情不可追回……发生的事情不可追回……那就别让它发生啊!当初让我来承受诅咒的后果,让我自作自受,不就好了!?却偏偏要到不可追回的时候,才假惺惺地告诉我……不要重蹈覆辙?我心里明白得很,你恨我。”
  “恨到……宁愿毁了自己,也不肯给我赎罪的机会。”
  “但是……”他挣扎着,徒劳地试图靠近叶柏涵多一分,盯住他说道,“就算这样,柏涵,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什么‘往事不可追回’,我不会承认!你休想让我按照你的想法来做事……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就杀了我!”


第230章 
  “杀了我啊!”
  林墨乘厉声叫道。
  叶柏涵没想到林墨乘会说出这样的话; 胸口一滞,一时竟然没说出话来。半晌他才说道:“我不会杀了你。”
  林墨乘说道:“你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抓住了我,却说不杀我?你知不知道,我永远不会如你所愿。你这次不杀我; 下一次就绝不会有这样好的机会了。”
  叶柏涵看他半晌; 叹了口气,说道:“我不会给你‘下一次’的机会。”
  他说道:“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怎么想的,但是师叔; 至少现在我很明白,有些人从来不合用道理说服。你若相信这世上只有力量才能让人屈服; 那么我们就用力量说话。”
  “你要知道……这世间的‘力量’; 从来不是永恒不变的。”
  此时叶柏涵悬空站在飞剑上,而林墨乘却是被一群修士用捆仙锁吊在空中,就立场上来说,他也确实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而且……如果我杀了师叔你; 师父想来也会难过。不论师叔你自己怎么想,怨恨也好不满也好,但是师父总是关心着你这个师弟的。”
  林墨乘没想到叶柏涵这时候还顾虑着乌怀殊,一愣之后,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他说道:“你竟然还在乎你师父的想法?你以为他就待你很好了?就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了!?”
  叶柏涵说道:“就算是这样; 又怎么样?”
  林墨乘愣了一下。
  叶柏涵冷冷对他说道:“我们在世上与人相处,本来就是既有恩情,又有抱怨; 甚至有既有恩情,也有抱怨的时候。但我不觉得它们是算数,加加减减就可以彼此抵消。”
  “我当然也知道师父曾经待我并不是很好,毕竟就连他自己也这样承认过。但是即使如此,到底他对我好的时候也有许多。师父与我寻来各种法宝物材,耗费功力助我修行……即便以前他真的亏欠过我,但是今生的恩情我却不会因此就享用得理所当然。”
  然后他冷笑着抓住林墨乘的衣领,开口说道:“师叔,就算师父曾经对不起你好了。你敢说……你就从来没有受过师父好处的时候?你记得对他的怨恨……那你有没有哪怕一刻……记得他对你的好?”
  林墨乘听了,却是抬起头来,瞪着叶柏涵,半晌没有说话。
  叶柏涵却自己回答了他:“我知道你不记得。”然后他说道,“师叔你既然崇拜力量,我就用力量来跟你讲道理。从今以后,我会重新好好教会你……什么叫做该做的事情……和不该做的事情。”
  他揪着林墨乘的衣领,那表情实在有几分凶残。这是一个林墨乘完全不熟悉的叶柏涵,他惊愕地望着对方。
  然后,叶柏涵就让人拖着林墨乘,把他带了回去。
  叶柏涵一直没有让人解下他身上的囚锁,而且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各式各样的消息,却是色希音在联合了几个大的反魔道势力之后,开始对魔道各据点进行逐一攻破。
  魔道各势力之间未必就没有龃龉或者利益之争,但是多数还是依靠林墨乘的威慑力强行压制下来的。很多人虽然投效到了林墨乘手下,但自己也颇有一些打算,绝对算不上多么忠心。
  林墨乘心里也清楚这些事情。
  他对自己的力量实在太过自信,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被困囚笼的时候,但是却也可以预想到一旦魔道群龙无首,会出现什么样的景象。
  这种预想很快就一一应验了。
  接下来,叶柏涵先是带着林墨乘回去了伽罗山。回到伽罗山之前,又有一群修士出现与叶柏涵汇合。林墨乘看那相貌举止,很轻易地就能发现对方的真实身份。
  虽然分不出本体种族,但是这一群出现的修士无疑都是妖修。
  那群妖修看到他的时候,脸色却是突然大变,差一点就和蓬莱修士起了冲突。林墨乘从对方那剑拔弩张的对话之中察觉他们争执的原因显然是起于他身上的捆仙锁,以及另外一名大妖,但是争吵的具体因由却难以因为这散碎的只言片语而理出轮廓。
  叶柏涵出面主动安抚了两方,先是让蓬莱中人押送林墨乘先行一步会伽罗山见乌怀殊,然后又私下留了这群妖修说话。
  泽山众妖过来当然不是为了跟人修吵架的。因为他们之前知晓了伽罗山现在的情况,主动表示想要帮叶柏涵一把,叶柏涵就拜托了他们前往几处主要的战场探测情况。蓬莱妖修中有一部分在乾坤挪移术上面有天赋,如果几人合作,几乎可以做到一日内穿越半片大陆,所以做起这活计极其方便。
  叶柏涵经由这群妖修,能够更方便掌控各处的战况,以及对其进行引导。
  虽然此时林墨乘已经受擒,看样子并不能轻易脱出叶柏涵手下一众修士的钳制,但是叶柏涵却还是十分小心谨慎,并不想让林墨乘知道具体的情况。
  若说林墨乘是因为诛月曾经的手段通天而一直防备叶柏涵,叶柏涵防备他却是因为性情里天生的谨慎。叶柏涵向来不轻视他人,无论对方是不是林墨乘。
  林墨乘离开之后,叶柏涵便询问起了一众妖修具体情况。小妖修们的秩序性明显不强,所以说起话来都是你一嘴我一嘴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性子都挺温和,所以也没人因为被自家兄弟姐妹抢答而炸毛吵架。
  最后叶柏涵只能主动开口调整秩序,让他们按照自己所属的队伍一个一个地进行报告。
  “先从处州开始吧。三百零三你来说,其它人先不要说话,等三百零三说完了若是还有补充的,到时候你们再一个一个慢慢说,好吗?”
  听叶柏涵这么说,小妖仙们虽然也有不服气的,但是到底都是性情温顺的仙植,瘪瘪嘴还是听话了。
  然后叶柏涵就听三百零三说起了处州的情况。
  按照三百零三的说法,处州目前非常混乱,正道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是情况却并不容乐观。
  因为在三百零三看来,不管是处州当地的正道还是魔道,都不是些什么好东西。
  “我们在处州见到了李家的家主李政道,并且见到了他的儿子。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些事情。处州的魔道首领,似乎是因为受到李家的逼迫所以才投向魔道的……”
  接下来,三百零三就大致说了一下他打听来的因果。
  现在处州魔道的首脑姓杨,他原本有一个弟弟。杨二少有个毛病,喜欢调戏那种小妇人,后来迷上了一位身份成谜的少妇,结果那名少妇正是李政道之子养在外面的凡人妾室。李政道之子原有道侣,却又养了数目相当不少的少女。这些少女多数根骨还过得去,他便让人教她们修道,自她们身上采补。
  这些女子当然也并非全都是心甘情愿的。好不容易有修道的机会,谁也不会甘愿就这样作为消耗品被耗尽寿命。所以才会有人背着李政道之子在外勾搭看上去有些背景的修士,希望借此而摆脱目前的处境。
  结果这件事被发现之后,李政道之子直接将那女子碎尸后喂了妖犬,然后又让人以那女子之名诱出杨二少,将之砍断四肢之后弃置在杨家门口。此事激怒了杨家,导致出关之后的杨家大少直接杀到了李家,差一点就灭了起满门。
  李家以杨家投靠魔道,恶行猖獗的事情向处州其它世家求助,最后结成联盟,开始共同对抗魔道。但是在一众小妖修看来,这两方都称不上什么好人,不过狗咬狗罢了。
  这些事情甚至更加加深了他们对于人修的反感,认为人类修士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三百零三说完之后,他那一小队的同伴又七嘴八舌地补充了不少东西,虽然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内容,但其中的细节却蕴含了一些让叶柏涵十分有收获的信息。
  处州的事说完之后,叶柏涵又问起灵州的事情。
  灵州的情况却又与处州大不相同。
  四百一十九似乎隐隐有点站在了魔道的那一边。他说道:“灵州那边,那位找哥哥求助的胡修士根本不是什么好人。”然后他就说了他看到的,胡修士排除异己,利用魔道来恐吓同道,利用他们与魔道对抗并且从中获取好处的过程。
  ……这样听完了所有的情况,叶柏涵发现整个局势比他预想中实在复杂了太多。不管是魔道中人还是正道中人,似乎都有各自的打算。他从这些情况里已经隐隐看出情况的难以控制。
  说到底,林墨乘的存在对于一些人来说也就是一个引子,即使他被囚禁,恐怕也不会影响大陆上接下来的混乱和斗争。
  而叶柏涵的预感很快就实现了。
  虽然林墨乘被击败,却并没有阻止魔道的脚步,甚至也没有阻止到正道的动作。随着时间过去,不但魔道的动作开始失控,正道修士们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中州已经乱象横生。


第231章 
  叶柏涵听完小妖修们的报告; 无论如何心里总归是有了个底。
  他还是满感激这群小妖仙替自己一路奔走的,正好跟他说话的这只小妖看上去挺小只,叶柏涵就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道:“谢谢你们啦。待会儿你们来寒泉小筑,请你们吃好吃的。”
  小妖眨巴了下眼睛; 特别可爱地昂起脑袋; 却是就着叶柏涵抚摸的手蹭了蹭。
  那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叶柏涵一时之间甚至忍不住愣了愣。
  结果就这一愣的瞬间,其它小妖就争先恐后地窜了上来; 一个个都把脑袋往叶柏涵手上蹭。一开始的小妖顿时很生气,说道:“你们干什么啊!?”
  结果他的小伙伴们就喊道:“我也有帮哥哥干活啊我也要被摸头!”
  叶柏涵只好一个一个地摸过去。结果把小妖们摸完了之后; 他眼前又摆上了一只特别大的脑袋。
  叶柏涵:“……”
  那大只妖修的伙伴猛然把他拉了回去; 说道:“你干什么啊?丢人不丢人啊!?”
  那妖修反过来猛然拍掉了同伴的手,说道:“丢什么人啊?我不能让哥哥摸吗?”
  “你看你都多大个头了?”
  妖修冷哼一声,嘀咕道:“又没有很大。”不过他回过头望向叶柏涵的时候,也不得不甘不愿地承认; 叶柏涵本人看上去甚至还比他矮一些。
  可是他就是不甘愿。凭什么别人可以被摸,他就不能?
  块头大是他的错吗?
  叶柏涵与莲生二百六十七互相瞪了半晌,却是突然伸出手,抱了他一下。
  二百六十七愣在远处。
  叶柏涵又比较勉强地伸出手,高高举起在他头上摸了摸。
  做这种事对叶柏涵来说其实还是有几分羞耻的; 毕竟他与这些妖修之间还比较陌生,存在着不小的隔阂。但是即使如此,当看到对方对自己怀抱的感情时; 即使感情上暂时难以作出回应,但是叶柏涵仍旧希望能在行为上做出相应的应答。
  看到叶柏涵的举动,之前阻止二百六十七的二百九十七也不说话了,只是双手抱胸,斜睨着这边,作不屑状。
  但是他其它同伴可不管这些,纷纷上去主动伸手向叶柏涵求了抱抱。求完之后,那群小的又凑上来继续要求叶柏涵补上个抱抱,叶柏涵都一一满足了他们。
  ……他总有一种自己当了幼儿园老师的错觉。
  这个过程之中,二百九十七一直站在旁边,始终没有露出想要个拥抱的架势,叶柏涵抱完所有大孩子小萌物之后,迟疑了一下,到底没有贸然去抱他,而是开口说道:“这一路辛苦你们了。多谢。”
  二百九十七微微张大了眼睛,那原本不耐烦的神态却是立马不见了。
  叶柏涵便对他微微一笑,然后就转身想要离开。
  却不防猛然有什么东西掐住了他袖子上的布料,让他无法离开。叶柏涵回头一看,就见二百九十七脸上微红,说道:“虽然有点孩子气,但既然久别重逢……你……你可以抱一下我。”
  叶柏涵为之一愣,却见二百九十七低下头去,连耳根子都红了。他愣过之后,失笑起来,心头却带着些许的温柔感情,伸手抱了一下二百九十七。
  之后他回到伽罗山之后,林墨乘似乎已经被送去见乌怀殊了。叶柏涵来到正殿之外,却突然迟疑了一下。
  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给林墨乘和乌怀殊留点时间。他想,不管林墨乘和乌怀殊正在说些什么,可能都未必希望自己在场。
  虽然他其实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但是殿中情况的激烈程度却远远出乎了叶柏涵的预料,他刚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听到了隐约传来的激烈嘶吼声,以及打斗的声音。
  林墨乘此时是绝对不可能跟乌怀殊打起来的,除非——叶柏涵心里一惊,以为林墨乘以什么手段脱开了捆仙锁的束缚,顿时急忙闯了进去。
  然后他就看到乌怀殊抓住了林墨乘的领子,目眦欲裂,瞳孔之中隐隐竟然泛出了血光。而林墨乘狼狈至极地被乌怀殊压制在了地上,那张俊俏的脸蛋一看就是被狠狠教育过了,甚至刮出了好几道血痕。
  叶柏涵顿时松了一口气。
  叶柏涵进来的声响惊动了他们,乌怀殊与叶柏涵视线相接的那一瞬间,脸上露出了惊愕,然后就偏过了头去,明显不敢看自家小徒弟。
  林墨乘明明凄惨得要死,却还是笑了起来,甚至还主动去挑衅乌怀殊,开口说道:“怎么,你为什么不敢看他?觉得羞愧?觉得后悔?怎么样,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之后,感觉特别痛苦是不是?”
  乌怀殊对林墨乘怒吼道:“闭嘴!”他举起拳头,一拳就要砸向林墨乘的脸,而在那一瞬间,林墨乘脸上的张狂瞬间消失不见,露出了一种仿佛痛苦又似解脱的表情,猛然闭上了眼睛。
  结果叶柏涵开口道:“师父,你冷静点。”
  乌怀殊握紧了拳头,最后还是砸了下去,却到底只是给林墨乘脸上又填了一块红肿,显然未尽全力。
  叶柏涵说道:“师叔你是不是很想死?”
  林墨乘咬唇瞪着他。
  他不想死……他一点也不想死。林墨乘怎么会想死?他若是死了,想来叶柏涵很快就会忘了他……像忘记两人之间的仇怨一样,连他这个人一起忘掉。
  但是,若是以后都要以这个模样活着,林墨乘还宁愿去死。
  与其活着时被忘记,还不如死后被忘记。至少那样他不必活着遭受这世界上最绝望的极刑。
  叶柏涵叹了一口气,说道:“师父和师叔……还是一直不明白自己到底对不起的是谁。”
  乌怀殊愣了一下。
  叶柏涵说道:“师父,你不用不敢看我,因为你对不起的从来不是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也不会因为任何前世的遭遇感到痛苦。就算是知道了前世的事情,也跟听别人的事情似的,当真不起来。师父你觉得难受,不过是因为觉得自己做了不该做的选择,所以愧对自己的感情和良心而已。”
  乌怀殊沉默了许久,才惨淡一笑,说道:“你说得对。”
  但就算如此,又怎么可能真的就不觉得愧疚呢?也许耿耿于怀的确实只有他,叶柏涵早已经不在乎。可是叶柏涵不在乎,不表示当初那个满脸满手风霜,为了掩护他痛苦死去的乌小福不在乎,不表示孤独力战众人最后被背叛而死的楚含江不在乎……不,或许他们都并不在乎,至少已经不在乎了。
  因为不管有没有记忆,他们都是叶柏涵。
  在乎的确实是乌怀殊自己。
  只有在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之后,才会真正地感觉到痛苦或者悔恨。
  他看着叶柏涵,却突然开始流下了眼泪。他失去的是叶柏涵所有关于往事的记忆和感情。这些记忆存在在叶柏涵的身体里,却并不仅仅属于他自己。那些记忆是他们所曾经共同拥有的,那些感情也是彼此作用的。当叶柏涵把这一切都遗忘的时候,相当于乌怀殊被隔离了一半与那孩子之间的记忆和感情。
  心仿佛都被掏空了一块儿。
  他的突然落泪让叶柏涵吃了一惊,有些担心地叫道:“师父?”
  乌怀殊说道:“你说得对。我对不起的是自己的感情和良心,所以我活该受这些煎熬。”
  叶柏涵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墨乘没想到到这个时候,叶柏涵还能说这样的话。他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叶柏涵其实根本没有心,所以才能这么轻易地原谅,这么轻易地忘记……他看不下去这师徒俩的温情脉脉,忍不住说道:“对!你就是活该!”
  叶柏涵猛然一抬头,伸腿就踹了他一下。
  林墨乘被摔了个踉跄。
  这一脚完全超出了林墨乘的预料。以叶柏涵的修为,这一脚比起乌怀殊的一拳来基本上是微不足道的,也无法给林墨乘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面对着叶柏涵的怒容,林墨乘却是猛然闭了嘴。
  叶柏涵蹲下来说道:“师叔你还挺得意?”
  林墨乘没说话。
  叶柏涵根本就懒得跟他讲道理了。他算看清楚了,跟这家伙是讲不明白道理的。所以他只是直接说道:“师叔,弄死我一次又一次,你是不是觉得很快活?觉得很得意?”
  林墨乘心头一哽,顿时噎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