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1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陈叙顿时愣住:“大师兄?”他花了老半天才意识到这个“大师兄”是在指谁,当时就愣在原地,“韩师兄的命烛……灭了?”
  那一瞬间,整个伽罗山上到处都响起了哭声。陈叙一片茫然,然后在那一瞬间,突然发现韩定霜在这座山门之中原来如此受到弟子们的爱戴。
  他虽然平常寡言少语,却是个极为合格的掌门大弟子,耐心带领和教导手下的师弟师妹,从不会不耐烦,也不会偷懒推脱。
  陈叙还记得他第一次来围观自己炼器的时候,韩定霜冷冰冰的,害他极为紧张,差点炸炉。可是相处久了,谁都会知道,那是个极其温柔的人。
  他的脸不知不觉就湿了。


第257章 
  他觉得自己还在梦中。
  他是一个蛋。
  他知道自己是一个蛋。
  一只孵不出来的倒霉蛋。
  他娘孵了他一百多年; 同胞兄弟都已经化形了,他还没被孵出来。前二十年他娘蹲在蛋上就没挪过窝,特别尽职。但是孵了二十多年都没孵出来,是条龙都会懈怠的。后八十年他娘就有些消极怠工,常常孵一会儿出去玩一会儿; 中途就随便生堆火把它放在火上烤。
  也不怕直接把他给烧熟了。
  就算是这样; 一百年过去,他也仍旧没孵出来。不但没孵出来,还越孵越冷; 越孵越硬,越孵越像是一颗死蛋。
  当然他并不是死蛋; 否则他娘也不会孵他孵上个一百年。
  按照他爹的意思; 这崽子有天赋。
  当然不是说孵的时间越久的蛋越有天赋,而是作为一条冰龙,他还没破壳呢,就把自己冻在蛋壳里了; 可不是有天赋?
  虽然一直没孵化,但是作为一只龙蛋,他和普通蛋还是有点区别的,首先一般的蛋要是要是时间久了一直孵不出来,最后要么憋死要么饿死; 总之会变成一只死蛋。
  龙蛋就没有这种担忧。
  它可以汲取天地灵力,呼吸或者消耗都没有问题。
  不过麻烦的是它汲取的灵气越多,那蛋也冻得越结实; 到后来,眼看是孵不出来了,龙娘也放弃了,直接就对儿子说:“以后就这么凑活着过吧。”
  后来他觉得觉得自己应该算是个变异种,毕竟没有哪条龙长成个蛋样。
  他那时甚至真的以为自己一辈子就只能当个蛋活着,死时也会是一颗蛋,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其实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有天他龙娘龙爹因为什么事儿出门,就再也没回来。后来他兄弟跟隔壁饕餮开始打架,打了几年没分出胜负,有天突然就也消失了。后来……他就被一个人类捡走了。
  那一年,青玄还是个修为不深的入道者,而莲是颗极为强大的仙植,生长在玄水之中,却有着光一般洁净明亮的白色花瓣。
  青玄捡着个龙蛋,不用可惜,想用又不知道要怎么孵化,就带着它去找了莲。那时他也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只是听莲说了什么,就把他带去了一出热泉。
  他在热泉中被浸泡了三年,一开始青玄还常常来看,后来就来得少了。倒是莲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过来看看它孵化得怎么样了。
  待到他马上要孵化的前几天,莲就早早守在了旁边。他一破壳就能化为人形,却和泽山的小伙伴们长得全部不一样,更像他的龙爹龙娘。
  后来青玄也回来了,莲便让他跟青玄拜了师,成了他第一个弟子。不过虽然是青玄的弟子,他却是跟随莲长大的。那是青玄沉醉于修炼之中,常常数日不见踪影,他就被同一群莲花化成的小丫头片子一起养。
  那时莲的化形姿态看上去是个少女的模样,所以后面的小莲花就全部跟着学,都照着莲的样子进行化身,可惜技术水平不行,经常有人化形出个古怪的样子,又把灵力消耗尽了,就在哪里委屈地嘤嘤哭泣,莲就把她们抱进怀里去安慰。
  那时他觉得好羡慕。
  其实莲的性子是很天真的,有时候却又出奇地犀利。她很喜欢人类的书籍,可是看的时候也有自己的想法,并不盲目听从。
  青玄就说她学的路子野。
  她就笑笑,对他撒娇。
  因为小白龙长得和小莲花们都不一样,所以有一段时间小莲花们非常热衷欺负和孤立小白龙,总能找到理由欺负他。
  但是小白龙可是一百多年的龙蛋啊,内心还是有点城府的,并不跟她们计较。而且一旦被欺负得过头了,小白龙就借机跟莲撒娇,卖委屈。莲很天真,小莲花们也是,每次都没看出来小白龙的真实目的。后来为了不给小白龙机会亲近莲,小莲花们也不乐意欺负小白龙了。
  加上莲教育有方,一直在一起玩耍的小妖们很快就建立了不太牢固的同伴情谊,慢慢也不特意孤立小白龙了。
  但是小莲花们还是很讨厌青玄神君,因为有人在私底下偷听到过青玄神君劝莲不要再点化玄水上的灵植了,说是每次损耗掉的修为太多,不值得。
  莲却说:“……可那是我的族人啊。你们人族生来就有很多同族,我们植妖却没有。若是不去点化,我就只是孤零零一朵莲花,那也太寂寞了。”
  青玄说道:“你怎么会是孤零零一个人呢?我不是在这里了。何况,人族数目虽多,彼此知心得却少,如此还不如孤零零的呢。”
  但是莲到底没有听他的话。不过这些对话却不知道被哪朵小莲花偷听到了,传了出来,导致大部分小莲花都对青玄很有意见,连带对身为青玄徒弟,又化为男身的小白龙也很有意见。
  可惜她们的意见并没有什么用处就是了。
  莲喜欢青玄,那种喜欢又跟对待小莲花们的时候不一样。小莲花们对于莲来说并不能算是完全的“人”,她们所有的意识都由莲来传到,没有了莲的存在甚至都不会自己思考,完全都只是莲的附属品而已。相比之下,对于莲来说,青玄才是她真正可以交流的对象。
  他是她的最初,也是她的全部。
  她贪婪地从青玄的身上汲取着知识,情感和其它,并将它们展现出了一种更美的形态。她恋慕着青玄,那种感情远比青玄自己所能够表达出来的更加强烈和生动——如果说青玄还只是用平淡又无趣的语言来勉强表达着这所谓的“情感”,莲却是用自己的全身心在感受和表现它。
  莲天性之中就不畏惧任何牺牲,而且愿意用这种方式来充实她的爱与情感。
  小莲花们太傻了,显然不会明白这么深刻的东西,但是天生情商极高的小白龙却很早就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切。
  莲渴求着爱人和被爱,大约是因为她漫长而孤独的过去里从来没有这些东西的存在,所以在发现“爱”的存在之后,她就被迷得神魂颠倒。
  她把这种自己最渴望的感情,全部给了青玄。第一个让她懂得世界上原来还有“情感”这种东西的青玄。
  她甚至不懂得为自己保留一部分感情,使自己处于一个安全的位置。
  而青玄也并不教导她这些。青玄自己为自己留下充足的余地,却十分享受莲对他的付出。但是他却不明白,莲如果从他那里得不到渴求的一切,也会去其他人那里寻求能接触她干渴的甘霖。而青玄教会她的寻求爱的方式,就是让别人吸食她的血肉,仿佛那样子就能让她获取她最想要的东西……让她……为人所爱。
  这大概就是莲点化小莲花们,精心教养小白龙,甚至在人间处处行善助人的缘由。
  这些行为无疑是让青玄感到不满的,但是只要莲最爱的人还是自己,青玄也勉强可以忍受莲的这些天真和傻气。
  所有人都在吸食莲的血肉——泽山一族,他自己,还有凡尘那些一再让莲耗损自身修为出手相助的凡人们,但是吸食得最多的……无疑是青玄。
  若非如此,他最后也不会成为人族心中的青玄神君。
  莲教授了青玄法术,耗损修为帮助青玄练功,加上她自己常常主动耗损修为做些损己利人的事情,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之中,她的修为就再也没有寸进。
  可是莲并不在乎这些。
  在天生仙种玄水白莲的脑袋里,可能其实也并没有修为很重要的概念,尤其莲又一直这么强大,从来没有真正体会过力不从心的痛苦,自然也不在乎自己的修为是不是强过他人。
  她更喜欢把时间和精力花费在点化和教养仙植,下山帮助有困难的修士或者凡人,以及阅读和学习人间书籍上面。
  相比莲的散漫,青玄对修行非常上心,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对于变强有着天生的渴望,可能是少年时受过太多挫折和磨难,青玄对于力量有着异常的执念。
  在人间的时候的具体体现是权势,在修行界就变成了修为。
  在刚开始的时候,莲的修为远远强于青玄,可以帮助青玄以惊人的速度修行功法,这个时候两人的关系是极为亲密的。
  青玄也乐意每日跟莲腻在一起。
  但是随着时间过去,此消彼长,青玄的修为渐渐赶上了莲。这时,莲就渐渐地开始帮不上什么忙了,青玄也慢慢就不找她一起练功了。
  莲一开始还没意识到这代表了什么,青玄与她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只理解了字面上的意思,并且爽快地答应了。
  因为青玄说,他要变得更强,是为了能让他们更好,让他有更多的能力可以保护她。
  可是后来,她却慢慢地以自己的身心明白了,青玄所谓的“专心修行”的意思。
  那就是她坐在青玄修炼的洞府外一天,两天,三天……一年,两年,三年……青玄再也不出来看她,也不再让她进去。
  那天,莲又一次坐在青玄闭关的山洞前,脚踩在溪水里,突然泪流满面。
  这样的“更好”……她不要!
  不要不要她不想要!她想见青玄,她不在乎他有没有变得更强,她就是……想每天都见到他。
  她在那里哭得泪流满面,她那漫长的人生中,哪怕曾经度过了寂寞的几万年,也不曾感受过这样的痛苦。人一旦拥有过,就很难忍受再一次失去,对她来说,那简直是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地痛苦。
  她哭得声嘶力竭,喉咙沙哑,可是青玄也听不见。
  然后有个少年的声音想起来,带着些许惊愕和无措:“莲,你怎么了?”


第258章 
  莲满脸泪水; 小白龙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模样。
  不过虽然哭得狼狈,莲还是记得要纠正小白龙,说道:“要叫师娘。我是你师父的妻子,按照人类的规矩,你要叫我师娘。”
  “我们又不是人类。”小白龙耸耸肩; 如是说道; 但是还是按莲的意思,叫了声,“师娘。”
  他问道:“师娘你为什么哭了?”
  莲擦了擦眼泪; 说道:“我想见青玄。”
  小白龙问道:“那就去见啊。师父也许久没出来了吧?要我帮你开门吗?”
  青玄修行的静室只能从内部开启和关闭,从外面是打不开的; 小白龙说的开门; 其实就是暴力拆迁。
  莲看了他一会儿,却是说道:“算了。要是没事打扰他,他会不高兴的。上次他就很生气了。”
  小白龙听她这样说,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
  可是他总看到莲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默默地坐在静室外面; 大部分拿着一本书在那里读,有时候没人的时候就偷偷靠在洞府大门外一侧的石壁上,闭上眼睛,一脸要哭不哭的脸,仿佛要强行假装石壁并不存在; 而她此时其实是靠在青玄的身上。
  小白龙看了几次就觉得有些看不过去。他对莲的感情是很深的,从他刚来到泽山的时候其实就是莲照顾他的时候更多。她性情有些天真,却很温柔有耐性(一朵莲花孤孤单单看了上万年日升日落; 能没有点耐性吗?),总是试图学着人类女子的样子去照顾小白龙和小莲花们。
  她学得并不像,但是却做得比很多人类女子要更好,因为她总是努力地试图去理解每一个人,也会努力地用自己的方式去让小莲花们理解自己。
  仅仅是这一点就让人觉得很温柔。
  可是随着青玄闭关的时间越来越长,原来总是一副无忧无虑无怨无悔模样的莲眼中明显蒙上了一层灰霾。
  小白龙就知道了,她不喜欢这样。
  莲对谁都很宽容,任何人若是央求她,她都会竭尽全力而非力所能及地去帮助对方。即使因此而给自己造成了损失,她也从不在意,反而会因此感到很快活。
  她是这么天真,觉得只要能够帮助到别人,就能被人所喜爱。
  但是这世道何曾如此简单?
  可是若她心中没有怨恨与不甘,那么这世道再复杂,也永远复杂不到她的心里。对于莲来说,她只要知道这种程度的凡尘就可以了。
  万家烟火,至亲相爱。欢声笑语,流年换转。
  但是,即使是这么无所求的莲,爱着一个人的时候,也免不了尝到了悲伤和痛苦的滋味。小白龙有些责怪自家师父,你既然从她这里得到了这么多东西,就不该让她觉得痛苦。
  可是小白龙这些年多少也学了一些人间的道理,也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评断青玄的对错。他想了想,就想要想写点子哄莲开心,至少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让她不要每天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块石壁上。
  想到就做。
  之后小白龙就常常溜下山。他知道莲喜欢山下的东西,就常常找些有趣的玩意儿,或者听些新鲜的八卦,带回来哄莲开心。
  莲是个特别好哄的人,好哄得不管小白龙带什么东西回来,都能成功地转移她的注意力。
  小白龙便想,这样就好了。只要莲不难过就好了。
  那时他心里就隐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敏感地察觉到了,却将它们都压制了下去,从来不去多想。
  莲是个傻姑娘,总是傻傻地为别人的事情掏心掏肺。小白龙便想,这世上也该有人回报她,便只论当年的恩情,也该让他为对方做些事,为她的喜怒哀乐而掏心掏肺一回。
  这才是世间应有之理。
  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小白龙之后就每每总是关心着莲的方方面面。小莲花们一开始懵懵懂懂,后来也明白了小白龙这样做的缘由,也开始反过来关心莲。
  莲一开始很是不适应,但是多次之后,却也慢慢习惯了起来。
  直到那一天,静室的门开了。
  青玄出来的时候,显然没有预料到门外的热闹景象,顿时为之一愣。然后莲却不曾想太多,只是站起来扑进了他的怀里,声音带些濡音地说道:“你总算出来了。”
  她的手指紧紧地抓住了青玄的衣襟。
  小白龙忍不住就盯住了那纤细十指和被抓皱的布料,心中怅然若失。
  青玄看到莲这副模样,心底也是一软,开口却又是解释了一番,大致是说他用心修行的重要性,有强大修为的用处。
  可这些并不是莲想听的,她紧紧抿着嘴唇,却对青玄说出口的话听而不闻,只当没听见这些讨厌的解释。
  青玄说完了这些,沉默了许久,却是开口说道:“……其实,我也想早点出来见你。”
  莲愣了一愣,这才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白龙见她笑了,沉默了一会儿也笑了起来,却是上前去问道:“师父这段时间就多陪一陪师娘吧……师娘一直在外面守着你呢。”
  青玄听了,停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却并未说出口,而是笑起来简单地应了一声好。
  相聚总是短暂而愉快的,可分离总是漫长而痛苦的。然而对于莲来说,最讨厌的或许是他们并不曾分离,却又要胜过分离。
  青玄后来闭关的时间越来越长,修为越来越高。莲虽然极力忍耐,却终还是有忍不下去的时候,两人之间第一次爆发了争吵。
  争吵之后就是不欢而散,然后青玄就再次开始闭关。可是他这一回闭关,莲却没有再守在洞府之外。
  她缩回到了玄水。
  她很寂寞。
  她就如同一棵普通的莲花一样,静静地浮在玄水中央,吸取日月精华,却一句话也不说。小白龙看了,默默地叹息了一声,却在玄水湖畔一出巨石上坐了下来,也陪她修炼了起来。
  她依旧会每年去点化草木生灵,会读许多人间的书然后教小莲花们各种本事;小白龙则默默地跟在她身后,帮她看管小萝卜头们,给她讲些奇闻异事逗她笑。
  青玄这次闭关历经了六百年。
  六百年间,莲再也没有去门口痴痴等待,也没有靠着石壁一个人撒娇。
  但是有些时候她会默默地望向洞府的方向,小白龙知道她在思念青玄,可是他也只能说些笑话,逗她开心。
  但莲的心思已经渐渐深了,她终究已经不再像当年一样容易讨好。
  六百年后,青玄出了关,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来见莲。莲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没有主动去见对方。青玄让小莲花传了话,说是希望培养一批人修,并在蓬莱划个地方给他们住,莲也应允了。
  她却并不知道,青玄要养的这一批人修,从一开始就是要拿来对付她的。
  青玄已经感觉到,莲对他的感情已经产生了变化,她在怨恨……而这是青玄所不能容忍的。他修为再高,毕竟是缺乏了人手,而莲点化的那群小仙植,完完全全都是向着她的。甚至连他带回来的小白龙也明显已经倒戈。
  他要掌控住蓬莱,唯有这样,才能真正一直掌控住莲。
  时光距离与莲的初见已经有将近两千年,但是他却仍旧紧紧记住了当年的每一幕景象。那蓬莱山泽之中,除了他任何人也没有见过的美丽莲花,以及莲花化成的美丽少女。
  他本想带她回家,却又知道在这凡尘世间,他绝对护不住那绝世瑰丽之美。所以他辛苦经营,足足二十余年,却仍旧不能保证自己能保有她。
  所以埋葬母亲之后,他就离开了尘世,要与她在这无人之境相守到永远。可是这世上又哪来真正的永远?
  沧海会化作桑田,星辰会坠落天空,而就连他捧在手心里的那朵白色莲花,也会在沾染上凡尘烟火色之后……变了一颗心。
  那是青玄绝对不能容忍的。
  可是即使如此那又怎么样?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连母亲重病都束手无策的文弱书生了。唯有力量,可以战胜世间一切不甘心和不情愿,让人能够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当莲在玄水那一头与他遥遥相望的时候,青玄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莲心中对他的感情已经有了改变,可是人心本来就多变,唯有力量,能让他紧紧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当青玄转身离开的时候,小白龙不知道莲心中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可是她的脸色苍白,竟然白得如同那玄水之中最透彻的那一抹白。
  月光下的玄水白莲美得如同一场动人的梦境,而玄水之畔莲脸上的那抹苍白,却如同一片碎裂在月光中的魂魄。
  小白龙想:这一次,她没有哭。
  没有哭,是因为已经变得坚强,还是只是习惯了悲伤?
  他心里一片针扎似的疼。
  莲(Q_Q):快来哄哄我。你哄我我就不生气了。
  青玄:我知道你已经变了心,甚至恨着我。但我总有一天会让你重新走回到我身边。
  MDZZ。我写的大概是智障男配故事选集。一个比一个智障。


第259章 
  莲站在那里好半晌都一动不动。
  小白龙站在后面半天; 才憋出来一句话:“你不要难过,师父大概是傻。”
  莲本来是真难过,结果听小白龙这么一说,一怔之后,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张了张嘴; 喃喃自语道:“傻吗……”
  她摇了摇头; 说道:“不,他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了。”
  小白龙不以为然。他觉得他师父很多时候做的事情都傻透了,莲这话纯粹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可是他能说什么?
  无论傻不傻; 那都是莲埋在心底最深处的人。
  他只能想,如果我是师父的话; 绝对不会让莲这样伤心。我会哄得她每天开开心心的; 让她永远都不掉眼泪……也不用忍着不掉眼泪。
  可是这终归只是想想而已。说到底,莲心里只有一个师父。
  他只是个想讨她开心的小跟班罢了。
  可是即使如此,小白龙也并不觉得难过。也许偶尔会有一点伤感,可是大部分时候; 他都并不会觉得委屈,因为这么多年过去能一直陪在莲的身边,本身就是最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了。
  小白龙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师父会忍心让莲那么多年时间一直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那座洞府门外。那本身就是一件极为残忍的事情,尤其是在明知莲这样爱他的情况下仍旧选择了这样的做法; 简直是残忍至极。
  而他此时跟在莲的身后,仅仅只是看着莲给一群小妖植们发月光瓶儿,就已经觉得十分高兴。
  莲往前走了几步; 却突然退了回来,在一个萝卜丁儿面前站定,蹲下去看了一会儿,问道:“你是今年新化形的?哪家的?”
  小萝卜丁儿愣了一愣,却是左右张望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回答。
  旁边的小莲花儿就催促道:“姐姐问你呢!”
  小萝卜丁儿有点迷茫,半晌才说道:“我不知道我是哪家的……”
  莲顿了一下,说道:“就是问你原型是什么。这个知道吗?”
  小萝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