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忧看蟆
  只一双眼睛,在行走时亦是闭合的,也不知道是眼盲,还是另有说法。反正他的行动自如,即使在目不视物的状况下,也完全没有遇见什么障碍,也不曾被门槛所绊倒。
  他右后侧随之进来的是一个脸上带着微微笑容的俊美男子。此人高髻乌发,上仙一般容貌中却有一团墨色雷纹布于额间,如同被火焚烧过一般。
  他也穿着一套长袍,样式却又与大部分弟子不同,似绸非绸的袖袍随着走动无风自飘扬,轻柔飘逸到难以想象,一看就是高阶的法器。
  叶柏涵对于修仙界全然不熟,就连目前天下最出名的十二仙山也就能背得出三五个。可是即使如此,对于这个额头上有雷击纹的男子,他竟然出乎意料地有着即视感。
  醉梦游仙。叶柏涵想……这个人是不是醉梦游仙?
  民间传说着许多关于醉梦游仙的传说,其中就有对方头上有着雷击纹的传说。据说这位仙人作风亦正亦邪,温雅面目下自有雷霆手段,甚至能通天界,决生死。
  这人跟民间的传闻实在很像。
  而两人身后跟随着,是一个外貌看上去大约二十余岁的美艳女子。她长相秀丽,甚至有几分冶艳,但是气质却非常矜持文雅,风姿仪态上,都显出几分高傲。
  应真道人一一为叶柏涵介绍:“这位是危长老。”抱着叶柏涵面向了一下白发男子。危长老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这位是你小师叔,姓林。”抱着叶柏涵对着那疑似“醉梦游仙”的俊美男子停顿了数息,林墨乘眼神幽深,审视般看了叶柏涵半晌,才对着他笑了笑,神色温柔。
  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含义未明。
  因为他笑得温柔,却对叶柏涵说道:“我叫林墨乘,辈分上算你小师叔,但你不必记得。”
  叶柏涵顿时愣住。
  林墨乘却露出了一个极为放荡不羁的笑容,就那样从应真道人身边走了过去。
  应真道人显然也已经习惯了自家小师弟的行为异于常人,什么也没有说,就把最后一个女子介绍给了叶柏涵。
  “这位是你三师姐,秦思归。”
  秦思归看着叶柏涵,语气中带了几分飘忽,问道:“是位小师弟吧?”
  应真道人纠正道:“小师妹!”
  秦思归看着自家师父,没说话,用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叶柏涵顿时乐了。他被绑架到伽罗山之后,这还是他遇见第一个不跟着应真道人睁眼说瞎话的人。他觉得自己对这位“三师姐”的好感度瞬间上升了一大截。
  秦思归说道:“小师弟既然回来了,我就安心了。不知道师父打算让小师弟住在那里?他现今这样小,应当不能住原来的洞府吧?我这些年来也准备了一些小师弟能用得着的东西,回头安排好了住所,我也好给他送过去。”
  她说得煞有其事,让叶柏涵有些疑惑。难道这位应真道人并不是发神经,他真的有个儿子流落在外?不过转眼之间他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无论怎么看,非要指着他说这就是个萝莉,这种事也不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
  果然还是神经病吧?
  应真道人听秦思归这样说,想了想,才说道:“先与我一同住吧。至少住到筑基,有照顾自己的能力了,才好给他另选洞府。”
  叶柏涵黑线。筑基和有自理能力之间到底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还有这位真不会晚上一觉醒来突然意识到他其实不是对方的“女儿”,然后突然黑化把他掐死吗?
  感觉未来简直是一片黑暗。
  然而显然一切注定不会以叶柏涵的意志为转移。
  那白发的危长老一直紧皱眉头,没有说话,这时却突然走上来,对应真道人伸出手,说道:“把孩子给我。”
  叶柏涵一脸懵逼,应真道人却几无犹豫地直接把他递了出去,交到了危长老的手中。危长老虽然接了过去,却只用双手提什么脏东西一样地提着男孩,紧皱眉头,十分不情愿地不知道是“观察”还是“感受”了片刻,然后眉头皱得更紧了。
  叶柏涵离得近,所以能听清他那如同带着厌恶般冷冽的声音,说道:“一股灾厄的腐臭味。”
  然后他就只觉得周围的环境猛然变化,已经身处一潭池水之中。池水冰寒刺骨,叶柏涵全无准备,瞬间那水便从其口鼻渗入。他甚至还来不及体验窒息的痛苦,就先感受到了呛水的酸麻刺痛。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突兀,叶柏涵的脑子里只来得及飘过一个模糊的念头——难道他就要这样被淹死在了这么一个陌生人的手里了吗?死神来拜访他时……一定要每次都这么……随心所欲吗?
  叶柏涵觉得……好不甘心。
  然而下一个瞬间他就被人从水里重新提溜了出去。叶柏涵开始拼命地呛咳,应真道人等一行人突然出现在危长老的身后,然后秦思归就很是不满地叫了一声:“危长老!”
  应真道人说道:“你太鲁莽了!”
  秦思归靠过来就伸手抱起了叶柏涵,然后手一挥就凭空变出了一袭温暖的裘袍,把叶柏涵包裹了起来。
  却听危长老说道:“他浑身上下都是灾厄的气息,我可忍受不了,不洗干净了,难道还让他就这么在门派里晃荡吗?”
  叶柏涵不知道什么灾厄的气息,但是他觉得自己遇上这么一群人就是天灾人祸。天知道他好好地在镜都当他的小皇子,千人宠万人敬的,哪里跟灾厄扯得上关系?
  结果一到这满门都有点神经质的伽罗山,就差点被人按池子里淹死,到底谁才是灾祸啊?
  却听那位林师叔笑着说道:“师兄何必生气?长老也是好意。小师侄的运势是有点差,用星池水洗洗也是有好处的。”
  叶柏涵这才注意到,他之前掉进去的那个池子似乎很不一般,里面的池水隐隐带着灵光,特别清澈明亮。
  所以这位白发长老真的不是打算淹死自己?
  这一番折腾之后,叶柏涵再次被应真道人抱进了怀里,但是他却比之前都要更安静了几分,死活没有再开口说话。
  众人都以为他是被吓着了,只有叶柏涵明白,他实在是怕了这群人,生怕就从哪里再蹦出来个艾长老什么的,抓住他就在他身上烧个火去晦气什么的——到时候他还有没有命可以回去见父皇母妃那是真难说。
  不过叶柏涵虽然不说话,但是应真道人却还一直跟他说着自己和真道宗的事情:“……你还有一位二师兄,姓色,现今去了凤月湖帮人杀祸害生灵的妖蛟,要过几日才回来。他性子不像定霜那样冷,说不定与你更好相处一些。”
  “等他回来了,我就让他来见你。”
  叶柏涵心想:分明是要让我当小师弟,却要让当师兄的来见我,这做法也实在是太没规矩。但是虽然这样想,却知晓了这是因为应真道人一片爱子之心,把他失去一回的孩子看得太重,所以门下弟子,虽然年长,却全部要让着其爱子。
  虽然叶柏涵一直腹诽应真道人是个神经病,但是由其言行观其心思,也觉得应真道人确实十分疼爱他那不知道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的孩子。他心中微微叹息,一时倒是少了几分敌意——至少暂时看来,应真道人对他确实是没有丝毫恶意,在对方发现找错人之前,叶柏涵应该都一直是安全的。
  但是很快地,他发现他此时应当忧心的问题可能不止是个人安危。
  先前叶柏涵被抱进了一座十分仙气的阁楼,然后就坐在了一张玉床的床沿。应真道人自己去了里间,叶柏涵心存警戒,就暂且没有动,这时候正好看到应真道人手中托着一件女子的衣裙走了出来。
  叶柏涵心觉不妙,拔腿就开始往门口跑去。


第4章 
  可惜他还没跑出几步,逃亡就已经宣告失败。
  应真道人甚至不曾追上来抓他,只是托着裙装的手腕轻轻一抬,那薄黄的裙子就无风飞起,如同一只有生命的鹰鹫,凌空就对着叶柏涵扑了下来。
  那裙子像是有生命似的,罩住他就开始乱动。明明只是件衣服而已,力气却大到不可思议,叶柏涵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稍微撑开一点它马上又会自己黏上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更可怕的是随着他挣扎得厉害,他隐隐感觉到这件衣服不知道怎么好像在开始吃他原本身上的衣服——不知不觉,他的手臂已经有好几处可以感受到衣服内层柔软的质感——这件衣服肯定不是用任何凡世的材料作成,那质感柔软又结实到不可思议,叶柏涵用尽全身力气去挣扎,也不能破坏它分毫。
  他忍不住大叫道:“放开我!”
  应真道人却站在旁边,也不动手,只是看似亲切地安慰道:“不要动,这青寰飞仙裙是上等的法器,平日要是遇到危险可以护你周全。”
  然而叶柏涵只觉得会动的裙子好可怕,也完全无法理解作为一个男孩他为什么非要穿上一条“飞仙裙”?
  他挣扎得更厉害了。
  可惜即使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他最后还是灰头土脸地被强制穿上了裙子,然后这条裙子还不肯善罢甘休,也不知道是自带了配件还是怎么,叶柏涵跌跌撞撞没有站稳,刚一头扎进了应真道人的怀里,就发现头上一松,发带已经散了,三下两下被扎成了小女孩的发髻。
  “……”
  他炸毛了。
  应真道人却开心了,说道:“这法器你现今还不能控制,但是我已经用你的气息简单炼制过了,等你以后修炼有成,就可以自由控制它进行变化。现今虽然不能自由控制,但是一般的防护,清洁,形态变化的能力,还是可以发挥的。”
  叶柏涵却完全不回答他,撇着嘴懊恼地瞪着应真道人。
  应真道人摸了摸他的头,笑容温柔。见他不高兴,手指轻轻在他身前虚点了一下,叶柏涵就觉得身上一凉——他低头去看,就见身上穿着已经是一件微蓝的轻纱襦裙。
  虽然还是女装,但是这变化实在是令人好奇,叶柏涵不由自主地就被吸引走了注意力。
  他心里想着:“再变。”
  就见裙子真的再次变了样式和颜色。
  他心里想着变回男孩子的装扮……裙子纹风不动,完全不理他。
  他想了想,又想让裙子变成一件黑色的风衣式裙装,类似于欧洲风格的那种教会式袍服,男女都能穿的那种,裙子延迟了好一会儿,还是给他变了出来,只是多了几处蝴蝶结。
  叶柏涵低下头看了看胳膊和腿,勉强算是接受了这种造型。应真道人看着样式觉得稀奇,但最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带着他开始参观屋子,给他介绍接下来的居所。
  应真道人目前居住的地方叫做碧砚崖,坐落在问道峰主峰,是掌门一脉才能居住的地方。碧砚崖顾名思义,就是一处形态如天然石砚的山崖。
  天地鬼斧神工,这说法实在不算夸张。叶柏涵每次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都忍不住想要惊叹大自然的奇妙。
  应真道人的小楼,就坐落在这么一座碧色的山崖上。小楼翠色环绕,山崖中央有一处不大不小的空地,上面有棋盘状沟壑,却又并不似真的棋盘,呈现一种阶梯状的菱形,上面标注九宫八卦。
  而靠近山崖的一侧,则有一块圆形的平台,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用。
  应真道人让叶柏涵居住之处,却是阁楼的东厢。碧砚崖的阁楼不大,似乎只是应真道人与几位僮仆在居住,但却五脏俱全。应真道人带着叶柏涵一一看过,还给他看了些许只有仙家才会用到的繁复道具,比如丹炉。
  应真道人对叶柏涵说道:“我真道宗以武道见长,凡是修炼的‘炼物’一道都偏于薄弱。炼器,炼符,炼丹……都不是十分擅长。不过其中也有例外的分支,比如说,炼器一门之中,像是以攻击见长的刀剑类法宝我们比较精通,防护类就稍逊一筹。丹道之中,增进修为的丹方虽然也有,但丹堂鲜少炼制。反而是疗伤类的丹药,我宗年年都有改进,每个弟子每月都有大量配额,药园也以种植这类丹药所需的药材为主。疗伤丹我派若称第二,恐怕天下无人敢称第一。”
  真是好生霸气的宣言。叶柏涵想:这高水准,是不是就是踏在弟子们断了的胳膊腿儿上练出来的?
  闲话不提,应真道人介绍完了未来的居所,也不管叶柏涵听懂多少,就抱着他去了丹堂。丹堂的人看到应真道人抱着孩子到来,似乎立刻明了,说道:“这位……就是‘他’吧?”
  应真道人说道:“就是他了。如今姓叶,名柏涵,尘世身份是明皇的小皇子。你去取了照骨镜和望气镜来,帮我给他测测根骨。”
  那道人点了点,就去取了一黑一银两面镜子。应真道人把叶柏涵放了下来,接过了镜子,然后先取过那黑色木质外框的,拉过叶柏涵给他开照。
  叶柏涵好奇地探过头往镜子里面望了望,结果就见到镜子里一个偌大的骷髅头,正好奇地对着他回望。
  ……擦!
  还是个七彩骷髅头。
  叶柏涵对着镜子缩了缩头,小骷髅也缩了缩头。他第一眼有点惊悚,随后就感觉到了有趣,开始对着镜子摇头晃脑。
  镜子里的小骷髅也开始摇头晃脑。
  应真道人的神态却是越来越凝重。
  丹堂之中的几位道长也聚集了过来,看了几眼之后,有个小道士没眼色,叫了出来:“怎么是这么劣的杂灵根!?”
  然后马上就被他师父给一脚踹了出去。
  ……真的是一脚踹了出去。只见那道长眉头一挑轻巧地一抬脚,那小道士就直接飞了出去,撞在丹堂的墙壁上发出了好大一声仆街声。
  但是这少年却似乎没有受到什么打击,立刻就坚强地爬了起来,小跑了回来,怒道:“师父你干嘛踹我!?”
  叶柏涵顿时对于这门派里面弟子们的小强程度有了深刻的了解。
  那小道士的师父面目扭曲,对着自家徒弟说道:“掌门面前,你要是学不会怎么说话,就给我闭嘴!”
  小道士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虽然还不是很清楚到底说错了什么,但还是不甘不愿却听话地闭上了嘴。
  叶柏涵顿时意识到,自己的灵根大概确实很差。
  老实说灵根差对于叶柏涵其实没有什么影响,反正本来他也没有想要修仙。长生不老固然有诱惑力,但是十丈软红却也不见得就输到哪里去。叶柏涵连凡尘都还没有活出味道,对于修道成仙实在是没有太大欲望。
  但是谁也不会高兴听说自己在什么事情上特别没天赋,叶柏涵也不例外。他听到小道士这样说,顿时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丧气。
  既然他没有修仙的天赋,或许应真道人就会送他回宫了吧?叶柏涵乐观地这样想道。
  却听应真道人冷着脸,对着另一位道人说道:“望气镜!”
  道人便取了银色支架的镜子,拿来照向了叶柏涵。却见那镜子找到叶柏涵的一瞬间,微微闪了一下白光,然后马上就黯淡了下去,不再有任何反应。
  应真道人神色严肃,不信邪地伸手拿过镜子,对着叶柏涵再次一照。这次的光芒稍微亮上少许,但仍旧还是一闪而没。
  叶柏涵自己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周围的众人却多已经有了判断。叶柏涵的灵根不但繁杂,还非常之弱。如果是普通的凡人,那根本不用考虑修仙的事情,老老实实活到归天,然后重新投胎一次还更有机会。
  应真道人拿着望气镜,一脸惊愕,说道:“怎么可能!?他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情况!若是自然转生,他修道有成,身上又带着大功德,灵根只有胜于从前,没有弱于从前的。”
  叶柏涵不知道应真道人口中的“她”是什么人,只能猜测大约是应真道人从前的子女。他想了想,虽然觉得实话说出来可能点炸对方,但还是忍不住举手弱弱地问道:“我之前就想说了,仙长你是不是弄错人了?要不您先把我送回宫里,然后重新找一找您女儿?”
  他停顿了一下,尽量给了应真道人一个比较乐观的设想:“说不定就找到个灵根出众的呢?”
  结果没想到眼前的一群人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半晌之后,应真道人转过头,像是没听到叶柏涵方才说了什么一样地开口说道:“既然如此,也只有利用外物替他重塑灵根了。如果要重塑灵根,费长老,你觉得用什么灵草丹药最好?”
  费长老说道:“比起灵草,重塑灵根的话,昆仑山的‘月露灵髓’更好,但是也不知道有没有保存的。如果没有,丹谷的九破还灵丹也用得,逆转灵根的效果极好。”


第5章 
  做好决定了之后,应真道人转头就招来了自己目前在门派的三位弟子,伸手就把叶柏涵塞进了大弟子的怀里。
  韩定霜顿时浑身僵硬。
  应真道人说道:“你们小师妹的根骨不好,我要去昆仑和丹谷分别走一趟,寻一些天材地宝或者丹药来为他重塑灵根。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们几人要好好照顾他。如果他少了一根汗毛,我都只管寻你们问话。”
  韩定霜哪里会照顾孩子,顿时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秦思归虽然对着叶柏涵心里亲切,但是对于照顾这么小的孩子也没有丝毫的自信,听应真道人这样说,也是好一会儿没敢应话。
  反而是小魔女无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笑着凑了上来,伸手就去捏了一下叶柏涵的脸,一边说道:“师父放心,徒儿一定会照顾好小师妹的!”
  然后就望了韩定霜一眼,眼带笑意,若有所思地说道:“大师兄是不是抱不惯小师妹?如果抱不惯就让我来抱吧。我以前可也是抱过弟弟妹妹的……”
  她这样说着,就向叶柏涵伸出了双手。
  韩定霜却猛然把怀里的叶柏涵往另外一侧一倾,避开了无恨的手之后,还开始向着她连绵不断地释放寒气。无恨被冻到,吐了吐舌头,到底没敢造次,最后还是退到了一边。
  但是哪怕拒绝了把叶柏涵交到小魔女手里,韩定霜其实也不知道要怎么照顾一个五六岁的小孩。他僵立在那里,和叶柏涵四目相对半晌,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应真道人看他那样子,知道他恐怕不会照顾小孩,一时也是头疼得很。他想了想,转头望向了秦思归,秦思归顿时一惊,但是惊过之后,咬了咬牙,还是站了出来,开口说道:“要不,还是我来试着照顾小师——”
  结果却见应真道人猛然打断了秦思归后面的话,对韩定霜说道:“小师妹交给定霜照顾。你如果不知道怎么照顾孩子,可以下山去找个妇人来帮忙。”又对秦思归说道,“思归你可以帮忙看着点,但是不要越俎代庖。”
  最后他警告了一句无恨:“没事儿离你小师妹远点。”
  无恨听了,撅起嘴,委委屈屈地应了。
  叶柏涵默默地观察着众人的反应,总觉得这群师徒和师兄妹之间的气氛颇为诡异。
  但是他现在还有点怂——那白发危长老把他往水里的那一淹让叶柏涵颇有些心有余悸,他还完全不知道这群人里面隐藏着多少蛇精病,一时之间完全不敢随便发表意见,生怕不注意就激发了谁脑子里错了弦的那根筋,把自己陷入险地。
  却不料仅仅只是那么一闭嘴,很多事情就再来不及说。
  应真道人当日日落前就来不及地走了。临走之前,叶柏涵听到他的声音响彻了整座伽罗山的每一个角落,说道:“众弟子听令。我今日收一弟子名为叶柏涵,乃尔等小师叔归位。他如今还未正式修行,尔等不得与之争斗,伤其分毫!违者门规处置!”
  叶柏涵目瞪口呆,瞬间意识到自己在伽罗山要出名了。他心中纠结,却还要勉强装可爱,询问韩定霜:“为什么要特别让大家别跟我打架呢?我不会打架的,难道有人会打我吗?”
  韩定霜低头望着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就闭上了,继续开始放寒气。
  还是秦思归开口说道:“呃,别怕。不会有人找你打架的,师父只是未雨绸缪而已。”
  其实照理说这些话真正的孩童是听不懂的,但是叶柏涵到底不是真正的小儿,伽罗山上这群修士似乎也无人对此表示过惊讶。
  叶柏涵心想:他们知道我有前世记忆吗?
  但他不敢直接问,万一对方并不知道他却坦然自爆了,说不定对方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叶柏涵在知晓可能有的结果之前,并不想冒这个险。
  应真道人离开之后,韩定霜果然下山去找了名妇人来照顾叶柏涵。事实上山上未必没有有道行的杂役,然而到底没有几个有生育经验的女人。韩定霜找来的这个妇人,丈夫原本是个猎人,早年打猎遇上妖兽,最后只寻回几片碎布和一截骨架。好不容易把病弱的女儿拉扯大,但是最后还是没熬过去年的冬天。
  纵然活得孤苦伶仃,但偏偏就是这样的女人生命力尤其强悍。韩定霜把女人带上山之后,女人很快就开始把叶柏涵照顾得妥妥当当。
  因为应真道人下了山,韩定霜就临时把叶柏涵抱到了自己住的洗心崖来照顾。洗心崖和碧砚崖都在伽罗山中央的问道峰上,但若是凡人步行,哪怕不受阵法困扰,怕也是要走上大半个时辰才能走到。
  因为这样的原因,被叶柏涵称为李婶的女人并不能在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