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师门有毒-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ㄍ福材芸吹健嗝篮玫亩鳌!
  金日相信他。因为他是楚含江……因为他们是朋友。
  那段时间,楚含江走到哪里,金日就跟到哪里。楚含江的师兄师姐们师叔师叔祖们都嘲笑他养了只年份太大的乌鸦宝宝。金日甚至还会顶嘴表示自己的年份很正常(……),被楚含江无言地抓回来。
  而这一切,却只持续到了伽罗山内乱。
  那一场内乱的原因十分复杂,金日只知道是理念之争,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理念之争。人类修士的思想一向如此复杂,让人无法理解。
  只是那一场内乱之中,金日亲眼见到了人修世界之中最丑陋最残酷的一面。
  曾经谈笑风生的同门拔剑反目相向,曾经挚爱的道侣把刀剑插入了彼此的胸口,曾经亲密无间的师兄弟恩断义绝……楚含江那个素来对他有点冷淡的师父第一次对他托付重任,明明是难以完成的任务,楚含江却义无反顾地应下。
  那是金日第一次知道,那个少年原来有着如此惊人的天赋。他长剑所向,面前总有千军万马……也难以逾越分毫。
  楚含江带着众弟子死守问道峰主殿,他身上的法袍染了不知道多少血,虽然是法器,却也被浸染得色泽大变。还没有恢复修为的金日就化作金乌,专门飞出去给楚含江打听消息。
  路上看到很多修士的尸体,其中有些是敌人,有些是同伴,金日非常眼馋。但是他牢牢记住了楚含江的话,没有吃掉他们,哪怕吃掉有修为的血肉能让金日很快地恢复实力。
  他那时隐隐就有些明白了楚含江的话。
  虽然是敌人,但是因为他们对我笑过,所以不能吃掉。
  ……不能吃。
  带着这样的想法,金日找到了一位熟悉的伽罗山师叔。它按照楚含江的交代,降落下去向对方打听消息,却突然陷入了埋伏,最后的印象是有人把一个咒语打入他的身体里。
  当他再清醒的时候,他的手上正握着匕首,而楚含江如同无法站立一般倒在了他的身上,匕首深深地插入了楚含江的胸口,带着法咒的凶光。
  ——你救了我,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呢?
  金日只知道,那绝不是他想要报答楚含江的方式。


第56章 
  金日甚至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模糊地记得一些,就是他把楚含江吃掉了。并不是为了恢复修为,大约只是因为……他不想抛下他。
  这对于人类修士来说,大概是个不可原谅的行为吧?金日自己也知道,可是谁还管那么多呢?他是妖啊……妖啊……终究不是人。又为什么要去遵守人的规矩呢?
  这个世界太过复杂,金日在真正接受之前,就产生了严重的抗拒。
  金乌妖杀死楚含江之后,猛然才从一个漫长的梦境之中苏醒过来。他发出悲鸣,扔掉了匕首,左顾右盼。有敌人趁机冲入殿中,与一众心神动摇的弟子搏斗。金日看着周围的人死去,却没有多大反应。
  在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吃掉了叶柏涵。
  他不但吃掉了叶柏涵,他还吃掉了他目光所能看见的所有尸体。
  修士的血肉之中含有十分充沛的灵力,金日很快恢复了大半修为。谁也没有想到,楚含江一直以来养着的金乌妖竟然有着这么强大的修为。金日振翅飞出了大殿,然后他把路上的尸体全部吃掉了。如果是敌人,就先杀死再吃掉。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
  当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所有跟楚含江作对的都杀掉!杀掉!
  他后来知道自己是做错了的,因为他做的所有事情,其实都是楚含江会反对他去做的事情。
  然而楚含江终究死了。
  就算他对楚含江的每一句话都言听计从,严格遵守,楚含江也不可能再活过来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在乎楚含江说过什么?
  在金日的帮助下,伽罗山众弟子歼灭了大部分的反叛者。但是金日却在之后直接飞离了伽罗山,只留下了楚含江身上的饰物,却把那个人给完全带走了。
  他没有回去原本的老巢,而是一直往北飞翔,直到飞到了北疆。那寒冷的天气让他不适应,却也终于能压抑下那如同在沸腾一般火热的血液温度。
  他决定从此之后老老实实做一只不懂人心的妖,就那样蹲在北疆,跟人修泾渭分明。哪只人修要是进入他的地盘,他就把对方干掉然后吃掉。
  再不跟人类修士做朋友,再不去了解人心是何物,也再不与人族往来。
  至少在一开始的时候,金日是这么想的。
  楚含江让他和人类修士交朋友,他就偏偏见一个杀一个。不去了解,不去知道,就不会有什么遗憾和愤怒。
  一百年过去,两百年过去……他在北疆定居,占下偌大的一块地盘,四方都有妖族来投。
  因为曾经的独来独往让金日吃过亏,这之后金日收了很多的小妖作为手下。但是不知道是时光变化,还是因为与人类接触多了,北疆的妖族也开始有了跟人类一样复杂的小心思。
  但却没有当初金日见到过,像是楚含江那样通达的念头和心。
  那时金日就想,学个一半的人心,只学了人性之中卑劣仇恨,愚蠢自私的部分,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学。
  然而在他内心深处,却又总是在一遍一遍地想……若有了人心,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
  那少年突然大喊,问道:“你还记得一个叫楚含江的人吗!?”
  金日顿了一下,然后望向对方。
  他对着少年一字一句地说道:“不记得了!”
  叶柏涵:“……”
  叶柏涵以为应真道人让他对对方说这样的话,一定是有所凭依的。但是金日的反应却和他想象之中的完全不同。
  双方对视半晌,叶柏涵叹了一口气,抽出了玉骨箜篌,对准了金日。
  师父教的什么烂招,一点用处都没有!最后还是要靠打的来解决问题嘛。
  叶柏涵知道自己对上金日无异于以卵击石,但是不管色希音平时如何蛇精病,他大体上对叶柏涵还是好的。叶柏涵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任由他被杀死!
  然而这个时候,色希音却猛然翻身而起,挡在了叶柏涵的面前,警戒地望向金日。
  金日却停住了动作。
  他开口一字一句问叶柏涵:“为什么问我……记不记得楚含江?”
  看他的意思,分明就是还记得。
  叶柏涵说道:“师父说,你欠楚含江一份恩情。他说楚含江是我的前世……所以我可以向你要这个恩情……如果你还记得他的话。”
  “……转世?”
  金日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叶柏涵看着,一副要在他脸上盯出一个洞来的样子。
  不怪金日觉得惊愕,因为他压根没想到人修们竟然还有这个人设。转世什么的不是妖修们的常识——相比人类灵智天生,妖物却是肉身强悍,普通不作死的话,即使普通的妖兽也可以活上几百上千年。
  更遑论妖修了。
  人类修士有类似于黄泉引路术之类的法门,妖修们可不会。他们不讲求来世。
  金日自然也无法分辨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楚含江的转世。
  他眼中带着怀疑,对叶柏涵说道:“……你跟楚含江,一点也不像。”
  这样说着,他却忍不住仔细观察了一下紧护在叶柏涵身边的色希音——非要说起来,当四目相对的瞬间,金日觉得那个青年反而与楚含江有些许相似之处。
  然而气质上却是天差地别。
  金日无法分辨所谓的转世,所以他看了叶柏涵半晌,开口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叶柏涵便皱着眉,回望了四周的妖族和无量弟子,说道:“我要你答应,从今天起约束自己和你的手下,再不主动攻击人类修士!即便有所争斗,只要对方不曾出手,妖族也不许主动出手!”
  金日惊愕地望向叶柏涵,半晌也再没有声音。
  许久之后,他开口问道:“为什么?”
  叶柏涵莫名地看着他。
  “什么为什么?”
  “提这样的要求,对你有什么好处?”
  叶柏涵说道:“无量碧海同我都是修仙的通道,这段时间众道友照顾我颇多,我怎么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陨落,不是吗?”
  金日看了他半晌,许久没有言语。
  叶柏涵见他不说话,却又继续说道:“阁下身为妖族老祖,为何也不爱惜手下子孙性命?”
  如今金日手下的六族并没有他的子孙,不过是手下罢了。但是金日却并没有特意向叶柏涵解释。
  时隔多年,他却又听到了极为类似的要求。
  叶柏涵是不是楚含江的转世?亦或者这其实只不过是人类的有一个巧思的阴谋?
  金日无法分辨。
  但是只有那一瞬间,金日终于明白了。
  无量仙宫之上本有万里阴风,金日只是站在那里,周围仿佛就有无数无形无影的妖魔在疯狂舞动,罩得整座山脉都充满了阴霾。
  然而在那么突然的一瞬间,所有阴风都突然平息,心魔化作的阴气很快在空气中溶解无踪,然后便有一缕阳光从空中照射了下来。
  金日的心魔劫……竟然还没开始就直接消散了。
  叶柏涵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金日却突然发现,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花开花落,日升星灭,他徘徊在原地这许多年,只是因为他是一只愚蠢之极的妖,始终分不清要往哪个方向去。
  而事实上,对于伽罗山来说,也许这一切根本都不重要。死去的楚含江已经死了,成千上万的弟子陨落了,但是在曾经成为战场和墓场的废墟上,却有许多人已经重新获得了新生。
  眼前的少年是不认识自己的,虽然他说他是楚含江的转世,但是他既没有属于那个人的记忆,在相貌上与当初的青年也并不相像。
  或许唯一相同的,就是这一瞬间,他要求金日实践的这个承诺。
  撇除所有情境和理由上的不同,他们说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那是金日曾经一度没有能守住的诺言。
  金日突然开口问道:“……你师父是谁?”
  “我师父是现今的真道宗宗主,法号应真。”
  金日问道:“那老道士对你好吗?”
  叶柏涵皱了皱眉,对金日的这个称呼感觉有点复杂,但还是说道:“师父对我很好。”
  金日听了,却是转身就走,并且同时也命令六族开始退兵。六族首领虽然还有人觉得不甘,但是终究慑于金日的威势,不敢违抗。
  金日最后望着叶柏涵,说道:“如果你真的是楚含江……就帮我告诉当年的他——我原本,也是想守诺的。”
  叶柏涵听着不对劲——什么叫做原本也是想守诺的?是最后没有守住,还是根本没有守?但是金日却已经随着妖兵们消失在天际,也来不及追问了。
  妖族退兵之后,两宫弟子纷纷开始救治伤者,叶柏涵也变得繁忙不已。
  云台老祖醒来之后,听说了发生过的事之后,便要求跟叶柏涵见面。
  她细细端详了叶柏涵一番之后,说道:“我已经不记得楚师弟到底长什么一个模样了,但却每每记得那时他那惊人的一剑。你如今剑法如何?”
  叶柏涵老实回答道:“剑法一般,我术法要更好一些。”
  云台老祖点了点头,说道:“金日当年之事,我转生也只记得大概。此妖天生凶性,被楚师弟驯养时还看不出来,但是自从定居北疆之后,其凶暴却可见一斑。”
  然后她对叶柏涵说道:“我对叶师弟你有一事相求,切望你答应。”


第57章 
  叶柏涵听云台这样说,便问道:“师姐请说。”
  云台便说道:“青霞为了维护玄玉和余若虹两个不肖弟子被狐族围攻而兵解,我不求金日责罚狐族,只希望你能让他令狐族交出他们收走的青霞魂魄。这件事,只有师弟你一个人能做到,算师姐恳求你。”
  叶柏涵愣了一下。
  他自己完全不觉得自己能做到这一点,毕竟金日的态度十分模棱两可。他虽然退兵了,但是叶柏涵觉得自己没有对于金日的记忆,金日好像也并不真的承认叶柏涵的身份。
  他觉得云台的要求有点强人所难。
  但是即使如此,云台的爱徒之心……叶柏涵多少可以理解。
  青霞道人已然兵解,云台老祖想要取回她的神魂应当是为了送她转生。云台和青霞道人的感情约莫很深,所以云台之前对抗狐族的时候才那么不顾一切,招招如同拼命一般。
  但是即使云台这样说,叶柏涵对于她的这个要求也没办法轻易应下。全然不能确定能够做到的承诺,叶柏涵觉得不能轻易应下。
  他只是说道:“我不肯定我能说动金日。其实我原本也不认得他。”
  云台紧皱眉头,咬牙半晌,说道:“我知道此事为难师弟……但,还求一试。”
  云台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叶柏涵也不好生硬拒绝,脑子里转了半晌,想了几个法子,才说道:“那我便……姑且一试。”
  像云台老祖所说的一样,直接去恳求金日肯定是不行的。且不说时隔三百年,拿着叶柏涵本身也根本没有印象的所谓恩情去要求他人报恩有多么不靠谱,就是说叶柏涵刚用那份恩情胁迫金日退了兵,而且从此不能主动攻击人类修士。
  不管金日能不能守住承诺,这个要求都已经够大了。再拿同一件事来不停索求,不说金日会不会恼羞成怒,就是叶柏涵自己也觉得不适合。
  但另一方面,他也多少能体谅云台的爱徒之心,知晓这位前世的师姐,如今无量仙宫的老祖是走投无路之下才这样强人所难,虽然理论上不太赞同,他最后还是答应了对方一试。
  只是,不能是云台老祖希望的试法。
  叶柏涵找到韩定霜,向他询问关于楚含江的事情。
  韩定霜对此完全是一脸茫然。
  他上山正好是伽罗山动乱之后,对于楚含江的事情了解得着实有限。
  结果反而是色希音托着腮在旁边说道:“小师弟为何不问我?”
  理论上来说色希音入门比韩定霜还晚,更没有可能知道楚含江的事情了。但是听他这样说,分明是知道不少的样子。
  叶柏涵觉得奇怪:“二师兄入门理应比大师兄晚吧?为何反而知道得比大师兄多?”
  色希音便笑:“啧,你大师兄那个闷葫芦,能知道什么事?他想知道什么,也得先张得开嘴跟人说话啊。你想知道什么八卦,当然应该来找二师兄啦。”
  叶柏涵想了想,觉得也是。
  他便装乖卖巧地对色希音问道:“那二师兄,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色希音便笑着对叶柏涵一字一句地说道:“是个蠢货。”
  他笑得温柔可亲,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温柔可亲。叶柏涵一头黑线,忍不住就动了手,对着色希音就一脚踹过去:“你怎么骂人啊!?”
  色希音:“……”
  他觉得无辜。
  楚含江……本来就是个蠢货。
  色希音左躲右闪,最后还是放弃挣扎,任由叶柏涵结结实实地在身上打了好几下,才说道:“他本来就是个蠢货。”
  对于这一点,他特别坚持。
  然后他认认真真地跟叶柏涵论证了楚含江为什么是个蠢货。
  楚含江出身南国世家,在那个时候,楚家是那个国家非常有势力的大家族,而楚含江是楚家家主的嫡长孙。
  当时楚家的家主十分看重这位嫡孙,因为楚含江的父亲是个不能指望的浪荡子,而其同辈的兄弟都比楚含江差了不少,因为各种各样的原由而不堪重任。
  楚含江就成了最受期许的继承人。
  但是他却选择了跟随应真道人去修仙。
  色希音说道:“若真的能修得长生也就罢了,但是他修到了什么?小师弟,你知道那一年楚含江几岁吗?”
  叶柏涵:“……”
  色希音说道:“那一年,他离二十岁还有十六日。”
  然后他靠近了叶柏涵,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师弟,我偷偷告诉你一件事。”
  叶柏涵看着他。
  “那一年,不该死的人死了很多,该死的人却还有人没有死。”
  韩定霜叫道:“师弟!”
  色希音立马放开了搂住叶柏涵的手,说道:“哎!我就是说了句实话而已。”
  韩定霜便质问他:“你说的话……什么意思?”
  色希音便笑着说道:“哎……这是我跟小师弟的秘密,可不能告诉师兄啊。”
  韩定霜却仍旧追问不休:“你说的是谁!?”
  色希音说道:“也……没说谁吧。”
  韩定霜一定要问清,色希音死活不肯说。叶柏涵看场面僵持,便说道:“大师兄,你帮我去看看外面受伤的弟子都怎么样了,好吗?”
  韩定霜愣了一下,迟疑半晌,最后还是大踏步走了出去。
  叶柏涵这才问道:“二师兄可以告诉我你指的是谁了吧?”
  色希音却顾左右而言他,说道:“师兄可真听你的话。”
  叶柏涵:“二师兄!”
  色希音叹了一口气,说道:“嘛,你太傻了。我等你变聪明点再告诉你。”
  叶柏涵说道:“我现在怀疑你只是在耍着我玩。”
  色希音听了,说道:“怎么会?我从来不耍人的。”
  叶柏涵觉得吧,他这句话本身就是个最大的谎言。
  他不想陪色希音玩下去了。
  结果他刚要扶门而出,就听到色希音在他身后说道:“等师弟什么时候可以面不改色把宗门附近的所有活物都杀光,我就把你想知道的答案告诉你。”
  叶柏涵:“……”
  他说道:“算了吧,我不想听了。”
  这个蛇精病。叶柏涵觉得自己跟他认真说话就是个大错误。
  他本来想从师兄那里问到一些有关楚含江的事情,如果可以顺便知道一些关于金日的事情就更好了。因为云台老祖的央求,他虽然为难,但还是想要为之勉力一试。
  叶柏涵想到的不是挟恩相报,而是利益交换。
  要是知道些许金日的事情,但凡是些许性情喜好,然后与之交换,只是最简单的方法。不管金日最后是不是会同意,至少他要尝试一下。
  但是两位师兄一个什么也不知道,一个则是神经兮兮加神秘兮兮,双双都靠不牢。叶柏涵只好自己临湘方法。
  其实之后他也尝试了一下向无量弟子打听金日的事情,结果大家的回答是这样的:
  “金日?”放低了声音,“听说他喜欢吃人。”
  “妖族都喜欢吃人吧?这算什么喜好?”
  “玄玉就喜欢吃鸡。”
  “听说他原型是只狐狸。”
  “那金乌族喜欢吃什么?话说金乌族跟一般的乌鸦一样吗?”
  话题不知不觉就扯远了。
  叶柏涵听他们提起玄玉,便开口说道:“玄玉是妖族的事情……你们……”这么随便地说起来好吗?
  那弟子顿时愣了一下,闭上了嘴。
  叶柏涵想了想,问道:“你们对玄玉的事情是怎么想的?”
  但是一群弟子却瞬间闭上了嘴,开始一个也不说话了。
  好半天,才有个弟子开口说道:“叶前辈……怎么看玄玉的事?”
  叶柏涵想了想,许久才说道:“……我其实不讨厌他。”如果他不要半夜带着只妖狐敲晕自己的话。
  听他这么说,才有弟子说道:“其实,虽然说是妖族,但是玄玉也是跟大家一起长大的。说恨妖族吧,我觉得这事跟玄玉没什么关系。”
  “而且我们无量以前有过弟子娶了妖族前辈的事情,那个弟子原本是掌门的大弟子……”
  “后来那位师兄就被桂师伯……就是红琅师姐的师父误杀了。我记得那时候掌门还跟桂师伯打了一架。说起来那位妖族的师嫂其实挺好的,后来她就走了。”
  “我记得那位师嫂是海族的女妖。余师姐跟她很要好的。”另一个弟子开口继续说道,“掌门以前就一直说,妖族和我们只是习性不同,若能和平共处……就好了。”
  “但是老祖和桂师伯都很讨厌妖族。后来桂师伯被狼族杀了,红琅师姐去给桂师伯报仇,音讯全无,回来的时候可惨了。然后她那时候就发了誓,要杀尽天下妖族。”
  那八卦听得叶柏涵一愣一愣的。
  “金乌和豚族以往是从来不参与人妖之战的,结果此次也参与了,应该是因为之前碧渊峡的事情吧……”
  看来北疆这边的故事,远远比叶柏涵知道的要更加复杂一些。
  最后一个弟子说道:“其实妖族和妖族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前辈你要打听消息,可以从金乌族和豚族入手。狐狼两族心性凶暴贪婪,喜欢捕食人类修士以增长修为。但是金乌和豚族以前是和我们相处得还算和平的……如果不是碧渊峡的事情,我们还会每年进行交易。而且除非金日的命令,他们是不会主动袭击人修的。”
  叶柏涵又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碧渊峡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一年前,北疆这边的形势还是没有这么糟糕的。青霞道人一直想法设法调节人妖之间的关系,甚至在碧渊峡设立过人妖互市,常年与狐,狼之外的四族进行互市。
  直到因为人修的某些阴谋,一年前碧渊峡仙人市受到埋伏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